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幸福剧团  
快乐的时候,你听的是音乐。难过的时候,你开始懂得了歌词  
        https://blog.creaders.net/u/4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专访:中国的教育是犯罪吗? 2021-04-23 22:55:21


这个访谈做得太好了,问题问得很有深度,何伟也是一个非常有深度的人


何伟在匹兹堡出生,成长于密苏里州。1988年,进入普林斯顿大学英文系,1992年毕业,取得学士学位。毕业同年,获得罗德奖学金,赴英国牛津大学研习英国语文与文学。

1996年,参与和平队(Peace Corps),和平队为其起中文名 - 何伟,赴中国工作,在四川涪陵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今重庆市长江师范学院)英语系教英文。在此工作两年并学习中文。1998年,合约结束,移居北京,担任记者与自由撰稿者。1999年至2000年间,任华尔街日报北京记者。2000年至2001年间,任波士顿环球报北京记者。2000年至2007年间,任纽约客驻北京记者。

2001年,出版《江城》(River Town: Two Years on the Yangtze),内容记述他在四川涪陵的生活经验,成为畅销作家,其写作之路也变得顺利。

2010年后,举家移居埃及开罗,任纽约客中东记者。 2019年8月,全家搬迁至四川省成都市,并于2019年秋季起任教于四川大学匹兹堡学院。(维基百科)


公众号“德川咪咪”

517 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

我最喜欢《江城》。

看到许多答案都说《江城》最好,各有理由。对我而言,最打动人的是他文字中的隽永之美——


涪陵有许多搬运工,人们把他们称为“棒棒军”——手持竹棒的劳务大军。通常,在冬天,棒棒军的队伍尤其庞大,因为这是乡下的农闲时节。但像他们这样的人其实哪儿都不缺,不声不响,无处不在,有点诡异。他们三五成群地站在卖彩电的商店门前,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大墙电视屏幕。若是碰上老外坐在街边小摊吃东西,立马就会有十来个棒棒军围拢过来看个究竟。要是码头上哪儿在吵架,他们也会围过来,穿着蓝布衣服,手里拄着竹棒,听得津津有味……如果没有一群棒棒军围观,那交通事故也就不算真正的交通事故。他们是一群悄无声息的人——有时即使是最惨不忍睹的事故,也唤不起他们开口的欲望——他们不出面干涉。他们只是在看。

(翻译者是李雪顺,他也出现在《江城》中,被描述成一个年轻的、野心勃勃的英语教师。原文很美,李雪顺的翻译也很好。)

看完《江城》,我还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念头——我想要认识何伟。因为这个来自美国的观察者,本身就是江城故事的一部分,他的存在和江城本身一样富有魅力、引人深思。同时,他是一个书写中国的记者,是非虚构写作领域的大师。22岁的我手捧《江城》,一遍又一遍地拆解、默念、朗诵……希望通过这种“逆向工程”,去寻找非虚构写作的秘密。那时我想,如果蒙幸与他相识,得几句点拨,那该多好。

我在网上搜何伟,发现不少照片里,他抿着唇,双眉微蹙,脑袋侧向一边,仿佛在思索,又仿佛在困惑。


青蜂侠

GISer,NJUer, 地图爱好者,

114 人赞同了该回答

个人还是更喜欢《江城》(River Town)。在这本书里作者作为以个旁观者的视角来观察一个小城里面的各个层次普通人的生活,想法以及小城的各个方面。读这本书可以感受到作者的那种温情,就像是在作者的带领下来感受涪陵这个小城,以另一个视角来看看我们现在的生活,现在的想法。


《甲骨文》写的很好,在书组织上比江城更成熟些,内容很丰富,像是一个深度描写中国的纪实文学,里面政治内容更多些。

《寻路中国》像是作者在中国7年生活的一个总结,设计到了各个方面,写作手法和内容组织也更纯熟,犹如一部中国的调查报告。这本书里我更喜欢作者住在北京城郊的生活段落,有游历的部分,也有与普通人生活的部分,很丰满。

Peter Hessler的文字犹如行云流水一般,从容淡定,浅显易懂,简单的文字就能描述出丰富的场面和情感。我很喜欢这样的文字风格。


以上文字网络资料和转贴




浏览(1790) (3) 评论(2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幸福剧团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5 08:41:28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5 08:38:10

