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好友评论流传内定新常委和军权作用 |当思想遭遇强权,俄-东欧知识分子的两种道德观 2022-05-20 17:18:59

相关文

习下李上传言99%是假|上海防疫突升级|七律·闭居十|庚子纪事

万维网友传来:

052010.jpg

墙内学长好友对此评论(略有改动):

【关于流传的内定新常委名单】

一,我党执政后几时有过文明传统?和平过渡?

二,戆大从来一意孤行,不惜一切。从没想到人民利益,就是国家利益甚至党的特权利益对个人宝座,也不在话下。伊肯和平禅让?   

三,除非已经动过手了(只需二三勇夫),已被控制住了。但不像。  

四,淮阴侯的后代【注,即韩某】咋不在新肠胃名单上?如果真有此事,长者帮出了不少力。他们的代表人物咋不在其内?    

还有迫在眉睫的两件事,由不得缓进。两件事已经影响了所有人的利益。  

一是封城。二是渔村竟然弄了一个小jc上台。 

若有改变,刻不容缓,这两件事马上得办。可未见动静。


【关于掌军权的作用】

汉娜阿伦特说,极权主义国家军权不是主要的。  

托洛茨基、图哈诺夫斯基掌军权的,不是输给了不掌军权的斯大林?

德国将领屡次反希特勒没有成功可能。

华汪政变毛遗孀,算上旁边看戏的叶,叶也没军权的(叶从没带过兵)。

汉娜阿伦特认为极权主义国家要紧的是党权,也就是所谓党指挥枪 。 

结合中国二千年宫廷政治,温良恭俭让是在说笑话。 

我瞎估摸,除非现在戆大已被控制。   
譬如,某次开会,群情激愤,指责干的事全错,把党和国家退到悬崖边,此时冲击二三勇夫,甚至可以打死个把旁边站着的无辜保镖,说他有拔枪动作意图谋害其他首长,以震慑全场。随后宣布会议结果。   

以后事情哪怕务要改组中央警卫局,可以慢慢来。但,这可能性不大。

已被违规文:

金雁:当思想遭遇强权,俄罗斯东欧知识分子的两种道德观

ZT 钝角网 2022-05-19 07:00 Posted on 北京

摘要


二战以后斯大林模式普及到苏军坦克所能到达的地方,在那里权力成为了真理的化身。整个社会都能感到,国家的 “公权力”就像章鱼的触手一样,无孔不入地伸向生活的方方面面,把个人的生存空间压缩到极致,以至于连每个个人思想的“正确”与否都必须由权力来确定。这种制度除了对社会经济垄断外,由于合法性失缺的紧张感,比它所推翻的那个旧制度更加注重对思想的垄断和舆论的钳制。

作者简介:金雁,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东欧问题研究领域专家。著有:《农村公社、改革与革命:村社传统与俄国现代化道路》、《苏俄现代化与改革研究》、《从“东欧”到“新欧洲”:20年转轨再回首》、《倒转“红轮”: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回溯》等。


本文由“钝角网”选编自《从“东欧”到“新欧洲”:20年转轨再回首》一书,原章节标题《俄罗斯东欧知识分子的两种道德观》,本文标题为编者所拟。


双头鹰情节


在猫与老鼠的游戏中,老鼠是为了取代猫还是永远当老鼠,不同的人往往有不同的看法。是把权力放掉还是留着自己用?对这个问题的答复因人而异首先,我们所说的“知识分子”不是指一般意义上的受教育程度高或是接受过良好训练的专业技术人员,而是指俄国词汇中与“天然反对派”类似的一个群体,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公共知识分子”。


这样一个群体在任何一个时代中都存在着与政权剥离与合谋的现象,所以从已有的信息可以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这种现象是由知识分子的“双头鹰情结”所导致,它们就像俄国国徽上的双头鹰,一个头面向东方,一个头面向西方,这种两面性既可以存在于不同的认知群体,也可能体现在一个人生命的不同阶段。有人认为,往往在一个知识分子的身体里会同时存在着“天然反抗性”和无法抗拒权力的“万有引力”的两种价值取向的较量。这也就是法国学者雷吉斯·德布雷所说的,怎样看待 “猫和老鼠”博弈结果的分歧。在猫与老鼠的游戏中,老鼠是为了取代猫还是永远当老鼠,不同的人往往有不同的看法。是把权力放掉还是留着自己用?对这个问题的答复因人而异。美国学者刘易斯·科赛在《理念人》一书中也认为,在西方有两种知识分子的传统,一种完全沉浸在脱离世俗的道德中,另一种则以关心尘世为己任,对待权力的态度决定了他们对待道德的态度。

