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网络日志正文
瑞丽不需援助?居民字字血泪斑斑 |中国无数看不见的小城,都不应该成为瑞丽 2021-10-31 16:10:23

RFI

瑞丽不需要援助?居民字字血泪斑斑

发表时间: 31/10/2021 - 00:08

瑞丽.jpg

图为2007 年 9 月 30 日的瑞丽边境检查站,如今,这座美丽的边城因过度防疫不死不活。 AP - William Foreman

作者:安德烈

瑞丽一年多来屡屡封城,过度防疫,民不聊生,居民日子过不下去想离开还得排长队等候很稀缺的“离瑞名额”。前副市长戴荣里发文揭露实情,呼吁赶紧抢救,却遭到当地市委领导出面否认,称瑞丽不需要援助,还指作者使用的是过时材料。戴荣里怒而反驳:“请免开尊口!”

戴荣里在文章中实际上讲一个过度防疫,为追求清零不惜一切,结果导致民众活不下去的悲惨故事。他在28日发布的文章说,瑞丽曾是美丽的城市,如今却成为一个让生活中其中的生命感到恐惧的城市,民众在一次次的折磨里耗尽了维持生活的所需,“当有一次疫情来临时,这个城市的百姓,终于再一次无奈地成为被动生活的接收者。”

戴荣里的文章发出后,引发许多共鸣。澎湃新闻在10月30日的报道中引述瑞丽一名做翡翠买卖的商人说,自己一岁多的孩子已经做了74次核酸检测,平均两天一次,而他另一个孩子还在上幼儿园,因疫情从今年6月停课至今。他还表示,疫情管控对当地餐饮等行业打击很大,自己的积蓄也维持不了多久,长期封控,大家都承受不住。他还说,他想带家人离开瑞丽,但每个小区只有两个“离瑞名额”,排队的大有人在。

凤凰星写的另外一个故事,刘利民是瑞丽一名快递员,去年4月来瑞丽打工,今年“别说赚钱了,吃饭都成问题了。”他说,今年以来自己所在的快递站只正常工作了两个月。他做快递挣的两万元已在管控中耗尽,倒贴进去一万多元积蓄,维持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天天都是要用的钱,没有进的钱。”

刘利民证实,核酸成了日常,从3月起,自己做核酸的次数, “数都数不清了,核酸差不多有100次了吧。”他一直申请离开瑞丽,至今没有结果。

据报道,瑞丽市要求,除因公、因病、因学、因丧四种情形外,离瑞人员需先申请自费集中隔离,时间为7-21天不等。隔离后要马上到政务大厅办离瑞证明,并于24小时内持证明离开瑞丽,不然就走不了了。

还有一位在瑞丽做玉石生意的创业者在社交网络写道:“到现在半年多了我们都没有工作……前些日子更是菜市场都关了,搞得大街小巷小摊贩随处窜,想离开更是难上加难……政府一刀切的管理让这个曾经繁荣的美丽城市萧条落寞,人民生活都困难,不少人精神状态都出了问题……心情真的好沮丧”。

作家慕容雪村评论:北京常常赞赏自己的“体制优势”,认为正是这种体制优势让它赢得了‘抗疫战争的伟大胜利’,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伟大胜利究竟摧毁了多少人的生活。这些血泪斑斑的文字,这些艰难、挫折和泥涂中的号哭,正是这伟大胜利的殉葬。

瑞丽前副市长戴荣里抱着“为民请命”的愿望,揭露实情,“百姓的抱怨,随时而起,政府的谨慎,越加小心,恶梦和虚幻此起彼伏,这个小城,正承受着千载难遇的大劫难。” 呼吁“救救瑞丽”。

文章发表后引发强烈反响,却遭瑞丽市长尚腊边指“不代表组织”,指文中内容“是四五年前的一些资料”。并称瑞丽“现在暂时还不需要援助”,瑞丽市委2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大家“自觉抵制谣言”,“打赢疫情防控狙击战”。

戴荣里随后发表声明,表明自己写“瑞丽需要祖国的关爱”一文,是“希望瑞丽市民的真实生活情况,除得到当地政府的深入体察之外,希望得到全国人民和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根据凤凰网报道,戴荣里看到瑞丽当局说自己文章信息陈旧,瑞丽无需外援,促使他又连发两文回应,并表示,“如以各种名义想阻止我发相应文章的,请免开尊口!!!”他反驳说,“瑞丽不需要支援,不需要帮助,人民不需要吗?说你文章的资料过期暂时不用支援,你说是不是胡扯?”

戴荣里说,“说实话,如果市长不作那种回应,我今天就不发言了”,他再发声,是因为对方回应“起码与事实不符”。他说,“我为我的文章负责,也为我本人的声誉负责,我不会轻易说每一句话的,我写的就是老百姓的正常诉求”。

他强调要有道德良心,“假如那里的老百姓就是我们的爹娘,你会无动于衷吗?或者你是一个平民百姓,你是不是也感同身受?”

