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木屋的博客  
小酒庄走出的故事是我一生的天方夜谭  
我的网络日志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五》金色的十月 2018-11-09 10:53:11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五》金色的十月

 

     《 金色的十月》这篇文章小题目看起来非常俗气,所谓俗气就是以十月为题写作的太多。不过我这里不是写景而是写事,写些我自己认为可以留在记忆中的事,再往后记忆力会减退,在糊涂之前看看自己写的东西也许还会津津乐道欣赏一番。去年的十月我回北京看老母亲,老母亲还能伸出大拇指夸我,今年的十月我再回去看她,已经认不出我了。

     十月也是聚会的高峰,我们这些解放后出生的五零后率先进入老年,开始对各种聚会重视了,不再是简单花几个钱的事,现在是能来的都会来的,不愿来的就是拿大轿抬也不会来的。今年十月我们安大外语系举行入校四十年聚会,聚会主席赵速梅让我准备一篇讲话,说我的讲演能力通过二十年在美国开小酒庄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那么,怎么讲才能不落俗套呢?我最擅长是讲酒瓶子,能闭着眼睛用手摸摸就能猜出瓶子里装的是什么葡萄酒。这样讲还是不行,又成了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我们现在是四十年同学聚会。

     中国人常常把说和写连在一起,可以说“下笔千言离题万里”,也可以说“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样才能说得好也能写得好。聚会的第三天是自由即兴,高手们都出现了,不少同学已经喝高,我要出场了,讲什么还是定不下来,我试探了几句英国哲学家罗素的著名句子“我的生命像条河”,因为都是一个学校出来,对这个段子大家早已耳熟能详,都是英语教授,这样讲下去还是会进了俗套,谁的生命不归入大海,走向平淡平静呢。我要用最简短的语言说出我们的人生不容易。

     谁也不会想到我会用这次参加聚会的旅行做了一次扎扎实实的说明。我几乎用了所有的交通工具,传统和现代并行。位于纽瓦克的联航直航北京的飞机定于11:45起飞,我凌晨4点就要起来,我住的小镇离纽黑文火车站有十英里路程,清早出门如果没有家人送是最头疼的一段,过去是依靠朋友跑一趟,但又怕朋友给忘了,要头好几天打电话不断联系。我不敢头一天订taxi,万一不来或来晚了我会特别着急,现在有了Uber,我也要头几天反复看屏,还要试坐一次。在我打定主意用Uber的时候,一位住在附近的美国警察提出来回接送,说好五点准来。

    4:55美国警察来电,说过五分钟会到我家门口,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万里长征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实际上做事研制项目最难的也是开始,五分钟后我到达了火车站,直接进了站台。我前两次出行都出过错,第一次到的很早只有机器售票,付了钱没有把票取出,上了火车需要补票,还好由于是早班车,乘客不多,一个乘客捡到票交给了乘务员,乘务员又把票给我,但已不能车上退票了,可以说明原因邮寄退票。第二次想离家晚一点改为六点,结果是买了老年票坐上了高峰车,上了车仍要补票,老年票不能上高峰车。我不知道还要换一次车,车停了,乘客匆忙下车换车,不一会儿就剩了我一个人,乘务员说,再不下车,车就开回去了。前两次还没有到纽约已经被搞得晕头转向,这次我做足了功课,聪明的人不会重复出错。

     写到这里大家也许会问,老潘,你这么算计出行,怎么不直接要一辆机场接送车?过去出行都要带大行李,现在不用了,因此了机会让我探讨寻找最便宜的出行价格。我虽然不做股票,日常生活早已养成事事探底的习惯,因为不会探底就会事事摸高,最直接的表现是钱不够花。我每次到了纽约地铁总站都会找定时班车,招牌不明显,一般是三十分钟一趟,纽约有三个机场,很容易坐错。地铁总站的出站口好几个,第一次慌慌张张,拽着拉杆箱在街上转了好几圈,第二次就好多了。这次就更没有问题了,我到的时候纽约还没有苏醒,警察在厕所里驱赶流浪汉,我也趁机上了个厕所,接着上楼等咖啡店开门,买咖啡的时候才知道已经不收现金了,只能用信用卡购买。尽管只买一杯咖啡也必须用卡。

