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怡光的博客  
写点大概比说点好  
我的网络日志
凉风起天末,“老留”意如何 2018-08-17 08:06:57

凉风起天末,“老留”意如何

  评伍国的“‘老留’――迷失在中美间的一代”

 

“爱思想”网站(www.aisixiang.com)常有一些使人耳目一新的文章,例如罗点点的“中南海权力游戏”,资中筠的“洛克菲勒基金会与中国”, 等等,吸引我进去阅读。最近无意中看到伍国写的“‘老留’――迷失在中美间的一代”(见附文),读完使我震惊,“爱思想”上也不乏骂街檄文,真是鱼龙混杂,哪里都一样。

一开篇,文章就把中国留学生进行了代系划分:2000年之前来美的,是“老留”,2010年之后来美的,是“小留”。然后评论,“老留和小留可以说不是一代人”, 而“小留和老留的孩子,即所谓ABC,‘华二代’是同一代人”。我呆想几分钟也搞不清楚其中的逻辑关系,是不是说,秦始皇和毛泽东不是一代人,而秦二世和毛岸英倒是同一代人,因为他们都是统一帝国中的“统二代”?除此之外,在他的划分中,对2000年之后,2010之前来美的人没有给出定义。我想,44岁的作者伍国应该是落在这两“留”不沾的档次中,且称他们为“中留”。

  一百多字的留学生代系划分完毕,伍“中留”就不歇气地对“老留”开骂。其言辞之激烈,声调之高昂,理由之贫乏,使有幸无幸经过文革的“老留”们似乎在看批判反动黑帮的大字报。总结一下,他的骂点大概有如下一些。

  其一,“老留”们是“倚老卖老”的“伪豪迈”,他们“餐馆打工”,“实验室干到晚上十点”的生活态度和奋斗经历,不应该作为一些“依赖父母,靠父母养活,花天酒地,不爱读书,习惯不良”的“小留”的榜样。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这一代人”,经不起“推敲”,他们是“公派”的,拿了国家的钱,便不能“嘲笑自费留学的‘小留’”。这个牛头不对马嘴的逻辑,真不想花功夫去评价,我只想谈谈“老留”中到底有多少人是拿了国家的钱。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之后,国家基本上不把钱花在长期出国留学人员的身上,而是放在短期访问学者身上。但是有硕士以上学历,工程师以上职称的出国留学人员,须纳入“自费公派”范围。“自费公派”是个荒谬的做法,留学的一切费用自己承担,但出国前则要签下合同,保证学业完成要回国服务。有些情况下,出国人员还要补交费用,才准予办理手续。一位朋友,在国内念了一年多博士,准备放弃国内的博士学习到美国来念博士,学校要他交还培养费。一天,他提着个旅行袋,装了几万元现金去交钱,吓坏了财务处的人。在那样的法制系统下,甲乙双方自然都把那合同看成儿戏。本人曾是国内一重点高校的教师,带过几届硕士生班,共有100多人,最后90%的同学都以自费公派的身份国出了,其中大概只有不到10人得到公费资助,而且都是到美国以外的国家。真正拿国家资助的公费生,大部分人得到的经费也是十分有限的。记得在学校的时候,我当TARA每月得到的津贴有1800美元左右,而一位公费资助的同学每月只有500美元左右生活费。因为拿了派出国的资助,申请TARA的机会大打折扣,这位同学就到餐馆去打工补贴家用。有些用了公费资金的“老留”,最后决定留在国外工作后,也有和出资单位协商,进行一定经济赔偿。总之,绝大部分“老留”是靠自的能力和辛劳在美国站住脚的,至于靠政府康概地养着,在美国舒舒服服过日子的“老留”也是有,他们大部分是高官之后或与政权有特殊关系的人,他们当然不“违背公派誓约”,也不“滞留不归”,因为有高官厚禄在那里等着他们。

