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沐岚的博客  
如沐烟岚  
        https://blog.creaders.net/u/586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沐岚
 
注册日期: 2012-01-25
访问总量: 1,066,79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光临!原创作品,请勿转载,谢谢。
最新发布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
友好链接
· 芹泥:芹泥
· 董胜今:董胜今的博客
· 木桩:木桩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Cirdan:Cirdan的博客
· 敬丘:敬丘的博客
· 海天:海天之间
· 望那儿一汪:望那儿一汪的博客
· 华蓥:华蓥的博客
· 红妆:红妆**姹紫嫣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雪山下的绛珠草:雪山下的绛珠草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人生晚秋:人生晚秋的博客
· 含嫣:含嫣的博客
· 紫荆棘鸟:-*-紫色王家思絮絮-*-
分类目录
【音乐赏析(基础理论)】
 · 浅析几首民国时期名歌(原创)
 · 关于歌词不得不说的话(随想)
 · 旋律像山峦一样起伏逶迤……
 · 节奏,节奏,节奏奏!
 · 听音乐时,我们看到了什么?(续)
 · 听音乐时我们都看到了什么?
 · 音乐的旋律和节奏
【音乐赏析(歌曲分析)】
 · 《欢乐颂》的主题是如何重复的(视
 · 比《黑色星期天》更悲伤的歌《Goll
 · 经典民歌《槐花几时开》赏析(原创
【原创歌曲】
【原创短篇小说《春雪无痕》】
 · 春雪无痕(4)尹儿离家(完)
 · 春雪无痕(3)湘胡子回家了……
 · 春雪无痕(2)湘胡子
 · 春雪无痕(1)尹儿
【原创诗歌和小小说】
 · 候诊室播放音乐的老人
 · 嘘,千万不要到外面乱说话
 · 情人节夜话(小小说)
 · Qinny
 · 《梦芹泥》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10)
 · 血战山海关(9)
 · 血战山海关(8)
 · 血战山海关(7)
 · 血战山海关(6)
 · 血战山海关(5)
 · 血战山海关(4)
 · 血战山海关(3)
 · 血战山海关(2)
 · 血战山海关(1)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20 完)
 · 血战山海关(19)
 · 血战山海关(18)
 · 血战山海关(17)
 · 血战山海关(16)
 · 血战山海关(15)
 · 血战山海关(14)
 · 血战山海关(13)
 · 血战山海关(12)
 · 血战山海关(11)
【原创中篇小说《风雪绿头巾》】
【小科普:斐波那契数列】
 · 斐波那契数列和音乐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2)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1)
【读古希腊历史及编译】
 · 历史:古典希腊时代的终结(上)
 · 历史:雅典帝国(下)
 · 历史:雅典帝国(上)
 · 历史:古希腊的开始(编译)
 · 读古希腊历史
【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简介及节】
 · 城市是文化历程的终点——斯宾格勒
 · 斯宾格勒论“权威”
 · 民主的命运 (摘自《西方的没落》
【诗歌英译】
 · 祭
 · 试英译杜甫《春望》
 · 试英译爪四哥博《秋念:写给大洋彼
 · 试英译李白《将进酒》
 · 试英译李清照《声声慢》
 · 试译紫荆棘鸟博古绝组诗《秋》
 · 《Qinny》 及曹雪葵博友的中译诗
 · Qinny
【小议论文(3)】
【故事会:生活趣事一】
【故事会:往年趣事二】
【故事会:文革故事】
 · 文革中的女人:拉《江河水》的新娘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的女儿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
【摄影之三】
【老父亲,老母亲(2)】
【老外公和外公传奇】
【微博】
【电影电视剧故事】
 · 禁片《洛丽塔》
【转帖(2)】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川普和当年林肯的处境何其相似
【生活感悟(1)】
 · 驻韩美军: “继续战斗,川普总统!
 · 冬日遐想
【转帖(1)】
【转帖(3)】
【老父亲,老母亲(1)】
【摄影之一】
【摄影之二】
【故事会:往年趣事一】
 · 从前给自己做时装
【Gone With The Spring Snow】
【故事会:生活趣事二】
【小议论文(2)】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被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行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让我们来谈谈文学
 · 从一场古战看中华民族贵族精神之没
【小议论文(4)】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娈
 · 林伍德号召关闭手机升级功能并称停
 · 川普授权军管了,大逮捕正在展开…
 · 快讯:彭斯反对动用第二十五修正案
 · 爱国者们,安心睡吧,结局会令你们
 · 华人警惕,不要重蹈印尼华人的覆辙
【小议论文(1)】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我的博客被封了吗?
 · 苏小白,这是川粉给你的训斥!
 · 哄抢和囤积救援物质在战时算不算犯
【原创小说《鼠疫》】
 · 原创小说《疫》(2)
 · 原创小说《疫》(1)
 · 原创小说《疫》(0)
【散文】
 · 我做的第一个游戏视频“艺术家的阁
 · 遥远的紫云英(上)
 · 后院那棵无名树
 · 冬日遐想
 · 美景 · 瘟疫
【1】
 · 川232/白227,11月11号晚11点
 · Youtube 全球封锁,所有视频打不开
 · 上帝借拜登之口发出强烈警告,不可
 · 游戏视频《封印新冠毒魔》(胆小勿
【万维风云】
存档目录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3/01/2019 - 03/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 2014-04-18 11:36:56

