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木屋的博客  
小酒庄走出的故事是我一生的天方夜谭  
我的网络日志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潘涌五月诗 2018-06-19 10:50:35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 潘涌五月诗

 

 

 

过了五月

离盛夏还远

这里翠竹如藤

世界杯决斗正酣

 

我的人生

看来毫无希望

极像足球竞技

突然花明月圆

 

谁见过我迷茫

谁见过我泄气

像一只足球

被人踢一脚会越滚越远

 

康州标配冰雪

雪后会满树梨花

每天黄酒加辣椒

没有那么多客气

学会处处攀岩

 

前方仍有路

只选无人走过

身后留下一路丹青画卷

 

 

 

老友点评:潘哥现在的写作,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的丰富,越来越温情,越来越豁达。尤其是你上次参加话剧演出,你塑造的人物形象丰满,对你的心情愉悦是极有好处的。

 

06/19/2018




浏览(2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静静地碾磨岁月《十九》选项 2018-06-13 11:09:29


         静静地碾磨岁月《十九》选项

 

     人的成功在选项上,人的失败也在选项上。古人形象地总结了一句话:男要干对行,女要嫁对郎,意思是一生记住,不要忘记。我成功不败就是会选项。文革混乱的时候,母亲提醒我自学英语,后来意外考上大学。在美国小酒庄里我开始了写作,也试试英语写作,不久发现洋洋一大篇,根本表达不了我根深蒂固的汉语思维,后来果断放弃。 过去成功的选项暂时不吹,现在透露一些我最近的选项思考,意在引导青年一代走对自己的路。

 

     美东这里一旦进入五月,会经常出现蓝天白云,心情不好烦躁是体会不出来的。到了明年这个时候我的小酒庄照牌要换掉了,一个好朋友提醒我千万不要扔掉,搬回家,一旦在后院看到小酒庄照牌,不会郁闷。有心人问过我,你的小酒庄照牌上的Pan’s字怎么那个样子,好不正规。我哈哈一笑解释说:原来这个印度酒庄的名字叫Jason’s, 换一个新招牌要四百多美元,我实在不愿意花这个无关紧要的钱,就让愿意爬高的工人把s o 撕掉,把 o 割去左半边,再把J字掐头去尾组成一个Pan 字,我付了美国工人五十美元,临走他又揣走收款桌上的一罐零钱。

 

     卖店以后干啥?仍需要选项。我初步思考是流动户外,那么实现流动户外最好的方式是旅游。根据我观察到的,故地可以重游,但故人不可再看,稍微沾上一点点是非,下来的几个月不会有好心情。旅游是游美国游中国还是游欧洲,一位大姐建议我游欧洲,我说我来美国这么多年还没有好好看看美国,即使像纽约一类地方去过,但当时的心情与现在绝对不会一样,我立马否定了去欧洲。我看到不少人在跑中国许多地方,因为纽约中国旅行社在打着中国免费游旗号招揽客人,新马泰,北上广四川,真有那么多的好事吗?我不上心,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有人发现我也在里面,每天像赶羊一样,一定会问,老潘也吃起这种饭了。我多次回京,也就在市中心转转。

 

     当年我儿子来美国读大学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大学很会招生,也许是第一次招中国大陆自费生,先招了四名,北京上海重庆广州各一名,看看结果怎么样,第二年招了五十个,给学校带来滚滚财源。我的游遍美国的初期想法也是这样,从纽约波士顿开始漫游,然后美国东南西北各个大城市跑一跑,住住旅馆看看景点,就算游遍美国了。坐飞机最快,千里江山一日还;我也想过坐长途bus,从纽约到洛杉矶的bus价格二十年没有涨过价,始终186美元,可以中途吃饭方便,但不能换车,三天三夜到达,如果换车就不是这个价格了。儿子听说以后,马上说,爸,不用这么考虑,他买张豪华火车票,可以直到旧金山。其实在美国,进出城市观光景点,不论是飞机长途车火车,最后还是要坐汽车到旅馆,好坏远近都由不得自己了。该自己体会出门万事难了。这些事都可以用钱解决,我退休后的漫长时光还是无法用比闪电慢一点的方式解决。