     我用几年时间几次出行摸索出的这条从康州到纽约各机场的“胡志明小路”如果离家有人送到火车站再能使用老年票单程总费用是二十二美元,几乎都是准时交通,是不会误了航班的。但是需要足够的英语和旅行经验,我是每换一个地方都要摸一摸护照和绿卡还在不在,在机场取票托运行李安检更为重要,我每次出行都能看到有人丢了护照。我从清晨四点起床到机场登机口已经五个小时过去了,稍微坐下发发微信喝水休整就要登机了,接着是十三个小时直达北京的漫长飞行。

     写文章说话切记不要办成记豆腐账,记豆腐账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记得小时候卖豆腐的是卖一块豆腐用铅笔在木板上划一笔,卖完五块就成了一个“正”。这次到了八公山我问大家豆腐成语,其中一个“记豆腐账”是什么意思,快离开的时候同学建韫说“记豆腐账”的意思是“记流水账”的意思。我这篇出行文章如果再这么写下去会成了记流水账,高手这时会戛然而止,赶快结尾。到了北京以后,要坐轻轨换地铁坐出租车看老母亲找饭店住下,两天以后坐高铁复兴号动车去合肥。

     安大同学对我极好,我在透过旅行的繁琐解释我人生的艰难不易的时候,有同学不断冲上来抢话筒,我还是抓紧时间讲完,不少同学也听出了道道。安大老师也对我极好,到达合肥的当晚,我端着方厅长的茅台酒向黄青龙老师敬酒,不一会儿黄老师用纸巾擦起了眼睛,我对坐在傍边的赵速梅说:黄书记哭了。

      11/08/2018

打印 ]

加入书签 ]



浏览(990) (3) 评论(1)
发表评论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四》哪吒 2018-09-14 11:50:34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四》哪吒

 

     《哪吒闹海》是一部上海电影厂拍摄的美术动画片,解放后出生的孩子都会看过,所以那个“闹”字会刻在小小的心灵上,配合理解新中国是闹革命成功的。有位发小比较懂我,他说我踩着风火轮过一生,估计他想说“哪吒”两个字,但拼不出来,其实我也拼了好长时间才找对字。我们这个岁数了,每个人都不容易,一个个长长的故事,都是好莱坞大片,自己就是最好的演员。

 

     我的吹牛最近得到大家的共识,说老潘除了种菜,把时间都花在网上吹牛上。实际上我的吹牛是真功夫,是哪吒踩风火轮,遇到提问不加思索如水银一样从脑中泄出。有人问我,网上出现《空三十四师的高干子弟》一文,真的假的?我说是真的,我当时在那里踩过风火轮,与我看到的情况完全吻合,与南苑机场一墙之隔的空一所也是一样的情况。那时那些红二代基本素质很好,只是大部分不适应空军科研飞行工作,与工农子弟有了矛盾多数人也不会处理。这种情况怎么办呢,三十四师可以借着林彪事件搞清理整顿,空一所则显得温和开通。

 

     我没有走关系到了空一所,只是领导间互相介绍情况,当时还看不出在打我的牌。领导分配给我最差的住房,北面冬天很冷没有阳光。我第一年的工作是,教英语,教检索,给空军专业会议写纪要,准备陪领导出国考察,年底之前写出一篇有分量的外军分析学术论文,审核通过后参加空军理论研讨会。前几个工作都好办,但后一个实在难办,在赶我上架,当时国内只有几本外军原版杂志,美国军方的卫星文献对话系统远在南昌,什么时候开机还不知道。

 

