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芦随笔  
思想之芦  
网络日志正文
美国政治剖析:虚伪是左派的本质 2020-10-09 08:49:45

美国政治剖析:虚伪是左派的本质

2016年川普大选胜出,左派不服选举结果上街闹事,令我诧异不已。标榜多元文化的左派,对异己意见却不宽容。选举输了,就去搞街头政治。号称民主党,当选举结果不符合自己意愿,就不尊重民主程序,不遵守游戏规则。为什么左派这么不宽容,对人对己两套标准,难道虚伪是左派的本性?

读史确实发现左翼政治家表现更虚伪。西班牙内战的直接导火索是1936年2月,左翼“共和派”赢得大选。原右翼政府服从选举结果,把权力交给了左翼的阿萨尼亚,弗朗哥被调离参谋总长职位。但是左翼的支持者要求政府实行更左的政策,走上街头罢工闹事。新上任的左翼政府,不愿意也不敢对自己的支持者严厉镇压。于是西班牙发生了一系列哄抢土地,瓜分财产的事件。左翼政府随后以法令认可了这些行动。左翼政府上台仅仅四个月,161座教堂被烧毁,1200多人受伤,213人被谋杀,大小罢工341起,扔炸弹146起。政府警察伪造逮捕令,绑架右翼领袖、财政部长卡尔沃·索特洛并将其杀害,造成右翼和中间派的强烈不满,最终引发右派暴动。最讽刺的是号称共和派的左翼不喜欢民主共和而更喜欢暴力手段。

西安事变中积极怂恿张学良反蒋抗日的左翼激进分子孙铭九、应德田后来都当了汉奸,而他们反对的蒋介石却成为坚决的抗日领袖。中共在延安时代发表民主颂,执政后绞杀任何民主的苗头。虚伪者不喜欢他人的虚伪,老毛说不喜欢美国民主党的原因是民主党太虚伪,具有欺骗性。

还记得民主党副总统Al Gore吧,他一直鼓吹环保,给人以在沙滩上拣瓶子的公众形象。他制作的环保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摘得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也为他赢得了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他住在一个10070 平方英尺的大房子里,平均每月用电19241度,是美国普通家庭的21倍,最高30993度,是普通家庭的34倍。一年电费就是22000美元,对地球太不友善了。

七十年代波士顿民主党参议员泰德
·肯尼迪公开支持公立学校的去种族隔离政策,但暗里却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全白人的私立学校读书。

以下是最近的:
洛杉矶民主党市议会成员迈克·波宁(Mike Bonin)投票消减警察经费1.5亿美元。他这么不喜欢警察,却被发现从4月4日起,打了8次911 电话召集警察到他家去。

西雅图民主党市长杜坎抗拒川普夺回西雅图的要求,支持黑命贵运动占领6条街建立“西雅图自治区”长达22天。区内很多商业被毁,并发生多起枪击案,她都无动于衷。但是当暴徒打砸抢威胁到女市长住宅时,她立刻受不了了,指示警察捉人,清除路障,拆除了这个自治区。

无独有偶。芝加哥的繁华商业区多次被示威暴徒洗劫,民主党市长洛丽·莱特富特却不作为,说暴乱是和平示威,可是当自己家受威胁时,立刻将示威者定性为暴乱。命令警察在她的街区巡逻,禁止抗议者闯入和示威。她表示,这是一个正常人为其家人作出的决定。但是,早干吗了?商业区被抢时你在哪?

民主党因为莫须有的“通乌门”弹劾川普,却对拜登的儿子亨特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和乌克兰、俄国、中国的可疑的百万美元的交易视而不见。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财政委员会的报告认为亨特可能涉及犯罪、反情报行为以及勒索活动,至少是利益冲突。奥巴马政府官员知道亨特的行为有问题, 干扰了“有效执行对乌克兰的政策”。当时拜登负责美国的乌克兰政策。调查遭到了委员会中民主党人的许多阻碍。

