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芦随笔  
思想之芦  
网络日志正文
罗斯福的失误让世界浪费了44年 2022-09-22 20:03:24

读书札记:保罗·约翰逊的《摩登时代》(3)

保罗·约翰逊的《摩登时代》(Modern Times: The World from the Twenties to the Nineties)是20世纪的叙事史,20世纪发生过两次世界大战,一次大萧条,冷战、共产主义的兴起和灭亡,几个帝国的崩塌。许多历史事件对我们今天仍然有影响。盖棺仍未论定,对20世纪的解读必然深深影响我们对今天世界的展望。一本描写我们亲身经历的时代的叙事史。本书史实详实,文笔生动,洞见深邃,有许多正史没有的秘辛。是很少能读到的历史巨著。
         

雅尔塔会议:中国是雅尔塔的主要受害者,最终导致政权的颠覆。中国并没有出席雅尔塔会议,尽管它是盟友,直到8月14日才把会议条款详细告知中国。当时苏联已经宣战,协议已不可更改。斯大林什么都不付出便得到了他的漫天要价,美英怎么也不能证明放弃他们最重要的原则的道理,哪怕是以刚性的军事需要作为理由。

罗斯福把中国带入了“四巨头”体系;尽管方便的时候他总是把中国忽略掉,尤其是在至关重要的关于日本的雅尔塔秘密协定上,这一协定把苏联人带入了中国东北。后来,大概是感到内疚,他见到蒋介石,“我问蒋介石的第一件事情是:‘你想要印度支那吗?’他说:‘那对我们没什么用。我们不想要。它们不是中国的。’”

罗斯福说:关于斯大林“以他这样位高权重者的品德,他不会试图吞并任何地方,而且会为了一个民主与和平的世界跟我携手合作。”后来罗斯福抡起拳头猛捶自己的轮椅:“我们没法跟斯大林做生意。他违背了自己在雅尔塔许下的每一句诺言。”他告诉一位记者:斯大林要么并没有掌控一切,要么“是个说话不算数的家伙”。罗斯福满足了苏联的要求同意波兰选举,但他并不支持英国的要求:对投票进行国际监督。他宣布:所有美国军队都将在两年之内撤出欧洲;这正是斯大林想要听到的。冷战可以说是雅尔塔会议的直接后果,美国为罗斯福的错觉和轻浮付出高昂的代价。

罗斯福没有做任何事情来鼓励艾森豪威尔迅速向柏林、维也纳和布拉格推进,像英国人所希望的那样。艾森豪威尔拒绝接受这样的观点:他的部队挺进的程度将事实上决定战后的地图。他强调:“我不愿意为了纯粹的政治的目的而让美国人冒生命危险。”蒙哥马利将军难过地写道:“美国人不懂,如果在政治上输掉这场战争的话,在战略上打赢战争就没多大用处。”艾森豪威尔屈从于苏联的反对,命令美军在距布拉格两个小时的地点止步不前,导致布拉格被苏联轻松地在三天后单独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从此被纳入苏联阵营。才有可能发生以后的布拉格之春和天鹅绒革命。捷克人民又失去了44年自由。与苏联的狡猾地违反协议相反,美国忠实而愚纳地遵守和苏联的协议。讽刺的是,苏联宣传后来把美军描绘为蓄意拒绝向布拉格进军,听任纳粹杀害捷克爱国者。

在解放欧洲期间落入盟军之手的任何苏联国民都必须归还给苏联,不管本人愿不愿意。10%的“德国”战俘实际上是苏联人。大多数人不想回去。结果,数十万人被交给斯大林。第一批一万人当中,只有12个人是自愿的。

丘吉尔通过他在1944年10月在莫斯科的讨价还价,从而有效地、几乎单枪匹马地把极权主义排除在地中海之外——这是他对人类自由最后的伟大贡献。

朝鲜战争:1950年1月12日,迪安·艾奇逊在华盛顿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了一通十分愚蠢的演说。在演说中,他似乎把台湾、印度支那和朝鲜都排除在美国的防御圈之外。艾奇逊认为:中国和苏联很快就会互掐起来。苏联对“中国北方四省”(外蒙古、内蒙古、新疆和满洲)的“吞并”是一个最重要事实。美国千万不要与中国为敌,并因此把“正义的怒火和中国人民的仇恨从苏联人那里转移到我们自己的身上”。事实上,艾奇逊得到的信息是错误的。他不知道,就在他发表演说的时候,苏联归还东北铁路和旅顺港的谈判正在进行。斯大林把新中国政权与苏联集团绑在一起,不是通过威胁恐吓和经济机器,而是通过提高远东的军事温度。苏联在朝鲜进行了一场有限的代理人战争,把中苏关系的决裂推迟了10年。