     研究室主任在给我交代工作的时候,在座的专家一个一个都闷着头不出声,大家都不表态,小潘能不能胜任?难度如何,如何下手。前几天我改写了一首《相同岁月》的诗:大学毕业到空一所结婚生子,实际上太轻描淡写了,换一个人会踌躇到崩溃。我的第一篇文章安排在西安空工,我要带未婚妻见一下老父母,直接领导也要来家里看看,那天我用香油炒菜,老母亲说,香油是一滴香。我宣读的时候杨为民来了,后来他的铜像立在北航,院长苏恩泽也来了,可能他们会后会有些交流。一年以后,空一所的红二代和工农驸马二代全部转业,都分配了非常好的工作。空军谭副司令的儿子也是那时转业的,没有欢送会,我负责送行,他给我中华烟抽,我问,咱倆在一个研究组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在网上吹牛,但从不与人争论,因为没有必要了,哪吒从小闹海,我们都闹到现在了,还有必要与人争高下吗,我喜欢网上五花八门被提问,我快速回答,但这样的机会实在不多。前几天一个保险群的老板找到我,老潘过来一下,问问题的很多,你面子大,帮着解释一下,我一下心花怒放,就着保险问题开抡:大家以后有问题可以直接先问我,一般的咨询,我可以从个人财力,等等吧,提出建议,相当于帮助理财。

 

     我开始接着侃:每个保险公司的工作重点保险内容不同,比如说,Allstate主要是车辆保险和公司批准的业务,比如房屋,在美国付完全款前,房子还是银行的,银行会要求买保险。在买保险的时候,条款会写得特别清楚,基本上也是银行的要求。一旦发生事故保险公司会派人来检查解决,多数情况下会通情达理,买保险的时候也会讲明,但是保险索赔有个下限,低于下限保险公司不赔偿,比如,约定是五百美元以上赔偿,如果修理费是四百八十美元,保险公司就不赔了。保险公司赔偿三年以后险费会大幅提高。记住,保险公司主要是保大险,烧了房子,一般小小的如水管爆裂,没有多少钱的事自己就搞定了,如果房子因此毁掉了,要索赔。比如说有人点火烧房子,警察说至少要十个小时才能把房子烧掉,如果水管爆裂把房子毁掉也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还有房客的生命安全是保险的重要项目,一旦发生死亡,房主没有能力处理。大家记住我的金玉良言:保险是保生命,已经超出个人的偿付极限。这些是我在空一所工作时学到的。

 

     现在同我对话的大部分都比我岁数要小得多,还有一些刚刚赶上末班车用电脑的老人,这些老人喜欢胡扯乱打一嘴不服气的样子,年轻人喜欢问滑稽问题意在把我难倒,这不又中在我的枪口上,我这些年没干别的,就是学习。有个人问我恐龙为什么会灭绝?我没有任何思索就回答:恐龙太能吃了。后来仔细一想还真对,恐龙那么大的骨架子,绝对爱吃,吃了就会走不动,就在原地饿死了。人类也是一样,想进化想发展就是敢闯敢跑敢迁徙,老话是呆在家里饿着不如外面走走。

 

      最后一个问题问得很绝:老潘,有人说宗教重要,也有人说哲学重要,到底它们之间是个什么关系?我回答这个问题很快很明确,宗教和哲学对我来说都非常重要,是一家子,指导人生的不同时间和角度。打开我个人的小历史碰到好几次没有退路,这时我用的是红军长征精神,用的是摩西领以色列人出红海的宗教精神。但平常我用哲学数学思维,会用心看到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好与坏,我也会测试我的生存底部,不每天看高但要看到最低点在哪里。再讲得透彻一点,平常过日子喝啤酒,有大病了,吃药不管事,喝二锅头,威士忌。

 

 

     09/10/2018



浏览(836) (5) 评论(0)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二十三》同样的岁月 2018-08-21 10:53:51