Time's Up是一家援助女性被性侵的法律基金会。基金会的执董是拜登竞选团队的资深顾问。一名拜登办公室的前员工瑞达说其于1993年曾遭拜登性侵。瑞达向Time's Up申请法律援助却因为其控诉对象是拜登而被拒绝。对比2018年卡瓦诺接受大法官任命时受到的性侵指控,二者同样没有旁证而只有当事人的陈述,民主党却倾向于相信后者而不相信前者。这至少是双重标准。

拜登在总统辩论中称川普是种族主义者因为川普主张镇压骚乱。而在70年代拜登任特拉华参议员时积极反对用校车在公校进行种族融合。他的理由是如果没有种族隔离,他担心他的孩子会在种族丛林里成长。就连他的副总统竞选伙伴卡梅拉·哈里斯在初选时也批评拜登与著名的种族隔离主义者,密西西比参议员詹姆斯·伊斯特兰德以及乔治亚参议员赫尔曼·塔尔玛基在反对强制校车政策上的亲密合作。伊斯特兰德是公开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曾经公开表示黑人是劣等种族。

卡梅拉·哈里斯被揭露在担任加州检察官时自己吸食大麻的同时把1500人因吸食大麻送入监狱。

尽管奥巴马政府比川普驱逐了更多的非法移民,那时对非法移民无动于衷的民主党州却在川普政府时期纷纷宣布自己是非法移民庇护州。

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露西批评川普抗疫不利,却公然违反加州规定,让关闭的发廊重开为她做头发,而且不戴口罩。

很多左派支持控枪,但是自己买枪拥枪一点儿不落后。

有一个例子也许说明了为什么左派们都很虚伪。 瑞典记者在街头分别采访了九个市民,问“你觉得瑞典接受难民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我觉得是好事儿啊!”所有的人都回答。
“我们有这个能力吗?”一致回答:有!
记者继续问了下去,“瑞典居民应该主动接受难民到自己家里吗?”
“必须的。”
“如果现在就有个机会,你会考虑把一位难民接回家吗?”记者又问。
“是的,我会。”九个被采访者都毫不犹疑地回答。
记者转身拉来一个皮肤黝黑,中东面貌的年轻人并说,“这里有个叫阿里的难民,他正在寻找自己的家,现在可以跟你回家吗?”
九个被采访者的态度都反转了,有的推脱家里没有地,有的说家里的空房刚好出租了,有的推脱自己也在租房。有的推脱女儿正在生病。有的说今天有事儿。

没有人愿意带一个陌生人回家。但是为什么还要公开地表爱心,因为那是让别人去做,让社会去做,自己口头表示爱心,显得高大上,如果真要自己做,而且立即去做,那就对不起了。

左派的问题是喜欢装,喜欢高调,讲政治正确,即中国人所谓的圣母婊。因为这些说法很高大上,有道德优越感,可以占领道德高地。崇高的感觉也是一种快感,“装”能满足这种崇高感。这种伟大的同情和博爱,常常在感动别人之前令自己先行感动,有一种找到道德制高点的巨大快感。最重要的是提倡政治正确和高调是让社会去做,让他人去做,而自己不用马上去做。相比右翼追求公平公正,左派更喜欢谈平等,信奉集体主义。但追求个人自由是人的本性,侈谈平等和集体主义从本质上说是反人性的,是对人的天性的压抑。个人自由主义信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原则,不唱高调。而左派唱高调,信奉己之不欲,必施于人的信条,对人对己是分裂的。左派都有集体主义和个人的精神分裂症,对己自我主义,对人集体主义,明面大唱集体高调,私下追求自我利益。人性分裂必然会造成抽象和具体的矛盾、自我和集体的矛盾、高尚和卑劣的矛盾、公开和私下的矛盾、将来和即时的矛盾。即抽象高调,具体卑劣;公开高尚,私下猥琐;严于苛众,疏于律己。所以虚伪是左派本质决定的。

