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2,144,02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子皮|女王告诉英国:我们将克服疫
· 美国这样错过抗疫最关键70天 华邮
· 驳斥格致夫对实证P3实验室研究新
· P3实验室研究新冠病毒实证-可笑缘
· 国人深藏与西方势不两立你死我活
· 纽约市的疫情比武汉更严重??ZT
· 关于清明公祭两评论/种下仇恨你能
友好链接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一冰:一冰的博客
· 和谈:和谈的博客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国人深藏与西方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
 · 方方:人格的力量无法抗拒
 · 危言耸听?中国将迎来五千年最大的
 · 何建明|首场出击-上海首场抗疫惊心
 · ZT 疫情下的“撕裂”现象
 · 2017年武汉人口死亡率是往年的两三
 · 方方:我很担心活着的人,把死者为何
 · 武汉人是不是已经没有悲伤的权利了
 · 极左思潮是一种文化病毒?更是一种政
 · 从假扮高中生攻击方方的泼皮看吉歌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美国这样错过抗疫最关键70天 华邮调
 · 5分钟出结果测试仪获批准/各地医护
 · 人们正在死去,川总却还想着钱和连
 · 3M宣布在美每月生产3500万个呼吸器
 · 看FDA局长如何不留情面 捍卫FDA专业
 · 说说布隆伯格的经济政策—全民经济
 · ZT 为什么我支持布隆伯格竞选美国总
 · 美国现在有外交政策吗?杀伊将理由是
 · "另类真相"时代解药—突
 · 撤军还是不撤?美军出尔反尔 或是进
【人在北美】
 · 抗疫双城记:纽约与旧金山,何以如此
 · 疫情洶湧-宾州一线医护人员讲述亲历
 · 推荐:信息丰富的“疫情日记系列四
 · 【又一个败类?】将你大囤的口罩捐
 · 美国疫情:为何你必须马上行动!/深度
 · 川普一口误,数十万美国人挤爆13个国
 · 美肺疫新况/P4实验室病毒泄露中的吹
 · 亚裔在美国很难当领导吗?不见得
 · 才貌双全的24岁药学博士生荣戴美国
 · 周末一乐:为何发社论?| 川粉急得
【人生旅途】
 · 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文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 海华提前退休前的纠结(上)/附联合国
 · 海华提前退休的好处和美妙
 · 忆倾千万身家助学的赵家和老师(二
 · 猛然看到数十年前“素颜”的自己,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千经百历化珠联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海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堂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家史亲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下)(一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中)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上)
 · 二姐上海买房记|港与北上广深高房价
 ·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父亲节的怀念-附如
 · 文革中父亲被关押四年多后回家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中外关联】
 · 国人深藏与西方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
 · 纽约市的疫情比武汉更严重??ZT
 · 关于清明公祭两评论/种下仇恨你能得
