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反抗压迫手记  
面对压迫,我们别无选择  
        https://blog.creaders.net/u/20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新“过秦论”:强秦为何短命? 2021-02-27 14:00:40

读了陆威仪(Mark Edward Lewis)的书The Early Chinese Empires: Qin and Han(《早期中华帝国之秦、汉》),感觉今日大陆的中共政权与两千多年前的秦帝国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如果把大陆政权当作秦帝国在21世纪的翻版,也许在观察今日大陆政治方面可以有一个不错的角度。

秦朝,作为历史上第一个统一中国的朝代,作为中国两千年王朝政治的原型,曾经那么强大,却在一统中国的短短十五年内土崩瓦解、最后一个皇帝子婴身死国灭。却是为了什么呢?

陆威仪在The Early Chinese Empires: Qin and Han 中有一个章节分析了秦朝短命的原因,其中他引用了贾谊的看法,认为秦朝用统一前的策略应对统一后的新形势是其短命的根本原因。

那么贾谊自己又是怎么说的呢?

贾谊《过秦论》的主要观点是:秦之过在于“仁义不施, 而攻守之势异也”。他认为秦始皇吞并六国、一统中原,固然武功赫赫。然而他对于统一之后的中国如何治理一无所知。只是把统一前的严刑酷法、郡县制度、推崇权谋与暴力的政策延续下来。而统一之后的中国百姓需要的是仁义,是守江山的较温和的策略。结果,秦帝国短命而亡。

然而,秦、汉两朝一脉相承,在政治制度上并无二致。陆威仪在其书中指出:汉朝基本上照搬了秦朝的政治制度。那么,为什么西汉能延续两百多年呢?这个问题在《资治通鉴》中有一个“马上得天下”的故事:

陆贾对刘邦说,你可以马上得天下,但不可以马上治天下。马上得天下,就是贾谊所谓“诈力”(权谋与暴力)。陆贾还说,“文武并用,长久之术也。”所谓“武”,武力,暴力也,马上得天下也。所谓“文”,陆贾的解释是“行仁义,法先圣”也。

编辑《资治通鉴》的北宋司马光等人以为:西汉的长命在于其统治者从短命的秦朝中学习了教训,注意到有文有武,有仁义的、温和的策略,也有权谋与暴力的策略,从而延续了十几个皇帝,两百一十年。

与司马光同时代的苏东坡评论秦朝的政治得失时写过《游士失职之祸》和《赵高李斯》。他提出了一些不同的看法:

其一,秦朝政府驱逐客卿、游士的政策失误。他认为,世上有一些天生有才能的人士,不甘于默默无闻。于是,聪明的君王就通过与这些人分享财富的办法来笼络他们,或者给予他们攀爬社会阶梯的渠道,从而达到安定社会、化解矛盾的局面。他认为秦始皇统一中国前, 春秋战国的君主们用的是豢养门客、客卿、游士的方法。秦始皇实现统一后,错误地认为:不需要这些客卿、游士了,于是把他们都打发回家了。然而有才能的人不甘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在天下不稳定时揭竿而起,灭了秦朝。

注意:苏轼的这一批评说的是秦始皇应该延续战国时期的豢养客卿、游士的政策而没有做到。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秦始皇在政治上的欠缺智慧。

其二:秦始皇用人不当。赵高、李斯,是秦始皇重用的人。苏轼认为:太监总体来看心术不正,不宜重用。秦始皇吞并六国后犯了“骄”的毛病,自高自大,对于用人就不再有什么原则,以为自己很牛,别人搞不出什么问题。可惜,人都是会老的,也都是会死的。所以,人老了有时会糊涂,就被人算计了;人死了也会被人利用。秦始皇活着,赵高或者搞不出太多花样来,但是他一去世,就大不同了。

