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反抗压迫手记  
面对压迫,我们别无选择  
https://blog.creaders.net/u/20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2024-03-01 14:36:17

唯色的《杀劫》是关于西藏人经历文革的一本重要书籍,是所有对于西藏历史、中国文革历史感兴趣的人们都应一读的书。

知道这本书要感谢美国作家和记者伊恩·丹尼斯·詹森(Ian Denis Johnson,1962年生,中文名:张彦)在他2023年出版的Sparks: China's Underground Historians and Their Battle for the Future (《星火:中国的地下历史学人和他们的未来之战》)。

唯色(Oiser,1966年生 ),全名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 ),是藏族女诗人、作家。《杀劫》是她整理了其父在西藏文革中拍摄的三百多张照片,且采访了许多照片中的人物而出版的关于西藏文革历史的重要书籍。

由于西藏的特殊地位,中共在西藏实行的是准军事化控制,暴力是镇压、控制、打击藏人的主要手段。唯色的父亲由于其军人身份,从而得以在西藏的文化大革命中拍摄大量照片,保存了许多珍贵的历史记录。

唯色除了把这些历史照片分类编辑,而且用了数年时间寻找、采访照片中的藏人、汉人,为读者提供了重要的背景说明和人物小传,从而为我们还原了西藏文化革命的许多历史细节。

照片主要是唯色的父亲泽仁多吉拍摄的,然而唯色的编辑、整理、采访及文字是该书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杀劫》第一版是2006年,距离毛发动文革已经过了四十年。中国人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即是认为三十年时间历史往往发生了变迁。文革发动四十年之后,2006年的中国和世界上的中国人、藏人对于文革的知识与了解大都是不足的。如果没有唯色的编辑、整理、采访和文字说明,《杀劫》的读者将很难理解藏人的文革创痛。

我几乎是一口气就读了下来,一方面是唯色的汉语写作相当流畅,另一方面是泽仁多吉的照片视觉效果很不错。当然,对于中国和西藏的文革历史的兴趣一直是我阅读的驱动力。

《杀劫》就是藏语“革命”的一种译法。而“文化大革命”译成藏语是:人类杀劫。非常准确而无情。革命就是杀人,文化革命就是杀人类。在西藏,文化革命就是杀死西藏人及其文化。

在中国,文化革命就是杀死无论哪个民族的中国人,且毁灭其家族的、地方的、民族的、宗教的、历史的文化。

对于并非中国一部分的西藏,并非中国人的藏人,中共的解放军进藏,实际上是史无前例的军事占领,现在我们应该看清楚了:那是一种军事殖民。

中共殖民者从文革前的五零年代的“进藏”,就开始对藏人暴力戕害,对藏文化、藏宗教开始系统性的破坏。

有一些学者把中共1949年在中国建立的政权比作外来的马列邪教建立的殖民政权。中共政权对中国文化的戕害在1949年之后全面展开,而“文化大革命”就是这种文化大破坏(所谓“大革文化命”)的高潮。在西藏,文化大革命是中共把军事殖民搞到极端化的阶段,对藏人的政治迫害、人身伤害与杀戮,对藏文化、宗教的破坏也达到了高潮。

阅读《杀劫》,我们无法忽略文化革命在西藏与中国的同质性,一样的群众集会,一样的口号标语,一样的红宝书,一样巨大而丑陋的毛贼东像,一样标准化的表情……除了藏语文字、服饰、建筑之外,你看不出与中国的文革有什么重大的差别。

这些照片就是中共的党文化,或共产文化殖民西藏的证据。我们可以想见同样的场景在新疆、蒙古、以及那些所谓的“少数民族地区”。

同样的,中共军队的军事管制、暴力镇压与破坏等压力之下,藏人分化了:不少藏人,其中不少流氓无产者摇身一变而为舔共的“积极分子”,帮助中共杀藏人、破坏藏文化。更多的人只是出于生存的本能而随大流“参加革命”,成为帮凶或帮闲。

