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芦随笔  
思想之芦  
网络日志正文
反左利器:哈耶克的《自由宪章》 2020-08-13 09:36:56

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自由宪章》(The Constitution of Liberty),又名《自由秩序原理》,是古典自由主义经典之作,被《国家评论》评为20世纪最好的100本非小说书籍中第九名。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列命第四。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一次保守党会议上将一本《自由秩序原理》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宣布说:“这本书才是我们应该信仰的”。 里根总统将哈耶克列为影响他的政治哲学的最重要的两三个人之一。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说哈耶克的著作的流传形成了苏联解体的公众舆论环境。

为什么读这本书?所有的人出于本能都追求自由。但是自由的本质是什么?自由在我们生命中的地位,和其他事物的关系,很多人不很清楚。《自由秩序原理》系统阐述了自由的基本原理,这是真正的原理之书。读后有从自发到自觉的跃升。现实意义是美国目前在左翼思潮影响下,很多个人自由权利在政治正确和追求结果平等的要求下被侵蚀,造成的思想混乱需要从理论高度澄清。

自由的定义:哈氏将自由定义为个人和他人的关系,对自由的侵犯主要来自他人的强制行为。一个人是自由的,是他人对其不能强制。 “一个人是否自由并不取决于选择范围的大小,而决定于他是否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图行动,或者决定于他人是否能够操纵环境强迫他按照那人的意志行动。” 基于这个定义,“一个豪华的但唯君王之命适从的权臣,比一个贫穷的农民或工匠更不自由,更不能按自己的方式生活和选择自己的机会。”拥有选择权并不意味着自由,因为选择项和选择过程都可能被操控,比如中国的等额选举制。

自由是最高的信念,没有任何权益性考虑可以将其限制。自由不仅仅是在原则上指导所有政府行为的体系,还是一种支配所有具体立法法规的理想。“如果自由不被当作最高原则,一个自由社会的种种承诺对于个人永远仅仅是机遇而没有确定性,最终将被证实为致命的弱点并导致对自由的慢性侵蚀。”

人类文明:文明始于当一个人追求自己的目标时,他可以使用比他自己拥有的更多知识,始于当他可以运用他人的知识来获益。文明社会中的成员追求自己的目的可以比一个独立于社会的人更有成效。因为文明,我们能够运用我们个人还不拥有的知识获益,每个个体可以运用他们的特有知识帮助其他不相识的人。一个自由社会拥有的知识远较一个最明智的统治者的心智所能设想的要多。文明进化的必要条件是竞争,而自由则是维系一个开放竞争系统的必要条件。

社会进步:自由之所以宝贵,是因为每个人的自由都对社会有推进作用。自由使得每个个体都能更充分地运用自己的知识,进行实验和创造。由于人类具有模仿能力,每个个体积累的知识,都可能被他人和社会利用。我们自由地做一件事的重要性与我们中的大多人能否做该事的可能性无关。做一件事的机会越少,这件事对整个社会越宝贵。就像概率越小,信息量(熵)越大。个人从自由得到的利益大多产生于其他人运用自由的结果,而这些活动个人可能从来没有机会进行。我们大部分知识都来源于他人,自己从来没有亲身实践过。从这个意义,每个人的自由,都对社会有益,越少出现的个人行为,对社会越宝贵。 一个社会的个人自由越多,每个成员的知识和创造性越多,整个社会的知识积累越多,社会发展程度越高。美国和一战前的英国都是个人自由程度最高的国家,也是发展最快的国家。

发展的不均衡性:进步社会的特色是新知识和新的可能性总是从少数人向多数人传递和分享。经济发展必然经历不平等,不应该通过再分配来纠正,而要靠发展来解决。如果一件更好的事物在社会上出现的先决条件是对所有人都能提供,那么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今天普通人享受的相对富裕生活也是昔日不平等的结果。从发展角度,少数人先享用进步的成果是必然的。欧洲二战后的经验表明富裕的社会通过平等政策迅速变成静止,甚至停滞不前,而贫穷但竞争激烈的国家却变得充满活力和进步。平均主义对发展带来阻滞。后进国家的后发优势产生于分享先进国家的经验,少走弯路,用几年的时间走完先进国家几十年的路。