   大约在我七,八岁那年,文革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各路造反派和被打倒的人们在单位里斗得死去活来,可回到同一座大院,又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彼此间问候是不会有的了,亲切的笑脸也消失了。那些走鸿运的造反派们和出身好的人们昂首挺胸地“舞过来舞过去”,说话当当响,走路动地来;被整的人们则低头缩肩大气也不敢出,按我们家乡话说是“走路都择小边”,一个个小家庭仿佛被滔天巨浪包围着的小船,随时都有在凶险的怒海里倾覆的危险,而我们家就是这些小船中的一只。在这个战战兢兢的时候, 我家的楼下,新搬来了一位老太太。


   老太太个子高大,器宇轩昂,一头银白的齐耳短发,一副金丝眼镜架在当地人中少有的白皙皮肤上,目不斜视,下颏总是抬得高高的,显得很高贵,时刻紧抿着的嘴唇厚而突出,透着一股倔强气,整个给人凛然不可侵犯不可亲近的冷傲感。见惯了身边那些俗不可耐大大咧咧的女人,老太太低调而不同凡响的出现,立即引起了我妈的好感,等我爸下班回来,我们便知道了这位神秘老太太的来历。

   原来她便是我爸单位里“大名鼎鼎”的右派徐慧珍。“右派分子”在那个年代很常见,但两口子都是“右派”的却不多,而她很不幸丈夫也是“右派”,并且在五十年代末被打成右派后不久便自杀身亡了,留下徐慧珍和一双儿女苦度日子。因为是右派,她被从单位的总会计师的位置上拉了下来,下放到药剂室洗刷瓶瓶罐罐。她的女儿初中毕业后,也许有点逆反,想摆脱这个悲惨的环境,文革前便自愿下放到一个偏远的山区;儿子高中毕业后,则被强制下放到另一个偏远的山区去了。由于交通不便和家庭出身等原因,一双儿女大约一年才回家一次,单位便给徐老太分了我们楼下这个一居室。

   听老爸这么介绍后,出于同情和尊敬,我妈马上领着我和妹妹下楼去拜访这位徐老太太,才知道老太太并不老,只有五十多岁,于是老妈便要我们恭恭敬敬地喊她“徐伯伯”,而不是“徐阿姨”,也不是“徐奶奶”。其实她的年纪比我外婆都大,但我妈为了和她成为朋友,便以平辈相待,并随我们的称呼,也尊称她为“徐伯伯”。徐伯伯搬来后,和我们家成了好朋友,她笑起来其实非常灿烂和天真,头微微后仰,满头的银发随着呵呵的爽朗笑声而悠悠颤动,一点都看不出是白天被强制劳动改造,夜晚挂着大牌子被粗暴批斗的受害者(据老爸说,在批斗会上,徐伯伯从来都是昂着头的)。她在公开场合里表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其实是她以这样一种对抗的姿态,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和在险恶环境里进行自我保护。

   她的到来,给我和这个院子的小朋友们带来了无边的欢乐。她家在地上那一层,开放的阳台直接和院子相接,她的家和阳台便成了整个院子里出身不好的小朋友的小小天堂:夏天,我们围坐在她身边,看她摇着大蒲扇,悠悠地讲古论今,或者以她的阳台为中心,玩“踢棍子”“跳皮筋”“捉迷藏”等游戏;冬天,我们一吃过晚饭,便早早来到在她那狭窄的居室里,围坐在小小的煤球火炉边,等着她讲故事,或把她家当成一个游戏场所穿进穿出,她一点都不嫌我们吵闹,总是笑咪咪的。她给我们讲的故事,大多是《聊斋志异》、《西游记》、《镜花缘》、《封神榜》、《杨家将》、《岳飞传》、《薛仁贵》、《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大约除了《红楼梦》,几乎所有的古书上的故事,还有我们当地流传的吊死鬼和红毛野人之类的传说。每说到关键处,她就停下来,逐个地望一望我们,嘴里慢条斯理拉长了声音说着“好—”“好—”,于是我们便瞪大了眼睛,支楞着耳朵,迫不期待地等着她继续下去。在那个没有书读的年代,我们关于传统中国文化的知识,几乎全部来自徐伯伯和她儿子口中的故事(她儿子后来回家勤一些,呆在家里的时间长了一些,也成了我们的故事大王)。

