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再见驴十八的博客
  再见驴十八
网络日志正文
封城抗病毒反人类 2020-02-14 12:43:13

题目耸人听闻,其实我既不是真的在反对封城,也不觉得反人类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想了几个说法,反人权,反人道,反人性等,但这些“人x”词实在都缺乏明确界定,徒增混乱。所以找个有实体对象的名词“人”。可一提到人就有什么中国人美国人,武汉人上海人,少数人多数人。。。搅不清。于是用“人类”,强调生物性,一个物种名称。

被新冠病毒刺激到语无伦次的远不止我一个。促使我连昏话都写出来的,是一个我自己都觉得很不靠谱的直觉,只是许多不靠谱中若有一丝靠谱,却也够刺激的。这个直觉就是,封城可能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措施。对付这个新病毒,也许不需要如此混乱。它能让人生病,但对于人类这个物种来说,这种病毒根本就构不成什么实质威胁。

我只是直觉,没有科学依据。这次新冠病毒出现了,最有效的办法,可能就是任其自然传播开来。这场病毒感染,会迅速地衰减为类似普通流感的症状和后果。封城加重了伤亡。流传到其它地区的病者出奇低的(相对于武汉周边)死亡率,算是个弱旁证吧。病毒流传开来,相当于人类全部基因库开始启动。而对付病毒,只是人体机能的日常任务之一。看看我们细胞中,特别是线粒体中许多混混沌沌漂浮着的,明显是来自病毒的片段。是物种长期进化中,被病毒感染,又化敌为友甚至引为己用的证据。

新病毒出现,人体需要时间启动机制,但绝大部分都能靠自身解决。不能彻底解决的,也不会立即危及生命。这是人类作为自然选择的成功幸存者的特性。我觉得人类总体和个体在抵抗病毒上有根本不同。总体上人类面对病毒,只有经历才能克服,逃避是无用的。再强的传染性,如果总体中有四分之一的个体曾经感染或接触过,就不太会大爆发,因为有抗体的个体成为有效的阻断因子。花无穷代价将病毒阻断在局部地区,也许能成功控制住这一次爆发,并没有解决人类的问题。同样的或类似的病毒,会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区一次次地爆发,直到人类中有相当数量的个体感染过,效果上和一次普遍传播开来是一样的。但在痛苦长度和人财损失上,更糟糕。

从总体上,人类这个物种比所有病毒都强大太多了,战胜病毒是注定的。在过程中会有一些个体牺牲。问题在于,我们是人类。我们的价值观是,哪怕一个个体,也比所有的病毒物种加在一起,要更重要,更高贵,更有意义得多。这就注定了无论战胜病毒的胜利得来简单还是得来艰难,都只会是悲剧。这种价值判断造成的悲剧感,驱使我们行动,快速行动,盲目行动,不计代价的行动。总之,做了也许会后悔,不做,注定一辈子后悔。。。

封城这个决定,做得太仓促,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价值判断,不是生物科学依据。封城很可能延缓了病毒毒性的衰减,因为将进化环境固化。没有让人类的基因库与病毒互动斗争,而是将已经被证明最脆弱的易感个体群,封闭在那里供养病毒肆虐,最多像是将羊群关在城堡里和狼群躲猫猫。结果太惨烈了。武汉持续爆发,病死率比其他地区高几倍,很大程度上,是封城造成的。

封城可能没有价值。从道德上讲,也许武汉人民付出额外牺牲,挽救其它地区的人民,是一种无私奉献。可其它地区就在道德上极端自私了。将以千万人为单位的个体仓促牺牲了,即使从伦理上也很难立得住脚,这可不是几十个几百个人作实验品。最重要的,可能是武汉人民牺牲了,并没有为其它人类带来实质好处。病毒的威胁依然存在,其他地方随时有可能成为第二第三个武汉。让所有的努力和代价,都无意义。

唯一可能有意义的,也许是能为研制对症药物和疫苗等,争取一些时间。但到目前,人类对付病毒,还没有开发出过什么特效药物。抗病毒主要靠人体自身的机能。这次新冠肺炎等,主要治疗也还是护理和抢救。而武汉的死亡率高,是因为封城造成了人力物力和空间的短缺。同时,武汉重症率畸高,不仅仅是第一代第二代病毒的问题。很可能是因为封闭了环境,病毒进化减慢。将武汉人和病毒都放出来,人可以少死,病毒可以“早死”。

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病毒感染,基本就放任流行了,死了许多人。这也许不人道,违背人性。但人类,都是最后的胜利者,之后也更强大。也许这才是人类正道。这也是美国现在的做法,只做不说,因为价值观上有障碍。这次中国封武汉,自己承担了所有的代价。而美国等再封中国,其实是顺水推舟,几无成本。美国心里是不以为然的,他们懂这个道理。从这个意义上,病毒武器是没什么效用的,首先你无法消灭对方;其次对方经历了后就免疫了,反过来轮到没受害的那一方变成脆弱危险的。

今天,人类社会高度发达,所有人都暴露在政治、社会、经济、宗教、种族、文化、道德、伦理、舆论、战争等高压下行为和决策。我们甚至都忘了我们还是一个生物体。不给自然进化留一点空间是危险的,毕竟我们在病毒面前,都是一类宿主物种。当然,我们反对社会达尔文主义和纳粹的优化理论是有道理的,那些靠主观标准和人为干预选择。可自然选择还是需要尊重,否则我们无论多发达多有钱,也“打不赢”。

对个体病人,我们需要尽力自疗抢救,封城却是违反自然规律的。个体感染病毒,有可能会死,需要预防和治疗。但人类这个物种要战胜病毒,唯一的途径就是去感染它,让身体认识它。这样以后的个体就不会再成为轻易牺牲品。


浏览(242) (4)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洛基山人 留言时间:2020-02-15 13:35:26

很有见解的观点,封城,自然是下策,但,,,现在这届中国政府,有这种勇气吗,,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