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木屋的博客  
小酒庄走出的故事是我一生的天方夜谭  
我的网络日志
静静地碾磨岁月《十三》2017 2017-12-21 12:53:38

静静地碾磨岁月《十三》2017

 (2017-12-21 12:18:40)下一个


            静静地碾磨岁月《十三》2017

 

     2017马上就要过完了,还是要再写几句,没有太多的意思,向大家道声圣诞快乐,平安是福。前个把月我通过微信向童年时代的朋友道了声“感恩节”快乐,看到有个回音是:我是中国人,不过感恩节。再有,到了这个岁数,一定要掐着时间出来冒个泡泡,老潘还在阵地上。

 

    大家都在说,青春吐净芳华,按常理说,我也该跟着吼了。但我觉得这样说太消极,大家都说,我不会跟着说。太远了不说,今年十月我演完话剧后回京,意外地在小曹安排下回到空一所吃了顿涮羊肉。出面迎接我的五人都是我当年年轻的同事,现在个个都是正军副军退休文职,我因堵车到晚了,一箱燕京已经喝了半箱,他们的酒量让我好惊讶。饭馆位置是空一所的东围墙,很破旧,与他们的军职身份不相配 ,原来一所在执行军委命令,一律拆除违建出租房。在军队干了一辈子了,他们的坐姿谈吐都很正规,我敏感地察觉,今晚主要话题会集中在老潘是留在空一所还是出走美国。

 

     酒杯一端 ,好话连串。我们从住筒子楼,儿女,踢球,一起乱侃开聊,一位军文职连续两次说,老潘,咱们那次去美国,我为你做了三个月的饭,他见我没反应,又说了一遍,实际上我心里很明白,对我的付出人家都记着呢,幸亏不是什么坏事。我马上说,我们那时叫什么出国啊,不吃不喝省几个美元,买回一堆生活垃圾。从时间上算,我离开空一所工作岗位快三十年了,一位正军文职又挑起话题,老潘,你当年行啊,一人在黄山组织一百多人的空军学术讨论会,吃喝拉撒睡全包。那次空军会议组织难度极大,是我生命中的大事,因为没有电话和手机,一切都靠事先约定,不能出一点差错。所以我常常对自己说,不做事就不做,要做就做漂亮的,尽做烂事,我怎么能再回到空一所看看。

 

     面对五个比我年轻已经退休的军文职,我开始了思考。大约十年前我写《黑鹰》系列的时候,曾经说,如果不离开军队我可以当一名将军,网友说,老潘你没有关系别梦想。现在看来当一名少将是保底的,如果能踏下心来从事我最擅长的“空军维修工程战略研究”,我从十六岁开始在全天候机动八大队当兵,保养维修过从比四到歼七所有空军喷气机机型,当一名中将可能性也极大;如果铤而走险,敢拉关系“买官”,进军“上将”也可赌一把。我继续打听我的好朋友,提一个名字,有人回答说“进去了”,再提一个名字,回答也“进去了”,再提一个年轻一点的,回答“判了,七年”。我没有再往下问,只是把头离开热气腾腾的火锅,倒吸了一口桌下冒出的冷气:好悬啊,美国还是我的美丽之路,来,给老潘加瓶北京小牛二。

 

     最近几天大家都在看电影《芳华》,对参战老兵复员文工团解散随便赶到社会上草草安置甚至不安置,议论最多。这个问题当时看不出来,但是当多数人走向老年失去工作奋斗能力的时候,问题越来越大,矛盾也越来越突出。当年的空一所不是这个样子,对每一个想离开的科技人员各级领导都是苦苦相劝尽量挽留,就差说一句,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高,外面水很深。我也寻问了一大串当年选择离职的朋友近况,大家普遍摇头。有一件事多年在我心中萦怀充满内疚,当年我突发奇想,构思了一套计算机英语教学系统,自己组织年轻的科技人员攻关,本来这个有前途的项目应该在所内立项研制全军院校推广,我太看重钱的利益,把项目带到了中关村,带到社会上,也引起了所内科技人员思想活跃,看到了眼前,忽视了老年。面对着一水儿的军文职,我干项目挣的那几万元早已变得微不足道,能说什么呢?不能无言:我解释说,现在的情况如同我们在打一副牌,你一张,我一张,牌都出完了,一直没见大牌,该抠底了,掀开底牌一看,大小王,四个“A”,我留一个“A”,剩下的你们分吧。对大家说,我早年挣的那几万没有随便花掉,在南锣鼓巷买了半个元代的四合院。

