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外行昏官和草率医院引发了二次疫情 |官僚主义是群众永远的敌人 ZT 2021-07-31 16:49:46

逸草:下面第二篇原文中有歌颂耄的文字段落,可能有迎合大宣、以免被删之意。该追问的是,这外行昏官是如何得以上任的?

该死!一个外行昏官和一所草率医院引发了中国二次疫情

金海心 传奇文学海风 Yesterday

https://mp.weixin.qq.com/s/dkJyoAb9G4K1Ms13HjBbbA

谁也想不到,原本防控得好好的中国疫情,却因为一个昏官的上任和一所防疫松垮的医院而有可能酿成第二波病毒灾难!

去年,江苏省的一项人事任命,让中国来之不易的良好抗疫局面有可能付之东流,全国人民又要面临去年那样的困境和险情。  

Image


2020年7月,时年51岁的冯军从江苏无锡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任上,调回省城南京,担任东部机场集团党委书记。2020年11月,冯军又多了一个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正式成为这家正厅级单位的一把手。

2018年9月15日挂牌成立的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依托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组建。该机场集团的下属控股子公司有徐州、常州、淮安、盐城、扬泰、连云港6家机场分公司。

冯军的前任钱凯法因为年满60岁,退居二线,今年1月去了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担任环境资源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

Image

    

履历显示,钱凯法是个老资格民航人,有着丰富的机场管理工作经验。他从2009年起,就担任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有限公司总经理。2014年任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8年10月,任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9年,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客运吞吐量超过3000万人次,跻身世界级大机场行列。

有人说:“有无钱凯法坐镇,东部机场集团的情况会截然不同。”


今年7月20日,南京市江宁区接到报告,在禄口机场工作人员定期核酸检测样品中,有9例检测结果呈阳性。官方通报这些感染者为机场保洁服务人员。
    据《健康时报》报道:“最初发现的病例就是因为发热,做核酸排查出来的,检测出来后才开始进行机场范围的普检。”发现有人发热了,才赶紧进行大范围核酸检查,如果一直是无症状,那可能直到今天,禄口机场还会实行松松垮垮的管理。这是何等的麻木,又是何等的大胆啊。防控的千里之堤,很可能就因为这里的疏忽,而一溃千里。
    据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透露,本次疫情的早期感染出现在机舱的保洁人员当中,然后在保洁人员人群中快速传播,通过他们的社会活动或者是家庭接触以及对工作场所的污染,导致了进一步的传播。
    随后几天,感染数量持续上升。据南京市卫健委消息,截至27日24时,南京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53例,无症状感染者2例。而传播链也增至170人。
    7月21日晚,冯军才重视此事,连夜主持集团公司党委扩大会议,部署防疫工作。

但这时已经迟了。疫情的扩散,不再是机场能控制的了。

7月21日江苏省委曾召开正厅级会议,称冯军在东部机场集团运营中管理不专业,其将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的流入。国内疫情控制得好,机舱内都没有病毒。但是境外依然严峻,国外人员很容易给飞机内带入大量病毒。

为了省钱,禄口机场还把保洁工作外包给不同公司,平时监管又很不到位,没把境外和境内的保洁员进行严格分开,这是非常低级的错误。
    知情人说,如果钱凯法还在任,这种低级错误就不会发生。
    管理东部机场集团这么一个重要单位,任用外行当一把手,显然是很不合适的。冯军学的是古文献专业,后来陆续做过宣传、纪检、统战、人事等工作,但从未接触过交通和民航。也许他管人很厉害,但肯定不擅长管飞机和机场以及境外乘客。专业的事交给不专业的人来抓,不是靠谱的任人决策,教训惨痛!
    7月28日,中纪委网站刊文称,在河北石家庄疫情出现后,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多次强调要加强机场周边、城乡结合部、务工返乡人员较多的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强化网格化、精细化管理。倘若南京禄口机场能够及时认真落实这项重要决定,拿出切实可行的举措,又何至于东部机场在疫情防控中轻易“失守”?


