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美国文化问题和中国文化特色问题 2018-12-14 23:53:10

最近跟万维的安博聊修改基因的话题,跟道还博聊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与人的关系,跟丝丝博聊张首晟教授的早逝,跟sparker博聊认知有限,让我感觉很充实,一些空闲时间可以用在这些聊天上,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这些聊天满足我的喜欢主观思辨的需求,让我这个喜欢孤独清净的人,能够在一种不争的状态下,尽情满足自己的多层次和多方位的思维和思考需求。在此我要感谢这些博主给我的这些机会和网上的陪伴。在跟这些博主的聊天中,我似乎感到有一条线,把看似不相关的这些话题串在一起,结合最近发生的几件“大”事,我想写篇博文。


生活中私下,工作中平时,网上写博聊天,我发现自己基本是和两种不同的人在互动,第一种是类似我自己这样的,自认自己有理解和消化后的theory,也就是我的老美朋友们经常调侃我的,The world according to Kevin (我的英文名),我的回答总是What is wrong with that。这类人让我经常获得启发和学习。这也符合我的主观思辨对人的智商和好奇心的要求,智力上的长期偷懒是不行的。另一类人,我觉得就像信息的传递者,比如报纸,电视,文宣,社交媒体。当然不包括那些喜欢争斗的,那是white noise。


我跟几个美国心理学家聊,问他们美国社会文化从心理行为学角度,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他们告诉我,美国完全是个消费型社会,文化的演变越来越是个三M国家,over-medicated,over-marketed,over-mediated。这三个M驱动着美国人的行为,不找出解决方法,社会还会有更大的混乱麻烦。


Over-medicated -- 人在生活中遇到困难,包括身体不舒服,自动就认为有一个产品可以买来,拿来用,然后困难和不舒服就消失了。太多的案例,从小孩一感冒就吃抗生素,到挣得不多,没钱花,就要政府解决。


Over-marketed -- 整个社会,经济和政府的运作是建立在卖和提供上面说到的产品和政策,并从中商业逐利和政治投机。


over-mediated -- 人们的感受和体验越来越是间接获得的,通过图像,视频,媒体,文宣。人们认识世界的方式越来越“虚拟”,而图像,视频,媒体,文宣是有天然的逐利和政治倾向的。也就是我常说的intention。competition和intention,竞争和意图是人群居后的本性,看来人的这个本性不会变了,除非是每个人活在自己的一个四面环海的小岛上。


刚刚跟万维的一个网友bagoda聊,他写到:【世界的本源是信息。信息控制了能量,产生了相对固定的形态,形态就是物质】。我来美国学的是信息控制论。结合热力学理论,信息产生能量,信息的泛滥就会产生多余的能量,熵,如果这些多余的能量不被平衡和消除的话,系统就会变成无序,结果甚至是随机的。高科技带来的智能手机终端,always on,AR和VR,背后被商业上的逐利驱动,政治上的自由民主博弈,这三个M很明显会是产生越来越多的信息,如果社会文化,价值观不再是个共同体导向,那么就会是越来越混乱,最终会是以怎样的方式来消除这个熵呢?这是美国社会文化的根本性问题。


再来看看中国社会文化的问题。引用上面的三M,我发现三M产生的信息泛滥导致的多余能量熵,被中国政府很有效的,用中国特色在管控和平衡着。比如房地产可以拴住人们的逐利需求,只要击鼓传花,人们不会起来反抗,不满意不舒服,吃点药,发泄一下就完了。吃饭可以预先订,现成送来,吃完,都不用do dish,共享单车和高铁可以把人送到任何地方。中国的互联网经济是典型的over-marketed形态。政治上,大文宣,监控和适量抓人有效的消除和抵消了不同意见的进一步泛滥,人们玩游戏还是被鼓励的。这些中国特色形成了中国社会的相对稳定状态。这是不是就能证明中国特色就会一直这样下去,中国社会的熵能平衡,不积累在那,从此就消除了?我想习主席可能不懂热力学,但是我知道华为任正非是高手,也许孟晚舟事件是个开始,熵的积累开始泄露了。


