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调查显示川普刻意夸大反法威胁,转移人们对极右分子暴动的注意力 ZT 2021-01-31 19:00:30

逸草:此文指出的,是又一早已明摆着川党玩弄的花招。微信群和各华语网站(包括万维)的一些极端华川们不一直在上演这类指鹿为马的闹剧?

相关文暴亂起點:資金來自川普支持者--華爾街日報


加美财经

调查显示川普刻意夸大左翼“反法”威胁,转移人们对极右分子暴动的注意力

https://www.caus.com/detail/13515?source=true&from=groupmessage

Photo by Pau Casals on Unsplash

据纽约时报调查显示,去年全美爆发种族正义抗议活动时,川普在努力寻找一个竞选主题时,开始反复强调一个信息:美国国内真正的威胁来自于激进的左派,尽管执法当局早已断定实际上是来自于极右派。

普的司法部长和他的国土安全高级官员迅速接受并放大了这一信息,刑事司法和国家安全优先事项开始转变。

普开始公开煽动愤怒的支持者后,右翼极端分子最终攻击了国会大厦。

普努力将其政府的重点放在反法运动和左派团体上,但并没有阻止司法部和FBI针对右翼极端主义的调查。例如,FBI破获了一起针对民主党人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的绑架阴谋。

但根据对现任和前任官员的采访,他的指示所产生的效果还是很可观的,在极右翼的威胁正在积聚力量的时候,普的指示转移了联邦执法和国内安全机构的关键资源。

春末夏初,随着种族正义示威的加剧,司法部官员开始将联邦检察官和探员,从调查暴力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转向关注涉及暴乱者或无政府主义者的案件,包括那些可能与反法运动有关的人。

司法部的一名检察官,对过度关注反法运动表示了担忧,该官员去找司法部的独立监察长迈克尔·霍洛维茨,指出这种作法,政治因素可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据两位曾参与司法部打击国内恐怖主义工作的人说,联邦检察官和特工感到压力很大,要求他们揭露一个左翼极端主义犯罪阴谋,但这个阴谋却从来没有实现过。当他们被告知要这样做时,联邦调查局已经越来越多地关注到了来自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威胁。

白人至上主义者,长期以来是美国国内恐怖主义的首要威胁,极右翼极端主义有良好的组织,并且已经与总统结盟。

据国土安全部的一名前官员说,白宫和司法部官员拒绝了内部公开宣传对极右翼威胁的担忧,普的助手,试图在内部讨论中压制“国内恐怖主义”的说法。

国土安全部的高级官员拒绝了提供资金的请求,以增加搜索社交媒体帖子、警告可能存在暴力极端主义的分析人士的数量,这限制了国土安全部发现正在形成的威胁的能力,比如选举日后极右团体对特朗普失败的愤怒。

1月6日,当电视和社交媒体上充斥着极右翼民兵、QAnon阴谋运动的追随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冲击国会大厦的图像时,美国才清晰的认识到,极右翼威胁的规模和强度已经变得惊人。

前司法部官员玛丽·麦科德说,民兵和其他极右翼的危险分子,也看到了“白宫的盟友”。

他在乔治敦大学任教,专注于国内恐怖主义,他说,“我认为,这让他们得以成长,并招募新成员,试图将他们的意见主流化,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你最终会看到我们在国会大厦看到的东西。”

关注无政府主义者和暴徒

川普将重点放在他所描绘的反法的主要威胁上,特别是得到了司法部长威廉·巴尔的支持。

巴尔长期以来一直对左翼的抗议和暴力活动抱有担忧。2019年初上任后不久,他开始了每周一次的国家安全简报,询问FBI打击反法方面所做的工作,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这些会议上,官员们认为他对威胁的感觉被夸大了。据一名当事人说,官员们解释说,反法不是一个恐怖组织,而是一个没有组织或等级制度的松散运动,并试图纠正巴尔所说的误解。

不过,在去年与政治任命的官员举行的会议上,调查人员仍然感到压力,他们被要求找到反法信徒密谋进行协调恐怖袭击的证据。

当情报部门继续将白人民族主义者视为主要的国内恐怖主义威胁时,调查人员称其为种族或民族动机的暴力极端分子的一部分,检察官还被要求考虑国土安全部提供的信息,即反法西斯主义者和激进的左翼无政府主义者才是主要的威胁。

巴尔在一份声明中说,“对于左派的威胁没有优先考虑’,所有的暴力都应该受到谴责。联邦调查局已经有了一个强有力的项目,以打击白人至上主义和民族主义驱动的暴力行为。我希望有一个针对反法的类似行动。”

来自特朗普的压力巨大而不允许质疑。去年9月,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 · 雷在国会作证时表示,反法与其说是一个组织,不如说是一种意识形态或运动,之后特朗普就在推特上对他进行了猛烈抨击,称联邦调查局保护了这些“无政府主义者和暴徒”,并允许他们“逍遥法外”。