据“新闻联播”公众号报道,7月30日,南京市举行第十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防控相关情况,称已查明南京本轮疫情源头为俄罗斯CA910入境航班。

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介绍,目前已完成本次疫情52个相关病例的病毒基因测序工作,均为德尔塔毒株,这些病毒的基因序列高度同源,提示是同一个传播链。本次疫情早期报告的保洁员病例,基因序列与7月10日由俄罗斯入境的一架CA910航班的一例输入病例的基因序列一致。

经调查发现,这些保洁员工参加了CA910航班的保洁工作,工作结束后,由于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保洁人员感染,进而在保洁员的人群当中扩散传播。该公司的保洁员同时负责国内和国际航班的垃圾清运,机场的其他工作人员由于接触了保洁员,或接触了被污染的工作环境而造成感染。

 

丁洁介绍相关情况:


以冯军为首的机场集团,把中央的三令五申当耳边风,把机场防控当儿戏,这样的干部不处分,难道还留着过年吗?

7月23日,江苏省委认识到决策失错,立即停职冯军,调钱凯法回炉重掌东部机场集团大印。这是一次罕见的任命,也是一次明智的任命。此时,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才是最重要的。钱凯法的经验和掌控力,是当前机场防控工作最为重要的先决条件。

虽然专业的人回来了,但钱凯法能力再强,他也只能管好机场这一亩三分地,也只能管好疫情扩散之后的机场。现在,疫情已经从南京溢出,扩散至5省8市:广东(中山、珠海)、辽宁(沈阳、大连)、安徽(马鞍山、芜湖)、江苏(宿迁)以及四川(绵阳)。前天,又多了一个湖南。

    

湖南张家界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办公室7月28日发布通告:辽宁省大连市7月26日及27日诊断的4名新冠感染者在时间和空间上有轨迹交集,共同指向张家界7月22晚魅力湘西剧场。经评估,7月22日晚第一场(18:00-19:00)魅力湘西所有观众属于高风险人群。据张家界旅游官方客服介绍,魅力湘西剧场分为室内演出和室外演出,室内演出相对封闭,但景区有规定进入景区都需要佩戴口罩。

Image

  魅力湘西演艺大厅


魅力湘西演出一般从17:00到23:55,分为三场,每场演出持续75分钟。7月28日17时,人民日报旗下的健康时报记者致电张家界魅力湘西官方客服热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晚大概有2000多名观众,大家没有间隔座位,都是挨着坐的。进剧场是要求大家佩戴口罩的,但无法保证游客全程佩戴口罩。据湖南媒体红网报道,7月22日晚场,“能容纳3100人的剧院座无虚席”。以这一演出规模计算,至少有约3000名观众需要被隔离和检测。

 

从7月22日到27日,这3000人的行动是自由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五天时间,这些携带病毒的观众,又会感染多少人?想想都头皮发麻,细思极恐啊!
    更要命的是,从南京溢出的病毒毒株是德尔塔,之前就是这种毒株差点让广州扑街。这种毒株传播力强、更加适应人体、复制快、体内载量高、病人转阴速度慢、治疗时间长、容易出现重症。过去,同办公室的,1米之内同吃饭、开会的算密接,德尔塔出来以后,密接概念改为在同一空间、同一单位、同一建筑,在发病前四天相处的。以这个标准看,张家界魅力湘西剧场里的3000人,都算密接。由此带来的排查工作量是相当惊人的,这比去年的防控工作要艰巨得多,难得多。
   
    将近一个星期时间,病毒肆无忌惮地在国内传播,毫无疑问,这是一年多以来国内防控出现的最大BUG。
    从媒体报道和社交网络的反映看,目前南京防控工作槽点很多。“经过南京的都居家隔离了,但南京人民还在上班。”
   

      7月27日的南京市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曾通报,自7月25日设立全市公路市界68个离宁查验点以来,68个离宁查验点共劝返人员近3万人,查验出黄码人员2600人,其中红码人员2人。这个通报令人不寒而栗。南京疫情发生五六天之后,居然还有大量黄码和红码人员没有被切实管理,有些人甚至还打算离开南京。

这些情况,从未在之前的广州疫情中出现过。


南京是第二经济大省江苏的省会,在平时的各种正面报道中,数据亮眼,口号震天,显得很能打。实事求是地说,南京综合实力确实不差。南京是公认的六大科教中心之一,高校实力仅次于北京上海。南京不缺人才,缺的是如何把这些人才统筹起来,发挥最大的合力。但是这场疫情,南京暴露出的短板还不少。
     南京疫情的最早爆料者,曾做过广州《时代周报》的记者,7月13日就向南京、上海、北京等多地多部门反映禄口机场存在疫情风险。但他的反映没有得到及时的重视。否则,现在的局势也不至于如此糟糕。可惜,官僚主义害死啊!