回到我所崇尚的主观思辨,我认为信息的泛滥是个火车出站的现象,可以停下来,但是不可能回头了。我个人认为文明礼貌的主观思辨是个最好的方式,在博弈中此消彼长的来消除多余的信息从而达到平衡。个人之间这样,民族,国家之间也应该如此。但是前提条件,也是必要条件是开放和透明的。开放透明的坏处是,如果不是一个价值共同体,就会是彼此没完没了的争斗,比如在网上,我们会发现,开放的言论自由带来最多的是争斗。跟道还博聊到这样一个话题:人与自然的关系重要还是人与人的关系重要。我同意道还博的观点:人与自然的关系只是人与人的关系的一个部分。


IMG_20181213_090149.jpg

从这张图里,我经常在想,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和智慧,人类最高智商的一个群体,为什么就没有引导和带来科学的发展和进步呢?是不是把太多的智慧专注于人和人的关系上了,然后就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管控这个智慧必然产生的周期性熵?是因为中国文化下的人的高智商,必然产生多的信息->熵,然后统治者和精英们不得不把大量的高智慧专注于抵消这个熵带来的混乱?几千年就那样周期循坏?我想有一定智商的人,必然的是会趋向于理性或者叫算计的,因为那么小就会做算术,那种体验,肯定是不会让人不理性或者说不算计的。但是人和自然的关系,对自然的好奇的科学倾向和做算术是不一样的。专注于与自然的关系,可以让人清净的达到理性而不是算计。我把这种由研究人与自然的关系达到的理性当作一个很重要的理性层,社会和文化进步的前提和必要条件。从这个理性层看下面和上面,忽然间,我感到我恐怕知道了中国文化高智商人群跟美国西方过去500年相对低的智商人群的真正的不同在哪里。


中国有不少智者总是从这个理性层向上看,看到的是中国几千年文化的辉煌,先秦诸子的了不起,儒释道把什么思想都涵盖了,的确是伟大的,这个思想结晶也是美国西方很多学者对东方文化的敬仰的来源,也有可能是会成为人类文明的指导。问题是在这个理性层上的中国人太少了,往这个理性层下一看,结合着看看中国过去几千年发生的,老实说我感到的是悲哀,具体我就不展开了。中国怎么办?是抱着巨大的5000年辉煌的ego,精英,学者,智者,政府官员进一步从这个理性层向上,指导整个人类文明,还是从这个理性层向下,帮助14亿人的大多数先达到这个理性层?刘晓波的三百年被殖民恐怕也是这么导出来的。中国社会文化的问题,在我看来,是一直没能找到一个全体共同的行动纲领并且持续实施。不缺智商,不缺思想,不缺理论,也不缺资源。缺的是什么呢?缺的是开放透明,缺的是文明的主观思辨,思想者们缺的是绅士般的术,统治者缺的是对熵的安全感。我想所有的这些缺是来自于心中没有上帝,不能坦然面对死亡,过度争抢power和control,所谓掌握自己的命运。

下面是丝丝博的评论:

美国的文化问题是很大的题目,远方博的3M是很精简的浓缩
“美国完全是个消费型社会”,这个是经济发展特征决定的,3M应该说是资本主义经济发达的必然产物,这个在美国之所以最为明显和突出,美国可一看做是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发达和繁荣的主要代表,文化是经济基础之上的产物。在后资本主义社会,加上科技的发达,3M结合现代的高科技,产生越来越多的信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应该看作是美国文化的问题,我认为这是时代历史发展的必然,资本是3M的原驱动!

