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怡光的博客  
写点大概比说点好  
我的网络日志
天才,凡人 2018-01-09 13:30:13


a114_1.jpg

玛莎·阿格里奇

最近迷上了钢琴家玛莎·阿格里奇(Martha Argerich)。

阿格里奇,阿根廷人,住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1941年生。阿格里奇无疑是一位天才,她能流利地使用法语,英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德语,她有照相机一般的记忆力,可以把一首乐曲听一遍后就记下来,并当场演奏。手指强健有力,在钢琴上发出丝毫不逊男人的音色。评论界把她和另外三位钢琴家霍洛维茨(Horowitz),鲁宾斯坦(Rubinstein),里克特(Richter)称为当代最伟大的钢琴家,而美国著名的钢琴家和指挥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Daniel Barenboim)认为她是最好的一位,巴伦博伊姆是大提琴奇才杰奎琳·杜·普雷(Jacqueline Du Pre)的丈夫。不管乐界的评论有些什么理论依据,从音乐欣赏者的角度,我十分同意巴伦博伊姆的看法。我的几首钢琴协奏曲有各位名家演奏的不同版本,不用看唱片的文字说明,只听音乐就可以比较出那首是阿格里奇弹的。我感觉她弹的东西感情特别丰富,没有虚张声势的噱头,任何难的段落,无瑕疵地如履平地。我喜欢看她弹琴的录像,那表情平淡朴实,没有郎朗式的夸张举动,但看得见她心中的激情。她会专注地看着指挥的手式,当等待乐队的间奏时,她在嘴里默数着节拍数“1,2,3,4”,然后进来,就像小学生在乐队中一样,使我的心里好温暖。钢琴是音乐之王,王中之王是下面几首最著名的钢琴协奏曲:1. 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2. 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3. 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4. 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阿格里奇对这些巨作的解释和表演都是超凡的。年轻时,她是一位大美女。

a114_2.jpg

年轻时的阿格里奇


阿格里奇艺术的造诣无疑得益于她多变的人生。她是一个性情中人,缺少盘算和心机。她一生和三个男人结婚又离婚。第一位丈夫是姓陈的台湾人,作曲家兼指挥,第二位丈夫是瑞士指挥家,第三位丈夫是美国钢琴家,每一位丈夫都得一女儿,共有6个孙子。


a114_3.jpg

阿格里奇的大家庭


a114_4.jpg

阿格里奇在家闲坐


a114_5.jpeg

阿格里奇带女儿作检查


a114_6.jpg

阿格里奇喜得孙子


1990年,49岁的阿格里奇被诊断患恶性黑色素瘤,治疗后消失,1995年又复发,还侵入她的肺和淋巴结。位于加利福尼亚的约翰·韦恩癌症研究所用各种可能的手段为她进行了非常积极的治疗,得到了很好的效果,直到2017年,这位大师身上都没有查到癌细胞的征兆,真心祝愿她完全康复。为报答韦恩癌症研究所对自己的关心,阿格里奇在纽约卡耐基音乐中心为研究所进行一场义演。

我喜欢这位钢琴家,不只因为她是位天才,更因为她是一位普通的人,有普通人的优点和缺点。她有时很随意,钢琴弹累了,掏出香烟来就大口地抽。遇到事情想不通,会把定好的演出日程或录音日程取消。她用自己的声望和地位,扶持了相当不少的青年音乐家上位。在一次音乐比赛中,她断定一位参赛青年是个少有的天才,其他评委不同意而发生争执。她退出评委席以示抗议。几年后,她看好的那位青年在音乐界大有作为。

她从来不会炒作自己。新闻界和娱乐界要对她进行采访比登天还难,她从来是一口拒绝。2016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授予阿格里奇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她对记者说的几句话之一是,“我没有为美国做什么贡献,为什么要授我这个奖?”人们说,你和美国多少有名乐团和音乐者合作过,在美国作过多少演出,录音,影响了多少美国人?


