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3,309,49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武汉弘芯:遣散全体员工!诈骗团
· 美国债务高吗? 新任女财长首次
· “罪恶馆”——令人毛骨悚然的大
· 美国过去的对华接触战略失败了吗
· 【攻略】H-1B 工作签证的几个核
· 最高法给川普最后一击--法治精神
· 文革中的上山下乡是千万知青家庭
友好链接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瑞典茉莉:瑞典茉莉的博客
· 一冰:一冰的博客
· 和谈:和谈的博客
· 渔阳山人:醉茶说天下
· cunliren:cunliren的博客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武汉弘芯:遣散全体员工!诈骗团伙
 · 文革中的上山下乡是千万知青家庭的
 · 歪宣奇文共赏:色厉内荏 言论资敌罪
 · 醉生梦死 未老先衰 墙国2000多个县
 · 她长在中国荣获诺奖普利策奖却被指
 · 年头周末消遣:同一个春晚,不同的
 · 看1958年耄发孽昏“粮食吃不完怎么
 · 冠疫逝者家人之深痛:无所期待的“
 · 周末一笑:当今中华好诗词,惊世骇
 · 万骗不离其宗,海内外骗子如何洗劫
【人生旅途】
 · 就地过年之今昔/家门前白雪皑皑,瑞
 · 一梦一人生,“美帝孤儿”母亲的传
 · 二〇二〇三幸/祝众网友群友新年快
 · 母亲的故事丨張大青:​冷战
 · 记得当年读又见棕榈--悼念作家於梨
 · 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家史亲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中)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上)
 · 二姐上海买房记|港与北上广深高房
 ·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父亲节的怀念-附
 · 文革中父亲被关押四年多后回家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海外人生】
 · 群友收集打完第二针COVID19疫苗后
 · 悼念新冠疫中陨落的十位世界级学术
 · 中国的坏老人移民美国了,但是下场
 · 专业行家揭露IUL骗局的根本问题所
 · 从两案例看IUL及卖保人常用的欺骗
 · 解读骗局IUL-难得一见的专业保险员
 · 揭露华人圈里横行的老鼠会新骗局IU
 ·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好友文)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教育学术】
 · 斯坦福2025计划,颠覆现有高校教育
 · 美国的教育只讲外因不讲内因吗?驳
 · 中美乡下人的悲歌--首要防止教育割
 · 耶鲁要被美文革改名?相信这个的网
 · 前国安顾问:川普将连任置于国家安
 · 律师解读ACA-5法案与对亚裔申请UC
 · 突发:著名生物学家李晓江在美被判
 · 看搬弄一鱼多吃的嘴炮水军小卒喷污
 · 攻击蔡的嘴炮军小将不懂装懂又出洋
 · 六十五年来,他的祖国向他道歉了三
【育儿之道】
 · 收信人去世了,聊聊那本被误读的傅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四) 高中夏令
 · 十张图说出普通父母与智慧父母的巨
 · 写在孩儿高中毕业时-粉碎恶毒诽谤
 · 决定孩子成功的不是智商和情商,而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史实真相】
 · 文革中的上山下乡是千万知青家庭的
 · 竺津(著名科学家竺可桢之子)冤情
 · 把秘密保存17年的彭德怀手稿交给胡
 · 1967年:取消过年/ 那几年的冬天刺
 · 看1958年耄发孽昏“粮食吃不完怎么
 · 胡风冤案重灾区(上海)受难者的所历
 · 华二代力作-美刑事司法史,充满了改
 · 不只是耄年代:45个家庭出身代码
 · 人们批评的不是大秦赋,而是歌功大
 · 高华深究耄诗与文革关联:读《七律.
【网络轶事】
 · 过大年看华川自贱:一个新春祝福引
 · 路遥: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网友春节
 · 再问透视镜:你跪拜杀害警察的暴徒
 · 质问透视镜-郭:粉川就是跪拜杀害警
 · 你很难改变挺川/川粉迷-兼回体育老
 · 谴责透视镜将网友名挂标题公然造谣
 · 看鲁九的前世今生 称曾告万维恶状
 · 最近推特上流行的密码864511320是
 · 问蒋博:你混淆华人与中国人概念,意
 · 回蒋博:华人是世界各地有中华血统
【歌声回荡】
 · 节日听听简爱的音乐,怀念我们的青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中外关联】
 · “罪恶馆”——令人毛骨悚然的大屠
 · 美国过去的对华接触战略失败了吗?
 · 歪宣奇文共赏:色厉内荏 言论资敌罪
 · 纽时-邓聿文:时间在中国一边吗 未
 · 拯救“爱国国宝”陈平教授
 · 她长在中国荣获诺奖普利策奖却被指
 · 拜登警告中国践踏人权行为之后果受
 · 两岸/新疆/六四..俱乐坊被封前在聊
 · 拜登政府主动叫停微信禁令案-朱律
 · 新春十八祝福 /拜-习通话 拜登重话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人在北美】
 · 德州好友聊雪灾第四天|德州大断电,
 · 德州好友群友评论|不信任联邦,一场
 · 就地过年之今昔/家门前白雪皑皑,瑞
 · 硅谷一线医生肉搏诡谲新冠-美国疫
 · 阎先生挚友忆润涛 润涛阎项目基金
 · 华裔姐妹不幸遭遇致命车祸-纪念基
 · 若你只看华语媒体,即会认定美大选
 · 纪念阎润涛先生:黑堡老友的计划和
 · 北奥:40年父子情深-我的黑人爸爸
 · 转自沧海:阎先生家人转给读者的几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美国债务高吗? 新任女财长首次发
 · 【攻略】H-1B 工作签证的几个核心
 · 最高法给川普最后一击--法治精神在
 · 统计怎被用来撒谎-拜登在乔州选举
 · 历史性时刻:川队关于大选结果的所
 · 拜登的大计划:下一个罗斯福?没有
 · 后川普时代——共和党的生死之战 Z
 · 国际特稿:一位冷战终结者的绝唱 Z
 · 川普集团的刑事调查进展,近期情况
 · 斥川粉新谎谣 /拜登总统能为气候变
【健身养生养老】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
【世界各地】
 · 缅甸民众抗争加剧 军警开枪致2人
 · 拜登严厉制裁缅政变军人 |川普遭遇
 · 百万难民毁掉德国了吗?默尔克5年
 · 从某外宣报道 看川党的梦想在缅甸
 · 德国以六分钟热烈掌声告别默克尔-
 · 百张精选照片纪录惊心动魄2020年的
 · 俄罗斯何去何从?及拜登当选对俄的
 · 朝鲜凌晨阅兵为哪般?川之敌就是朝
 · 批驳“不合群”的《川普外交硕果累
 · 体制内的觉醒者-极权制度里很难产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2017-06-17 18:06:03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我家按一般人看来,是个典型的母慈父严之家。在我记忆中的少儿年代里,母亲照管着我们的点点滴滴。父亲就只有在周日,来参加母亲坚持要开的全家民主生活会。差不多每一两月会有那么一回,父母在周六晚带我们去“33号”(即延安西路33号,市委礼堂) 看一场电影。那年头全家人看电影算是蛮大的家庭娱乐了。在那不算太拥挤的会议礼堂,坐在那不太舒服的硬板靠椅上,我们总是看得兴趣浓浓。印象较深的是在那儿看了《五朵金花》和《柳毅传书》等影片。