苏轼指出的两个政策问题其实与秦朝的君主专制制度关系重大。当独裁者获得无上权力,其用人政策就有了社会影响:解散了一群有才能的人,或许就种下了社会动荡的祸根;重用了一两个心术不正的人,可能就留下了高层权力斗争的导火线。

近代史家钱穆在《国史大纲》中说:“秦代政治的失败,最主要在于其役使民力之逾量。”认为秦统一之前全民皆兵,在统一之后“尚沿旧制”,依然恣意役使民众,是“贵族阶级的气味”不脱,从而被平民阶级的楚汉推翻。

吕思勉《中国通史》中的批评:一是“秦始皇的政策虽好,行之却似过于激进。”二是“……沿着战国以前的旧习惯,虐民以自奉”。

这样看来,贾谊、陆贾、钱穆、吕思勉、甚至司马光、苏轼等人似乎都同意:秦朝统一中国前后没有及时调整统治策略或许是其短命的重要原因。

然而,陆威仪的The Early Chinese Empires: Qin and Han对秦朝的分析是更为深入的。

他根据对《商君书》的分析认为,秦帝国是一个军事政权,其维稳的要点在于“国强民弱”。而要保持政府对百姓的绝对控制,就需要不断地把百姓的财富与精力消耗在战争中。秦国是一个为战争而组织的国家(the state organized for war)。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政府除了要把民众的精力集中于农耕与战争外,还需要不断出现的新的战争、新的敌人。

于是,秦帝国就不断把资源耗费在毫无意义的(或者说,唯一的意义就是保持该机器的运作)战争上。最终,耗费在战争中的精力与资源达到政府承受不了的地步,一种“内爆”就出现了。这样的政府是一个“自杀性政府”,注定走向毁灭。

因此,陆威仪的书似乎认为:秦政权的军国主义性质决定了其强大而短命的命运。

古人云:以史为镜,可以知兴亡。阅读陆威仪的The Early Chinese Empires: Qin and Han(《早期中华帝国之秦、汉》),以及古代、近代史家之言论,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今日中国的政治、社会现实,以及中共政权未来的走向。


浏览(2198) (3)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高天阔海 回复 foxnews 留言时间:2021-03-01 17:51:40

呵呵。从实现国家统一的角度,以及政治制度创新的角度上看,中共远远不如秦朝。但是从军事政权的本质上看,从对守江山与打江山两种形势采用相同或类似策略上,却是一致的。

回复 | 1
作者:foxnews 留言时间:2021-02-28 16:11:21

感觉今日大陆的中共政权与两千多年前的秦帝国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太高看共惨当朝啦!遥想秦朝“扫六合,一统天下。书同文,车同轨,量同衡”奠定了中国大一统的文化思想基础和物质基础。秦朝虽短,文化思想却绵延了两千多年。再观共惨当朝,从掌管政权以来,非但不能够突破几千年来秦创立的文化思想的束缚,倒是更善于破坏原有的文化思想,使之更愚昧落后野蛮了。有一点相似的,那就是也选出了个“二世胡亥”。

回复 | 5
作者:高天阔海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2-28 06:55:18

据说毛太祖自己说: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准确地说,他是披着马克思外衣的秦始皇。

回复 | 6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2-27 15:04:14

毛泽东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类似典型。

毛泽东夺取天下有自己的策略,就是发动人民和动员人民打人民战争。但是,战争的策略无法运用到经济建设方面。大跃进、大炼钢铁等都是战略手段,却用在发展经济和生产力的方面,遭致惨败。

刘少奇比较好地管理国民经济,逐渐得到中共党内官员的认同,毛泽东因为无法发挥正确作用而被边缘化,大权开始旁落。

为了挽救自己的权力地位,毛泽东发动文革。虽然重新恢复往日的权威,不懂经济的毛泽东还是无法有效治国,最后到了国民经济几乎奔溃的边缘。

毛泽东的一生,前半生成功,后半生失败。马上打仗成功,但是,建立政权后,不能从马上下来治国。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