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木屋的博客  
小酒庄走出的故事是我一生的天方夜谭  
我的网络日志
细细地碾磨岁月《三》续腊肉 2017-02-16 12:09:21

                      细细地碾磨岁月《三》续腊肉

      我们又大了一圈,可能指体重,又可能指年龄。不管怎么说,吃好玩好是根本。说也奇怪,我活了六十多岁,原来只知道春节必须吃饺子,从来不知道南方人过春节吃腊肉同北方人吃饺子一样,必须吃,否则不叫过年。所以说,我写完《腊肉》过春节,过完春节又热聊,国内忙着亲朋老友聚会,这边又经历美国人的橄榄球大赛,我用群聊对付这一切,突然灵感大发:南方腊肉北方饺,此时我心如月姣。难得天涯共此时,不信我心不再高。

     我是网上学习高手,也就是说几乎我的所有人文知识,历史的,政治的,都是通过网得到的。比如说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明朝有十三个皇帝,因为北京有个十三陵,那么,清朝有多少个皇帝从来数不好,没有办法,网上学习。十几年了,我网上学习,网上写作,现在又是群学习,群写作,时代像一匹飞马,一步不跟,就被远远地甩到后面。十几年前我与网友是一天一交流,提意见的,拥护的,改错的,反对的,什么都有。今天,我每天与群友在闪电般地交流,好群友越积越多,不喜欢你的也会自动离去。再比如说,一个叫”梧桐”的群友经常给我留言,我在另外一个群上看到一首古诗:一树梧桐,一树梧桐影;翠玉楼前,翠玉楼前井;好梦无端,好梦无端醒。群,让我更看重友情,还是友情,防痴呆,防孤独。

     我们年纪大了,阅读的兴趣也在变化,有网的时候,很多人喜欢我的文章,希望我多写点空军史介绍点美国。岁月鎏金,我们等不及了。到了现在的群里正好反了一个个,老潘,还是说说你如何种南瓜,如何做泡菜,如何包饺子吧,这我们爱听,其它的我们听的不对付。也许是我们现在生活好了,过去的苦难不愿再被人提起。还有现在人的思维比过去活络多了,原来政治文章有人看,现在扔一边了,当然官员还是要看,不仅要看还要记笔记,原来小说有人看,现在没人看了,原来长文有人看,现在没人看了,养生文章刚兴起的时候大家都看,现在发现太烂。现在是文章要进群,网络求点击率,上菜谱。大家还是要吃喝。

     上篇《腊肉》我写过一位朝战老兵做腊肉的故事,吃过的人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好像被腊肉熏香带入原始深林,那味道只有那里才有。读我的文章的人不到特别激动的时刻是不会留言的,这次有两个,我一看都是四川人,幸福剧团还是著名的网红,他们最能体会腊肉。到底我做的腊肉好吃不好吃,总得找个人先尝尝,鉴定一下。说也巧了,康州开绿茶馆的老板是四川人让我春节时到茶馆写为美国人写毛笔字,给她带一块腊肉。几天以后一个美国人钻进了我的中国群,自我介绍是婷老板的男朋友,接着话入正题,对我的腊肉赞不绝口,从来没有吃过,我们开始了长长的英文对写。这种像美国火腿的东西是怎么做的?我说要用盐花椒辣椒腌五天,再拿到外面晒五天。他问晒的时候需要把盐抖下来吗?我说不是的,这时候盐已经进到肉的内部,肉出水了。你的腊肉做法是来自中国呢还是用的自己的方子?我说我也说不清从哪来的,从来没有见过别人做腊肉,网上倒有很多方便,但是做出来好吃不好吃鬼才知道。所以我再三问我的腊肉好吃吗?是真的好吃吗?不要用嘴甜我。美国人说,是真正的好吃。

     还剩四块肉,想了想一块慰剧组,一块赠教会,两块留自己。我用地里的冬蒜苗简单清炒了一下,入口淡淡的烟熏味,弹牙筋斗,这种味道应该不会忘记。前几天下大雪我把老木屋前后雪景给那位美国朋友看,我发现抓他眼球的仍是那几块腊肉。我对他说,这已经是第二批了,不是猪肉的,变成火鸡腊肉了,他听着好惊讶。我只在网上见过做风干腊鸡,腊香肠,腊肉的,还没有见过有人做腊火鸡,我用原来做腊肉的步骤按部就班,眼看着火鸡的颜色一天天变深,终于有一天早晨实在等不住了,找了把刚买的德国利刀往火鸡腿上轻轻拉一刀一块肉就下来,细切了几刀就炒,炒完就往嘴里送。哇,我差点叫出声来:从此不再吃腊肉,咱改成吃腊火鸡了。

02/14/2017



浏览(559) (3) 评论(2)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二》腊肉 2017-01-26 11:38:53

                        细细地碾磨岁月《二》腊肉

     