  其二,“老留”们来美时是穷光蛋,“更像等待施舍的人”,一到美国,便是“心理扭曲”,“感恩载德”。而今天的“小留”们,是潇洒的富人,是“留学市场的消费者”。因此,当年的穷人不能对今天的富人指手画脚。据说伍“中留”也是个在美国大学工作的副教授,这种惊人的价值观在美国大学里不多见,我不知道在同事和学生中,他要花多大的气力才能使他的真象不露馅。“老留”们很清楚,自己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那个时代,国内的人对留学有一种敬畏之心,没有点实力是不大敢去碰的。许多“老留”都是本单位本地区的姣姣者,相当多是硕士毕业生。要知道,那时中国的硕士是三年学制,学完后到美国念博士游刃有余。“老留”们靠自己的能力,当TARA来换取学费减免和生活费,这是当今大多数带款来美国消费的“小留”们做不到的。我想,伍“中留”在走向他副教授的途中,是否也屈身作过RATA以维持自己的学业?如果是这样而且没有“心理扭曲”的话,他怎么会认为,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实现自己的追求,会要低人一等呢?

  伍“中留”说,“老留”们,“不断调整人生的航向,不停追求热门专业”,是因为他们“‘身揣十几美元’下飞机,没有底气和恒心”,而且“投机和利己是这一代‘老留’骨子里的基因”,这里,这位副教授已经忍耐不住地张开他的嘴来谩骂了。于是我开始猜想,一定是有比他资深的“老留”在某个地方触过他的利益,引起他刻“基因”之恨,致使他不是在写学术文章,而是在作街巷的报复。我几乎敢断定,伍“中留”初到美国时,口袋里一定藏着大笔美金,那不是其父母的血汗钱就是不知什么渠道来的东西。“身揣十几美元”就敢在美国拼搏,这才真是有“底气和恒心”的表现,这才真是大多数“老留”一生中最为珍视的作为,这才真是他们想传给儿女的财富。

  我想问问伍“中留”, 在“老留”们的学生的时代,你看到有这样多口袋里揣着钱来镀金,对学问无所谓的留学生吗?你看到过一百多中国学生有组织地作弊的壮观场景吗?你在看到过这如此专业的的学位,证书,学历假造水平吗?这种从国内弥漫过来的被钱污染了的校园气氛,“老留”们可不可以说几句?很多“老留”已经是“小留”父母的年龄,他们致力于工作之余,把儿女培养成人,相当不少进入了顶级大学,他们自己也随着儿女的成长而得到成长,你伍“中留”有过这种经历吗?

  其三,把“老留”们描绘成只知道“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没有人文修养的知识分子。我想第一个耳光搧向他的,会是那些曾经是和至今还是美国高校及研究机构从事人文科学的,卓有成就的“老留”们。在那个时代,比较多的“老留”们从事理工专业,一是市场需求造成,二是当时国内环境的影响。那些年头,人文学者的下场,令人不寒而栗,举国从上到下,崇尚理工,这是谁造成的?要说“老留”们在人文方面的自我修养低下,他可忽略了一个基本的常识:“老留”们从那样艰难低溅的境地,来美国当了博士,硕士,教授,学者,那漫长的历练过程就是在读一部人文的教科书。不要把他们的经历和你,简单地从学校到学校,从背书到背书的“中留”,或“小留”等同起来。说实话,我真想邀请伍“中留”,来和这里的“老留”们做一点手谈,笔谈,嘴谈,赛一场乒乓球,篮球,唱几首咏叹调,合奏几首器乐曲,PK一下“人文功力”。

  其四,指责“老留”是“基本的逻辑和常识都没有”的“极右翼头脑”,“表现出对美国社会福利制度的强烈的敌视”,因为他们对来美国“吃福利”的现象看不惯。伍“中留”把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和欺骗混为一谈。我们看到的是,“老留”们因为长年受到美国社会的熏陶和经济能力的提升,对社区和弱势群体的关注日益增加。至于来美国“吃福利”的一些人,他们不属于弱势群体。你一定听说过在北上广拥有几栋房产,同时在美国拿穷人医疗保险的“弱势群体”吧,你一定听说过国内的处级,局级干部在这里当“穷人”吧。伍“中留”这个年纪的人最清楚,那些成功申请医疗白卡和低收入食物卷的秘密在哪里,这种欺榨正受到从美国总统到任何一个正直的美国人的警惕,这和对真正的弱势群体的关注没有丝毫关系。

