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芦随笔  
思想之芦  
网络日志正文
善良的人们,提防知识分子! 2021-03-23 10:12:06


读书札记:保罗·约翰逊《论知识分子》

保罗·约翰逊的《论知识分子》(Paul Johnson: Intellectuals)中知识分子的定义是狭义的,他们以生产理念为职业,不包括专业人员。书中描写的知识分子群像,都是影响历史进程的思想家和作家,如卢梭、雪莱、马克思、易卜生、托尔斯泰、海明威、布莱希特、罗素、萨特等这些领袖人物。作者讲述了这些知识分子不为人知的故事。揭示了他们的表里不一、利欲薰心、欺世盗名、爱慕虚荣。他们宣称热爱人类,但是他们爱的是抽象的人,而不是现实生活中具体的人。他们宣称要解放人类,但在实际生活中,大都是极端的个人主义者和自我中心主义者。他们总是居高临下指导别人,私下的生活却自相矛盾。

卢梭说自己生来就为了爱。在卢梭贫困潦倒时,他的恩主和养母华伦夫人至少援救过他四次。到后来卢梭得势、而华伦夫人落魄向他求助时,卢梭却置之不理。华伦夫人最后两年在病榻上度过,死于营养不良。夏梅特伯爵谴责卢梭没有“至少返还他所花费的那位慷慨的恩主的那些钱”。卢梭把自己的没起名字的5个孩子出生后送到育婴堂,再也没有过问。雪莱不惜污蔑母亲与妹妹的未婚夫通奸。在他想榨出钱时,他对亲人连哄带骗,其他时候就凶狠、粗暴并加以威胁。布莱希特通过两面三刀和撒谎,通吃东西方两个世界:奥地利的护照、东德政府的支持、东柏林的剧团、西德的出版商和瑞士的银行账户。托尔斯泰说 “至今我还未遇到一个像我这样有道德的人,一个能够像我时刻铭记着一生向善并随时准备为之牺牲一切的人。”他感到自己的心灵“无比崇高”。但他的日记反映了他极端自私。别人都是为他而生。他没有爱过一个具体的人,包括他的亲人。他不承认也不关心他的私生子。他的兄弟快要死了,他也不愿去看一眼。他在最后和夫人索尼娅的争吵充塞着猜疑、怨恨、报复、狡诈、背叛、暴躁、歇斯底里以及褊狭卑劣。很多知识分子都是色狼,像雪莱、萨特、海明威、罗素和布莱希特,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勾引众多的年轻女性,完事后一脚踢开。

大陆在出版本书的中文译本时,把马克思一章全部删掉,说明即使到今天,当局还要依靠马克思来骗人,更惧怕人们知道马克思的真相。而马克思这一章恰恰是全书的精华所在。作者描述的马克思易怒、好斗、暴躁、怨尤、自我中心、缺乏对人类的同情心。因为工人领袖魏特林不赞同他的教条理论,马克思在会场上破口大骂,跳脚挥拳。他和亲人的争吵使父亲抑郁而终,他还与母亲彻底决裂。

最重要的是作为马克思理论基石的《资本论》缺乏科学、客观、诚实、实事求是的研究。马克思没有亲身的调查研究,对工人阶级生活的全部了解来自于恩格斯20年前出版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而恩格斯除了对纺织业聊有所知之外,对采矿、乡村劳工等其他行业一无所知。书中的很多材料都是二手的,过时的。比如把工厂法公布之前的工人劳动条件当作现状,也不告诉读者这种状况已经改善。很多材料引用时被删节和歪曲,以支持作者的观点。恩格斯的错误被其他作者指出后,马克思不可能不知道。但是马克思仍旧蓄意强化恩格斯的曲解。显然欺骗是两人共谋的,但是马克思撒起谎来更加胆大妄为。剑桥大学的两位学者1880年发表了一篇关于《资本论》第十九章的报告揭示了马克思引用材料的错误,不仅是简单的疏忽,而有着有意曲解的迹象。马克思常常对材料删节,而删去的段落都与马克思意图证明的结论不一致。马克思还把自己拼凑的内容作为引文引用,而得到与原材料相反的结论。作者的结论是马克思在引文上有着“近似犯罪的鲁莽”。马克思在第8章,为了证明资本主义越发展,雇佣工人越多,工人的状况就会越差,他运用过时的已经被改正的问题,聚焦于前资本主义的小规模的老旧作坊。难怪他的结论与现代资本主义下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的事实相矛盾。马克思的无产阶级必然会爆发革命,推翻资本主义的所谓科学预言都是建立在他对基本事实的篡改的基础上。而被他的预言煽动起来的苏联和中国革命,以成千万人的生命的代价换取的却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乌托邦。

