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反抗压迫手记  
面对压迫,我们别无选择  
https://blog.creaders.net/u/20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2024-03-28 18:33:04

中国人有许多俗话,老掉牙的话,有的时候充满智慧,有的时候荒谬绝伦。移民北美多年之后,突然想到那句俗话或成语:

落叶归根。

查某网络词典,解释:“是一个成语,意思是比喻事物有一定的归宿。多指客居他乡的人,终要回到本乡。”

这个词在中国1978年对外实行开放政策之后一度大为流行,是被中国政府和中共用来做“统战”(即欺骗、洗脑、操弄)海外华裔人士的一个关键词。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如下场景:中共官员一只眼看着海外华裔人士的钱袋子,一张嘴说着“落叶归根”、“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之类的宣传性党八股,一只手却在悄无声息中伸向那钱袋子……

后来,中国有个流行歌手毛阿敏曾唱红过一首歌,歌名叫:《绿叶对根的情意》。

百度百科如是说:“1986年秋天,词作家王健有感于很多出国人员和外籍华人的人生经历,创作了一篇诗体日记,即《绿叶对根的情意》的歌词。”

王健是什么样的词作家?根据百度百科:

“王健(1928年-2021年),出生于北京,中国歌词作家。 1947年,开始发表短文与小诗。1948年,肄业于天津河北师范学院音乐系。1954年,调入中国音乐家协会,先后任《歌曲》、《词刊》编辑共三十年。1960年,获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1964年,第一次与谷建芬合作,创作了歌曲《姐妹们,团结向前进》。1984年离休,开始专门从事歌词创作。”

王健显然是中共体制内的喉舌作家。查其人生经历,并无出国或在海外生活的经验。因此,所谓“有感于出国人员和外籍华人的人生经历”云云,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大概率是这样的:王健接到中共的指令,要写一些让海外华人感动得想在中国投资或至少归国省亲的歌曲。于是“落叶归根”的主题就被演绎成了“绿叶对根的情意”。

我承认:以上推测是我的主观臆断。然而根据我对中国和中共的了解,我的主观臆断应该可以算是一个“educated guess” (有根据的猜测)。

从那以后,有些人就把海外华裔人士对祖国的某种恋土、恋乡情怀称为“绿叶对根的思念”,用来指称海外游子对祖国的思念之情。

很多年以前,生活在中国的我被各种洗脑、宣传、教育轮番攻击,近乎自动化地接受了所谓“落叶归根”,或者说,“落叶要归根”的观念;却不曾问过:

落叶一定要归根么?

或者说:海外华人一定要归国么?

刚刚在查阅美国作家李翊云的信息时,百度百科用的是标准的中共统战语言:“旅美华人作家”!

用“旅美”这样的欺骗性词汇,骗的是什么人呢?就像“落叶归根”是对海外华人的话术一样,“旅美”当然是骗在中国看不到海外信息的囚徒们,让他们继续维持良好的自我感觉。

什么样的自我感觉?简言之,就是到国外去的中国人最终是要回来的,所以称他们为“旅美、旅英、旅某国”人士。其言外之意:外国再好,也没有祖国(即中国)好。出国的人都只是“旅人”,在国外不会待多久,即便待上几十年,终有一天要归国(“落叶归根”)。

现在想来,“旅X国”的话术已经在中国被利用来洗脑几十年了,正如那首叫《绿叶对根的情意》的歌、那句老掉牙的成语或俗话“落叶归根”一样。

好在时代终于在进步,近年来,中共的伎俩和统战、洗脑、文宣的手段被越来越多的人看透了。在同一个作家李翊云的维基百科中文页面上,“是一位出生在北京,用英语写作的美籍华裔女作家”已经取代了之前的“旅美华人作家”的统战标签。

后现代主义理论认为:语言不是中性的,有时候语言,甚至一个词语的选择都带有政治性。从我们这个充满压迫与不公的世界出发,我们使用的某些语言、某些词语都可能带有政治的、社会的、历史的包袱,被人类的某个群体视为一种威胁、胁迫、类型化或歧视。

