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2,144,28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见证:去年未启用P4实验室做武肺病
· 子皮|女王告诉英国:我们将克服疫
· 美国这样错过抗疫最关键70天 华邮
· 驳斥格致夫对实证P3实验室研究新
· P3实验室研究新冠病毒实证-可笑缘
· 国人深藏与西方势不两立你死我活
· 纽约市的疫情比武汉更严重??ZT
友好链接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一冰:一冰的博客
· 和谈:和谈的博客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国人深藏与西方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
 · 方方:人格的力量无法抗拒
 · 危言耸听?中国将迎来五千年最大的
 · 何建明|首场出击-上海首场抗疫惊心
 · ZT 疫情下的“撕裂”现象
 · 2017年武汉人口死亡率是往年的两三
 · 方方:我很担心活着的人,把死者为何
 · 武汉人是不是已经没有悲伤的权利了
 · 极左思潮是一种文化病毒?更是一种政
 · 从假扮高中生攻击方方的泼皮看吉歌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美国这样错过抗疫最关键70天 华邮调
 · 5分钟出结果测试仪获批准/各地医护
 · 人们正在死去,川总却还想着钱和连
 · 3M宣布在美每月生产3500万个呼吸器
 · 看FDA局长如何不留情面 捍卫FDA专业
 · 说说布隆伯格的经济政策—全民经济
 · ZT 为什么我支持布隆伯格竞选美国总
 · 美国现在有外交政策吗?杀伊将理由是
 · "另类真相"时代解药—突
 · 撤军还是不撤?美军出尔反尔 或是进
【人在北美】
 · 抗疫双城记:纽约与旧金山,何以如此
 · 疫情洶湧-宾州一线医护人员讲述亲历
 · 推荐:信息丰富的“疫情日记系列四
 · 【又一个败类?】将你大囤的口罩捐
 · 美国疫情:为何你必须马上行动!/深度
 · 川普一口误,数十万美国人挤爆13个国
 · 美肺疫新况/P4实验室病毒泄露中的吹
 · 亚裔在美国很难当领导吗?不见得
 · 才貌双全的24岁药学博士生荣戴美国
 · 周末一乐:为何发社论?| 川粉急得
【人生旅途】
 · 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文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 海华提前退休前的纠结(上)/附联合国
 · 海华提前退休的好处和美妙
 · 忆倾千万身家助学的赵家和老师(二
 · 猛然看到数十年前“素颜”的自己,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千经百历化珠联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海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堂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家史亲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下)(一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中)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上)
 · 二姐上海买房记|港与北上广深高房价
 ·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父亲节的怀念-附如
 · 文革中父亲被关押四年多后回家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中外关联】
 · 国人深藏与西方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
 · 纽约市的疫情比武汉更严重??ZT
 · 关于清明公祭两评论/种下仇恨你能得
 · 世界会不会一样的丑陋?ZT
 · 转载关于美国防控策略 疫后中国面临
 · 许小年演讲:欧美疫情一天不结束,中
 · ZT 疫情下的“撕裂”现象
 · 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根本不
 · 中国不怕大灾大难,怕的是头脑发昏-
 · 给疫中中国媒体打0分/愤青外交千年
【海外人生】
 · 中国的坏老人移民美国了,但是下场有
 · 专业行家揭露IUL骗局的根本问题所在
 · 从两案例看IUL及卖保人常用的欺骗招
 · 解读骗局IUL-难得一见的专业保险员
 · 揭露华人圈里横行的老鼠会新骗局IU
 ·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好友文)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 周末消遣:后院的柿子红了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一)年金
【教育学术】
 · 看搬弄一鱼多吃的嘴炮水军小卒喷污
 · 攻击蔡的嘴炮军小将不懂装懂又出洋
 · 六十五年来,他的祖国向他道歉了三
 · 留学所在整个班全是中国人是种什么
 · 为何他仨荣获经济学诺奖?/穷人为何
 · 拿诺贝尔奖的老爷子果然Goodenough
 · 不出所料 法官判决哈佛录取没有歧视
 · 联邦调查局全社会抓捕间谍的做法被
 · 周末一笑:他们力证世界文明都起源于
 · BBC跟拍14个孩子56年,他们的人生如
【育儿之道】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四) 高中夏令营
 · 十张图说出普通父母与智慧父母的巨
 · 写在孩儿高中毕业时-粉碎恶毒诽谤攻
 · 决定孩子成功的不是智商和情商,而是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 把孩子培养成常青藤名校需要的人 (
【史实真相】
 · 晚年大多时间沉醉在整人污泥塘的耄
 · 彭小莲走了,她父亲彭柏山的经历有更
 · "因父之名":正义迟到的地方,还有父
 · 蒋经国:斯大林为何要割走外蒙
 · 风烛残年裹脚老人,流亡海外却无愧英
 · 中日俄持续三个世纪的混战战争真相
 ·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zt
 · 日本NHK电视台自揭战争罪责
 · 宜宾白毛女真相 比半夜鸡叫更离奇
 · ZT今天,我们要怀念一个人
【歌声回荡】
 · 节日听听简爱的音乐,怀念我们的青春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网络轶事】
 · 见证:去年未启用P4实验室做武肺病原
 · 驳斥格致夫对实证P3实验室研究新冠
 · P3实验室研究新冠病毒实证-可笑缘木
 · 打脸网棍格致夫
 · P3实验室是研究SARS类冠状病毒之地
 · 愚人节看格致夫博遮目掩耳盗铃、自
 · 回驳格致夫博:请勿东扯西拉、转移
 · 就武毒所有泄毒可能话题 与格致夫博
 · 何为“刷屏”?为消除吉歌恶帖影响
 · 何为“刷屏”?—吉歌无理取闹极其
【健身养生养老】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的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作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图
【世界各地】
 · 子皮|女王告诉英国:我们将克服疫灾
 · 德国总理3.18.20关于新冠疫情的全国
 · 什么是真实的伊朗?受袭美军无伤亡消
 · 纳粹死忠不觉罪恶百岁过世|普京又在
 · 川杀苏只为转移弹劾视线?乌客机坠毁
 · 美国仗着自己领导人渺小廉价欺负伟
 · 伊朗政权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支持者?
 · 最新轰炸表明美国输掉了伊拉克战争
 · 杨安泽:与伊朗的战争并非美国人民所
 · 圣诞别唱——齐奥塞斯库毙亡30年祭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方方:知识分子从未像现在这样堕落 2020-02-25 01:25:30