 

     退休以后不可能一年到头都在路上,很长时间会在家里,我思考过在老木屋办高档住宿旅游。我来美国二十年没有移动过地方,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我设想过带客人去各种风格的酒吧饭馆,也测试过一个客人,可是他只吃中餐一下就把我的计划打乱了。带客人出去吃美食,极有可能每次都要剩,那次客人吃了两顿,中餐三个菜,大披萨饼一个,我都打包带回来自己又吃了好几顿,长期这样也不行。把住宿旅游当生意做,就会有服务价格,这样又走回我开酒庄的老路。如果开成简单的Air B and B,对我又不合适,会把我的幽静日子打乱,不到真正的山穷水尽,这条路暂时不走。

 

     去年我开火鸡大宴的时候来了一对四川夫妇,聊天中得知他们是旅游专业户,来美国后除了上班挣钱把所有的时间和财力都给了旅游,美国的,世界的,所有景点大家能说出口的他们都能侃侃而谈。他们的爱好与我的户外活动思路十分吻合,我立刻提出能不能以后一起出游,费用均摊,他们说,行,刚买了一辆RV,有两个睡房。我又一想不行,人家是夫妇,吃喝可以像作客,但拉撒睡稍微形象设想一下就会觉得不可行,我又提出了每天在外搭帐篷,都得到了认可。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YouTube上出现了一位离婚妇女独自一人在一个普通车里生活了七年的视频,立刻引起了我的兴趣,美国人能过我也能过,让自由自在达到至极,何况我还有个老木屋呢,不行就回来。我反复观察我的大众帕萨,发现设计优良不用任何改装,倒下后座,放上一个软床垫,试着躺了几分钟,一种智慧的舒服。第二天我又到Walmat野营专区买回睡袋燃气炉茶壶电筒夜壶屎盆,只花一百美元上下,全副武装了。

 

     在美多年就是附近也有很多也没有时间去,几天前我走过一条林间小道特别有历史意义,是美东发展的见证。早年是纽约开发商人的作品,最早他们挖了一条运河,我想是让纽约的重型商品通过纽黑文港口进出康州内地,后来又在河坝上建了一条铁路,再后来有了高速公路,铁路废掉了,最后在铁路上开辟了非机动车小路,可以一直走到波士顿。那天我走了五公里,来回十公里,五公里处的酒吧原来是个火车站,现在提供游人休息方便午餐,下次再去要在那里吃午餐喝当地的啤酒。我会在这条路上做许多视频,主要是人少,我也设想过在唐人街上做,举着个相机会被人当做神经病。也可以在这条路上用心体验long Fellow 的诗句:我走的路是less travelled by。我也喜欢看路边的牌子,好几个路过的美国人看着我好奇,为什么对牌子感兴趣又不是地图,我说我在感觉两百年前的美国人是怎么在这里坐船的。

 

     我们的路是没有想过的路,路出现了,就走吧,美国这里有些林子是这样的,会想起许多过去生活的往事。还有美国有许多国内禁看的电影,过去以为是纯色情的,实际上根本不是,拍得特好,极人性化,还有从未遇到过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片,法国的巴西的阿根廷的都非常出色,一种人性看到用法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表达,在语言河里游荡又是贴身题材,会有没完没了的乐趣。

 

     最后拍视频又会联想到设备,旅游的夫妇说他们有全套设备,让我不用买了,我想用付款的方式回报,这样又牵扯到联系人,等人,吻合不同想法问题,还是自己买一套设备吧,存储方便,何况我早年极爱摄影拍照呢。

 

 

06/11/2018




浏览(168) (2) 评论(0)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八》人是命写的 2018-05-04 11:14:08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八》人是命写的

 

     最近同一个浙江朋友聊天,我们互称“国宝”,因为都是中国五零后。他说,谁都没有我们的经历,比不上,特别是你在美国创业开酒庄。他在美国联邦政府工作,今天下雨,可能也闲着没事,他给我发来一篇《我的父亲老何》,是一位八零后女儿充男孩写的。我开始没注意,立刻回复,这篇文章同你那些古董一起保存吧。

