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反抗压迫手记  
面对压迫,我们别无选择  
https://blog.creaders.net/u/20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普京:一个疯子? 2022-07-29 19:36:30

俄国入侵乌克兰五个月了。这场赤裸裸的侵略战争很大程度上是俄国独裁者普京的作为。全世界都在关注。全世界都在行动。全世界都在猜测。

大家关注的是这场战争的战况、胜败、对世界的影响。但是行动就不一致了:中国、北韩、伊朗等专制国家在观察、学习、暗中支持俄国;大部分西方自由民主国家在谴责俄国、支持乌克兰,或口头或行动上对乌克兰进行援助。猜测倒是一致的:究竟普京脑子里怎么想的?难道他疯了?

因为独裁者的想法、心态对于牵动世界的这一场战争来说影响巨大,甚至可以说是举足轻重的。

在西方,许多学者都在进行研究。比如耶鲁大学的历史学家提默西•斯奈德(Timothy Snyder, 生于1969年 )认为普京的意识形态或思想体系受到俄国上个世纪的一个哲学家伊万·伊雷因(英译:Ivan Ilyin, 1883年-1954年)的巨大影响。因此,研究伊雷因的想法对于理解普京的意识形态很有帮助。

伊万·伊雷因出生于沙俄,1917年十月革命后在苏联的大学工作,涉嫌反共入狱多次,1922年与160多位知识分子登上“哲学船”被苏联驱逐出境。1954年死于瑞士。据说,普京亲自过问了伊雷因的遗体与论文的归国事宜。普京公开说,伊雷因是他的历史老师。他还鼓励出版伊雷因的书籍,且把它们分发给手下。

伊万·伊雷因的思想体系既是宗教的,也是政治的,是一个“基督教法西斯主义”的愿景:一个统一的、神圣的俄罗斯帝国,在道德上纯洁无瑕,而世界对其正当的要求绝对服从。

以对中共思想改造暨洗脑术的研究闻名的美国精神病学家罗伯特·杰伊·利夫顿(Robert Jay Lifton,生于1926年)评论说,伊雷因的思想体系或意识形态,即基督教法西斯主义是一种“全面控制主义”(Totalism)意识形态。

他认为:希特勒搞过全面控制。他在《我的奋斗》中认为:一度强大、占统治地位的“游牧人种”被犹太人毒害和弱化了,所以为了游牧人种的康复,必须消灭犹太人。毛泽东也搞过。他的“人定胜天”,强调精神力量比技术手段重要。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毛发动的大跃进坚持认为:土法炼钢可以取代钢铁厂,结果是农业劳动力短缺,人造饥荒饿死四五千万中国民众。

然而,希特勒与毛泽东在表面上还装出“理性”的样子,把神秘主义的思想偷偷塞进政治的、历史的真理中去。而伊雷因的意识形态中,这种神秘主义是公开的、核心的。他相信:纳粹主义是俄罗斯民众将要吸收的一种“精神”。希特勒的所作所为为的是全体欧洲民众。

伊雷因期望看到的俄罗斯帝国是一个巨大的、无所不包的实体,是“有活力的、历史阶段上发达的、文化上正义的活体”,不会被人为解体,或生病而分崩离析。普京在他2005年的国情咨文中回应了伊雷因的人为解体看法,他说,苏联的解体是“二十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数以百万计的俄罗斯人被划归在俄国领土之外。

伊雷因认为俄国长期以来是西方列强侵略行径的受害者,并声称俄国有“千年的受难史”。罗伯特·杰伊·利夫顿认为,这或许可以解释普京所谓“去纳粹化”的说法。普京的“去纳粹化”也许和纳粹杀害犹太人无关,而指的是俄罗斯民众的一种集体意识,即把自身视为外国邪恶力量的无辜受难者。

罗伯特·杰伊·利夫顿认为,伊雷因的理论支持了普京的宣传与造谣,以及他与川普共享的“唯我主义现实”,即无视甚至反对证据,把自己的需要当作真理或真相的标准。比如,伊雷因曾经引用关于“乌克兰人”一词的评论来暗示:这一身份实际上不存在。

伊雷因认为,西方的自由主义是腐朽堕落的。他坚信:俄国人的灵魂有“一种特殊的设置”,让他们可以压抑理性而接受“心灵的律法”。因此,顺理成章,伊雷因认为:建立一个法西斯主义帝国会是“救世的善行”。

利夫顿认为,从伊雷因的理论出发,普京可以把侵略乌克兰视为一项高贵的使命,目的是建立一个神圣的俄罗斯帝国。他自己则可以是俄罗斯的救世主。

因此,利夫顿的结论是:普京不是一个经典意义上的精神病患者,而是一个意识形态狂人。伊雷因的思想体系或意识形态,作为一种“全面控制主义”控制了普京,对他的认知造成了极度的扭曲,使得他不受外界的影响。

提默西•斯奈德和罗伯特·杰伊·利夫顿从各自的专业领域出发,对普京的思想构成与精神状态进行了自己的分析,也许都有片面性,但对于我们理解普京及21世纪的其它独裁者(如习近平、金正恩),理解俄罗斯民族(汉族、朝鲜族)的集体意识提供了一些借鉴与角度。

熟悉中国社会现状的读者会看到普京与习近平之间的许多相似之处,甚至于他们的话语都像是互相抄袭的,比如,建设一个统一强大的国家,赢得它国的尊重与服从; 强调本民族的受难的身份与历史;把西方力量视为邪恶;“唯我主义现实”的另类现实;西方自由主义衰落说;侵略乌克兰、台湾是高贵的使命;等等。

普京是不是疯了,这个问题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够回答,相信历史自有公论。然而,从罗伯特·杰伊·利夫顿的分析来时,说普京是一个意识形态狂人似乎比较靠谱。

同样的,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习近平是个疯子,但或者他也是一个意识形态狂人?


浏览(3729) (69)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