左派因为其宏大叙事,认为高尚的目的可以不尊重规则,可以不择手段,认为结果的平等和正义比程序和过程的公平更重要。所以更喜欢街头政治和暴力,喜欢对人对己的双重标准,喜欢在民主程序中作弊。出于对保守派观点的深恶痛绝,他们对异己言论更缺乏容忍,甚至使用强制和暴力手段让对方闭嘴 。他们鼓吹的多元文化常常沦为笑话。近年来保守派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高校演讲,不是被轰走,就是被示威者阻止进入,或者在会场上被打断,或者学校屈于压力,撤销邀请。泰勒大学(Taylor University)邀请美国副总统发表毕业典礼演讲,有人通过白宫请愿网发起请愿,要求拒绝邀请。彭斯发表演讲过程当中,有教授和学生中途退场抗议。

更有甚者,UCLA教授戈登·克兰不让黑人学生借乔治·弗洛伊德事件逃避期末考试,被暂停职务。《政治经济学杂志》编辑、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哈拉尔德·厄里格发表推特,不赞同解散警察和街头暴力,被多名学者要求辞职。佛蒙特州的高中校长蒂法尼·莱利因在脸书上质疑示威者的言论被迫离职提前退休。Syracuse大学校报解雇了一位专栏作者,因为她写了一篇文章,质疑警察部门有制度性种族主义的统计依据。哈佛大学的学生要求法学教授罗恩·沙利文辞去宿舍舍监职务。因为他同意加入魏因斯坦的法律辩护团队。《费城问询报》刊发了一个标题“建筑物也很重要”谴责抗议运动中的抢劫,编辑被迫辞职。左派用封杀文化对待不同意见,用解雇或逼迫辞职封杀不同言论。如果不同意他们的观点,就会被饿死。这些事例说明:左派的多元文化只是允许他们自己的多元,左派标榜的宽容只是对自己的宽容,对异己的诛杀。



浏览(3308) (126) 评论(5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kkllyy 留言时间:2020-10-15 17:47:13

左派都是投机分子,为了利益而投机,有几个是真正为了理想?

回复 | 0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0-10-15 10:56:59
Claremont Institute Chairman Thomas Klingenstein: Trump 2020: A Man vs. A Movement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video/2020/10/13/claremont_institute_chairman_thomas_klingenstein_trump_2020_a_man_vs_a_movement.html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20-10-14 09:13:54

虚伪的眼光打量世界,除了和你一样的虚伪的人,就只有动物了。你不知道,还存在真实的人,有人性的人,回归常识的人,信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这么简单。

回复 | 3
作者:thesunlover 留言时间:2020-10-14 09:13:28

!!

回复 | 1
作者:思芦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1 13:25:25

那是批评你逻辑混乱!

你来我去,批评,反批评,和道德和常识何关?

实在受不了你的生拉硬扯。读书把基本的逻辑推理都混乱了。

和一个逻辑混乱,硬说三七等于二十四的人无法讨论。


回复 | 6
作者:fuyuhai1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0-10-11 12:45:59

阁下对敝人的回复说:还真有读书读傻了的。你说你信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原则,如果是真的,那么逻辑上的结论就是你很喜欢别人如此评价你。但是,你非常尊重的“常识”又告诉人们这违背了“常识”,所以这就是一种你非常鄙夷的“虚伪”。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一般认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所谓“道德金律”,其价值位阶是高于所谓“道德银律”的(“欲人施诸己,可施于人,Do unto others what you would have them do to you”),因为后者在不少情况下易变成“己之所欲,强施于人”。可见,即使你真的喜欢别人评价你“还真有读书读傻了的”,你也违背了道德金律,而只是奉行了“道德银律”,更糟糕的是,在现实层面,你履践的还是一个被歪曲到满拧程度的“银律”。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0-10-11 09:29:08

“说得好。这是我从小被教做人的原则。可能也是我成为"右派"的原因? 但实则是,我只感到自几只是活在common sense中而已。”


回归常识正是现在需要的。如果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被否定了,这个世界就太丑恶了。

回复 | 4
作者:思芦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1 08:22:32

还真有读书读傻了的。

回复 | 4
作者:gmuoruo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0-10-10 22:36:15