潘涌改写,同样的岁月

五十年前,我在课桌旁,
理想着像爸爸一样做一名军人,
后来实现了,
我在军队里维修飞机助民劳动,
在机场,在营房,
于是,我读书,学技术,学英语,
向着一个迷茫的目标出发。
蓦然回首,
有了难得的芳华。

四十年前,
我考上大学,成了不多见的七八。
大学毕业回空军结婚生子,
有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娃儿。
我多想携妻带子,
去海边踏浪,
去山中赏花;
可现实是,我太忙了,
祖国百业待兴,
我没有选择,
只有七天二十四小时拼命努力,
那一段生活,铺满鲜花美酒,
忘记了,
殚精竭虑,还有
柴米油盐酱醋茶。

二十年前,我送走盼着我成功的父亲,
北京蓝天仍蓝,青松如塔。
我自己创业,几乎输光,
千头万绪,生活重压。
儿子想来美国,
费心劳神,
小家妻子的忧虑
担忧的泪痕留在脸颊。
我无脸再见深情的老妈,
焦头烂额的儿子,
时时把你们牵挂。
我脚蹬摆手,老子出走美国
尝尽生活,酸甜苦辣。
唯一一个信念,
生活不会,苦海无涯。

十五年前,儿子来美国上大学,
老妈看到转机,
每天等待好消息,
常说,
“不要太累,歇歇吧!”
我有了绿卡有机会看她,
每次都伸出大拇指,
她把我当成她生养的普京
我母子亲情无语表达,
世上那个最爱我的人如今还在世,
仍喊我回家吃饭,
仍嘱我寒衣多加。
我自豪地指点,
又叫一声“妈”
声音有些干哑。

今年我要退休,
应儿子之邀,
会去加利福尼亚,
也会看看大黑子的外孙女。
遇到的很多事,
令人感慨,
看到的好些事,
让我惊诧。
抱起黑子外孙女,
粉团的小脸,
笑靥如花;
我却暗自嗟呀。
喊了一辈子打到美国佬,
这个小美国佬,
就诞生在我们空军之家,
小时候,相信人生是童话,
长大后,希望人生是神话,
老年了,才豁然醒悟,
人生原来是笑话。
再看这张小脸,
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
还是龙的传人,
血脉中华。

今年,我们都已年过古稀,
可还在把激情挥洒。
过去努力,是落叶随风;
现在努力,是老树新芽。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人生大幕,刚刚开拉。
我会随风而去
不管孙辈有没长大。
我最大的心愿,是能看到,
孙子学业有成,
孙女披上婚纱。

再过十年,2028
我们已经耄耋之年啦。
但愿满头黑发,满口牙,
腿脚健,身挺拔。
我们相邀,一个都不能少,
我们出游,路能走,山能爬。
闲看风云变幻,
淡泊富贵荣华;
世上瑰宝千千万,
只有健康无价。

再过二十年,2038,
九十岁的聚会,我还在吗?
我思念的同学们,身体怎样?
是否耳不聋,眼不花?
公园里,能跳一曲华尔兹?
歌厅里,高歌一首茉莉花?
回忆同窗,无限伤感;
突闻噩耗,分外惊讶。
抽刀怎能断水,
天命安可叱咤!
不管钱多厚,官多大,
阎王照样往里拉。
怀一份千里共婵娟的心愿,
随缘听命吧。

再过三十年,2048,
我们当中,还有人在吗?
请准备纸钱一堆,
炉香一把,
将我们的名字,
在青烟中融化。

好诗文,我们的人生在变道

原作:

 宋任穷的儿子宋辉在知青群里发了一首诗,读起来感慨万千,那句:暮然回首,碎落了一地芳华。和那句:老年了,才豁然醒悟,人生原来是笑话。
宋辉是老三届知青,68年下乡到吉林烧锅屯。他现在旅居美国弗吉尼亚。