  “老留”,“中留”,“小留”,甚至没有提到的更老一代的许多已不在人世的留学生(可称“耆留”?),都是在特定环境下活生生的人,都有他们的局限性和长处。站在自己浅薄自私的角度,上帝一般把一部分人定义为“迷失在中美之间的一代”,只能说明他自己是迷失在人格和判断之中的一人。伍“中留”从事的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在美国侃中国,在中国侃美国” 的职业,我无意贬低这类职业的价值,然而从事这种职业的一些德次才浅,潜心钻营的人,十分容易自以为能躲避两方的认真思考而大开黄腔,作为教育者,这更是十分可怕的。看看他的这篇文章,其水平实不多见,兼具刻薄偏见的文革风格,哗众取宠的网络风格,夸张霸道的“厉害了,我的X”风格。除了挑起各“留”之间的仇怨,显示他这个“人文男”要高于理工人士的阿Q优越感,我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效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在他的“学术成就”上留下了一个不光彩的记录,如果他还要继续搞学术的话。


---------------------------------------------------

(附文)伍国:“老留”——迷失在中美之间的一代


  最近,在美国的一些中文网站上,兴起了一阵老留针对小留的讨伐。老留,严格意义上说,是指2000年大规模自费留学开始之前,到达美国,落地生根,如今事业有成,子女正在陆续进入大学和婚恋年龄的一部分人。小留,特指在2010年前后,自费来美国读高中和大学本科的一部分年轻人。老留和小留可以说不是一代人,甚至可以说,小留和老留的孩子,即所谓ABC, “华二代是同一代人。

   老留的心态,有几分倚老卖老,也有几分自亮伤疤的伪豪迈,因为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说自己当初如何怀揣几十美元到了美国,一下飞机就进餐馆打工,或者第二天就进了实验室干到晚上十点,以此反衬小留如何依赖父母,靠父母养活,花天酒地,不爱读书,习惯不良等等,同时吹嘘自己的孩子如何成功爬藤”——进入美国的常春藤盟校,如何学钢琴,如何获奖。这种沾沾自喜的心态,已经成为现在五十多岁左右的在美老留中普遍流行的症状。

   其实,老留这一代人仔细分析起来,未必是完全经得起推敲的,虽然他们已经极为习惯在一个封闭的小圈子里以精英自命。首先看一些数据:“90年代以来,尤其是2000年后,随着留学不再受限以及人们收入增加,留学逐渐从只属于少数人的精英化走向了大众化。1978年到2000年中国共有22.3万人留学人员,其中国家公派5.7万人,单位公派10.2人,公派人员占了绝大多数。而进入新世纪后,公派留学人数只有小幅攀升,自费留学人数则一路高歌猛进。(网易新闻中心,六十年留学历程)。在2000年前留美的人中,公派(含接受美国大学资助的自费公派人员)比例高达71%,这意味着,最终定居美国的老留中有极大概率是公派滞留美国不归的。固然,这样的人生选择没有人苛求他们,甚至没有人去质问他们滞留不归的动机,即便是嫌弃国内收入和物质待遇低下(特别是在上世纪90年代)也多少可以理解,但这种违背公派誓约滞留美国的人,仅仅因为自己不靠父母,就嘲笑自费留学的小留,却显得矫情。

   更何况,这些下了飞机就进实验室的人,今天还有多少人天天在实验室里做科研,更是一个未知数,因为这些精英们完全知道,在美国要过上富足的生活,只能不断地调整人生的航向,不停追逐热门专业,热门职业,也就是说,投机和利己是这一代老留骨子里的基因,是他们难以改变的。因此,当二十多年以后,他们中很多人看到国内经济迅猛发展的时候,又开始患得患失,觉得自己错过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更好的发财机会。这种强烈的投机心理,原因恰恰和身揣几十美元下飞机,没有底气和恒心,很容易妥协和随波逐流有重要关系。他们从不在乎初心是什么。

   熟悉中国当代文化的人都知道,1990年的留学生,大都有一种背水一战,从绝望中寻找希望的悲情,而正是这种市场需求,催生了一些不择手段,一度发展得几乎类似邪教的民间教育机构。老留们在这种机构的洗脑下,怀着范进中举的狂喜,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扭曲心理来到美国,对于美国自然是感恩戴德的。正如一些头脑更为清醒的人指出,今天的小留是留学市场的消费者,而当年的老留更像等待施舍的人。 

