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关于李田田老师的情况说明 |让美女诗人教师李田田出来走两步 2021-12-21 16:12:30

李田田简介:

Image

【网传李田田为被学生恶意算计的上海宋姓女教师说了几句公道话,带着身孕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

楼哥:关于李田田老师的情况说明

Original 楼哥他哥 喜欢吹壳子 2021-12-21 17:28

ZT https://mp.weixin.qq.com/s/eRWzBnuJnC1srwsNu4nssQ


大家好,我是楼哥。

这两天,关注李田田老师的声音越来越多,与此同时,作为最先发布李田田老师“求救微信”的人,我这两天也收到了很多很多的信息,绝大多数都是心存善意的鼓励和打气,也有极少数是不怀好意的猜测和攻击。

因为信息太多,我无法一一回复,所以我决定写一篇文章,简要的陈述事情经过,借此说明真相,并表达我的态度。请大家耐心看完。

我不是李田田老师的亲人或亲戚,也不是李田田老师的同事或同学,我们至今都没有见过面。至今,我也没有李田田老师任何亲人、亲戚、同事或同学的联系方式。

虽然我跟李田田老师成为微信好友已有一两年,但我们的互动主要是在朋友圈彼此点个赞。直到2021年12月18日(星期六)晚上8点,我打开微信看到她两个小时之前发来的“求助信息”,我才想起应该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她。↓↓

Image

Image

虽然我把电话号码告诉了李田田老师,但她当时并没有打给我,她说暂时不方便通电话。她还告诉我:她没有签所谓的“认罪书”,教育局和公安局的人已经走了。↓↓

Image

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下午4点51分,李田田老师突然又给我发来“求助微信”,这时候,我们才第一次通电话。直到此时,我才得知她的电话号码。↓↓

Image


Image


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下午4月54分,李田田老师给我打来电话。通话一分钟后,电话突然断掉,我打过去,她马上就接听了。两次通话,共7分钟。在电话里,她泣不成声,她告诉我,她怀有身孕,她的男朋友正在(注:或已经,现在记不准确了)从外地赶来。她甚至多次告诉我,如果她被逼得走投无路,就只好自寻了断,以自杀相抗争。我在电话里一再告诉她,绝对不能做傻事,一定要时刻想到她的母亲和肚子里的孩子,并告诉她,我马上发朋友圈和写文章声援她,如果有任何突发情况,请她立即打电话给我。

挂掉电话后,我不放心,又发了一条微信给李田田老师,叮嘱她一定不要做傻事,然后马上编写了一条声援她的朋友圈发出去。↓↓

Image


Image

此后,我开始写一篇声援李田田老师的短文。大概半小时后,我匆匆写完文章,准备按约定发给她确认时,结果看到她发来的“求救微信”,她说:十几个人闯入她的卧室,已经把她强行带走了,甚至都没让她穿好裤子。↓↓

Image

在最后发给我的“求救信息”中,李田田老师还说,她把一部备用手机藏在了内裤里。但我在截图时删掉了这句话。因为我觉得,把一个女人,尤其是把一个孕妇逼成这样,是一种很不堪的耻辱。我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这句话。

此后,我多次拨打李田田老师留给我的两个手机号码,接通后均无人接听。然后,我将那篇声援她的文章稍作修改后,发了出去。文章标题是:求救!湖南女老师李田田被教育局和公安局上门威胁后,又被强行带走!

我觉得,作为一个人,我应该把另一个人的“求救声”传播出去。这是人性的本能。而且,发出“求救信息”的这个人,还是一个很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人。所以我义不容辞,也算是不辜负她对我的信任。

这,就是我愿意声援李田田老师的全部原因。

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晚上6点33分,声援文章通过审核发出后,我再次拨打李田田老师的电话,仍然无人接听。

在焦急的等待中,2021年12月19日(星期天)晚上9点,李田田老师的一位师友通过微信找到我,然后发给我一张手机短信截图。↓↓

Image

这张截图彻底坐实了我的担心:李田田老师肯定已经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了。因为她留给我两个手机号码,其中一个号码的归属地就是陕西西安;而且,她在最后发给我的“求救信息”中,就明确告诉我,她把一部备用手机藏在了内裤里……关键点全部吻合。

李田田老师有抑郁症,而且怀有身孕,怎么能够被送进精神病院呢?我很担心她的遭遇。但我又没办法联系她的亲人、亲戚、同事和同学。

我一夜无眠。

2021年12月20日(星期一)一大早,我通过各种办法,终于找到了湖南省永顺县公安局、教育局和县委宣传部等相关部门的座机电话,然后从上午九点开始,我逐一打电话过去询问李田田老师的情况。这些部门给我的回复,要么是“具体情况不清楚”,要么是“听说了,在进一步了解”,要么是“在调查,等官方公布”……我不甘心,又多次拨打湖南省永顺县宣传部综合办的电话,最后得到了一个让我稍微安心的回复:县里的领导正在开会研究,等下午……并告诉了我一个县委宣传部新闻办的座机号码,让我下午打过去了解具体情况。