a114_7.jpg

阿格里奇2016年被奥巴马被授予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


最使我动容的是阿格里奇与上面提到的巴伦博伊姆最近的一场演出。阿格里奇弹李斯特(Liszt)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巴伦博伊姆是指挥。两人还未上场,观众已以暴风般的掌声向他们致意。巴伦博伊姆默默地站在角落不动,让阿格里奇一人走上台去接受欢呼。阿格里奇几次过去要巴伦博伊姆一道上来,他就是不动。欢呼声渐渐平息,巴伦博伊姆悄悄走上指挥台启动了乐队。演出完毕,两位老人搀扶着在观众的雷鸣中走下台去。巴伦博伊姆是阿格里奇的终身挚友,两人从小一道练琴,一直走到今天。


image.png

阿格里奇和终身好友巴伦博伊姆


a114_8.jpg

阿格里奇和钢琴家指挥家柏恩斯坦


a114_12.jpg

排练空隙找出一个香蕉来充饥


一位邻家老太太,她有她的欢乐,她的痛苦,她的笑容,她的忧郁,和常人一样。天才玛莎·阿格里奇也是我们凡人中的一个。



















浏览(2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丑人莫哭 2018-01-09 11:36:14


以下文字摘自微信存档。

   – 微信用户名“会唱歌的屎”,性别:男,年纪:不详

靴子微信用户名“被窝里的靴子”, 性别:女,年纪:不详

 

 

 

靴子:你好!你是第五个和我联系的人。其他四个人的微信照片里都有本人的形象,和我希望的交往方式不合。

 

屎:什么是你想要的交往方式?我看到你的照片是一双大皮靴。

 

靴子:和人深聊,哪怕深到最痛的地方,男性最好。除了微信号和性别,我们不能知道对方任何信息,不发视频,不送音频。违反协议,另一方可以立即中断交流,拉黑账号。否则聊的一切都是假的,就像我们每天在世界上看到听到的那些。

 

屎:我的微信设置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也愿意遵守协议。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好像是位失恋的女人。

 

靴子:没有就无所失。一双大皮靴,还裹在被窝里,只有我知道里面的臭气和暖气。你的照片好像是几行计算机代码,为什么不是一坨屎?

 

屎:你看到那些代码,就看到了我。单调,无聊,孤独,丑陋。我写代码,搞计算,那是我的专业。

 

靴子:高科技人才,为什么缺了应该有的自豪感啊?

 

屎:我写的代码,用于开发和完善各种电子产品,影视软件,光鲜吗?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倒是一天天为我自己,为低颜值的人挖坟墓。

 

靴子:我看不出这中间的联系。

 

屎:视觉产品的发展,使我们生活的地方成了一个颜值当家的世界。过去,长得不好可以去唱歌,演奏乐器,搞体育,写文章。看看现在,哪个行当不是美女俊男把持?我们还有一点偷生的地方吗?我们还做得出一点值得骄傲的事来吗?看看评出的中国十大青年琵琶演奏家,你就知道了,那就是就是十大美女,男人都死光了。

 

靴子:使吃瓜人心酸的事,正是被吃瓜大众造成的。

 

屎:是高科技造成的,是我们这些代码虫造成的。

 

靴子:除了写代码,你还擅长什么?

 

屎:不瞒你说,我的字写得还不错,我说的是钢笔字。我照着田章英的字帖练过一阵。

 

靴子:很高兴知道这个。

 

屎:要不要我写几个,发视频给你?

 

靴子:不要忘了我们的协议!

 

屎:对不起。

 

靴子:我也喜欢书法,毛笔字,从小父亲逼着练。

 

屎:有共同语言。喜欢哪一家。

 

靴子:苏东坡是我最喜欢的人,他的《寒食贴》,我现在都经常拿来临摹。

 

屎:怪!临贴都临楷书,《寒食贴》是行书。而且临贴是少年的事。你听说过这句话吗,二十岁以后玩琴棋书画,就象烂泥敷墙。你是未成年人吗?

 

靴子:告诉你,我是百分之百的成年人。

我喜欢苏东坡的气势和自然,《寒食贴》表现得最到位。我把《寒食贴》平摊在大桌子上,用薄宣纸蒙在上面,四边固定牢,透过宣纸,就象小学生描红那样做。很低级吧?你不知道里面的乐趣!

