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8,409,84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历史话题具有同样很强的敏感性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
· 钱学森在加入中共之前曾加入过美
· 伟大理想造成伟大悲剧是大概率事
· 准确预报中共三届领导层名单的秘
· 越被揭造假反而越走红的一个实例
· 重提中国生父与外国养父争夺贺梅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老友长信详细介绍家乡武汉一年巨变
 · 元旦女儿来电话让我深感开年见喜
 ·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10分钟一挥而就的
 · 重读赵朴初《某公三哭》:该谁哭到
 · 愤怒出诗人:抗议打压《炎黄春秋》
 · 如果一位国家领袖的文艺情结太浓…
 · 一位真正的诗人拷问这场所谓革命的
 · 抽象的魅力:书法、音乐与数学相通
 · 无量金钱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
 · 一本杂志的兴衰史反映中国社会科幻
【识】
 · 刚通过的中国民法总则混入了一条恶
 · 正视东亚危机: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
 · 寄望于民主法治制度,但仍害怕川普
 · 从金正男遇害说到宫廷政变的成功条
 · 啃洋面包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 历史研究就像一桩陈年旧案交给你重
 · 特朗普来了,你真的不怕?
 · 美国成了失败国家,全球谁来扛大旗
 · 多几个思路探究毛泽东和文革
 · 个人的粗鄙化与公共权力的粗鄙化
【史】
 · 历史话题具有同样很强的敏感性
 · 钱学森在加入中共之前曾加入过美共
 · 伟大理想造成伟大悲剧是大概率事件
 · 越被揭造假反而越走红的一个实例
 · 重提中国生父与外国养父争夺贺梅案
 · 事实是第一位的,解读是第二位的
 · 一位创业功臣回忆被骗到多维的经历
 · 不可思议:一个专业媒体竟没人审稿
 · 世纪之初,多维聚拢一支杂牌专业团
 · 他脱口而出:就叫“多维”吧
【事】
 · 准确预报中共三届领导层名单的秘诀
 · 袁世凯的成功与失败两三事
 · 一个“红色接班人”的另类义工贡献
 · 人就活几十年,老想着有人盯着就白
 · “照相机最不重要”,那么什么重要
 · 从拍“小平您好”到拍“小平您好吗
 · 一位摄影家告诫我:照相机是最不重
 · 惊心动魄的经历,惊心动魄的文字
 · 新年来临,评点去年读书的收获
 · 毛左热捧川普:左派与右派全乱套了
【视】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 翻阅地球古老的地质史页(组图)
 · 造访一座名不见经传的首都(组图)
 · 克罗地亚更多美景不容错过(组图)
 · “升级版文革”的危险更逼近了
 · 种卷心菜的罗马皇帝的宫殿废墟(组
 · 人间天堂——亚德里亚海滨古城(组
【拾】
 · 《文革中的钱学森》完整版本
 · 关于极权主义的一束精彩短文令我深
 · 为何文革中普通人会自愿参与集体杀
 · 钱学森的晚年为何感到寂寞?
 · 所谓1950年中苏“特别协定”是伪造
 · 毛泽东时代的阴影一直就没离开我们
 · 胡适祭:抵抗黑暗,最好是让自己光
 · 虽然川普不靠谱,民主法治靠得住
 · 一篇简明扼要的中国高等教育折腾史
 · 中日之间有可能真正实现历史和解吗
存档目录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所谓1950年中苏“特别协定”是伪造的
   

  不少人问,所谓1950年2月12日“中苏《特别协定》”是否属实?研究中苏关系20余年的中国著名历史学家沈志华教授,对1950年中苏签约的过程和内容做过专门考察,编辑过汗牛充栋的俄国解密档案,他斩钉截铁地断言:这个文件是伪造的


