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芦随笔  
思想之芦  
网络日志正文
美国教授谈推倒塑像和言论自由 2020-07-06 10:52:33

乔纳森·特利(Jonathan Turley)是乔治华盛顿大学Shapiro公共利益法教授,6月23日在The Hill 上发表文章:“塑像的倒塌带来了更多的对言论自由的攻击”。原文见:
https://thehill.com/opinion/civil-rights/504033-the-destruction-of-statues-comes-with-more-attacks-on-free-speech

这样的场景每晚在电视屏幕上播放。在波特兰,一面旗帜包在乔治·华盛顿雕像的头并被烧毁。当雕像被推倒时,一群暴民欢呼。在全国各地,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弗朗西斯·斯科特·基,托马斯·杰斐逊和尤利西斯·格兰特的雕像已被推翻,警察和公众在围观。

类似的场景不断地在历史上复现,包括暴民焚烧书籍。令人惊奇的是,对公共艺术的破坏常和对学者和作家的镇压同时出现,他们批评当今抗议活动的各个方面。我们正在经历历史上对言论自由的最大威胁,这种威胁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公众。在这场景里,言论自由的拥护者看到:怪异的白光,火焰照耀着愤怒的面孔,毁灭公共艺术时发出的狂叫。抗议者拆除他们不接受的历史。可以理解他们的愤怒,但是不能理解他们的破坏。仍然有一些以其种族主义而闻名的雕像站立着。

二十年前,我写了一篇专栏文章,呼吁乔治亚州立法机关撤下汤姆·沃森的雕像,他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出版商和政客,鼓吹种族主义和反犹运动。沃森以其仇恨文章而著名,其中包括他反对拯救犹太工厂经理里奥·弗兰克(Leo Frank)的努力,后者被指控强奸和谋杀一个女孩。弗兰克被沃森的文章煽动的暴民从监狱中带走,并处以私刑。在文章中沃森宣称“弗兰克属于犹太贵族,而富有的犹太人决定,他们的种族中的任何贵族都不应该为杀死一个工人阶级的异族被处死。”

但是今天没有了理性讨论的空间或时间,而且破坏超越了历史。暴徒在华盛顿污损了林肯纪念堂,在伦敦污损了亚伯拉罕·林肯的雕像。除了袭击那些终结奴隶制的伟人纪念碑外,暴徒还袭击了击败南方邦联的军事人物雕像,例如格兰特将军和大卫·法拉古特,后者拒绝服从田纳西州而忠于北方合众国。在波士顿,骚乱者破坏了第54麻萨诸塞步兵团的纪念碑,该团全部由黑人志愿者组成。在费城,废奴主义者马蒂亚斯·鲍德温(Matthias Baldwin)的塑像受到了攻击,尽管他为争取黑人投票权而斗争,并为黑人儿童的教育提供了财政支持。

对公共艺术的这种系统性破坏通常被合理化为那些被沉默或边缘化的人的愤怒释放。有些人甚至辩称暴乱和抢劫是力量的一种表现。但是,反对这些抗议活动的人们被解雇,表明更大规模的运动在全国各地发生。在佛蒙特州,高中校长蒂法尼·莱利(Tiffany Riley)因在Facebook上质疑示威者的言论被迫离职,她写道:“虽然我理解提倡黑人生命的紧迫性,但我们的执法人员呢?”她在社交媒体上被指责为“疯狂地选择性失聋”,并被迫退休。

芝加哥大学正在努力解雇著名的《政治经济学杂志》的教授兼高级编辑Harald Uhlig。他对减少警察拨款和其他抗议者信息的质疑被视为冒犯。 《纽约时报》的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等作家都谴责他,他被指控犯有“贬低”黑命贵运动的不可原谅的罪过。全国各地的反对这些抗议活动的教授成为攻击目标。一些学生也受到惩罚。

Syracuse University校报Daily Orange的学生记者解雇了一位专栏作者,因为她在另一份杂志中写了一篇文章,质疑警察部门有“制度性种族主义”的统计依据。阿德里亚娜·圣马可(Adrianna San Marco)讨论了美国国家科学院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没有证据证明警察杀死黑人或西班牙裔美国人事件中存在差异。这种观点可能会在多个层面上受到挑战。确实,这曾经是学者欢迎的辩论题材。然而,她的同事指责圣马可 “强化刻板印象”。显然,现在新闻记者的职责就是防止反对派的意见被发表。

在学术界,纯粹的知识追求现在被视为反动的或危险的。许多人反对美国大学教授协会最近对一个学者的承认,该学者被许多人视为反犹太人的。从言论自由角度,我不同意针对该教授的运动。尽管让我震惊的是宣告她“越过了隔离传统大学的学术与行动主义之间的界限”。这种“阻隔”曾经是思想表达和政治表达之间的区别。作为学者,我们曾经倡导知识多元主义,并为捍卫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而竭尽全力。现在,我们越来越多地与暴民一起,要求终止或“训斥”发表反对意见的学者。

在30年的教学中,我从未想象过会在校园中看到这种不宽容和正统观念。我曾与许多教授交谈,他们对所见所闻感到震惊,但不敢说话。他们看到其他学者被休假或遭到同事的围攻。有两名教授不仅因批评抗议运动而受到调查,而且由于受到死亡威胁而在家中被警察保护。言语上的寒意效果是故意的,也是成功的。

随着学者和学生实施这种新的正统观念,这种情况在全国各地都在增加。当不受欢迎的公共艺术和学者从视野中消失时,这里还会留下什么?随之而来的沉默可能会让那些想删除引起不适图像或想法的人感到安慰。然而,历史表明,正统永远不会满足于沉默。正统要求表态。

