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谁该对暴力负责?为社会安定投川合理吗? ZT 2020-09-09 10:58:00


究竟谁该对暴力负责?为了社会安定给川普投票,合理吗?

Original 溪边愚人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Today

文|溪边愚人




图中左边是当年一个奴隶Gordon因被鞭打布满疤痕的背部。右边是象征被警察从背部射击7枪的丹尼尔·普鲁德(Daniel Prude)。


自5月底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发了大型示威游行,抗议警察暴力行为后,削减警力的呼声相当高,甚至有人喊出了废除警察的口号,与此同时,人们在电视上看见的是街上的混乱,打砸和抢劫商店,纵火......


这样的情形,在不少中上产人士中造成恐慌。一位向来不关心政治的好友表示,“我绝对不是川普的支持者,但我今年一定会选他。” 理由是,“不管是黑人白人还是亚洲人,只要是愿意好好过日子的人,社会安定,人身安全是任何人权的前提。如果治安有问题,黑人的日子会好过吗?难道要给罪犯提供自由的权利?”


一句话,废除或裁减警察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就因为这个,这位2016年在花了一点点时间搜索新闻后说绝对不应该选川普的,今年要把选票送给他了。


我想说的是,以前不关心政治,不对这类事情发表意见,情有可原。现在,决定表态了,那么,以公平原则来说,是不是应该听取一下另一方的理由?就好比在公司里做一个决定,全面了解各方面情况是个必要条件吧?


那么,我现在就试着来说说我所了解的。不敢说代表了所有,尽力而为吧。


一、同样的事情一再发生,民众长久的积怨不容忽视


我们不能忘了,这一次如此大规模,如此长久的抗议活动是怎么起来的。弗洛伊德之死不是孤立事件,“我不能呼吸”早就成为一个标志了。民众长久的积怨不容忽视。也许最近曝光的发生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市的,一个也是“我不能呼吸”的案子的细节,能够说明很多问题。


3月23日,41岁的丹尼尔·普鲁德(Daniel Prude)在与警察搏斗时被警察窒息,发生心脏骤停,并于一周后死亡。(普鲁德当时精神上有点问题,大冷天自己裸体跑出去不见了。他兄弟请警察帮助寻找,最后的结果却是让自己后悔一辈子。)


随后发生的事情就很有意思了。


郡医疗检查人员将普鲁德的死亡定为由俯卧位窒息并发症引起的他杀。但在他的血液中发现五氯苯酚后,罗切斯特的警察一直将此案作为死于吸毒过量处理。5个多月后,普鲁德家人请的律师通过《开放公共记录法》,才获得了案发时警察随身佩戴的摄像头拍摄的录像并在上周三(9月2日)予以公布,这才使得涉及该案的7名警察被停职,州检察官于那个周末宣布将组大陪审团对涉及的警察提出控告。


几个细节有必要强调一下:



  • 受害人方律师是通过《开放公共记录法》获得录像的,这是一个与案子无关的渠道,一个保护民众知情权的法律。就是说,警方、检方都没有主动将相关的资料提供给受害人家属,更没有公布于众。

  • 尸解报告4月中就出来了,录像这个物证一直在那里,警方、检方什么也没做,哪怕在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之后。

  • 说检察官什么也没做也有点冤,因为至少做了一件事情:在事发3个月后,检察官发出通知,叫各个部门不要公布录像。注意,这是在弗洛伊德死了一周后。

  • 只是在录像公布于众后,才发生了相关警察被停职,检察官提出控告,验证了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他们看见录像是没用的,只有我们看见了才有用。

  • 在市长宣布7名涉及此案的警察停职后,大约200多名抗议者到罗切斯特市警察总部去抗议。随后有人送来大量比萨饼,抗议者们大都坐在地上吃,也有人还在呼口号。忽然间,大批全副装备的警察冲过来,无缘无故地对着抗议人群喷辣椒水。于是,本来是和平的抗议转向不那么和平了。



在发生了长达数月的大型抗议活动后,警方和检方依然对黑人窒息致死事件如此不作为;在警察的行为已经放在放大镜下观察的时候,居然还敢对完全是和平的抗议活动采取暴力手段,说明司法系统已经病入膏肓,积重难返,需要下猛药了。而且,警察部门说普鲁德是死于吸毒过量,不是在掩盖真相吗?


