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东方安澜的博客  
鹤立鸡群 鹤立鹤群 鹤立不群  
        https://blog.creaders.net/u/233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东方安澜:私房面:吴市香缘面馆 2021-04-11 16:38:44

吴市香缘面馆

 

不知哪位大亨说过,“名声是误会的总和”,这话用在香缘面馆,恰如其分。

 

我在诺华做小工、在吴市小学做保安的时候,曾不止听一个人提起过,说香缘面馆一碗面如何了得,可以排在位头里个。吴市人民给予香缘面馆这么高的美誉度,引起了我兴趣。为此,我有心去试了四五次,试下来的结果是:言过其实。只能说,不坏而已。第一次是早晨去吃鳝糊面。面还没吃好,拌面的卤汁干断了,为此,我剩了个碗底。这碗鳝糊面,我认为还不及东张老胡子浪,活杀鳝糊,新鲜,卤足,味浓。

 

一碗面,让我吃的剩面脚,肯定不是好面。冲着“司令”一而再再二三的推荐,第二次去吃,虾腰面,马马虎虎,且不说白汤红汤的分别,拌面起锅的卤汁,都是佐料吊的味道。专业面馆,一天要卖卖几百碗面,你叫他哪来那么多骨头汤,而且熬制骨头汤从剔骨头到熬好,一会大火一会炆火,费时费力,拿捏的好,高汤才会清爽。拿佐料吊味,我估计这是通行的业内法则。关键是各有各的配方,各家巧妙不同,这个就不去苛求了。

 

接下来两次,空档里,也就是不是早市中市的间歇里,吃过一碗爆鱼一碗排骨,这两次是汤面。我吃面,要么拌面,弗然么宽汤。我以为,地面上的面馆,能经年累月开着不倒闭,靠的就是这只高汤。在竞争激烈的当下,各家有各家的绝技。香缘面馆这只汤,吊的有一手,可能也算是面馆的必杀技,这也就是许多食客念念叨叨的原因。给人予吃了还想吃的念想。但我不会从众,在我眼里,香缘里这碗面一般般,实在无足称道。

 

香缘面馆名实不符,但许多好面隐藏在街市的角角落落。吴市街上有好面。我有一次,偶尔七撞八撞,到银行那个大十字路口,(往东是中心小学),往西一点,靠菜市场那个半爿,有一家面店,我冬天去吃过两次冬笋肉片,两次都是一清老早,所以只看见老板娘一个人,两碗冬笋肉片,一次宽汤一次拌面,冬笋新鲜肉片嫩滑爽口,整碗面不油不淡,蛮对我胃口,还可以啦!

 

(感谢好兄弟强倌对本文所作的帮助)

 

2020年7月23日


IMG_7929(20210403-083641).JPG


浏览(3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一个人的公众号 2021-04-10 15:21:33

一个人的公众号

 

 

到2020年3月1日,我的微公号迎来了第500位粉丝,与此同时,开通十多年的博客点击率也达到了二百万个。高兴之余,晚饭特意炒了两个鸡蛋,灌了两杯黄汤,以资纪念。

 

我的高兴只有我自己知道,无法与人分享。年前的时候,小木对我说,“写两篇文章出来看看呢”。我说,“写文章不来钱呀”。他叹了一口气。“世事攘攘,皆为利往”。 世上都以赚钱论斤两,而我独以文章较长短。如果我说我是作家,而且是个草泥马作家,不入流的,现实生活中的人都在背地里笑话我。所以我宁愿别人称我二流子也不以作家自诩。

 

记得一个写美国的微主黄兴源说过,他写的博文日涨粉丝一千不是事,我听到了,只有苦笑。对于我来说,自16年底开通微信公众号以来,因文字敏感,遭遇多次警告,能日涨十粉已经算传奇了。有时我想,到底是我文章不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的点击率还不如他们打赏的多。看到那些动不动就十万加的雄文,我只有自叹不如的份。

 

我惯于坐冷板凳,更多时候,我喜欢冥坐,蜗居斗室,心游万仞。对于门庭冷落点击稀不以为意。我不会评时事,也不懂时政评论,知识面狭窄,能力所及,对文学的那点事,也是一知半解,而文学的这东西,属于小众又小众,我写文章,只顾我手舒我心,不会顾及到阅读者的感受,这也是我文章不显的一个原因。