中国无数看不见的小城,都不应该成为“瑞丽”

ZT 小普的人文史观  Yesterday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牛皮明明 Author 诗人牛皮明明

Image

来源 | 牛皮明明(ID:niupimingming)

 

瑞丽大概是疫情当中最难的小城。距离疫情,瑞丽已经五次封城了。印象中,还没有哪个城市在抗疫以来经历过五次封城。

回想当初的英雄城武汉,一次封城就让一座城市停摆,让很多人受伤严重,让全国人揪心。这样的情况,至今还反复出现在很多小城。


唐朝的安史之乱,曾有一次最惨烈的封城。

公元755年,安禄山起兵反唐,迅速控制了河南、陕西两省,进而南下,试图攻下富庶繁荣的江南地区。就在这时候,一个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城池,阻挡在了叛军面前,成为他们难以突破的关口。这座在地图上可能都找不到名字的城池,叫睢阳。当时城内的守军只有几千人。

从757年初春开始,城市外十几万的叛军,将睢阳封得水泄不通。在旷日持久的封城里,睢阳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攻势如潮的叛军,而是一切的停摆。粮道被截,物资中断,所有资源都在坐吃山空地消耗。到第七个月,存粮耗尽,全城军民以树皮、草根充饥。到了第十个月,所有可以吃的东西都吃完了,全城在绝望中继续苦熬……

正是那次最惨烈的封城,拖缓了叛军的进军,为后来唐王朝的重整旗鼓,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是,代价太重,太重了。

一年之后,原本有4万户居民的城市,再度解封时,只剩下400来人。满城尸骨,一片萧杀。


我之所以想起这段历史,是因为想起今天的瑞丽。虽然唐朝的那场战乱,跟今天的瑞丽防疫是完全的两码事。但封城这件事,对于人们生活看不见的那种艰辛,那种煎熬是相同的。现在虽然不是打仗的年代,但是防疫本身就是一场战争。

经历过五次封城的残酷,现在瑞丽的50万人已经减少到10至20万人。一个好端端的城,大半的居民像大风中的纸屑一样被吹散。原本热闹熙攘的景象,慢慢变得像荒城一样人去楼空。即便是周末,街上一个人也看不见。晚上房子上上下下,一排排的窗户不再亮起灯火,好像许多只挖去了瞳仁的大眼睛,互相黑洞洞的瞪视着。能走的都走了,剩下的都是无法离开的。如果这里还是长期停摆,他们将如何继续生活下去?


如果不是疫情,我们大概很难关注到瑞丽这座小城。它离我们似乎太远。这座面积不足1000平方公里的小城,处于中国云南西南部的最边陲,三面与缅甸接壤。它的国境线长达170公里,但这些国境线不像海岸线那么清晰,当地村寨相望,往往居民过条街、荡个秋千就“出国”了。

10月26日,瑞丽的上级,强调瑞丽:“要让每一个抵边村都成为病毒不可进入、不可攻破的钢铁堡垒”。这样的全城戒备,这座城池就好像过去抵御外域侵害的咽喉要塞,像唐朝的玉门关,宋朝的雁门关,若是失守,境内危矣。

由于瑞丽特殊的地理位置,可以说瑞丽人是在为国家守住防疫关键的屏障。他们一直在默默扛下所有。


瑞丽过去有着壮阔的历史。二战时作为抗日的战场,它吸引了众多抗日的力量,远洋机工、抗日远征军。

五六十年代,军旅音乐家杨非,被这片土地所吸引,写下了一首动人的《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有一个美丽的地方罗,

傣族人民在这里生长罗。

密密的寨子紧相连那,

弯弯的江水呀绿波荡漾。

……多美好的地方。今天如果你走进这座小城,大概也一定会被它迷住。山里有如银河泄落的瀑布、两米多高的香稻、停在手心不会飞走的蝴蝶。每个村寨都有供行人解渴的水缸,村头都有亭亭如伞的巨大榕树。走在大街上,到处都有身上挂满项圈的少数民族妇女,傣族的、景颇族的、德昂族的、傈僳族的,还有从缅甸而来的罗兴亚人。


这里也充满着市场的活力,因接壤缅北矿带,它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前来淘金,让这里的贸易一派繁荣。在这里从事宝玉的经营,很多人一年可获利千万。在2019年,仅珠宝翡翠直播行业,这里交易额就突破了百亿。和中国千千万万的小城一样,这里适意、舒缓,充满烟火气。