Image

对双头鹰的其中一个向度我们很熟悉,那就是面临唾手可得的权力取而代之,因为这本来就是所谓老鼠抗争的目的。尤其是对中国知识分子而言,科举入仕做官的价值体现使他们会更愿意导向后者,在传统上文化熏陶的土壤里,本来就有“读得万卷书,服务帝王家”的抱负,即便是落第秀才迫不得已地“造反”,也具有很强地“道德功利”的色彩。这种一开始就有改朝换代考虑的人,对权力的“干预性”的目的是十分明确的,他们要寻求的并非终极真理,而是“皇帝轮流坐”的世俗“成功”。也许他们最初也自信自己能够跳出 “造反——当皇帝——被推翻”的怪圈,比如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等都曾经为此有过各种防范措施,但是权力的没有灵魂性和腐蚀性在缺乏制度制约的情况下,几乎可以百发百中地突破个人预设的道德防线。当老鼠成为国家机器的主人或附庸时,很快就与他们所反对的 “猫”并无二致,就像顾准所说,“罗伯斯庇尔就是取胜,自己也会变成拿破仑”。农民领袖龙袍加身以后大搞“奉天承运”、“君权神授”、“山呼万岁”之类的个人崇拜比世袭皇帝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这中间也不乏“坚守个人道德底线”的理想主义者,他们与猫斗争时只是出于正义的选择,并没有想去当猫,在这些人头脑中,“争取自由不是为了权力的宝座,而是要承担起对自由的责任”。他们的确从思想上始终保持着对权力腐蚀的警惕,能够认识到保持老鼠与猫的张力,也就是保持与政治权力距离感的必要性。但是这种不谙权、术、势,具有人道主义情怀的理想主义者,在猫和老鼠游戏尘埃落定之后会陆续被淘汰出局。


现有的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理论就是试图从制度设计上解决 “猫和老鼠”游戏中的轮回关系。除此而外,还有另一些人从宗教、道德层面看待权力问题,这恰恰是我们以往关注比较少的“背负十字架的精神反对派”。一般来讲,在欧洲有宗教救赎情结的知识分子中有不少人倾向于永远当老鼠,他们具有社会正义感和道德责任感,希望通过社会变革用法律途径解决旧制度的弊病,他们参与游戏的本意,是追求一种“反政治”的平衡,从未想过自己做皇帝,也不愿意卷入摧毁文明的暴力革命中。在激进主义和民粹主义的革命大潮面前,这些人就会急流勇退,思想立场发生转变,趋向保守主义,从解放现实的世界观转入拯救灵魂的“内在论”。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文化精英取代政治精英不但是一种浪费,也是缺乏自我定位的头脑发热行为。世间的罪恶在于人性深处的欲望作祟,政权之恶的反人道性根源在于无神论,这种非宗教的叛逆是“缺乏心灵之根”和“价值危机”的主要原因。他们倾向于把复杂的社会问题简化为人性的阴暗面和无道德性,于是赋予远离政治一种内在的不可知论的哲学含义。


在“道德至上论者”看来,那种只追求此岸的世界的“低级选择”是逃脱不掉命运惩罚的,比战胜对手更大的挑战在于战胜自己,“权力这个东西注定要劫掠知识分子的自由意识”,“真正的知识分子是疏远权力的”,能够不朽的既不是权力,也不是肉体,而是思想。即便是政治意识的成熟也不能防止权力的腐蚀性。无权的老鼠变成猫或者老鼠一致服从猫的话,知识分子就已经不成其为知识分子了,而成为政客和官僚了。这时老鼠与猫就成为了同类,变成了进入官僚体系的权力意志体现者,他们就会镇压别的老鼠,那么就会出现新一轮的“猫和老鼠”的游戏,这样周而复始的循环等于原地不动,反不如索性建立自己的游戏规则。于是就产生了双头鹰的另一个头,我们姑且把他们称为“宗教道德”论者。