二、究竟谁应该对暴力行为负责?


又一次,是不是要支持暴力行为成为热门话题。


我认为对参加或支持抗议活动的人提问“是否支持暴力”本身就是误导。第一,我们不能无视绝大部分抗议活动是和平的这一事实。第二,对组织和参加和平抗议的人提出这样的问题,言下之意就是要让既没组织也没参与暴力行为的人对此负责任,这是问错了对象。


那么谁对此负有责任呢?(1)暴力行为参与者。(2)公开呼吁、支持暴力的人。(3)警察当局和政府官员。





警察在Bobby Rush议员芝加哥办公室休息。(照片由市长新闻办公室提供。)





警察在Bobby Rush议员芝加哥办公室休息。(照片由市长新闻办公室提供。)


下面是一些事实汇总,从中不难看出,谁才真正负有责任:

  • 在弗洛伊德的抗议活动期间,一群芝加哥警察,包括三名管理级别人员,在一个国会议员办公室里休息长达四、五个小时,他们做爆米花,煮咖啡,在沙发上打盹,而他们视线之内的不远处,正有人在抢劫商店,他们却置之不理。(这些警察去议员办公室是因为那里当日早些时候被盗。)这不是个别现象,几乎每次发生大型抗议活动时都会出现警察“消失”,让事态走向失控的现象。甚至有过警察说接到“上面”通知,对制止暴乱的要求不要理会,却不告诉为什么这样做。

  • 发生暴力事件后,多家媒体做了深度报道,发现主要的暴力行为参与者是机会主义者,是个人行为。

  • 一个号称属于Antifa组织的推特号发推文号召暴力,其实背后的真正身份却是白人民族主义者组织Identity Evropa。

  • 川普总统和司法部长巴尔都没有根据地公开把暴力行为归罪于极左翼组织,尤其是川普,多次直指Antifa,巴尔还说外州的人前往抗议中心聚集,对此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司法部官员告诉路透社,他们没有证据支持这样的说法。对了,撒谎大王川普甚至还无中生有地说有一飞机的人带着家伙飞去抗议中心参加暴力活动。这都是在煽动仇恨。

  • 司法部门被泄密的文件表明,Antifa并不造成暴力行为的威胁,但同一份内部文件中却依然对Antifa着迷似地关注,让人不得不怀疑有政治因素在里面。

  • 在整个抗议活动中,发生了太多警察无缘无故对和平抗议的人群动用暴力手段的事情,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还发生在几天前罗切斯特市的抗议活动中。



三、如何看待伴随抗议活动的暴力行为?


我们谴责所有的暴力行为,无论是有组织的,还是个人行为,也无论来自哪一方面。我们更谴责为挑起仇恨对暴力行为来源造谣的人,也谴责故意不作为的警方。


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尽管我们不提倡暴力,尽最大可能防止、阻止暴力,但是,暴力是抗议活动一个不可避免的副产品。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抗议和暴力就像一对孪生兄弟一样一同出生,你不可能要一个而不要另一个。纵观人类历史,不分国家、不分制度、不分时代,任何大型抗议活动都是如此,与抗议活动组织者的初衷无关。

 




肯尼迪:那些使和平改革不可能的人将使暴力改革成为不可避免。(图片来自网络。)


这就好像治病,很多治疗手段是有副作用的。本文前面提到,普鲁德的案子再次表明司法系统已经病入膏肓,积重难返,必须用猛药了。


也许我们真正应该问的是:当副作用出现时,你的关注点是在治疗上,还是在副作用上?你是下决心去除病根,还是为了避免暂时的不舒服放弃治疗?副作用这么大,还不是因为病太久病太重却一直没有治疗吗?事实上,的确有示威者反对粉饰太平的语言,坚持说抗议活动并不完全是和平的,因为有暴力,有抢劫,正是表明了民愤,尽管他们自己是在和平抗议。


四、废除警察应该不是出路,但这样的极端提议背后必有原因


废除警察几乎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会有人提出,背后肯定有原因。


有的黑人社区治安是不好,成为警察的重点关注对象也正常,不如此,可能情况会更糟。但是,黑人孩子说,到处是警察,为什么我们非但不感到安全,我们的家长还要特别保护我们不要被警察伤害到,那我们要警察干什么?孩子的问话不值得人深思吗?给警察打电话的普鲁德兄弟也在自问,是不是这个电话害了自己兄弟?