韩战的另一个意料之外的后果就是重整军备的加速。尽管捷克和柏林危机把美国推入了一套共同防御体系,但正是朝鲜,导致了持久的军备竞赛。杜鲁门发现,让国会为冷战拨款十分困难。1950财年的国防支出只有177亿美元。朝鲜战争彻底改变了国会和国民对国防的态度:国防拨款跃升至1952财年的440亿美元,第二年突破了500亿美元大关。军费增长使得战术核武器的发展、向德国增派4个师、海外空军基地的迅速建造、战略空军指挥部在世界范围的发展、核动力航母舰队和传统作战部队的机动能力成为可能。到1951年2月,美国飞机生产回到了1944年的最高水平。美国的盟国也开始重新武装自己,德国的重整军备成为现实。如果说冷战是从波兰开始的,那么它在朝鲜达到了成熟,并让全世界卷入其中。实际上,斯大林使世界两极化了。

麦卡锡主义能够施行由于两个因素:首先是美国诽谤法律的不完善,允许媒体发表未经证实的指控而不受惩罚。媒体把滥用变成了丑闻,正如1970年代它们把水门事件放大成了政治迫害。其次是某些机构在屈服于当时盛行的非理性上所表现出来的道德怯懦,尤其是在好莱坞和华盛顿。它是一个反复出现的现象,将在1965~1975年重蹈覆辙,表现为大学向学生暴力投降。把麦卡锡主义跟苏联相比较是富有教益的。麦卡锡没有警察。他没有执行权。相反,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的政府都竭尽全力给他设置障碍。尤其是,麦卡锡并没有参与法律过程。他没有法庭。事实上,法庭完全不受麦卡锡主义的影响。法庭抵制麦卡锡主义,其行为根本不像20年后它们受到水门事件歇斯底里的强烈影响。作为最后的手段,麦卡锡的武器是大肆宣扬;在一个自由的社会,大肆宣扬是把双刃剑。麦卡锡被大肆宣扬给毁了。

艾森豪威尔是20世纪最成功的美国总统,他统治美国的时期(1953~1961年)是美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最繁荣的几年。他试图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他只不过是一个立宪君主,把决策权托付给他的同事们,托付给国会,热衷于尽可能把最多的时间用在打高尔夫球上。他被看作一个心肠很好、智力有限、愚昧无知、不善辞令的人,常常很软弱,始终很懒惰。艾森豪威尔搞的是假授权。他并没有把外交政策托付给国务卿杜勒斯,他从很多杜勒斯毫不知情的来源得到建议,并把一根秘密的缰绳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里:杜勒斯每天打电话向他汇报,即便身在国外。艾森豪威尔阅读了大量的官方文件,与外交界、商界和军界的高层朋友保持着频繁的通信联系。他把杜勒斯当个仆人来用。杜勒斯和亚当斯是主角的看法是艾森豪威尔故意造成的,因为犯错时可以归咎于他们,因此保护了总统。反过来,艾森豪威尔有时候也利用他在政治上很天真这个名声,把下属的错误揽到自己身上,例如,当杜勒斯在1953年任命温斯罗普·奥尔德里奇为驻伦敦大使上犯了一连串错误的时候。他经常假装无知。实际上,他十分狡猾,在跟很难对付的外国人打交道的时候,他总是假装误解他自己的翻译。他的秘密会议记录显示,他的思路清晰有力。他对演讲稿撰写人的草稿和杜勒斯演讲稿所做的修订表明,只要他愿意,他就能够熟练掌握和运用英语。丘吉尔是能够欣赏他的真正价值的少数人之一。可以说,他们是20世纪中叶两位最伟大的政治家。

在美国,和平向来是一个赢得选票的话题。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记录中有一个富有教益的对比。1916年,威尔逊因为承诺让美国置身于战争之外而赢得了大选,第二年,美国成为交战国。1940年,罗斯福以同样的承诺赢得了同样的结果。1964年,林登·约翰逊以一份和平竞选政纲(反对共和党“战争贩子”)赢得大选,很快就把越南冲突变成了一场重要战争。1952年的艾森豪威尔和1972年的理查德·尼克松是20世纪仅有的兑现了和平承诺的总统。

第三世界:在一个政府反对者总是消失在夜幕中从此杳无音信的国家,很难看出甘地的方法如何能应用。如果没有自由的媒体和集会的权利,不仅诉诸外部舆论不可能,而且发起群众运动也是不可能的。在苏联,甘地这样的人在哪里呢?甘地的事业生涯所证明的只不过是:英国的统治是克制的,而且愿意让位。

苏加诺面对一个问题时总是用一个短语来解决。他会把短语变成首字母缩写,再由一群受过良好训练的文盲反复咏唱。他用Konsepsi(马来语:概念)治国。

纳赛尔是“万隆那一代”最典型的成员:擅长辞令,但别的方面乏善可陈。像苏加诺一样,他在发明口号和头衔上也才华横溢:他经常改变他所创立的那个党的名称,以及他所商谈的阿拉伯联邦的名称。他的特长是操纵群众。他夸夸其谈的修辞深受欢迎,尤其是对学生。他似乎有本事唆使开罗的乌合之众有节奏地反复呼喊他希望听到的口号,而这些口号经常天天花样翻新。