 

对于我们的学习,父亲只看看成绩手册和老师评语,基本上不过问。当然这是因为我们在母亲的督促下,个个的成绩和操行评语都能让父母满意。平日里父亲早出晚归,和我们说不上几句话。与母亲相比,父亲在我眼里甚至有点儿生疏。

 

但有几件事在我的记忆中划上了几道辙。一是挨了父亲轻轻一巴掌。父母坚持不打孩子,这在我们童少年时代的周围人家里是少有的。所以唯一的一回挨了父亲一巴掌,就记得特别清晰。

 

那是在我五六岁时,入秋的天气已凉,可我不知哪根筋搭错,偏要穿小哥已嫌小而给我的短袖小海军服去幼儿园。母亲劝了我好一阵,我不听,抓起小海军服就往身上套。父亲终于烦了,一把抓住我,把我拎了起来。巴掌还没上来,母亲叫起来了,“弗可以打小囡啊”。父亲一下子尴尬起来,只好把我放下,顺势拍了我一巴掌。我倒像是受了极大委屈,唧唧歪歪地抽泣起来。母亲只好任我穿着小海军服去了幼儿园。幼儿园的叶老师见我眼红红的,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老老实实说了实情。老师批评我,这样做不是好孩子。何况天气确实已凉,周围已几乎没人穿短袖了,要我回家换衣服。我只好跑回家,换下了那心爱的小海军服。晚上父亲回家,听说我在老师督促下回家换了衣服,直说你老师好,你改正得也好,过来摸了摸我的脑袋。那只大手很温暖。