《杀劫》的图片记录了不少藏人汉人,从精英、平民到农奴,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历史镜头,而唯色的采访与文字让我们知悉那些藏人汉人的人物小传、历史命运或沉浮。

群众运动、暴力、杀戮、武斗、打砸抢、破坏盗窃庙宇文物、文宣战……那是一个怎样疯狂的时代啊!雪山佛国也被中共的文革搞得神经不正常,中共的共产极权用暴力与谎言统治着西藏,正如其用同样伎俩统治中国一样。

然而回顾历史的疯狂与荒诞还不是最让人害怕的。让人更害怕的是唯色采访的一些文革亲历者依然要求匿名,其中一些人依然身居高位有权有势。让人更害怕的是唯色让人不寒而栗的洞见:

“实际上,文革并没有结束。”

而作者唯色在中国与西藏的种种遭遇,如被禁止进藏、被不许出国、被喝茶、被监视、被跟踪,等等,在在印证了她的以上洞见:文革尚未结束。

不仅在西藏,而且在中国,以及中国军事殖民的内蒙古、新疆等地,中共的极权统治依然是进行时态,依然没有结束。文革不过是共产极权的一种极端的表现形式罢了。

尚未结束的文革,尚未结束的中共政权迫使唯色成了“流亡者”。中共不让藏人唯色回到西藏,迫使她有家不能回。正如中共迫使多少中华儿女离开祖国,远走天涯海角。这里面不仅有民运人士,持不同意见者,也有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中共政权让多少中国人、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有家难回?

初到北美的时候我在一个社区服务中心工作过,当时见到过一个藏人小男孩。一次,他跟我说:他的爷爷和汉人打过仗。我当时对于西藏的历史无知得很,只知道中共宣传的所谓五十年代和平解放西藏的事迹,心想:难道他的祖辈是跟着达赖逃出来的?

后来,历史书读得多了,才知道中共的军队遇到过藏人的抵抗,有过所谓的“平叛”。

再后来,历史读得更多了,才发现: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领土,正如新疆、台湾,等地一样。

奥威尔在《1984》中有过著名的论断: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这实在是道破了共产极权政权统治的一个秘密:即通过对历史叙事的控制,它们控制了民众,强化了统治。

中共的官方历史叙事就是控制过去(或为民众洗脑)的利器。我们看到:习近平领导的中共高层把“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作为重要任务。而中共所谓的“历史虚无主义”就是任何与中共官方历史叙事不同的历史叙事。

《杀劫》这样的民间历史叙事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中共统治的挑战。无怪乎唯色的此书只有在台湾才能出版。

《杀劫》是不可多得的关于西藏历史的记忆之书。保存记忆、见证历史是我们每个人可以负担起来的责任。唯色做得很出色。因为对历史的记忆而被迫流亡,这是她的宿命。

我们这些海外华人,多少人有“有家难回”之憾?多少人有“流亡”之悲?孔子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今天的中国又是危邦,又是乱邦。即便孔子再世,大概率也要流亡海外的(孔子自己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什么时候,流亡的藏人、汉人、中国人能够自由地、免于恐惧地出入西藏、中国?什么时候,被迫流亡的人们可以回到自己的故国?什么时候,中国人、藏人、维吾尔族人、蒙古人、大地上不论什么种族、民族的人们都能够在自己的故乡故国自由地生活而不必再流亡?