逸草:非常欣赏方方的坦率直言,敬佩她的才华和为人。她比我年长些,是同时代人,经历也有相似处。读她的文,有很多共鸣。


方方:知识分子从未像现在这样堕落

方方 中华好学者 

文章来源:

原载《新周刊》第425期 


文章导读

人生来就知自己有死的一天,活着是通向死的必然通道。只是人不是一个人活着,是与很多人一起活着。大家结伴而行,能好好走,就好好走吧。


作者简介
采访/钟瑜婷 插图/胡晓江
方方,本名汪芳,祖籍江西省彭泽县,1955年5月生于江苏南京,成长于湖北武汉。1974年高中毕业后在武汉当过装卸工,1978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获学士学位。毕业后分配至湖北电视台工作。曾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省文学创作系列高评委会主任,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一级作家。



小时候,因为父亲热爱阅读,对我的影响非常大。父亲学工,却喜爱文学。他常给我讲《唐人小说》,那是他伯父(编注:即南京大学教授汪辟疆)编撰的。“南柯一梦”“柳毅传书”这类故事,都是从父亲那里听来。闲时他还给我们讲古文。中学年代我把“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当座右铭。“文革”时许多书被禁,哥哥借来一本《第三帝国的兴亡》,立即被父亲霸占。场景非常有趣:哥哥白天看,父亲一回来就立即让位。父亲看时,旁边还要放一本地图,以便核对。而父亲一走,哥哥又全盘接管。在家里,父亲随时都在看书。当年父亲上厕所前找不到书大发脾气的场面,直到今天,家人聚会时还当笑话说。