 

     我冒着大雨开车去小酒庄也可以借机把车洗一遍。到了店里我继续说,你要不是在美国遇到前妻早逝,在我们当中可算number one了。他说还是比不上,岂敢,还是你老兄品尝各国佳肴美酒,真正头牌。我突然不加思索随口说出“人是命写”的。我接着仔细再走一遍《我的父亲老何》,原来老何是我们同时代人,女儿写全了,华县 西安 北京 美国;女儿 父亲,爷爷 孙女,还有老何的最后与女儿亲情交流,还有一大堆八零后九零后对去世的父亲痛哭流涕的留言。我也泪水汪汪思考着突然小店的门推开了,美国人斯蒂夫进来了,他是唯一一个还剩下的我开店第一天就来买彩票的,医疗保险经纪人,听了我的感慨,他说,潘先生你没有统计数据,你这个岁数,不算去世的,有多少在每天依靠着药片,降压药,降糖药,维生素,保健品,过日子。

 

     我一般是一天写一段,然后整理成文章。现在正在找一个好的文版,把我的文章全部套印出来。我写过一位台湾妇女,十二年前患过肠癌和肺癌,也做过手术。后来看没有太大的希望就自己用灵芝红枣泡酒,天天喝。上个月她回台湾复查,回来就上班洗碗,我猜她已经没事了,因为我一直跟踪她,我看过喝过她泡的酒,我也暗地买相同的材料泡,我们是相同的毛病,从此我的病再没有向严重发展。按着她的方子来,她多年能抗住而且七十八岁了还能工作,已经是奇迹了。说明我们身边发生的任何事问题都皆有可以解决的办法。

 

     印度人交了定金了,最晚换手日期是明年六月。一直在思考美国人要用“祝贺”两字来回应我的“退休”两字。我已开始问各界人士,你一生中最爱吃的饭馆是哪个,最爱去的地方是哪里。二十年前我接手这个小酒庄,有一个月的学习期。卖给我店的也是印度人,看我不谦虚,不好好向他学习想四处玩,就说,我看你很聪明,刚来美国就有了自己的生意,你现在少玩一天,将来能多玩十天,你现在少吃一顿饭,将来你能多吃十顿饭。显灵了。都早早地写进了《买店》《印度老人》文章里。美国老朋友说我的店卖得好,美国大不如从前,我不订货了,公司也不派人来了。我当年买店是为了生存,现在三十三岁的印度人买的是长线,各有眼光。我对一个美国老朋友说,我要在纽约最著名的黑人区住两天,美国人说应该住几天纽约最好的饭店。我说没什么,我一定要在最高档饭店的酒吧里买一瓶我小店里卖一美元的百威啤酒,在那里正好十五美元加五元小费,要看看还是不是这样。不过可以用一次高级厕所,拧一次镀金水龙头。买店卖店印度人都很熟,可以通过律师转钱,都看着合适后,一起去州府更名换执照,都是买方费用。回来以后,交钥匙,三鞠躬想吃饭吃饭,以后不能随便进店了。之后印度人开始装修,几天以后变成一个新店。

 

    前几天的一个早上,我带一位朋友去州府考公民。康州州府核心区依然干净漂亮,蓝天白云金顶绿地,稍微走到边缘一点点,遍地是垃圾塑料瓶。我一般要方便三次出门才舒服不着急,特别是第三次会特别舒服极有安全感,这天朋友催得紧只方便两次就匆匆上路了。到了以后,朋友考公民我急着找厕所,穿过垃圾街道,终于看到一个古老的早餐店,急忙进去点咖啡用厕所,好舒服啊,没拉在裤子里。我决定再点美国早点,吃薯块鸡蛋面包片打发时间。我问女老板这个早餐店开了多少年了,她说有六十年了,她们全家从希腊移民过来就在这里开早餐店,我扫了一下店里知道现在早餐生意不好做,年轻人不吃早餐老年人又去世不少。我算了一下老板的年龄应该不小了,女老板说已经82岁,丈夫十五年前去世,女儿三个月前也死了。说着说着老太太哭了起来,说现在无路可走帮儿子把店开下去,只有干到死了。我写过好几个一直在工作的高龄妇女,这是年纪最大的一个,一直在干厨房。回来的路上才想起来这是好素材应该照张相,怎么就忘了呢。我会再去的。