     我来美国后认识了三个叫“温迪”的中国人,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中文名字叫什么一直没有打听,这样好,不会在我这里对号入座。

     第一个温迪是从台湾来的,说话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味道。我们经常在教会聊天,有一天她偶尔露了一句,说她父亲在国民党军统工作,每天很忙,六十多岁就去世了。她的这句话在我敏感记忆里拨动了一下,想留着以后继续了解,可惜没有太多的机会,她把注意力放在如何让我信耶稣上。不过让我多年不忘的是她为教会做的那只火鸡,是我劝她做的,说来美国一年多了,还没有见过火鸡什么样。

     第二个温迪没有见过,说不出是从哪里来的。大概十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送给全中国口吃(结巴)的孩子,大意是我小时候口吃,我从不惧怕,大胆乱侃,坚决要把口吃治好,不仅如此,还要当演说家。温迪很快同我电话联系上了,这时我才知道女性还有口吃的,几个英文词长期说不出来,我同她说是心里胆怯,要大胆爆破。这次我积极参加《海外剩女》排练,就是让大家看看,老潘把口吃改好了。

     第三个温迪是在《海外剩女》排演场上认识的,她演菁喆的妈妈,电话中催女儿尽快完婚。《海外剩女》充满着可怜天下父母心,其中的情感往往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几次见面后我同温迪热聊起来。她说在康州老兵医院做护士,我说那个老兵医院我经常路过,不愿走近是怕见到在外面晒太阳的美国伤残老兵。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可以看到许多受伤老兵坐在外面。不过我清楚地记得,我吃的第一片美国药是老兵艾迪去那个医院为我取的,后来我同艾迪闹矛盾,艾迪每每都要提到当年取药的事。我对温迪说,空军大院看着我长大,一生当过太长时间的兵,前后二十年,差一点就一生泡在军队里了。温迪说,她71年当兵,从小听着军号声长大,能听得懂爸爸的下班号,食堂开饭号。

       我幸运地来到美国,又有了老木屋,让我每天有长长的时间碾磨岁月。我对温迪说,我现在把很多时间都花在包饺子做火腿做腊肉上,也算是对过去长期军队集体生活的一个弥补。温迪问我,腊肉怎么做?我们那代当兵人会吃过饺子,家里主妇多半也会包,但是会做腊肉的人很少,我也是闲下来在网上学的。火腿要等六个月以后才能吃,腊肉时间要短但也要有耐心等上十天半个月,才能有它浓浓的美味,这种美味只要吃过一次会一世不忘。我的腊肉更加别具一格,除了大家常用的海盐大料花椒外还要用自制的黄豆酱糯米酒腌制七天然后晒七天风干发酵。

好朋友世农看到我在群上聊腊肉做腊肉勾起了乡情,他立马转来一篇写腊肉的文章。文章的主人也是一位老兵,曾上过朝鲜战场,卧冰饮雪时,总是思念家乡熏腊肉的滋味,那可是刺刀上的乡愁。那位志愿军老兵战后转业到了野外地质队,时令大雪,要尝试着做熏腊肉。那个年代做腊肉是一肚子艰难,首先得有肉,定量的,等不到做腊肉早没了,所以温迪和我那代老兵没吃过腊肉是有情可原的。志愿军老兵要大家把肉票贡献出来回报是十五天后吃熏腊肉,他连续五天起早排队终于买到十斤肉。接着是清洗找佐料,老兵比我大度,用牙撬开一瓶酱油和一瓶白酒,咕咚咕咚地倒在肉上。老兵的工序几乎同我一样,只差在用果木松柏枝烟熏。我看了文章早已迫不及待了,本来腌制十五天我改为七天后来又缩短到五天,老木屋后面就有柏树,我找烤炉点火放肉很快就青烟袅袅,一道美味快出现了。这时候还不能吃,还要在冬天的阳光下晾晒七天发酵。

     又过了若干个春夏秋冬,一天老兵的家人收到一封上海来信,是一位那天吃过老兵熏腊肉的人,通篇抒发对熏腊肉的怀念,说比上海的熏鱼好吃多了。老兵的儿子给那位长辈回信,告诉他,做腊肉的人已经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开酒庄二十年也是在送别一个个老兵,有一个波兰老兵在他生命的最后几个月让我每天给他送一瓶白兰地直到身体全部溃烂。我想温迪比我见到的要多得多,温迪说,她来美国事业上是个“o"蛋,不会的,在美国老兵眼中,她就是上帝派来的白衣天使。

     01/25/2017

     



浏览(1117) (5) 评论(2)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一》引子 2017-01-18 13:09:38