浏览(1686) (19)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高天阔海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4-03-05 04:57:53

语言在约定俗成。一个词语的意义随着时代、语境而变化。中美联合公报时,美国政府用的模糊的中国也许不等于中共国,然而今天中国被洗脑的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不只大陆十几亿人,就是海外华文圈中,大陆移民的大部分人也是如此。如果大多数人认为中国就是中共国,那么中国的定义就变了。另外,我博文中中国就是中共国,不包括台湾。

回复 | 7
作者:fangbin 回复 高天阔海 留言时间:2024-03-04 20:53:11

胡说!中国。从来不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

回复 | 1
作者:高天阔海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4-03-02 17:14:07

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从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回复 | 12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4-03-02 12:32:38

再后来,历史读得更多了,才发现: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领土,正如新疆、台湾,等地一样。


反共不是不可以。但是上面的这段话就是胡说了。中美联合公报,明确指出: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美国从来没有否认台湾是中国的领土。而是坚定地捍卫,两岸从属不同的政权。

回复 | 1
我的名片
高天阔海
来自: 来处
注册日期: 2008-11-13
访问总量: 1,362,24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转载!请注明作者与首发网站。
最新发布
· 李翊云Dear Friend 读后
· 以笔为刀——读Knife
· 永不熄灭的星火——读Sparks
· 毛主义的幽灵——我看美国挺哈学运
· 幽灵之城的历史——读《北京零公里
· 人类的终结?——再读《人类简史》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友好链接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分类目录
【随笔】
· 李翊云Dear Friend 读后
· 以笔为刀——读Knife
· 永不熄灭的星火——读Sparks
· 毛主义的幽灵——我看美国挺哈学运
· 幽灵之城的历史——读《北京零公里
· 人类的终结?——再读《人类简史》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中国历史】
· 永不熄灭的星火——读Sparks
· 毛主义的幽灵——我看美国挺哈学运
· 幽灵之城的历史——读《北京零公里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粉狼闹伦敦事件与中共的野心
【读书】
· 李翊云Dear Friend 读后
· 以笔为刀——读Knife
· 永不熄灭的星火——读Sparks
· 毛主义的幽灵——我看美国挺哈学运
· 幽灵之城的历史——读《北京零公里
· 人类的终结?——再读《人类简史》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读霍金的The Universe in a Nuts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北美社会】
· 李翊云Dear Friend 读后
· 以笔为刀——读Knife
· 毛主义的幽灵——我看美国挺哈学运
· 人类的终结?——再读《人类简史》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war or peace
· 柿子(英诗汉译)
· 悲剧及其记忆——读Slaughterhouse
【诗】
· war or peace
· 柿子(英诗汉译)
· 走向2024
· 再读北岛
· 谈论海子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 blues for a late friend
· 等待戈多
· 钟情正在我辈——读《纳兰词集》
· 寇恩的渴望
· 博尔赫斯诗三首
【翻译】
· 柿子(英诗汉译)
· 博尔赫斯诗三首
· 坐九路车到红海滩
· 译诗:而死亡必无力统御
· 译诗:某夜我出门
· 译诗:三个朋友的寓言和轮唱
· 斯瓦辛格:致我的俄国朋友们
· 暴君的脆弱——斯大林专家细论俄侵
· 焦虑六论
· 自虐者脱困的七种武器
【第三视点】
· 当胡适遇上哈马斯
· 以巴冲突与有思考的立场
· 安息吧,法国作家米兰·昆德拉!
· 孤独之病——观《伊尼舍林的女妖们
· 鸦片战争: 一个神话
· 普京:一个疯子?
· 斯瓦辛格:致我的俄国朋友们
· 两种疫苗:打疫苗的中西对照
· 非理死钉主义
· 王小波、女权主义与全职主妇
【反压迫】
· 以笔为刀——读Knife
· 永不熄灭的星火——读Sparks
· 毛主义的幽灵——我看美国挺哈学运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平权法案的终结与美国的倒退
· 忘却与记忆——访阮越清
· 一方头巾引发的示威
【中国社会】
· 以笔为刀——读Knife
