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反抗压迫手记  
面对压迫,我们别无选择  
        https://blog.creaders.net/u/20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两种疫苗:打疫苗的中西对照 2021-06-12 10:14:10

曾经有那么一次,中国大陆完美地控制住了武肺疫情的数字,告诉世界:疫情消失了!

然而好景不长。不久,世界各国的冷冻食品开始和中国大陆政府做对。它们怀着对中共政权的巨大仇恨把本国的武肺病毒千里迢迢运送到大陆的各个港口,企图通过港口传播到内地各个城市。世界各国的冷冻食品,从德国的冻猪肘、巴西的冻牛肉、沙特阿拉伯的冻虾,乃至智利的樱桃,等等,仿佛铁片被磁铁吸引,这些冷冻食品上的武肺病毒被中国大陆政府吸引,从世界各地通过各种渠道来到中国大陆,妄图让战胜了武肺疫情的中国大陆政府丢面子。

不仅如此,身为中国公民而人在海外的许多留学生、大陆移民等,也被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M16情报局、埃塞尔比亚情报局等招募,妄图从海外归国,把自己身上的武肺病毒带回大陆,祸害中国大陆的十四亿同胞。

祖国大陆被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围攻,导致中共购买的辉瑞疫苗数量不足以覆盖九千万中共党员。当然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早已内部决定:进口疫苗只保证有限的一些上级领导及其家人朋友亲戚的供应。剩下的普通党员干部和群众都可以成为国产各种疫苗的小白鼠,为国产各种疫苗的第三期人体实验提供真实宝贵的实验数据。

从2020年底以来,美、加、英等西方国家开始启动武肺病毒疫苗的施打工作,除了全民免费,政府买单,而且这些国家民众还有数种选择,有打一针的,有打两针的;有打mRNA技术的摩德纳或辉瑞,也有打腺病毒技术的强生公司或阿兹利康的。不仅如此,这些疫苗施打时的优先顺序通常是:年纪越大越早打。

而与此同时,号称世界上第一个研发出武肺病毒疫苗的中国,打疫苗却没有什么行动,直到最近才开始大力推广,最新的消息是:大陆已经打了六亿剂次。

而根据互联网上的信息,被打疫苗的大陆民众对于所打疫苗没有任何自由。比如,没有选择权:国产疫苗看来也有许多不同厂家,比如国药、科兴,什么的。似乎也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最传统的灭活,占多数;还有一种是较为先进的腺病毒疫苗,似乎有一种。而且打过疫苗后,大陆民众收到的打印回单,对于一些信息并未披露,比如,疫苗容量、批次,等等。并且有记录说明:一个人前后打的两针,可能是不同批次,或不容厂家的不同疫苗。

反观我在加拿大的打疫苗经验:虽然组织得较为低效,幸福的加拿大人民幸运地没有经历过多少战争,不像中国大陆被一个军事政权控制,也不像英国、美国、以色列等国有很多战争动员的经验,所以起步真得如同蜗牛爬,但是民众个人的打疫苗经验却非常人性化。

以我个人为例,第一剂打的时候是在一个单人房间,一名护士轻声细语核对个人信息,问了几个问题,然后轻轻一针,就结束了。之后在大厅里与其他人间隔开坐了十五分钟,拿了回单就走了。回单有两份:一张是打印的打疫苗信息,上面列出:姓名、健康卡号、出生日期、注射时间(准确到秒)、注射药物、注射药物名称、批次号、剂量、注射途径、注射部位、剂次、注射人员(姓名、职称)、注射地址,等共计十三项相关信息。另一份是两三页纸的打疫苗之后的注意事项,主要是会出现什么副作用,以及如何应对等等。除此之外,如果你愿意提供电子邮件,还将收到一份疫苗注射的电子回单(信息与纸质回单完全相同)。

最近台湾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武肺疫情爆发,一些西方国家主动援助,日本在6月4日直接就送去了一百多万剂。美国也表示要支援台湾疫苗。而加拿大的新闻说,加拿大联邦政府表示:目前暂时还不会对外提供疫苗的援助。

我的理解是:联邦政府以加拿大人民的健康为第一位,或许是希望在本国疫苗打到一定阶段,达到了某个目标,比如联邦政府首席卫生官员谭医生提出的75%的人口打了第一剂,20%人口打完两剂的目标,似乎觉得那样的话,加拿大全面放开、民众生活恢复正常有望。那样的话,加拿大政府才觉得向世界其它国家提供疫苗援助才是合情合理的。

来看看中国大陆当局:根据他们自己的说法,大陆民众打了六亿剂次,那么大约是三亿人,约占人口的21%。然而,我们知道,在国际上,在大陆以外的一些国家,大陆已经送出了大量的疫苗,据一些相关报道,在本国施打之前,已达到三亿多剂次。似乎大陆当局先老外后国民,疫苗先送其它国家,做好政府的面子工程,然后才开始在本国大面积施打。