父亲这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可谓一言难尽。他懂五国语言,那么有才华,那么勤奋,但大半辈子都在政治运动中蹉跎。“文革”中有一种批斗方式叫“坐飞机”,即从身后架起被斗者的双臂,令其弯腰,又从其身后揪扯他的头发,令其抬头望着群众。父亲担心自己挨斗时会经受不住,就把头发剪得很短,以免被人揪扯,又天天在家里练习坐飞机。他在门背后练习时,我就坐在他的椅子上看,有时父亲会问我动作标不标准。少年时不懂其中滋味,但三十多岁后,想起这些,真觉得悲凉入骨。

一个人的人生观是许多事、许多人,以及个人经历、甚至包括阅读所共同塑造的。父亲这代人以及父母家族所有人的命运,都让我看到个人的渺小和在命运面前的无望。无数个人的悲伤,无数个人命运的不可抗拒,导致我的悲观。我的宿命感好像与生俱来。人活着就是一件虚无的事,这没有办法。人生来就知自己有死的一天,活着是通向死的必然通道。只是人不是一个人活着,是与很多人一起活着。大家结伴而行,能好好走,就好好走吧。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烦我
又怎么样?

19岁那一年,我当了搬运工。这是我很感激命运的事,仿佛上了人世间一堂大课。最初接触搬运工,我很受惊。比如他们总是随地大口吐痰,脱口骂脏话,还有女工们追逐着脱男人裤子。有天一个青工上班时说:我老娘在我跟前啰嗦,我烦不过,一脚把她踹到墙角,她半天都爬不起来。他说时兴高采烈,一边还比划,听得我惊心动魄。当我来到棚户区,也就是我的小说《风景》中写到的“河南棚子”之后,所受的震动更大。一个同事家只有五六个平米,他跟父亲睡上下铺,桌子是一个纸盒子,里面装衣服,平常铺块塑料布当饭桌。即便如此,他们对生活还是持一种达观态度。当然,这种达观中也有无可奈何,用他们的话说:怎么办呢?只能这个样子呀。他们的状态,不可能不影响我的人生观,以及我多年的写作态度。

知识分子相对自私,工人则豁达得多。这当然也是不同的工作方式所造成的。知识分子多数不关心他人之事,有时这是好事,但更多让人有冷漠感。工人却不。他们对朋友很仗义,江湖气比较重。他们活得有强度也韧性,扛得住人生的艰辛劳苦。知识分子眼里的苦难,在他们那里可能什么都不是。他们没有那么矫情,表现得很自然,很放松,很坦荡。

我写过不少底层人物,像《万箭穿心》的李宝莉,她是我很喜欢的人物。她大大咧咧的,粗糙而没文化,但遇到大事却不糊涂,能扛得住事。在这点上,我是像她的。我遇事不会害怕,不会退缩,典型吃软不吃硬的那种人。年轻时我也很冲。1982年我还在上大学,一次诗会上,老诗人让我这个在场唯一的大学生发言。我说,很多老诗人已经写不出诗来了,可他们还在使劲写,这是很悲哀的事;更悲哀的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诗已经没人读了(大意)。那时太年轻,说话太不客气,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人,结果被批了很久,吓得我好几年开会都不敢发言。其实不过是说了真话罢了。

我说话向来直率,时间一长,大家也习惯了,有时候还笑我“童言无忌”。至少在湖北,我的坦率直接是很有名的。自然有人会不高兴,不过我想,你不高兴也不关我的事。我其实多是对事不对人。我也认真思考过:是改变自己性格的难度大呢,还是扛住别人、尤其是上级的厌烦难度大?后来想,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烦我,又怎么样?谁想烦就让他烦好了。多大个事呢?