关于你说的,“再来看看中国社会文化的问题。引用上面的三M,我发现三M产生的信息泛滥导致的多余能量熵,被中国政府很有效的” 
这个我与你有不同的看法,在中国驱动3M的仍然是资本和资本经济,“三M产生的信息泛滥导致的多余能量熵,被中国政府很有效的利用”,这句话我需要很好的想想,感觉得这个说的那里有问题,或则说有逻辑关系的逻辑链问题。

你的最后一段谈到中国社会的智者,精英,理性思考者和中国社会的文化问题,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形成当前中国社会文化的因素很多,有历史上的原因,也有中国社会动荡造成文化的断层。。。

但是,我认为其中有两个大的前提是造成中国社会问题的主要因素
其一,就是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当然很多人会不同意这么说,中国的确在历史上,在历史的特殊阶段有宗教信仰主导的年代,但是,中国民众的宗教信仰是比较偏向于驱灾避邪,保佑平安,升高发财,子孙兴旺。。。。不是对人生我是何处来,要到那里去的思考和需求,这个有很大的不同。

其二,中国缺少贵族文化,我认为贵族文化很重要,这也是欧洲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都要保留王室,就是因为它是一个社会文化上的标志性的东西,起规范和典范的作用。中国有一句老话说的,富要三代才学会穿衣吃饭,缺乏贵族文化社会,难造就注重精神贵族阶层,文化的东西,只有到了吃过见过,视金钱为粪土的时候,才能摆脱被3M的异化,而保持精神层面的相对独立思考,如果一个社会都是暴发户的文化占主导,思想家和理论家为三斗米折腰,这个社会不会出独立思考的精英文化!
























浏览(1708) (12) 评论(193)
发表评论
华裔物理学家张首晟去世的感想 2018-12-09 20:10:44

万维的丝丝博写了一篇介绍张首晟教授的博文

http://blog.creaders.net/u/13303/201812/336569.html

非常棒。本来我也想像写篇博文介绍,现在看引用丝丝博的博文更好。


我碰巧是在这个领域工作,了解上海老乡张教授的研究成果和他这个人的多才多艺。他和他的团队发现的天使粒子是量子计算最有前途的实际应用。因为天使粒子包含其反粒子,两个天使粒子组成一个qubit,并且隔开相当的距离,就能在测量结果时不受干扰,因为量子计算qubit的state是个概率结果,而业界其他的量子计算实现方法都要用很多qubit做error correcting校验,不能scale,进展非常慢。他的这个成果又让他本来就对新材料的兴趣更进一步,据说他在寻找一种锡烯的材料来替代石墨烯,最终解决芯片的过热问题。AI和区块链只是他的量子计算的应用。


张教授崇尚科学的简单,美丽和普适,我感到悲伤的是他的经历似乎验证了我这几年一直在思考的科学之上的reductionism简单化是赢不了人和宇宙的complexity的。比如他给majorana费米子取名天使,但是把dirac的正反粒子比作天使和魔鬼的话,majorana粒子本身就有自己的反粒子,本身就是天使和魔鬼的组合,我想他恐怕没能想到这一点。天使也好,魔鬼也好,人类社会如果能够区分清楚,就好办。天使和魔鬼结合在一起,一会表现出是天使,一会表现出魔鬼,就麻烦了,这就怎么也绕不过我一直指出的人的intention,good or bad intention。非常可惜,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华裔科学家就这样早逝了。



浏览(7860) (15) 评论(185)
发表评论
川普顾问的访谈看G20后中美贸易战 2018-12-04 06:14:01

刚刚结束的G20川习会,基本符合我的预判,不过其中,我认为最有效的改变和成果是习主席亲自主谈了。这可能说明习主席在国内整合了不同的意见,也可能是上次川习通话中习主席就告知了川普,所以在通话后川普多次表达G20川习会会有成果的,这也帮助了我的股票,又可以多去几次瑞士的山里待待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R7cnopszDA 库德罗的访谈,他反复描述川普和习主席在主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Dkj-9ncTwU&t=87s 美国财长的电视访谈,也是强调川习在主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Dkj-9ncTwU&t=87s 纳瓦罗的电话访谈,详细描述习主席的主谈和习主席亲自解释中国接下来要和会做的。