作者:宋辉 

五十年前,我在课桌旁,
与理想青梅竹马;
突然被告知,
你的理想不应该是在这里,
而应该在田间、地头、乡下;
于是,我放下书包,打起背包,
向着一个迷茫的目标出发。
蓦然回首,
碎落了一地芳华。

四十年前,
我有了自己的一个家,
有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娃儿。
我多想携妻带子,
去海边踏浪,
去山中赏花;
可现实是,聘位职称,
一切都要文凭说话。
我没有选择,
转身去了电大夜大。
那一段生活,从来没有,
琴棋歌画诗酒花,
殚精竭虑的,都是
柴米油盐酱醋茶。

三十年前,多美好的壮年,
蓝天丽日,青松如塔。
可上老下小,荤七素八,
千头万绪,生活重压。
女儿的成绩,
费心劳神,
医院病床上等待手术的妻子,
担忧的泪痕留在脸颊。
已有两个星期没去看望爹妈,
焦头烂额的儿子,
时时把你们牵挂。
迤逦一路,风吹雨打,
尝尽生活,酸甜苦辣。
唯一一个信念,
生活不会,苦海无涯。

二十年前,女儿上了大学,
我却永远失去了老妈。
老人家弥留之际,
突然回光返照,
“快坐下,歇歇吧!”
这是他一生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重度昏迷两个小时后,
我母子亲情的大厦崩塌。
世上那个最爱我的人走了,从此后,
再没人喊我回家吃饭,
再没人嘱我寒衣多加。
我长跪不起,
哭的肝肠寸断,
泪干声哑。

十年前,我和妻都已退休,
应女儿之邀,
飞到了弗吉尼亚。
遇到的很多事,
令人感慨,
看到的好些事,
让我惊诧。
抱起外孙女,
粉团的小脸,
笑靥如花;
我却暗自嗟呀。
喊了一辈子打到美国佬,
这个小美国佬,
就诞生在我家。
小时候,相信人生是童话,
长大后,希望人生是神话,
老年了,才豁然醒悟,
人生原来是笑话。
再看这张小脸,
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
还是龙的传人,
血脉中华。

今年,我们都已年过古稀,
可还在把激情挥洒。
过去努力,是落叶随风;
现在努力,是老树新芽。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人生大幕,刚刚开拉。
我不敢老去,
因为外孙还没长大。
我最大的心愿,是能看到,
外孙学业有成,
外孙女披上婚纱。

再过十年,2028
我们已经耄耋之年啦。
但愿满头黑发,满口牙,
腿脚健,身挺拔。
我们相邀,一个都不能少,
我们出游,路能走,山能爬。
闲看风云变幻,
淡泊富贵荣华;
世上瑰宝千千万,
只有健康无价。

再过二十年,2038,
九十岁的聚会,我还在吗?
我思念的同学们,身体怎样?
是否耳不聋,眼不花?
公园里,能跳一曲华尔兹?
歌厅里,高歌一首茉莉花?
回忆同窗,无限伤感;
突闻噩耗,分外惊讶。
抽刀怎能断水,
天命安可叱咤!
不管钱多厚,官多大,
阎王照样往里拉。
怀一份千里共婵娟的心愿,
随缘听命吧。

再过三十年,2048,
我们当中,还有人在吗?
请准备纸钱一堆,
炉香一把,
将我们的名字,
在青烟中融化。

一首好诗文,不敢独享[ThumbsUp]



























































































































































































































浏览(669) (3) 评论(0)
发表评论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二》写在5.16 2018-08-15 10:22:14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二》写在5.16-

改革开放带给人的机会

 

 

 

潘涌前言:几十年前的重大事件,我不会忘记,我只能记住当时的样子,实在像曹雪芹,那么小小的年纪就看到许多,经历了许多。写下面文章的是一位北京羊坊店长大的小朋友,非常聪明,他把一个个孤立的事件连成线,看出走向,看出期望,看出中国在进步。我特意将这篇文章收进了我的《碾磨岁月》。宇昕现在生活在加拿大。