中东阿以冲突:英国和印度一样严厉措施使用得太少。数字表明,1945年8月至1947年9月(不算大卫王酒店的死亡人数),有141个英国人死于非命,44个阿拉伯人、25个犹太非恐怖分子、外加37个犹太恐怖分子在枪战中被杀,只有7个人被处死(两个人在监狱里自杀)。犹太恐怖主义让英国人转向反犹。当撤军开始时,官兵们都密谋把武器、岗哨和供应品交给阿拉伯人。实际上,犹太人的恐怖主义让犹太人付出了耶路撒冷老城和约旦河西岸的代价,这两个地方直到1967年才被占领。

阿以冲突产生了50多万阿拉伯难民(联合国的数字是大约65万;以色列的数字是53.8万)。也制造了数字相当的犹太难民。1948~1957年,10个阿拉伯国家的56.7万犹太人被迫逃离到以色列。到1960年,犹太难民已在以色列重新定居。阿拉伯难民原本也可以同样定居下来。然而,阿拉伯国家宁愿让难民一直待在难民营里,他们和他们的后代一直作为人证留在那里,直到夺回巴勒斯坦,而且,他们也是1956、1967和1973年发动进一步战争的正当理由。

在一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中等强国靠良好的公共关系生存,而不是靠战舰。

长远来看,苏伊士运河危机真正的输家是美国。艾森豪威尔帮助准备好了一根强有力的鞭子,它将抽打美国自己的后背,这根鞭子就是“国际舆论”这个宣传性的概念,最早在万隆会议上被清楚地表达出来,如今,通过艾森豪威尔自己的行动,它被转交给了联合国。

突尼斯民族解放阵线真正痛恨的是自己一方的和平人士。在战争的前25年里,他们只杀死了1035个欧洲人,却杀死了6352个阿拉伯人。事实上,民族解放阵线的战略就是要把穆斯林群众置于恐怖的夹层中。一方面,民族解放阵线的杀手取代了温和派。另一方面,民族解放阵线的暴行就是打算激怒法国人实施野蛮的报复,并以此把穆斯林人口赶进极端主义的阵营。


浏览(15960) (192) 评论(3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思芦 回复 tintin9999 留言时间:2022-10-13 15:43:06

【依我的一窥之见,并不认同你的看法。上世纪当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兴起的时候,鲜有见到美国人跟其它欧洲人一样到中国去参与。相反,许多欧洲国家的知识分子为了躲避意识形态的迫害,都辗转来到了美国寻求更自在的生活。要知道早期移民美国的欧洲人本身就带有回避旧欧洲宗教势力的迫害的因素,来到美洲追求更独立的信仰方式。所以,美国的欧洲移民尽管来自各国, 但他们追求更纯朴的宗教信仰和基督价值的生活方式却是共同的。如果他们都有摆脱旧宗教的束缚的天性,怎么可能愿意会去接受任何极左的,包括纳粹和共产主义的思潮,进入他们的生活?】

欧洲旅游大半月才回来,刚看到评论。

鲜有的论断说得太过了。三、四十年代 美国人左倾,参与,支持和同情中共的不少,比较著名的比如斯诺,斯特朗,史沫特莱,马海德,塞谬尔·罗森,谢伟思,阳早,寒春,韩丁,戴维斯、史迪威、马歇尔,Talitha Gerlach,李敦白等等。


回复 | 5
作者:思芦 回复 peachtree188 留言时间:2022-10-13 10:05:44

【Paul Johnson 是个毫不掩饰的保守主义者,他写的美国史"A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People"进入二十世纪后,只要是民主党的总统,无一例外地被批得体无完肤,而共和党的总统,包括尼克松,都赞不绝口。

老罗斯福是他的偶像,小罗斯福则从人品到政绩被他贬得一文不值、、、问题是如果没有小罗斯福在宣战前都纳粹和日本的强硬立场,对国会和国民锲而不舍地游说,美国在二战中到底什么态度都说不清楚。】

保守主义者并不是贬义词,是与激进主义、左派相对的。保守主义常常是经典自由主义。



回复 | 4
作者:peachtree188 回复 破棉袄 留言时间:2022-09-29 12:58:42

莫斯科保卫战是41年冬天,是德国入侵苏联第一年。而第二年开春后,希特勒如果能听从手下建议,不再坚持兵分三路,集中再次进攻莫斯科的化,德国扭转战场形势的可能性还是很大。而且苏俄军队一向都是一旦败退的话,就是溃败。所以到底什么时候停止援助苏联可以保证两败俱伤而不是让希特勒获得一个大后方,完全是事后诸葛亮。

另外跳岛战术主要是麦克阿瑟坚持的

回复 | 0
作者:peachtree188 留言时间:2022-09-29 12:46:51

Paul Johnson 是个毫不掩饰的保守主义者,他写的美国史"A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People"进入二十世纪后,只要是民主党的总统,无一例外地被批得体无完肤,而共和党的总统,包括尼克松,都赞不绝口。