这三位川普的顾问的访谈证实了川普和习主席的确是在主谈了。很多人说中国不可信,也说金三不可信,但是川普是个非常自信的人,他可能认为他的吓唬战术加上个人友谊加和善会解决问题,art of deal和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的博弈,很好玩,几十年的积累和几千年的精华比拼,川普的确是个勇敢的总统,希望他能pull it off。我想中国方面会要求阶段性的积累一步步来的,因为中方到现在并没有具体的贸易战伤害经济的数据,只是中国经济信心出了问题,要到明年中才会有详细的经济数据,中方肯定会做一个计划包括具体执行措施,三个月后川普个人会做是否满意的决定,我想川普接下来会受到穆勒调查的影响,他也会考量自己连任的目标的。


川普当选前我就写博文玩笑川习是哥俩好,我一直认为中美关系还会是击鼓传花,做这种判断的基本依据是美国现在没有了原来冷战时那么重要的国际利益。在上篇美国不再担当国际警察的博文里,我详细描述了为什么美国不会对国际上事务抱有原来的那种兴趣了。我想美国跟中国只是要解决这个贸易问题,然后move on,没有其他什么想法,中国显然不一样,这从习主席在晚宴前的表达中美都是世界很重要的国家,对人类和世界经济有责任,等等可以判断出。我想大文宣可以宣传中国总算跟美国平起平坐了,花点钱也是值得的。美国一方还是决定离婚的,只是move on,没有动机和动力搞大和不可开交,毕竟是自己当初要拉拢中国反苏联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中国一方我认为还是对离婚有些舍不得,也很正常,毕竟也不容易徬上了一个大款,离了会很失落的。






浏览(830) (9) 评论(36)
发表评论
美国不再担当国际警察了? 2018-11-27 02:42:33

在过去的几十年,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个关于美国在全球事务的作用的表述是:美国是国际警察。川普当选后实施的美国对外政策给世人一种印象:美国似乎不愿再当国际警察了。我个人来美国后一直对国际地缘政治比较感兴趣。说实话,像我这样的,有机会移民到其他国家或者像很多中国出生的华人,选择保留中国国籍,参与到伟大的中华复兴中去。但是我选择成为一个美国公民后,对美国这个国家的未来越来越更感兴趣,对中国的事,感觉越来越跟我不相关。自然的,我看世界主要也是从美国的角度,甚至是以美国为中心。美国不愿再当国际警察目前来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宣布。但是我还是经常思考几个问题:美国为什么要当国际警察呢?川普现象是偶然的吗?种种事实和迹象表明,过去几十年发生的和现在正在发生的,指向美国这个国家现在演变到了一个时间点,或者说我们人类文明到达了一个节点,美国似乎不愿再继续充当国际警察了,一来充当国际警察对美国国民和国家利益的意义不大了,二来美国自身进入一个混乱时期,充当国际警察不再是被优先对待的了,也就是说美国在这个混乱时期最需要的是搞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什么才是美国国民和国家的最大利益所在?如果这个趋势是实实在在的发生的话,那么川普个人就不是最重要的了,可以做一个判断,以后的美国无论是谁当总统,美国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充当国际警察,也许要世界再出现一个希特勒或者前苏联那样的扩张形成对美国国家的安全的危害,美国才会重新出头。最近看了好几个系列演讲,其中Peter Zeihan的观点给我一个崭新的思路,建议感兴趣的网友,尤其是那些认为中国能够跟美国对抗的国家的华人网友看看Peter的演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eU7HT0x_qU


