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反抗压迫手记  
面对压迫,我们别无选择  
https://blog.creaders.net/u/20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卡玛、韩丁与中国 2024-01-19 14:52:16

在读一本关于中国的英文书,其中提到一本书和一个作者。

书名:《翻身——中国一个村庄的革命纪实》(英语:Fanshen: A Documentary of Revolution in a Chinese Village)。作者:William Hinton (有一个中文名:韩丁)。

于是去网络上搜索了一下,发现有人把《翻身》与《红星照中国》并列为“中国革命的经典”,当然评论者是西方左翼作家。

在William Hinton的维基百科主页上,他的标签下有“马克思主义、毛主义”,说明了作者的政治倾向。可以想见作者写的《翻身》的倾向性。

浏览William Hinton的维基网页时,在作者的家庭成员中,一个名字Carma让我好奇,“卡玛”?我点击这一名字的链接,果然,就是那个著名的《天安门》纪录片的导演!

《天安门》(英语: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是关于1989年发生在中国的六四大屠杀事件以及八九学运社运的重要记录片。当年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极为震撼。观看《天安门》之前,我是一个有共产主义理想的少年。《天安门》让我的共产主义理想动摇了!我之成为反共人士,《天安门》影响至大。自然假设其导演卡玛也是反共人士。

然而,我没想到:卡玛居然有一个毛主义的父亲!

有朋友说:《天安门》是反共的,William Hinton是亲共的,他们父女不会吵架么?

《天安门》是否反共?其导演卡玛是否反共?我不确定。我以为卡玛的一个身份是纪录片导演,作为纪录片导演她有记录真实的职业要求。而对于八九学运社运以及中共的六四大屠杀等历史事件,中共极力掩盖、否定,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因而任何真实的报道就必然是反共的。卡玛他们的本意或者只是为了记录历史事件,未必表明他们有意反共。

然而,卡玛一部《天安门》把中共残酷镇压民众和平的社会运动的底裤给扒光了。而她父亲的《翻身》却是为中共的“土改运动”做宣传的书。

父女两代美国人,同样对中国有兴趣,同样记录中国的历史,这一点很难得。

William Hinton 中文名韩丁,曾被中共高调宣传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共政权的友人),其《翻身——中国一个村庄的革命纪实》的中文版的出版据说有中共总理周恩来的帮助。

卡玛,又名韩倞(英语:Carmalita Hinton,音译:卡玛莉塔·欣顿),据她自己的一个采访,在中国她一直用“卡玛”这个名字。卡玛1949年生于北京,据说21岁前都在北京生活,操一口京片子。

实际上,除了毛主义的父亲之外,卡玛的妈妈是中共口中的“外国专家”,中文名:史克;她的姑姑、姑父都是美国人,年轻时怀着“社会主义梦想”去了中国,也长期为中国政府和中共工作。她的表哥阳和平(即姑姑的儿子,生于1952年)是B站的网红,最后一个工作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教师,据说是“马克思主义者”。

卡玛一家及她的姑姑家简直就是两个“红色家庭”。卡玛和她的表哥或者也可称为“红二代”?!所以,我对于卡玛的政治倾向不太确定。

然而,无论如何,卡玛的《天安门》是我以及无数中国人了解六四大屠杀与八九学运社运的重要影片,其影响或者不亚于《红星照中国》对卡玛的姑姑、姑父的影响。

我看了《天安门》,成为坚定的反共人士,并移民来了北美。很多年以前,卡玛的姑姑、姑父读了《红星照中国》成了坚定的中共的支持者,并移民去了中国。

历史有没有对错?文明与野蛮,进步与倒退之间如何分辨?

我的看法:对错、进步与倒退、文明与野蛮,等等,是基于价值体系(含道德判断),是人定的。然而从最基本的人本主义传统来看,一定有的,也是很容易判断的。

简单地说就是,推进民众的福祉为对、进步、文明;反之就是错、倒退、野蛮。

从中共百年的历史来看,中共一直是反人本主义的、反人类的政党。1949年中共武力夺取政权之后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数十年如一日系统性地、一贯地压迫、迫害中国民众。

而我不太明白地是,韩丁看到这些了么?卡玛呢?卡玛的表哥阳和平似乎没有看到。如果他们看到了,他们还支持中共,这是怎样一种心理呢?

当自己极为珍视的(乃至视为真理的)的信念被现实(事实、科学、社会发展,等等)挑战甚至否定的时候,你会如何行动?

一种人停下来反思,用事实来验证信念,根据可验证的证据、事实来修改、调整自己的信念。

另一种人坚持自己的信念,把自己的信念置于事实、科学、社会发展之上,否定、拒绝甚至篡改与自己信念相违背的证据。

前一种人拥有心理的弹性,在认知模式方面有调整的空间。后一种人缺乏心理的弹性,一条道走到黑的样子。

那么,难道卡玛的家人:爸爸、妈妈、姑姑、姑父、表哥都是后一种人?至于卡玛,我依然怀有一丝希望,能够拍出《天安门》那样的纪录片,也许她能够从求真的角度看出中共政权的极端虚伪。

中国民众需要国际友人,但是我们不需要那些为中共政权服务的国际友人!