   徐伯伯和她儿子“小敏哥哥”讲的“封资修”故事,和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如此不同,更增添了那些故事的神秘感和吸引力,渐渐地,那些造反派和出身好的家庭里的孩子们也来徐伯伯的阳台听她讲故事。看到孩子们不像往常那样打架闹事,即使大右派在对孩子们散布“封资修”流毒,家长们便也装作没看见了,好在那时“脖子上搽猪血充剁脑壳鬼”的人虽然不少,倒也无人去告发徐伯伯,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也许是因为徐伯伯实际上管教了他们的孩子的缘故吧。

   从我七、八岁时她搬来,到我十五岁离开那个大院,几乎整个童年至青少年,徐伯伯的故事始终伴随着我们,可以说我和我的小同伴们是听着她的故事长大的。

(待续)

浏览(3348) (1) 评论(3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4 10:48:12
谢谢施化先生光临。我这篇已经有了后续,因为万维博客最近有小bug,链接不工作,这里是续篇《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的女儿》的链接 http://blog.creaders.net/Elwyen/user_blog_diary.php?did=179281 ,左边的分类目录里也可以找到。祝好!
回复 | 0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14-04-24 00:29:08
期待后文。谢谢!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3 10:15:01
啊,雨露回来了,我猜你是不是回国去了呀。最近你和不少朋友们不来,万维冷清了好多,我们也是在这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热情少了很多。非常高兴看到你回来,千万别陷进微信里了,写博文和大家分享有趣得多,呵呵。祝好!
回复 | 0
作者:雨露 留言时间:2014-04-22 22:12:19
好故事! 期待后续! 沐岚的故事真多, 记忆力也好! 换了新名片了? 好可爱!
(刚回来, 给大家问声好!)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9 23:33:36
啊,北雁,好久不见似的,很想念了呢。你这么说,正是我们当年缠着徐伯伯和她儿子讲故事的情形,讲故事时,哪怕有一个大人稍稍打一下岔,我们都急得不得了,呵呵。不知将来,我们会不会像徐伯伯一样也给自己的孙孙们讲故事呢,我都没有这个信心。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9 23:30:51
谢谢阿妞,这正是我想表达的:即使在最黑暗的年代,人性的光辉还是遮不住的,只要我们有颗善感的心去发现。人们固然愚昧,也还有不愚昧的一面。至少在我童年的记忆中,除了老师以及公开场合,大家私下里对毛的那一套是非常不买账的,哪怕没有文化的居委会老太太都凭本能知道这样做是要不得的。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4-04-19 22:47:26
好故事!勾起了我很多回忆。我们这批人最惨,文革开始时,还不懂事,还没上小学,什么书也没看过,什么书也没得看。我曾遇到过几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人,我整天想方设法缠着人家,求人家给我讲故事。想想那时候,好可怜!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4-19 22:30:55
沐岚好文!

这个徐伯伯,尤其是遭遇那么多迫害灾难之后,仍然保持那样的气质,在那种高压政治下,仍然对邻居小孩那样亲和,继续给他们“灌输封资修”,真是难能可贵。
而造反派们就住在左邻右舍,自家的小孩也去听这些“反动故事”,可是没有人去告发。可见老毛在文革中搞的那一套,在民众心目中真的没有当回事。