美国不再是国际警察其实应该是世界的常态,因为人类历史那么长,也只有美国在二战后担当了国际警察的作用。美国充当国际警察的主要动力来自于抗衡前苏联的扩张形成的对美国的安全威胁。二战后美国建立一个联盟,把一些老牌帝国,包括战败国收拢,以提供国际安全保障和经济让渡支持,包括开放美国市场作为交换,来获得这些国家一致对抗前苏联。世界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欧洲发达国家和日本,澳洲,亚洲的四小龙,包括中国改革开放,如果没有美国提供国际安全保障,比如海洋运输货物和石油的安全畅通,国际制造业供应链的全球合作的地域安全保障,和美国开放自己的市场和助长自身公民的低储蓄和高消费,这些国家的经济不会享受那么高的成长。美国领导这些国家,建立和保持一个强大的国际联盟实施反对苏联的冷战,一直到苏联的崩溃。在国际经济和贸易上,美国从来是从安全角度来衡量,因为美国本身是个大国,以前除了石油,其他完全可以自给自足,近几年美国开采页岩油气的技术长进,使得美国基本上不再依赖外部的石油资源了。前苏联崩溃后,美国为国际安全继续买单,911又增添了非对称战,使得美国得以保有动力还是继续为国际安全买单,同时美国自身经济也出了问题,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阿富汗伊拉克反恐战争使得美国的资源出现了很大的空缺,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是不可能继续为国际安全买单的,更不可能继续在经济和贸易上让利作为交换来保持原来的国际反苏联盟,因此美国退出国际警察作用是必然的,川普的出现只是加速了这个进程。世界如果是要回到没有国际警察的常态,美国会把精力放在何处呢?国际上美国开始采用的政策不再是为了保障联盟,而是transactional,开始为美国的买单算账和讨账了。美国国内呢?变化也是非常大,很少有人会预测川普会在2016年当选。川普在宣布竞选共和党美国总统候选人时,面对另外十几个共和党候选人,川普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外交,所获得的支持的人员在当时的共和党内最多是二流的,奥巴马8年在美国联邦政府内的人士布局也是一直保持着,因为那时希拉里当选是明确的,这些人在川普当选和刚上任后给川普的执政带来很多的阻扰和麻烦,至今还有残余力量在川普的政府里,美其名曰是为了保护美国这个国家。但是选民们的看法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让我们来看看美国国内政党政治发生了什么?2016年川普怎么会有机会当选呢?按照Peter的观点,美国政党政治实施的民主在很长时间里是有规律可循的。共和党能够赢多数总统选举的原因在于其有稳定和强大的选民基数。下图支持共和党的选民团体,各自稳定,而且互相之间没有什么大的矛盾,所以共和党当选总统的概率要大很多。看看支持民主党的选民团体,这些团体相对不稳定,互相之间的利益冲突也是常有发生。这样一来,民主党需要像克林顿,奥巴马这样的油嘴滑头,有个人魅力的政客,有能力paper over这些团体的差别。



下图是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各个选民团体的投票情况。川普能赢的最主要原因是民主党的基本盘内部分裂,桑德斯的支持者很多转投川普,另外就是希拉里没有克林顿和奥巴马的个人魅力可以减轻民主党选民团体之间的矛盾,川普实在是运气好才当选的。刚刚过去的中期选举,民主党空前团结,加上是国会的地方选举,民主党部分胜选的优势就表现出来了。


目前到接下来的几年,美国这个国家本身还会是混乱的,上图中的各个选民团体各自的诉求也处在持续的重新定位中,川普能做什么才能连任当选呢?我认为川普这次会得到国家安全这个选民团体的强力支持,如果他能重视女性选民的诉求,提出一些倾向单亲母亲和郊区女性的政策,川普在2020胜算还是会很大的,以后我再写博文来详述。本篇的重点是在美国自身这个混乱的背景下,美国没有了更大的兴趣继续承当国际警察。