浏览(1567) (29) 评论(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德州渔夫_2021 留言时间:2024-01-22 08:19:15

我见过阳和平, 听过他讲演。(去美国打工的经历)感觉他也许因其特殊的出身背景有许多红二代的同学、邻居和朋友, 但是他的思维方式和理念不是什么极端的红色革命者。

回复 | 4
作者:101Beijing 留言时间:2024-01-21 13:15:37

韩丁和卡吗都是正直的人,一个拥毛,一个反邓,如果他们的生活经历互换,也会做对方所做的事。卡玛的影片揭露了柴玲等人的恶行,对历史贡献很大,只要实事求是,都会结出正果。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4-01-20 21:15:15

土共夺权,美国左派的功劳第二。

回复 | 6
作者:高天阔海 回复 zainali2015 留言时间:2024-01-20 07:35:04

徐志摩往往被人视为诗人,然而在上世纪初许多中国知识分子成了苏联或共产主义粉丝的时候,能够写出以上一段洞察,可谓慧眼独具,也说明了他有思想,特别是能够独立思考,不人云亦云。共产主义是一种十九世纪的思想。十九世纪的人对于真理有偏执的认识:比如真理是唯一的、绝对的、必然的。基督徒相信上帝是唯一的、绝对的,末日审判是必然的。共产主义者相信共产主义社会是一定会实现的。马恩二人按照他们自己的理论,也摆脱不了那个世纪的局限。他们的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也是有历史局限的。然而上个世纪,特别是1917年俄国革命之后,曾经有多少人,特别是知识人,掉入了共产主义绝对真理的陷阱。其中有智者,如福柯、加缪,前者最终跳出了陷阱,后者坚持不掉进去,也有愚人,如萨特,成了老糊涂。


以赛亚·柏林猛烈抨击的“历史的必然性”、唯一的、绝对的真理,就是要拆掉共产主义、纳粹主义等等极权主义理论的基础。从柏林的自由主义看来,我们用徐志摩的用词,那么,天堂(=共产主义天堂)是不存在的,或者不是唯一的,绝对的,不是必然会实现的的,那么杀人无算的血海就是无谓的野蛮与堕落!

回复 | 12
作者:zainali2015 留言时间:2024-01-20 00:51:02

“那么,难道卡玛的家人:爸爸、妈妈、姑姑、姑父、表哥都是后一种人?”

---------------

中了“信念“的毒,一旦深度中毒,事实就不重要。他们可以认为(我的猜想),反右,文革,六四等等只是通向“理想国”的代价。徐志摩访问过苏联以后,曾写道:“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可是, 那所谓的天堂只是海市蜃楼.