老罗斯福是他的偶像,小罗斯福则从人品到政绩被他贬得一文不值、、、问题是如果没有小罗斯福在宣战前都纳粹和日本的强硬立场,对国会和国民锲而不舍地游说,美国在二战中到底什么态度都说不清楚。

“没有做任何事情来鼓励艾森豪威尔迅速向柏林、维也纳和布拉格推进" - 在很多人看来,总统本来就不应该遥控指挥前线。这位作者本人对他的本家Lyndon Johnson在越战后期亲自指挥美军的轰炸也是深为不满

回复 | 0
作者:成去为 留言时间:2022-09-28 12:59:25

展開討論必須有個前提,對今天美國有個共同的共識。我認爲奧巴馬進入白宮,美國已開始肯尼亞化,或用通俗的語言,左到逐步共產化。


無可否認,羅斯福任期内,姑且不説國内推行社會主義;國外不但拯救了世界共產主義的堡壘,斯大林蘇聯,而且國内共產黨開始壯大,並滲透到國務院。在國際上造成中國共產化主要外部原因。


50年代初,如果麥卡錫清共成功,可以肅清共產黨在政府間的影響,但失敗了。艾森豪威爾在陷害麥卡錫的陰謀中起到決定性作用。


羅斯福好似毛澤東,麥卡錫就是蔣介石, 這就是美國的政治正確,讓共和黨也天天挂在嘴邊唱。這才是美國現狀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keeeleee 留言时间:2022-09-28 11:03:55

罗斯福不是错;他就是这样的人,浅度白左,亲近苏联。他老婆就是个深度白左。

回复 | 3
作者:潇石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9-26 15:20:55

太同意了。杜鲁门是美国最愚蠢的总统!几次拒绝麦克阿瑟将军的建议,最后还换了他。怎麽也应扶持蒋并让蒋参战。一定要打进去。他不知道什麽是土共最怕的。而且史大林后又死了。。。杜鲁门是个蠢货!

回复 | 4
作者:破棉袄 留言时间:2022-09-25 19:43:30

确实是罗斯福的错,他错不在纵容苏联,而是把自己当成拯救世界的英雄,实际上美国没有能力拯救世界。罗斯福应该怎么做?(1)苏联赢得莫斯科保卫战后,就立即停止援助苏联,让德日慢慢的,长时间的打下去,战争结束时,都趴下。(2)中途岛胜利以后,就减缓对日本的攻击,跳岛作战是对的,但是不要攻坚,而是把日本人围在岛上,慢慢困着,美国人有的就是耐心。(3)支持英国和澳洲是对的,但是他们的国土要自己守卫,而不是靠美国大兵守卫。(4)支持中华民国是对的,但是解放中国要靠中国人自己,而不是美军或苏军。

回复 | 7
作者:tintin9999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2-09-25 13:50:01

依我的一窥之见,并不认同你的看法。上世纪当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兴起的时候,鲜有见到美国人跟其它欧洲人一样到中国去参与。相反,许多欧洲国家的知识分子为了躲避意识形态的迫害,都辗转来到了美国寻求更自在的生活。要知道早期移民美国的欧洲人本身就带有回避旧欧洲宗教势力的迫害的因素,来到美洲追求更独立的信仰方式。所以,美国的欧洲移民尽管来自各国, 但他们追求更纯朴的宗教信仰和基督价值的生活方式却是共同的。如果他们都有摆脱旧宗教的束缚的天性,怎么可能愿意会去接受任何极左的,包括纳粹和共产主义的思潮,进入他们的生活?

回复 | 4
作者:思芦 回复 tintin9999 留言时间:2022-09-25 09:39:14

【美国实际上一直就是一个右倾保守的国家。谈不上有多少发展左倾思想的土壤。】

美国上个世纪中期左倾很厉害。大多数知识分子偏向左派。公开拥护共产主义的人包括多斯·帕索斯、舍伍德·安德森、欧斯金·考德威尔、马尔科姆·考利、林肯·斯蒂芬斯、格兰维尔·希克斯、克利夫顿·费迪曼、厄普顿·辛克莱和埃德蒙·威尔逊。威尔逊极力主张“从共产党人那儿把共产主义拿过来”,苏联是“世界上道德的最巅峰,那里的光芒永不熄灭”。威廉·艾伦·怀特称苏联为“星球上最有趣的地方”。苏联间谍黑德·马辛在国务院里有许多追随者,都是社会名流。知识分子的面部特征都变了。过去他们油头粉面,神采奕奕,服装体面。现在则是骨骼粗大,头发蓬乱,具有无产阶级的斯拉夫特征。弗雷德里·刘易斯·艾伦写道:在一些鸡尾酒会 “你会听到一个出生优渥、举止优雅的文学评论家说自己是无产者,坚定地和人民大众站在一起”。在纽约八十几号那些雅致住宅里举行的晚宴上,所有艺术家的目光都会聚集在最近拜访过东12街35号共产党总部的人身上。赫伯特·马尔库塞说:“宽容要看对象”。《新群众》宣告:“法西斯主义者、滥用私刑的人或任何想利用民主权利欺骗公众支持反动派的人,都无权获得民主权利。”女作家苏珊·桑塔格写道:“白种人是历史的恶性肿瘤。”