 

有时候我想,我这样写有没有价值。但反过来一想,什么是价值。市面上的所谓正能量的文章,动辄十万加,就是价值所在吗。显然不是或不绝对是。我理解的价值,是能经得起历史的汰洗,而能沉淀下来的东西。因为无论先人、今人、还是后人,都会有相同的情感,喜怒哀乐、爱恨情仇;有相同的善恶判断,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都会面临个人与环境的冲突;人一代一代传下去,而人性不变,维系在这相同人性之上的文字,一定能够经历起时间的检验。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字风气。四九之前,时风所趋的是针砭时弊、慷慨激昂的左倾文字,沈从文也曾经感叹自己的文字不被当时所识,但他扔坚持自己的写作理念,不为时势左右,在流俗中坚持己见,这需要勇气 。

 

我是一个犟骨头,不媚俗、不阿世,虽然500个粉丝二百万点击率对大V来说不值一提,我这么郑重其事说出来未免被人笑话,但我烧惯冷灶,也不怕被人耻笑。我曾经跟二傻老师说过,哪怕公众号只有一个粉丝,我也照写不误,对的文字是写给对眼的人看的,不管这个人是生活在当下还是以后的什么年代里。

 

2020年3月8日

浏览(1269) (7) 评论(0)
发表评论
东方安澜:私房面:同方轩鳝丝面 2021-04-09 16:32:51

同方轩鳝丝面

 

我有酒瘾,常常半夜三更起来煎二个蛋,喝一口小酒,借着酒力,酣然入梦;或者借着酒意,兴致所至,去同方轩吃一碗面。这时同方轩的半夜客,是出租车司机的天下。想想这些开面馆的,这些半夜司机,营业时间长,一年到头,天天如此,也蛮作孽个。平民社会,靠的就是“辛劳”两字。

 

老薛说,河东街是常熟最长的一条街。有一次,我呒卵粗,为了验证老薛的话,骑着自行车逛了一次河东街,这样遇到了同方轩。其实同方轩和言子巷就隔了一条琴川河。同方轩是专业做面的面馆。我嘴馋,看到了,就有了试一试的想法。隔了几天,小景回常熟,要给我“天涯社区”的礼品。正好,我就带小景和小柔去同方轩试面。我与好面结缘,都是这样试出来的。初次吃面,倒没给我有特别的惊喜。反而是吃过以后,我说“自由活动”吧,小柔歪着头坏笑,故意伸出手,问我要活动经费。小柔这一皮样是我和同方轩的第一段故事。

 

一零年的一天,我去北京,凌晨四五点钟的样子,路过同方轩,看到店门开着,冒着清寒的晨意,就拐进去,没想到这么早就吃得到面了,赶早赶巧,吃了碗头汤面。头汤面果然清爽,没有面脚根里钙水的浊气,难怪《美食家》里朱自冶一定要计较这碗头汤面。头汤面之于我,是偶尔为之,而朱自冶天天赶朱鸿兴的头汤面,这不是食客,是食精,我跟他,不好比的。

 

这碗头汤面浇头是鳝丝,鳝丝拌面。而且好像同方轩的鳝丝只做拌面。我以为这样好。我吃过五芳斋的过桥鳝丝,也是拌面,只两个字,“灵足”!同方轩刚刚做出来的鳝丝新鲜香软,味道好极了。吃的我舒心舒肺,肚皮一路畅快到北京。众所周知,温饱温饱,肚皮一饱,什么都好。我是第一次去北京,一个穷小子,一下子认识了老大、新同等等大亨,深感幸运与荣幸,同方轩的一碗鳝丝面,于我有好运气。

 

季节替换,岁月无声,让人无限感慨。小景已好多年没见,老大太忙,不敢搅扰;新同倒是常有互动,人间温情,网络传递,让文学心有所属。吃不尽常熟好面,数不尽人间烟火;数不尽常熟面馆,历不尽世间繁华。

 

又:不知是“方”还是“芳”,望知道的亲告诉我。

 

2020年7月22日

浏览(1508) (7)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