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1,872,69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美和平队志愿者准备撤离中国 他们
· 令两群友被封号的文:《揭穿千年
· 嘴炮军费劲编造本博谎言娱众(续
· 周末一乐:嘴炮军费劲编造本博谎
· 看搬弄一鱼多吃的嘴炮水军小卒喷
· 攻击蔡的嘴炮军小将不懂装懂又出
· 什么是真实的伊朗?受袭美军无伤亡
友好链接
· 一冰:一冰的博客
· 和谈:和谈的博客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 马黑:马黑的博客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令两群友被封号的文:《揭穿千年谎
 · 周末一乐:嘴炮军费劲编造本博谎言
 · 港民继续抗争 警首因警暴遭区议会集
 · 厉害国公仆(含草包博士)与退休公仆
 · 我们面临的现实比大兴安岭火灾更严
 · 被禁分享文:33年前那场大火绝不是一
 · 周末一笑:学术论文大谈导师崇高与师
 · 挖香港中央结算公司老底 腐败黑暗到
 · 台湾大选结果群友感言|蔡感谢月娥(
 · 一场人性危机正在蔓延,99%的人还不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ZT 为什么我支持布隆伯格竞选美国总
 · 美国现在有外交政策吗?杀伊将理由是
 · "另类真相"时代解药—突
 · 撤军还是不撤?美军出尔反尔 或是进
 · 今日基督教社论:川普应该下台-大影
 · 福音基督教旗舰杂志发社论支持撤除
 · 佩洛西宣布:不会将弹劾上诉至参议院
 · 重大事件!川普成为史上被弹劾第三美
 · 国会通过挺港法案/川总为土在叙屠杀
 · 弹劾调查:盖子在慢慢揭开/民调55%支
【人在北美】
 · 亚裔在美国很难当领导吗?不见得
 · 才貌双全的24岁药学博士生荣戴美国
 · 周末一乐:为何发社论?| 川粉急得
 · 华裔美籍学者获释诠释了什么是真正
 · 蒙特利尔大屠杀30周年祭:不该忘却的
 · 拿诺贝尔奖的老爷子果然Goodenough
 · 联邦调查局全社会抓捕间谍的做法被
 · 一个发生在美国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
 · 护异寻同——谈在美华人联合之道
 · 为美国第一位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
【人生旅途】
 · 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文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 海华提前退休前的纠结(上)/附联合国
 · 海华提前退休的好处和美妙
 · 忆倾千万身家助学的赵家和老师(二
 · 猛然看到数十年前“素颜”的自己,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千经百历化珠联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海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堂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家史亲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下)(一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中)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上)
 · 二姐上海买房记|港与北上广深高房价
 ·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父亲节的怀念-附如
 · 文革中父亲被关押四年多后回家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中外关联】
 · 美和平队志愿者准备撤离中国 他们啥
 · 美欧日发表《联合声明》精准打击中
 · 微信团队电话征求我意见|限制和封杀
 · 杨安泽:与伊朗的战争并非美国人民所
 · 2020:撞向中国经济的灰犀牛 经济危
 · 抵制圣诞不如抵制蠢蛋|与敌对势力何
 · 1954年引发中美对抗的击落英国民航
 · 他像打入中共内部的特务/倒霉国家叫
 · 闲话爱国,兼谈爱美国不等于认同川
 · 因并购被强行叫停而死了一半的汇源
【海外人生】
 · 中国的坏老人移民美国了,但是下场有
 · 专业行家揭露IUL骗局的根本问题所在
 · 从两案例看IUL及卖保人常用的欺骗招
 · 解读骗局IUL-难得一见的专业保险员
 · 揭露华人圈里横行的老鼠会新骗局IU
 ·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好友文)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 周末消遣:后院的柿子红了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一)年金
【教育学术】
 · 看搬弄一鱼多吃的嘴炮水军小卒喷污
 · 攻击蔡的嘴炮军小将不懂装懂又出洋
 · 六十五年来,他的祖国向他道歉了三
 · 留学所在整个班全是中国人是种什么
 · 为何他仨荣获经济学诺奖?/穷人为何
 · 拿诺贝尔奖的老爷子果然Goodenough
 · 不出所料 法官判决哈佛录取没有歧视
 · 联邦调查局全社会抓捕间谍的做法被
 · 周末一笑:他们力证世界文明都起源于
 · BBC跟拍14个孩子56年,他们的人生如
【育儿之道】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四) 高中夏令营
 · 十张图说出普通父母与智慧父母的巨
 · 写在孩儿高中毕业时-粉碎恶毒诽谤攻
 · 决定孩子成功的不是智商和情商,而是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 把孩子培养成常青藤名校需要的人 (
【史实真相】
 · 晚年大多时间沉醉在整人污泥塘的耄
 · 彭小莲走了,她父亲彭柏山的经历有更
 · "因父之名":正义迟到的地方,还有父
 · 蒋经国:斯大林为何要割走外蒙
 · 风烛残年裹脚老人,流亡海外却无愧英
 · 中日俄持续三个世纪的混战战争真相
 ·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zt
 · 日本NHK电视台自揭战争罪责
 · 宜宾白毛女真相 比半夜鸡叫更离奇
 · ZT今天,我们要怀念一个人
【歌声回荡】
 · 节日听听简爱的音乐,怀念我们的青春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网络轶事】
 · 令两群友被封号的文:《揭穿千年谎
 · 嘴炮军费劲编造本博谎言娱众(续)
 · 把与网管有良好互动指成特权是狭隘
 · ID SimonN以谩骂网友为题公然造谣撒
 · 周末一笑:在某论坛被当作假冒教授的
 · 如何保护好自己的网路隐私?分享经
 · 普京"大厨"掌控俄网雇佣军/穆勒约谈
 · 再聊“高学历普通海华”之称
 · 万维“高学历普通海华”之称小争
 · 请薄浣网友珍惜万维这块园地
【健身养生养老】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的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作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图
【世界各地】
 · 什么是真实的伊朗?受袭美军无伤亡消
 · 纳粹死忠不觉罪恶百岁过世|普京又在
 · 川杀苏只为转移弹劾视线?乌客机坠毁
 · 美国仗着自己领导人渺小廉价欺负伟
 · 伊朗政权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支持者?
 · 最新轰炸表明美国输掉了伊拉克战争
 · 杨安泽:与伊朗的战争并非美国人民所
 · 圣诞别唱——齐奥塞斯库毙亡30年祭
 · 越南以忘记历史的方式远离中国,这有
 · 国会通过挺港法案/川总为土在叙屠杀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2017-04-05 18:25:40