 

屎:谈谈,谈谈。

 

靴子:我跟随着他的笔触,就象追着他的脚印,他的情绪,他的思想,慢慢地走。一开始我象小学生那样,来来回回好多次才能描出他的一个笔画,比如说一点吧,我不能一笔到位。这样多年下来,百分之八十的笔画我能一笔描出。你知道吗,我这样描过不下百次。心情不好时我就做这个事。循着他的字,东坡的灵魂好像可以给我一点安慰。当你一笔不重复地描出他的一个字时,那感觉是相当棒的,觉得你和你样崇拜的人共同享受到了什么东西。我描“也拟哭途穷”中的“哭途穷”三字一挥而成时,我感觉到了九百多年前老先生的那种伤悲,看着那“哭”字,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屎:更了解你了。

 

靴子:东坡最让我喜欢的是率真,不做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然这要才气来支撑。你看《寒食贴》,他开始写时可能想规规整整地写一篇诗赋,如王羲之的《兰亭序》,“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两句,行字排文多规矩。接下来看得出他情绪开始起伏,自己也控制不住,从文字的奔流中很容易看出来。我作过一个实验,把《寒食贴》挂在墙上,眯着眼睛,使自己不要去想各个字的意思,只去感觉字形的流动和变化。此时我的感觉就像在听一首交响曲,我感到作者那种强烈的情绪波动和感染力。“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你象看到乌鸦叼了纸钱,冲天而去。写到“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时,他已经不在乎字体的美妙,露出对即将到的雨后洪涝的担忧。《兰亭序》排三大行书之首,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排二,就书法整篇的感觉来讲,我觉得都没有这样的感染力。

 

屎:书法也让你搞得这样深刻,你的国学功底很厚实。来,试试你的诗词功力。背一句诗,里面含有“苏”字。

 

靴子:搞这一套啊!有这个字的太多了。

苏家小女旧有名,杨柳风前别有情。白居易,杨柳枝。

 

屎:“东”

 

靴子: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杜牧,赤壁。

 

屎:“坡”。

 

靴子:就用苏东坡的一句吧,残年饱饭东坡老,一壑能专万事灰。儋尔。

 

屎:我的天,靴子,爱死你了!

 

靴子:别, 上了床你就不会这样说。

 

屎:你和人上过床?

 

 

 

靴子:我没有和人上过床。可以说差一点,或者说是我的自作多情。

 

屎:能告诉我吗?

 

靴子:大学时,为班上给校刊写了几篇稿件,被一位学生主编盯上了。你知道那些学生干部的德性,自私得精致,圆滑得深刻,每个人都在为今后进入同样德性的官场作准备,拉一些用得着的学生作为自己的基本力量。我毫不知情地成了这位主编的基本力量。

 

屎:这小子帅吗?

 

靴子:看看,我说是吃瓜大众捧热了颜值潮。这不,你阅人的第一关注也在这里。

 

屎:惭愧。

 

靴子:不算帅,过得去,喜欢点文学,诗歌。

见过一次面后,经常用电邮向我约稿,我有求必应,写那些东西并不麻烦,他说我是校刊的支柱。那一年的年底,校刊准备出本年最后一期。他发现有一页空白太多,需要一篇补白的短文或诗,发邮件要我写。我花了不到一个钟头完成后寄给了他。二十分钟左右,我的手机响了,对方没有打招呼就开始朗诵,声音有点激动:

 

  “新年还没有睁开眼睛,

  躺在年轮密布的巨树旁。

  她丰润的面宠健美的身躯,

  预示着又会舞一曲旷世华章。

  当晨钟敲响,

  她裸身站起,

  看我们会怎样为她装扮,

让她光华绽放。”

 

这是我才寄给他的迎新年诗的结尾部分。

 

屎:很漂亮。

 

靴子:他说这是他所读到的最美的贺岁诗之一,和其他编辑沟通后决定不用它来作补白,直接放在菲页。要我用黑色的硬笔把全诗写在一整页纸上,照相制版,直接刊用。他知道我的字还拿得出去。

 

屎:激动吗?

