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辽西,那一段人鬼难辨、不堪回首的历史 2020-09-09 17:39:40

逸草:如今能做的就是留下记载、记住历史。不容当局倒行逆施,不让那正邪颠倒、人鬼难辨的年代重来,也不让那段并不久远的历史被人淡忘,或被刻意掩埋。 


辽西,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ZT

Original 蜀黍郝 咚蹡蹡


本文部分叙述可能令人不适。


“父亲,我来到50多年前你劳动的地方,50多年前,你被打成右派,下放到这里劳动,听说,你就死在这里,很多右派也死在这里,这里每一个桥墩下面,都有冤魂……”


尹俊骅,右派分子尹绍尧的儿子,捧着父亲遗像,来到辽宁凌源哈巴气大桥,悼念父亲和同在当年冻饿病死的216个游魂。




当地村民说,哈巴气大桥每个桥墩下,都埋有当年劳改右派的幽魂。





2017年,独立纪录片制作人胡杰完成新作《辽西纪事》。


反右运动,肇始于1957年4 月27日,中共中央公布《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也可以给共产党和政府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于是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识分子们,开始踊跃表现。


大家都站出来说话,尤其是家国情怀深重的知识分子。但有的意见过于刺耳。在大鸣大放后期,一些言辞十分激烈、尖锐,有些言论甚至提出“共产党与民主党派轮流坐庄”,这些,都远远超出某个层面容忍底线。针对知识分子意见汹汹,1957年5月15日,毛泽东撰写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要求认清阶级斗争形势,注意右派的进攻。6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 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 》,同日,《人民日报》也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的社论。由此,开始了大规模的反击右派的斗争。


根据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复查统计,当时全国共划分右派份子552877人。


当年,一个知识分子苦读寒窗十几年,竭尽平生拼搏,到后来,被评定为右派,被开除公职,是分分钟的事。一旦归”右“,大半生奋斗瞬间归零。


这样的一纸公文,实际上是葬送了一个人的生命。






在那场被称为“阳谋”、“引蛇出洞”的大运动里,只有这种能始终一言不发的,才得以幸存,免遭整肃。



但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并无此识悟,他们按捺不住。



况且,上面明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有人因言获罪,也有极个别的人,因表现独特,出语惊人,完全顺从上意,被破格提拔。这种人,被称为内线。


相互揭发,成为当时反右的秘密武器。



仔细看当时公安机关对“揭发”的态度,颇有意味。



一旦被揭发出来,就意味着无限次的批判、认罪——“现在看来,我当时向党的进攻是多么猖狂。”



1958年9月,中秋节,辽宁大学以及当时辽宁财经学院,俄文专科学以及辽宁一些中小学的右派被紧急集合上火车,在八面村车站,右派们被装入一节闷罐火车,没有光,不透气。哐当,哐当,“ 然后就听着火车轮子的声音,一连三天。”



目的地是离沈阳近400公里的辽西凌源。凌源,辽宁的西北角,辽宁人戏称,辽西就是辽宁的西藏。不,按照右派们的严谨说法,那是辽宁的新疆——“中国的重刑犯都在新疆”。


下了火车,右派们被正式通知:现在,你们到了新生矿山公司,也就是劳教大队,你们编到第三大队,第三中队。


一个中队大概有四五百人。到凌源的右派劳改犯,据当地农民回忆,有三千人。


劳改右派的帐篷沿凌河安扎足足有四里长,那年冬天能冻掉下巴,劳改右派在帐篷里,只铺些稻草御寒。


劳改是重体力劳动,两个人要抬七个土筐,还要喊号子呈现“干劲”,“上厕所都没时间,要举手报告。”



当地农民目睹一闷罐一闷罐的劳改人员被送来修桥墩。“都搁大闷罐,一闷罐一闷罐,那你没个跑。”




当年,全国有55万人被打成右派,这么多右派,总得有个合适的去处,结果,劳改农场,就成了“合理”选择。


转年,就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当地农村都饿死不少人。


“先吃树叶,树叶吃没了,树扒皮”。“榆树都没有带皮的了”。





天寒地冻,那些住帐篷的劳改右派,很多冻饿而死。


很多人是在超强度的劳作当中,病毙在现场,甚至,有人是在深挖几丈量深的桥墩坑里被水淹死。


每一个桥墩里,都埋有毙命的右派。”有一个桥墩底下,埋了20多个人,当时因冒水,上不来“。



“一天干18小时,睡三四个小时。”“半斤多粮食,两口咸菜。”