美国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的调查人员迅速而有力地采取行动,处理夏季种族正义抗议活动中爆发的暴力事件。在一起地区,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中出现了抢劫和暴乱,包括重伤和枪击事件。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几个混乱的夜晚,暴徒烧毁了一条主要由移民拥有的商业走廊,并放火焚烧了一个警察分局。其他城市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

2020年8月29日,爱国者祈祷团体的特朗普支持者亚伦 · 丹尼尔森,在波特兰市与抗议活动的参与者发生冲突,随后被枪杀。

2020年9月3日,杀害丹尼尔森的嫌疑犯迈克尔 · 雷诺尔,一个极左反法西斯活动家和反法西斯支持者,在华盛顿莱西附近被联邦警察射杀。雷诺尔被杀一案正在调查中,目击者称警察在没有事先警告的情况下开火。[特朗普赞扬射杀雷诺尔,并称他的死是“报应”。

尽管川普等人认为,美国街头事态的发展,是左翼发起重大攻击的证据,但情况实际上更为复杂。

正如联邦调查局本月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指出的那样,雷诺尔杀人事件,是20多年来他们归类为 "无政府主义暴力极端分子 "的第一起杀人事件,也就是特朗普所强调的威胁类型。

根据调查局的数据和一名前司法部官员的说法,在春末和夏季,FBI展开了400多起国内恐怖主义调查,其中可能的反法支持者约40起案件,寻求发动内战的右翼运动布加卢运动的40起案件,以及对涉嫌威胁抗议者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调查。

在所有的威胁中,职业检察官也将布加卢运动视为最严重的威胁。

视频截图,布加卢民兵

右翼暴力民兵成员,开始以自封的警察部队的身份参加抗议活动,有时他们说自己是听从了普的呼吁。还以安全部队的名义,参加共和党的活动。

不过,据一名参与调查的官员说,司法部的领导层坚持认为,随着示威活动的蔓延,恐怖主义调查人员应该把重点放在反法上。

国防部反恐部门为数不多的情报分析人员也参与了这一行动,他们每天撰写两次报告。国家安全检察官为联邦调查局的指挥岗位配备了人员,以处理抗议活动以及相关的暴力和财产犯罪,并帮助保护被视为潜在目标的雕像和纪念碑。

所有这些都给反恐部门带来了压力,该部门只有几十名检察官,和该部门的其他部门一样,也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夏天,联邦调查局负责国内反恐事务的一名高级官员,也向司法部官员表达了对资源转移的担忧。

当时,反恐部门正在与全国各地的检察官和特工合作,处理涉及“the three percenters”成员、守誓者、其他民兵组织和暴力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案件。在美国的一些地区,一直在调查暴力白人至上主义者的特工,转而调查无政府主义者和其他参与暴乱的人,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努力想发现针对性的联邦指控。

The three percenters是美国和加拿大极右翼的反政府民兵运动。该组织提倡拥有枪支所有权并抵抗美国联邦政府。

大约在同一时间,FBI正在追踪来自极右翼的令人担忧的威胁。法庭文件显示,密歇根州监视暴力反政府民兵组织金刚狼守望者成员的特工在6月收到情报,称这些人计划招募更多成员,并绑架州长。

视频截图,极右民兵

去年10月,该组织的六名成员被指控密谋绑架州长惠特默,普最直言不讳的反对者之一,普公开侮辱了她,并重申真正的威胁是左派。

普在推特上说,“她称我为白人至上主义者,而拜登和民主党人拒绝谴责反法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抢劫者和烧毁民主党控制的城市的暴徒。”

数十名联邦调查局雇员和高级管理人员被临时派往波特兰,据现任和前任执法官员称,其中包括坦帕外勤办公室的负责人,他是伊斯兰恐怖主义方面的专家。

自从联邦战术小组抵达后,那里的左倾抗议活动加剧了。

一些联邦调查局探员和司法部官员表示,他们担心波特兰的工作会削弱调查局打击国内极端主义的努力。在他们看来,这些极端主义更为致命。

当时,FBI正在调查大约1000起国内恐怖主义案件,只有几百名特工负责。而国土安全部甚至派了边境特工到波特兰,这些通常被派去调查边境上的贩毒集团。

巴尔还成立了一个工作组,由他信任的德克萨斯州和新泽西州检察官领导,起诉反政府极端分子。负责调查夏季暴力事件的恐怖主义检察官,事先没有被告知巴尔的决定。据两名了解他们反对意见的人士说,他们质疑成立特别工作组的理由,因为这似乎与他们的工作重复,可能会造成混乱。

最终,联邦政府对去年抗议活动的反应好坏参半。全美范围内的联邦检察官指控了200多人犯罪,包括一些自认为是反法组织的人。

但联邦调查局还指控了极右翼布加卢的追随者,包括一名空军中士,他涉嫌谋杀一名联邦官员,并试图在加州杀害另一名官员。这名中士被指控于6月6日在圣克鲁斯县的一场枪战中枪杀了一名警长副手,并因此被捕。