   老留中绝大部分是从事,或曾经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人。他们即使到了21世纪仍然念念不忘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高中里的口号——“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即使到了2017年,定居美国已经超过20年了,他们竟然还在煞有介事地在网上讨论,为什么美国总统都是学文科出身,而却他们对文科生的鄙夷是从来毫不掩饰的。在这方面,他们的头脑似乎仍然生活在1970年代压抑人文社科的中国。

   因为成长过程中,人文教育的严重缺乏和投机心态的驱使,这一代人到了美国以后,非常容易成为基督徒,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自己也知道,去教会仅仅是安慰自己的孤独感和进行社交,并不是为了寻求信仰。或者,他们对信仰的理解,就是一旦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有所获利,就感谢上帝,仿佛上帝是为满足他们的私欲而存在。或者,他们虔诚地祈祷上帝保佑自己属意的总统候选人当选,祈祷上帝帮助排斥自己不喜欢的族群。任何东西,在他们的眼里,都是工具




浏览(1674) (16) 评论(2)
发表评论
我浅浅地活着 2018-08-10 11:06:03

我浅浅地活着


踏上这块土地30年时

女儿问我有什么感想,我说



        我浅浅地活着

        像彩色玻璃片上的一迹油

 

        没有根

        却不妒嫉石头下曲生的的草芽

        ― 那也是根么

 

        我四处流淌

        隔着玻璃开眼界

 

        阳光透过来

        使我身上有色彩,但那不是我的

 

        没有人阻止我呼吸

        肺却薄得像一层膜

 

        不是我选择这样

        是没有选择中的选择

  

        好长,终于不为稻梁谋

        选择才到了面前

 

        这时我选择对自己唠叨

        浅浅的唠叨

 

        (201888日)

 




浏览(926) (0) 评论(1)
发表评论
夏夜话口琴 2018-08-03 11:34:37


圣地亚哥的夏夜,给她什么样的赞语都不为过。

我坐在德尔玛(Del Mar)海边的观景长凳上,看镶着金边的太平洋,一点一点退去它的灿烂,慢慢融入宁静透明的夜空中。海鸟的叫声,浪花的追逐声,随海风在蓝黑色的帷幕中轻轻飘荡。据说有一种香水叫“海洋香”,它使用一些名贵的香料配方,来模拟微潮且带有少许海腥味的空气,正是这种香气,此时正无偿地馨入我的胸腔。对周遭环境如此满足,油然升起对生活的感恩之心。

然而有一丝惆怅却总驱之不去。一年多了,一种叫钙化性肌腱炎的病折磨着我,致使我的的肩和臂在伸张时会发生剧烈的疼痛。因为肩臂活动不便,我不得不告别了每日陪伴我的几件弦乐器,那种感觉,犹如失去了一位忠实的倾诉对象,一位有着无限怜悯之心的抚慰者。人,像一只密闭的容器,不管里面装着什么东西,情绪,思想,智慧,愚昧,生物的本能使他有向外宣泄的冲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宣泄并不带有什么功利目的,只不过是在宇宙中寻求一种平衡。那就是为什么人们唱歌,搞乐器,跳广场舞,或遇人喋喋不休。失去抒发渠道的寂寞,有时比生物性的疼痛更使人难受。那晚我独坐海边,就体验着这种感受。

忽然,一阵器乐声从身后传来。我寻声望去,能见到的只是夜幕中海景房参差的轮廓。无意寻源,便细细聆听。那是一只口琴在吹奏《鸽子》(La Paloma)。这首名曲是西班牙作曲家伊拉迪埃尔(Sebastian Iradier)旅居古巴哈瓦拉时写成的,从此传遍世界。曲调使用了古巴民间的哈巴涅拉舞曲旋律,有些人因此误传这是首古巴乐曲。口琴吹得那样悠扬,委婉,有和声,有颤音,甚至奏出了这曲子所特有的阿根廷探戈的节奏。海风拂拂,我的所有感官都陷入了难以言表的愉悦中,我没有想到口琴会有如此美的音色,会吹得如此动人。我希望那乐声能无限地反复下去,可是两三遍后,它却消失了。在遗憾和无奈的感慨中,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想法,我要吹口琴。当晚回家查了有关口琴的各种信息,更坚定了我的这个想法。