 

52年前的5.16,是个不堪回首的日子,是个充满着密室政治和阴谋的日子。经历了这一天,中国所有人的人生都有了一个不一样的下半场,甚至刚刚上场,就被结束了。

40年前的5.16,是个柳暗花明的日子。这一天,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研究生入学考试如期举行。一些被耽误了10年的中年人,得到了一个机会开始了人生不一样的下半场。

今天为什么写这样一个题目呢?缘起于一位非常能写的大朋友-潘涌。

老潘比我年长很多,经历那第一个5.16时就已经上了小学了。不过说起来,我在羊坊店,他在空军大院里的育鸿。之间就隔着京西宾馆西侧的那条小马路。育鸿的学生,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有些军人精神的,身体素质非常好,小孩子打架时我们这边的文人多的大院里的孩子总是打不过。

然而后来知道,文革时空军是个重灾区。谁知道文革后那里还是重灾区。当时的孩子们的家长,后来被大量地调职、降级、转业,甚至这些当年的天之骄子青年才俊,无论过去有多大的功勋,有的到了晚年还在为生计发愁。真的是让人唏嘘不已。

若论原因,潘涌老哥自己的分析结论,把原因归因于一个人身上。因为在动乱年代初期,他被打倒、斗臭,一些空军大院的中层干部战士也随之倒霉。另一些就是对立面,还有一大批人是处在中间位置的,无论是什么原因,明哲保身也好,看不清局面的,深喑党内斗争残酷而沉默的,正是所谓的沉默的大多数。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普通人可能都是沉默的大多数,可能是人性所致吧。

但是人性的另一面也是残酷的。当一个人的儿子由于种种原因在那个动乱年代的严酷环境中去世了,无论具体的原因是什么,谁又能保持冷静呢?所以当文革后期历经劫难他重又归来后,老来丧子之痛让他做出了一些在别人看起来非常严酷的举动,甚至是报复举动。报复对象现在看起来也是严重扩大化了,不仅是对于那些当年斗他的人,也对于那些当年没有明确表示支持他的人。再加上随着他归来的那些人重又进驻空军大院,大院里的气氛真的是黑云压城。尤其那个年代,人还都是斗争思维。那可真的是往死里斗啊!无论是哪方。很多中层干部的结果都不太好。潘老哥的父亲,一个解放前的热血青年知识分子,前空军情报部副部长,在对敌斗争中立下赫赫战功,可以说是我国密码学应用的鼻祖的,也被贬至外地一个航校当了顾问,后来只能依靠儿子来生活。而空军的战斗英雄张积慧,因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一次有争议的击落敌机的行动,已经身为空军副司令的张老将军,也差点被抓了起来。所以,有这样一个说法,就是当年都是青年才俊,因为空军是技术军种,这些人要文化有文化、要修养有修养,相貌堂堂,但是,走出空军大院的时候,大多数是哭着走的。

后来的他的最终结局也不能算好也不能算差,又经历了突然被解职、落选中顾委常委等晚年坎坷,最后也算平安离世了。但是当我们到任何一个空军的干休所里听老兵们讲述空军的历史时,他仍然是饱受争议的。

反而是这些二代们相对还算过得比较好,只是当年吴司令的儿子算是给整得脱了层皮,用小吴的话说我不欠他们张家的。老一代被贬出空军大院后,还是受这个体制的钳制,又是军人,不能乱说乱动,受了多大委屈只能自己扛着。但是二代们有幸赶上了改革开放。改革开放给人的最大的两个好处,一个是摒弃了斗争思维,要不然斗来斗去永无止境;另一个就是给了人以一个更加自由舒展的空间。有了这样的一个空间,哪怕有些戾气也能得到充分地释放和消解,能够把力气用在对社会和自身发展有益的方面。