两种自由秩序:自发的和设计的。古典自由主义信奉前者,集体主义信奉后者。前者反映了自由的本质,是进化论经验主义的,自发的和不带强制性的,后者必须在集体目的的追求下才能实现,是建构论唯理主义的,设计的和强制性的。前者是有机的,缓慢的、试错的、半意识的增长,后者代表教条的规划,思辨的,乌托邦式的;前者自下而上,后者自上而下;前者源自亚里士多德和英国传统,后者源自柏拉图和法国传统。前者的理论建立在由于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人类不能准确预测和构造自己的将来,人类理性的进步产生于它对错误的发现。这两种社会秩序,决定了政府干预程度,是小政府还是大政府。自发社会秩序的必要条件是个人自由、一般性规则和竞争。由于自由和竞争又只有在一般性规则(具有一般性、确定性和平等性)下才能存在,所以,“一般性规则乃是良性社会秩序之生成和存在的必要和充分的条件。”

自由和平等:法律下的平等是唯一有助于自由而且不会摧毁自由的平等。自由不仅和其他平等毫无关系,而且自由必然产生许多方面的不平等。这证明了个人自由的意义:如果自由的结果不表明一种生活方式优于其他方式,那么个人自由意义何在?人人生而不同,人人生而平等,但仅在法律和道德上。主张自由的论辩不仅承认每个人都不相同,而且很大程度上以此为立论基础。个人差异并不能提供国家区别对待他们的理由,反对国家区别对待相差悬殊的人以确保他们在生活中达到平等地位。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实质恰恰是,尽管人们事实上存在着差异,但他们却应该得到平等的待遇。

法律前的人人平等和实质平等不仅不一样,而且是相互排斥的。我们只可实现其一,而不能同时得到二者。自由社会绝不允许国家将力图使人们更加平等化的愿望作为歧视性强制的理由。如果为了制造实质性平等,要求我们必须放弃自由社会的基本原则,比如平等规则要求的对一切强制的限制,那就太过分了。所以经济不平等并不是一种社会罪恶,对于这种罪恶我们必须采用歧视性强制或特权来修正。

两个基本命题:1.任何人都不能正确地预测人的差异而区别对待他们;2.个别人的优越是对整个社会有益的。通过国家强制实现实质性的平等是不可能实现的,歧视和特权的法规只会对自由原则和社会进步造成更大的伤害。仿培根的说法,实质不平等弄脏的只是一条河,而歧视法规(平权法案)污染了所有的水源。“对于那种追求平等地热情,我毫无尊重之感,因为这种热情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理想化的妒忌而已。”“争取自由的伟大目标始终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种国家法律下的人人平等可以补充以人们自愿服从的相互关系规则下的人人平等,在道德规则和社会行为上的引伸就是民主精神的主要表现。这种表现可能会对自由必然会产生的不平等有很大的缓和作用。” 对社会弱势群体的补偿,如果从维护自由的正义原则出发,只能是基于博爱的人道救助,而不能诉诸于平等或公平这种正义性原则来寻求其分配的合理性。

如果一个规则被某一群体内和群体外的人同样认为是合理的,这个法规就不是专断的。如果只被群体内的多数赞同,那么这个规则就是特权;而如果只有群体外的人赞同,这就是歧视。针对某些人的特权永远是对其他人的歧视。

自由和民主:自由主义是关于法律应当为何的学说,民主是关于确定法律内容的方法的学说。自由主义接受多数统治方式作为决策方法,但不接受其作为决策内容的权威认定。这意味着多数的权力要受到共同认定的原则的限定,其合法权力不能凌驾于这些原则之上。自由是目的,民主是手段。没有个人自由的民主是暴民政治。真正的民主只能是基于自由的民主,而其他任何方式的民主最终都将走向独裁和奴役。民主的对立面是威权政府,自由的对立面是极权政府。宁可选择没有民主的自由,也决不选择没有自由的民主。

强制与国家:“强制意味着尽管我做了选择,但我的头脑只是别人的工具,因为我面临的选择项已经按照强制者的意图被操控了,我只能采取对我痛苦最少的选择。虽然被强制,但这仍是我的选择,只能在所有的选择中,挑取害处最轻的一个。”强制者没有剥夺被强制者选择的能力,但是剥夺了他按照自己的知识和愿望选择的可能。强制不可避免,因为强制只能以威胁以强制来遏制。“自由社会处理此一问题的方法是将行使强制之垄断权赋予国家,并全力把国家对这项权利的应用限制在制止私人采取强制行为的场合。” 国家是“必要之恶”。国家的存在,是为了垄断强制,同时,国家对私人的强制权力必须受到制约。