 

     柴米油盐加醋茶,生命的真谛,这一点听我的。柴在古代很重要,现在可以理解为菜,有一个进化的过程。现代生活应该是菜米油盐酱醋茶,都是进口的东西,生命在延续。柴属于火种时代,到了宋代属于农耕时代,古文明宋代菜开始重要起来,我们也经历过了,饥荒时期是糠菜半年粮。北京有个“六必居”,因为实在搞不清“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那个“柴”字的含义,可能明代的北京已经开始烧煤了。北京元代就有了胡同,运煤挑担的可以进来。那么,那个“柴”字我从小就觉得读着不顺,现在为理解为“菜”字,每天要干的事,先是出门买菜,南方还是这个传统。北京是把出门买东西一律简称买菜,所以改成:出门七件事,菜米油盐酱醋茶。

 

   我把开门七件事的那个打头的“柴”字改成“菜”字,引起不少争议,大部分群友是网上搜索,实际上我的本意是让大家多吃点菜,可以活得久一点,我基本上是星期一到星期五吃菜。现在身体不好的人很多,就是吃肉太多,吃菜太少。油盐反映生活的滋味,酱醋茶是生命的延续,有助体内平衡。最后是酒,一旦生了癌症酒能救命。我的人生感言。其实不用把酒另外加出了,酒和醋是一样的,酿造过程一样。葡萄酒坏了就会变成醋,醋在柏拉图古希腊时代就被医学之父西希波克拉配成香料饮料酒治百病。

 

     中国近代史上受尽磨难的莫过于中国红军和他们留在苏区的亲属。去年我回京见到了空军红军将军龙福才的长女龙江文,席间,她对我说,她姑姑从中央苏区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内伤,就是靠着每天一杯醋一杯茅台酒过了文革又活了一段时间。

 

 

     04/30/2018



浏览(56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七》群聊 2018-04-18 13:06:40

静静地碾磨岁月《十七》群聊笔记

 

     不管别人怎么过,我们有我们的时候;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有我们的活头;不管别人的天气,我们有雨加雪又冒出日头;昨日一口二锅头,今日茶当酒;最美不过当下,什么都不如活着。大家辛辛苦苦make money, 辛劳一生,钱一定要花掉,总不能成立基金会吧。我的马拉松不跑第一,也不跑最后。

 

     谈起茅台总想多说几句,从我小时候懂事起就知道茅台是最贵的酒。那时是四人民币,因此,我买一次茅台,记住一次,谁请我喝过,也记住了,每次喝醉了记得住,吐了也记得住,而且都写进了回忆录。唯一没有记录的是安大在北京的一次同学聚会,应该是在2015年。在新华社工作的老丁带来了新华社通稿茅台,纪念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毛泽东亲笔书写,新华社每个工作人员一瓶。据说,这瓶酒带不带给老潘喝,两口子还争执半天。老丁是发稿主任,舍不得带,夫人是传媒大学美女教授,坚决要带,终于带来了。我们吃的是安徽菜,两口子还解释好一会。其实我心里早就明白了,这是最高礼仪。刚才有人问我,为什么习主席招待朝鲜金那么贵的茅台,我说,这是最高情谊。也有人反映说我把老丁写得不好,太小气。实际上我把老丁写得太好了。老丁在北京是部局级官员,居然连茅台都舍不得,说明廉政。为了证明老丁的情况,我侧面问过老丁每天喝什么酒,他说喝普通二锅头。我又问他退休的时候,新华社送行喝什么酒,他说喝的是习酒。

 

     我还没有见过这种瓶子的,都是白瓶,大黑子说他见过,文革前的瓶子。我小时候买茅台是四人民币一瓶,特供,过节时,我爸可以买两瓶。我最后一次买茅台是尼克松访华以后,茅台变成八元,我一次买了五瓶,那时是一年的工资,七二年,我在杭州笕桥当兵。我早年写茅台酒文章的时候,有个将军后代说他家的茅台像坛子一样,我估计说的就是这种,红军将军特供。这种坛子样式的茅台我没见过,老百姓就更别想了,是一种在职在位酒,下去了就没有了。当年空军跟林彪小舰队那些后代谈起这种酒不会太在意。