如果一个人无所求,就可以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和说话,没什么可以畏惧的。我可以扛住我自己所作的任何选择,以及性格带给我的所有:幸和不幸。

当下的知识分子圈比起从前严重退步。

在我看来,在对一件事情或一个人的判断上,伪知识分子多以对自己有利无利为标准,真知识分子则站在一个健康社会共同认定的价值标准上进行判断。当下的知识分子圈比起从前严重退步,知识分子从未像现在这样堕落。

我写过一篇小说,《惟妙惟肖的爱情》,谈到父子两代知识分子。前一代人虽然也有问题——比方被各种运动折腾得精神畸形,但到底有底线。他们至少尊重知识,尊重规则以及尊重大学。现在却是无底线的为所欲为时代。官本位的学校已没有大学的尊严,没有学术自由的空气。大量知识分子迅速向权贵靠拢以及尽可能谄媚,尽可能为己谋利。说退步,还太温和了,知识分子一直都在退步,而现在,用堕落一词更准确一点。

我家的人都对政治不感兴趣。文坛有很多派,但我不属于任何一派。我也曾有机会当官,三十几岁时被选去当省人大常委。大家告诉我,这是要培养你了,但我就是没兴趣。我这辈子就是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作家,这是我最大的欢喜。但我也不算特别叛逆的人。比方让我当省作协主席,我也不想当,但同事们希望我不要拒绝,我想,只要能让我继续写作,当也可,不当也可。多大个事呢?

方方近照

像我这样的作协主席不是公务员,不是党员,基本也不管事。但这个身份还是会影响我说话的尺度。我认为自己只代表个人,但人家不这么看。比方我在微博上批评鲁迅文学奖评委“重人情而轻文学”,虽然这是事实,但到底还是不太合适。毕竟评委是作协请来的,而我是这家作协的主席。妥协的事自然也会有。比如党组领导常是空降来的,他们从未在文学圈待过,会有一些不合适的决定。所谓妥协,就是我不参与。若说有没有限制,还是看自己的人生态度,只要自己不拿自己当个主席使也就没什么。

我觉得这个社会的问题还是出在体制本身,改革是必须的。我常跟人说,看中国的改革有没有深入,就看作协和文联这样的机构有没有取消,或者以其他方式存在。

在眼下这样的社会,作为作家,精神上的痛苦当然是有的。它们来自看到全社会堕落和溃败的失望感,看到文化被破坏得难以挽救的悲观感,还有看到人性之恶已然放大到无以遏止地步的绝望感。事到如今,我们却还不回头。


方方答问

问:回头看这些年,你怎么评价自己跟这个世界的关系?相处得好吗?

答:还好吧。这个职业可以让自己更个人化,更随心所欲。很多年来,我几乎没有同事,朋友也多是远距离的,没有利益冲突,也没有经济窘迫。这样可以更冷静而客观地看社会看世界。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就是一个观者的关系。

问:最欣赏怎样的人生态度?

答:喜欢自由自在、对名利淡泊、与现世不合作、对诸多事情持无所谓态度,但同时也遵守基本社会规则的人生态度。


浏览(4885) (55) 评论(8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blinders 留言时间:2020-03-03 18:51:12

方方,三十几岁选你去当人大代表,那是特色要培养你这个剥削阶级的后代去当逸民。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0-03-03 11:23:48

你论和蒋博先前所言没什么不同吧?中共要将方方等当花瓶,可方方任中共任意摆布了吗?比起那些甘于当花瓶、大疫前沉默不语者,难道就看不到方方发声(常被删被捂嘴)的勇气?

也请你换位思考一下,你若现在中国,身处方方之位,你会怎么做,才既不属于“小骂大帮忙”之列,又能生存且为百姓发声呢?

回复 | 1
作者:盘桓 留言时间:2020-03-03 08:54:03

方方作为党外人士,省作协主席,其处境与几位民主党派领导人的处境类似,属于中共的花瓶。不管其个人的政治取向和政治品质如何,中共对他们的基本要求则是:小骂大帮忙。对他们来说,大肆吹捧和狠批中共,都将失去存在的价值。

细读一下方方的言论,客观上也属于“小骂大帮忙”之列。追溯到当年的全国文联副主席巴金,同样如此。记得他在第三届全国文联大会上的讲话,慷慨陈词,发了一大通牢骚,听来令人振奋。结果,不但没有受到打压,反而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

如果他们敢于说出中共当局不能接受的话来,那就是不识抬举了。统战部也会受到牵连的。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3-02 07:10:13