国内的威胁

国内恐怖主义长期以来一直是国土安全部的一个政治敏感问题。

2009年国土安全部的一份报告警告说,从战场上回来的退伍军人很容易被恐怖组织或极端分子招募,这引发了保守派的强烈反对,迫使当时的国土安全部部长珍妮特·纳波利塔诺道歉并收回了这份报告。最终发布了一个经过编辑的版本,但强调极右极端主义会有政治风险的教训,在内部挥之不去。

“他们以忽视极右极端主义为代价,夸大了极左的威胁,”撰写2009年报告的前国土安全部高级分析师达里尔·约翰逊说。

和巴尔一样,特朗普的代理国土安全部长查德·沃尔夫强调了来自反法的威胁。沃尔夫曾一度组建了一支特遣部队,部署战术特工保护雕像和纪念碑。

沃尔夫否认,普政府对种族正义抗议活动中的暴力行为的回应,是以打击极右暴力的努力为代价的,他指出,该机构在2019年的一份评估中,肯定了白人至上主义的威胁日益加剧。

普去年5月表示,他打算将反法列为国内恐怖组织。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要求国土安全官员提供证据,证明这一认定是合理的。他们想找到关于反法组织与外国实体之间可能存在联系的信息,联邦法律对国内恐怖主义进行了界定,但是这个法律没有任何刑事处罚,而指定恐怖主义组织仅限于外国组织。

事实上,联邦调查局已经看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证据,表明美国存在有国外关系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其中包括特工认为由一个生活在俄罗斯的美国人指挥的一个组织。这个名为“基地”(The Base)的组织,构成了如此明显的严重威胁,以至于FBI向巴尔汇报了此事。

国土安全部官员不愿帮助将反法列为恐怖组织,特朗普官员的努力最终没有成功。

国防部情报与分析办公室的官员也表达了担忧,因为特朗普的盟友沃尔夫对他们的一份报告提出了质疑。这份报告称,一名联邦官员被枪杀,嫌疑人是一名空军中士,他与布加卢运动有关联,报告中将布加卢列为“极右”。沃尔夫后来说他只是想获取信息,而不是篡改报告。

伊丽莎白·诺伊曼说,特朗普政府时期,情报与分析办公室的分析人员,更有动力撰写关于不涉及右翼极端主义的威胁报告。她曾在特朗普政府负责反恐和威胁预防的前国土安全部助理部长。

许多人认为,他们的绩效评估,与是否能写出与普政府的优先事项,包括墨西哥卡特尔组织、外国恐怖主义和反法一致的报告有关,而不是与民兵和白人至上主义者有关的报告。根据现任和前任官员的说法,去年下半年有关各类极端分子的警告最终减少了。

视频截图,极右民兵

诺伊曼说,“你可以从表面上看出来,国内恐怖主义不会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她说,“他们听到总统发言或发布的信息,培养出了这种文化。”

她还说,一些白宫官员甚至警告不要使用“国内恐怖主义”这个词。

去年春天,考虑到在线论坛已成极端组织招募人员的主要场所,时任国土安全情报局长的布莱恩墨菲)要求提供1400万美元,以加强培训,并增加分析社交媒体上的极端主义威胁的人员。

官员们说,沃尔夫的副手库奇内利绝了这一请求,800万美元的请求也没有答应。

库奇内利在一份声明中说,额外资金的请求将以该机构其他部门的损失为代价。他补充说,他一直在努力从国防部其他部门转移资源,扩大对情报部门的培训。

墨菲曾在9月份提出投诉,引发了强烈抗议。他指控部门领导命令他修改情报评估,以使白人至上主义的威胁“显得不那么严重”,还要夸大包括有关暴力“左翼”团体和反法的信息。

沃尔夫和库奇内利否认了这些指控,在国会的强烈关注下,他们最终在10月发布了一份报告,将白人至上主义认定为美国“最持久、最致命的威胁”。

川普最后一刻的还念叨着反法

竞选连任时,普整个夏天都在指责民主党州长和市长的暴乱和暴力,并警告要警惕一场“左翼文化大革命”。

极右武装民兵组织,开始出现在有关选举结果的种族正义抗议和示威活动中。去年12月,“骄傲男孩”等极端组织在华盛顿游行,与反对普的抗议者发生冲突,持刀伤人。

《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副本显示,美国国土安全部情报部门于12月30日发布了一份评估报告,强调了白人至上主义者实施造成“大规模伤亡”袭击的可能性。

但是,尽管网上有很多迹象,但没有人具体提到武装组织袭击国会大厦。国会警察局代理局长皮特曼后来表示,警察局知道民兵和白人至上主义者会来,“很有可能发生暴力,国会是袭击的目标”。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1月6日之前的几天里,国土安全部官员告诉特勤局,预计只会出现““威胁升级的环境”。

然而,普政府继续强调反法的威胁。在国会大厦遇袭的前一天晚上,白宫发布了一份备忘录,试图禁止任何与反法有关联的外国人进入美国,并再次试图确定反法是否可以被归类为恐怖组织。

当支持普的暴徒冲击国会大厦时,一些人大声呼喊着明确的打击反法运动的口号。还有人在视频中大喊,“美国总统邀请了我们。”


浏览(645) (47)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