毛泽东反人性,可以蹂躏人和人性,但是不可能彻底剿灭人性。这也是按在探寻文革中人们的生活故事中的一个领悟。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9 20:36:10
牧人好!你概括得非常好,徐伯伯本就是一慈祥的老太太,被形势逼得做女烈士状来对抗黑暗势力,也就是说人在大难时,需要有一种激励自己精神和信念的勇气。而随着红卫兵一代成为爷爷奶奶辈,我们再也难以见到徐伯伯这种贵族气质的老人了,对下一代的成长是个巨大的损失,非常遗憾啊。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4-04-19 19:58:09
你这位“徐伯伯”对于威逼她的人一身“威武不能屈”的气概、对你们这些小孩子却是平易可亲,显示了国人少有的贵族气质,殊为难得。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9 19:31:44
海天好!把女性长辈叫成“伯伯”,类似于社会上把非常德高望重的女性称为“先生”,比如钱钟书的太太杨绛和冰心便被称为“先生”,是同样的非常尊敬的称呼。当时的情况,我们周围不少地区和县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屠杀大惨案,而且那些县里的人都跑到我们城市里来捉“五类分子”带回老家去杀害,风气几乎蔓延到我们这里,但是当时各个单位不管是造反派当权也好,工宣队或军宣队当权也好,都对自己单位的人作了保护,甚至有被捉的人在半道上被单位派出的人救回来的。 另外我觉得只所以大多数人都安然地度过了文革的劫难岁月,和我们那里的女人们有担待,勇敢仗义,同情弱势有关,还有一点,她们骨子里崇拜有文化的知识分子,这不是毛泽东喊打到知识分子,她们就会跟风的。以后我会写到一位居委会主任的故事,非常勇敢正直的女性,整个文革期间,保护了她管辖范围内不少五类分子,还有几乎被带回老家灭门的地主分子全家。

就我小时候所听所知,我们当地人很多私下非常痛恨文革,并没有真的把毛泽东当回事,社会上轰轰烈烈的崇拜运动,除了红卫兵小将,有家室的人几乎是抱着戏谑的态度参加的,大家在外装模作样,关上门就骂痛骂当政的。当然也出了不少悲剧,毕竟是一场浩劫,我们那小城也不是世外桃源,我其实从小到大都非常不喜欢它,觉得它不是我的家乡,但是有网络以后,听到这么多更悲惨的故事,使我反回去看,比较之下,对家乡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我也认为自己很幸运有徐伯伯一家做朋友,不但使我们受到了传统文化的熏陶,更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两家相互扶持。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4-04-19 13:05:39
沐岚好幸运,在那个年代有这样的启蒙老师,而且所居的人际环境似乎还比较善良。奇怪的是为什么要叫她“伯伯”呢?是方言吗?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9 11:22:36
谢谢珍曼妹妹鼓励。很喜欢随便博对你的小说的评论文章,到位有水平。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9 11:20:10
康园博好!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那个院子里的人们虽然也有造反派,在单位里夺权斗当权派什么的,吵得不亦乐乎,但回到院子里顶多也就大家不往来,因为小孩而吵架的事经常有,但告密和因政治问题打上人家家里去的几乎没有,反而有大事发生时,不论什么立场的人,都能站出来打抱不平,人们真的很有朴素的同情心,这种同情心也是我们那里没有发生大规模屠杀事件的原因。我以后的故事里会慢慢说到。

谢谢您的到访和留言。
回复 | 0
作者:珍曼 留言时间:2014-04-19 09:44:24
有意思,等着看
回复 | 0
作者:康乐园小夜曲 留言时间:2014-04-19 01:27:31
谢谢博主的文革回忆。

那个荒唐年代的故事真是无穷无尽,可能是你们附近的人都比较善良没有坏心眼,否则徐伯伯传播如此多封资修历史故事会很麻烦的。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9 00:48:10
起*轩博好,谢谢你提出疑问。徐伯伯那个时候给我们讲了好几年的故事,确实没有人去告发,就讲故事这点而言,她没有受到更多的打击,她家的隔壁就住了一位造反派,呵呵。她儿子每次从农村里回来度假,也给我们讲故事,讲的多是西方的故事,比如《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那时我还小,只知道后来她家女儿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那个院子里的人都同情她,仗义帮了她家。现在回想往事,再和听到的读到的全国各地文革中的情形比较,我越来越感到我们家乡人的善良,正直和仗义,包括那些造反派。文革最厉害的时候,附近城市和县城发生了很多迫害五类分子的惨案,我们那个小城市反倒阻止了一些蔓延过来的风,并且民间老百姓自发地救助了一些逃来的五类分子。

我们院子里后来又搬来了一位姑娘,是嫁给我爸单位一位反革命的儿子,她父母是国民党特务,刚解放时双双被枪毙了的,她的到来,也给我们这些小孩带来了不少乐趣,她教我们音乐拉二胡,拉的是江河水,二泉映月和刘天华的曲子,也不是什么革命歌曲,她弟弟则教男孩子们练武术,带动了一股学武术之风。
回复 | 0
作者:起*轩 留言时间:2014-04-18 23:57:46
很奇怪。据我的了解,文革期间,从1966年到1976年,大多数老一代的人都尽量避免讲古代的故事
给年轻人听。如果被抓到,可是算宣传“封资修”,搞不好要打成现行反革命的。当然,在亲人当中互相讲故事

特别是地富反坏右,所谓的”五类分子”更是要谨小慎微,以免收到打击。

您说的徐伯伯居然敢给你们讲这些?