回复 | 11
我的名片
高天阔海
来自: 来处
注册日期: 2008-11-13
访问总量: 1,313,04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转载!请注明作者与首发网站。
最新发布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读霍金的The Universe in a Nuts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友好链接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分类目录
【随笔】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卡玛、韩丁与中国
· 老西:一路走好
【中国历史】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粉狼闹伦敦事件与中共的野心
· 卡玛、韩丁与中国
· 鲁迅周作人的传记四种
· 徒步与历史——读《从大都到上都》
【读书】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读霍金的The Universe in a Nuts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悲剧及其记忆——读Slaughterhouse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再读木心
· 卡玛、韩丁与中国
· 鲁迅周作人的传记四种
· 徒步与历史——读《从大都到上都》
【北美社会】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war or peace
· 柿子(英诗汉译)
· 悲剧及其记忆——读Slaughterhouse
· 粉狼闹伦敦事件与中共的野心
· 卡玛、韩丁与中国
· 老西:一路走好
· 当胡适遇上哈马斯
【诗】
· war or peace
· 柿子(英诗汉译)
· 走向2024
· 再读北岛
· 谈论海子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 blues for a late friend
· 等待戈多
· 钟情正在我辈——读《纳兰词集》
· 寇恩的渴望
· 博尔赫斯诗三首
【翻译】
· 柿子(英诗汉译)
· 博尔赫斯诗三首
· 坐九路车到红海滩
· 译诗:而死亡必无力统御
· 译诗:某夜我出门
· 译诗:三个朋友的寓言和轮唱
· 斯瓦辛格:致我的俄国朋友们
· 暴君的脆弱——斯大林专家细论俄侵
· 焦虑六论
· 自虐者脱困的七种武器
【第三视点】
· 当胡适遇上哈马斯
· 以巴冲突与有思考的立场
· 安息吧,法国作家米兰·昆德拉!
· 孤独之病——观《伊尼舍林的女妖们
· 鸦片战争: 一个神话
· 普京:一个疯子?
· 斯瓦辛格:致我的俄国朋友们
· 两种疫苗:打疫苗的中西对照
· 非理死钉主义
· 王小波、女权主义与全职主妇
【反压迫】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平权法案的终结与美国的倒退
· 忘却与记忆——访阮越清
· 一方头巾引发的示威
· 《银翼杀手2049》:没有未来
· 感恩节的迷思
· 哥伦布的故事:一个版本
【中国社会】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悲剧及其记忆——读Slaughterhouse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粉狼闹伦敦事件与中共的野心
· 卡玛、韩丁与中国
存档目录
2024-04-05 - 2024-04-13
2024-03-01 - 2024-03-28
2024-02-02 - 2024-02-24
2024-01-06 - 2024-01-26
2023-12-01 - 2023-12-29
2023-11-03 - 2023-11-25
2023-10-06 - 2023-10-27
2023-09-01 - 2023-09-30
2023-08-04 - 2023-08-25
2023-07-07 - 2023-07-29
2023-06-03 - 2023-06-30
2023-05-07 - 2023-05-27
2023-04-02 - 2023-04-29
2023-03-03 - 2023-03-25
2023-02-04 - 2023-02-25
2023-01-03 - 2023-01-28
2022-12-02 - 2022-12-29
2022-11-04 - 2022-11-27
2022-10-01 - 2022-10-22
2022-09-02 - 2022-09-24
2022-08-06 - 2022-08-27
2022-07-03 - 2022-07-29
2022-06-04 - 2022-06-25
2022-05-08 - 2022-05-28
2022-04-18 - 2022-04-30
2022-03-13 - 2022-03-27
2022-02-12 - 2022-02-26
2022-01-15 - 2022-01-29
2021-12-11 - 2021-12-18
2021-11-06 - 2021-11-27
2021-10-16 - 2021-10-30
2021-09-11 - 2021-09-25
2021-08-02 - 2021-08-22
2021-07-04 - 2021-07-24
2021-06-04 - 2021-06-26
2021-05-01 - 2021-05-29
2021-04-02 - 2021-04-24
2021-03-06 - 2021-03-26
2021-02-06 - 2021-02-27
2021-01-10 - 2021-01-31
2020-12-06 - 2020-12-31
2020-11-02 - 2020-11-29
2020-10-12 - 2020-10-24
2020-08-14 - 2020-08-14
2019-02-01 - 2019-02-01
2018-06-07 - 2018-06-17
2018-05-30 - 2018-05-30
2018-03-11 - 2018-03-11
2018-02-01 - 2018-02-01
2018-01-08 - 2018-01-20
2017-12-17 - 2017-12-30
2017-11-09 - 2017-11-26
2016-12-17 - 2016-12-27
2016-11-22 - 2016-11-22
2016-10-18 - 2016-10-18
2016-09-30 - 2016-09-30
2015-12-28 - 2015-12-28
2015-11-06 - 2015-11-28
2015-10-03 - 2015-10-31
2015-09-02 - 2015-09-23
2015-08-03 - 2015-08-28
2015-07-07 - 2015-07-13
2015-05-02 - 2015-05-31
2015-04-04 - 2015-04-24
2013-12-03 - 2013-12-03
2013-11-14 - 2013-11-14
2013-10-03 - 2013-10-28
2013-09-02 - 2013-09-29
2013-08-02 - 2013-08-30
2013-07-01 - 2013-07-30
2013-06-01 - 2013-06-28
2013-05-01 - 2013-05-01
2013-04-02 - 2013-04-26
2013-03-08 - 2013-03-30
2013-02-02 - 2013-02-27
2013-01-02 - 2013-01-23
2012-12-25 - 2012-12-31
2012-10-09 - 2012-10-09
2012-08-04 - 2012-08-18
2012-04-08 - 2012-04-08
2012-03-07 - 2012-03-19
2012-02-15 - 2012-02-28
2011-12-23 - 2011-12-29
2011-08-30 - 2011-08-30
2011-01-04 - 2011-01-19
2010-12-07 - 2010-12-31
2010-11-14 - 2010-11-14
2010-10-08 - 2010-10-08
2010-07-01 - 2010-07-09
2010-04-06 - 2010-04-29
2010-03-04 - 2010-03-27
2010-01-17 - 2010-01-21
2009-12-13 - 2009-12-28
2009-11-14 - 2009-11-29
2009-10-15 - 2009-10-31
2009-08-14 - 2009-08-14
2009-07-04 - 2009-07-23
2009-06-03 - 2009-06-03
2009-04-04 - 2009-04-24
2009-03-06 - 2009-03-06
2008-12-02 - 2008-12-21
2008-11-22 - 2008-11-2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