  老高按:最近在微信、互联网上热传一个所谓1950年2月12日中苏“秘密协定”,常常冠以“保密60年,今朝曝光”之类的吸引眼球的标题,一时让人以为爆出了空前重大的绝密内幕。但入内审视,文中其实已经说明:这一中苏“秘密协定”,早在2011年7月就由香港的《开放》杂志在其发表的文章中全文披露,网上也早有转载。
  这件事再次证明:一种新的传播手段(这次是微信)能够让一些过去的信息(这次是中苏秘密协定)起死回生。
  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了多次:
  ——互联网的兴起让原来纸质媒体上许多秘闻、高论,重获生机;
  ——博客、微博的盛行,使不少多年前网络文章再次复活;
  ——微信、脸书又来了一次,而下一次,我推测,将是视频:随着通讯工具的更新换代,拍摄制作视频的门槛降低,许多过去以文本形式流传多年的资讯,将在各种移动媒体的屏幕上改头换面地出现,将必定再次让许多人误以为是“最新内幕”。
  这里,我不是要说所谓日前热传“中苏秘密协定”是过时旧闻,我要说:它是假的!这是一条假新闻、假真相、假史实。一个不实之词,借助微信,再次不胫而走。
  中国著名历史学家沈志华教授早在2016年7月,就已经撰文辟谣,发表在后来被官方关闭的共识网上。但此文被別家网站和网民转载,保存下来。我转贴于下,以正视听。
  也许会有人说,沈志华虽然是权威专家,也不可能句句是真理,必会有千虑一失,他怎能铁口直断中苏关系中的每件事的真假?
  我相信,沈志华可能会犯错(我上次转载的他的文章中,他就承认了新发现的史料证明他用逻辑推出来的某些论断是错误的),但“中苏秘密协定”兹事体大,非同小可,这个“秘密协定”若是真的,中苏关系根本就不是1950年之后的那个走向。沈志华要在这样的大事上先是长期茫然不知,后来又率尔否认,他在这个领域就要out了!
  《开放》杂志的文中说:1950年7月16日美国对外政策协会就披露了这个《特别协定》。那么为何60多年来无人提起?《开放》文章解释说:有社会主义大家庭的铁幕呀!所以人们“浑然不知,被蒙在鼓里”。这种说法是难以让人信服的。中国大陆诚然是文网绵密、信息管制严酷,但台湾呢?香港呢?海外侨社呢?他们总在社会主义铁幕之外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广阔天地吧!何以也被瞒了60多年,而不曾原原本本地传世,存作中共卖国的如山铁证?
  据我所知,这个所谓《特别协定》中的某些信息,曾在坊间流传,例如说苏联要中国当局减少一亿人口之类。但这些信息,基本上都只是出现在一些对中共口诛笔伐的文章之中,而因其来源可疑,內容离奇,甚少被严肃的历史学家所引用——我不敢说绝对没有,中外历史学家良莠不齐,对谣言信以为真,并不是什么罕见事例。
  中共历史上真实干下的坏事已经太多,用一句文绉绉的话来说,叫作“罄竹难书”,足够有识之士探究和披露,有什么必要另外再虚构和渲染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反而大为折损揭露者的公信力?


  所谓1950年中苏“秘密协定”

  沈志华,共识网

  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上盛传一个“历史文件”,即所谓1950年2月12日中国和苏联签订的“特别协定”(或称“秘密协定”)。其主要内容包括:中国“先行划交东北华北海空基地”给苏联;中国同意将解放军“改编为国际红军,由红军最高统帅直接指挥”;中国将向苏联提供“华工一千万人”;中国“应将华北各口岸开放予苏联永久驻兵,并自由出入,其中包括秦皇岛,海州,烟台,威海卫,青岛,大连”;中国同意在“内蒙、新疆、西藏建立各民族的人民共和国,由双方共同负责扶助其独立”等等,共计19条。该文件没有标明出处。
  有不少朋友来信来电询问,此事是否属实。可以肯定地说,这个文件是伪造的。笔者研究中苏关系20余年,对1950年中苏签约的过程和内容也有专门考察,不仅发表过论文、专著,还编辑过相关的俄国解密档案。有兴趣者可以找来阅读。不过,作为学者,笔者也有责任满足网友的要求,在互联网发表一篇短文,以澄清历史真相。
  众所周知,1945年8月中国国民政府与苏联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有效期30年),其涉及损害中国主权和利益的主要内容包括:中长铁路由中国与苏联共同所有和共同经营;大连港一半的工事及设备无偿组给苏联并由苏联任命港口主任;旅顺口作为军事基地由中苏共同使用、旅顺市主要行政人员的任免须征得苏方同意;中国同意在外蒙古实行公民投票后承认其独立。〔中文本见王铁崖编:《中外旧约章汇编》第三册,北京:三联书店,1962年,第1327-1340页。〕(本文还列出了很多俄文出处,但俄文造成格式混乱,不得已,我只好删除了,特此说明并致歉!——老高注)