营救李泽华及保障中国武汉地区独立记者权力的白宫请愿书签名地址(只需邮箱即可。。)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call-chinese-government-release-li-ze-hua-and-protect-independent-reporters-right-show-truth-wuhan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wangqinbichu 留言时间:2020-03-01 23:49:34

颇有同感。

觉得方方是那种有着为中底层百姓说话使命感的大写的人。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3-01 23:46:15

像方方这样目睹过父辈知识分子的遭遇、自己又走过不平坦长路的人,是不太会属于岁月静好派的。

她也不会成为激进民运分子,而是相对务实又保持良知气节的文化人。

回复 | 1
作者:wangqinbichu 留言时间:2020-03-01 22:43:07

在中国的环境下,方方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可以说已经是英雄了。如果有万分之一的中国人能像方方一样坚守良知,中共也不敢像现在这样胡作非为,横行霸道。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2-27 20:43:11

【所以呀,你应明白方方这样能站出来为平民百姓说几句话,在17年极左派的围剿和这回的文不时被删下坚持发声,实属不易。】也许这一次的文化肺炎,对方方这样的岁月静好的冲击,让他们明白只有和中共割席才是唯一出路

回复 | 3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2-27 20:40:48

【所以呀,你应明白方方这样能站出来为平民百姓说几句话,在17年极左派的围剿和这回的文不时被删下坚持发声,实属不易。】 也许我对他们太过于求全责备了。

回复 | 2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20:39:15

你这畜生就在这里天天拉屎吧。老狼不会再来了。

】你有一个天然的爱好就是喜欢把人类的排泄物总是抹在你老狼的嘴上。你根本就不懂得如何使用文明辞藻。你还没有进化到可以和文明人交流的水平。

回复 | 2
作者:一草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13:24:27

哈,你还甚至拉黑了藕,更曝你既无能又心胸狭隘、无理取闹。

你这样做是在给蒋博点赞,说明在他与你的争论中,你是理亏方。

你有几个软肋,一触即跳。藕不提,是还给你留着些脸面和尊重,望你有点自知之明。

回复 | 6
作者:一草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13:09:27

将被你所删帖放在这里留下记录。

你啊,看不到你自己与蒋争论帖中屎字粪字滚滚?

印象中,数月前某博(像是蒋)曾在本人博客与哪位争论中确实出语肮脏,藕先警告后删帖。这就是藕的行事方式,不会因你而变。

藕一般不去他人博客跟帖,偶尔跟帖赞一声或有感而发几句。若非你发帖提到藕,藕也不会上你那儿。

你现已像小伢儿那样,不满足你的无理要求就转而攻击藕,唧唧歪歪,哪还有点儿大老爷们儿的担当?

[如此做人,这才是“跌份”!“丢脸”!甚至“无耻”!]这话非常适于你自己!

回复 | 4
作者:一草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12:48:20

你已沦落到了在你博客删藕回复帖的地步来自曝你无理又无能?

藕会将帖重打一遍放入藕博客留下记录。

最后提醒你一句,与蒋的争论帖里你不离屎字粪字,丢得更多的是你自己的脸。

你好之为之,就此别过。

回复 | 3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7 09:02:35

所以呀,你应明白方方这样能站出来为平民百姓说几句话,在17年极左派的围剿和这回的文不时被删下坚持发声,实属不易。

回复 | 5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09:00:52

无耻的人是不同。你发主帖骂老狼是不是事实?你骂老狼的主帖子被网管删了是不是事实?人不能无耻到这样地步!男人要敢做敢当!

你在老狼帖子中骂老狼,老狼自然要一棒敲死你这个畜生!难道留你这畜生天天吃屎不成?

】你看你是如何的原形毕露,你的每一个回帖都离不开下流话,难道你不说脏话会死人?

回复 | 3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08:58:19

那是你害怕而去要求网管删的,你知道有多少人为我点赞吗?后来网管跟我联系,我害怕对你刺激太大,让你精神分裂,所以删除了

回复 | 3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08:54:02

你这畜生就在这里天天拉屎吧。老狼不会再来了。

】 你的说话代表了文明的大陆人,为什么不来了?害怕面对真正的男子汉吗?