· 永不熄灭的星火——读Sparks
· 幽灵之城的历史——读《北京零公里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悲剧及其记忆——读Slaughterhouse
存档目录
2024-05-03 - 2024-05-24
2024-04-05 - 2024-04-26
2024-03-01 - 2024-03-28
2024-02-02 - 2024-02-24
2024-01-06 - 2024-01-26
2023-12-01 - 2023-12-29
2023-11-03 - 2023-11-25
2023-10-06 - 2023-10-27
2023-09-01 - 2023-09-30
2023-08-04 - 2023-08-25
2023-07-07 - 2023-07-29
2023-06-03 - 2023-06-30
2023-05-07 - 2023-05-27
2023-04-02 - 2023-04-29
2023-03-03 - 2023-03-25
2023-02-04 - 2023-02-25
2023-01-03 - 2023-01-28
2022-12-02 - 2022-12-29
2022-11-04 - 2022-11-27
2022-10-01 - 2022-10-22
2022-09-02 - 2022-09-24
2022-08-06 - 2022-08-27
2022-07-03 - 2022-07-29
2022-06-04 - 2022-06-25
2022-05-08 - 2022-05-28
2022-04-18 - 2022-04-30
2022-03-13 - 2022-03-27
2022-02-12 - 2022-02-26
2022-01-15 - 2022-01-29
2021-12-11 - 2021-12-18
2021-11-06 - 2021-11-27
2021-10-16 - 2021-10-30
2021-09-11 - 2021-09-25
2021-08-02 - 2021-08-22
2021-07-04 - 2021-07-24
2021-06-04 - 2021-06-26
2021-05-01 - 2021-05-29
2021-04-02 - 2021-04-24
2021-03-06 - 2021-03-26
2021-02-06 - 2021-02-27
2021-01-10 - 2021-01-31
2020-12-06 - 2020-12-31
2020-11-02 - 2020-11-29
2020-10-12 - 2020-10-24
2020-08-14 - 2020-08-14
2019-02-01 - 2019-02-01
2018-06-07 - 2018-06-17
2018-05-30 - 2018-05-30
2018-03-11 - 2018-03-11
2018-02-01 - 2018-02-01
2018-01-08 - 2018-01-20
2017-12-17 - 2017-12-30
2017-11-09 - 2017-11-26
2016-12-17 - 2016-12-27
2016-11-22 - 2016-11-22
2016-10-18 - 2016-10-18
2016-09-30 - 2016-09-30
2015-12-28 - 2015-12-28
2015-11-06 - 2015-11-28
2015-10-03 - 2015-10-31
2015-09-02 - 2015-09-23
2015-08-03 - 2015-08-28
2015-07-07 - 2015-07-13
2015-05-02 - 2015-05-31
2015-04-04 - 2015-04-24
2013-12-03 - 2013-12-03
2013-11-14 - 2013-11-14
2013-10-03 - 2013-10-28
2013-09-02 - 2013-09-29
2013-08-02 - 2013-08-30
2013-07-01 - 2013-07-30
2013-06-01 - 2013-06-28
2013-05-01 - 2013-05-01
2013-04-02 - 2013-04-26
2013-03-08 - 2013-03-30
2013-02-02 - 2013-02-27
2013-01-02 - 2013-01-23
2012-12-25 - 2012-12-31
2012-10-09 - 2012-10-09
2012-08-04 - 2012-08-18
2012-04-08 - 2012-04-08
2012-03-07 - 2012-03-19
2012-02-15 - 2012-02-28
2011-12-23 - 2011-12-29
2011-08-30 - 2011-08-30
2011-01-04 - 2011-01-19
2010-12-07 - 2010-12-31
2010-11-14 - 2010-11-14
2010-10-08 - 2010-10-08
2010-07-01 - 2010-07-09
2010-04-06 - 2010-04-29
2010-03-04 - 2010-03-27
2010-01-17 - 2010-01-21
2009-12-13 - 2009-12-28
2009-11-14 - 2009-11-29
2009-10-15 - 2009-10-31
2009-08-14 - 2009-08-14
2009-07-04 - 2009-07-23
2009-06-03 - 2009-06-03
2009-04-04 - 2009-04-24
2009-03-06 - 2009-03-06
2008-12-02 - 2008-12-21
2008-11-22 - 2008-11-2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