  1949年12月毛泽东到莫斯科后,提出废除1945年的中苏条约,重签新约。斯大林一开始严词拒绝,后被迫同意。毛泽东随即让周恩来到莫斯科来与苏联谈判并签约。〔参见沈志华:《无奈的选择——冷战与中苏同盟的命运》,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135-145页。〕斯大林同意签订新条约后,即组织了一个条约起草委员会。当周恩来到达莫斯科时,苏联已经准备好了12个条约、协定、议定书的文本草案,并得到联共(布)中央的批准(1950年1月22日),这些文件包括:苏中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苏中关于旅顺口和大连港协定的议定书、苏中关于中长铁路协定的议定书、苏中关于苏联向中国提供贷款的协定、关于成立苏中航运股份公司的议定书、关于在新疆成立苏中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股份公司的议定书、关于在新疆成立苏中石油股份公司的议定书、关于苏中易货和支付的议定书、关于苏联与新疆贸易的议定书、关于苏联专家的费用支付条件的协议、苏联部长会议关于苏联机构和苏中合营股份公司共同管理的满洲和辽东半岛地区内不动产的决议、苏联部长会议关于派遣苏联专家和教师组到中国工作的决议。〔中译文见沈志华主编:《俄罗斯解密档案选编:中苏关系》第2卷,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15年,第270-273页。〕然而,换汤不换药。与1945年的协定相比,关于中长铁路问题,不仅保留了原来的30年有效期,而且其修改部分除领导职务采取轮换制以外,其他如资产确定、免征海关税和货运税、缴纳铁路营业税等规定都是更有利于保障苏联利益的。关于旅顺口和大连问题,除规定苏联驻军应从1950年开始撤退,并在条约生效后2-3年内撤退完毕外,其余一切照旧,要等到对日和约签订后再行审议。〔参见《无奈的选择》,第145-153页。〕特别是在同一天的会谈中,当毛泽东表示中国并没有具体拟定条约草案,并担心修改旅顺口的协定后,会给苏联带来不良后果时,斯大林又提出苏军驻在旅顺口“将有利于苏联和中国的民主事业”,并问毛泽东可否“宣布在签订对日和约以前旅顺口条约依然有效”。对此,毛泽东犹豫了一下,表示同意。〔中译文见《俄罗斯解密档案选编:中苏关系》第2卷,第265-269页。〕
  随后,周恩来与米高扬进行谈判。关于苏联起草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本身,中方没有提出异议,只做了个别文字修改。但是,在涉及中国主权和利益的中长铁路、旅顺口和大连的问题上,中方最后推翻了苏联的原定方案,周恩来于1月26日提交了一个《关于旅顺口、大连和中国长春铁路的协定》的草案。针对斯大林与毛泽东会谈中本来已经确定的苏军在对日和约签订后撤出旅顺口的原则,中方草案增加了补充条件:如果“由于某些原因阻碍了对日和约的签订,而本协定生效已超过三年期限且未再缔结相应的条约,则苏军将立即撤出旅顺口地区”。最要害的问题是中方提出了苏方草案完全未曾想到的问题,这主要是:第一,苏联放弃租用旅顺口作为海军基地的权利,放弃在大连和中长铁路的一切权利和利益,同时声明将上述所有权利和义务归还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目前由苏联临时代管或租用的在大连和旅顺口地区的一切财产,均由中国政府接收。第三,对日和约签订或本协定生效三年后,苏联政府立即将中长铁路及其所属全部财产无偿地移交中国所有。
  从苏方对中方草案的几个修改文本看,斯大林对中方的草案十分愤怒,但两天后,苏联还是被迫做出了让步。1月28日苏方提交的修改文本,基本同意了中方的意见,只是在议定书中增加了三条:对于苏联运入、调出旅顺口的物资和原料免征一切税收;上述物资和原料免受中国海关检查;苏联军队和军用物资可以沿中长铁路自由调运,其运费按中国军队调运的现行价格计算。经过一番争论,中方接受了苏方增加的内容。2月5日,毛泽东将上述文件发回国内,要求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进行讨论并通过。〔参见《无奈的选择》,第153-161页。〕
  2月10日,莫洛托夫又交给中方一个新的协定草案,其中规定:在苏联远东地区和各中亚共和国的领土上以及在中国的满洲和新疆境内,不得向外国人提供租让。第二天,周恩来告诉苏方,毛泽东同意这个协定草案,只是在文字方面有几处不大的修改,并将其名称定为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补充协定”。〔中译文见《俄罗斯解密档案选编:中苏关系》第2卷,第313-315页。〕
  在2月12日和13日的会谈中,周恩来提出,中方提出可以在14日签署包括“补充协定”在内的“已经准备好的文件”,并公布所有签字的协定。但维辛斯基表示还要向政府汇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建国以来周恩来文稿》第二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第73页;《俄罗斯解密档案选编:中苏关系》第2卷,第316-318页。〕很快,苏方就通知中方:《补充协定》不能公布。鉴于中方已经准备好了庆祝中苏条约签订的社论,毛泽东于2月14日凌晨5时向北京发出了“限即刻到”的紧急电报。电报要求删除社论中一切涉及《补充协定》以及其他尚待谈判的协定(指贸易、专家和合股公司等问题)的内容和文字。一个小时后,周恩来又致电刘少奇等,叮嘱“尤其是关于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补充协定,暂勿向任何人提及”。〔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一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87年,第262-263页;《建国以来周恩来文稿》第二册,第74-76页。〕
  2月14日,中苏双方在克里姆林宫签署了已经商定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及其“补充协定”,关于中长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苏联向中国贷款的协定。2月15日《真理报》(第1-2版)和《人民日报》(第2版)刊登了除“补充协定”外的其他三个文件。2月17日毛泽东和周恩来离开莫斯科后,李富春等人继续留在苏联谈判其他的协定。
  这个“补充协定”的俄文本于2008年首次发表在俄罗斯出版的档案集中,而中文本则在2008年发表于中国的文献集。其实质内容原文如下:“无论是在苏联的中亚共和国和远东地区的领土上,还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东北和新疆境内,都不给外国人提供租让权,并不允许有第三国的资本或这些国家的公民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参与工业的、财政的、商业的及其他企业、机关、公司和团体的经营活动。”〔Русско-китайскиеотношения, Т.V,К.2, с.290-293;《建国以来周恩来文稿》第二册,第78-79页。〕