写得有趣,噱头,扎劲。:)


转自“文汇笔会”

路明: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Original 2017-04-05 路明 文汇笔会


部分网友可能看不到转贴文中的图片,请点击原文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pk65St3cAiQ13i5OZPgl5g



  

上海人打相打,讲出去,别人要笑的。

  

有各种段子调侃上海男人“软”,光动口不动手。东北人开打前,一个说,“你瞅啥”,另一个说,“瞅你咋地”,翻译成上海话——“看啥看啦,戳气!”“看看么哪能啦,死腔!”分分钟可以歪转成打情骂俏,但实情应该是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冲突,避免两败俱伤。有个相声,讲两个上海男人要打架,动手之前,先问三声,“周家嘴路毛豆认得吧”,“新华医院长脚认得吧”,“打虎山路胖胖认得吧”。对方若是识趣,说一声认得,哪怕是假装认得,立马可以勾肩搭背,化干戈为玉帛,“搞啥搞啦”,“兄弟呀”。

  

其实,翻开近代史,上海人是作风极为剽悍的一个族群。不说小刀会精武门,也不说青洪帮三大亨。十年动乱期间,“工总司”、“上体司”、各大兵团、造反派司令部,请来山东籍、苏北籍民间拳师,教授武术,为一时之风气,也是“革命斗争”的需要。工厂空地、弄堂前后,就地演练。长拳、形意拳、擒拿术、蒙古式摔跤……一堆小青年,汗流浃背,日练夜练,凝固成一段荒唐记忆,是上海版的血色浪漫。

  

之后,工厂子弟、社会青年、各地移民后裔……割据一方。普陀“三湾一弄”;闸北太阳山路;虹口虹镇老街;杨浦定海桥、控江路、通北路;宝山月浦;长宁三泾庙……均赫赫有名。杨浦区工厂众多,总体战斗力胜一筹。“闸北流氓,虹口黑道,侪不如杨浦工人阶级的拳头硬。”《繁花》第十三章,高郎桥的马头说,“普陀大自鸣钟地区的人,哪里可以跟大杨浦对开,根本不配模子的。”我把这段话发给普陀道上的朋友,曾经的“曹杨七匹狼”。良久,朋友回复两个字——胸闷。

  

那时的上海,屋瓦层层叠叠,弄堂密密匝匝。沿街的烟纸店是天然的交通站加桥头堡,一旦有情况,老板眼皮一抬,信号一发,弄堂深处奔出十几个愣头青来。外界称呼“混混”、“阿飞”、“流氓”,街坊邻居眼中,这些从小看着长大的后生,更像是看家护院的子弟兵。上海滩只有流氓,没有地痞,再怎么狠三狠四、吆五喝六,鱼肉乡里的事情不做的。有本事,到外头去打。定海桥的老住户至今记得,那一回,“通北路来了三十几号人。听到自家小囡喊被人家打了,大人就出来帮忙。铁门一关,阿姨妈妈抄起拖把就上了。”

  