其实,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毕竟圣人是很少很少的。当年的那位司令搞出那么多事来一定程度也可以理解。现在的大公司大机构无论国企民企,其实都有点办公室政治。有政治就有斗争,但是因为社会整体宽松了,不会再那么你死我活了,这种斗争还不如说是竞争。竞争失败者,也会有一个充分的空间来施展,大不了离开原来的体制,到一个新的地方再出发就是了。这也是改革开放给社会生态带来的一个重大的影响。从这个角度,真的感谢小平。

当这篇随想就要最后写完的时候,从网上得到了一个另人惊诧的消息。40多年前的所谓二次文革中的一个非常经不起推敲的小插曲,就是老英雄张积慧副司令被另一位张司令给扣起来但后来被证明为实在禁不起推敲的罪名,被一个脑残网虫不知从哪里挖掘了出来并且在网上大肆渲染,老英雄手写委托书愤而报案。

这真的没有想到。这也是当年那种斗争思维的余毒吧。

 

潘涌后记:我今年六十五岁,早就回头看了,我的人生是一条笔直的直线,没有错误,没有亏欠。中国的政治动荡,美国的经济动荡,不寻常的生病,家庭变故,都没有改变我的直线走向。

08/14/2018

xi

浏览(677) (5) 评论(0)
发表评论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一》2018世界杯 2018-07-13 11:49:24

静静地碾磨岁月《二十一》2018世界杯

 

     世界杯足球赛是我写作的老题材了,从一九七零年那届起就有文字记载,主要是记载当时的收看环境和自己本身的家庭工作生活学习。我这么通过世界杯的年份详细写作我自己,主要是感觉我的人生像足球一样,好几次看来毫无希望,又突然柳暗花明,出现重要转折。我不敢说足球是我的希望,但敢说直到如今还在高高兴兴地看球,而且更加仔细了,写出的球评众人都说独到经典。我选出三段来说明。

 

     今年我的身体不错,心也开始与足球跳动,只不过是感觉太激烈,例如法国与乌拉圭的比赛,让我觉得还是点球决定胜负为好,因为输方会有难以释放的悔恨。法国队进第二个球的时候,那个乌拉圭男孩眼里流出了泪水,解说员说,不要哭,比赛还在进行。四十多年前,我在空军基层连队有过强烈的体力竞争,我每想前进一步,这个农村青年当仁不让,当时的连队干部是观虎斗,最后形成我俩都被人找到借口不能在军队提干,他回湖南当农民,我回北京当工人,关键时候王海想招把我拉开了。后来我遇到七八高考,相当于激烈比赛的点球,赢了,上大学;输了,也没什么生气的。

 

     我踢足球有三大梦想:不论在任何场合,在球门前踢一个倒钩球;用胸部稳稳接住一个球门大力发过来的高空球;高速奔跑用脚接住队友的飞速球,停在脚前,这些都没能实现。不过我的其它足球技术还是不错的。以后年岁逐渐增大,不再踢足球了,但世界杯还是要看的,又让我想不到的是在美国看不到免费的电视转播,只能四处找着看,又留下不少风趣文字。

 

     今年儿子安排了网看,让我重新领略发展着的足球,先看欧洲冠军杯,不久发现C罗,莫迪,和其他我叫不出名字的球星。我看的欧冠赛,C罗打进了第一个倒钩球,高清电视又反复慢放这一绝顶技术,在决赛的时候,显然是球队有意安排,让贝尔同样动作又打进一个,C罗在一旁看着。后来我问墨西哥人,C罗和贝尔的倒钩球是巧合吗?人家回答不是的,不知每天专门练习配合多少次,这时我才明白我的梦想实现不了。同时也明白了年轻时候的疑问,为什么优秀球员都愿意去欧洲打球而不重视世界杯,因为无人配合打不出好球。就倒钩破门一说,这次世界杯只有克罗地亚前锋小试了一下,显得十分无力。这时看按国组成的葡萄牙队,C罗在里面如一匹老马,干着急,没有起色。由此我又想起我的人生,我在中关村也组织过科研团队,结果是我累了个半死,大家把钱装进口袋就跑路。我又太聪明了,从此,我再选项目只选我自己能干的,小酒庄,写作,,。之后的二十多年开始感觉胆小孤独,后来觉得像入了仙境。