 

     当年我们近百人前后脚来到空一所,都是沈所长亲自安排精挑细选的七七,七八,七九级名校优秀毕业生,男女比例合理。所里的老同志争先恐后排起队当起了红娘,我们年轻人在所里自由自在交朋友,谈情说爱,参加婚礼,互当伴娘伴郎,后来我们有了孩子,孩子们都在所内上幼儿园,南苑四小上小学。那里的幼儿园小学如今都成了区重点了,附近单位都把孩子往里面送。这是我曾经见过的风景线,亲身经历的芳华。

 

     那顿涮羊肉花费不到六百,正军文职抢过我去买单。老潘,别争了,我一天的工资都比这多。大家又开始客套起来,我说一定要感谢我的老领导,感谢当年对我的培养,让我获得那么多智慧,一定要把话带到啊!正军文职说,那还不好办,老潘你明年来,给你安排一桌七老八十的大区文职,只是空一所军改缩编公务班了。

 

 

12/23/2017




浏览(668) (1) 评论(1)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二》秋天来了 2017-09-14 10:57:39

秋天来了,正文在留言里面,浏览器不支持。

文学城首页 博客首页 老木屋 的博客 发博文文章编辑评论管理更新博客资料控制面板更换模板退出登录

老木屋

不再有太多的追求,活着就好。

首页 文章列表 博文目录

个人

 老木屋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二》秋天来了 

秋天来了,除了收获之外,我们也该休息了。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天净沙,心中长乐。有屋住,不笑无屋人。有田园菜吃,不笑胡适买菜做饭。修修补补,找老鼠洞补补,不补,老鼠会把种子吃光。寒冬一过,回春回大地。又会一个轮回。 

我在把日子过成诗,过去一直没有感觉到,只觉得与众不同,直到最近读到南怀瑾的名句“九万里悟道,最终诗酒田园”才恍然大悟。我每天菜菜饭饭,面面菜菜,有油,但没有味精,有醋,但没有酱油,有大酱,但没有盐。我把西红柿煮熟当水喝,夏天把吃不了的的菜做成梅干菜,三腌三晒,冬天把大白菜做成酸菜。我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周末,我会有计划地去各国风味餐馆,多数情况下会外卖带回家吃。吃着吃着我会回想到当年在空军地勤灶抢包子的场面,那时肉包子是天然的,农民浇菜用的是粪水,猪吃的也是天然的。 

过去华人在美国有句老话,现在没人说了,没有在中国餐馆打过工等于没有来过美国,这里说的是华人寻找立足点的普遍性。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正是大陆来的华人打工高潮,什么阶层背景都有。二十年过去了,我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当当进入成功者的行列,有身体,有子女教育,有屋住,有园子菜吃。那么,还有很多不成功的,国人不谈,只谈我认识的黑人,基本我刚到美国时看到的样子,现在还是那个样子,多了圈白发少了几颗牙,生存状态没有改变,所以我说,有屋住不笑无屋人,有田园菜吃,不笑胡适买菜做饭。这里用的是胡适生前的典故,提到在美国买菜做饭,胡适专门出来辟谣,没有的事,谣言。胡适那个时代知识分子少,到过美国都贵得像金子似的,再贵在美国也得买菜做饭。 

在美国的中国男人多数买菜做饭还自己动手修房。我刚到美国就被逼上梁山当起了日本寿司大师,还刷起了房子。可是我没有看到有人想到过人生最重要的层面是学会自己动手治病,自己动手修牙。这是生命攸关的事,自己不上心搞不好会误伤的。我的牙基本上是自己修,小洞自己补补,我找牙医洗过牙,第二次在家里开练了。唐人街有位台湾女牙医看过我的牙,说我好能干啊,连牙都自己补。治胃病更是我多年培养成的强项,坚决用酒治,上帝还真不费我的苦心,成了。最近有人感觉我讲话太傲太损,我说,我当年年轻风华正茂的时候就是这样说话。 