但在此时,有几个关注李田田老师遭遇的朋友告诉我:我那篇声援李田田老师的文章,可能是因为阅读量太大,有人盯上了,已经被删除了。

声援文章被删,给了我不小的打击。因为我还寄希望于李田田老师的亲人、亲戚通过这篇文章找到我,然后带给我关于李田田老师的最新消息。

2021年12月20日(星期一)下午,在等待“官方公布”的时间里,我又多次拨打湖南省永顺县委宣传部新闻办的座机电话,但一直都无人接听。又打电话给永顺县教育局和县委宣传部综合办,他们的回复,都是简单的几个字:等官方公布消息。

然而,所谓的“官方公布”,从下午一直等到晚上,从晚上等到深夜,都没有等来。期间,有不少李田田老师的读者找到我,想要打探关于李田田老师的最新情况。然而,我这里并没有什么最新情况。

我深感无力。一个原因是,我无法联系到李田田老师的家人;第二个原因是,我从湖南省永顺县官方那里也得不到任何有效的信息。和几个关注李田田老师的朋友聊到半夜两点,最后大家好像都觉得无计可施,只能被动等待。聊天结束后,我甚至有点偏执的把所有关注李田田老师遭遇的文章都找来读了一遍。

又是一个无眠之夜。

2021年12月21日(今天,星期二)上午9点,我又开始拨打湖南省永顺县公安局、教育局和县委宣传部的电话。我只想知道,已经失联近两天的李田田老师,她现在究竟在哪里。虽然我能猜到结果,但我希望这个事实从官方口中说出来。

但所有的询问电话,最后都被推到湖南省永顺县委宣传部,然而永顺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如果我是记者要采访,就去找省委宣传部发函;如果我只是来打探消息,就等官方公布。

这又走入了死胡同。

我实在想不明白,李田田老师作为一个大活人,无缘无故失联了两天,而且被全国各地这么多的人关注,湖南省永顺县官方为什么就不能公开回应一下呢?这至少可以破除种种猜测和谣言啊。

就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有人给我发了一份李田田未婚夫的录音。听完录音就明确了:李田田老师现在被关在湖南省湘西州精神病院(位于湖南省永顺县灵溪镇),就连李田田老师的未婚夫都不能去探视。

怀有身孕的李田田老师,为什么要被强制送去精神病院?为什么不能回家?她到底涉嫌犯了什么法?或,她到底涉嫌犯了什么罪?

这些问题,都是公众最关注的问题,也是必须要有答案的问题。

所以,湖南省永顺县官方必须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代。而且越快越好。所有的沉默,都不能打消公众的疑虑,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最后恳请大家:请不要传播任何关于李田田老师的谣言,请继续关注李田田老师的遭遇。


熊飞骏:让美女诗人教师李田田出来走两步

Original 熊飞骏2019 熊飞骏仰望星空 2021-12-21 18:27

ZT https://mp.weixin.qq.com/s/UgKtcOuSzzepbL-DEB-WNw

Image


让美女诗人教师李田田出来走两步

——熊飞骏

这两天打开网络,满屏都是李田田。

多数读友都知道,飞骏撰文不写时事不追热点,更多专注于理论方面的探讨,不是怕得罪什么人,而是追时事热点的文友实在太多了,不差飞骏一人凑热闹。

别以为写理论文章就安全,只要是异见,遇上沙尘暴的概率其实比时事热点文章高十多倍,不信你试试?

网上异见的时事热点文很多,可很难看到一篇异见理论文。一则太伤脑细胞又少人关注,没几人愿意写;二则一出世大概率遇上沙尘暴,千呼万唤出不来。飞骏写了不少理论文,能走出沙尘暴的概率不到十分之一。

普通读者对时事热点文章的兴趣比枯燥理论文高几十倍,飞骏的读友也因此断崖式下跌。有些不招人眼球的冷门工作固然吃力不讨好,但因其必要性,总得有人做的,就算再不受待见,我也默默坚守了好几年。

这次看了李田田的话题后,我也忍不住了,破例追一次热点。

网传李田田为被禽兽学生算计的上海女教师说了几句公道话,带着身孕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

老实说,我对两天来刷屏网络的这条消息真实性是存疑的,曾经的文明古国,今天为世界文明指明方向的大中华,多次激起过飞骏的无限自豪,应该干不出“这种事”,只有黑社会例外。作为医生出身的飞骏,明白李田田不可能是“精神病”!