积极的不自由

现实社会的压迫感,迫使人们转向非现实社会,把行为抗暴转化为内心追求的道德净化。“不属于权力世界”的人意识到,以阶级斗争理论来解释社会结构的不完善性并以暴力取而代之,是对人类文明的摧毁在俄罗斯和东欧具有上述两种诉求的知识分子群体都出现过,但是他们的“背负十字架的精神反对派”出现的背景略有不同。俄罗斯最典型的“宗教道德主义”者“路标派”的产生,是因为他们看到,“在革命风暴中,采用温和的、自由主义的、人道主义原则的人是永远无法获胜的”,于是提出思想与政治的分离,要建立一种在 “消极自由”生活态度上的道德责任感,自身投入到重建宗教、重建道德、重建精神的过程中。东欧则是另一种情况。


二战以后斯大林模式普及到苏军坦克所能到达的地方,在那里权力成为了真理的化身。整个社会都能感到,国家的 “公权力”就像章鱼的触手一样,无孔不入地伸向生活的方方面面,把个人的生存空间压缩到极致,以至于连每个个人思想的“正确”与否都必须由权力来确定。这种制度除了对社会经济垄断外,由于合法性失缺的紧张感,比它所推翻的那个旧制度更加注重对思想的垄断和舆论的钳制。统治者知道,多元和竞争的局面是最不利于这种靠暴力上台的政权的,只有强力是可以频繁使用的,所以革命后倚重强制手段是一个常规。斯大林就懂得 “新秩序是建立在人的脖子上而不是建立在人的心坎上”的道理。


众所周知,在这种靠恐怖维系的“臣民社会”里,新闻和书报检查制度不是为了维护公众的利益,而是为了维护统治者集团的利益、为了维护“谎言王国”而存在的。在国家力量强大的工业化时代,民众是“社会主义原始积累”榨取的对象,他们必须要为“整体主义”的荒诞理论奉献自己的一切,但是比物质稀缺更令人窒息的是“真实”的稀缺,人们似乎生活在对未来的“预支”中。那些他们曾经当“老鼠”的时候许诺要给人民以“自由、民主、人性、宪政”的词语依旧保留,往日的奋斗目标也会挂在嘴边,政权所需要的牺牲者都会被冠以圣徒的光环虚构化,并且老鼠把打下的新天地说成是早年追求理想的实现,但是私下里老鼠和猫的位置互换却在悄悄移位,老鼠的天下会向猫的制度取经,抄袭猫的维持稳定的制度,就在不知不觉的 “热月政变”当中,建立起与猫体制的连贯性,而老鼠革命时期的言行成为毫无生命的遥不可及的象征物,都已经变成毫无意义的虚构概念。这些符号仅仅是一种 “勉强覆盖在一个血腥本质上的薄薄外壳”(伊凡·克里玛等:《地下:东欧萨米亚特随笔》,花城出版社2010年版,第215页)。或者是变成可以装进任何“替代物”的载体,所以这个制度与其说是建立过程 “不完善”的 “残缺”,不如说压根就是“虚伪的”以及从旧制度“抄袭的”。

苏联持不同政见者雷达里赫把这种现象称作“功能性虚构”,意思是指词语和真实之间脱离了关系。正如捷克学者米兰·塞梅切卡所诠释的:“政府和意识形态强加于一个我并不认同的现实,并声称我的现实是歪曲的、虚假的、错误的,唯独他们的才是客观的、是经由全部历史和政府机关决议所核准的。”(同上,第69页)也就是说,他们的合法性是由于权力批准而凌驾于任何人之上,而我的合法性只能建立在服从的基础上。在此情况下雷达利赫提出了一个很著名的概念:“积极的不自由”。主体和客体都以虚假的热情投入蒙蔽对方,个体和群体“所有的思想、愿望、感情在任何行为中都不发挥任何作用”,(同上,第69页)国家假装“为人民服务”,人民假装拥护执政党的领导。在这种制度下很容易形成人的两面性和“内心的隐秘意识”。民众作为弱势的一方,无法逃离政府,抗争屡遭失败。在超级强权的专政机器下,爬上国家金字塔顶端的老鼠,为了防止其他老鼠效法,把他们抛回老鼠的地位,会比原来的猫更加残暴地镇压老鼠,导致国家和社会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人们后来知道,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就如奥维尔在《1984》中说的,“引进极权不是为了保卫革命,而进行革命是为了引进极权”。