一旦所有令人反感的雕像都被推倒,所有令人讨厌的教授都被除掉,集体镇压的胃口将转变为集体表达的需求。这个前景不仅由夜间新闻中那些在篝火旁的狂喊所预示,而是由那些在旁观看的人的沉默所保证。

浏览(3920) (23) 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荣浩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07-12 22:26:33

这只是你理想化的想法,现实世界的情况还是五步蛇讲得有道理,一个国家的制度是由它的实力来决定的。如同一个人很穷,他就必须放弃自己的自由时间去打工,而不能学富人的休闲,难道穷人不知道休闲比打工舒服吗?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20-07-08 20:41:56

想详细了解 Leo Frank 被私刑的案子可以找到连续电视片"The Murder of Mary Phagan" 。

还记得看这部片子时有同学抱怨这个案子破的太容易了,不精彩。我回话说不是他干的。顿时大伙都觉得片子很精彩,接着看下去。

回复 | 0
作者:slinkyone 留言时间:2020-07-08 10:24:05

是應該徹底清算殖民者和種族滅絕者的罪行。

回复 | 0
作者:aoyun2012nian 回复 五步蛇 留言时间:2020-07-08 07:10:06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回复 | 0
作者:aoyun2012nian 留言时间:2020-07-08 07:04:15

没有最左,只有更左。哈哈,对中国文革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句话啊!作者是左棍,可是总有更左的把他和其他左棍拍死在沙滩上。中国的文革背后黑手是权利的斗争,美国的文革背后难道没有黑手?Paul Krugman是犹太人,把持美国主流媒体的是犹太人,美国大学学术界是由犹太人把持的!欧洲已经被犹太人操纵的MSL移民弄了半残了,美国?看着吧!墨黑在后20年里就可以把美国变色!这个世界上谁最恨欧洲白人?犹太人!

破落洗说这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看大火什么时候烧到她!希望在她死之前可以享受到这道美丽的大火!

回复 | 2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0-07-07 08:32:56

这种说法很有道理的,可以继续论战下去,真理越辩越明。

但对这种行为不能姑息,总统已经说了,雕像属于联邦财产的,需要起诉,赔偿和坐牢,法治社会,是不可以枉法的,要严明执法,无枉无纵。

回复 | 6
作者:fuyuhai1 回复 五步蛇 留言时间:2020-07-06 20:47:08

告诉倪一个秘密:

如果国家禁止我发表错误言论,国家就狗屁不值,它是你祖宗也不行。

回复 | 6
作者:fuyuhai1 回复 五步蛇 留言时间:2020-07-06 20:43:44

政治价值只由老子来决定。 倪说没价值就没价值啦?您多伟大, 回家好好照照金子,看看您值几个铁板儿。

回复 | 4
作者:思芦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7-06 20:37:33

谢谢对特里教授的介绍。

前面说Leo Frank杀死女孩,所以这里的死应该认为Leo负有责任。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7-06 17:52:07

重要更正:特里教授曾经撰文/书谈到弹劾川普总统不符合宪法门槛,并未直接为其在参院辩护,那个在参院辩护的是另一位著名左翼犹太裔法学教授,辩护律师德施为茨(

Alan Dershowitz - Wikipedi)教授。

回复 | 0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20-07-06 17:44:49

谢谢博主分享特里教授的深刻见解。特里教授是左派,上次大选投票给西太后,并在弹劾川普总统参议院审判担当一名辩护人,其对宪法,民权,人权和社会基本法律秩序的见解由其历史上形成的政治行为可以轻易得出结论,不左不右稍有客观的宪法学者。

仔细读过原文,因为对第三段最后一句翻译逻辑意义有不通之感,查找原文对质,发现直觉不错,的确有小的笔译错误。我以为原文在最后一句里并未提及“杀死”之意,而使用对于她的"死亡"不应该负有任何责任,此外对于“异族”的使用也许用“非犹太人"更准确些,根据GENTILE原意所指。

回复 | 0
作者:解滨 留言时间:2020-07-06 14:27:33

同意作者的看法。

如果“错误的言论”被禁止,那么最后无论多么正确的言论都变得毫无价值。 众所周知太阳是亮的,对人类的生存有益的,这是事实。 但事实上太阳上面也有黑子,暴晒可能让人死亡,而且太阳光中的紫外线也会给人的皮肤造成伤害,太阳也有终结的那一天。 如果不允许讨论任何负面的事情,那么正面的事情可能就会成为有害之物。

一说到“钳制言论自由”,人们总是认为只有专制政府会钳制老百姓的自由。 但实际上平民百姓也会,而且甚至可能比政府做得更凶。 我们知道前些年一些穆斯林国家频频发生的群众用石块把“通奸”的女孩砸死,把涉嫌焚烧可兰经的女孩用石刑处死,那就是老百姓自发的行为,并没有政府的参与。 我小的时候亲眼看见过老百姓自发殴打“破鞋”、“婊子”。 暴民一旦代替政府钳制言论自由,可能会比更加残忍。

目前美国和中国都存在着同样一个问题: 人民的言论自由空间越来越小。 前者是暴民主导的,后者是政府主导的,但结果却是一样的。 失去言论自由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失去其它方面的自由。 那将是十分恐怖的。 中国的文革就是一面镜子。

回复 | 13
作者:liucarl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7-06 12:30:04

是的,现在美国很多情况下是在用暴力和毁掉个人生活的方法压制言论,很CCP。

回复 | 8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0-07-06 12:07:27

这样的破坏雕像的行动是没有法治的表现。看来人们的愤怒涉及怎样评价历史人物和历史。这应该由市议会讨论决定,而不是暴民自己动手。言论自由要求持各种不同意见的人都有发言权。暴民违反言论自由原则。

回复 | 1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