有人不堪困苦,试图逃跑,结果被当众枪毙。


当时,劳改犯们一个个骨瘦如柴,像活僵尸,不断有人死去。乌丙安回忆:1962年,上面来指示,不能再让这些劳改分子饿着肚子高强度劳动,全部歇下来,吃。


因为再死人,社会影响无法挽回。


活下来的人瞬间获得生机。乌丙安成为幸运儿,那年的三八节,他被列为第一批回城的人,他活了下来。后来,乌丙安成为国际知名的民俗学家。




右派尹绍尧的儿子尹俊骅,在凌源监狱找到了半个多世纪前,父亲的档案材料,揭发调查尹绍尧的材料,厚厚的有342页。







当时的揭发材料竟然是文图并茂的。




配图的揭发信,生动呈现了这些高级知识分子,是如何堕落到偷吃老乡窝头的地步。



劳改农场,鼓励相互揭发。"个个都揭发,让你们彼此揭发。"


“你们彼此互相咬的时候,他(领导)在上面看得很清楚。


“立功嘛,都要立功嘛,揭发材料越多,你立功越大嘛。”


为了早早摘掉帽子,脱离苦海,右派们互相撕咬。揭发检举,无微不至,触及灵魂。


知识界的人性扭曲与猥琐在那个年代达到巅峰,后遗症百年难消。


右派尹绍尧的父亲,曾是辛亥革命元勋,曾任四川都督。




当年尹绍尧结婚,蒋介石亲赴婚宴。尹绍尧父亲、民国革命元老尹昌衡,拍着蒋介石肩膀说:后生可畏哟!


一个旧知识分子显赫的家世和他后来的磨难形成鲜明的历史映照。



生命韶华,曾绚烂夺目,却转瞬即逝,在风吹雨打中零落。在一个年代,他们玉树临风,风姿摇曳,而在另一个年代,他们蒙垢伏行,如丧家之犬。最后只残存下一个“罪犯病亡报告表”。




曾经金童玉女,结局却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生命终点,归于“辽宁省凌源市新生矿山公司建筑工程一大队”。


提起在凌源的劳改往事,王士俊教授掩面而泣,阻止来访者提及——”不讲往事。“



当时右派家属到凌源劳改驻地探望劳改人员,竟被劳改队长要求陪睡,“你走了以后,你爱人生活情况我关照“,“你如果不答应,你想你爱人的罪,有的遭的!”



尹俊骅在当年父亲被整肃的地方,展开揭发父亲的漫画,悼念父亲和那些只因说过几句真话,就遭倒残酷迫害、死于非命的文弱书生们。



乌丙安教授说,不知道上帝怎么搞的,竟然让我们活下来。那时,我们的眼神,一会儿充满渴望,一会儿满是绝望,老在交织着。摧残人啊,受不了啊!


为了让自己有活下去的意志,乌丙安把新婚妻子的照片挂在一起床就能看见的地方。而在沈阳,妻子被一直施压:只要划清界线,揭发他,你就没事。



那是一个正邪颠倒,人鬼难辨的年月。



尹绍尧的另一个儿子尹俊龙还记得,当年爸爸在辽西涂炭,年幼无知的他还给爸爸写信,告诉爸爸好好劳动:只要劳动好,就能早回家。



为了孩子们免受牵连,尹绍尧的妻子与尹绍尧办了离婚手续,尹俊龙念及绝境中的父亲面对婚变时的心境,他心如锥刺。



”儿女要孝顺,要给父母报仇,狗日的,找不到仇人!‘尹俊龙悲怆无诉。


找不到仇人,病理却不难剖析。重新梳理历史脉络,家国如何陷入深渊并不抽象、费解。



纪录片《辽西纪事》,只有短短的70分钟,但其历史分量,却沉得让人透不过气。


那段历史并不遥远,却正被人淡忘,甚至,被刻意掩埋。


对历史的直视和深刻反思,我们并没有完成。


而理不清历史,就很难期待未来。


我们庆幸生活在一个不再大规模整肃的时代。我们已经安定祥和了四十多年,但接下来,我们是否还能安定祥和四十年?我们会就此摆脱恶梦,还是重入苦难深重的轮回?


前景,万众瞩目。


浏览(1120) (77)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当局者迷 留言时间:2020-09-10 11:34:07

中共一向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9-10 01:17:53

我看过胡杰的《寻找林昭》和《星火》案,现在又拍一部,不过这类作品看着虐心。

苦难没有尽头,打倒共产党,建立民主法治社会才是出路。

照片大部分没显示。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