 · 世界会不会一样的丑陋?ZT
 · 转载关于美国防控策略 疫后中国面临
 · 许小年演讲:欧美疫情一天不结束,中
 · ZT 疫情下的“撕裂”现象
 · 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根本不
 · 中国不怕大灾大难,怕的是头脑发昏-
 · 给疫中中国媒体打0分/愤青外交千年
【海外人生】
 · 中国的坏老人移民美国了,但是下场有
 · 专业行家揭露IUL骗局的根本问题所在
 · 从两案例看IUL及卖保人常用的欺骗招
 · 解读骗局IUL-难得一见的专业保险员
 · 揭露华人圈里横行的老鼠会新骗局IU
 ·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好友文)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 周末消遣:后院的柿子红了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一)年金
【教育学术】
 · 看搬弄一鱼多吃的嘴炮水军小卒喷污
 · 攻击蔡的嘴炮军小将不懂装懂又出洋
 · 六十五年来,他的祖国向他道歉了三
 · 留学所在整个班全是中国人是种什么
 · 为何他仨荣获经济学诺奖?/穷人为何
 · 拿诺贝尔奖的老爷子果然Goodenough
 · 不出所料 法官判决哈佛录取没有歧视
 · 联邦调查局全社会抓捕间谍的做法被
 · 周末一笑:他们力证世界文明都起源于
 · BBC跟拍14个孩子56年,他们的人生如
【育儿之道】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四) 高中夏令营
 · 十张图说出普通父母与智慧父母的巨
 · 写在孩儿高中毕业时-粉碎恶毒诽谤攻
 · 决定孩子成功的不是智商和情商,而是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 把孩子培养成常青藤名校需要的人 (
【史实真相】
 · 晚年大多时间沉醉在整人污泥塘的耄
 · 彭小莲走了,她父亲彭柏山的经历有更
 · "因父之名":正义迟到的地方,还有父
 · 蒋经国:斯大林为何要割走外蒙
 · 风烛残年裹脚老人,流亡海外却无愧英
 · 中日俄持续三个世纪的混战战争真相
 ·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zt
 · 日本NHK电视台自揭战争罪责
 · 宜宾白毛女真相 比半夜鸡叫更离奇
 · ZT今天,我们要怀念一个人
【歌声回荡】
 · 节日听听简爱的音乐,怀念我们的青春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网络轶事】
 · 驳斥格致夫对实证P3实验室研究新冠
 · P3实验室研究新冠病毒实证-可笑缘木
 · 打脸网棍格致夫
 · P3实验室是研究SARS类冠状病毒之地
 · 愚人节看格致夫博遮目掩耳盗铃、自
 · 回驳格致夫博:请勿东扯西拉、转移
 · 就武毒所有泄毒可能话题 与格致夫博
 · 何为“刷屏”?为消除吉歌恶帖影响
 · 何为“刷屏”?—吉歌无理取闹极其
 · 万维网算得上是个反川网站吗?-与蒋
【健身养生养老】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的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作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图
【世界各地】
 · 子皮|女王告诉英国:我们将克服疫灾
 · 德国总理3.18.20关于新冠疫情的全国
 · 什么是真实的伊朗?受袭美军无伤亡消
 · 纳粹死忠不觉罪恶百岁过世|普京又在
 · 川杀苏只为转移弹劾视线?乌客机坠毁
 · 美国仗着自己领导人渺小廉价欺负伟
 · 伊朗政权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支持者?
 · 最新轰炸表明美国输掉了伊拉克战争
 · 杨安泽:与伊朗的战争并非美国人民所
 · 圣诞别唱——齐奥塞斯库毙亡30年祭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美欧日发表《联合声明》精准打击中国!(附全文) 2020-01-15 18:05:45