八十年代民风尚武,《霍元甲》、《少林寺》、《上海滩》风靡之时,到处可见弄堂小赤佬,光着膀子练俯卧撑。工厂普遍接私活,自制哑铃、杠铃、拉力器。舅舅十七八岁,血气方刚,天天在阳台上举哑铃。曾外祖母叫,不要练了,人本来就不高,再练就成“僵瓜”了。舅舅又在墙上钉一刀草纸,学着电视里霍元甲的样子,练拳头。草纸打穿,扔掉一半,剩下的,偷偷混进草纸篓。那时候,草纸由单位按月发放,是重要的生活物资。有一天,外公解完手揩屁股,摸出一张,手感不对。又摸出一张。外公气极,把舅舅一把揪起,辣霍霍一顿生活,让后生见识了老一辈工人阶级的力量。

  

那是个崇尚阳刚与力量的时代,“四眼狗”不吃香,“中性美”没市场,女孩普遍迷恋高仓健那样的硬派小生。舅舅时常带几处伤回家,曾外祖母一边骂,一边偷偷抹眼泪。在小赤佬眼中,为女人打架,是无上的荣光;若是不幸(或有幸)挂了彩,等于攻打娘子关负的伤,是不计入档案的功勋,要经常拿出来夸耀的。

  

九十年代,上海人见识了知识和资本的力量。当年弄堂里死读书的呆子,混得风生水起。“分挺不挺”,取代“拳头硬不硬”,成为男人成功的新标准。几场“台风”一刮,大佬们要么关进白茅岭,要么金盆洗手,退隐江湖。跟随大佬吃香喝辣的一彪人马,渐渐沦为瘪三。“世道变了”。家长开始狠抓子女学习,学奥数,练口语,考名校,进外企,是康庄大道。再往后,是大规模的拆迁和造楼运动。昔日“三湾一弄”的地盘上,建起密不透风的两湾城,大普陀的赫赫威名成为记忆。几年前,虹镇老街拆迁。据说,老街地块将被打造成“北外滩高端生活社区”。老阿飞们拿了拆迁款,不知散入何处。一个时代就此结束。

  

 一个地方的血性,一般来讲,和年轻人的比例正相关。上海自开埠以来,来自苏州、绍兴、宁波、萧山、苏北、山东各地的年轻人源源不断涌入。各种方言和拳头,激烈碰撞、争斗、此消彼长、你死我活。棚户区,滚地龙,最卑贱的地方,有着最旺盛的生命力。小米粥,大馒头,猪头肉,转换成卡路里,输出为战斗力。年轻人除了一身力气,一无所有。这座城市,始终是喧嚣的,嘈杂的,弱肉强食的。直到“文革”,一声令下,百万青年下乡。北火车站红旗招展,汽笛一响,哭声震天。城市像失血过多,于平静中懈怠。唯有过年那几天,火车站大包小包,家家排队买肉,买带鱼,买限量供应的豆腐和花生糖,街面上短暂恢复生气。领袖过世,知青返城,大学恢复招生。再后来,农民工大举进城,资本涌入,“新上海人”落户,上海再次成为不夜城。不同于以往的是,这一次来的男青年,笑眯眯,斯斯文文,野心和精力都用在刀刃上。人人步履匆匆,仿佛有几个女朋友要哄,几万的按揭要还,几百万的项目要做,几个亿的融资要谈。路上撞了腰、踩了脚,顶多回头骂一句“神经病”,绝尘而去。打相打,有空哦。

  

如今,提起上海文化,仿佛就是老洋房、法租界、中西混搭的词汇,翩翩佳公子,身着“比亚莱兹”式西装,坐在红房子里,慢悠悠享用一份炸猪排,再来一客罗宋汤。我看,资产阶级的精致讲究是精神遗产,无产阶级的粗鲁阳刚也该是精神遗产。

  

前几年我在越南旅行,西贡街头遭遇飞车党。一辆摩托车从后方疾驰而来,眨眼间,身边一女士的拎包被抢。同行的一位上海爷叔,眼疾手快,一把将飞贼从车上拽下。另一名飞贼上前助阵,爷叔一挡,一个过肩摔,瞬间解决战斗。爷叔脱下衬衣,露出虬结的肌肉,摆个门户,谁还要来?两飞贼跌跌撞撞,扶起车落荒而逃。爷叔冷笑,当阿拉上海男人是吃素的么。

  

都说上海女人嗲,其实,会撒娇的女人到处都有,要我说,上海真正的特产是爷叔。六十多岁的爷叔,经历过大起大落,见识过大风大浪,举手投足腔调十足,够噱,够模子,够扎劲。在他们身上,依稀能见到那个时代的锋芒。

  

本文刊于2017年4月5日《文汇报 · 笔会》,原题“打相打”。作者部分文章链接:静安别墅,我的弄堂 | 路明    路明:背π,还是背诗?    路明 | 曹安路,我们回家的路


浏览(1803)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