所以左派只能做空洞的争论,一要举证就傻眼了。

回复 | 7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21:32:46

回复AYA:仅仅使用左右概念来分析复杂的问题,往往陷入困惑、混乱,所以,应该回到左右划分产生的历史语境,将左右的划分仅仅应用于自由民主法治国家,而不应用于专制独裁国家。结论是,近代人类灾难不是什么极左或极右造成的,而是专制独裁造成的。这个结论可以所谓“民主和平论”和阿玛蒂亚森的“民主无饥荒论”为理论基础。

回复 | 0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21:30:18

回复AYA:

阁下将德国纳粹,意大利法西斯,日本军国主义都归于“极左”,这与学界主流看法完全相悖。当然也有少数人认为它们是极左,但是,如果采用同样的分析方法,人们也可以将斯大林体制归为极右。例如,马恩对共产主义的经典定义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自由发展的条件。马恩是左吧,斯大林极端专制,那肯定是右了,而且还是彻头彻尾的极右。

回复 | 0
作者:fuyuhai1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0-10-10 21:12:39

罗尔斯关于“无知之幕”的论述可以证明什么是“可欲的”,然而,当人们在得意之时并不把这个“可欲的”当成伦理推导的出发点,而在倒霉的时候则诉求这个“可欲的”,那么这个就是右派的“己所不欲,强施于人”。再者,逻辑上并实质上,民主制就是一个文明实行“己所不欲,强施于人”的制度,任何一种政策都不会得到所有人的支持,所以任何政策都是多数对少数的“强施于人”。专制则是一种野蛮的“己所不欲,强施于人”制度。丛林社会如何呢?不证自明。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20:33:15

现实生活中,我所见到的,都是左派(progressive), "己所不欲,强施于人"。

回复 | 5
作者:思芦 留言时间:2020-10-10 20:30:38

回复fuyuhail

再说一遍,看看我前文对左右的定义:古典自由主义理论基础。否则我们无法对话。

“美国政治常用单维的左右和保守自由区分立场,有简单化,概念化之嫌。对左右的准确划分应该是多维的,比如经济、政治和社会文化三个维度。第一维度是经济:右翼主张市场经济、自由竞争、减税、削减福利、最少的政府干预;左翼主张计划经济、政府加强管控、高税收、福利社会。第二维度是政治:右翼主张个人自由和个人主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程序平等、小政府;左翼主张集体主义,结果平等和实质平等、大政府。第三维度是社会文化方面,右翼主张加强国家认同、言论自由、宗教自由、传统价值、爱国主义、与主流文化同化、反对坠胎、放松枪械管制、反对同性婚姻、严控非法移民;左翼主张世界主义、多元文化、支持坠胎、拥护对某些少数群体的特权、严格枪管、支持同性婚姻、庇护非法移民、政治正确。在一个维度的左翼可能在其他维度上是右翼。在第三维度社会文化方面,左右立场也可能视不同的具体问题而变化。习惯上称右翼为保守派,称左翼为自由派。这个称呼来自于第三维度-社会文化的视角。从经济和政治的维度来看,并不准确。实际上,一般右翼在文化保守的同时主张经济的自由化,左翼主张文化自由的同时又主张对经济的控制, 严格来说还真说不清谁更拥护真正的自由。经济和政治维度上的右翼的理论基础是早期的自由主义(又叫古典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是亚当·斯密、约翰·密尔和哈耶克,主张个人主义和私有财产,提倡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认为政府存在的目的仅在于保护个体的自由。倡导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思想自由和市场自由。自由主义的实质就是免于政府控制的自由——在权力面前捍卫自由。上世纪30年代罗斯福为避免他实行的新政被贴上社会主义和左翼标签,自称为自由主义者。自此左翼政党被称为自由主义,而主张真正自由主义的派别反而被称为保守党。为了区别,早期的自由主义改称为古典自由主义。哈耶克在《自由秩序原理》后记中对保守的叫法提出异议,古典自由主义并不保守。真正的自由派在政治和经济方面认同自由主义,在社会文化领域持宽容态度。”

回复 | 3
作者:fuyuhai1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10-10 20:29:28