  这就是中苏条约谈判和签订的大概经过,笔者查阅过所有已经披露的关于1950年中苏条约的俄国和中国文献资料,从未发现还有什么“秘密协定”。至于互联网上传播的那个文件,不知出自何处,有何根据?!观其内容,似曾相识。仔细一查,原来早在毛泽东访苏期间,就有类似的谣言广泛流传。1950年1月25日,美国驻上海领事马康卫给国务院发出的电报说,社会上到处流传着“夸大莫斯科要求毛泽东做出让步的谣言”。1月25日和2月11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亲自出马,安排驻法国大使“通过适当渠道”散布下列传言:苏联要求控制秦皇岛、烟台、青岛等战略港口;毛泽东被排斥在条约谈判之外,甚至在莫斯科遭到软禁;毛泽东、周恩来、聂荣臻同时出现在莫斯科,国内肯定发生了什么问题;中苏条约的不平等条款将出现在秘密协定中,等等。〔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1950,Vol.6,pp.294-296、308-311.〕不久后,苏联方面也收集到许多类似的情报。3月20日苏联情报部门报告:在毛泽东访问莫斯科期间,“帝国主义国家的发言人和国民党特务分子广泛展开活动,千方百计地散布流言蜚语”。中苏条约公布后,敌对势力“又开始进行挑拨性的宣传,制造所谓的条约的‘秘密条文’、‘苏联吞并了新疆和满洲’、‘中国向苏联输送士兵和粮食’、‘中国向苏联派遣20万名士兵和几百名飞行员去受训,以便在世界大战时使用’等等”。〔《俄罗斯解密档案选编:中苏关系》第2卷,第347-349页。〕
  看到这里,读者大概可以对1950年中苏条约谈判的历史真相做出正确的判断了。如果想要了解更加细致和全面的情况,不妨看看上述注释中提到的文献和专著,也可以找来其他研究者的论著对比参阅,如德国学者迪特·海因茨希的《中苏走向同盟的艰难历程》。〔新华出版社2001年中文版,Dieter Heinzig,The Soviet Unionand Communist China,1945-1950,The Arduous Road to the Alliance,New York:M.E.Sharpe,Inc.,1998。〕