如果您是大陆人,在家中老人和小孩都没有疫苗打的情况下,当局已经在国际上大搞“疫苗外交”,把生产出来的疫苗中的一大部分送给其它国家,请问,您会怎么想?除了一些特殊人群,比如官员、爪牙、以及各类粉红,如网络红卫兵/义和团/五毛等会跳出来用新闻联播的语言说话,支持大陆当局的疫苗外交,不考虑大陆民众的死活(根据研究,老人得武肺后的重病率、死亡率远高于其它年龄段)之外,一个有点思考能力的人都会觉得大陆当局的做法不妥。

回到国外,从亚洲民主国家如台湾、日本等国,到欧美澳洲等西方发达国家,几乎一致的都是:武肺疫苗从老人、医务人员开始打。加拿大作为老龄化社会,老年人比重大,截止2019年七月,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加拿大人口的比重是17.5%。老年人的数字与比重还在上升中。中国大陆的数据是10%(60岁以上)。所以,大陆十个人中又一个老人,加拿大五个人中有一个老人。然而在对待老年人与少年儿童上,中国大陆的做法是优先考虑成年人,老人、小孩靠边站。而加拿大以及一众发达国家的做法是,优先照顾老年人、病人,现在美、加等国已经开始为十二岁以上的儿童施打疫苗。而中国大陆呢?还是18-59岁可以打。

中国大陆老人和未成年人也许免疫能力超强,或者因为没有工作能力不被当人看。仔细一想,18-59岁这个年龄段的人群是主要的工作人员,还有被割韭菜的价值。

将要发稿的时候,听到大陆的广州市出现武肺疫情爆发,似乎有成为第二个武汉的趋势。从国内零星的报道似乎表明:广州市一些人已经打过大陆产疫苗而依然染病。而广州的措施之一是停止施打疫苗,搞封城、全民筛选。这一点令人费解。国外的做法:在疫情严重的时候,往往是争分夺秒尽快为民众施打疫苗,而不是搞什么全民筛选。如果说打疫苗有群聚感染的风险,那么全民筛选不也一样?而如果打了疫苗能够有一定的免疫能力,难道不是比筛选更能遏制疫情的蔓延?

这些疑问的解答很快出现了,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邵一鸣”的说明:大陆疫苗主要是“二级预防”,即“使轻症不变成重症”。并说,大陆疫苗的“保护率是针对发病的,不是针对感染的”。

常常听到人们说: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一种叫中国式逻辑。在武肺疫苗问题上,邵某人的说法,基本上在说:世界上有两种疫苗,一种叫疫苗,一种叫中国式疫苗。

疫苗的意思就是防止染疫。如果不具有防止染疫的功能,还能够称为“疫苗”吗?一定不能,除非是在中国大陆。

对照一下,国外的疫苗,特别是美英徳等研发的诸如辉瑞、莫德纳、强生、阿兹利康,等等,说到“保护率”,都是指的防止染疫;说到防止重病,我获得的消息都是百分之百。

因此,结论是:中国式疫苗不防止染疫,防止重病的保护率也不是百分之百。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狗屁疫苗呢?还不说,大陆的所谓“疫苗”都没能按照国际标准提供完整的三期实验数据,并且在大规模接种之后,也没有公开任何实际施打数据。结论只能是:中国大陆在疫苗研制方面的科技水平和世界上的发达国家还有不小的距离。

而比较中加、中美的疫苗施打情况,很明显:就政府的管理水平来说,大陆政府或者还不如一百年多前的清朝,和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就不用说了。

中国人的智慧: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用在国家治理上,也是如此。所以大陆当局拼命搞网络长城,为的就是在信息上闭关锁国,让愚弱的国民接收不到国外的信息,从而没有办法比较。当然,即使有比较,也还有愚弱的民众拒绝承认现实,继续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中。当然,那是另一个社会心理的问题了。

大(防火)墙内外,两种疫苗,两种政府,两个世界。今夕何夕?如此隔绝何?


浏览(2405) (22)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ida 留言时间:2021-06-12 14:16:39

“而且这些国家民众还有数种选择”。什么时候开始的数种选择?大概是五月以后吧。即使在疫苗最早开始接种且疫苗种类较多的美东地区,三月前的登记也非常困难,而且事先根本不知道是哪家产品,无从选择。

我有加国同事,四月份还羡慕我们能打上疫苗,问能否能过境来美注射。五月份兴奋地告诉我们,作为当地 Hot spot 他打上了第一剂。问什么时候可以有第二剂,说七月以后可以登记,也许两针间要间隔四个月。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