接《贸易战一关键:市场换技术乃天经地义?

 《再谈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兼回丝丝博


逸草:从本博上面数月前的两博文可见,中国在国际贸易中所作所为会触犯众怒,是必然的结果。该声明中不放中国的名字,却基本上条条针对中国。


重磅: 美欧日发表《联合声明》精准打击中国! (附全文)

来也喵 Today

来源:国际法务


美欧日昨天(2020年1月14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世界贸易组织对政府补贴实施更严格的限制。评论称,该建议针对的是中国经济模式的核心部分,旨在堵住中国政府“利用”的WTO规则中的漏洞。


美国、欧盟和日本已就所谓“中国政府支持的资本主义模式”加大了对中国方面的压力,呼吁世界贸易组织对政府补贴实施更严格的限制。


美国特朗普政府在解决贸易问题上,罕见向盟友寻求,美欧日1月14日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提议制定更严格的全球规则,以防止中国企业依靠政府支持获得对外国对手的优势。


报道指出,美欧日提出建议的规则变化针对的是中国经济模式的核心部分,提议呼吁在WTO范围内更广泛地禁止各种形式的政府支持,并要求各国政府采取更多行动,证明对企业的援助不会扭曲贸易行为。


评论称,该提议相当于一份联合宣言,旨在堵住美国和其他国家所声称的中国政府利用的WTO规则中的漏洞。


欧盟贸易专员菲霍根表示:


“这是朝着解决扭曲全球贸易的一些基本问题迈出的重要一步,欧盟一直认为,多边解决方案可以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


分析称,通过与东京和布鲁塞尔达成协议,可能有助于特朗普政府转移外界的批评,即特朗普与中国达成的协议未能解决工业补贴问题,美国与盟友合作不够,未能向中国政府施压。


美国、日本和欧盟希望通过一项“多边”协议来实施这些计划。根据这项协议,一个国家联盟将同意实施这些措施。


这样一项协议不需要所有164个世贸组织成员的支持才能生效,只对参与国有约束力。


这份长达3页的提案将扩大世贸组织现有补贴禁令的范围,因为一些“市场和扭曲贸易的”做法目前并不违法。这些计划还将要求各国政府证明,某些被允许的国家援助形式不会提供不公平的优势,或导致市场供应过剩。


欧盟官员1月14日表示,他们已经发现了一些中国政府勾销其向企业提供贷款,以及向破产企业提供巨额补贴的案例。


联合声明还重申了美国、欧盟和日本的呼吁,要求中国停止强迫外国公司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技术。


声明称,这种“不公平的做法与基于市场原则的国际贸易体系不一致,损害了增长和发展”。


以下是《联合声明》全文:


Joint Statement of the Trilateral Meeting of the Trade Ministers of Japa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European Union

Mr. KAJIYAMA Hiroshi, Minister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 of Japan, Ambassador Robert E. Lighthizer,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 and Mr. Phil Hogan, European Commissioner for Trade, met in Washington, D.C. on 14 January 2020.

On industrial subsidies, the Ministers discussed ways to strengthen existing WTO rules on industrial subsidies and agreed upon the following:

1. The current list of prohibited subsidies provided for in Article 3.1 of the Agreement on Subsidies and Countervailing Measures (ASCM) is insufficient to tackle market and trade distorting subsidization existing in certain jurisdictions. Therefore, new types of unconditionally prohibited subsidies need to be added to the ASCM. These are:

  1. unlimited guarantees;

  2. subsidies to an insolvent or ailing enterprise in the absence of a credible restructuring plan;

  3. subsidies to enterprises unable to obtain long-term financing or investment from independent commercial sources operating in sectors or industries in overcapacity;

  4. certain direct forgiveness of debt.

Ministers agreed to continue working on identifying the scope of prohibitions and additional categories of unconditionally prohibited subsidies.

2. Certain other types of subsidies have such a harmful effect so as to justify a reversal of the burden of proof so that the subsidizing Member must demonstrate that there are no serious negative trade or capacity effects and that there is effective transparency about the subsidy in question. Subsidies having been discussed in this category include, but are not limited to: excessively large subsidies; subsidies that prop up uncompetitive firms and prevent their exit from the market; subsidies creating massive manufacturing capacity, without private commercial participation; and, subsidies that lower input prices domestically in comparison to prices of the same goods when destined for export. If such subsidy is found to exist and the absence of serious negative effect cannot be demonstrated, the subsidizing Member must withdraw the subsidy in question immediately.

Ministers agreed to continue working on the scope of such provisions, and to identify additional instances of harmful subsidization and their scope.

3. The current rules of the ASCM identify in Article 6.3 instances of serious prejudice to the interests of another Member. However, these instances do not refer to situations where the subsidy in question distorts capacity. An additional type of serious prejudice linked to capacity should be therefore added to Article 6.3 ASCM. Further, work will continue on a provision defining the threat of serious prejudice.

4. The current rules of the ASCM do not provide for any incentive for WTO Members to properly notify their subsidies. Therefore, the state-of-play of subsidies notifications is dismal. Hence, a new strong incentive to notify subsidies properly should be added to Article 25 ASCM, rendering prohibited any non-notified subsidies that were counter-notified by another Member, unless the subsidizing Member provides the required information in writing within set timeframes.