下面这张图指出美国的财富集中在婴儿潮人口,这些集中的财富面临高回报的问题而保障婴儿潮人口的退休生活质量。需要防止不切实际的投资回报的投机,2008的教训。当中的X代是美国交税的主体,因为相对人口少,所以体现在美国现在出现的财政困难和政府高赤字。Y代是美国消费的主体,保证美国经济有旺盛的需求不至于进入衰退。这是美国国内接下来几年的人口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可喜的是美国人口总体并不存在年龄老化的问题。

5.2-US-Demography-2015-1024x803.jpg

下面这张图是美国2030年时的人口分布。那时Y代变成了交税的主力,因为Y代人口要比现在的交税主力X代高很多,美国政府的财政问题到时就能缓解很多。Y代也是接下来的政党选民的主力来源。在这个大趋势和大前提下,美国只要不再犯伊拉克战争那样的错误,不再为国际安全买大单,到时美国的财政困难就会得到缓解。

IMG_20181126_191831_resized_20181126_112414340.jpg

下面这张图表明美国从来就不是个依赖进出口的国家,如同很多专家的研究成果表明:美国的国际贸易是为了抗击苏联的冷战必须要保持的国际安全同盟的一种交换,某种程度来说符合我的让渡的观点。没有了前苏联的安全威胁,经历了70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到了寿终正寝,至少是需要做出重大修改的时候了。这种修改会是以美国逐步退出为世界贸易提供安全保护的方式展开,我现在明白了川普为啥老是说别的国家赚美国的便宜,意思就是要别的国家交保护费,否则不管了。


IMG_20181126_192432_resized_20181126_112345530.jpg


下面这张图是发达国家到2030年的人口分布,显然这些国家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这些国家也就失去了消费的主力,也就越来越需要依赖出口而发展经济,这样一来美国和这些国家的关系,包括经贸关系就不再是完全平等的方式,而是这些国家都是有求于美国,都是需要大量出口到美国市场才能支撑他们各自经济的持续发展。川普发起的美国再工业化,与相应的逐步减少国际供应链其他地域的安全保障,会吸引相当多的其他国家的企业在美国本土建厂和充分利用刚刚签订的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自贸协定来完善供应链,而且这个供应链没有任何安全问题。在这样的现实面前,美国还有什么理由要优先经济国际化,还有什么动力要继续充当国际警察呢?美国在历史上曾经依据自身的地理位置裁军好几次,这次我想美国不会裁军的。这不能不让我在想,美国还要强大的海军干什么呢?这个问题留给有兴趣的网友来回答。


5.4-Developed-World-Demography-1024x803.jpg

我想预测美国会衰弱的人会是掉眼镜的。美国在过去的70年一直没有同时使用军事和经济两个方面在全球的混合优势,川普现在似乎是跃跃欲试要同时展现军事和经济两个方面的混合优势,过不了过久,这就会给世界上其他国家带来一个明确的选择题,跟美国作对,就要面对美国军事和经济两个方面的混合优势。美国这片沃土,不需要世界其他国家的帮助,完全可以自立。其实这在美国历史上有过几次,南北战争后的重建,墨西哥战争后的自己玩。一战美国是勉强加入,二战是日本偷袭珍珠港,德国主动向美国宣战,才把美国拽入国际事务,二战后的反苏冷战让美国设计和建立了一个以提供国际安全保障和经济让渡来获得联盟中其他国家在安全上听从美国领导的世界格局,这个格局保持了70年,但是这个格局毕竟不是人类历史的常态,也不匹配美国本身自给自足的得天独厚的优势,美国这个国家现在没有了动力和必要继续那样为国际安全买单。很多人看好中国的一带一路,但是想像一下,没有美国提供国际水域和各个区域的安全保障,这一带一路上那么多港口,海洋通道和陆地区域,想要建立那些市场,建立那些流动的供应链,30000个零件的汽车缺一个零件就不能成车,那些石油和海上运输的安全保障,中国短时间里有那个能力?所以中国跟美国对抗,在我看来,无论是民族自豪感还是意识形态,都是短视和愚蠢的。