秋天除了收获以外有时会给我带来意外惊喜更加丰富我的空军大院题材写作。我每天都要浏览文章,一天留意到一篇写空军击落U2飞机的文章,从文体看是真实的亲身经历,还有具体的家庭背景,父亲时任江西向塘空二十四师政委。向塘是中国空军首次击落U2飞机的地方,我呆过的机动八大队曾派出优秀骨干秘密潜入那里顶着烈日铺设电缆。这篇网文的作者应该熟悉,我随即发出两张美国U2飞机飞过空军大院时拍的真实照片,主动开始了网络联系。不久得到回音: 

潘涌,你好,先握个手,再敬个礼。我叫葛鹏,在空军大院时叫葛小平。我和你有不少渊源,我在2号楼一门住过一年,后来搬到14号楼大黑子的楼上。我65年育鹏小学毕业时你上五年级,我是你的学长。我78年到空工院上学,所以你是我大学的学长,在你的博文《大黑子和红军将军的皮鞋》中那张照片上,我站在后排左一。你在博文中提到不少人(赵百合,耿颖川,韩川等)都是我的好朋友,可我对你没有什么印象了,也许我们擦肩而过了。多年前在K57里我曾经和你聊过,还向你打听过同班的一个住在你那个门的女同学(她至今没有参加过班级聚会),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好了,说了这么多,算是自我介绍了。 

我今天给你留言,是想告诉你,我非常喜欢看你写的文章,特别是《看着我长大的空军大院》和有关空军二次文革和后文革的文章,后者我把它们都打印出来给我父亲看了,我和父亲说,你70年从大院出来是多么的幸运,否则后面的折腾不定哪次就给折进去了。虽然张廷发也揪住我父亲不放,在全空军的大会上还点了父亲的名,但毕竟父亲已远离北京,无非是提前离休,子女也没受太大的影响,万幸啊。好了,不多说了,希望看到你更多的好文章。大黑子在微信群里说,不久要去美国和你见面了,预祝你们开心愉快。 

空军男孩子的名字很多都带着“鹏”“天”“飞”“翔”,女孩子多叫“春”“夏”“秋”“冬”。葛鹏的父亲葛振亚是空军老前辈,五五上校,今年刚过百岁生日,我借写文机会祝他老人家长寿安康。 

09/13/2017

发表评论

评论不支持HTML代码

注意: 请不要在评论中留下不友好信息或者类似侮辱性的言辞。



浏览(187) (1) 评论(2)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一》轻描淡写 2017-08-10 11:47:36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一》轻描淡写


     多年来我一直非常留意身后的脚步,年轻时代是记日记。那时过连队生活,有次想掉换单位的日记被领导偷看,要不是王海帮忙,不但毁了前程,自己还蒙在鼓里。从那以后我不再记日记,一切大事小事一律放在脑子里。我最初的记忆锻炼很有可能起始于此。看来记日记不是好习惯。记日记也不同于写作,少有生活提炼。


     我到哪都喜欢吹天吹地,而且必须吹,那么素材从哪来,全部来自于记忆。后来有了网不用每天大侃了,改成了每天写故事,素材又来自记忆。人脑是要用的,不用时间长了一定会生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就是长期不用脑的结果。同我近距离接触过的聪明人会有感觉,潘涌的脑子从来都是转个不停。是这样,我常从地上捡到钱,也能从茫茫人海中提溜出熟人,我原以为我在慢慢老去,昨天在纽约法拉盛又见证了这一幕,上帝太眷恋我了。


     法拉盛一直是中国华人在美东地区长久的聚集地,有着非常固定的常住人口,很多人包括流浪汉我每次去都能碰到,时间久了会在脑子里留下记忆。我远在百里之外的康州卖酒,酒庄附近餐馆的工友会到我那里买酒,一旦他们辞工走人,我能在法拉盛的大街上找到他们,十多年了没有落空过,我也留下过再也体验不到的历史性随笔《初访北京会馆》,《细访中国新城法拉盛》。