5. The current rules of the ASCM are insufficiently prescriptive when it comes to the determination of the proper benchmark for subsidies consisting of the provision of goods or services or purchase of goods by a government in situations where the domestic market of the subsidizing Member is distorted. Therefore, the ASCM should be amended to describe the circumstances in which domestic prices can be rejected and how a proper benchmark can be established, including the use prices outside of the market of the subsidizing Member.

6. The Ministers observed that many subsidies are granted through State Enterprises and discussed the importance of ensuring that these subsidizing entities are captured by the term “public body”. The Ministers agreed that the interpretation of “public body” by the WTO Appellate Body in several reports undermines the effectiveness of WTO subsidy rules.  To determine that an entity is a public body, it is not necessary to find that the entity “possesses, exercises or is vested with governmental authority.”  The Ministers agreed to continue working on a definition of "public body" on this basis.

On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s, the Ministers reaffirmed that technology transfer between firm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global trade and investment. Technology transfer that is fair, voluntary and based on market principles can be mutually beneficial for growth and development. They also reaffirmed that when one country engages in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 it deprives other countries of the opportunity to benefit from the fair, voluntary and market-based flow of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These unfair practices are inconsistent with an international trading system based on market principles and undermines growth and development.

The Ministers discussed possible elements of core disciplines that aim to prevent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 practices of third countries, the need to reach out to and build consensus with other WTO Members on the need to address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 issues and their commitment to effective means to stop harmful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 policies and practices, including through export controls, investment review for national security purposes, their respective enforcement tool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new rules.

The Ministers also took stock of the progress on the discussion and the joint actions on the following items and agreed to continue cooperating on them:

  • the importance of market oriented conditions for a free, fair, and mutually advantageous trading system;

  • reform of the WTO, to include increasing WTO Member compliance with existing WTO notification obligations and pressing advanced WTO Members claiming developing country status to undertake full commitments in ongoing and future WTO negotiations;

  • international rule-making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electronic commerce at the WTO; and

  • international forums such as the Global Forum on Steel Excess Capacity and the Governments/Authorities’ Meeting on Semiconductors.


浏览(1232) (37) 评论(3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32:05

转前面这篇文,只是举例,让大家对一些相关实例有所了解。

并非完全认同文内所述观点。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27:43

在合作方式上,不能搞分红的合资,搞出来中国利益共同体,而要让中方和外方的经济利益对立。给你市场,但是不给资本,学出来技术自己干,这样才能真正用市场换到技术。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26:45

所以,今后无论是对汽车工业的改造,还是其他行业的技术引进,高铁和汽车工业的历史经验可以为鉴。只要搞市场换技术,就要统一口径,统一市场,整个中国市场一个出口谈判。不能各个地区各自为战,被各个击破。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25:39

汽车工业失败,因为合资模式达成了中外利益共同体,外资赚,中资也赚。受损是中国的整体利益,而这个整体利益无人代言。在市场操作上,中国不是一个大市场,而是各个省的小市场。一家外资企业,可以挑选多个合作方,中国各个地区自己恶性竞争,自然没有主动权。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24:56

高铁干的漂亮,是因为高铁掌握着中国市场这个巨大资源。有技术的外国公司没有形成联盟。一个大市场,多家来谈,优势在中方。中方利益和外资是对立的,你多赚我就少赚。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24:07

通过高铁和汽车工业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到市场换技术的两个核心问题,一个是利益格局问题,一个是垄断市场问题。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23:18

一些行业无须国家层面插手——餐饮业兰州拉面可以和肯德基比数量,手机行业小米可以在中国国内的销量上超过苹果。而在难度大、投资高的行业,让民间投资去和国际巨头自由竞争,无疑等于让义和团大师兄去冲击M1A2坦克。只有靠国家力量才能推动这些行业,而市场换技术是重要的手段之一。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22:22

