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欢迎光临沐岚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沐岚的博客  
如沐烟岚  
        http://blog.creaders.net/Elwyen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沐岚
 
注册日期: 2012-01-25
访问总量: 670,63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用户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心静真好
最新发布
· 儿子的故事
· 随想:优雅的老去 ……
· 候诊室播放音乐的老人
· 中秋节没拍出月亮(组图)
· 历史:古典希腊时代的终结(上)
· 历史:雅典帝国(下)
· 历史:雅典帝国(上)
友好链接
· 红妆:红妆**姹紫嫣红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幽久桥:幽久桥的博客
· 雪山下的绛珠草:雪山下的绛珠草
· 月弯儿:月弯儿的博客:外卖店
· 识字而已:识字而已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汉卿:汉卿的博客
· 紫云:紫云的博客 翘首遥望
· 瑾子:瑾子的博客
· 芹泥:芹泥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珍曼:珍曼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多虑了:多虑了的博客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好吃:好吃不懒做
· 若慧:若慧的博客
· 草庐隐士:草庐隐士的博客
· 琴韵:琴韵阁
· 克利西亚:得胜的生命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2cents:2cents博客
· 望那儿一汪:望那儿一汪的博客
分类目录
【古希腊历史】
 · 历史:古典希腊时代的终结(上)
 · 历史:雅典帝国(下)
 · 历史:雅典帝国(上)
 · 历史:古希腊的开始(编译)
 · 读古希腊历史
【原创小说 血战山海关 一】
 · 血战山海关(10)
 · 血战山海关(9)
 · 血战山海关(8)
 · 血战山海关(7)
 · 血战山海关(6)
 · 血战山海关(5)
 · 血战山海关(4)
 · 血战山海关(3)
 · 血战山海关(2)
 · 血战山海关(1)
【原创小说 血战山海关二】
 · 血战山海关(完)
 · 血战山海关(19)
 · 血战山海关(18)
 · 血战山海关(17)
 · 血战山海关(16)
 · 血战山海关(15)
 · 血战山海关(14)
 · 血战山海关(13)
 · 血战山海关(12)
 · 血战山海关(11)
【原创小说:春雪无痕】
 · 春雪无痕(4)尹儿离家(完)
 · 春雪无痕(3)湘胡子回家了……
 · 春雪无痕(2)湘胡子
 · 春雪无痕(1)尹儿
【丽江行】
 · 高山反应果然找上了我们
 · 客栈第一规矩:“不可洗澡!”
 · 空拍云南(从昆明到丽江)
【文革中的女人(纪实故事)】
 · 文革中的女人:拉《江河水》的新娘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的女儿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
【原创歌曲】
 · 《一百年的传奇一百年的你》(歌词
 · 梦回潇湘(FEILIPU词)
 · 中秋思漫(绿岛阳光词)
 · 《牧歌》
 · 李白【忆秦娥】
 · "I SPY..." -- 为博友非
【爱乐篇】
 · 清明节已经过去……
 · Elwyen的新年愿望:《地球之歌》(
 · 关于歌词不得不说的话(随想)
 · 好走,不送!