现实社会的压迫感,迫使人们转向非现实社会,把行为抗暴转化为内心追求的道德净化。“不属于权力世界”的人意识到,以阶级斗争理论来解释社会结构的不完善性并以暴力取而代之,是对人类文明的摧毁。现有的其他各种思想资源都不足以全面对抗由老鼠变成猫后的局面,即便是西方从启蒙运动以来自由主义思想,只是在争取到自由以后才有意义,而在争取的过程中,它面临一种脱离了原产地水土不服的“移植难题”。更有人认为,现在的“共产极权”甚至就是“启蒙运动惹的祸”,是启蒙运动把欧洲社会从基督教宗教与传统的土壤中拔了出来,并且以大众的名义开始了单一的重塑社会的现代化“国家主义”的试验。


在这一“无所畏惧的叛逆性”思潮下,把人类的激情从宗教转移到政治中,不仅催生了暴政,而且在思想方法上的绝对主义、决定论、一元化都成为老鼠变种制度的指导思想。面对这种理论资源的困境,人们迫切需要一种对这个世界全新的解释系统。在各种药方都不灵验的情况下,东欧知识分子便把希望转移到宗教上。于是“没有希望的希望所在”就只剩下宗教了。


当一个人感觉好的时候,他会把宗教赶到一边去,当个人无能为力的时候,宗教就复苏了,“宗教被作为知识分子抗拒道德空白的一种自卫工具”(同上,第146页)也会应运而生。于是就有一部分人转向神秘主义和宗教乌托邦。南斯拉夫的持不同政见者米哈耶罗·米哈耶罗夫在1971年写过一篇《宗教复兴》的短文,他把20世纪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时期与罗马帝国公元前后基督教诞生之时的社会背景相比较,认为二者颇有相似度,“苏联,正如罗马帝国一样,已经为整个星球的宗教复兴准备了土壤。”(同上,第96页)具有类似想法的人认为,政府控制再严也只能约束社会的外表、摧残人的肉体,而无法毁灭人的灵魂和精神,而且他们本来就是把共产主义作为一种宗教来看待的,只不过认为它是一种“伪宗教”,或者像别尔嘉耶夫所说的,是一种“错误的宗教”,而抵抗“假宗教”最有效的武器就是点燃照亮人类黑暗的“真宗教”。


浏览(3992) (133) 评论(2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lyismyson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5-25 20:46:03

如果习匪这个无德无能的政治流氓连任成功,不是习匪对中国政坛精英们的侮辱,而是他们自取其辱。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5-23 22:09:05

基本上说的不错。也可换个说法,那就是对习的手段和红极权制度下中国政坛精英们能发挥作用大小的看法或认识有不同。

两方都认为习的统治无德无能,但看其毫不费力就修宪取消了任期限制后,是流氓借极权之势以经营了十年的权势压倒精英,还是精英在十年的弱势状况下还能用潜规则约束流氓?似乎答案比较显明。

也希望能有奇迹发生,等着看吧。


回复 | 0
作者:渚清沙白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2-05-23 19:49:02

我们在这一问题上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那就是,一方(包括楼主和雨村博等)认为,习掌握着党政军大权,其连任无人能够阻挡;而我和一些网友则认为反习势力依然强大,他们以两个潜规则为武器,足以阻止习在20大连任。况且习及他的团队(包括官媒)自知搞终身制不得人心,从未敢在正式场合表露过要在20大连任的真话,即使在修宪时,官媒也只是解释说,是为了和党章取得一致。

简言之,一方认为习在20大连任能够得逞;另一方则认为习在强大的压力下会被迫到站下车。

对任何事出现不同的看法,都是正常的。对这一传言也一样。要想改变看法,只有等到20大闭幕了。

顺便说一句,如果20大真的让一个无德无能的政治流氓连任得逞,将是对中国政坛精英们的莫大侮辱。



回复 | 2
作者:一草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5-23 18:59:43

故意从一极端到另一极端,有何意义?

你认为习会到站下车与你“希望”其连任有丝毫相干吗?