  2016年7月27日晨
  

  附:网上流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中华人民共和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友好同盟特别协定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为加强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之间的密切合作,共同防止帝国主义用任何形式上的侵略行为,以及勾结日本帝国主义的再起,以建立亚洲新秩序,巩固中苏友好合作关系,特在两国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以外,缔结特别协定,并各派全权代表如左: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特派中国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特派外交部长安德列(努阿勒耶维赤)维辛斯基

  两全权代表互相校阅证书认为妥善后,同意下述各条:

  第一条:缔约国双方为共同防止帝国主义之侵略,及共同应付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华人民共和国允许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驻兵中国境内,以共同保卫世界和平。
  第二条:自缔约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先行划交东北华北海空基地予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作军事上之部署,并由中国人民解放军负责协助进行东南亚的解放事业,以完成亚洲解放大业。
  第三条:缔约国双方同意,将中国人民解放军改编为国际红军,由红军最高统帅直接指挥。
  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负责筹集华工一千万人,协助苏联,共同建设中苏军事设备,以应付帝国主义之侵略行动。
  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将华北各口岸开放予苏联永久驻兵,并自由出入,其中包括秦皇岛,海州,烟台,威海卫,青岛,大连。
  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本年底以前增加兵额四百万,以准备帝国主义侵略行动。
  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之人口,因目前资源缺乏,非减少一亿,决不能支持,其详细办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自行定之。
  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机关,公营事业,应设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专门人员为顾问。
  第九条:缔约国双方同意,苏维埃政府调遣技术人员参加中国各地主要工业的经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应以优待的“供给制”予以优待。
  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沿海商埠,内陆市场,开放予苏联自由通商,并以百分之一的优惠条件为税率。
  第十一条:缔约国双方同意,中苏在互惠互利条件下,进行物物互相交换,以建立友好关系。
  第十二条:苏维埃联盟政府,有支配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之矿铁原料等特权。其中以锡矿,全年产量除留百分之二十自用外,余需供应苏维埃联盟,发展重工业,协助建设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工业化。
  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之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重庆、长沙、杭州、九江、芜湖、厦门、汕头、福州等十五都市,划定中心地区,作为苏维埃联盟侨民居留地。
  第十四条: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为满足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请求,贷款三万万美元给予中国(贷款支配偿还原则,有贷款协定订明)唯中华人民共和国须将东北华北两地之全部原料产品作为使用抵押,偿还时之原料种类,由苏维埃联盟,视其实际需要而决定之。
  第十五条:缔约国双方同意苏联政府,共同管理长春铁路,及沿路两旁五十华里之地区。双方代表所担负的职务如铁路局长,理事主席,顾目前事实需要,须由苏联代表担任,中国代表副之。
  第十六条:依前中国共产党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订立之满洲协定,苏联得继续享受贸易特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应以谷物供应苏联政府。
  第十七条:缔约国双方同意,内蒙,新疆,西藏,建立各民族的人民共和国,由双方共同负责扶助其独立。
  第十八条:协定约经双方批准后,立即生效,批准书在赤塔互换。
  第十九条:协定约系机密性质,缔约国双方均有义务保守秘密,不得公布。

  1950年2月12日订立于莫斯科。共两份,每份均以中文俄文书就,两种文字之条文,均有同等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周恩来(签名)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全权代表安(扬)维辛斯基(签名)


  近期图文:

  胡适祭:抵抗黑暗,最好是让自己光明  
  
毛泽东时代的阴影一直就没离开我们  
  
人就活几十年,老想着有人盯着就白活了  
  
毛泽东为何对革命文人比对反动文人更狠  
  
中日之间有可能真正实现历史和解吗  
  
啃洋面包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文革:秦始皇的一面和马克思的一面  
  
历史研究就像一桩陈年旧案交给你重审  
  
新年来临,评点去年读书的收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