 · Elwyen 的新年祝福和愿望……!
 · 旋律像山峦一样起伏逶迤……
 · 节奏,节奏,节奏奏!
 · 听音乐时,我们看到了什么?(续)
 · 听音乐时我们都看到了什么?
 · 音乐的旋律和节奏
【长短句】
 · 《思月弯》
 · 《Qinny》 及曹雪葵博友的中译诗
 · 《梦芹泥》
【如歌往事(一)】
 · 中华为何无男儿 (图)
 · 筲箕姑娘“杨开慧”-- 一个真实的故
 · 第一次写诗挨一闷棍!
 · 曾被误诊为癌症,手术时没有被麻住
 · 曾被误诊为癌症,手术时没被麻住 (
 · 文革时见到的恐怖情景
 · 我一针扎好了老爸严重肾绞痛
【如歌往事(二)】
 · 从前给自己做时装
 · 对同事的热情和友好砸了她自己的饭
 · 闪电惊魂
 · 那年,我成了武林高手的关门弟子(
 · 那年,我成了武林高手的关门弟子(
 · 那年,我成了武林高手的关门弟子(
 · 那年,我成了武林高手的关门弟子
 · 一个事先张扬的扒手和一个机智的妓
 · 中巴车上四扒手 --九十年代国内乘车
 · 一次匪夷所思的遇见鬼魂的事
【旅游风光 (一)】
 · 中秋节没拍出月亮(组图)
 · 林中漫步偶拾(组图)
 · 彩虹、火树,冰瀑(可看大图)
 · 再发一组“冰封大瀑布”图片
 · 冰封尼亚加拉(组图)
 · 冰果冰花冰叶(组图)
 · 一夜冻雨骤,万树冰花开 -- 奇幻冰
 · 列车在江浙大地穿行(组图)
 · 12月8日镜头下的杭州雾霾(组图)
 · 盛夏里的尼亚加拉大瀑布(摄影)
【旅游风光 (二)】
 · 初春的彩色乡村风光(摄影)
 · 去年春天(组图)
 · 北威尔士康威古城堡(组图)
 · 客栈第一规矩:“不可洗澡!”
 · 空拍云南(从昆明到丽江)
 · 万山红遍纽约州(空拍)
 · 空拍大西洋上空奇异的云
【家 (一)】
 · 儿子的故事
 · 神秘咒符治好了医生的怪病
 · 弟弟勇擒劫匪(真实故事)
 · 看我采到的雷公菌(配图)
 · 看我采到的野生大蘑菇(组图)
 · 情人节夜话(小小说)
 · 曾画过一张看上去很“美”的纸卷
 · 我的另一位辛亥革命同盟会先祖
 · 网上拍到一份珍贵的关于外公的原始
 · 百年不遇狂雨后邻居要和我打官司
【家 (二)】
【转帖】
 · 《双面中国人》
【微博】
 · 写博还是继续玩游戏,这真是个难题
 · 丑出多了,自然有人看 (微博)
 · 访问哪个国家时,您必须向当地警察
 · 暂时停博一段时间(微博)
 · 国家地震局通告……(冷笑话)
 · 为多灾多难的四川人民祈祷(图)
 · 波士顿在恐怖袭击中?!(微博)
 · 原生态匹妇……
【杂谈】
 · 随想:优雅的老去 ……
 · 历史:古希腊的开始(编译)
 · 读古希腊历史
 · 从一场古战看中华民族贵族精神之没
 · 玩游戏有益健康还能救命?是真的!
 · 神秘的古典雕塑穿时装(组图)
 · 近距离观白人斗殴
 · 天哪,真有代写论文网站,还很多!
 · 好走,不送!
 · 让思绪飞--纪念开博八个月(意识流
【时评】
 · 广场舞、当街拉屎和香港人
 · 一则警察整治闹事新疆人的小故事
 · 神秘信件揭朱令案真相?(图)
 · 假如薄熙来娶了彭丽媛……
 · 有人在操纵朱玲案的舆论走向!
 · 好走,不送!
 · 《双面中国人》
 · 回西岸网友的“忧国忧民”观
 · 莫言,你还是不能言!
 · “保钓”和“万维”
【原创短篇小说】
 · 候诊室播放音乐的老人
【嘘,千万不要到外面乱说话】
 · 嘘,千万不要到外面乱说话
【在互联网寻找外公的足迹】
 · 祭拜外公--平江行(附外公碑文)
 · 在网络上寻找英雄外公的足迹
 · 母亲记忆里的风云外公 (二)
 · 母亲记忆里的风云外公 (一)
【给万维某些丑陋的中国人】
【英语学习】
 · 《Qinny》 及曹雪葵博友的中译诗
 · 闪电惊魂
【影视剧故事】
【网络游戏】
 · 重返游戏后竟意外治好了肩颈痛(配
 · 玩游戏有益健康还能救命?是真的!
存档目录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我的网络日志
儿子的故事 2014-12-13 16:32:48
                                       儿子的故事




