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芦随笔  
思想之芦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和西方政治体系的起源和对比 2021-09-28 08:21:03

读书札记: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

 福山是美国著名政治经济学者。以《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著称。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中,福山比较了欧洲、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的政治秩序起源的不同。

original of political order.jpg

福山认为政治秩序有三个维度:国家建构、法治、民主问责制(主要是选举和三权分立)。国家建构是政府的统治能力,即政府的官僚机构架构和国防、征税、维持社会秩序、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福山认为国家建构与法治、问责制之间的发展顺序,是决定一个国家走向的关键。在福山眼中,印度公共设施建设的缓慢、欧洲福利国家的滞涨、美国赤字困境,都是国家能力欠缺的表现,可归因于法治或问责制起源超前于现代国家建构,从而消弱了国家能力。而中国由于在秦代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现代的国家,法治和问责制的缺失,具有很强的国家能力。

福山在本书中非常强调国家能力的作用。但是三个维度的均衡更重要。一个没有法治和问责制的强国家相当于专制。它越现代和制度化,其专制就越有效。秦朝和纳粹德国的最后崩坍不是因为国家能力不够,而恰恰是因为国家能力过强。国家构建让一个国家强大,法治与问责让一个国家变得有价值。现代国家的经济增长和安全保障,都更多地依赖科技创新和资本聚集,而科技创新与资本安全则更多地依赖于法治与问责制。高度掠夺性的国家(如马穆鲁克苏丹)的征税,使长期投资变得困难,扼杀自由资本主义经济。奥尔森认为,专制统治者不可避免总是制订最大化税率,而民主政权一般会制订比专制政权更低的税率,因为它们必须求助于承担主要税责的中间选民。

福山认为,历史就是任人唯亲和任人唯贤的斗争。人类有袒护亲友的自然倾向—家族主义以及互惠利他原则—照顾互换利益的朋友。传统社会的特征是:广泛的家族关系,宗教或家族的约束对市场交易设限,缺乏个人社会流动性,基于传统、宗教、超凡魅力的非正式社会规范。而现代社会是个人主义的、平等的、以市场为导向的、流动的,并以法理型合法性权威组建起来。人类社会普遍的发展模式是从亲戚团体的大集团,转向个体自愿结合的小家庭。现代国家的建立就是以用人唯贤的体系代替用人唯亲的传统统治体系。现代产权指个人拥有的财产,可自由买卖,不受家族、宗教当局、国家的限制。

欧洲中世纪的社会建制是封建的,并不基于亲戚关系。这一事实,对后来的欧洲政治发展来说,造成了重大差别。属臣的封建关系是强者和弱者自愿签署的合同,规定了双方的法律义务。它将高度不平等的社会形式化,但也为个人主义(签署合同的是个人而不是家庭)和现代法人树立先例。以封建制度替代了家族建制。

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西欧的政治发展次序高度异常。中央集权政府出现之前,法治已经存在;由于中央集权国家无法击败旧封建机构,出现了议会这样的问责制机构。由于基督教,欧洲社会很早就是个人主义的。在现代国家兴起之前,社会层次的个人主义便提早数个世纪出现;在婚姻、财产和其他私人事务上,当家做主的是个人,而不是家庭或家族。个人主义无须等待国家的出现,无须等待它来宣告个人法律权利,并行使强制权力来予以保障。个人已在享受实质性的自由,无须承担对家族的社会义务。有私人产权,财产经常在陌生人之间转手。先有这样的社会,才有国家建构。社会发展走在政治发展的前列。

英国是三大维度聚合在一起的第一个大国。这三者互相之间高度倚靠。没有强大的早期国家,就没有法治,以及对合法产权的广泛认识。没有健全的法治和合法产权,平民绝不可能群起奋争,将问责制强加给英国君主政体。没有问责制的原则,英国绝不可能在法国大革命时成为强大国家。光荣革命和随之发生的财政和银行改革,如1694年建立的英国银行,使公共财政经历了革命性的变更。它们允许政府在透明的公共债务市场上借贷资金,这是法国和西班牙无法企及的。因此,英国政府借贷在18世纪激增,使得国家愈加壮大。这是战胜法国的原因之一。

对比世界其他地区,中国战争规模极大。秦国动员了其总人口的8%到20%,而古罗马共和国仅1%,希腊提洛同盟仅5.2%,欧洲早期现代则更低。人员伤亡也是空前未有的。罗马共和国在特拉西美诺湖战役和坎尼会战中,总共损失约5万军人。中国历史记载,24万战死于公元前293年的战役,45万战死于公元前260年的战役。总而言之,从公元前356年到前236年,秦国据说一共杀死150多万他国士兵。这个数字是西方的10倍。战争的需要推动了国家建构。