回复 | 7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tintin9999 留言时间:2022-09-24 14:49:06

你这个看法与表述很清晰理性。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9-24 14:45:41

9/11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9-24 14:45:09

而在珍珠港韩战和/11都没人喝酒庆祝的当事国美国,无疑就是救世主,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

回复 | 3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9-24 14:41:57

这个话题或许经久不衰永远无解。各位发言都有理性见地,但是连事后都不会有诸葛亮。

俺也抛出一孔之见:丘吉尔在二战前后的历史作用,客观上有两个主要因素:第一是希特勒占领法国与欧洲大陆后,相比苏联无疑是英国最大最直接的威胁,而英国为了救自己无论如何要把美国拉进战争。而美国参战,无论如何要与英国在一边。第二是,因为英国自身社会原因加上二战与苏联结盟的因素,战后英国社会严重左倾,苏联渗透极为严重,英国工党可以走向公开亲苏甚至共党化,这是对英国也是对美国最致命的威胁。因此丘吉尔不遗余力呼吁冷战,提醒美国。恰好由于杜鲁门的傻帽,第二次珍珠港降临美国——韩战爆发。丘吉尔一生恐怕就这么两个惨剧让他兴奋得不抽雪茄而喝了好几瓶威士忌吧:珍珠港与韩战。

想起来是滑稽:珍珠港和韩战,有这么几个人同时兴奋举杯痛饮:天皇,希特勒,斯大林,丘吉尔,蒋介石,毛泽东,金日成——当然,金日成没资格为了珍珠港喝酒,韩战轮不到天皇希特勒喝酒了。

回复 | 4
作者:tintin9999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2-09-24 11:13:36

开罗宣言的时候,美国还是希望借用中国人口的优势和美国的武器供应对亚洲的日本扩张。他没有想到民国军队在蒋的领导下,战力如此之弱。基本只能依靠美国自己一国之力来应对日本。德国投降以后,英法都已基本被战争打残了,无力与美国一起打击日本。所以美国只好求助意识形态不同的苏联,这样罗斯福意识偏向根本无关。二战时期的首要问题是抑制法西斯主义的扩张。美国实际上一直就是一个右倾保守的国家。谈不上有多少发展左倾思想的土壤。各种左倾思想,包括纳粹和共产主义,一直没有在这个制度上最自由而且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里流行开来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至于丘吉尔的所作所为也并非完全是他的意识形态的原因。抑制欧洲大陆强权对英国的威胁一直就是英国的传统政策。德国再怎么保证英美的海洋霸权也都是远水保不了英国本土的防火安全。所以,以国家利益和国际政治的标准来看,罗斯福和丘吉尔都是一流的政治家。二战以后的国际政治结构以及后来形成冷战的局面都是他们超人的视野和一起共同努力的结果。他们作为的大小也是由他们自己国家当时的实力所决定的。并没有什么水平差别。

回复 | 4
作者:思芦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9-24 07:09:57

关于波兰,我指的是“罗斯福满足了苏联的要求同意波兰选举,但他并不支持英国的要求:对投票进行国际监督。”这导致波兰赤化,同样的还有外蒙古。其实这也说明罗斯福太轻信苏联,以为用协议就能约束他们。也证明了他的执行能力,和拜登一样。

还有前面的帖中的匈牙利错了,应该是捷克。

回复 | 6
作者:奥维尔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2-09-24 03:53:29

记忆中罗斯福还是顾忌波兰裔美国人的选票的,但罗斯福是不会为了波兰等东欧国家与势头最盛时刻,又有地缘绝对优势的苏鹅红军开战的,没有一个美国总统会如此。倒是丘吉尔更像背叛了波兰。英国对德宣战本是为了波兰,波兰流亡政府设在伦顿,波兰军队与英国军队一起作战。但波兰等东欧国家是斯大林的囊中之物,今天普丁都要为所谓的“战略缓冲”入侵乌克兰,那时的波兰就是斯大林的战略缓冲。雅尔塔会上,丘吉尔是想说服罗斯福一起对苏鹅开战,罗斯福是太信任斯大林,但也可以说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不可能对苏鹅开战。没有美国,英国能做什么?


雅尔塔时,丘吉尔突然发现,带领英国为了波兰跟希特勒死拼,结果成全了斯大林!五年多之后,美国人也突然发现,美国为了中国跟日本死拼,结果又成全了斯大林!以至于很多人痛骂罗斯福,为何一再为难日本,逼它们攻击珍珠港,却忘了东亚大陆的赤化,杜鲁门才该负最大的责任。美国人这么骂有点理由,但中国人还是该感谢罗斯福支持抗日。