联邦制比中央集权制对个人更少强制,经济管制措施在集权政府下可以在多个领域同时展开。在分权的联邦制下,权力分散在不同的手上,没有人可以强制。联邦制下的个人自由更多。

私有财产和契约:他人的财产可以为我们的目的服务主要是因为契约的可执行性。契约创立的整个权力网络是我们受保护的个人自由的一部分,也是我们的计划的基石,它和我们自己的财产一样重要。人们之间基于自愿而非强制的互利合作的决定性条件是有很多人可以满足一个人的需要,没有人为了生活必需或者为了在特定方向的发展而完全依赖一个指定的人。私有财产制导致财产分散于社会之中,从而竞争成为可能,因而一个特定资产的所有者丧失了对他人的强制权力。所以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个人比社会主义的个人有更多的自由。

自由和法治:当我们服从法律时(这些法律具有抽象的一般性且在制定时没有考虑对何人运用),我们没有臣服于其他人的意志,因而我们是自由的。这是因为法律制定者并不知道这些法规将要应用的特定案例,也因为应用这些法律的法官除了考虑案例事实和根据现行规则做出判决外别无选择,因而我们说这是法治而不是人治。因为法律在制定时不考虑具体案例也没有任何人的意志来决定强制执行,所以法律不是专断的。康德说:“如果一个人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服从法律,那么,他就是自由的。”所以自由社会的法律必须具有一般性,确定性和平等性。这三个性质保证了个人免受其他人的强制。自由、一般性规则、竞争是自发社会有助益秩序的必要条件。剥离掉一切表层以后,自由主义就是宪政。

一本需要仔细体会的著作,一本需要反复阅读的经典。

浏览(1300) (59) 评论(3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AYA_ 回复 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8-15 20:20:55

对吉歌反驳此文发了个帖子弥补其缺失: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gxNjc4

回复 | 2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5 14:31:35

支持你们把理性辩论进行到底

回复 | 2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15 14:30:43

你们的讨论很有意思,应该提倡进行理性的讨论。

回复 | 2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5 14:25:41

【你讲的那些话都不是专业人士的语言。你没有接受过政治哲学专业的学习。从你的表述里就可以看出来了。】这样的说法,不能证明你的论点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5 14:24:22

但是不能用【没有哈耶克的名字。】来抹杀哈耶克的思想的重要性。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5 14:21:17

【很多西方学者写的政治思想史里并没有哈耶克的名字。】的确如此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4 15:26:33

对正常质询发问感到被教训,至少过于敏感,我一句一个先生,其实对俞先生很尊重,可我一直无法理解俞先生观点如此难懂,至少不流畅易懂。交流的一个主要功能是让人懂你的观点,你的推理逻辑思路,如果你依据事实,没有逻辑漏洞,应当具有说服力,至今为止本人十分遗憾,无法顺畅追寻先生思路和逻辑推理,不只是大小前提模糊不清,就是逻辑推导缺乏令人信服的因果或相关性。希望先生不必在意本人时时不敬之疏忽个点。

回复 | 1
作者:AYA_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4 13:22:59

我只是在与你商讨,而你的思辨并不有效,也没有说服力,况且论述和语调同样缺乏效力。

回复 | 1
作者:俞先生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14 13:11:02

我能读懂哈耶克的书。不要使用教训人的口吻。我只是表达我自己的观点。不要将你的观点强加给别人。大家都有发言的自由。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8-14 13:09:27

说话要文明。不要使用流氓使用的语言。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4 07:32:47

此外,在我指出你没有读懂哈耶克时,你顾盼左右说我的话没有专业语言行,还说哈耶克不是一流政治思想家。这种交流反馈给人印象是反诘而不是理性讨论。我说你没读懂有原因可循,你却诉诸人身(个人专业素养)现状说事,目的在于人格(资格)破损,这种攻击形式不是良性正常讨论应当有的,而是极左惯用的的人格绞杀。