本书总结了知识分子的下列特点:知识分子有强烈的使命感,为人类的未来设计美好的蓝图。他们相信理性对社会的进步作用,相信人类进步是可以设计的,相信大规模社会工程的改造。认为自己的信仰是人类唯一正确的选择,不接受的人都是傻瓜或反动派;目标既然如此伟大,当然也就可以采取一切手段,事业高于道德,也高于真理。为了崇高目的,欺骗也是可以的。他人更可以被牺牲。知识分子所爱的只是作为概念的人类,而不爱具体的人,即使是自己的亲人。而理想比人更重要。知识分子容易左倾,多是马克思主义者,拥护社会主义,倾向苏联。

艾森豪威尔说:“我听到过一个关于知识分子的非常有趣的定义:一个人用比必要更多的词语,来说出比他知道的更多的东西。”

最后,作者提醒说:提防知识分子,不但要把他们同权力杠杆隔离开来,而且当他们试图集体提供劝告时,他们应当成为特别怀疑的对象。他们是极端的信仰主义者,这使他们变得十分危险,因为他们制造了舆论潮流和流行的正统思想,其本身常常导致非理性的和破坏性的行为。任何时候我们必须首先记住知识分子惯常忘记的东西:人比概念更重要,人必须处于第一位,一切专制主义中最坏的就是残酷的思想专制。



浏览(3646) (18) 评论(2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4-21 00:38:03

https://blog.creaders.net/u/5568/201802/315906.html

评,“中西文化对比”

回复 | 0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4-21 00:36:36

“文人相轻是中华文人的传统。”---不全对!

中国文人,是中华两面人的榜样,对自己头顶上的文人叩头、舔脚、吃屎都行,然后才是选择性的相轻。

他们是猪笼里毛色最光鲜的肥猪。中华民族的最大害类。

回复 | 0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4-21 00:30:52

“专制来源于政权,而非思想家或哲学家。”

---那么,专制政权,来源于什么?如果不是来源于“思想家”那是来源于什么?来源于猪脑!

回复 | 0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4-21 00:27:00

人类丛林社会中的权力,如果没有凝聚它的“知识”忽悠底层将权力演化成体制性的杠杆,它就会在自然竞争中,随着时间,被自然地淘汰。可见,权力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让权力永远独大的思想。

中华文化正是这种让权力独大的思想。它的秘诀就是,将权力道德化。

人间的愚蠢、邪恶、悲哀,莫过如此!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3-24 14:11:31

看看是谁在故意误导?唯一提到专制的是这一句:“一切专制主义中最坏的就是残酷的思想专制。”你显然没看懂。指知识分子助纣为虐,以自己所谓的正统思想扼杀其他思想。历史上这种事情还少吗?

回复 | 1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3-24 14:03:21

专制来源于政权,而非思想家或哲学家。此文有误导倾向。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1-03-24 12:00:28

@纽时是左派知识分子大本营,这个书评并不意外。


文人相轻是中华文人的传统。在西方,文人相轻一般发生在左派知识份子,因为,你永远不够左。右 ---- 保守,有极限;左---- 进步,冇极限。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高天阔海 留言时间:2021-03-24 08:00:11

作者没有说全体知识分子。而是针对一些知识分子的领袖人物。很遗憾,知识分子容易左倾,左倾多虚伪,所以大都是是左派知识分子,并不奇怪。

谁见过古人?历史学者大多是用二手资料。只要真实地考据。作者采用的多是这些人自己的书信,自述,和同时代人的记录。

纽时是左派知识分子大本营,这个书评并不意外。

回复 | 3
作者:高天阔海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1-03-24 05:49:30

然而,根据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作者不过挑选了一些知识分子而已,何以能够以偏概全?并且,由于作者自身保守的政治倾向,作者主要挑选了左派知识分子,更缺乏代表性。所以,该书评基本上说,这本书是关于某些知识分子的“八卦”罢了。作者的信息大多是“二手的”。因为作者并没有见过这些知识分子。作者的观点也很有趣:谁规定知识分子的言论与行动必须一致?作者本人也是一个知识分子,即便是保守的知识分子。这本书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写来反对知识分子的书。更有趣了。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3-24 03:04:22