改善警民关系已经是老生常谈了。用于警察内部改革和培训的投资也不少,但几十年来几乎没有任何效果。为什么?我曾在“那么多枪击案,为什么警察总能被免罪?”一文中指出,原因之一是警察工会成为改革的巨大阻力。如果工会继续拒绝有实质意义的改变,那么,人们希望彻底脱离这样一个系统,一切从头开始,也有其合理的地方。


而且,当一个组织病入膏肓时,有可能解散是唯一的出路。新泽西州的Camden市在2012年就是解散了警察局,完全重组。(一个简单的故事是,Camden警察局解散了,犯罪了下降。但实际情形复杂得多,犯罪率下降是多方面努力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新组的警察局听取了各方面,包括居民的意见。)


KSK特种部队是德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两个多月前,德国解散了4个KSK特种部队中的一个,其余3个也必须在彻底改革其招募,培训和领导等方面的实践方式后才允许正常运作,原因是其内部被极右翼极端分子渗入。为什么其中一个要解散呢?就是认为已经不可能靠改革使其走入正轨。


也许废除警局的提议所体现的,是要在警察工会这个太岁头上动土的决心:或者工会真正改革,或者彻底让路。而我们必须提醒自己,哪怕一个提议不可能被接受,也不代表可以忽略其背后的信息。很可能越是极端的提议越需要特别的关注和理解。


五、裁减警察的预算有没有道理?


警察的预算一直在增加,原因之一是警察的职责范围一直在扩大。


一个例子是:不少学校长期雇用正式警员。会走上这条路,一定是有的学校治安太差,要借用警察的力量。但这个是不是唯一的选择,是不是最佳选择,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也许是重新全面衡量的时候了。一个副作用是,学生相对比较容易被正式关押,留下不良记录。也的确存在警察滥用职权的现象。反对学校用警察的呼声早些年就有了,现在正好是一个重新考量的机会。


而且,不少丝毫没有治安问题的学校也在这样做。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警局决定撤销某个治安非常好的学校的一名固定值夜班的警察。学校无所谓,反正不是雇警察,就是雇保安,保安可能还更省钱。但那个警察希望学校继续雇他,因为这样他可以白天再做一份工,就发动学生请愿留他。这里是不是有资源浪费呢?


还有,不少本来没大事最后却造成死亡的案子,往往是因为黑人拒绝与警察合作,有的是因为已经有在案记录,他们认为一旦被带进警局询问,就必然坐牢,所以不惜一搏,没想到会付出生命代价。这样的事情如果让社工处理,很可能即可降低预算,又能避免发生悲剧。


几天前,罗切斯特市已经决定将附属于警局的家庭危机干预小组,移到专门处理虐待事件的政府部门。效果如何,有待观察。


现在需要的是有科学依据的调查研究,找出最佳方案。如果最后结论是,有时候社工是更好的选择,那么裁减警察预算就很正常了。


群众运动,什么声音都有。有人提出个建议或口号,不代表就会成为明天的政策。不需要听见什么口号就惊慌,仔细了解每个候选人的政策才是更靠谱的判断方式。


六、黑人社区问题是很严重,但责任是多方面的,根源更是错综复杂


只要谈论黑人问题,这就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如果一个黑人社区的大部分人有不良记录,是不是说明这个社区自身有很大问题?答案可以说是肯定的。也许最大的难点是,当一个社区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时,不可能有简单的答案,一个在别处可以是很好的办法,到了这样的地方就可能变得没有作用了,就好像一个愿意努力的人,你给一份工作可能就改变其命运了,但对一个瘾君子来说,保持这份工作很难,甚至可能一开始就拒绝工作机会。


但是,如果我们不正视黑人社区是如何走到这个地步的,不正视是社会的严重不公平和不负责任才造成这样的严重后果,那么一味责怪黑人也是不公平的。长久以来,黑人遭受的不仅仅是歧视。黑人社区之所以会垮,因为这种歧视是系统的,全面的,从不同方面碾压的,直到最后整个社区被毁。我不是说一切都是以毁掉黑人社区为目标设计的,而是说,因为歧视,事情很不幸地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冰山一角:海面上,骚乱的原因是乔治·弗洛伊德被害事件;海面下:几十年来美国政府对一系列问题没有适时改进,才是骚乱的真正原因。这些问题包括没有全民医保,不能保障温饱的低工资,大规模监禁,长期的警察暴力,政治体制与司法体制内的种族歧视,缺乏优良的教育机会等等。(图片来自网络。)