 

     如何加快对足球世界杯的兴趣,我觉得最快的方法是赌博,不信,押上一美元,你会永远喜欢足球。我们这里开车群众爱赌,原来不懂为什么看球会这么狂热,原来都在找自己喜欢的球队下注。今年墨西哥人大赢,第一场一个球墨西哥赢率1:10,赢两个1:15,一个朋友押了一百美元,赢了一千美元。第二场墨西哥赢率1:20,一位朋友押了一美元,赢了二十美元。我问押不押第三场,他不押了,墨西哥不会再赢。这里最流行的是在酒吧里下注娱乐,老板不抽头,赢了的分押输了的钱。我的意思是加强学习,赌球可以提高兴趣,但不会改变命运。我这有一张二十美元的彩票,问了十几个人没有人要,昨天终于卖掉了,一开奖是一百美元,那人问我为什么自己不要,我说我从来不赌。

 

     我喜欢足球,提高我兴趣的是她的技术层面,原来是电视看不清,现在有了高清,再来一个百尺竿头。比如说,C罗开场进了一个高难度任意球,这事只有专家凑堆分析,C罗自己不会把诀窍公布,要不然他以后吃什么。后来的十几天里我收集了所有信息,专家各个都头头是道,数学的,几何的,物理的,气象的,心理的,唯一没有人提到人的两个耳朵附近是机动盲区,就像我们开车变道不仅要看后视镜,而且还要头向后看,才能避开那个盲区不出事故一样,C罗打进的那个任意球就是利用防守队员的左耳盲区。为了判断我的思维是否正确,几天后,俄罗斯又在中场打进了一个任意球,是通过防守队员跳起后的右耳盲区。道理是讲明白了,我估计,要实现它,还是球星的事。

 

     高清照出美女肌肉,也写真百威酒囊,我极爱回忆臭摆,二十年前百威大马走过我的小酒庄,飞人乔丹来到过我的店里,我不羡慕,只因他们人高马大。我羡慕的是那些个头比我矮的人,仍能在足球场上独领风骚。记忆中的中国老牌是李富胜古广明,老李的个子高过我,但我觉得是国家级最矮的球门了,只有一米七八。古广明是矮脚虎,一直踢右边,一次重要的比赛他改踢左边,从此黯然失色,从概率上看,人的成功右边高于左边。

 

     很多年前我看世界杯,一位前苏联矮个中锋在右边发角球,他打出的是低平球,发给早已站位禁区外的队友,只见那位队友不停球抡起右脚一具猛射,球门没有反应,进了。我现在怎么想那位矮个中锋就是现在俄罗斯矮个胖胖的主教练。那样的球都是经过预谋预练,难得重复,也许一生只有一次机会。也许又是巧合,我在前不久的欧冠上发现了一位被鲜花铺满的矮个球星,而且高清镜头一直对着他,现在明白了,他就是克罗地亚的中锋莫迪,克罗地亚所有的角球任意球都归他发,所有进球都是他精准的传递,他要抢球没有抢不到的,他要带球突破很难有不成功的。记住,克罗地亚不进球,不是他传不到位,而是队友打飞了,打正了。美国解说员称为“莫迪时代”。

 

     最后透露一点我研究法国十九岁少年的成果,让墨西哥球迷听得头头是道点头哈腰。那个法国小伙是罕见的超高速前锋目前无人能敌,那么,能不能找一个高速盯人后卫呢?目前不能,想都别想。谁家的父母花钱培养有速度的孩子当后卫每天练铲球呢!就像你们墨西哥人干后厨,稍微有点模样的不就到前台干,挣得多,又风光。

 

 

     07/12/2018



浏览(813)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2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