 

靴子:并不。我已经在其他刊物上发表过一些东西,这种事情也见过,况且那诗是匆忙的应景之作,除了大话没有什么。但是和男生近距离接触,哪怕是很普通的人,还是使我心跳。他约我晚上7点钟到校印刷厂去制版和校对。. . . 喂,看我什么都对你说,以后对我真诚一点。

 

屎:绝对,绝对!

 

靴子:我知道,在我的女同学圈子中,我头脑里的内容要稍微多一点。当只有女生在一起时,我常常是中心。课程,生活常识,故事,新闻,我高谈阔论的时候多,其他各位都表现得很虚心。但是只要有男生进入或关注这个圈子,情况就大不一样。颜值高的女生此时就会像突然打了鸡血,亢进起来,变得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话题全抢去,象捏一个魔方在手里,玩不来,却拼命地转。留给我的是卑微的沉默。

 

屎:你知道为什么吗?是男人给了她们鼓励。十个女人迎面走来,我一眼扫过,大脑立即会把她们的颜值从一到十排好了。首先,我会盯住第一名,看她会不会和我有交流,如果有,我会和她不断地逗留,当然是在目光和语言的范围内,直到她放弃。然后第二名, 第三名, 就象一部预编了程序的计算机。我可以坐在数百人聚集的场合,一眼找出前几名最有吸引力的女子。我说的不仅仅是我,我说的是所有男人,丑的象我,帅的象胡歌,都具有这种功能,

 

靴子:第一次听到从异性来的坦白,我相信你是诚实的。你丑吗?

 

屎:和王宝强上下不多。

 

靴子:还不是一坨真正的屎。

 

屎:我想说的是,男人的这种功能,并无错,也无罪。我们现在是想探讨它造成的结果,对不对?

 

靴子:赞成。再没有颜值的女人(不太想用丑这个字)都想得到男人的温存和关注。那天接电话后,我盼望晚上7点钟。你会问我,值吗,那样一个人?我真不知道,我给你讲的是事实和真的感受。

他和一位师傅已经在印刷厂制版室,我们独立校阅我的稿件后就拍照,然后放入自动的制版程序。制版程序需要几个钟头才能完成。他要师傅回去,自己来等,同时校对其他的大样。年尾最后一个工作日的夜晚,工作已停摆,生活开始蒸腾,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制版室联通一个小房间,供通宵赶活的人休息用。我很快向里面扫了一眼,见床单被子都挺干净,这一看让我的心嘭嘭跳起来。

 

屎:你有点不正经啊!以前有男生亲吻过你吗?

 

靴子:没有。我可能有各种各样的知识和想法,但没有办法让男人主动来吻我。他拿起刚刚照过相的稿件,远看又近看,说,好漂亮的字啊,如果我能写成这样就好了。他慢慢把手移过来握住我的手说,就是这双能干的手,让我看一看!我的身体象触了电,心里充满了腼腆,温柔,热望,惊喜。这是我能看到的我的心的表情,它毫无疑问是美好诱人的,但是我看不到我外在各个器官的表情。我没有信心,常常很悲哀地想,有一面哈哈镜隔在我的心我的脑和我的外貌之间,把我最内在的形象扭曲。他拉着我的手看了好久。我的手长得很健康可爱,弹琴的手。听说你还会弹钢琴,说着他猛亲我的手。

 

屎:看得出他爱才,是视才能如命的那种人。但是才能只能连接男人和男人啊,你现在需要的是另外一种连接,才能是办不到的。

 

靴子:你说得一点不错!这也是我后来的想法。当时我的脑子有点迷糊,只想到下面他会要吻我的嘴唇, 但他没有。他过来抱着我,跨肩抱,象男人抱男人那样。不知道他是没有和女人打交道的经验,还是把我当男人。很快,他感到对面不是男人的胸脯,双手过来搂我的腰。我个子矮,他需要略蹲才能抱住我的腰,他然后站直身,而我的脚已离地。他抱着这个人不知往哪里搁,转头看见后面的休息间,犹豫一下便大步走进去,把我放在床上。我没有任何举动,随着他,但是脑筋在不停地运转。我想到怀孕,想到他有避孕套吗,我是没有的,想到人来了怎么办,等等。

 

屎:你说你没有这种经验,怎么对男女的事那样明白?