回复 | 3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08:47:13

【你这个畜生,观点一不同你就骂,你骂了还不承认,你是男人吗?】 我当然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我把博客敞开让你去,你却不敢把博客对我敞开。我把你的回帖都公之于众,你却说我骂你,却不能够拿出事实来,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你的话原汁原味,原封不动的拿出来让大家评论,你却做贼心虚要求删除我的回帖,究竟谁不是男人?

回复 | 3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7 08:46:31

你这畜生就在这里天天拉屎吧。老狼不会再来了。

笑。

回复 | 1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7 08:44:14

无耻的人是不同。你发主帖骂老狼是不是事实?你骂老狼的主帖子被网管删了是不是事实?人不能无耻到这样地步!男人要敢做敢当!

你在老狼帖子中骂老狼,老狼自然要一棒敲死你这个畜生!难道留你这畜生天天吃屎不成?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2-27 08:35:36

来个换位思考,你若现在中国,你会怎么做,才既不“用另外一种方式帮助中共”,又能生存且为百姓发声呢?

】 你这个问题还真是把我难倒了,因为在中国要做到【又能生存且为百姓发声】是绝对不可能的,要为老百姓发声,你就绝对不可能生存,你要生存你就不能够真正的为老百姓发声。我只能够做到其中的一项,而不能够同时做到你要求的两项。就是,为了生存而不真正为老百姓发声,或者真正为老百姓发声而被中共活蟹掉了,进监狱了。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08:23:51

【他骂的你为什么不删?】

你为什么这样害怕我的回帖?因为我根本没有骂你,而我的回帖让你原形毕露了。你在我博客里面的回帖,我全部都保留了,而你根本不敢让我去你的博客,为什么/?因为你做贼心虚

回复 | 4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7 08:22:41

你这个畜生,观点一不同你就骂,你骂了还不承认,你是男人吗?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7 08:16:52

不同意你“习包子早就撕下所有的遮羞布,赤裸裸的对公知大开杀戒了”的说法。习之恶是仿毛,但其邪恶程度与无遮羞布的毛恶政公开恶杀数百万知识分子至少有几步之遥。

更要回驳你所谓“美化习包子”的胡言,你这话只能说明你对毛恶年代对知识分子的极恶缺乏切身感受,甚至可以说你脑里对毛恶年代有“美化”。

你在海外,再怎么站着说话,也不过是轻飘评论,根本比不上方方等人面对围剿依然在国内发声的勇气和份量。

说说看,藕前面问你的换位思考,你作何回复?

回复 | 4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08:16:44

是不是你觉得它拉的屎香?或者摆着好看???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08:14:40

我骂过你吗?我的回帖里面有一个脏字吗?,我不过是让你露出了真面目。你自称为巴山老狼,难道狼不是畜生吗?你能够把认为我骂你的话公之于众吗?谁是真正的流氓,大家一看就知道了。我会盯死你的。我就是喜欢欣赏你跳起来骂街的样子。

回复 | 8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2-27 08:12:06

他骂的你为什么不删?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巴山老狼 留言时间:2020-02-27 07:44:43

蒋博已不在这里骂你,你还要咋滴?不觉得你自己...???

回复 | 2
作者:一草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20-02-27 07:39:04

哦,你是自以为“尾大”的神马玩意儿?

回复 | 3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2-27 06:58:56

【方方、章立凡他们不过只是有改良倾向,】这一点你说对了,他们甚至连改良派公知都不是,【反映出习共还并未撕下所有的遮羞布,】你这样的说法显然是不成立的,习包子早就撕下所有的遮羞布,赤裸裸的对公知大开杀戒了。只不过,你为了证明方方、章立凡为什么能够得到中共的特别待遇而去美化习包子。正因为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所以我至始至终都能够站着说话,而有些人因为“站着说话感到腰疼”于是马上“跪着说话让不腰疼了”

回复 | 7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2-27 06:47:44

巴博和蒋博,旁观者未见你俩有什么大仇,话赶话的争吵升级看着让人难受,还是休战吧。

_______________

你对一个畜生说人话,这畜生听得懂吗?