Image

上面就是前记者写的警示性文章的标题


这里必须提到的是,禄口机场的漏洞只是其中一方面,其实医院也给疫情扩散打开了方便之门

前期,保洁员在感觉身体不舒服后,到医院检查。在医院这个本应严控的环节,出现了重大漏洞,面对保洁员的身体发热,根本就没有进行核酸检测,只是进行了普通检查。

如果说禄口机场失守了第一道门,那医院就给疫情的狂飙突进打开了第二道门。

前后两道门大开,两次麻痹大意神奇地碰到了一起,最终发生了化学反应。

但事件进展到这里,如果能及时补漏,依然能及时控制疫情。但遗憾的是:在政府层面,又出了问题

疫情是从南京禄口机场开始的,但第一个通报是毒株的,却是广东珠海。

20日,禄口机场出现疫情,第二天,珠海就公布了毒株,并同时宣布对相关人员进行隔离。但极其遗憾的是,在珠海通报6天之后,南京才进行通报。

7月28日,也就是大前天,南京才宣布对禄口机场经停人员实行分类居家隔离。

疫情在南京爆发,但南京的每一步都走得比外地慢,而且慢很多即便是对照本省的扬州,南京也落在了后面。

疫情发生后,南京只是要求减少堂食,暂停KTV电影院等场所,口气相当和缓。而同为一省的扬州市,则干脆利落,直接关闭KTV场所,堂食禁止,市民非必要不出城等,扎紧了病毒进入的口子。

南京的机关食堂没有关闭,居民楼下照样聚集聊天,连口罩都不戴。

即便是核酸检测,也是聚在一起排队,密密扎扎的人群,让人看着就害怕。

不仅政府部门迟钝,新闻传播上也是姗姗来迟南京本地很多人感叹,最快最权威的南京疫情通报,竟然要从安徽的媒体上获知。甚至上千公里外的重庆,也能对南京疫情抽丝剥茧。

很多人瞪大了眼睛,这次的疫情防控表现,实在让人不敢相信这就是南京。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在这场疫情发生前的7月5日,南京一把手还特地来到禄口机场,专门调研涉外疫情防控工作。一把手离开仅15天后,疫情就从禄口机场传出。

再一周后,机场董事长冯军被停职。

正是这样的迟钝,仅仅8天,就从一开始的9例阳性,发展到现在的153例确诊。

8天,153例,这还仅仅是南京本土的数字,想到全国,实在让人可怕。

 

平时是脚踏实地做工作,还是涂脂抹粉装样子;是严格执行上级指示,还是阳奉阴为自搞一套?疫情或洪水是最好的检验者。病毒和洪水不讲任何情面,哪里有漏洞,就往哪里钻。南京疫情和郑州大水,给两个城市的主政者出了两张难度很大的试卷,在灾情之前和之中,他们考砸了,但愿他们在灾后的恢复与防控中能考个高分。
    全国人民都是监考者,都在密切注视着他们的参考过程


南京疫情的启示:官僚主义是群众永远的敌人

深度政事观察 Yesterday

https://mp.weixin.qq.com/s/tU_0ZkBkocHcZQIpnrxM4Q

有段子云:

我感觉我活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河南人民在抗击洪水,全国人民在交战日本鬼子,同时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在...骂南京政府……

中国大陆境内的疫情从前年12月份的武汉开始,至今已有五六轮之多,竟然依旧会在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经济强省的核心省会,爆发出极端业余、且是相当“欧美化、欧美式”的错误怪像。

只能说,反官僚主义,仍旧任重道远,从来就没有结束过,从来就没有摸到尽头过。

本轮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输入又外溢的为德尔塔变异毒株,目前在国际上属于无解,尤其英国已经在“群体免疫”的幌子下几乎躺平送死。

中国一直对德尔塔严防死守,但还是在南京关口这里破防,且是在全国已经大规模接种疫苗(16亿剂次)的情况下。

一方面,凸显了新冠疫苗根本不可能作为尚方宝剑之事实,以及各地管理部门“疫苗迷信”、“强制接种”之可笑;另一方面,暴露了江苏省、尤其是省会南京市在应急防控层面的政治失位。

同样是机场输入,去年11月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和今年6月的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这两座城市在疫情露出苗头之后的迅速反应,完全碾压本次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的迟钝表现。