 

靴子:我告诉你,九十年代后的女学生宿舍是个什么地方,你应该清楚。我们屋里四个女生,除了我以外其他的都和男人有过那种事,晚上关灯聊天给我上的那些课,够受用终身。那床很矮,他有近一米八的个子,站直往床上看,就是一种全景俯视。他从头到脚看我,碰到他的目光我害羞地闭上了眼。我不知道他看了多久,忽然感觉有东西往我身上扑下来,我想是他。睁开眼睛,见他正把被子往我身上盖,非常和气地说,你今天累了,休息一下吧。

 

屎:接下来呢?

 

靴子:故事完了。这是教科书里有道德的人正常相处的故事,可是对女人,这是奇耻大辱。如果躺在床上的是一个妩媚性感的女人,这些人会做什么啊。

 

屎:我理解你的感觉,你是一个正常的好女人,你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他也没有做错什么呀。不管他的思想如何世俗狭窄,如何利益算计,他并没有要想侮辱你。

 

靴子:我看得到这些。只是当我想到自己被这样躯出女人行列,心里很难受。

 

屎: 不要自悲了,有人陪着你!看看你们女人又是怎样对付丑男人。前些时候看过一个什么电视节目,网友们对这类问题有答复,看看你作何感想。

问题:女士们,丑陋有趣的高晓松,漂亮无趣的吴彦祖, 你选择谁?

答案1:高氏才华横溢,谈吐幽默,在生活中能平添很多乐趣,这样的人很招人喜欢,但是我选吴彦祖。

答案2: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但是我选吴彦祖。

答案3:我这个人脸盲,根本分不清谁好看谁不好看,但是我选吴彦祖。

这不是玩笑,是今日潮流,颜值当家的潮流。

 

 

 

屎:心里还在不爽吗?

 

靴子:成年的猪大概不会为它的模样自悲。相反,它们凑在一起互相拱一拱很开心。

 

屎:不要糟蹋自己,你是一个敏感优美的女人。让我来谈谈我的经历,看会不会使你的感受好些。

 

靴子:把快乐建在别人的痛苦上面吗?

 

屎:我有一个表哥,他是我姨妈的孩子,姨妈生病去世时表哥刚上初中。姨夫并不是没有能力,但我妈妈坚持要把表哥接过来抚养,理由是我和表哥年纪相同,一块长大,住到一起成长更有利。我知道妈妈的真正动机。表哥是我们那里百里挑一的帅哥,我是百里挑一的丑孩子,妈妈



浏览(1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贵族 2018-01-09 11:26:46

  清晨六点零五分,一声怪叫划破宁静安谧的社区。这声音象小型战机以音速一掠而过,象钝刀划玻璃发出的尖叫,但强过它一百倍,又象强壮青年的锐屁,但也强过它一百倍。这样的时候,这样的声音。它使正在摊早餐煎饼的主妇失手,整瓶油倒进锅里,使正在做爱的夫妇骤然停顿,抱怨无趣,使坐在马桶上庆幸快要成功排泄的老人,又回到便秘状态。它究竟对社区,对人类造成多大伤害,无人统计,因为它只持续五秒钟。五秒钟后,这美国最宜居的城市(The Finest City of America)的一个优美舒适的社区,又回到它惯有的宁静和安谧。

  昨夜没有关窗,我被怪声叫醒。我在微光中穿上运动鞋,自愧比计划晚起了十分钟。抓了一块表带在手上,内疚地闯出门,踏上晨练的路。

  二月的黎明无边的朦胧,晨曦中的街灯象将残的烛光,街道上摇曳的树影中,野兔安详地在道边嚼草,不在意我匆匆的脚步声。那银白色的路面锻子一般,带着优美的曲线上下飘浮,最后也融入朦胧中。好长的路啊!我每天要走到一眼望不到的那一头又走回来,总共六英里,历时近两小时。有时候我边走边想,这路的另一头是不是就连着我的坟墓?如果就这样一天天地走下去,那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我无爱好,无情趣,无体魄和智力去参与那些酷人的锻炼。幸而有大量的研究和报道把走路捧成了天下第一运动,这使得有一双腿一口气的人,都可以心安理得地做这世上最时髦的事情。多好啊,一举数得的便宜。从此我有了爱好,情趣,企望中的健康,我坚信这路我是会走下去的。事情看透了有时候觉得悲哀有时候又觉得坦荡,那又怎样?只要我能在一路上无聊的脚起脚落,手前手后中,为我闲得发累的大脑寻点事情来做做就行。