浏览(2303) (46) 评论(68)
发表评论
习主席是不是在后悔答应去G20见川普? 2018-11-21 01:05:26

最近一段时间中美关系的演变,让我在想问一个问题:习主席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是有点,甚至是非常后悔当初答应川普在阿根廷G20开峰会见面并讨论谈判贸易协议的达成?我想这轮峰会过后,不管是什么结果,中共的中国政府会完全感到跟美国川普打交道还真不如继续跟奥巴马,甚至是希拉里那样的美国政客打交道。那些政客虽然有时会让中国在人权上难堪,而中国大不了放几个被抓的异议人士混过去,绝不会像现在老川这样,每次发表对中国的看法,总是先要强调他老川是非常respect习主席的,搞得人糊里糊涂。跟国内人交流,对美国人,他们很多有一种说法,就是美国人或者老外比较虚伪,像老川发言每次对习主席的尊敬现在恐怕会让习主席和他的幕僚们恨的咬牙切齿:这哪是什么尊敬,彻头彻尾的虚伪啊。我来美国不久就发现太多的美国人对别人先是nice,然后了解后才会有可能respect,却是很少hate的。我想老川对习主席恐怕只是nice,还谈不上respect,更谈不上hate。不了解个人怎么可能respect或者hate呢?说到这个,顺便扯一句,看万维网上的辩论,有些网友在辩论过程中的咬牙切齿,那种hate,让我常常感到好笑,个人没有私交,也不了解,何来那种咬牙切齿的hate?要是为了自己的某个”崇高理念“而咬牙切齿的hate,我想这没风度,也太不成比例了,I think something is wrong with those。


习主席的权力稳定和个人的素养和知识智商结构是否是一个问题,这次的峰会恐怕也会暴露出很多。我可以做一个预判,如果这次谈不拢,中国的大文宣可能就会启动对老川及其家庭成员的攻击,要是那样,到时可以比较一样万维上我刚说的那些人的hatred语言,我觉得我恐怕会不清楚是中共大文宣在指导万维的这些人还是反过来这些人在指导中国大文宣,反正会很好玩,也会是很滑稽的。


我个人认为也希望川习这次能谈成,起码搞个暂停,停火。或者就像球赛的中场休息,停一下也蛮好,让我买进的股票好高抛。中国的问题是自身改变的问题,目前我看不到任何可能性:中国会从民族和国家的价值观层面作改变来配合美国。我一直认为美国西方的政治经济是grass root,bottom up驱动,民意是根本的推动因素,一方面这是长期美国西方个人独立自由和民主的启蒙和熏陶,另一方面宪法是真的要被遵守的。政党,政治人物在美国西方,再有什么强大的媒体和公共关系,金钱资源的支持,可以耍尽所有的伎俩,最终也没有办法完全掌控人心和选票,这些资源最多是best effort,而不是deterministic决定性的,否则川普的上台就没有任何可能的。中国不同,几千年的文化和国民性被洗脑的惯性,对所有资源的严格控制,其政治体制和人物的变动,除了内部的争斗,老百姓最多是吃瓜群众而已,所以叫top-down。那么中国在国家和民族价值观层面配合美国的改变就只能还是top-down,比如法治,要保障外国投资和外国公司的国民相同权利,不完全改变现有的法治体系,能行吗?没有独立和制衡,答案显然是不行,详细不深入了。如果是top-down,那么像邓小平那时的top-down还能行吗?答案也是不行,被骗一次和被骗两次的结果是不一样的。我不想深入分析中国为什么不可能完全改变来配合美国,这个有太多的内容了,我只说一句:中华复兴这个巨大ego的存在,这种改变就不可能,我个人就以这个结论为基础了。有兴趣的读者网友可以教教我,给我反证。