我对李田田这名字并不陌生,两年前她的一篇公号文《一群正被毁掉的乡村孩子》,就曾引起了飞骏的强烈共鸣。

李田田是一个很有才气的青年女诗人,有组诗发于20179月《诗刊》头条;湘西永顺县砂坝桃子溪小学的语文教师。一个才华横溢女诗人在非志愿情况下成为偏远山区乡村女教师,在大中华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没必要少见多怪。 

《一群正在被毁掉的乡村孩子》就是李田田依据自已的教学经历,反映我国乡村小学并非个案的“恶性形式主义”问题,里面的一段文字令飞骏感同身受。 

“最令我痛心而无奈的是:身为老师,我们教导学生要品行端正、诚实守信,自已却不敢说真话,不能说真话。我们个个接受过高等教育,可我们却成了被nuyi的知识分子,小心翼翼地活着。

既使心有不甘,也只能默默忍受,因为我们的身后是一层层上级领导,他们谁都有权力让一个乡村老师丢了饭碗。

你问我说真话,会怕吗?我也怕。有同事好心提醒我,要政治觉悟高,忍忍算了吧。可我拿着国家的工资,享受国家给予的优惠政策,面对那一群群信任我的学生,无法再装模作样地快乐工作。我读的书,我接受的文化熏陶,使我没法继续当一个哑巴。

…………

什么是政治觉醒高?随波逐流、迎合领导、成为形式主义的帮凶,就是觉悟高吗?如果是,那我承认自己的平庸和目光短浅……”

李田田文中批露的,不只是她执教的桃子溪小学的个别现象,相信很多乡村小学教师都感到说出了心里话,只是自己不敢说而己。

飞骏格局小品味低,没有李田田那么深挚的爱国情怀,之所以对这段文字强烈共鸣,有爱国的一面;但更多是对自家孩子未来的忧虑。再过两年儿子就要上小学了,如果学校的人文生态没有根本性改变,他到哪里去接受正常教育?难道只有“送出去”一条路吗?

飞骏特别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学校!从没奢望过我们的学校向第一第二世界看齐,但退一步回到三十年前也是文明进步啊!

作为医生出身的飞骏,之所以坚信李田田不是“精神病”,是因为我读过她的几首诗。现摘录三首如下: 

一头好猪 

给它什么就吃什么 

被栏杆包围,什么都不想 

有时忘记喂食 

它叫几声就打鼾了 

大家都说这是头好猪 

到年底,拖出来,按住,一刀下去 

将准备的香纸沾上猪血 

它才发出响亮的尖叫 

最后我们把香纸插在猪圈旁 

 

棺材里的故乡 

腊月二十八 

一具棺材突然停在村口路旁 

这是今年死去的第五个年轻男人 

车祸,坠楼,喝农药 

因讨要工资客死他乡 

村里只剩几位被时光忽略的老人 

当死亡来临 

那些熟悉的面孔就会从四面八方赶来 

在木屋里旗鼓歌唱棺材里的故乡 

 

像星星一样多的孤独 

我曾到过一座拥挤的城市 

那里常有老虎出没 

还有狐狸偷我的尾巴 

于是我把自己藏在一棵树上 

我借片片枫叶与月光编织衣裙 

用一整晚的歌声喂养受伤的萤火虫 

它不再发光 

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只爱数人们脸上的孤独 

一张,两张,相同的面色 

风吹叶落 

星星般密集的孤独 

飞骏是写诗的出身,二十出头就写得小有名气,今天虽然再也写不出诗,但依旧懂诗。

因为懂诗,就懂得乡村教师李田田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女诗人!她的智商的灵性高出飞骏好几个数量级。

如果她是“精神病”,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飞骏该往哪里摆?还不成“精神病”他哥了?

我对“精神病”这个名词一样不陌生,刚参加工作时,因为清晨黄昏常孤身一人在河边土路上,踽踽独行好几个小时的缘故,被闲时好结伴逛街的同行视为“精神病”。一个八小时之外好打兔子的五官科医生,在深山追逐受伤兔子时,意外发现了在山里漫无目标独行的飞骏,惊讶得目瞪口呆,当晚动员好几个同事来到我的宿舍,建议我上省城大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不过那个年代,没有任何一个单位或领导说我是“精神病”!飞骏主持的那个诗社年会,不少单位领导还自带鞭炮亲临祝贺。

…………

因为道县在十年动乱时期的暴行,我对湘西一直没什么好感,但仍不相信那里的有关部门会在怀孕的李田田身上做出“这种事”?建议相关部门站出来澄清下是非,粉碎网上满天飞的谣言,最好让李田田站出来走两步! 

二0二一年冬至


浏览(5642) (157)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