     今年我排戏,已有一年多没去法拉盛了,再不去会把那个地方忘掉。这次去我的心情极好,因为身体好了,找到卖酒认识的小范,先照相,背景主街,再照地标图书馆,有点久违了的意思。我走在路上,感觉不对啊,怎么这么多身子歪斜扭八拄拐的人,小范说,潘哥,傍晚来更多。我看到发单的小伙还在发单,已变成了中年人,开饭馆的老老板还在第一线,仍在指导大姐们卖油条馒头。小范执意要带我去一家他常去的北方菜馆,还没走到,我看到远处地上有一张半卷着的一美元,立马我一个踩垒动作,捡起,对小范说,老潘还不老吧。进了餐馆,让我大吃一惊,吃饭的客人全部是一水黑发,就像我年轻的时候胡吃海喝,不过比我们上一代人强,喝酒挺安静的。


    从街上溜瞅到三五个我曾经记忆中的人,还捡到一美元,吃饭理发采购,应该满足了,叫上同去的车友该返程了。我突然想起了老姜还没看,老姜是我笔下的一个重要人物,他代表了一个移民时代。我记得老姜在超市卖鱼,我顺着街一个一个找过去,终于在一个离主街很远的超市打听到老姜的下落,说老姜这几天身体不好在家养病,我半信半疑,怎么电话也打不通,是不是出事了,商场工友对顾客没有真话。我怀着疑虑,返回主街,天上有蓝天白云,身旁有一群群美女帅哥走过,让我目不暇接,只见前方五十米开外,茫茫人海中出现了一个我熟悉的身影,那不是老姜吗!我快步靠近大喊一声,老姜,你生病了也不在家好好歇着。老姜带着墨镜还反应过来了:老潘你到我店里去了?这几天拉肚子,很虚弱,在外边走走还好点。


    也许有人会问,我们还没有见过老潘这么写文章的,连个具体人物都没有,是不是老了。我说不是的,只能轻描淡写,现在是微信时代,人人都在网上,搞不好就会让人对上号的。


     09/02/2017


附:看所有文章,国内:天涯 看着我长大的空军大院;国外:万维 老木屋 博客,文学城 老木屋 博客。

     











浏览(95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美空军高空侦察机 2017-08-02 10:20:19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美空军U2高空侦察机

     八一建军节来临了,举国纪念,最普通的纪念是使用照相软件补一个军装照,过一把参军瘾。我来到老木屋后院打开一个封存的坛子取出两张照片使用最新软件制成手机照片放到网上。一九六六年二月十八日和五月二十七日美国空军高空U2侦察机两次飞过空军大院上空,把公主坟照得清清楚楚,还有我家当年的二号楼。第一张长安街没有开挖,第二张挖开了,修地铁。


     我那个时代的国人都知道,中国空军用苏制导弹先后击落四架U2,导弹营营长岳振华由少校升为大校,毛主席特批,六五年军队取消军衔制。可是后来为什么打不下来了呢,美空军飞机一遇晴空万里照样大遥大摆地飞过空军大院,这两张照片就是当年飞过空军大院的证据。这里又故事套故事,听我慢慢道来。

     据空军科研部副部长刘锡坤的长子刘锦航回忆,说空军猜测,后来的U2飞机加装了反导弹雷达,空军立即成立了由我爸 为组长科研攻关领导小组。我记忆中有这件事,那时我爸每天都去南苑,下午回来时要到前门路口那个著名的酱肉斋买炖好的牛肉,一块三角一斤,他吃我也吃。但是我爸在南苑机场干什么事,我一点也不知道。

     我爸一九六零年调入空军,先后在我国边境四周布防了十个空军侦听团,也就是说他们的主要职能是侦听空中信号。一有情报,空军会逐级上报。我家有个4290电话,一般是我爸在家的时候响,我在旁边听着。那时的电话已把U2两个字换成了SR-71,我爸把那个“7”说成“拐”字,“7”字读成“拐”字,可以说我不会记错,我还问过我爸,那个“拐”字是什么意思?我爸说是“7”。当年我年幼,听成了F271 。我隐隐约约记得问过我爸,还能再打下飞机吗?我爸说,打不下来了,飞得太高了。我现在有把握推测,美蔣在U2上连续失利后,把U2机型换成了SR-71,而不是加装了新型反导弹系统。那两张照片是SR-71的作品。我们国家是有事必抗议,特别是侵犯领空,但这个事件外交部没有抗议过,国人也不会知道。