如果没有例外我一般六点正准时上路。最近我发现在我的晨练中,每天必定准时发生三件事。六点零五分,一位头盔遮面的骑士会驾着他那无消音设施的大功率摩托,以近每小时一百英里以上的速度,在社区的道路上飞过,这就是前面提到的那怪叫的声源。六点三十分,在距我家路口约一千步的地方,一个断裂的公共绿化浇水管道,会喷出十五英尺高的水柱,历时十分钟。六点四十五分,我会在距喷水处约一千步的地方遇到一位逆向而来的,和我一样的步行者。我带上手表不为其他,就为检验我的发现的正确性。无聊的排遣方法。

  六点零五分的事件这天已经准时发生。这是高质量社区的阴影,如白纸上的斑点。身置其中,有时候你会忘掉每天在这里出现的那些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事,对生活怨气连连。我知道做这种事的是些什么人。他们不穷,也不富,不笨,也不很聪明。有个工作,可达不到自己的期望,想有个漂亮的女友,但人家嫌他不酷,懒于或不善交往,无好友,想做点大事,能力不济。能力所及的,是在做完喂饱肚子的工作之余,在世界上弄点动静满足自己。记起有一次我从南犹他州的锡安国家公园(Zion National Park)开车去拱门国家公园(Arches National Park)的经历。在进入70号公路的某段,我看见那块著名的标牌:“此后128英里之内没有食宿供应和加油站”。70号公路南犹他段被誉为最美的公路之一。清晨的阳光下,行驶在那红地毯般的彩色高速公路上,南犹他的壮美,宁静,舒适,空旷真是使你想做点什么。下车向天向山大吼两声,路边撒一泡尿,捡几块奇特的红土,或俗气地按两张自拍。我选择懒人的办法,减慢车速,打开车窗,多多吸进馨心的晨气。突然在看不见的前方传来“嘭,嘭嘭嘭”几声枪响。前后渺无人迹,枪声的回音在山和山之间震荡,这是一种吓人的场景。我赶紧把车停靠在路旁,车不息火,摇上车窗,静观其变。约三分钟后,一辆灰色陈旧的福特车迎面开过来,车窗低开,里面是一个白人青年,面色从容,似乎心情颇好。福特在经过我的车约20英尺时,突然停下来,又很快地倒车开回,停在我的车窗前。青年人笑着挥手示意我摇下车窗,“没有事, 我试枪!”随后一记重油门,潇洒而去。我知道他的行为构成几重大罪,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又会怎样。这种人并不恶意伤人,但绝不施善于人。好人?关我屁事!规矩?约束天才和富人们去吧。更多的人称他们为屌丝。社区遇到了屌丝,有时候真比遇上罪犯更麻烦。

   我走到水管爆裂处,不见喷水,低头看表,六点二十八分。这是控时灌溉系统的水管,其目标是社区公共区域的树木和花草,社区家家为它付费,那叫社区管理费。每月每家的社区管理费是一个固定数,不会因为多用了水而增加,或少用了水而减少。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近一英寸直径,十五英尺高,连续十分钟的喷水景观,在一个多月里没有被制止。当手表的分针指到三十分时,壮观的喷水准时开场。站在近处,水雾翻腾,粗滴细溅,使我想起苏东坡的“唤起谪仙泉洒面,倒倾鲛室泻琼瑰”,不是李白,我快离开此仙境。十分钟不到,路上已是泽国。我虽不是环保达人,每日见这样浪费水资源,良心也是痛的。一周前曾向市里水资源部门打过电话,通话中冗长的等待和各项繁琐的细节,使我的道德水准没有得到提升。通报姓名,电话,住址和各项证明不是诈骗者的信息后,女接待员要我报告损坏处的详细地址和和水表号码,我告诉她只有天知道,于是对方挂了电话。听着挂断电话的嘟嘟声,我想通了,这浪费的水资源离她的和我的钱包都有一长段距离。