至今,我练习口琴已有月余,感觉十分不错,于是想把这种乐器作简单的介绍,希望更多的人喜欢它。

口琴是一件美妙的乐器。

口琴是靠金属簧片在气流的带动下而发声的乐器,其发声原理与手风琴,管风琴,中国笙完全相同。口琴具有许多其他乐器的特点,例如,它的音色颇像手风琴,但又能模仿小提琴及其揉弦的效果,它能像手风琴和钢琴一样,在旋律行进中加入第二声部的节奏伴奏,口琴能轻易地奏出美妙的和声。很多人想不到的是,这小小的乐器,竟能奏出三个八度以上的音域,完全能胜任一般乐曲的演奏。口琴能用于独奏,合奏,伴奏,体积微小,易于演奏的优势,使它能够进入其他乐器不能进入的场合。我记得曾在一家老人院见到一位90多岁的老人,已重病在身,斜倚在轮椅中,独自一人轻轻地吹奏口琴。他那投入的神态,那细而优雅的琴声,至今仍使我难忘。口琴可以轻松地带给任何人乐趣。

口琴是最适合成人学习的乐器。

成年人学习乐器,有个“眼高手低”的问题。“眼”,指人对音乐的欣赏能力,“手”,指人的实际能力。在今天如此发达的多媒体时代,人们可以毫不费力地接触到最好的音乐表演,欣赏能力被提到了相当的高度。但是,当从无到有地接触一件乐器,往往发现学习能力大不如前,各种要求难于在自己的“手”中达到。“眼”和“手”的巨大差距,使很多人丧失学习乐器兴趣。缩小这个差距的办法,是去学那些易于掌握的乐器。有人作了一个统计,调查学习不同乐器的人,从零开始,到达专业人士认为“有点味道”的水平,所需要的练习时间。结果是,小提琴大约需要1000小时,萨克管大约需要300小时,而口琴只需约30小时。从我自己的亲身体会,口琴确实是一种“眼”和“手”之间距离最小的乐器。口琴不存在音准问题,从未接触过的人,稍稍控制气息,立即能吹出十分悦耳的音阶。只要有一定的音乐感觉,每天练习一小时,一个月基本可以吹奏出一般技巧的乐曲,会感到十分享受。对学习其他乐器来说,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吹口琴有益于健康。

现代医学认为,呼吸有两种形式,胸式呼吸(浅呼吸),和腹式呼吸(深呼吸)。众所周知,腹式呼吸是一种锻炼内脏的方式。吹奏口琴使用的就是腹式呼吸。数十分钟有规律的深度呼吸,肺得到大幅度舒张,心脏等器官受到按摩作用,这于身体健康是十分有益的。但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必须始终保持口琴的清洁,二是对患心肺疾病的人,是否可以练口琴,要咨询自己的医生。

下面是关于口琴硬件的一些知识。了解这些知识,你对口琴应该就入了一道门。

今天我们看到的口琴有两种基本类型,复音口琴(Tremolo Harmonica)和蓝调口琴(Blues Harmonica),其他各种各样名目的口琴都是从这两种基本类型变化而来。 


a138_1.jpg

复音口琴


复音口琴又称颤音口琴,是亚洲人最偏爱最常用的口琴,广泛流行于中国,日本等国。这种口琴的每个音都由两个吹孔或吸孔中的两根簧片产生,两根簧片的音高被设计得有微小的差别。吹奏每一个音时,两根簧片同时震动,簧片音高的细微差别会产生一种动听的颤音效果。这种奇特的音响效果比较适合演奏各种民谣和抒情音乐,例如亚洲,欧洲,拉丁美洲的民歌。

复音口琴是一种自然音阶口琴,也就是说它可以奏出自然音阶, 1, 2, 3, 4, 5, 6, 7(简谱),中五个全音和两个半音的所有音,故而适于演奏基于自然音阶的乐曲。复音口琴一般有1624孔(双孔)。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多为24孔,日本琴喜欢用21孔,这也有道理,因为24孔口琴最高的两个音和最低的一个音很难吹奏,就干脆去掉。就是21孔的琴,也已经拥有了三个八度加两个音,足以演奏绝大多数乐曲。