    和儿子在上海南站分别整好一年,想儿子啦。儿子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常常萦绕在脑中,很长时间都有不写不快的感觉。如果万维再来什么“海一代海二代”的征文活动,我就要说出他的故事了,呵呵。当然绝对不会是如何爬藤,如何攀高职之类的励志故事(那不是我碗里的菜),而是一位普通亚裔孩子如何做人,如何找女朋友,生活中面对困境时如果处理,如何求助及助人的点点滴滴。这里我想到了几个小故事,有必要记录下来,同时也分享给大家。

故事之一:车站里迷失的老太太

    记得去年那天的下午,一家子坐在上海南站高大上超现代化的候车室内,各人想着即将到来的分别,正暗自伤怀沉默不语时,一位貌似乡下的老太太蓦地冲到了我们面前,几乎撞到我的脸上,嘴里一通叽里呱啦。我吃了一惊,几乎本能地就往怀里掏钱,心想这乞丐怎么这么粗鲁和霸道呢。坐在旁边的儿子不知怎么就听懂了她那难懂的江浙方言,当即站起来,对我说:“老妈,她不是要钱,她是问路。” 随后操着并不流利和纯正的普通话对老太太说,“别急,让我看看你的票,我带你去找。”
儿子把老太太带到她要去的地方,回来告诉我们原委:老太太和她丈夫一起回家乡,正在21号区候车,她上了一趟厕所,出来后就走反了方向,越走越远,到了我们这个五号区,转来转过去的,都急懵了。
    噢,这样啊。正说话间,那老太太居然又冒了出来,对着儿子叽里呱啦。儿子对我说:“老妈,她到21号区没看到她丈夫,以为又走错了,马上追着我过来,要我帮她去找找看。”这老太太真有趣,那么多的人她不问,居然不嫌远,穿过庞大而复杂的大厅又跑过来,认定了要儿子帮忙。
    儿子又一次带着老太太返回21号候车区。过了一阵不见儿子转来,我站起身往21号区望去,却见儿子和老太太正站在大厅中央的“学雷锋为顾客服务”的柜台前,正和服务员比比划划。过了一会儿,大厅里便响起了年轻服务员甜美而亲切的声音,“广播找人……”
    把老人交给学雷锋小组后,他吁了一口气,兴冲冲地返回了座位,但老是不放心,一直望着那边,过了大约十来分钟,见无人来和老太太相见,儿子又坐不住了。我说:“你去告诉服务员,请她们用地方话重新广播一遍,兴许老人家听不懂普通话呢。”儿子一听,十分高兴,当即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果然服务员便用江浙方言重新广播了。儿子则守在老太太身旁,像个伴着奶奶旅行的孙子,眼睛不时扫过大厅。大约又过了十来分钟,从21号厅那边冲过来一个气喘吁吁的老头,挥舞着手臂,边跑边叫:“你个死老太,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好找……”那老太迎上去:“你个死老头,我找遍了整个屋子,都莫看到你……”两人呱唧呱唧着慌慌张张地离开了服务柜台,都忘了向周围的人道声谢。
    呵呵,不要问我怎么这一下就听懂了江浙话,这场景我在家乡可见得多了,自然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
    这个小小的插曲,多少冲淡了些我心中离别的愁云惨雾,而对于儿子独自闯世界却多了几分放心,他的机灵和善心将会对他在社会上行走帮助不小。



故事之二:打架还是不打,这是个问题

    儿子十三岁生日那天,大雪纷飞。放学后,儿子裹着一身风雪,冲进了家门。放下书包,脱去外衣后,对着我们嚎啕大哭。记忆里他八岁以后就再也没有哭过,他这样子把我们吓坏了,忙问发生了什么。儿子满脸通红地哭了一会儿,开始问我们:  “妈妈,如果有人向你扔雪球,该不该扔回去?”
    我问:“谁向你扔雪球了?是开玩笑打雪仗,还是欺负你?”
    他答:“他从学校大门口开始,一直追着我扔雪球,还骂’中国佬’,他妹妹也学样,跟着扔和骂。”
    “那你就打那个哥哥,你打了没有?”
    “没有。”
    难怪他这么委屈,打了不就没事了?其实我是鼓励男孩子适当地打打架的,但在加拿大,打架学校会干预,会有记录,儿子出于荣誉和纪律才没有回手,这个我们也能理解,不会怪他懦弱。但是那孩子骂种族歧视的语言,在我们看来是件不小的事情,除了制度作形式上的约束,我们无法消除成人心中的种族歧视和偏见,但对新一代,却不能让他们从小就有种族歧视在心里扎根。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第二天早上去报告校长。儿子却说,你们先不忙去,我自己去解决,如果解决不了,你们再出面。
    第二天早上,升旗仪式过后,儿子找到了校长,报告了事情的经过,并带校长到那个男孩的班上,指认了他。校长很生气,把那男孩叫进校长办公室,当着儿子的面训斥他,说学校绝不容许种族歧视。等那淘气包走了后,校长告诉儿子,这个男孩是学校有名的问题学生,学校已经准备劝退他了。
    过了一段时间,儿子告诉我们,那淘气包离开了学校。“唉—”他像大人一样叹了一口气,不知是为那男孩惋惜还是为那件不愉快的事情。
    很多年后,有一天我们聊天,儿子认真地说:“我现在好后悔小时候没有打过架。”这时他已经在一所跆拳道学校练了好几年的拳术了,升级还蛮快的,常常被学校邀去做些示范表演,他那李小龙式的身材和体魄使我们满自豪的。我说你打过架的。他说是吗,一点都不记得了。我记得啊,那时候刚到加拿大,上学的第 N 天,课后有个大班的男孩欺负他,被他打了回去。那时小,学校也不很干预,那男孩以后也没敢再欺负他。