史迪威一事算是枝节。换上魏德迈之后,运作畅通。魏德迈是坚决反共的,但不为杜鲁门用。


回复 | 3
作者:思芦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9-23 18:21:19

【但其实东欧是斯大林囊中之物,美国也无法帮得上多少。】

波兰的选举和匈牙利都是罗斯福送给斯大林的。见文章。

【至于史迪威,老蒋的责任比罗斯福还大。】

前期蒋顾虑和美国的关系,但44年以后,连英国东南亚战区蒙巴顿都要求撤换史迪威,罗都没有动作,直到罗斯福发现史迪威对他自己也不恭之后,才撤换了他


回复 | 6
作者:奥维尔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2-09-23 17:44:33

是一种假设,但是很合理的假设。与杜鲁门不同,罗斯福是一心想提偕中国的,先是支持中国抗日,后来不顾丘吉尔反对定要把中国推为联合国五常之一。杜鲁门对中国是没有兴趣的。罗斯福既然已发现斯大林在东欧耍诡计,是没可能再容忍他赤化中国的,否则美国白打日本了,还把五常盟友送给苏鹅。


从罗斯福去世到韩战开始,有五年半的时间,总统是杜鲁门,东欧赤化可归罪于罗斯福,但东亚赤化必须由杜鲁门负主要责任。本人的观察是,美国学者们之所以责备罗斯福,是因为只注重东欧的命运,但其实东欧是斯大林囊中之物,美国也无法帮得上多少。学者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东亚大陆的赤化,才是更大的悲剧。遗害至今,还远未完。


至于史迪威,老蒋的责任比罗斯福还大。罗斯福是要求史迪威尊重老蒋,后来甚至想把史迪威解职,但询问老蒋,老蒋反有点不好意思了(可能也顾虑美国媒体的反应),没想到 vinegar Joe 的外号不是虚的,史迪威是个小人,跟共产党一样,不光无法“感化”,还更暗中寻机报复。

回复 | 1
作者:思芦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9-23 15:47:08

罗斯福的决策和政党政治似乎关系不大。另外罗斯福来执行会更好也是一种假设,没有事实支撑。比如对中国战区的史迪威拖延了很长时间才撤换,说明罗斯福的执行力也不怎样。另外罗斯福身边的共产党间谍对他的影响力不小。

回复 | 5
作者:奥维尔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2-09-23 14:58:07

这可以说是美国政治游戏的缺陷:连罗斯福都要考虑政治代价,如何帮助自己与民主党的选举。斯大林,毛泽东们是不用耽心这些代价的。

但纵如此,杜鲁门还是要负最大责任。罗斯福后来已经发现斯大林在耍诡技,如果没有突然去世,他绝对不会让斯大林完全得手的,至少可以保住东亚。杜鲁门刚上台时,还可用没经验解释,但几年之后,还是傻乎乎地让斯大林赤化中国,金日成入侵南韩,就不能再怪罗斯福了。

回复 | 3
作者:思芦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9-23 14:28:33

[罗斯福去世时,美国原子弹还是个未知数。他想以苏鹅红军参战来减少美军伤亡,做为美国总统,算是一个合理的决定。]


所谓赢了战役,输了战略。作为大国领袖,眼光不应如此局促。

回复 | 4
作者:思芦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2-09-23 09:55:51

不同意你对罗斯福的评价。

罗斯福在对外政策中有一种反复的轻浮。一个典型特征是,在1930年代晚期,关于英国,以及关于总体上的欧洲事件,他主要的信息来源之一是《周刊》(The Week),这是一份极左阴谋论小报。罗斯福把强烈反英的约瑟夫·肯尼迪派去了伦敦,把腐败而容易上当受骗的约瑟夫·戴维斯派去了莫斯科。

罗斯福一直亲苏,一旦苏联参战,他就倾向参战。只是由于国会的反对,他才没有很快就投入二战。德国入侵苏联的第二天,内务部长哈罗德·伊克斯写信给他说:对日本实施石油禁运是一项在全国各地都深受欢迎的举措,就像你能够做到的那样。从对日石油禁运中可能会发展出这样一种形势,它使得我们不仅有可能而且很容易以一种有效的方式投入这场战争。如果我们就这样间接地被卷入进来,我们就会避免人们批评我们是作为共产主义苏联的盟友而主动卷入。所以美国在珍珠港袭击之后才参战,不是罗斯福的选择。


回复 | 8
作者:老度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2-09-23 09:13:59

【罗斯福有亲苏倾向,这影响了他的决策,他的选择比面临同样的处境的丘吉尔更偏向苏联。】

这个问题有待于商榷:

罗斯福在思想和意识形态上左倾,这个是肯定的,他比丘吉尔要左,但丘吉尔在波兰被德国入侵后上台,英法对德宣战,丘吉尔的政治态度比路斯福要极端多了,为了把美国拖入对德战争,丘吉尔昏了头,在美国到处演讲,煽动美国人民参战。 其实希特勒在占领法国后,并没有入侵英国的打算,希特勒的计划是与英美媾和,承认英美的海洋霸权,但丘吉尔却意识不到这一点,希特勒派党的二把手赫斯跳伞空降伦敦,以及在敦刻尔克大撤退时,放过30万英法联军,这些讯号都被丘吉尔忽略了,他英国佬的自尊心受到了刺激,在战略决策上变得不冷静,所以丘吉尔只能算二流政治家。