前不久,在推特的简中推友中发生了一点口角:某汉人把“维吾尔人”称为“同胞”;某维吾尔人抗议。于是两个推友,以及其他一些人,双方就汉人与维吾尔人是否“同胞”,“同胞”是否是汉族殖民主义的话术,等等,展开了论争。

当然,从中国出来的移民被中共洗脑了大半辈子,思考、写作、交流时不免还会带有党八股的辞令、风格、语气、态度,等等。

海外华人社群中,特别是“国移”中,觉得台湾、西藏、新疆是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的人数估计是大多数,正如他们中“小粉红”、“五毛党”是大多数一样。所以别奇怪:

“国移”们用“同胞”称呼维吾尔人、藏人、台湾人的事儿,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观察这一论争或口角让我感到悲哀,也感到欣慰。悲哀的是:洗脑之后的“反洗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比如说维吾尔人是“同胞”的推友或许无心、无意去伤害维吾尔人的感情,说不定还在用“同胞”一词来套近乎呢。

语言的非中立性,或政治性却把该推友的用心与用词推到了风口浪尖。

落叶归根,听上去很中立,不是吗?似乎在描述一个自然现象。然而中共的宣传却赋予了这个俗话统战、洗脑的政治意涵。更不必说,其演化出来的歌曲《绿叶对根的情意》了。而与之相关的对海外华裔人士的“旅美、旅英”之类的标签,更凸显了中共对国内民众进行欺骗、洗脑的险恶用心。

同样的,对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台湾人,中共从“大一统”的政治用心出发,一律称之为“同胞”。其政治用心:为的是维持其对藏、维、蒙人的统治。对台湾人,则是为实现“统一”进行洗脑。难怪,有政治觉醒意识的藏、维、蒙、台人会对“同胞”这一用语如此警惕!

同胞:两个意思,一个是一母所生的兄弟姊妹;另一个是同一国家或同一民族的人。听上去很无辜。非也。当你对某人称同胞的时候,如果他(她)并非你的血缘上的兄弟姊妹,那么你就是把他(她)视为同一国家或民族的人。既然汉族人与蒙古、维吾尔、藏族人不是同一民族,于是你就把他(她)视为同一国家的人了。如果你是中国人,你就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强加在被你称为同胞的所有其他人,特别是蒙古、维吾尔、藏族人,以及台湾人身上。

换位思考:如果你是台湾人,从来没有被中共统治过,拿的护照也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你听到中国人称你为“同胞”,即便不抗议,你也会觉得不自在吧。

如果你是藏人,了解中共如何军事占领西藏,如何镇压藏人的起义,如何在西藏搞文革、破坏藏族文化、宗教,迫害藏族民众,你听到一个中国来的汉族人称你为“同胞”,你会作何感想?

而发生在藏人身上的,也发生在蒙古人、维吾尔人身上,中共政权对于国内几大“少数民族”使用了比对付汉族民众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诈计与暴力手段来强化其统治。如果你是一个少数民族人士,在了解了自己民族的血泪史,或者了解了中国1949年之后对少数民族犯下的罪行,当你听到一个汉族人称呼你为“同胞”,你会作何感想?

在过去几年,我在写作中尽量注意避免使用带有中共意识形态色彩的词语。比如,“人民”、“大陆”、“中华民族”、“汉语”,等等。

在此,我郑重声明:本人不是中国人,更不是旅居加国的华人。本人是加籍华裔人士。我不否认自己生于中国,民族认同是汉族,但是我的文化认同是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下的华夏文化)。我的国家认同只有加拿大。

从以上立场出发,台湾人不是我的同胞。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以及中国所谓“少数民族”人士也都不是我的同胞。甚至中国人,只有在他们是汉族时,从纯粹民族意义上才算我的“同胞”。

我个人尊重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以及中国政府所谓的“少数民族”(非汉族)民众的自决权,也尊重台湾人对台湾的主权。我坚决反对中共政权和小粉红、五毛党等的大汉族沙文主义立场和观点。

回到“落叶归根”的想法:

人和树不同。即便是树,落叶也不归根,而是归于大地。而自由的人可以居住在大地上的任何地方,天涯海角也罢,异国他乡也好,四海为家有何不可?根本不必向树学习。

如果人的本质是自由的话,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家。

 


浏览(9049) (123) 评论(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runqun 留言时间:2024-04-05 12:47:04

生于泥土,归于泥土。

不做奴隶做自己,何处青山不埋人?