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以后专门谈。现在只举一个例子,看看对黑人的歧视是不是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


今年5月发布的一项大型研究,分析了分属不同州的56个警察机构在2011年至2018年间的9500万人次的交通停车搜索。该研究发现,尽管黑人或西班牙裔比白人更容易被警察停车搜索,天黑后,这个区别就减小了,天越黑,差别越小。还有,停车后,黑人和西班牙裔被搜车的可能性也比白人高。最有意思的是,在被搜车的人中,白人被发现有毒品的比例比黑人略微高一点,比西班牙裔要高很多。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是黑人和西班牙裔被停车、搜车的比例更高呢?


七、唤起郊区居民对失去平静生活的恐惧,正是川普想要的效果


川普最新的竞选策略就是用各种手段描绘暴力,以唤起郊区居民对失去平静生活的恐惧,不得不说,有一定的效果。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了,正是在川普治下才发生了这么多的暴力事件。川普对警察暴力迟迟不谴责。他非但拒绝谴责那个非法持枪去威斯康星州,造成二死一伤的17岁年轻人,还为他辩护。还有,警察暴力驱赶和平抗议人群,只为了让川普去一个教堂门口拍照,难道不是变相鼓励警察暴力吗?


如果政府有所作为,愿意倾听,愿意改革,弗洛伊德的抗议活动哪里需要持续这么久?没有川普的鼓励,哪里会有那么多极右翼分子公开拿着进攻型武器示威?右翼分子公开表现暴力倾向的事情不是始于弗洛伊德之后,而是在川普2016竞选期间就发生了。这次,他还一再鼓励袭击和平抗议者。各种煽动是川普获胜的法宝,这一次他是故伎重演。 


遇上抗议运动,政治人物都是尽量将其引向和平,设法让对立的双方团结合作。川普是唯一一个在这样的时刻煽动暴力,制造分裂的总统。他是一个为了赢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人,哪怕冒着发生战争的危险。他也是一个为了个人利益可以置国家利益于不顾的人。


作为个人,川普只是丑陋;作为总统,他是我们平静生活的最大威胁。


本文系加美必读读者投稿系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0/07/01/world/europe/german-special-forces-far-right.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0/09/05/nyregion/rochester-police-daniel-prude-grand-jury.html?action=click&module=Top%20Stories&pgtype=Homepage

https://www.nytimes.com/2020/09/05/nyregion/rochester-police-daniel-prude-grand-jury.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0/09/08/podcasts/the-daily/Daniel-Prude-BLM-police.html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20/08/03/how-police-unions-fight-reform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20/06/11/chicago-police-lounged-bobby-rushs-burglarized-office-amid-looting/534389600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62-020-0858-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20/opinions/systemic-racism-police-evidence-criminal-justice-system/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minneapolis-police-protests-extremist/u-s-security-assessment-offers-limited-evidence-extremists-drive-protests-idUSKBN23A1KU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0/06/22/who-caused-violence-protests-its-not-antifa/

https://theintercept.com/2020/07/15/george-floyd-protests-police-far-right-antifa/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trump-violence-election/2020/09/08/0a7fa096-edf6-11ea-99a1-71343d03bc29_story.html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camden-new-jersey-police-disbanded-how-it-works-impacts-residents-2020-6



浏览(392) (77) 评论(2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muoruo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0-09-12 08:49:49

反川大学的一草教授应用打包反弹法研究发现,民主党本员是乌合之众,但在白人种族主义者的领导之下,举国烧杀抢劫加袭警数月,赢来左媒民主党的鼎力喝采支持,川普气得跳脚也没用。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muyang 留言时间:2020-09-10 12:13:57