在历史的决定性关头,罗斯福并没有受他自己意识形态的影响,也没有听丘吉尔的,而是冷静的等待世界局势的变化,这才是对国家民族高度负责的态度,一直到日本袭击珍珠港,罗斯福才宣布对德宣战,这就是世界第一流政治家跟二流政治家的区别。

斯大林跟希特勒也是有区别的,希特勒在赢得欧洲战场的胜利后,主动的跟英美媾和,这显示了他第一流政治家的素质,而斯大林根本还沉侵在他自己的意识形态中,盼望着苏德联合制英美,所以斯大林也是个二流政治家,看不清当时世界政局的发展,是被形势迁着走的。

回复 | 1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22-09-23 08:14:53

罗斯福不死也许冷战不会发生。

回复 | 0
作者:奥维尔 回复 思芦 留言时间:2022-09-23 08:13:23

罗斯福去世时,美国原子弹还是个未知数。他想以苏鹅红军参战来减少美军伤亡,做为美国总统,算是一个合理的决定。

罗斯福确实是误判了斯大林,但不是无可挽回的误判。杜鲁门完全可以止损,但可惜他小鼻小眼,美国内部又有太多共产党的人,害得美国从二战的最大赢家迅速跌为最大输家。


回复 | 4
作者:思芦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2-09-23 08:02:30

罗斯福有亲苏倾向,这影响了他的决策,他的选择比面临同样的处境的丘吉尔更偏向苏联。

回复 | 5
作者:思芦 回复 telehe 留言时间:2022-09-23 07:50:52

>>假设历史,类同戏说;博得眼球,耽误功夫。


你不懂,这不是历史假设,而是历史评论。


回复 | 3
作者:思芦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9-23 07:49:07

罗斯福的最重大失误是对共产党的危害没有认识,相信斯大林,决策的失误。尤其是在中国东北问题上,不能以军事需要作为理由放弃最重要的原则。事实上,日本投降和苏军出兵东北没有关系。

回复 | 6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2-09-23 07:08:04

其实罗斯福没有多少选择,希特勒和斯大林两人,罗斯福总要选择联合其中一人而打击另一个,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罗斯福并没有真的听任意识形态对他的影响,他一直在犹豫,一直在观察,一直在等待历史时机,之所以最终选择联俄打德,是因为日本偷袭了珍珠港,所以罗斯福并没有选择,而是历史替他做出了选择。