中国国内广义的“自由派”,其共性就是要求在中国实现“宪政民主”,但在自由派内部还有很多派别,民主社会主义派(左派)占有相当比重,例如,炎黄春秋群体基本都属于这一派。张千帆只是指出了其中一派。更为重要的是,无论左翼还是右翼自由派都痛感在中共无孔不入的残暴压迫下无能为力,因此他们把所有对中共比较不强硬的政治倾向都笼统贬称为“白左”,而实际上,在国际关系上,权宜政治立场一般说与基本价值取向毫无关系。例如,意识形态上,瑞典比德国左,但在对中共政策上德国则比瑞典要温和。再者,张千帆写出那篇文章,本身就证明国内自由派有很多属于“左派”。

回复 | 0
作者:fuyuhai1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0-10-10 20:10:24

1,单维度政治光谱定义的左右,作为分析工具本身就非常粗陋,因此很容易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甚至流为政治攻讦手段。2,即使按最传统的单维度左右定义,中共国目前实际操作层面上的价值取向和制度也应该归于右而不是左,因为它们更强调所谓“效率”而不是平等,更强调的是“个人活该制”而非社会福利。3,诺兰曲线的双维度标准应该比单维度的左右划分更能够准确地说明社会价值的差异。4,政治光谱上的政治价值和倾向是一个“准连续变量(非数学意义上的)”,而不是一个非黑即白,非左即右的二分法离散变量,你根本没法找到一个公认的量化“中间点”来划分左右,因此,你所说的左“都对社会有害”在理论上完全不能成立。在经验上,你的观点更是“有害”的,因为,除了美国,发达自由民主国家的价值原则及实践都可以归为“左”,那么结论必然是人们向往的自由民主公平国家都是“对社会有害”的。5,应该强调,现代世界的民主加自由市场经济制度和社会的发展,就是一个从右向左演进发展的过程,如果你非得认定这是一个伤害社会的过程,一个人类社会退化的过程,一个从文明向野蛮蜕变的过程,那只能说,阁下与敝人的基本价值大相径庭,对善恶的评判标准南辕北辙。6,如果我们还能有一些价值相近,那么你怎么能对近代史上所谓“右”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巨大灾难熟视无睹呢?

回复 | 0
作者:fuyuhai1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0-10-10 19:09:14

“你要是能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不是虚伪。左派的问题是“己所不欲而施于人。”

***********

按罗尔斯“正义论”的逻辑,恰恰是右派“己所不欲而施于人。”

回复 | 0
作者:fuyuhai1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10-10 19:05:42

1,中共正式宣传口径当然不用“白左”这个术语,因为,它本身是种族歧视术语,但中共最害怕的就是民主社会主义在中国普通民众中的传播。如果你对六四镇压后中共的宣传口径及“主攻方向”稍有了解,就知道这一点。限于篇幅,无法给出事实出处。2,中共反对的“西方”,除了美国之外,全部都可以称为“社会民主主义”(白左)国家,就是该博主所说的“都对社会有害”的价值和制度。所以,说中共反对“白左”,完全顺理成章。3,某国对其他国家的敌对程度取决于多方面因素,绝不仅仅是,甚至并不主要是意识形态上的差异程度。这是国际关系常识。例如,二战时期,美苏之间的意识形态差异程度比美德之间的差异程度要大得多,但美苏结成了同盟对德宣战。尼克松访华也不是因为美国与毛时代中国的意识形态要比美苏之间更接近,恰恰相反,毛中国是极左,而苏联比中国要“不左”得多。同理适用于当前的美中关系。4,大量文献将近二十多年的中国称为“权贵资本主义”,就是体制性的以权谋私或“权力寻租”。左的计划经济体制是通过国家权力配置社会经济资源的,但没有私人或利益集团“寻租”的动机,因而不能说是权贵资本主义。因此,可以说中共与西方的对立就是“资本主义”(中共)与“社会主义”(西方)的对立,即,右与左的对立。任何一个在西方国家生活的人不用懂什么理论,仅凭亲身体验就知道,西方社会的社会主义成分,远远多于中共国的社会主义成分,例如医疗保健制度,贫富差异。