也许俞先生无意识地运用这种稀松平常方式对应,这就是你能政治学专业讨论的常态,那我就更无法信任这种情况下得出的政治学结论,因为公平理性讨论成为白痴,理论就堕入威权的陷阱。

回复 | 1
作者:AYA_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4 07:23:36

这就对了,哈耶克本行是经济学家,其对社会政治的理解我比较看好,好过只懂政治学或社会学专家,这就是共产主义理念为什么从资本论开始而不是政治论开始的原因。人类社会基本活动是经济活动,虽然各时期形式不同,但他是人类基于繁衍发展的基本线索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经济学本身已经越来越多地加入现代精确科学工具所谓解析手段,实际上比其他社会人文科学更倾向于精确科学因为更有说服力和确定性。不是贬低社会科学尤其是政治学,不确定性,主观性,学科观点一致性几乎就是致命伤,学科内部争斗尚未完成,如何成为科学定律呢?政治学训练本身就是一场自由泳活动,你睡得没错我本行不是政治学,只是没有系统读过那些派系必读著作,当然不受他们观点得束缚。我觉得政治学目前如果靠没有约束得常识判断可能比训练过更有可能突破行业目前窘境。这是我为什么对政治哲学出身人而对精确科学训练过认识的认知观点更为倚重的基本思路。

对了,不得不提,只拘泥于细节没有广阔跨行业知识专才其实眼光十分有限。特别是当今世界政治经济哲学问题已经不是一个行业可以单独解决,在信息时代,拘于十分有限经典观念的思维无法看到无限解决新问题的可能性。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4 04:45:19

人们看到的美国宪法就是当年美国立宪者写的。这不是当年立宪者与今日美国人之间的通讯。宪法精神一直没有变。文字表述也基本没变。后来加的修正案是补充。你的认识能力有限。


看看你自己的原文再讲话好吗?自己打自己的脸,狡辩无用!谁在胡扯,谁的“认识能力有限”,这万维网有辨识能力的人,高水准的人,还是多得很的。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13 22:26:59

很多西方学者写的政治思想史里并没有哈耶克的名字。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13 22:22:39

你讲的那些话都不是专业人士的语言。你没有接受过政治哲学专业的学习。从你的表述里就可以看出来了。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3 21:53:05

这不是我与你得争论点,你还是没有读懂哈耶克,即便是思芦博文也未见就读懂了。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8-13 21:45:28

人们看到的美国宪法就是当年美国立宪者写的。这不是当年立宪者与今日美国人之间的通讯。宪法精神一直没有变。文字表述也基本没变。后来加的修正案是补充。你的认识能力有限。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13 21:41:05

人类只有认识到法律的真正作用,才能有意识地让法律发挥作用。在中国,党的意志扭曲了法律的精神,所以,法律没有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

哈耶克继承了前人的自由主义思想。前人提出自由主义的时候,还没有现代社会主义的实践。所以,哈耶克针对社会主义的平等导致专制提出批判。他是自由主义思想家之一,并不是唯一的一个。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8-13 21:22:53

之所以避免对俞先生有关法律是一个长距离通讯过程,以及诸如投入产出影响等观点回复,原因在于那一场段前后逻辑缺乏内在统一性,前边好不容易建立起逻辑结论被最后一句给轻易否定了:法律如果不被尊重,再多得投入产出比也无济于事。不知道那段试图肯定还是否定法律的伟大社会价值/意义呢?

回复 | 1
作者:AYA_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3 21:01:34

尽管人们认为首创才伟大,我倒觉得未必。一个可以深刻见解现实,把一个抽象概念深入浅出到来让民众读懂的人更伟大些。“二传手”说法有鄙夷之情,不能苟同。当然,谁不想原创,谁又不想深刻,世界上的规律只能发现一次,那就是说鼓励大家都去发现原创而不惜得做服务现实的二传手?我以为先生思维里隐含得价值考量令人担忧。

回复 | 1
作者:AYA_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3 20:56:12

法律不是一个概念更无法至高无上,法律是现实的妥协,无耐的选择。你说的是对法律的哲学态度,现实并非如如此。其实你想说的给法律一个名誉,我说的法律应当名副其实。现实和理论都要考量,才有可能获取一个名副其实的法律,这就是美国为什么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对法律理想与现实体系,全世界没有可能在出第二个。这个残酷的现实不能使人看到法律的悖论嘛?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3 20:34:26