 

     说明兄弟般情谊。还有一个故事,邓小平解放回京好像是路过上饶还是湖南,办酒宴的接待科长拿不准按什么标准接待,上不上茅台。重要的机关招待所都备有茅台,军队还有战备茅台,是壮行酒。那时邓小平是解放干部,职务不明确。对了,老邓还说过一句话,我在江西那么困难每天还茅台不断。过去穷怕了,而且中国的习惯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欧美富户家里都会有酒窖。有美国人告诉我耶鲁大学教授的存酒方式,到产地喝着好进十箱,一年喝一瓶看变化。葡萄酒木塞子每三十年一换。。

 

     关于二锅头还要说几句。自从马政委带我去过的那个北京四喜,我又去过多次,后来有一次偶遇安徽两个官员,估计他们是来人大参加学习班的。他们坐在我的旁边聊天,一男一女,我的小学同学吃饭,我侧耳听。我喝的是牛栏山便宜二锅头,他们喝的是精品黄瓶的,三百,我的六元。我说,能不能把你们的二锅头让我喝一杯,我是美国来的品酒大师。他们给了,我一口喝下吓了我一跳,怎么一个味!我说我们巧遇,我和我的同学都是北京发展的见证人。我互留微信,再三说,不是骗子。

 

     他们是阜阳官员,都是大学毕业生。那位女官员真能喝,没多久一瓶就光了,也能吃,压底菜是烤鸭,一说一笑也没了。因为我点的也是烤鸭,要是没有点也会说能不能给我一筷子,我见到安徽人就像见到熟人一样,不过我再三说我是安大毕业的,他们现在有点相信了,因为我老写安大,现在骗子太多。这里有合工大家属,我多次说,我的女同学在合工大当教授,也是不信。人家问我,合肥有什么特产,我哪知道,现在才知道臭鳜鱼,还是雪梅带去吃的,还有你上次的铜陵腌姜,也是第一次见到。如今机会来了,我们闲下来了,这些都会补上。你说,人生说短也短,说长也长,我们工作完了以后,还会有一大段时间,对此我特有信心。

 

     我会找一天回老家,面铺窑子村,是个山青水秀的地方。我在Google上看了看,现在也只有二三十户人家。我推测,我家祖先一代一代都是勤奋的一代,他们从山西走西口到达内蒙拉骆驼搞运输,有了些钱,在呼和浩特市郊区定居下来,又有了些钱,在山里买了了一片地,所以我看到附近都是大村子,唯有我的老家是个小村子,与大村距离都是八里路。我幼年回去过,也听说过种鸦片,同白鹿原一样。我老爸是当地名人,碰上抗日,到了延安,又是最早一批进京做官。到了我这一代就更加优秀了,历经风雨最后在美国下岗,我也能看到我儿子的发展。我们三代单传。我闲下来的大事要回老家召集亲戚朋友商谈在祖屋地上建家庙一事。大家看到我的网风,群风,就是山西人骨子里的风格,这种风格学不会也教不会,只有耳濡目染。纽黑文的中国人美国人最了解我,来时没有钱,一年以后有了生意有了店。很多人还在骂,老潘已经关门吃饺子了。

 

     我们岁月甘泉啊。岁月的长河起始于一股小小的清泉,开始嘀嘀嗒嗒,后来稀里哗啦,接着惊涛拍岸,最后平静汇入大海。我们与地球游戏,自己写自己,自己演自己,自己画自己,自己跳自己,自己看着自己,自己平静自己,自己祝福自己,最后还是我们自己。

 

     读者的水平还是不行,封杀唐老鸭的原因不是因为血色小混蛋,而是要把孟秘书扶正。老唐这人不傻,会写,封杀这人会看,也不傻,最后解局的是我。那张照片非常重要,四人,唐,孟,蒯,韩,一起,估计说了很多露底的话。文革时他还是个小孩,结果同这些老红卫兵混成哥们。这人有脑子,招人喜欢。记者就要会跑,多跑才会留下许多历史照片。