回复 | 0
作者:风清扬1 留言时间:2020-10-10 15:14:08

任何事情极端了必出妖孽,所以既要反对极左,也要反对极右。

而正常范围内的左和右就像钟摆,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正常现象。关键是要依法,坚持法治的精神,就没必要左右互相妖魔化。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0-10-10 13:55:53

你要是能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不是虚伪。左派的问题是“己所不欲而施于人。”

---- 说得好。这是我从小被教做人的原则。可能也是我成为"右派"的原因? 但实则是,我只感到自几只是活在common sense中而已。

回复 | 6
作者:思芦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0-10-10 13:14:50

极左的危害大家容易认识到,而左的危害很多人不清楚。所以我把主要的目标放在左翼上。

回复 | 4
作者:AYA_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12:40:45

不是D国政府骂白左,反而是国内自由主义者反对派,这一点在张千帆那片文章里写得明明白白,这个国内宪政学者对国内政治流派的认知可能比一般人更能抓住本质吧?说D国政府反白左没有事实依据,政府也没有要通过对抗白左显示什么优越感逻辑,又不是小孩玩家家。反而是政府对川普政府(极左的对立面)恨之入骨,恐惧入骨。

回复 | 4
作者:思芦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12:37:14

我们在左右定义上缺乏共识,没法谈论下去。大家比较公认的左右定义是按照古典自由主义,参见我的博文。自由主义者的抉择: 只选对的,不选跪的。个人自由主义 vs集体主义。建议你看看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

回复 | 5
作者:AYA_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12:17:59

这种观点从来就没有通过道理,即便在极左疯狂的D国时期,我对极右从未感觉的个人层面上的恐惧,反而是极左。后来凌乱了解国很多历史,包括纳粹意大利,希特勒德国,俄国革命,前苏联才逐步发现这个社会原本就是正常发展与激进革命的交替,也就是说,自从19世纪起人类历史上所有重大社会灾难都离不开社会偏离正常发展步伐而被极端“大跃进”变更替代时发生,几乎没有例外。仔细观察这些极端思潮本质,手段,纲领,社会组织形式,都有相同的或极端类似的形态,令人吃惊的是,本质都是极左。所以我还是赞同一种观点“人类社会没有极右,只有极左”,而极左最危险,因为都呈现出罔顾生命的反人类特征。

回复 | 4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12:13:33

更为重要的是,瑞典的难民政策及其实施充分展现了深厚而令人感佩的人道主义情怀,它是一个只有不到一千万人口的小国,但仅在2015到16年一年多的时间就接收了近16万难民。瑞典是民选国家,因此上述事实反映了瑞典主流民意,反映了瑞典绝大多数民众的道德准则和慈悲心肠。大量突然涌入的难民给瑞典带来了空前压力及诸多社会问题,甚至发生了难民收容中心的女社工被一名少年难民用刀刺死的惨案,即使这样,规模性的反难民抗议活动在瑞典仍极少发生。瑞典人还是将接收难民视为善事,只是在具体实施方面开始更多考虑自己实际能力的问题。鉴于各种制约而确定上限的善事仍然是善事,决不能因为善事被设定了极限而否定行善者的恻隐之心,救世情结。

而且,同世间其他事物相似,任何现实操作的善都是相对的,相比较而存在的。例如,在欧洲难民危机爆发之时,波兰、匈牙利、捷克等国就被指拒绝让来自非洲和中东的难民进入本国,也拒绝为他们提供避难所。2017年欧盟委员会宣布将就此正式起诉这三个国家,其中隐含的意思就是,瑞典等按配额欢迎难民的国家比波匈捷更有人道主义精神,更愿意做善事。当然,那三个国家宣称它们已经被难民问题搞得焦头烂额,接收更多难民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就连这三个国家自己都是在承认接收难民道义上是好事的前提下为自己辩解的,非不为也,乃不能也。总之,人不是神,谁也不能施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善,因此即使善是相对而言的、在量力而行思路下实施的,那也是善,而不能因其不“完美”就被污之为“虚伪”。