@论知识分子》(Paul Johnson: Intellectuals)中知识分子的定义是狭义的,他们以生产理念为职业,不包括专业人员。


这个定义相当清晰。简单而言,就是那些专业可以做帝师的读书人。


然而,与西方的极权和专制相比,秦制这一世界上第一个极权体制伴以儒家,从来把一切(现代)学科都归于科举,学而优则仕。都成为直接为极权服务的知识分子,冇的选择。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1-03-24 02:53:12

与我们老祖宗的“一将功成万骨灰”是相通的啊。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3-23 20:17:15

举大事者不拘小节。但言行不一并非小节。他们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己所不欲,更施于人。何况他们指引的道路给人们带来的是灾难。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1-03-23 20:13:44

不错,但是知识分子更有欺骗性。他们号召力大,危害也大。

回复 | 0
作者:思芦 回复 高天阔海 留言时间:2021-03-23 20:11:34

好书和作者的悲剧人生用在这里不合适。这些知识分子更像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己所不欲,更施于人。何况他们指引的道路给人们带来的是灾难。

回复 | 1
作者:高天阔海 留言时间:2021-03-23 19:29:24

供参考:

The books of great thinkers are often salvaged from the debris of lives tragically flawed. And our time is better spent in reading their own great books than in reading trivializing books about their shabby lives.

(伟大思想家的书往往是从悲剧性的、有缺陷的人生的碎片中打捞出来的。我们与其花时间在阅读关于他们不咋地的人生的八卦书,还不如读点他们写的好书呢。)

回复 | 1
作者:高天阔海 留言时间:2021-03-23 19:16:15

看看这篇纽约时报的书评:

https://www.nytimes.com/1989/03/12/books/the-great-unwashed.html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1-03-23 15:06:48

秦制+儒家体制的精妙之处是,充分利用知识分子的此种才情,引导他们伪善、猥琐、凶恶、无情,最终为最高统治者所用,制衡那些有反心的。

回复 | 3
作者: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1-03-23 14:45:12

这些“知识分子”,不过是披着“知识”外衣的欺骗者和压迫者罢了。

公平地讲,人们要警惕所有这类伪善、猥琐、凶恶、无情的坏蛋,无论他们/她们是不是有“知识分子”的头衔。

回复 | 5
作者:Siubuding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3-23 14:16:42

知识分子的才情通常如此,特别是那些有天分和高才的。美国电视剧"Big Bang Theory" 就是以此为桥段的。


秦制+儒家体制的精妙之处是,充分利用知识分子的此种才情,为最高统治者所用,制衡那些有反心的。到了我党,就更夸张,要迫害那些不够忠心的,或者不能及时跟对风向而忠心的。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3-23 13:02:10

从前我因为工作,接触了不少著名作家,因此对他们在现实中的样子都见怪不怪了,这就是应了弗洛伊德的理论:他们的书是理想我,而在生活中则是本我。还有一些艺术家不择手段地想要成功,一个个还自视为天才,极度自恋,明白了这些普遍的特点,觉得这就是人性,或人性的弱点,也没什么,如果他们能在作品中宣传真善美社会正义,已经不错了。姿态比较高贵的都是有祖产的人,生活不那么窘迫,因富裕而从容。

至于马克思,我在中学学他理论时,就觉得他不会计算无形的脑力劳动,只会计算有形的体力劳动,因此他完全没有考虑资本家的前瞻,策划,贷款,风险,压力,组织,等等,而脑力劳动是体力劳动消耗的三倍。

我倒是比较注意知识分子中的迫害狂,例如康生,例如夏曦。

再补充一个我比较尊敬的女英雄:林昭。她在生活中也是六亲不认,她家人都有点不近人情,她出事后家人彼此怨憎,到了令人惊心的地步。太有才情的人沉浸于自己的思想天地里,有时显得很冷酷。


回复 | 5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1-03-23 10:56:09

见拙作:

为啥知识分子爱暴君?

https://m.creaders.net/blog/d/390806

回复 | 5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1-03-23 10:39:59

呵呵,这篇博文摸了许多所谓“知识分子”的老虎屁股!


回复 | 9
作者:wanmu 留言时间:2021-03-23 10:25:35

说得好!

回复 | 9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