中国成功地发展出了一个中央集权的、统一的官僚政府。早熟出世的强大国家,能够完成印度所做不到的任务,从建造阻挡游牧入侵者的长城,到兴建现代大型水电工程。中国强大的国家从来不受法治的约束,也就无法遏制其统治者的异想天开。它可睹的成绩,都以普通中国人的生命和生活作为代价,而老百姓基本上无力来抵制国家的征召。对比英王也要服从法律,中国皇帝凌驾于法律之上,对皇帝的限制只有三种:道德自我规范(期待好皇帝)、大臣劝谏和祖宗家法。这三层限制很容易被突破,所以中国历史上昏君远多于明君。

俄罗斯版本的封建主义历史太短,尚没达到根深蒂固的程度,这是俄罗斯贵族无法限制中央国家权力的另一原因。俄罗斯政府更接近帝制中国,更远离西方。社会主义革命在俄国和中国首先发生,其背后原因是什么,很可能和专制的历史、人民的文化背景相关。


浏览(6049) (23) 评论(1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地球人三世 留言时间:2021-10-05 12:03:09

你不是那位地球人二世转世吧?

回复 | 0
作者:地球人三世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10-05 00:50:31

不牛女士说福山江郎才尽,这正是我要表达的意思,对于要建造的政治学理论大厦,他其实是功亏一篑,力有不及。他从民主自由的普世性,到政府职能的威权性和有效性,再到国民性格和文化传统,来论证理想社会的统一模式,有其独到和敏锐的见解,可惜他缺乏从现象看本质的历史眼光,,也没有抽丝剥茧,集腋成裘的理论综合能力,故无法形成像他恩师亨廷顿一样的政治历史学体,其学说只能是朝令夕改,今是而昨非。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10-05 00:05:13

俺觉得,福山已经江郎才尽。他的名著《历史的终结》还是名著。不因为历史并没有终结而完全否定他那本书当时的轰动效应与脑力波。他现在的研究方向,其实应该引导到与他的成名作截然相反的结论:人类不到灭绝,人类历史不会终结。也就是说,世界大同永远不会出现,除非是地球毁灭人类灭绝。反过来说,也即是古往今来人人梦想当皇帝,每一个皇帝都梦想独霸天下,卓别林讽刺希特勒《大独裁者》就是抱着地球仪想吞下肚。这永远不可能实现。阿富汗出现过开明改革国王,苏联扶植过共产党,美军扶植的政权也搞了二十年, 还是个塔利班轮回。估计五百年之内不是再来回轮回,也就是塔利班换头换马一直搞下去。俺早在判定卡扎菲会死之前就说了,干掉卡扎菲,利比亚要统一稳定,就得指望几十年后再出一个卡扎菲。那地方那民族那文化文明传统与现实,就是在怪异强人恶霸与一盘散沙分裂残杀之间轮回与选择。别再想阿富汗如何跟随历史规律走进共产主义或者自由民主资本主义天堂。也用不着告诉委内瑞拉军头,社会主义如何共惨吃屎,他们乐意。海地与多米尼加一个小岛分割,多米尼加虽然不是天堂,但是她西边半个岛一个世纪来差不多都是人间地狱:滑稽的是,这整个岛几乎都与神马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无关,而他们都有着现代国家的几乎一切形态,或者说福山所称的国家建构:军队警察法院总统议会等等。所以他们都是联合国成员。人类灭绝之前,这样的国家都会存在。川普拜登普京习近平都救不了海地,他们也确实没有半点操心海地,除了拜登要操心涌到美墨边境的海地难民偷渡客。多尼米加要不变成海地,全靠他们自己。福山就别瞎操心啦。

回复 | 6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地球人三世 留言时间:2021-10-04 23:31:09

你这个看法很理性,很不错。虽然俺实在难得恭维你。

不过,福山能够在1988年指出民主自由资本主义取得了历史性胜利,还是很有历史眼光的,这是在苏联垮台之前好几年啊。说不定戈尔巴乔夫也就是看了福山的书或者文章的俄文版,彻底丧失了对共产主义的信心。当然,福山的观点即使正确,也不过是重复了哈耶克早在1944年在《通往奴役之路》提出的历史性预见---极权共产主义计划经济自掘坟墓,一定破产死亡。