那么那样的话,美国会怎么办?我认为美国人这次在川普和习主席电话后营造了一种最后一次通牒的气氛,我想是一种赌博,就是看看习主席手上到底有什么牌,因为习主席一直不愿亮牌,美国人能猜到,但是还是要走一个公开的流程,让习主席自己打出他的牌。我想习主席这次G20,不管打什么牌,都不能再说我还要回去请示一下,或者开个常委会讨论一下,那样习主席的脸就丢大了,一个专制国家的主席居然还不如一个民选国家的总统有领导权力。


好,习主席亮牌了,在离开G20之前这张牌也是底牌了,那会怎么样呢?我认为不会崩,双方协定公报和联合协议是大概率事件,对川普,多少还是要给习主席一点面子和respect,毕竟以前老是说respect,那时也不了解,这次习主席都亮底牌了,算是了解多了,而且习主席也真不容易,我判断老川会说服手下,先搞个协议混过去再说。另外北韩没进展,也不是偶然的,金兄弟肯定也是在等习大哥的最后指示。


好,协议出来了,美国股市又反应性涨,我乘机卖掉我这几天买进的。然后呢?我的观点和认知是,美国决定跟中国成为战略竞争对手后,对中国的认知就完全不一样了。竞争对手,说的好听一点是不搞死活竞争,其实只是不到时候,其他就都是:你赢了,我就输了的关系。用美国西方的文明竞争规则,还有很多空间操作,比如不把人逼到角落等等,但是跟中国搞竞争,面对中国的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你有什么好办法呢?搞着搞着不久又纠缠在一起,然后脱不开身了,你不就又输了。川普的art of deal是他的三十六计跟中国的三十六计打,最切忌的是有个明确的规矩,像婚前协议那样,要是纠缠不清,就肯定输的。因为中国文化和国民性,包括政治人物的本质是没有完全的独立性和习惯,也就是初心一开始就是搞各种依赖,在中国几乎任何一个层级包括家庭里,都是从依赖开始的。此乃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真正含义。我的个人经历,体会和研读,让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最适合人类命运共同体,也就是在人为搞依赖的共同体中最能成功。可以上下左右拽弄扯拉,可以把人性的所有方面都应用在其中,无所不及。很明显这样的文化,当然不需要其他什么信仰和价值观,其本身就是信仰和价值观。


那美国怎么办呢?我已经读了许多智库文章和自己深度思考,美国最好的跟中国的将来关系就是逐步切割,首先不要被中国的文化和巨大市场迷惑和诱惑,然后到一定的时候,对待中国就像对待另一个不是友邦的专制国家一样。美国现在无论是政治,文化,安全,学术和人员交流都已经开始实施这个大切割的步骤,最近是高技术的出口限制,经济上从加高贸易平衡要求开始,跟其他国家搞贸易协定,逐步把高端制造产业链逼出中国。据说对中国留学生的限制也会实施。这些步骤,会是一个还要跟中国建立特殊关系的国家政府的政策选择?我个人参与大公司关于跟竞争对手相处的多次研讨和决策,自然的,我认为我是理解这些措施的目的。不是你赢就是我输的关系了。


也就是说,美国人总是先有vision,然后制定战略,再选择各种选项实施。接下来的G20,不管是什么结果,只是这些选项中的一个。我的建议是中国每年补贴美国5000亿美金,美国不要禁止和管控中国,那样中国就不需要自力更生,对中国以后的发展还不是最坏的,问题是我的建议到底会不会被接受呢?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It won't be easy, you'll think it strange
When I try to explain how I feel
That I still need your love after all that I've done
You won't believe me, all you will see is a girl you once knew
Although she's dressed up to the nines
At sixes and sevens with you
I had to let it happen, I had to change
Couldn't stay all my life down at heel

Looking out of the window, staying out of the sun
So I chose freedom, running around trying everything new
But nothing impressed me at all
I never expected it to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The truth is, I never left you
All through my wild days, my mad existence
I kept my promise
Don't keep your distance

And as for fortune, and as for fame
I never invited them in
Though it seemed to the world they were all I desired
They are



























浏览(10186) (19) 评论(9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1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