回复 | 14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24-04-05 11:29:50

好文! 其实最符合大自然规律的,乃是“落地生根” 而不是落叶归根。 蔡霞和伊利夏提的那段争论我看了也参与了。 我支持伊利夏提。 说实话如今若有人说我和中国人是“同胞”我都有些不大情愿。 我在美国居住的时间远超过在中国居住的时间,特别是在文化认同方面,我越来越倾向于美国或西方文化,和中华文化渐行渐远了,要说我是“中国同胞”,太勉强了。

回复 | 17
作者:吴敬中 留言时间:2024-04-03 19:10:54
自古以来对一个人最高的惩罚就是挫骨扬灰。死在中国必须火化,仅此一条就够了。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24-03-30 03:08:57

九百年前苏轼有词: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此心安处,即是吾乡。

回复 | 28
作者:恨中 留言时间:2024-03-28 20:05:57

反正落叶归根是我几乎最恨的一句话。

根在哪里?非洲啊,中国大地只是祖先迁徙路过的一个地方而已,如今我继续迁徙走了。

华盛顿想死后埋回英国吗?天大的笑话!

美国国父都说过: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家。

别理这帮中国人。

回复 | 31
我的名片
高天阔海
来自: 来处
注册日期: 2008-11-13
访问总量: 1,313,18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转载!请注明作者与首发网站。
最新发布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读霍金的The Universe in a Nuts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友好链接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分类目录
【随笔】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卡玛、韩丁与中国
· 老西:一路走好
【中国历史】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粉狼闹伦敦事件与中共的野心
· 卡玛、韩丁与中国
· 鲁迅周作人的传记四种
· 徒步与历史——读《从大都到上都》
【读书】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读霍金的The Universe in a Nuts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悲剧及其记忆——读Slaughterhouse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再读木心
· 卡玛、韩丁与中国
· 鲁迅周作人的传记四种
· 徒步与历史——读《从大都到上都》
【北美社会】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war or peace
· 柿子(英诗汉译)
· 悲剧及其记忆——读Slaughterhouse
· 粉狼闹伦敦事件与中共的野心
· 卡玛、韩丁与中国
· 老西:一路走好
· 当胡适遇上哈马斯
【诗】
· war or peace
· 柿子(英诗汉译)
· 走向2024
· 再读北岛
· 谈论海子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 blues for a late friend
· 等待戈多
· 钟情正在我辈——读《纳兰词集》
· 寇恩的渴望
· 博尔赫斯诗三首
【翻译】
· 柿子(英诗汉译)
· 博尔赫斯诗三首
· 坐九路车到红海滩
· 译诗:而死亡必无力统御
· 译诗:某夜我出门
· 译诗:三个朋友的寓言和轮唱
· 斯瓦辛格:致我的俄国朋友们
· 暴君的脆弱——斯大林专家细论俄侵
· 焦虑六论
· 自虐者脱困的七种武器
【第三视点】
· 当胡适遇上哈马斯
· 以巴冲突与有思考的立场
· 安息吧,法国作家米兰·昆德拉!
· 孤独之病——观《伊尼舍林的女妖们
· 鸦片战争: 一个神话
· 普京:一个疯子?
· 斯瓦辛格:致我的俄国朋友们
· 两种疫苗:打疫苗的中西对照
· 非理死钉主义
· 王小波、女权主义与全职主妇
【反压迫】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平权法案的终结与美国的倒退
· 忘却与记忆——访阮越清
· 一方头巾引发的示威
· 《银翼杀手2049》:没有未来
· 感恩节的迷思
· 哥伦布的故事:一个版本
【中国社会】
· 《带翅膀的种子》读后
· 谁杀了袁崇焕——读金庸的《袁崇焕
· 落叶要归根,谁说的?
· 《周处除三害》的启示
· 爱国,你究竟在爱什么?
· 被迫流亡的人们——读唯色的《杀劫
· 悲剧及其记忆——读Slaughterhouse
· 中国离告别革命有多远
· 粉狼闹伦敦事件与中共的野心
· 卡玛、韩丁与中国
存档目录
2024-04-05 - 2024-04-13
2024-03-01 - 2024-03-28
2024-02-02 - 2024-02-24