故事之三:智救法国女孩的命

    儿子大学三年级时,他住的宿舍楼里,楼下来了两位法国短期交流女生。有一天深夜11点左右,两女孩从多伦多市内的酒吧回来,随来的还有几位男孩,大约5,6个人,嘻嘻哈哈的。过了一会儿,笑闹声变成了急促的惊呼,儿子觉得不对头,跑下楼去看。发现其中一个女孩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其他人围着她,推她不醒,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儿子问发生什么了,那几个人告诉他,她们在多伦多酒吧喝酒,昏迷的女孩期间还吸了毒,现在看来是酒和毒起作用了,他们不知如何办,想打911,怕警察找麻烦,不打,又怕女孩出危险。儿子建议他们立即报警救人,但那几个混蛋怕惹事上身,不愿这么做。儿子觉得也能理解,何况这女孩究竟有无生命危险,对一群没有经验的年轻人来说,也判断不出,大家不愿冒险。儿子直觉认为这女孩有生命危险,但又说服不了她的朋友们。他马上返回自己的房价,在网上查找加拿大相关的法律,和女孩状况的危险程度。他所查到的是,这种情况下,警察不会因为他们吸毒而抓人。而女孩确实有生命危险,关于饮酒时吸毒导致的死亡案例已是数不胜数,于是他下楼给那些人看他查到的信息,并再次强烈建议报警。男孩女孩仍在犹豫,已经慌得毫无主张了。
    儿子一看这样还是不行,就把另外那个法国女孩拉到一边,指出了问题的严重性,并特别指出,如果不及时报警,如果女孩出事,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脱不了干系,甚至是犯罪。女孩被他一吓,认为有道理,终于松了口。于是儿子抓起了电话就拨打911。
    当911警车,消防车和急救车呼啸而至时,警察问了话,记录了情况,同时女孩也被火速送往了医院。儿子没有跟着去,他向警察咨询如果碰到这样的情况,涉事者和当事人会不会有法律上的麻烦,警察回复是,不会起诉他们或抓人的。这一下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深夜三点多种,女孩们从医院的里回来了。那女孩第二天来到儿子的房间千恩万谢,说医生说如果再迟来几分钟,女孩就没命了。
    “A couple of minutes!” 儿子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故事,说医生就是这么说的。同时气愤地说:“你说这些人怎么这么自私,为了自己,居然置人命而不顾。”


故事之四:“你再虐待你的女朋友,我就报警!”

    还是在同一宿舍楼,地下室里般来了一对黑人情侣,女孩胖乎乎的(我去看儿子时和她打过照面,挺淳朴的一位),在大学城的 Tim Hutton 打工,男孩成天吊儿郎当,什么都不干,而且比女孩大很多,看上去是女孩养着男孩。他们搬来后,时不时便从地下室传来“乒乒乓乓”的打闹声,夹杂着女孩的尖叫。偶然儿子在厨房里碰到女孩总见她鼻青脸肿的。终于有一天深夜,下面又打得一塌糊涂了。儿子胸中早就憋不住怒火了,他“腾腾腾”地冲到地下室,重重地敲那女孩的门,开门的是那个黑人男孩,比儿子高出了一截。透过他张开的撑在门上的双臂,儿子看到那女孩正缩在床角里哭。儿子先是双手叉腰,向那男子示威,然后伸出一只手,指着他的鼻子说:“我已经忍无可忍,从搬来那天起,你就在打你的女朋友,我都听见了看见了。如果下次你还动手,我就会报警,并且作证,你虐待你的女朋友。”
    那黑人男子一下子怔住了,大概没想到会有人出来打抱不平,而且是亚裔,嘴里虽然不示弱地嘟囔着“不关你的事”之类的话,但明显气焰消了很多。
    后来,那女孩在厨房里碰到儿子时,很羞涩地道了谢,说她男朋友好多了。
再后来,儿子对我说:“谁知道呢?这种打人打惯了,一时是改不了的。我问过那女孩为何不离开她,她只是笑笑。”仿佛很洞悉人类的丑陋似的。
    我说:“你胆子真大呀,黑人谁都不敢惹,都躲着走,你倒好,上门去挑衅,你就不怕,他那么人高马大的。”他说:“我一时也没想那么多,只觉得女孩很可怜。万一真打起来,我也不怕,到底还是学了一点拳术吧。”


    上面这些故事,除了第一个,都是儿子事后说给我们听的,他知道我们喜欢他这类经验,也喜欢听我们的赞扬和鼓励,反而极少提到学习,除了偶尔向我科普一些前沿的科学研究成果,和某些教授骇世惊俗的言论。





浏览(1248) (12) 评论(1)
暂不接受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12-13 16:39:02
感谢每一位在我上一篇博文留言的朋友们。万分抱歉我一直没有回复你们。其实我犹豫了很久,是否应该关闭评论,因为高估了我经常来图书馆上网的可能性,就没有关闭它。对你们热情的鼓励和支持,我却一直没有吭声,真的是很不礼貌。在这里向你们道歉,特别是北雁 MM 三次留言,我真的好感动。

我想关于儿子的话题是每一位父亲和母亲都感兴趣的,但是因为不能回复,我只好把评论关闭了。谢谢各位的阅读。抱歉了。
总共有16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6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页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