南京机场的保洁是外包给保洁公司的,这个已是所有人了然。通常为防止疫情入境,机场国内航班的保洁和国际航班的保洁是被分开的。

但是南京机场是混在一起的。

且注意,南京机场属省管。

2020年,南京禄口机场吞吐量2000万人次,位居全国12位。该机场还是中国主要干线机场之一,是华东地区的主要客货运机场。

这种人员流动规模,理应匹配最严格的防疫标准,包括保洁系统。

但是当防疫监管工作落地时,外包公司方面和机场方面竟然出现了互相推诿、以至于酿成了最后谁也没管的结局。

同时为了省钱,外包公司还让原本两个护工的活由一个护工来完成…

病毒就这样顺畅地从负责T2国际航班的清洁工,传染给了负责T1卫生间等地保洁的清洁工,又传染给了T1航站楼的乘客。目前最早确定被感染的是14日晚上沈阳经停航班的24岁女士。

然而清洁工这里,其实已经是南京机场第二道被攻破的防线了。

南京机场的第一次失守,始于把T2航站楼设置为“国内国际合用航站楼”。

拍板这项操作的人叫冯军,东部机场集团前任党委书记、董事长,他已于23日被江苏省委革职。

Image

随后,61岁的钱凯法——已退休的老党委书记——被“返聘”救火,紧急代理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7月20号当天,禄口机场已发现9例,结果机场方面竟然让所有工作人员照常回家!然后一直正常地上下班!

这种恐怖的情况持续了多久?

足足6天!

一直到26号下午,南京才宣布整座禄口机场全部封闭(26日的南京市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暨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扩大会议)。

正是这6天时间,病毒从南京机场走向了全国。

到29日,已达15省26市。

所谓“一市毁全国”、所谓“全中国孩子们2021年的暑假没有了”,如此由来。

除了这些,这当中还有很多让人愤怒的点。

早在22日,广州方面率先披露南京此次疫情爆发的病毒正是德尔塔变异毒株,当时已进入广州境内,广州政府相当重视、有效控制了扩散。

Image

但是南京却拒绝对外播报德尔塔,且彼时仍不封锁禄口机场。

紧接着,26日,病毒外溢至安徽境内。

合肥方面第一时间向省内、市内播报了南京传入病毒为德尔塔毒株。

Image

而南京方面却依然不对外播报德尔塔。

在26日当天,南京禄口机场终于被封锁,但是却又出现了另一件吊诡的事儿:「合肥发布」官方微博的关于南京机场德尔塔病毒的公告,竟然被一股神秘力量给要求删帖了……

「合肥发布」,这可是合肥市人民政府的官方宣传口啊,不是合肥的什么媒体、自媒体啊……

合肥本地的市民网友们,26日反正是格外的愤怒:你南京捂着不宣,这病毒都溢到我家门口了,那就我合肥来帮你宣,结果还被你施压删帖??邻省兄弟不是这么做的吧?……人广州22日就帮你宣了,你怎么不去删广州的公告……

Image

第二天,27日上午,第七次召开通报会的南京,终于终于终于是张开了金口:“本次疫情爆发的病毒,为德尔塔变异毒株…”

金口张开时,南京疫情传播链的总感染人数早已破百,中风险地区增至36个,高风险地区4个。

还是27日的那场通报会,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提醒:“南京市民切不可有任何麻痹思想、侥幸心理!

不禁想问:南京市民什么时候有麻痹思想了?

从南京市民自20日就在不停追问毒株情况、扩散情况、测酸情况、居家办公政策……我没看出南京市民在素质和意识两方面有什么问题。

到底是谁在“麻痹”?是谁在坏事儿?

从27日开始,南京市一直在“规劝”市民尽量不要出门、减少聚众接触——但是,却又不下发文件强制要求企业员工居家工作。

这又让南京市民怎么办呢,是翘班扣工资,还是顶着病毒去公司?南京的打工人心累啊……

Image

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何止这些。

到28日上午,南京爆发疫情已逾一周时,南京市卫健委终于宣布:“我们即将公布流调!”

全市喷饭…

此前第一个替南京市有关方面公布流调的,竟然是南京的一家中介公司……

Image

我只想说,南京一线的医护人员、日夜兼程全城测酸的白衣天使们,你们辛苦了!

同时,南京市民在本次疫情中表现出的经验性和专业性,也是值得其他省市市民学习的!

Image

但唯独让人难以释怀的,就是有关方面被这一场机场失守所捅出的官僚主义顽疾,再度让群众深感无论到何时,「反官僚主义」都是恒久不破的阶级真理。

...


浏览(1497) (205)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