市场换技术的核心问题

汽车工业和高铁都是技术含量高、难度大的现代工业,涉及的门类极多,有各种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壁垒,后发国家想靠自由竞争赶超基本不可能。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20:59

这种格局下,大众的一个螺栓都要送到沃尔夫斯堡去认证,本田的核心技术根本就不对合资方中方人员开放。你还不敢去反抗,否则就不给你好车型,转而去另外一地的合资厂商(很多外资在中国都有不止一家合作厂商)。中国汽车企业被外资企业“二桃杀三士”。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9:34

更糟的还在后面,因为汽车行业不像铁路那样拥有来自国家层面的推动力,各个合资汽车厂与地方政府是有利益交集的。在哪里建厂,哪里就有税收有就业。实际上成了外资汽车厂垄断技术,各地政府去竞争给政策。谁要的技术越少,给的市场越多,就在谁那里投资建厂。

这种模式和高铁截然相反,结果就是几十年下来,各地都建立了合资汽车厂,但拿到技术的寥寥无几。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8:55

而对外方来说,他们要的是中国市场,技术能不给就不给。当年政策的制定者显然考虑不足。结果就是汽车行业市场换技术的首家企业北汽并没有按照计划开发出自主车型,甚至技术中心在合资10年后才建立。

组装厂逃避关税,卖车中外分红,自主研发消化吸收无人过问——成为汽车工业合资的主要方式。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8:09

但是,这个美好的愿望在执行中完全走了样。因为中外合资,企业利润是分红的。对中方来说,引进后自主研发费时费力。拿来散件直接组装卖车立竿见影。中方的自主研发意愿就不足。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7:08

利益格局异化,地域各个击破——汽车工业的市场换技术

中国汽车行业的市场换技术可以追溯到80年代,最初的愿望和高铁同样美好。引进技术,消化吸收,自主研发,最终完成市场换技术的伟业。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6:28

技术拿到了,市场还没丢。这算不算市场换技术?在高铁市场换技术的过程中,权谋机变虽然让人眼花缭乱,但真正的核心是国家层面的总体意识,一个出口谈判,对方几家公司互相竞争,“二桃杀三士”最终成功。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5:18

这类例子还有很多,最后的结果就是以不高的代价拿到核心技术,并且迅速消化吸收掉。中国有辽阔的土地,高铁技术拿来在实践中不断升级进步。10年下来,从当初的小学生变身大学教授,不仅解决了中国的高铁问题,还能对外输出。堪称市场换技术的经典案例,市场给了一部分但是主流没有丢掉,技术拿到了完成消化吸收。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4:32

无砟轨道板是高铁的重要技术之一,外方给了一些资料,不透露核心问题。铁路方面依靠整体优势,把铁道科学院、北方交大、西南交大等单位的专家都聚集起来,攻关数年拿下。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3:37

西门子公司最初每列原型车价格3.5亿元人民币,技术转让费3.9亿欧元。价格不谈,结果中国直接让西门子出局,阿尔斯通、川崎、庞巴迪中标。随即,资本市场做出反应,西门子股票狂跌,谈判团队被集体解雇。等西门子再次竞标时,原型车每列价格2.5亿元人民币,8000万欧元价格转让关键技术。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2:51

而中国这边一方面抛出世界最有诱惑力的超级大订单,一方面不紧不慢地谈判。用尽各种权谋机变,杀鸡儆猴先排除德国厂商;拖长战线,让股东给厂商决策者压力;利用垄断优势做自主研发替代,能替代多少替代多少,压低报价,去血去肉磨骨头。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2:07

当年德国、日本、加拿大都有高铁技术,而且报价都很高,他们知道中国没有核心技术,希望能宰多少宰多少。

回复 | 1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1:18

中国高铁的市场换技术过程被称为“二桃杀三士”。当时的铁道部是中国剩余不多的能够垄断市场的部门,高铁当年市场换技术的核心就是垄断市场,只留一个出口谈判。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10:23

为什么都是市场换技术,高铁和汽车却是冰火两重天呢?