老狼从来没主动指责和漫骂过这流氓一次,这流氓骂了老狼十多次!从去年五月关于六四征文就在老狼征文后面骂!这是休战的问题吗?

一草,看来你喜欢这自称的“公子哥们”在你家拉屎?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0-02-27 04:06:26
作者:一草 回复 太山留言时间:2020-02-25 07:00:41

你又不是什么初上门者,不过是一读不懂文意、茫然不知己云的。鄙视你斥一下,您老哪值一驳?

您老有将倒退认作“进步”、颠颠倒倒的嗜好?

回复 | 2作者:一草 回复 太山留言时间:2020-02-25 02:03:37

您老“交”谁呐?茫然而百思不得其解的您自己?

========

你好尾大喔!!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6 22:11:05

来个换位思考,你若现在中国,你会怎么做,才既不“用另外一种方式帮助中共”,又能生存且为百姓发声呢?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6 21:57:21

不清楚你是否分得清 『不认同你的观点 』和『“必须正确的理解”你的观点』的差别。

当局并未放任他们的批评,而是一直在遏制压抑他们,时不时地“围剿”他们。为何半容忍他们的批评、不彻底“剿灭”他们的声音,反映出习共还并未撕下所有的遮羞布,且不一定有意要走向文革那样的极端。毕竟习政这代人,还是多少知道走向极端会对共政产生强烈的反杀伤力。

方方、章立凡等并非民运极端分子,他们有改良倾向,但他们多少代表了体制内的尚有良知力量,值得我们尊重。负面地指他们小骂大帮忙、“用另外一种方式帮助中共”,是对他们的不公,带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轻飘和极端。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2-26 21:24:37

我的观点当然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确,我也知道你一定不会同意我的观点,但是你必须正确的理解我的观点,当然也许我没有很好的表达我的观点,如果在大陆一个人表达了对中共批判的观点,如果只有一次两次或者少数几次,可能没有大问题,但是如果你长期这样做,那绝对会有麻烦,比如709的维权律师,全部抓进去了,比如为法轮功辩护的高志盛律师,还有刚刚在武汉的在媒体记者和爆料的方滨,他们都马上失踪了,像方方这样的体制内的,吃共产党的饭的人,共产党能够长期容许她砸共产党的锅吗?既然她能够长期没有麻烦,那么说明她没有砸共产党的锅,也就是她没有越过共产党化的红线。我没有抹黑他们,而不过是以事论事,可以这么说,目前中共的统治能力还是相当强大的,而且中共统治的艺术也越来越高明,他们让一部分他们可以利用的知识痞子扮为正义的代表,对中共小骂大帮忙。比如像方方这样的人,还要北京的一个叫章立凡的人,这么多年来一直能够接受美国之音的时事评论采访而没有任何问题,而且采访能够顺利进行,而其他任何人能够享受章立凡这样的待遇吗?为什么?因为他们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帮助中共。

回复 | 13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2-26 13:02:03

巴博和蒋博,旁观者未见你俩有什么大仇,话赶话的争吵升级看着让人难受,还是休战吧。

回复 | 3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2-26 11:01:51

逸草博主:这姓蒋的居然到你的地盘上拉屎了!你能让他随地大小便?

回复 | 1
作者:巴山老狼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6 10:59:12

姓蒋的:居然挑拨网友的关系?可见你的人品之卑鄙下流!

老狼与逸草博主之争论,是观点之争,是君子之争,哪象你这畜生!一言不合就喷粪?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6 10:36:50

不认同你的说法。

按你意,在中国能写文发声的人,全都是具有欺骗性的?

这说法夸大了习共的能量和力度,抹黑了包括我们同学亲友在内的众多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太极端了。

回复 | 6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6 06:33:21

【他照抄都抄错了,而且他知道错在哪里。】他照抄都抄错了,而且他根本不知道错在哪里。【狗铒反咬众网友】这样狗屁不通的话也能够写出了,因为他无耻,所以也就根本不害怕丢人现眼了,他就是中国大陆那些【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狼。

回复 | 13
共有86条评论  当前为第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