法律是一个长距离语言通讯过程。立法者立法后公布法律,公民因此知道有此法。于是,立法者与公民之间必有一个通讯过程。由于法律会长期实行,比如,可能实行100年。有的国家的宪法实行了二百多年,如美国宪法。法律也是一个长时间语言通讯过程。美国立宪者与今天的美国人的语言通讯跨越200多年

一段十分荒谬的言论。

每个阶段的的社会,它的法律首先是基于那个时代的背景,综合的社会意识形态基础。在这个意义上,没有五月花号,就不会有美国的独立宣言,更不会有后来的美国的宪法。它首先面对的是当时的社会背景。哪里会有什么与200年后的人对话(语言通讯)?每一个严肃的学者无论是自然科学领域或者社会科学领域的人都不会对未来社会做出具体的预言,更不用说法律要面对的大量的无穷的具体例证。后代人要修订法律,当然是要依据变化了的社会背景与变化了的意识形态。这不是古老的法律与现代人的对话,而是现代人对古老法律的更新。斯人已逝,纵使有后代人向古人的对话,也是为今日发展的必需的崇敬与启迪。这世界上永远不会发生前人向今人对话的任何可能。

所谓古人与今人的“语言通讯”不过是呓语罢了。学问做到胡扯,丝毫无视基本常识,足见这“学问”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回复 | 2
作者:俞先生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13 17:33:14

撒切尔首相和里根总统都是政治家,不是学者。在学者眼中,哈耶克仍然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二流学者或思想家。他不是思想的创立者,而是重新解释者和传播者。就是说,他的思想的原创性仍然不足。他结合二十世纪的现实重新解释自由主义。是个“二传手。”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13 17:28:06

说法律是人制定的这样的话抹杀了法律本身应该有的至高无上地位和权威。英国历史上说的“法在王上”就是指法律具有无上地位。就是一种非人格化的权威。北朝鲜的法律和中国的法律都一样,是共产党意志的体现,法律并不是无上的。中共领导人说“党在法上”就是这个道理。用中国通俗的话说,就是法律姓党。法律体现的不是它自己的权威,而是党的权威。法律可以说改就改。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3 17:16:32

我同意这个判断,法律由人制定,如果制定法律的思想基础不是极力保护个人自由,比如说保护特权,或某个团体权益,无论以任何高大上理由,任何对个性的约束最终会逐渐吞噬个人自由。这个世界有的是法律,但有几个是以保护个人权益自由为立意呢?你说的法律保护个人自由是指中国,北韩的法律吗?显然法律本身与是否保护个人自由毫无关联,而是立法意愿,目的才有意义。

回复 | 1
作者:AYA_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8-13 17:11:22

保证个人自由的基本条件(必要性)并未意味着这些条件可以自动实现(充分性)。你提出的是不同层次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如何实现。

如果一个政府的行为无法保证个人自由,替换它就成为必要条件。这并不排斥对自由的先决条件,也就是说是必要条件,并非充分,逻辑上说如此。

回复 | 1
作者:俞先生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13 16:23:43

如果哈耶克认为法律并非自由的保证,那他就是法盲。

哈耶克并没有创造自由主义理论,他仅仅重新解释了自由主义理论,并且结合社会主义的现实,重新认识自由主义。但是,他本身并不是自由主义的奠基人。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8-13 16:17:54

政府行为保证自由?专制政府的行为能保证自由?立法思想能保证自由?专制主义立法思想能保证自由?认识自由的敌人能保证自由?谁是自由的敌人?只有非人格化的权威能保证自由。孟德斯鸠以前就说过,不分权,自由就不存在了。分权的本质就是法治。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8-13 15:10:20

我倒觉得,现实中如果懒惰人空被大大减少,比如说千分之一以下,社会个人自由度就会大大提升,因为你不必强迫透票支持维持你赖以生存的社会福利候选人!

回复 | 1
作者:AYA_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8-13 15:07:47

好运吧,这种希望需要人们自愿读书,读那些务虚而重要的书,思考而不是享乐,这种人有10%就令人称奇吧?!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