高铁的成功,来自国家层面强力推动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09:34

另一方面,高铁也是市场换技术,起步比汽车晚的多,但十年磨一剑,不仅中国高铁建设大发展,每个人都从中收益,而且中国高铁已经走出国门进入各国市场,一跃成为世界第一集团。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08:48

中国的汽车市场是丢了,但是换到的技术却寥寥无几。大众几乎半壁江山都在中国市场,但是中国两家合作伙伴一汽和大众拿到的技术极其可怜。一汽的自主车型用的是马自达、丰田底盘,上海汽车的自主车型荣威则是英国和美国的技术。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08:04

一方面,汽车工业市场换技术几十年效果不佳。2013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已经达到2000万了,五年蝉联全球第一,是最大的汽车市场。但中国自主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却持续下降,2014年上半年,自主品牌轿车共销售了136.82万辆,同比下降了15.30%,在全部品牌轿车中占有率为22.24%,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41个百分点,而6月份的市场占有率更是滑到了自2009年以来的月度新低,为20.91%。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07:22

但是,同样的思想却在汽车和高铁产业的发展过程中,遇到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05:41

于是,市场换技术就被提出,利用中国庞大的市场,换取西方大企业的核心非核心技术。给你钱赚,给我技术,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05:09

但技术这个东西除了当年的苏联以外,各国都是当核心机密在保护着,轻易不给你。甚至在日德大企业工作的华裔人员都被排除在核心技术部门之外,老外也怕“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04:30

中国作为一个后发工业国家,在技术上的积累不足,多个行业都处于落后状态,技术引进是很多行业必须要做的。

回复 | 0
作者: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6 04:03:14
ZT 天骄:市场换技术,为什么汽车输高铁赢?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1-16 03:50:09

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买方有一定垄断程度、类似monopsony 的前提下。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1-16 03:38:54

中国用市场来强迫要求对方交出技术。这样的实例不难查到。你可Google查找一下讲述这方面包括一些细节的文,就能得到你提出问题的答案。

回复 | 0
作者: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1-16 01:03:49

有一个问题一直都很奇怪,什么叫 “停止强迫外国公司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技术” ?外国公司干嘛要被胁迫分享技术,又为啥要与中国结成合作伙伴关系?世界这么大,近两百个国家与地区,难道就无路可走,非要吊死在中国这棵树上?

资本主义的目的就是逐利,不应该有,也不可能被国界约束,特别是在信息化,数据化的今天。一桩买卖,合作与否,资本家之间知道该这么做,并不需要政府或官僚政客指手划脚,否则就不叫资本主义。另外即使不是官方的意思,企业间以技术换市场也是常事。

在全球经济走向一体化的今天,为保住摇摇欲坠的经济与科技霸主地位,美国算是急了。眼看应付不了整个世界,就只能对其盟友们吆喝,施压,利诱,威胁,恐吓,但这能有多大效果?小小的华为都镇不住,铁杆哥们约翰逊都叫冤了:不用华为,你给我找替代方案啊。是啊,总不能不顾别人死活,毕竟欧洲还是美国的祖宗。另外,你看北约的土耳其照样买俄国的导弹,日本人更是阳奉阴违,正准备跟中韩有更多的贸易往来。在经济上,日本人吃美国的算计太多了,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美国能靠得住么?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20-01-15 22:52:52

要和招来打击和制裁放在一起看,并非较长期适合中国国情。定国策不能短视,短视会祸国殃民。

回复 | 1
作者:双不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1-15 21:19:43

但适合中国国情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20-01-15 20:37:35

成功?被打击被报复被制裁的成功?

回复 | 1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20-01-15 19:19:14

【“中国政府支持的资本主义模式”】

中国的确是这样的制度,中国对西方国家的追赶靠的是这个制度的成功。这个制度优于西方现行的制度,中国要不要迎合西方而放弃这个制度呢?

回复 | 0
共有36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