然而在2020年的疫情到来后,一切都阻断了。在疫情面前,瑞丽呈现出一片凄然的景象。全瑞丽的所有行业,只要稍微带一点人员聚集的行业性质,占到90%的企业、工厂、饭店、商铺、超市、电影院全部关停。曾作让瑞丽引以为傲的玉石珠宝产业,迅速没落,许多珠宝商拖家带口离去,小城归于静默。

曾经这里好的时候,到处弥漫着小城独有的烟火气。早晨热气腾腾的包子铺,车水马龙的菜市场,夜市烧烤摊上热闹的喝酒划拳。现在,这里再也没有了那样的热闹,只剩下满街的荒凉。早餐店的门都关了,菜市场的人群稀稀拉拉,夜市上摞叠的塑料凳子铺满了灰尘。


瑞丽大概也是全国做核酸最多的小城。一个宝妈,在视频里记录了自己的孩子,去从年三月份出生开始,已经做过了59次核酸检测。隔三岔五地的张嘴被捅嗓子,已经让孩子形成了本能,即便在不检测的时候也是空空地长大嘴巴。


瑞丽也还有我们看不到的仓皇。毗邻的缅甸一方面疫情局势严峻,另一方面也政局不稳定,流弹到处飞。这让瑞丽的居民,在防疫时还要防枪防炮。这样的压抑,让所有人的生活感到窒息。来来回回的封城,解封。也是让人不断从希望,跌落到失望。每重复一次,都是一次严重的情感和物质的失去,都是一次怨气的叠加。


尽管瑞丽做出了千方百计的努力,但对于一个小城市而言,它的财力、人力、物力,在一轮又一轮的疫情支出后,已经不堪重负。这样反复极度的折磨,即使放在很多大城市都是压力山大。


相比上海这样的城市,之所以防控做得好,在于它有着中国最雄厚的经济基础,最先进的行政、医疗体系。在上海,我亲身经历,政府能够为了提高效率,在发动居民接种疫苗时,会每人补助几百元钱。(??) 而这样的条件,瑞丽望尘莫及。大概两年前,有一位叫戴荣里的好友加我微信,聊天中他告诉我,他在瑞丽挂职。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地方,这两天我看到他公开发表了文章,哀叹当前的瑞丽:

“这个小城无法再承受其重……这个小城,正承受着千载难遇的大劫难。”

看到作为前副市长的他,用“千载难遇的大劫难”来评述当前的瑞丽,我想可见目前瑞丽情况的危急。他还说,瑞丽经历了五次的封城折磨,已经“榨干了城市的最后一丝生机,吞噬着无数人刚刚燃起的希望。”这样的表述,读着让人太难受。


我知道大多数的普通家庭,流动资金很有限。而瑞丽的很多家庭,已经大半年甚至一年多都没有收入。但每天一睁眼,他们依然要面对房租、贷款、学费等开销,要面对一家老小的柴米油盐。现在民生,经济,都在降,但物价却在涨,人们像困兽一样不能正常生活。这是瑞丽当前实实在在的难处。在它默默扛下所有的时候,有很多人看不见的生活在其中承担。


这还只是防疫的第二个年头,如果城市的停摆持续个三年、五年,他们该怎么扛下去?我真的不敢想。其实中国还有无数像瑞丽这样看不见的小城。它们的人口不足百万,没有著名城市的那样的存在感,你可能平常也很少关注到它们的存在。但在疫情的劫掠下,小城里的每个人都在备受煎熬。


很多人在网上主张加强疫情防控力度,希望一个阳性病例都不要发生,可是现实的问题是,所有防疫的落实都是需要人力和财力来支撑的。很多小城的财力在一轮轮的防疫支出中,已经掏空了根基。就像前段时间又爆发了疫情的兰州、内蒙古的额济纳等小城,不仅已经人困马乏,财力更是难以为继。可想而知,财政家底尚且如此捉襟见肘,那民众就更是生计艰难了。额济纳的一个居民辛酸地说:

“不是防疫不努力,是真的穷到揭不开锅。”

或许我们应该给他们投入更多的目光和关怀,在我们关注李云迪的时候,或许更应该关注无数小城家庭的命运,因为那里面有艰辛无比的生活。


回想自从疫情席卷全国,很多人的生活停摆,失业,焦虑。无数的企业破产,无数的家庭离散,空中里始终弥漫着压抑的气氛,即便再晴朗的阳光都难以驱散。走到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


但我想,在今天每个人日夜的奔忙,都已经不再只是普通的生活,而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渡劫。有时走着走着,心头忽然涌起一句诗,“南山千佛影犹在,应照行人渡劫波。”愿神明庇佑众生,每个人都能早日渡劫。


浏览(768) (116)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高鹏 留言时间:2021-10-31 17:51:06

清零代价太大。老百姓付出,当官的无所谓,政绩高于一切。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10-31 16:59:28

认同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1-10-31 16:28:42

停止清零!

得不偿失!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