     几个月后,文革内乱开始了。美国高级战略专家明白,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看到中国内乱,美国也不用再派飞机了,坐山观虎斗,几年后会出现新的战略格局。

     林彪事件给中国人来了个醍醐灌顶。

     接着,“乒乓外交”,中美建交,中日建交,中国进入联合国,人民看到了曙光,街头巷议有了新的话题。

     一九七二年秋天,我收到母亲的一封来信,让我自学一点英语。

     08/01/2017

后记:@潘涌 是不是你爸的情报搞错了,还是你听错了😄 应该是:Rs_71或SR_71。

我们在遂溪战斗值班时,经常坐二等,但确不起飞,并隐隐可以听到音爆声,问飞行员怎么回事,飞行员说,是美国黑鸟侦察机,双三,别说飞机了,导弹也够不着。想想现在,咱们的防空别说飞机了,卫星想干掉你就干掉你。今非昔比,鸟枪换炮啊。是我听错了,SR-71,已改正过来、是黑鸟,我把你的留言存下来了,事实还真是这样。




浏览(795) (1) 评论(1)
发表评论
细细地碾磨岁月《九》看演出 2017-07-26 09:51:27

                                      细细地碾磨岁月《九》看演出

       你说世界如此之小。昨天这里纽约剧组演出《海外剩女》,导演是慎广兰,她六五年借调到空军主演过《女飞行员》项菲。《女飞行员》是空军子弟最熟悉的话剧,有条件的父亲官大一点孩子都多次看过。前一段时间,波士顿公演《爬藤》,导演是梁雁文小名“二黑”,爹是资本家出身的我军著名话剧演员梁玉儒,主演话剧《万水千山》。《万水千山》是文革前北京军队大院子弟最熟悉的话剧。项菲寓意"向着天空飞翔"。,

      今年我演话剧才知道话剧排练的艰难。我隐隐约约感觉,空军一直想短时间拿出反映空军特色的话剧,《江姐》,《长山火海》,都是空军公演的话剧歌剧,但没有空军特色。在勇夺全军卫生红旗后,继续夺文艺红旗,空军司令刘亚楼亲自修改剧本,全国招聘女演员,刘亚楼去世的时候,护士整理床铺,发现枕头下有两本书,其中一本是《女飞行员》剧本。想来,司令的高压下,底下干活儿当差的不容易过日子。我在熟悉台词的情况下,只要前面一站人立马变得结结巴巴,我想空军当时排练也会是这样,不仅如此,还直接导致空军文化部毕部长英年早逝,去世的时候刚刚四十五岁。我也得知梁雁文在波士顿导演的时候也多次着急上火,血压攀升。

     我小时候看话剧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电影可以保证一星期看一次,新片老片都有。主要原因是空军大院一直没有适合话剧演出的剧场,只有一个营建饭堂作礼堂一般用来冬天放电影。在八个样板戏出现之前,军队看戏看剧是等级森严的。空军大院旁有个军事博物馆俱乐部,只容许十级以上干部带家属子女进入,我有个发小老爸是军博主任说她看过好多遍《万水千山》,估计演出在那里。我爸是十一级,一直没有机会进去过。那是还时兴内部演出,估计空军《女飞行员》的内部演出是在空军学院,也是司令的孩子和有关部长的孩子常去看。我小学同学有司令的儿子,常同我说,他们可以到后台还可以摸摸演员化妆后的鼻子,是软的,有演员要演美国军人。所以说,舞台艺术进入千家万户,江青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以这么说,对我们时代的中国人来说,你可以一生只看过一次舞台剧,那就是样板戏。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搜索记忆孤肠也是点点滴滴,星星点点。

     八一建军节之际,此文献给所有穿过军衣的人。

      07/25/2017

      后记:毕革飞部长为空军文艺立下汗马功劳,曾发掘提携大艺术家阎肃。总政演《万水千山》在小西天,军博放内部电影,有记载超过三百部。

     

     

     



浏览(33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1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