                                                         细细地碾磨岁月《一》引子

      我第一次见到毛驴是在我爸出生的那个小山村,一九五九年,跟着我爸去的。我见到毛驴那天是在一个破旧的大院门口,那年我六岁,在地上找小果子往毛驴耳朵里扔,一会儿毛驴一个劲儿地甩头,把那些小果子一个个地甩出来,我在一旁哈哈大笑。从那以后,我再见到那头毛驴总是被蒙着眼睛,拉着一个大石碾子,一圈一圈地围着一个磨盘转着,我只开过一次玩笑,拍过一次毛驴的屁股,毛驴吃力地快走了几步,又慢慢回到原来的速度。我的记忆力很好,对人生后来的事不会淡忘,能记住六岁时见过的那头蒙眼驴子,别的事更忘不了了。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前几天我恍然大悟,时间不就是一个大磨盘吗,而我就是那头被蒙了眼的驴子,以为一生走了很多路,被取掉蒙头布一看,还是站在那个大磨盘旁。留给我的记忆是个别时候挺轻松,多数情况下沉重,有时候还被人踢上一脚,不得已快跑几步。让我得意的是没有被人卸磨杀驴,到了晚上还有驴饭吃,不知驴吃几顿,反正人类是每天三顿,多于这个数会感觉不舒服。我的腿脚还不错,走路还利索,拍拍感觉骨头挺硬的。我也爱打听其它驴子的消息,听说不少公驴都是心脏不好安支架了,拉不了碾子了。我也是这几年的事了,乘着腿脚还能动,让社会蒙上眼再拉几圈,走点心,细细地碾磨一下岁月,2017年来了,不知不觉又会过去。我这样,谁也跑不掉。

     2017年我会继续到小酒庄拉碾子,到点去,到点回来。也会继续耕耘我的蔬果园,但愿能接出一些李子苹果,不能只开花不结果。那么,如何碾磨岁月呢?我过去采取的方法是写作,文字的力量足够磨平一个大石磨盘,指的是我的许多重要观点已得到社会的认可。今年我要演戏了。一个月前,一个好朋友三番五次到小酒庄找我,老潘,纽黑文成立剧社了,穿得干净一点,别吃蒜,到剧组试试角色,让导演看一看,你是个角,会有造化,我毫不犹豫去了。第一次排演让我试杨老板角色,背了几遍台词就喜欢上了,杨老板的一词一句我都能讲出故事,因为我有在美国二十年的精彩岁月,这次又让我通过杨老板的嘴吼出来。再到后来我才知道我演的是女作家张西的杰作巜海外剩女》。

     好朋友不知何故退出了,他的二战老兵的角色落在了我身上,又天赐机缘。剧组的演员都知道二战老兵是美国空军十四航空队的照相员。剧组里没有人知道我父亲是抗日精英,响当当的“三八式”,又长期在空军情报部任要职,我曾在中国空军服役二十年,现在住的是美国二战空军少校和夫人玛利亚的房子,少校有战功,缴获过一把德军手枪。二战老兵说他上过大学是拿命换来的,失去了一条腿,我说我也上过大学是在机场里不娱乐自己考上的,与美国和中国的老兵比起来我算一个幸运老兵。不过这两个角色反差太大,如果两个角色一起排演,演失掉腿内心早已崩溃的二战老兵接着演自负的杨老板,我会显得语无伦次。



浏览(630) (7) 评论(0)
发表评论
惊险一幕 2017-01-04 12:29:34

惊险一幕。儿子这次回来看我,还要担任全球值班。一切都好好的,圣诞节的第一天儿子从银行回来说,爸,我把手机丢了,失联了,无法用手机启动程序值班了。我一下慌了,我的印象是把手机再找回来是大海捞针。儿子说,没事,爸你开车,我用你的手机定位寻找。儿子迅速定位,发现手机就在去过的银行附近,还在移动。儿子一边报警,一边继续定位,警察一直没有出现,儿子扩大了找寻范围,过了一会,手里拿了压扁了的手机回来,手机是找到了,但屏幕已碎。我们商量,不要生气,找苹果店换屏幕或买新的,但为时已晚,第二天一早再去,一看还能修理,我感到是奇迹,说明苹果手机的质量很好,被车轮压过而内部无损。一小时后,手机修好了,我如释重负。第二天清晨四点,儿子被一个从印度打来的电话叫醒,噼里啪啦一阵狂敲,让我在一旁听着好羡慕。

浏览(456)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山中宰相 2017-01-03 11:11:34

我们是山中宰相,头有发,囊中有钱(退休金),身无病,腹中有诗书,快乐无比。也能体会出世界格局变化。我刚开酒庄的时候年终这一天销售在2000美元,是全年最高的一天,这种情况保持了八年,以后逐年下降,前几年保持在500美元。这次年终,达到1300美元,说明美国经济看涨。开始搞不清原因,今天搞清楚了,白宫的官员都不拿工资干活了。美国很多优秀的青年多少年一直努力学习上名校搞政治做官致富,现在要开始重新思考了。美国在一次世界大战以后,领军世界,让人们看到的是军事和经济引领,没有让人们看出的是思维引领。关于不拿工资,纽约市长就是这么做的,而且把纽约管理得极好。

浏览(405)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0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