回复 | 6
作者:地球人三世 留言时间:2021-10-04 13:09:04

福山算不上一个创立一家之言的政治学者,他的成名只能证明当代美国政治理论的极度苍白与平庸。福山从未形成一套自成体系持之一贯的理论架构,与马克思.韦伯的新教伦理对资本主义精神的推动作用和他的恩师亨廷顿“文明冲突”历史政治学理论在政治历史学上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福山上世纪未信奉个人追求平等自由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认为民主制将“成为全世界最终的政府形式”。后来看到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又强调强力政府和权威政体的作用,变相为“中国式社会主义”寻求理论解释。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今天,他又提出国家的内在能力,对社会的信任程度和领导素质三个关键要素,实质即国家政治生活形态和国民文化传统对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应该承认,福山在细节与局部观察上的敏感性与准确性,这在他做为一个连母语都不会说的日裔美国人却能对中国政治文化历史发展描述得大体准确和抓住高科技在当今社会发展中的全新的重要作用中可以看出。但是,福山缺乏在曲折的历史中把握发展主线的全局眼光,也缺乏在暂时的阶段性和偶发性的政治事件中把握历史社会本质的能力,从而无法构建完整政治历史理论体系。


回复 | 1
作者:俞先生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1-09-29 21:45:06

逻辑是根本性问题。该书的命题也不是最佳。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9-29 19:27:31

逻辑和论证是另一回事,下一篇文就是关于这个。但他的政治秩序三个维度的定义是清晰且自洽的。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1-09-29 19:19:29

我就是说福山的书的逻辑不能自洽。用一个形象的话说,他的书像一个比萨斜塔,好像要倒塌。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9-29 18:34:21

公允的评论,或者使用公认的定义或者是作者的定义,只要在书中自洽就可以。但一定不能用某位读者心中的定义。这样就是鸡同鸭讲了。

谁说一个国家必须包括民主制度?难道纳粹德国不是一个国家?不能说秦代没有建立民主制度,就不是一个国家。国家建构也包括威权国家和极权国家,从来也没见过国家建构必须包括民主制的定义。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1-09-29 18:07:40

你说秦朝完成国家建构,评论员或许会说,秦朝没有完成国家建构,说它只完成一半,例如,秦朝没有建立民主制度。当然,秦朝肯定不会去建立民主制度,但是,问题会是:什么才是国家建构?需要严格定义,然后再叙述。国家建构也可能包括法治建设。不仅仅是设立一些机构,委任一些官员,可能还要确立建国的大纲。大纲内可能规定要实施法治,要问责。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1-09-29 18:01:33

国家建构包括要设立程序,使国家管理合理化,使国家运行完善,也可能包括实现正义。问责制也会包括在内。也可能要求建立法治。因此,他的分类研究会产生内部冲突。我认为他没有将思路理清楚。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9-29 16:39:24

福山在这方面思路是清晰的。他说国家建构是政府的统治能力,即政府的官僚机构架构和国防、征税、维持社会秩序、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不包括法制和民主问责制。就像中国秦代世界首先完成了国家建构,但另两项完全是缺项。

回复 | 1
作者:俞先生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1-09-29 16:22:40

很显然,国家建构就可能包括法治和民主问责的内容。国家建构不可与法治和民主问责并列;法治与民主问责两项内容也可能重叠。没有清晰的逻辑,一塌糊涂。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9-29 07:29:44

福山认为政治秩序有三个维度:国家建构、法治、民主问责制。国家只是其一。书中主要讨论三者的起源顺序对一个国家的走向的影响。并不只是国家的秩序。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1-09-28 20:53:07

他的那本书《政治秩序的起源》的题目就不对。他应该讲国家的起源或者政府的起源。没有秩序的起源这个说法。在无国家社会里,也可能有政治秩序。但是,福山显然是在说国家的秩序。整本书里有关秩序的概念就是含混不清的表述。其实,他写的是历史,或者说政治史,无法建立体系。历史政治学或历史社会学都是社会科学里的歧途。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9-28 15:13:43

写的不错。我在90年代初在英国留学读电脑专业时已经得出类似的论断。


福山的独特之处,就是他不会如其同行的绝大多数学者被浩如烟海的文献和学说所迷惑,而能基本抓住历史发展的关键。


尽管他已经承认了其《历史的终结》的结论:““自由民主”和资本主义被定于一尊,是谓“资本阵营”的胜利” 基本破产。但他作为有影响力的学者,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很有启发的。

回复 | 3
作者:思芦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9-28 09:22:13

他还是有一些政治观点的。下一本书评就是福山批判。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9-28 09:05:42

福山没有创造任何政治理论。我看过他写的几本书。他的研究手法是从历史和政治制度史的结合研究人类社会的演化。他写的东西不会被认为建立一个真正可信的政治理论。其中,有几个关键概念不对称,就是虽然进行分类,但分类不合理,等等。任何可信的政治理论必须符合结构主义。他的理论没有实现结构化和体系化。所以,那是失败的作品。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