1533320425559477.jpg

24孔复音口琴的发音音位图


一般来说,每只琴只能演奏一个调,就像中国的竹笛一样,演奏不同调的乐曲要换不同的琴。好在各种不同调的口琴吹法都是一样,对吹奏人十分方便。

复音口琴能不能演奏有临时升降音的乐曲?例如,我们熟悉的《多瑙河之波》第一句就有一个升5#5)音。复音口琴可以通过两个方法来奏临时升降音。第一个方法是同时使用两只相差半音的口琴,例如把一只C调琴和一只 #C 调琴前后并列握在一起,主要旋律在C调琴上奏,遇到临时升降音时立即换到 #C 调琴上奏出。这是口琴演奏中十分常用的奏法。第二个办法是使用半音口琴。半音口琴上有一个按键,这个键被按下时,琴的所有音都升高(或降低)半个音,吹奏时,遇到临时升降音立即按下那个键。在复音口琴中,这种口琴的结构相当复杂,故而价钱很高,我见到的有一千二百多美元一只,堪比一台钢琴!


a138_3.jpg

蓝调口琴


另一类口琴就是蓝调口琴,又称布鲁斯口琴,或十孔口琴。称它布鲁斯口琴,是因为其英文译名,称它十孔口琴,是因为他一般只有十只单孔,称它蓝调口琴,是因为Blues是“蓝调”的意思。“蓝调”是一种西方的音乐风格,起源于美国黑人中流行的音乐。这种音乐总以一种伤感,忧郁的情调开始,接着又会出现安慰,舒解的感觉,像是向上苍哭诉又获得安抚的一种呼应。蓝调口琴以适宜表达这种情绪而得名。后来人们发现,蓝调口琴在爵士乐和摇滚乐中,也有很出色的表现,蓝调口琴因而在西方很受欢迎。近年来,蓝调口琴在中国大陆的青年中被认为是一种时髦的东西。

蓝调口琴的结构和复音口琴不一样,它只有十个单孔,但每个孔的两边各有一根簧片,一根簧片吹气发声,另一根簧片吸气发声,于是它的每个孔可以发出两个不同的音,吹一个音,吸一个音。这样,十个孔能发出二十个音,也是三个八度。由于结构不同,它的吹法也和复音口琴不一样。因为每一个孔上都可以奏出两个音,嘴唇在琴上的移动范围减少一半,同时因为一个音只震动一根簧片,气息用量比复音口琴较少。

a138_4.jpg

蓝调口琴的发音音位图


但蓝调口琴并不一定比复音口琴易于吹奏。从蓝调口琴的音位图上可以看到,蓝调口琴在低音位没有4 6音,反而有两个5音(孔2吸,孔3吹),而在高音位没有7音。这是因为发明者根据蓝调音乐的特点,想在吹气时总能得到1,3,5的大三和弦,吸气时得到2,4,6的小三和弦及5,7,2,4G7和弦。这样的音位结构对很多乐曲并不适合。但蓝调口琴是单孔发音,它可以通过舌头改变出入孔的气流来吹出比正常音高或低半个音阶的音,以此弥补音域不全的缺点,而且由此可以奏出特殊效果,这叫做压音。蓝调口琴的压音是一种很难的技巧,需要长期练习才能掌握。蓝调口琴也有半音口琴,其结构比复音半音口琴简单,故而价钱便宜很多。

喜欢哪种口琴,完全是根据个人的偏好。我更钟爱复音口琴。易于掌握的考量还是其次,最主要是因为自己经年沉积的音乐感受,内心深处的情绪,用这种口琴更容易得到表达。

 

想象你和家人,或朋友,或你自己,展转劳顿,来到了加拿大的班幅国家公园(Banff National Park)。没有人怀疑,你们像是走进了绝美的图画中。打开车门,人们都找一处最能使自己融入画面的地方坐下或站下,来寻觅那种人生几何的感觉。你从背包里掏出你的口琴,轻轻吹起了你心爱的曲子,《多瑙河之波》,《You Rise Me Up》(你鼓舞了我),或《天路》。你觉得湖面的涟漪被你的琴声催起,空山鸟语为你的琴声而鸣,你为如画的美景配音,你有一个别样的渠道来抒发对世界的感受。想着都心醉!











浏览(918) (8)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