哇噻,好故事!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5 08:37:38

不住那里,我一直住城中心之中心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5 08:36:52

94,比较尴尬,很多历史记忆根本不清楚,错过了。

还有就是你们的社会能力和把控能力都是超级强大,记得有次从重庆回成都,票是老辈子帮买的,拿了好几张坐位票,刚好遇见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回成都的77级毕业生,都是成都人,一上来看见我们,N秒就全部霸占完我们的空位,不打让手,还是女的比男的更强势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5 03:24:48

童年奶奶颤巍巍的手帕里拿出五分,一毛,就可以去曹家巷过马路那边的城隍庙玩一天,有说书,唱戏,小吃,有点像北京人说的天桥。那时北门大桥边还有些城墙。

你六零后不知道,记忆开始是红海洋,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城隍庙留不下来。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5 03:09:22

我们有点缘,算街坊,是因为我记得你说过曹家巷,

我在哪住过,好些童年的记忆,大炼钢铁,大跃进,除四害,全民敲锣打鼓,吼得麻雀只能天上飞,掉下来已尽累死了,哪附近的田野,蓝天,小河,

我是在哪上的小学一二年级。学校是设在一个天主教堂里。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5 02:54:37

原来该贴这!

《蜻蜓眼》,小翟当的制片人,获得国外的奖项,好像国内把片封了。

何不是我介绍,只是一些必然的牵连而已。时间真快!现在这个该是小翟真正的归属。

曾经有一张照片,哪是一个阴天,在川大;我,何多,周春芽三人的合照,三人都抱着一个小娃娃,三个人的女儿。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5 02:52:26
西石槽7号 回复 巴黎老高留言时间:2021-04-24 15:29:59

“中国教育部就是个暴政下犯罪团伙”

教育出你这个土匪暴徒。

瓜娃子思维,土匪国家,没点匪义思维,进低端漕啊!打不赢可跑!

你该记得,那些年有游行庆祝刘春华油画毛去安源发表,你觉得哪画的是不是土匪下山?革命那个的命?

回复 | 1
作者:幸福剧团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4-24 17:32:11

显然你连视频根本就没有看滴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4-24 16:29:09

阿牛好!

灭人性,很难快乐。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4-24 16:18:02

易中天一针见血:中国教育最不拿人当人。中国教育不是启迪思考,而是禁止思考,规定你必须这么想(也就是不思想),不是叫人分析问题,甚至不允许找问题提问题,只是按照规定答案回答老师领导提出的问题。

回复 | 2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4 15:29:59

“中国教育部就是个暴政下犯罪团伙”

教育出你这个土匪暴徒。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幸福剧团 留言时间:2021-04-24 15:28:30

你也是这个犯罪的教育培养出来的、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4-24 12:41:50

是啊,本来教育的问题是世界性问题,不过墙国最恶劣,如何搞告密,整自己的老师和导师,毁几代去了。

回复 | 1
作者:幸福剧团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4 12:39:42

不至于,上海的风雪帽,时髦着呢

回复 | 0
作者:幸福剧团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4 12:38:54

那翟姐是你介绍给何多苓的吗?人家现在还是好朋友滴,你也是心太善良了。后面这个更好,他们合作拍了艺术纪录片《蜻蜓眼》,小翟当的制片人,获得国外的奖项,好像国内把片封了。

回复 | 1
作者:天宝 留言时间:2021-04-24 04:12:35

中共最毒的就是把党团组织派入学校。对未成年少儿,甚至婴幼儿进行洗脑。

学校是科学的殿堂,不是洗脑工具。全世界各国都不允许党团组织进入学校(党校、军校除外)。连前苏联都不干此事。

回复 | 3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4-24 03:19:53

我曾经看过一本书:《傻瓜工厂》,是法国人写的,反思他们的教育。天呐,中国教育有过之无不及,灌输的就是愚昧野蛮(因为土匪党本身就是如此),青少年今后如何可以为执政党所利用。

回复 | 2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4 01:06:53

专访:中国的教育是犯罪吗?

当然,中国教育部就是个暴政下犯罪团伙!

哈哈,这事该你来,先从童年你胫行上的红领巾说起,,,当围巾,还是省了几衬布票!

回复 | 2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4-24 00:59:34

包子当政悍,党国淫威在,华人海外博客气氛也扭扭捏捏。

奇怪一老乡,叫小蜜蜂的小老头消失了,他咋不再多发些类似文艺贴帖!这些大家容易放畅说。

担心他关在屋里在狠命地学素描层次,前断时间他发了一个小翟前夫何多的贴消失了。小翟新夫我不认识,前夫些熟,可怜不得不又嫁了,我也有点责任!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