我们在反川反红极权上同道,不至于连这点了解都没有。

我有不止一位三观一致的好友也认为习会按潜规则到站下车,我自己也是看了多方各种评论后才基本上认定,那骨子里有帝王梦的流氓已有足够的控制权,不会老老实实下台。


回复 | 2
作者:渚清沙白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2-05-23 18:38:23

领教了!

对不起,我通篇都是在表达对习近平同志和官媒的信任,希望近平同志连任。

谢谢。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5-23 18:25:49


归根结底,你那博文不是为了说明你前文中的新常委名单靠谱,习会到站下车吗?

本博的两博文不就是指那名单不靠谱,习不会老老实实下车?

这里面有何“带着偏见强加于人地进行无谓的争论”?请问,“带着偏见强加于人地进行无谓的争论”这种指责的本身,“有意思吗?”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5-23 18:16:08

这里有争议的不是「即使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时,官媒也只是做了这样的解释:是为了使宪法与党章的有关规定一致起来,根本就没有提到习连任的问题」这句话? 为何扯到“未敢”去呢? 难道那“未敢”能遮得了其修宪是要连任要搞终身制的帝王野心吗?


回复 | 0
作者:渚清沙白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2-05-23 17:44:16

【更何况,习本人以及最高领导集团在各种正式场合(包括官媒)从未敢表露过习要在20大连任。】

真得请教一下了!“习本人以及最高领导集团在各种正式场合(包括官媒)从未敢表露过习要在20大连任”中的“未敢”是什么意思,难道还不清楚吗?还必须加上“不相信这鬼话”的声明吗?

我们可以拿出我的这篇博文,尤其是这段话让大家评一评。除了楼主以外,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像楼主一样理解那段话。

习修宪的目的是妄图搞终身制,难道现在在任何人中还有任何争议吗?

这样带着偏见强加于人地进行无谓的争论,有意思吗?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5-23 16:32:21

【20大还有不到半年就要召开了。习近平作为年届69岁的政治局常委和即将干满两届的总书记,理应按照“七上八下”和“最高领导人限任两届”两条潜规则的规定,到站下车。更何况,习本人以及最高领导集团在各种正式场合(包括官媒)从未敢表露过习要在20大连任。即使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时,官媒也只是做了这样的解释:是为了使宪法与党章的有关规定一致起来,根本就没有提到习连任的问题。】


即使本意里有不【相信官媒‘为了使宪法与党章的有关规定一致起来’ 的鬼话】,可引用了这鬼话,又未说明不相信这鬼话,能说这样的引用是表示出不【相信官媒‘为了使宪法与党章的有关规定一致起来’ 的鬼话吗】?


回复 | 0
作者:渚清沙白 留言时间:2022-05-23 15:56:29

【从有些人的文中可以看出,还是有人这样以为的,接受了大宣的说词。显然那不是你。】

有不同看法,不想争论,但想澄清一个问题。

我在《习近平20大到站下车属常态,何来“禅让”之说》中是这样表述的:

“20大还有不到半年就要召开了。习近平作为年届69岁的政治局常委和即将干满两届的总书记,理应按照“七上八下”和“最高领导人限任两届”两条潜规则的规定,到站下车。更何况,习本人以及最高领导集团在各种正式场合(包括官媒)从未敢表露过习要在20大连任。即使在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时,官媒也只是做了这样的解释:是为了使宪法与党章的有关规定一致起来,根本就没有提到习连任的问题。”

请注意这句话,【更何况,习本人以及最高领导集团在各种正式场合(包括官媒)从未敢表露过习要在20大连任。】

这是在表示相信官媒‘为了使宪法与党章的有关规定一致起来’ 的鬼话吗?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3 12:23:31

对"习的权力有多大"的问题,我倾向于认同雨村博在我【关于“禅让”一说】文后跟帖中所表述的看法。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3 12:16:41

【没有人这样以为】

从有些人的文中可以看出,还是有人这样以为的,接受了大宣的说词。显然那不是你。

回复 | 0
作者:盘桓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2-05-22 23:19:20

【若以为,习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只是为了使宪法与党章的有关规定一致起来,那为何不是在党章里加上任期限制,使党章与宪法的任期限制一致起来呢?】