我见过,听说过不少右派。他们大多是那个年代的精英,像您说的徐伯伯一样。可惜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辈子就被白白的耽误过去了。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8 22:17:29
小思博好。希望这个故事没有触动你的伤心往事。最近一段很不想写东西,没有一点写的欲望,今天终于强迫自己坐下来,完成这个两年前刚开博不久便写了一部分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小思 留言时间:2014-04-18 21:47:24
沐岚MM好,久违了。您再造了一个很好的平凡,但有血肉的形像。文革时代真是灾难的岁月。无论如何,历史不能重演了。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8 19:22:08
北京博,谢谢到访,故事结局不是很压抑。徐伯伯一家以及当时我们周围的一些亲戚朋友们,虽然受到迫害,但没有人自我否定,精神并没有垮掉,某种意义上反而激起了他们内心的反抗意识,坚定生活下去的信念。他们私下里对中共和毛老头的批判,对国家前途的忧虑,在那个年代也是很大胆,很有前瞻性的。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8 19:09:59
冬儿,对不起,上面给你的回复有误,重发一次:

冬儿好!我是认真推算了一下,她搬来时确实是50多岁,而且满头白发,不知是不是遭遇太多不幸的原因,她女儿现在60多岁了,却是一头青丝。徐伯伯身体很不好,严重高血压,脸经常是红红的,像西方老太太那样白里透红,配上短银发非常好看。不过我妈妈也是近六十岁时,完全白发了。不过你这一问,我觉得需要改动一下,满头白发的人怎么样看上去也不止50多岁,呵呵,谢谢提醒。

我听故事的记性非常不好,读书也常常记不住,但徐伯伯当时讲故事的场面我却记得清清楚楚,这是为何我常常描述场景时很细致和营造一些氛围,但文章里却不会引经据典和使用很多词汇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北京土话 留言时间:2014-04-18 18:04:42
千万不要是个悲剧结尾。太压抑了。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8 17:33:35
嗨,西木好,好久不见了,最近才从国内回来吗?碰到雾霾没有?我上次回去刚好碰到12月7,8号华东的大雾霾,好恐怖的。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8 17:22:42
欢迎巴黎老高老兄,多日不见一向可好?我还以为老兄是70后或80后呢,原来也是文革中长大的,一定也有不少故事啦。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8 17:18:52
良石姐好,谢谢喜欢。这么调皮可爱的baby,要是我就好啦,lol,希望将来孙孙是这样了。
回复 | 0
作者:西木子 留言时间:2014-04-18 16:54:12
好故事!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4-18 16:18:39
50多岁的人就一头银白啦?

童年时代听来的故事是要伴随一生的。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18 14:45:46
ai!沐大姐,我大你八九岁,文大那些年知道惹不起黑社会而逍遥。现在是拥抱世界的流亡,这类故事从前现在而今眼目下,我晓得多多啦!前几天又判了四个“新公民运动”分子,除非天安门的毛像烧了,习近平彭大妈给装麻口袋里乱打,中国政府给老子赔礼道歉,眼下不过文大的升级版而已!
你要提高当代文明意识觉悟,,,哦!
回复 | 0
作者:良石 留言时间:2014-04-18 14:32:34
好故事!期待。。。。

BTW, 那个光膀子跳舞的Baby 是你吗? :)好可爱!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18 13:32:25
谢谢晚秋姐。我很早就想写一个我成长经历中所见到的那些文革时代的女性前辈们的系列故事。她们在逆境里表现出来的坚强和勇气,真是可歌可泣。徐伯伯就个人命运而言,是最不幸的一位,但她的乐观,通达,直面人生的态度和对小朋友的友爱,使她安然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赢得了周围人们的尊敬和帮助。
回复 | 0
作者:人生晚秋 留言时间:2014-04-18 12:45:40
谢谢沐岚好故事,好文章。
文化大革命中,最佩服那些在凶险处境中保持作人的尊严的人。
沐岚能在7,8岁到15岁时在那个除了8个样板戏,一本书的时代,
遇上徐伯伯这样的人肯定受益不少。
等着看续集。
回复 | 0
共有3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