  虽然不是那样的精确,只要我不逃练,每天六点四十五分左右我会在同一地点遇到他。他是个小个子的老人,六十岁左右,很健康,圆脸,毛栗头上略有白发。从他的形象和行姿,我把他归类为粗活技工,泥水匠或管道工之类。但又心生奇怪的是,这一档次的人生活态度怎么会如此严谨,对健康如此认真投入,他说他每天要步行十英里,费时约三个小时。最初相遇时我们没有对话,友好地“嗨”一声而过。后来我因家事外出两周而逃练,恢复晨练那天腿受了点小伤,走起来一跛一跛。相遇时他主动和我拉起话来。

  “我以为我的同伴要退场了!是不是身体不好?”他的声音很洪亮。

  “腿受了点伤,可以走,慢点而已。”

  从那开始我们在晨练中碰面时常停下聊几句。他是韩国人,儿子来美国念书并留下来工作,他两年前移民到美国,和我同一个社区。对社区里的那个屌丝共同的愤怒,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警察会来管这种事吗?”他问。

“按道理是应该管。但是那样早的时间,有没有警察在这一带出巡?他们会不会为此特别安排一次行动?都是问题。”

“就这样忍耐下去?”

“你有什么办法?”

“应该考虑自己解决,我希望有个机会和那个人决斗!”他说完,冲着我做了个鬼脸,笑了。

有一天我们谈到医疗保险,我问他是否有白卡。

  “什么是白卡?”

  “象你这样的移民都申请的免费医疗卡。”我认识的几乎所有中国留学生的父母都申请到了免费医疗保险。一位同学的父亲原是国内某大学系主任,退休后移民过来照样拿免费医疗。非但如此,还申请了低收入电话费。有一个月儿子忘了为他去领取这几十元的电话费,被他一顿教训。儿子反损说,你还要不要脸。

  “我不可以申请,我在国外有财产。”

  听了这话,我的表情怪异。怪异表情来自于两个思考,你会有多少财产留在韩国?这样的移民老人谁会真实申报国外财产?

  “我在韩国有领地。”他想这样来解除我的怪异表情。

  “那你是贵族!”我的刻薄情绪被他搧了起来。这些年我见过不少这种异地标榜者,大部分是我的同胞。老总,大款,高官,名人,在这谁也不认识他的地方,信手拈来的标签贴在头上,最令我不耻。

  “不瞒你说,我们家是贵族。”他很平静。“我们祖上被封有世袭领地,现在传到我这一代。我姓柳,在韩国这是一个大姓。”

  我又一次打量着他,从头到脚没有一点贵族的味道,当然我也不清楚什么是贵族的味道。在美国,并没有多少人谈贵族的事情,但回到国内,你会问,那里是不是在进行一次全民的贵族教育运动。无处不在的贵族的住所,贵族学校,贵族会馆,贵族的品味,好像有了钱,你就可以象《小社会》中的角色那光鲜亮丽,一掷千金,成了贵族。眼前这位柳先生,哪一点象?除了他一那口牙齿,雪白,整齐,细碎。

  柳先生告诉我,他一家人原可以在韩国过优逸的生活,但独生的儿子不安分,要见识真正的西方世界,于是来到美国。他从大学读到医学院,如今成了消化道专科医生,最近娶了个漂亮的法国姑娘,决意再不回韩国。象所有留学生的父母一样,柳先生目前也正在为自己的去留纠缠着。他儿子叫柳晧。

  我倒信不信。但还是在网上查到了柳晧的信息,配有照片。柳晧,哈佛大学本科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毕业,哥伦比亚大学实习医生,梅奥诊所消化道见习专科医生。这是世界第一流医生的专业训练经历!一下子使我对柳先生一家刮目相看。

  几天后发生的事,让我在想,这个老人是不是真和贵族有点联系。

  那天中午,我驱车在小区行驶,路过水管爆裂处时,见一辆市水资源部门的维修车停在路边,几个工人正在换修水管。我心里生出一点莫名的自豪感,自己向市里的报告终于有成果了。我停下车,凑过去,想和他们攀谈几句,其实是想在那自豪感上再增加点什么。

  “你们知道是谁报告这事故吗?”