没有人这样以为。这种提法来自于《光明日报》,是在为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打马虎眼。习修宪的目的是想搞终身制,谁都明白(党章没有规定总书记任期限制,习认为潜规则可以不去理睬)。但习及其团队自知搞终身制很不光彩,会引起众怒,因而至今都不敢在公开场合承认要在20大连任,从来没敢正式承认过。

说一千到一万,关键的问题是习近平掌控的权力究竟有多大?如果真的是党政军大权在握,一言九鼎,可以为所欲为,我绝对相信习的终身制一定会成功,传言一定是假的。

反过来讲,如果反对势力依然很强大,那么两项潜规则就会成为阻止他终身制的有力武器。我宁愿相信后者。

彼此把看法表达出来,交流一下,就行了,反正还有五个月就可以见分晓了。

再争论下去就没有必要了。谢谢楼主提供的信息。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2:39:39

【不能只取决于个人德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为所欲为。他的权利还没有达到毛那种程度。】


这点很难说,从其数月如此折腾糟践圈禁上海民众来说,已“超越”了耄。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2:35:06

若以为,习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只是为了使宪法与党章的有关规定一致起来,那为何不是在党章里加上任期限制,使党章与宪法的任期限制一致起来呢?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2:34:24

【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与总书记没有关系。在党章里对总书记的任期根本就没有规定。连恋栈的老江都到站下车,就是受潜规则的约束。】

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与总书记怎会没有关系ne?近些年里不都只搞一个核心?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1:46:43

看看这些日子的人民日报头版,那戆大能有几丝甘心今年退位的意思呢?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1:43:00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1:42:31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1:41:53

回复 | 0
作者:盘桓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2-05-22 11:26:09

【江泽民、胡锦涛之所以干完两届和平交班,与宪法里的任期限制有较大关系。

在无宪法任期限制的情况下,除了华所处的非常时期,哪有和平过渡?】

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与总书记没有关系。在党章里对总书记的任期根本就没有规定。连恋栈的老江都到站下车,就是受潜规则的约束。

【是否按潜规则做,取决于个人的德性】

不能只取决于个人德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为所欲为。他的权利还没有达到毛那种程度。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1:22:53

「“天经地义”指天地间理所当然而不能改变的道理;也指理所当然,不容置疑的问题。」


前面说学长好友“当然不会把习近平想搞终身制看成天经地义”,是指他将习的帝王野心之举视为倒行逆施,不会将之看作合理、理所当然。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1:14:24

这位学长好友反红极权,决不乏这方面的知识,当然不会把习近平想搞终身制看成天经地义。而是他和不少朋友那样,看透了习修宪的本意就是想长赖在大位上,实现其流氓帝王梦。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1:06:58

潜规则并无多少约束力。是否按潜规则做,取决于个人的德性。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1:02:43

江泽民、胡锦涛之所以干完两届和平交班,与宪法里的任期限制有较大关系。

在无宪法任期限制的情况下,除了华所处的非常时期,哪有和平过渡?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10:56:38

非也。不少较了解墙国政台实况的墙内外朋友都认为,那不过是一些人凭比较良好的愿望臆想出来的名单而已。

回复 | 1
作者:盘桓 留言时间:2022-05-22 05:56:03

初步内定20届新常委名单的确靠谱。因为《1》.它反映出是各方博弈和妥协的结果;2. 严格执行了“七上八下”的潜规则,年满68岁或以上的一个没留。至于,这位朋友提到的【我党执政后几时有过文明传统?和平过渡?】,我倒想问这位朋友,江泽民、胡锦涛哪个不是干完两届和平交班的?“最高领导人限任两届”和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可是集体决定并执行了20年的规则,现在用这两条规则促使习近平到站下车,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至于韩正,同栗战书一样,都因年满或超过68岁,理应按照“七上八下”的规则退出政治局常委会。至于习近平,一来到20大已经干满两届总书记,二来年龄已大大超过68岁,所以按照这两个规则,既要离开总书记岗位,又要退出政治局常委会。

本来这都属于正常的交接班,但由于习有到站不下车的意图,所以党内一些有影响、有权威的势力(也包括军方部分实权人物)为了维护党的规则,而促使习到站下车,这有什么奇怪的?当然,博弈结果不好说,但发生这样的博弈,很正常。

看来这位朋友缺乏这方面的知识。似乎把习近平想搞终身制看成天经地义的事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