回复 | 0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12:12:08

上面所提的采访,其中的受访者虽然起初说愿意让难民住到自己居所,但后来又不愿意真那么做。这种现象可以说是社会生活的常态,指责它虚伪,从字面上说未尝不可,但显而易见属于脱离具体语境的苛求。首先,他们是在原则上表示应该接受帮助难民的,即,认同做好事,而不是指的具体哪项难民政策是否适当。其次,他们表示在家里接收难民,实际上也是一种原则上的认可,而非面对实际操作时的决策。任何一般性的考虑与具体操作都是有很大差异的,不可能像抽象理论推导那么直截了当。所以,如果非把这些受访者看似自相矛盾、言行不一的反应责为“虚伪”,那么人类的“不虚伪”行为就会所剩无几了,如果这样,虚伪这个道德谴责意味很浓厚的言辞就放过了它本来应该集中抨击的对象,甚至反倒让恶人恶行理直气壮了。

回复 | 0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12:11:18

按字面意思,虚伪指不真实,不实在,口惠而实不至,是道德上的负面评价。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似有必要对它仔细解析。一种虚伪是,为了作恶而用真善美言词来粉饰自己以欺骗他人,从而实现一己私利。中共宣称自己“为人民服务”就是例证,因为它所作所为的最终目的无非是“打江山,坐江山”,而根本无视主权在民的原则。人民的基本政治权利都得不到足够保障,所谓“为人民服务”只能是无本之木,镜花水月。另一种“虚伪”则表现为,人们认同美德并愿意身体力行,然而由于人之天性及其他各方面条件的制约,往往不能完美履践自己行善的承诺,为德不卒,即,真心认为应该做好事,但实际上做得不够好,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因为虚伪是一个贬义词,所以在使用它来评判上述两种行为时,必须有所区分,对作恶者的虚伪要予以揭露和谴责,而对行善者的“虚伪”则应予以充分地理解并应以同样标准反求诸己,否则虚伪的恰恰是自己。

回复 | 0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0-10 12:09:21

瑞典某媒体记者就难民问题当街随机采访行人,所有被访者都认为瑞典应该而且必须接受难民,虽然前几年大规模的接收已经给瑞典带来了严重社会问题。当受访者被问及是否也愿意在自己家里收留难民时,多数人表示愿意,然而,当记者真的带来了一位貌似来自中东的难民并问是否可以让他住到他们家去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不同理由表示无能为力。

此视频在中共国及海外华人社区引起热议,不少网民嘲笑瑞典人“虚伪”,更有人大骂所谓“白左”为“圣母婊”,这些人与拥护中共的群体交集相当大。

六四镇压后,中共最害怕的不是什么西方的右派,而恰恰是西方的民主社会主义,即,“白左”,因为它深知,什么对中国民众更有吸引力。

稍有常识的人们都知道,中共国网络上媚共爱国者们大骂西方“白左”早就成了显示中共国优越感的时尚。


回复 | 1
作者:AYA_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0-10-10 12:08:03

博文以表述“现象”为主线,不一定就是停留在表象。有些优秀的文章咋看起来再讲平庸的故事,如果自己思考他们揭示道理却不简单,这样的文章通俗易懂,事实线索清晰才是高手所作。如果只会鸡蛋里挑骨头而无法欣赏文章,其实是一种悲哀,还是借用远方兄崇信的口头禅”half empty, half full“表达两种不同世界观。

回复 | 4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20-10-10 11:56:25

左右实质在历史上一直存在不同理解,法国大革命时期政治心态也许催生了这连个政治概念,但从来就有不同解读,特别是在不同国家,甚至不同地区,毕竟政治有地域性。政治学作为学院玩偶其实距离实际更远,地区政治基本无法用一般政治学结论指导,民主党在这一点比共和党懂。看卡Saul Alinsky政治行动理论就比一般政治理论好用,欧巴魅力,川普直觉,里根常识,毛泽东灵感其实都是证实。其中不同在于短期还是长久效用。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