  那工头看了我一眼,从裤袋里掏出一张揉皱了的纸片,说:“T 1200号的柳先生。”看到我疑惑的神色,他继续说,“他把他家的地址和水表号码给了我们,我们找到他的家,他又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如果不知道事故地点的详细情况,这当然是个最好的办法。”

  我觉得有点失落,钻进车开走了。

  第二天,我仍在六点整踏上晨练之路。那声咆哮准时在六点零五分从身后扑来,又飞速离我朝前而去。我象钟鼓楼上的麻雀不惊不慌地独自前行,一边数着秒数,盘算那咆哮声的寿命。一,二,三,四,还没有数到五,一声撞击的闷响从前方传来,然后万籁俱寂。我的心情好激动,我知道,真实的交通事故就是以这种特别的低音通知你,而不是像影视中那种高亢的噪声。骑士一定出了事,问题是撞在树上,还是撞到停在路边的车上,是两辆行驶中的车相撞,或者干脆冲进居民的住房?是否有人受伤,是死是活?人是奇怪,刚才数到二时,我还在盼望天上掉下托塔天王的宝塔,压住这骑士,然后投之于太上老君的炉子中烧成灰。现在,这真实的伤残生死,却使我忘却了一天天积累的怨恨,对骑士有了恻隐之心。我加快脚步往前行。一千步的地方,没有了十五英尺高的水柱,两千步的地方,没有柳先生的身影,三千步的地方,我看到了事故现场。

  这是两车道的社区道路,一辆红色的丰田六轮皮卡停在快车道上,后面的货箱门被撞成凹形园弧,其他地方并无伤痕。皮卡后面,约十英尺左右的道路中心隔离带上,躺着那辆著名的摩托,车灯全无,前轮九十度侧转无力地搭拉在车身上,一只排气管脱离车体掉在车身后,颇像刚被宰杀的牛。红,白,黑,橙黄的塑料碎片撒了一地。骑士坐在路坎上,黑色的头盔放在一旁,上面明显有一个拳头大的凹坑。我第一次亲睹这位搅动社区的大俠。他是一位还算标致的白人青年,卷曲的金发,高高的鼻梁,一脸垂头丧气。见到他我第一句想说的话是,为什么不到中国的影视基地去扮演外国人,而要在这里整天冒险刷存在感?

  “怎么样,伤着了吗?”

  “还好,没伤。”他头也没抬,保持着他的垂头丧气。

  “有手机吗?”

任何事故发时生时,第一件应做的事,是告知救急中心,我有这个常识,但我晨练从不带手机。他一下跳了起来,摸遍全身,叽里咕噜地自骂了几声,向隔离带后面的树丛跑去。我想象他刚才在完成碰撞,空中滚翻,触地滚翻,倒立等一系列高难动作时,定是把手机掉在什么地方了。看他那活扑扑的模样,我的恻隐之心烟消云散,那长期积蓄的阵阵怨气又欲喷将出来。不愿和这社区的公敌再啰嗦,我向前朝皮卡走去。

往皮卡的驾驶室一看,我惊了。柳先生稳稳地坐在驾驶座上,双臂环抱,一脸悠然自得,看见我时诡谲地一笑,露出那细碎的白牙。

一切都明白了!

柳先生告诉我,他已打过911报警电话,警车和事故处理车马上就到,没有人员伤亡,所以他没有要求救护车。真是老道深谋。

  我不难从网上查得有关这次事故的信息。因为摩托是从后面撞上皮卡的,事故责任在摩托。摩托主人认为,撞车的原因是因为皮卡主人快速换道。但警方认为,在无车辆的双车道路上自由换道并不构成违规驾驶行为,摩托主人应承担双方损失的所有经济责任。同时摩托主人违反加州27150号关于装置消音设备的交通法,罚款178美元。奇怪的是,皮卡主人不服警察的现场判决,要求法庭裁决。法庭允许并指定了开


浏览(536)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