 

六十年代初的小海军服差不多就是这般可爱

(图片来自网络)

 

另是在我小学三年级时,学校少先队大队要求各班中队搞革命传统教育。我和小哥所上的普通小学里,工人和职员子弟占了绝大多数,干部家庭出身的同学较少。我班的陆老师和小哥的班主任老师,都要求我们邀父母前来作报告。父母商量了一下,就分工由母亲来我中队,父亲参加了小哥那中队的活动。母亲比较实在地介绍了所认识的一些朋友和烈士英勇斗争和牺牲的事迹,主要讲了当时任上海市总工会执委的施小妹的故事。挺感人的,但故事性不强,不怎么生动。父亲的口才比母亲要好得多,他把自己和朋友们抗战期间做秘密工作时,如何和日伪特务周旋,被跟踪时如何把尾巴甩掉,讲得绘声绘色。其中一个故事是一位叔叔被敌人跟踪,恰好他裤子口袋里有个小香蕉,追捕者以为是枪而不敢靠近。那叔叔就此赢得了一点时间得以逃脱。小哥的全中队同学听得入神。小哥回来一描述,让我好生羡慕。

 

还有件事提起来总觉得好笑。那是在文革前两年,我们家搬到了武康路那属于市委机关的弄堂。仨姐都上了中学,二姐住校。她们的学业都比较忙,没时间再来陪小弟小妹玩耍。周围邻居家的孩子们还互不相识。我喜欢看书、放放听听留声机里的音乐歌曲,不觉得无聊。可小哥是男孩,在家中呆不住。他放学后,常和几个同学在外乱逛一阵。有一回路见一靠近终点的公共汽车空车,有同学用小石块向那车投掷,小哥也随手扔了根捡到的草绳。结果司机停了车,下车来抓捣蛋小鬼。同学们一溜烟地逃了个精光。书呆子小哥觉得自己没做坏事,不逃。被那司机抓住,一路揪到家里。见这弄堂是新建的市委机关家住弄堂,司机更觉得理多几分。向我家的老保姆批评说,干部家庭怎可缺乏思想教育?留下了据说是小哥罪证的一石块和车号。爹妈晚上回家听了转达的告状后,自然是一番批评教育。要我小哥写了检讨,老爸上车队道歉,好像还作了些赔偿。家中有一摆放些书籍和小工艺品的小玻璃橱。那“罪证”石块就长时间地放在里面,要小哥牢记教训。

 

现在想来,那时至少在部分情况下的干群关系还挺好的。那车队可是与老爸担任领导工作的部门有关的下属单位啊,那司机对此毫无顾忌。事后老爸开始注意要让我小哥忙起来。除了读多册“十万个为什么”外,还引导他读历史书,有史记、左(丘明)传等。加上小哥当上了少先队中队墙报委员,参加了少年宫绘画组,就再没有时间闲逛“笃石头”了。


 文革前的老爸


那是我们儿时最轻松愉快的一段时光。由于父母在各自家族里都属收入偏高的,很自然就担负起了赡养我们的祖辈和接济多子女亲友的担子。所以我们在物质上并不优裕,连过春节都不一定有周围邻居和同学常有的新衣。但我们家有很多藏书和订阅各种杂志,还有一台老旧的留声机,使得我们的精神生活极大地丰富,家中满是歌声、笑声和温馨。

 

其实,父母的多年地下党经历、大小知识分子的学历、比较正直、富有同情心和人性,已使他们与当时阶级斗争论盛行的大环境不谐,在各自的工作单位小环境里也受到种种压力。但这些他们都自己或两人间默默地承担着,不让负面情绪来影响我们。家,是我们欢乐又宁静的歇息港湾。

 

不久,中华大地在文革的腥风恶雨下,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我们也失去了那父母呵护下可躲风避雨的港湾。然而,少时从父母那里得到的引导和关爱,家里宽松民主的环境和奋发努力向上的气氛,激励着我们在逆境中不消沉不退缩不放弃,成了我们受益终身的力量源泉。

 

相关博文《逸草:那48年前的冬至黑暗长夜


浏览(1270) (14)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