2024-01-06 - 2024-01-26
2023-12-01 - 2023-12-29
2023-11-03 - 2023-11-25
2023-10-06 - 2023-10-27
2023-09-01 - 2023-09-30
2023-08-04 - 2023-08-25
2023-07-07 - 2023-07-29
2023-06-03 - 2023-06-30
2023-05-07 - 2023-05-27
2023-04-02 - 2023-04-29
2023-03-03 - 2023-03-25
2023-02-04 - 2023-02-25
2023-01-03 - 2023-01-28
2022-12-02 - 2022-12-29
2022-11-04 - 2022-11-27
2022-10-01 - 2022-10-22
2022-09-02 - 2022-09-24
2022-08-06 - 2022-08-27
2022-07-03 - 2022-07-29
2022-06-04 - 2022-06-25
2022-05-08 - 2022-05-28
2022-04-18 - 2022-04-30
2022-03-13 - 2022-03-27
2022-02-12 - 2022-02-26
2022-01-15 - 2022-01-29
2021-12-11 - 2021-12-18
2021-11-06 - 2021-11-27
2021-10-16 - 2021-10-30
2021-09-11 - 2021-09-25
2021-08-02 - 2021-08-22
2021-07-04 - 2021-07-24
2021-06-04 - 2021-06-26
2021-05-01 - 2021-05-29
2021-04-02 - 2021-04-24
2021-03-06 - 2021-03-26
2021-02-06 - 2021-02-27
2021-01-10 - 2021-01-31
2020-12-06 - 2020-12-31
2020-11-02 - 2020-11-29
2020-10-12 - 2020-10-24
2020-08-14 - 2020-08-14
2019-02-01 - 2019-02-01
2018-06-07 - 2018-06-17
2018-05-30 - 2018-05-30
2018-03-11 - 2018-03-11
2018-02-01 - 2018-02-01
2018-01-08 - 2018-01-20
2017-12-17 - 2017-12-30
2017-11-09 - 2017-11-26
2016-12-17 - 2016-12-27
2016-11-22 - 2016-11-22
2016-10-18 - 2016-10-18
2016-09-30 - 2016-09-30
2015-12-28 - 2015-12-28
2015-11-06 - 2015-11-28
2015-10-03 - 2015-10-31
2015-09-02 - 2015-09-23
2015-08-03 - 2015-08-28
2015-07-07 - 2015-07-13
2015-05-02 - 2015-05-31
2015-04-04 - 2015-04-24
2013-12-03 - 2013-12-03
2013-11-14 - 2013-11-14
2013-10-03 - 2013-10-28
2013-09-02 - 2013-09-29
2013-08-02 - 2013-08-30
2013-07-01 - 2013-07-30
2013-06-01 - 2013-06-28
2013-05-01 - 2013-05-01
2013-04-02 - 2013-04-26
2013-03-08 - 2013-03-30
2013-02-02 - 2013-02-27
2013-01-02 - 2013-01-23
2012-12-25 - 2012-12-31
2012-10-09 - 2012-10-09
2012-08-04 - 2012-08-18
2012-04-08 - 2012-04-08
2012-03-07 - 2012-03-19
2012-02-15 - 2012-02-28
2011-12-23 - 2011-12-29
2011-08-30 - 2011-08-30
2011-01-04 - 2011-01-19
2010-12-07 - 2010-12-31
2010-11-14 - 2010-11-14
2010-10-08 - 2010-10-08
2010-07-01 - 2010-07-09
2010-04-06 - 2010-04-29
2010-03-04 - 2010-03-27
2010-01-17 - 2010-01-21
2009-12-13 - 2009-12-28
2009-11-14 - 2009-11-29
2009-10-15 - 2009-10-31
2009-08-14 - 2009-08-14
2009-07-04 - 2009-07-23
2009-06-03 - 2009-06-03
2009-04-04 - 2009-04-24
2009-03-06 - 2009-03-06
2008-12-02 - 2008-12-21
2008-11-22 - 2008-11-2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