谢谢 muyang 博的认同。

回复 | 0
作者:muyang 留言时间:2020-09-10 10:52:38

也感谢博主转发该文。

回复 | 1
作者:muyang 留言时间:2020-09-10 10:50:32

这是一篇难得一见的来自华人群体的好文,对美国社会现状的分析理性客观,精准到位, 值得每一个有独立健全思辩能力的读一读。我非常感谢作者的辛勤劳动,也完全赞同作者的观点。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浪费时间是可耻的 留言时间:2020-09-09 23:08:09

你还知道自己胡乱指责是“浪费时间是可耻的”?那你就知耻,甭来浪费大家时间了。呵呵

回复 | 6
作者:一草 回复 浪费时间是可耻的 留言时间:2020-09-09 23:03:13

空口胡言,你不如耄粉红。

以后你甭来无理取闹,白费劲。


回复 | 6
作者:一草 回复 浪费时间是可耻的 留言时间:2020-09-09 23:00:59

带着你的川仆偏见作指责,你空口白说,毫无意义。

回复 | 5
作者:浪费时间是可耻的 留言时间:2020-09-09 17:10:46

写这样的文章,你不如胡锡进,以后请多多转发胡锡进的文章,别再自己编了,费劲

回复 | 11
作者:浪费时间是可耻的 留言时间:2020-09-09 17:05:53

80%的理由都属于臆想,完全是中特色社会主义的风格

回复 | 11
作者:浪费时间是可耻的 留言时间:2020-09-09 17:03:15

你的好多证据和说法都是虚假的和片面的。双方都有证据的情况下就都别拿出来说了。而且这些都是地方事务,跟联邦的关系不大。


就看眼睛能看到的吧,民主党确确实实在煽动街头暴力活动,这是简单明了的。在野的煽颠,或许换成共和党在野,也会煽颠,但至少现在是民主党在煽颠。


回复 | 12
作者:一草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20-09-09 15:57:11

你算是认识到了,在川当总统的时候,煽动白人种族主义者出来杀人放火,然后就说所有杀人放火都是BLM干的。这就是这篇正理文章的中心逻辑。

你的认识也有所提高,赞一个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0-09-09 15:53:46


哦,你等川普大毕业生也有研究说,白人种族主义者烧杀抢砸还袭警,但不能怪它们,因为是被你伟大川统领导煽动的? 看来你类川仆的认识已有所提高。哈


回复 | 1
作者:一草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0-09-09 15:48:36

不错,为了社会稳定,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绝不投票给川普。

大量事实已表明,投给川普,就是投票给四年更大的社会动乱,就是投票给川仆们梦中的美国文革。


回复 | 2
作者:一草 回复 thesunlover 留言时间:2020-09-09 15:44:39

你也是,请对镜冲你自己多说几遍:“你们尽可以去做鸵鸟,可是美国人会用选票打你们的耳光,piapia的!”


这里的“美国人”包括了我们和绝大多数华二代。呵呵


回复 | 2
作者:一草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20-09-09 15:43:32

很好,请对镜冲你自己多说几遍:“你们尽可以去做鸵鸟,可是美国人会用选票打你们的耳光,piapia的!”


这里的“美国人”包括了我们和大量华二代。呵呵

回复 | 2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0-09-09 13:50:47

在川当总统的时候左派出来杀人放火,然后就说所有杀人放火都是川干的,或者他挑唆出来的。这就是这篇歪理文章的中心逻辑。

回复 | 8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20-09-09 13:48:49

反川大学一草教授的研究说,民主党人是烧杀抢砸还袭警,但不能怪它们,因为是被白人种族主义领导煽动的。

回复 | 7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0-09-09 13:10:02

【为了社会安定给川普投票,合理吗?】

合理。

为了社会稳定,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一定要投票给川普。

投给拜登和哈里斯,就是投票给社会动乱,就是投票给美国文革。

回复 | 13
作者:thesunlover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20-09-09 13:07:09

Let me help professor Small to answer you:

你们尽可以去做鸵鸟,可是美国人会用选票打你们的耳光,piapia的!



回复 | 3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0-09-09 11:57:05

典型的倒打一耙。难道在minneapolis, kenosha这些地方烧房子的都是右派人士?在街上打人的不是antifa, BLM?你们以为美国人都和你们一样蠢吗?如果那样,Biden的polls数字为啥会下来?你们尽可以去做鸵鸟,可是美国人会用选票打你们的耳光,piapia的!

回复 | 1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