回复 | 2
我的名片
思芦
注册日期: 2013-09-24
访问总量: 1,883,98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布达佩斯:城堡山览胜,多瑙河骋
· 初识布达佩斯: 夕阳下的国会大厦
· 德奥匈捷四国五城游: 行程概览
· 不在清零中爆发,就在清零中灭亡
· 德奥匈捷四国五城游: 准备和攻略
· TIPS: 比I-债券更好的抗通胀投资
· 驯化始于圈养,臻于痴傻
分类目录
【深度观察】
· 不在清零中爆发,就在清零中灭亡
· 驯化始于圈养,臻于痴傻
· 漫话英国的民族和君主,兼谈奴化
· 习近平无德无能, 为何能在中国当
· 女王故事: 以优雅幽默应对粗鄙傲
· 唐山围殴是治安问题,更是文明缺
· 中国回到了大唐盛世
· 文革回来了,这一次以抗疫的名义
· 贪也罢,反也罢,都是以人民的名
· 封国封城更封口,中国“封”变中国“
【人在旅途】
· 布达佩斯:城堡山览胜,多瑙河骋
· 初识布达佩斯: 夕阳下的国会大厦
· 德奥匈捷四国五城游: 行程概览
· 德奥匈捷四国五城游: 准备和攻略
· 新西兰自驾游: 准备和攻略
· 北德州观雪雁
· 我的航班延误及索赔经历
· 航空行李延误索赔的经验
【财务自由】
· TIPS: 比I-债券更好的抗通胀投资
· 固定利率提高后的I-债券投资
· 美国I-Bond债券的投资策略
· 美国通货膨胀创新高,工薪族如何
· 夫妻合领社会保险金的最大化策略
· 个人退休账户IRA的分配和交税
· 谈谈老年健保Medicare中的坑
· 成为百万富翁的四个途径
【灯下偶得】
· 灯下漫笔 (七)
· 活在当下,把握现在
· 我写故我思,我思故我悦
· 灯下漫笔(六)
· 灯下漫笔 (五)
· 灯下漫笔(四)
· 灯下漫笔(三)
· 灯下漫笔(二)
· 灯下漫笔(一)
· 中西文化对比看告密和大义灭亲
【神州观察】
· 不在清零中爆发,就在清零中灭亡
· 驯化始于圈养,臻于痴傻
· 十月的两个观察和一个提醒
· 胡锦涛看走眼,纵容小人得志
· 习近平无德无能, 为何能在中国当
· 唐山围殴是治安问题,更是文明缺
· 中国回到了大唐盛世
· 文革回来了,这一次以抗疫的名义
· 贪也罢,反也罢,都是以人民的名
· 封国封城更封口,中国“封”变中国“
【汗滴家园】
· 降低噪声,保温节能的窗户DIY
· 房客的水管工修理清单,搞定!
· 55小时大停电的劫后余生
· 液晶电视开膛手术起死回生记
· DIY:门框的整旧如新
【健康生活】
· 我的烟酒茶聚散情缘
· 谈谈老年健保Medicare中的坑
· 自做酸奶的几个小诀窍
· 告别老干妈,自制辣椒酱
· 工业N95口罩也可抵御新冠病毒
· 早饭前锻炼,减肥效果最好
· 哪种减肥更有效,低碳还是低脂?
· 如何在三个月减重25磅?
· 我的DIY健身房
· 推荐一个容易坚持的健身方法
【说文论艺】
· 评毛泽东诗的文学水平
· 贪也罢,反也罢,都是以人民的名
· 中西文化比较:语言中反映的思维
· 大选感事
· 从《无悔追踪》到《九三年》革命
· 谎言的代价:《切尔诺贝利》电视
【信息技术】
· 比尔盖茨离婚那天, 我的电脑死了
· 推荐几款手机上的必备应用
· Windows应用的安装和卸载
· 手机系统升级,暗屏模式省电护眼
· 解决电脑扬声器音量小的问题
【历史探幽】
· 中国和西方文明的交流与撞击
· 被正史讳莫如深的古巴和越战秘辛
· 漫话英国的民族和君主,兼谈奴化
· 社会主义和法西斯的同质性
· 熊性俄罗斯:与熊共舞,必为熊噬
· 东方耻感文化 vs 西方罪感文化
· 你在教科书中读不到的鸦片战争(
· 你在教科书中读不到的鸦片战争(
· 秦晖"传统十论": 中国
· 中国和日本国民性之对比
【往者可追】
· 纪念父亲:中国移动通信的先行者
· 胜利大逃亡-留美历程纪实
· 记我的英语老师-老美司考特
· 吃的记忆:文革时代下馆子
· 禁书、读书、偷书、窃书和顺书
· 回忆78级大学生的毕业分配
【插队轶事】
【吃的艺术】
· 吃的记忆:文革时代下馆子
· 一条改变世界的鱼:鳕鱼趣事
· 吃的记忆:文革时代下馆子
· 咸香酥脆的挪威果仁薄脆饼
· 五味夜话:海鲜吃的就是鲜字
· 吃的艺术和艺术的吃
· 域外美食-挪威炖羊肉和炖菜秘笈
· 域外美食:在澳洲吃海鲜
· 忙时吃干:香脆洋葱玉米饼
【美国生活】
· 55小时大停电的劫后余生
【思维火花】
【读书札记】
· 中国和西方文明的交流与撞击
· 被正史讳莫如深的古巴和越战秘辛
· 罗斯福的失误让世界浪费了44年
· 苏联挑动了七七事变和日本侵华
· 创新、竞争和法制让西方文明胜出
· 进化中的哲学:完美的成功就是失
· 大历史:宇宙视角看人类
· 人性解密:天使还是魔鬼
· 纪念戈尔巴乔夫,英雄狗熊只有一
· 西方的困局和出路
存档目录
2022-12-05 - 2022-12-05
2022-11-04 - 2022-11-30
2022-10-18 - 2022-10-27
2022-09-02 - 2022-09-22
2022-08-17 - 2022-08-30
2022-07-07 - 2022-07-07
2022-06-09 - 2022-06-19
2022-05-02 - 2022-05-31
2022-04-04 - 2022-04-26
2022-03-02 - 2022-03-29
2022-02-01 - 2022-02-28
2022-01-03 - 2022-01-26
2021-12-21 - 2021-12-24
2021-11-23 - 2021-11-26
2021-10-01 - 2021-10-19
2021-09-02 - 2021-09-28
2021-08-03 - 2021-08-27
2021-07-06 - 2021-07-26
2021-06-08 - 2021-06-08
2021-05-19 - 2021-05-19
2021-04-01 - 2021-04-19
2021-03-16 - 2021-03-29
2021-02-05 - 2021-02-05
2021-01-05 - 2021-01-27
2020-12-15 - 2020-12-30
2020-11-02 - 2020-11-09
2020-10-01 - 2020-10-28
2020-09-02 - 2020-09-24
2020-08-13 - 2020-08-28
2020-07-06 - 2020-07-29
2020-06-02 - 2020-06-30
2020-05-08 - 2020-05-28
2020-04-04 - 2020-04-28
2020-03-12 - 2020-03-19
2020-02-02 - 2020-02-21
2020-01-10 - 2020-01-28
2019-12-04 - 2019-12-20
2019-11-01 - 2019-11-15
2019-10-03 - 2019-10-28
2019-09-16 - 2019-09-30
2019-08-06 - 2019-08-26
2019-07-03 - 2019-07-31
2019-06-24 - 2019-06-28
2019-05-24 - 2019-05-28
2013-09-26 - 2013-09-2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