 

     04/10/2018



浏览(394) (1) 评论(0)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六》群聊笔记 2018-04-02 11:49:28

静静地碾磨岁月《十六》群聊笔记

 (2018-04-02 11:39:58)下一个


                      静静地碾磨岁月《十六》群聊笔记

 

     转发一段特生动的同学留言,说明我们开始老了,我特意先把这件事提出了。小段中特别提到不敢用视频通话:都老了,潘爷,又有谁是例外?最近有个中学同学一定要和我视频,推脱不掉只好照办,结果视频一打开,四目相对,两人都傻了,半天找不出一句敷衍的话,因为双方清清楚楚看着对方脸上的褶子,白头发,稀疏变长的眉毛,都很吃惊。后来我提议关掉视频,开音频,这才避免了继续尴尬的局面。我在玩手机的时候突然收到过一次五十年没有见过面的小学同学视频通话,差点栽过去,满脸老褶黑斑。不过我本人特自信时不时地放照片,不太会用视频,有一次同一位女士说话,拨错了,发现她的脸出来了,没在洗手间,赶紧关掉。

 

     其实人生幸福不幸福,自信不自信,很简单,就是要做过各种测试,这点完全区别于普通人。拿美国这一段来说,我在美国最幸福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一般地说,可以追求,但多数人看不到止点。我是花很多时间思考体会我要保持豪宅体面的生活方式最少该有多少钱,用这些来支付日常开销,试着在没有任何依靠的情况下能不能生活下去,因为在变老很快失去工作能力。我也长期跟踪美国单身巨富,不是盯着他的钱,而是看着他最后的岁月怎么过,那么多钱财产怎么办,他今年七十九岁了。

 

     昨天理了头,马上六十五了,我觉得我比巴尔扎克的《夏培上校》好,没有生在孤儿院,将来会不会死在养老院,还是未知数。去年十一月回京的香山红叶是历史时刻,彻底的绝路逢生。多跑跑很重要,香山那次太重要了,我即刻决定去马连道。这都是绝密文件。不少人说我爱吹,关键时刻走的都是好棋,绝棋。还记得那个女人的话吧,以后你们会来找我的。

 

     潘爷读过《时间简史》吗?没有看过,知道个大概。我有我的时间跑道。因为我来美国后一直生病,要紧的事是我自己的时间跑道,怎么把病治好。现在终于到头了,霍金又成了历史人物。当年乔布斯庄则栋生病的时候,我为他们着急忧虑胜过关心自己。在时间的跑道上我得自己先活下来。刚才还同一个美国侃爷谈霍金,他说霍金十分有把握六百年后人类不能在地球上存在需要转移到其它星球上去。我说我的想法是让人类平均寿命提高十年。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本来不想这么早说的。昨天与几位导演沟通后,我的新角色取消,是我需要的不得罪人又能进可退攻可守的结局,牙痛迅速消退,一小时后出现脓肿,又过了一小时自动破裂,到下午东升来买酒时我又用话剧方言表演两个小时,昨晚又在美国艺术爱好者中讲述牙痛治病保养机理。我分析是压力太大必须减压,真实情况是吃披萨饼把牙崩裂了。人不可一辈子为名忙为利忙,像我这样超级聪明的人会有反应。从我昨天在美国人中宣布的情况看(自己治好了老病),我活过89岁是吹风的事。现在我的研究是了解熟悉我的人平均寿命应该是90岁,当然我个人要活过100岁。

 

     人要经过各种环境历练,包括开车和躲避各种事故,还有停车趴车,才能变得异常精明,陈航知道我,来美这么多年没有得过罚单和出过交通事故,别人也没有撞到过我。再讲几句,我们这个年龄喝酒不是什么坏事,但一说不喝了,自己停下来,不再想喝酒,属于正常。比如我,说不喝也就不喝了,尽管有美酒一屋。所谓“喝死”就是酒精依赖,怎么劝都要喝。过去康州星期天不卖酒,我会把很多酒放在住处,经常有熟人来敲门。

 

     有人问我:生活中,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好人得严重的病,这是为什么呢?有人理解成,他只是在努力做一个好人,虽然行动善,但心不善,意识不善,内心纠结反而造成了他的病。我的回答是:好人有好报这是通理。一般内心和行动是统一的。如果存心做坏事骗人骗钱,非常危险,第二次别人会防备,说不定把你干掉,比如集资传销。中国话讲得好:人心叵测,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我开酒庄二十年遇到几十位以得钱得利为目的的女性,套路和话语都是一样的。再看看我在的这条街成了高档生活区了,我买酒庄的时候一般人还看不出来,其实我也看不出来,我的酒庄是低价从印度人手里买来的,现在又高价卖给印度人。美国人都知道我这里故事连故事,我也知道印度人要开成精品酒庄,我有这个眼光没有这个岁月了。

 

    我最早是住在店里后来住过地下室,很多人都知道,他们怎样看是他们的事了,就像现在我说我住的是豪宅很多人说不算一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昨天有人说老潘的风格最近变化很大,因为我看到了很多人在衰老,而我找到了长寿密码。再看一段,我一看到李医生要大家到他家party一下,我就不会忘掉一件事:也是很多年前在教会有位姐妹刚买了房子,让大家聚会结束后去她家暖房,我也傻呼呼跟去了,刚走到门口,女主人说,老潘,你没有必要进去了,我进退两难,只有硬着头皮呆着,当然还是要好吃好喝,不客气,留着话以后再说。

 

     孩子十几岁没有定型,找几个各种各样的长辈引导很有必要。我今天谈的是男性,还有不少女性朋友都带儿子去见过,当然见女性朋友不能去地下室吃饭,我们吃过多次早茶,现在明都刚刚歇业。儿子特喜欢底特律的广东早茶店老板漂亮的女儿,每次都带很多同学去,老板女儿只顾摆盘子摆碗一点反应也没有,儿子现在喜欢吃广东早茶,可能与那时引导有关。我常对儿子说,爸爸在纽黑文混得不好,见到爸爸认识的人不要在意。儿子特聪明有礼貌,每次都先看看我再打招呼。儿子刚到美国十天就必须去学校要不来不急了,我送儿子去学校,说我不问路就能把你送到学校,那时还没有GPS。半夜我们到了一个停车场,我说下去撒尿吧,儿子说哪有到美国读书的大学生随地大小便的呢。儿子刚到美国时不剪六元头,我说,人生就是这样,富翁也来这里。其实男人也像大龄女青年一样,年纪越大越害怕,越有钱越害怕,干脆就一个人了。

 

     今天是St Patrick’s Day, 爱尔兰节,我过去写过大批文章,因为靠近酒和我的生日。刚才去了耶鲁大学的一个最古老的早餐店,是我刚来美国就踏点的地方,老父母已经去世,可能是女儿在经营。厨师的女朋友是我的老客户,已经不知去向,厨师也是老朋友,秘鲁人,留下妻子和四个孩子没回去过,已经干了三十年了。最重要的是那里的英国服务员是我的大客户,每天晚上我等她买完酒才关门,圣诞之夜死于抑郁症,今天去有怀念的意思。我吃的是腌牛肉土豆包菜胡萝卜corned beef and cabbage, 都吃完了。出门的时候,厨师让我常来,点什么都行。

 

     新时代属于每一个人。在网络时代,我一星期写一篇文章,写完后放到各个网上,让大家评论,然后我参照网民的思路继续写。特别是还有网友改错别字,我估计是中学老师,有不少网友说我的文体西化很厉害,说明都在认真看。现在发展到微信时代,由于格局,我的随笔更加简短,网友变成了群友,需要语句更加精炼,几个字几句话说明问题,也就是说,过去一篇篇文章征求看法,现在是一段一段征求意见。我现在把微信留言都收集起来,集成《群聊笔记》,今天大家看到的是第一篇。每一段自成一个小文章,前后有一些连续性。

 

   03/28/2018

打印 ]

加入书签 ]

编辑 ]

删除 ]

阅读 (1) ┆ 评论 (0)




浏览(518)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32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