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爱泼斯坦性侵少女案,兼谈川普。 2019-07-13 23:49:05

最近美国的一件轰动的事件是爱泼斯坦再次以性侵少女被起诉案,由此牵引出美国的金权政治腐败的端倪。不久前我写过博文,描述我对人类从王权,神权,演变成当今金权的管控模式。这个事件非常及时的提供了鲜活的证据,但是由于我们处在信息泛滥的年代,我深感获取事实证据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这其中也包括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再次爆出这个事件,假如金权是真正的在主导世界进程,为什么金权不像上次那样大事化小?或者换个角度,是反对金权控制的力量在反击?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虽然有几位美国主流媒体的人士试图把爱泼斯坦跟川普联系起来,但是主流媒体并没有像那时对待K大法官那样的狂轰滥炸,是他们得到指示而收敛,还是其他?川普的反应也很有意思:他反复强调他和爱泼斯坦的交往是多年前的事,在他宣布劳工部长辞职对记者的谈话中,他提到当时跟劳动部长had a deal to bring him on board。是川普不经意的流露?也就是说劳工部长是上一次爱泼斯坦性侵案获得从轻发落交易的检察官,川普提名他当劳工部长时,不可能不考虑那个因素。另外爱泼斯坦号称billionare的财富从何而来也是不得而知。


本文不牵涉这个案件具体和其影响,只是谈谈我个人的感想。近来在思想和知识层面,我最感兴趣的是思考人类的起源和未来的可能走向。从起源到未来,当中发生的事,在我看来是被各种力量shaping成符合各自的话语和解释理念的。也许因为我是干AI这个行业的,我深感这里面的困惑是巨大的。有幸听了David Berlinski on “The Deniable Darwin”的采访,加上自己一直的兴趣,结合爱泼斯坦事件,谈谈我的理解和感想。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听听David Berlinski的采访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uEaJDksxls

David Berlinski在采访最后引用十七世纪法国数学家和哲学家Pascal的一段话:

“There is a God-shaped vacuum in the heart of each man which cannot be satisfied by any created thing but only by God the Creator, made know through Jesus Christ.”― Pascal


顺便说说,我跟好几位人士聊什么能证明上帝的存在:答案是音乐和数学。我个人碰巧对数学和音乐都感兴趣,我自诩是左右脑的发达比较平衡。在我的感知中,数学和音乐是纯美的,不带任何功利性,以此可以推断,数学和音乐不会是符合进化论的天道酬勤,适者生存的原则。refinement是不适用的,也就是说是pre-set的。按照David Berlinski,进化论的推演,推不出将来,也就是人的理性有无数的缺陷,哥德尔的不完备原则也说明人只是会自圆其说,并不能带来确定性。


好,这个世界上的人,在道德和价值观层面,根本的区别是什么呢?David Berlinski的说法很棒。当一个人说我相信没有上帝,他的态度和认知是坚决的,是他的信仰。当一个人说我不相信有上帝,只是说明这个人还没有达到相信的那种信仰。即便是那些相信没有上帝的人,按照Pascal,他或者她心中的那个God-shaped hole,那个God-shaped vacuum 也是存在的,只是非常小而已。我们作为人类,在道德层面只是心中这个hole的大小不同。


爱泼斯坦之类,那些残害人的专制掌权者,那些伪善的自由主义进步人士,那些道貌岸然的保守人士,他们心中的那个hole非常小,需要其他来填补。这里说说川普,我一贯的认知,川普的reset是美国最需要的,我认为他的任务完成了,他自己继续推动下去在我看来是55开。对川普个人,我不是非常确定,很多目前获得的事实信息是川普心中的那个hole在过去几年变大了,而川普以前心中的那个hole恐怕也是很小的。问题是川普早前和最近能不能reconcile呢?爱泼斯坦事件让我感到川普还是不能自己想独善其身就能实现的。如果我的关于金权是掌控世界进程的判断是事实的话,我想川普也是脱离不了被掌控的。当今世界,人类文明的演变,都指向:人们心中的那个hole在变小,这是我对科学诸如AI之类最大的担忧。







浏览(758) (5) 评论(60)
发表评论
川习G20--北韩,伊朗一揽子谈? 2019-06-25 02:20:55

最近两周中美关系的演变出现了几个很有趣的变化:1,川习通话继续展望未来,2,习主席访问北韩,3,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美国加重制裁。我认为这三件事是相关联的,结合一直以来的研读和判断,我想谈谈接下来会是怎么演变。


关于中美关系,战略竞争关系定调以后,中美双方都改变了长远的考量和安排,短期和近期双方通过贸易谈判的反反复复,也一直在测试和probing各自的算盘和底线。我认为就贸易纠纷的本身来说,双方只是从利益角度着重试探,还谈不上把各自当作敌人来应对。但是贸易战的确也能让双方更清楚,或者说做些预判,中美的确是可能成为彼此的敌人的。各种分析,文宣,噪声也代表了这种试探不会停止,还在继续。我认为中方有一点做的还是比较恰当的,那就是在硬抗贸易战的同时,没有在南海问题上搞复杂,因为我的研究让我判断在南海问题上美国是准备来一个“bloody nose operation”的,我认为北韩之所以愿意跟川普谈,主要原因也是川普刚上台时就准备对北韩来个“bloody nose”。


从国际地缘政治和美国想建立的国际新秩序的大战略角度,我认为中美贸易战只是中美新关系的一个预演和试探,看看彼此在完全不能同意的原则上,甚至是吵得不可开交的具体问题上,双方怎么应对和出牌。这在过去几十年中美之间没有过,战略竞争关系下,试试怎么处理分歧也是迫切和必要的。我想川普和习主席的个人关系也是这种预演和试探的一个新的形式,目前为止,这种个人关系还是相当正面的,也许这是中美关系的福分。


我想中美贸易切割已经开始,尤其是高科技和相关人员互动合作方面,最坏结局就是中国自力更生,美国消费品稍微涨价。美国最主要的问题不是中国,而是自身长期以来,在国际地缘政治上被neo liberalism和neo con绑架,依赖强势国际美元左右和动摇世界和其他国家经济和政权,我把这称为西方启蒙大试验,这个大试验的结果是美国变成了一个居高借债国家,美国自身的中产阶级急剧衰退,政治和金融精英们试图转移资源到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发展中产阶级,从而继续保障他们自己的利益和稳固他们对整个世界的掌控,我把这称谓国际金权。川普的出现给美国中下层一个希望,川普的言论和行动也很好的教育和开导了美国的中下层:原来美国的政治和金融精英们推崇的国际化是这样的一个以牺牲美国中下层的利益的game。在美国,我们经常听到God bless America。美国的政治和金融精英们是不需要god bless的,他们可以到中国得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bless。我想现在的美国,中下层被唤醒了,他们需要bless,川普非常智慧的利用了这个唤醒。前天读到,美国有人对川普的评价:He is smart and kind。我个人判断也是如此,我认为川普如果是傻子,就不会成功当选。他如果是不kind,就不会受到包括我在内的美国那么多公民的支持。我不能说奥巴马傻,也不能说奥巴马不kind,但是我认为奥巴马的精明和kind是misplaced,他不能因为自己是黑人,不能无休止把历史和现实搅浑,更不能无视美国中下层的困境,作为一个国家的领袖,川普和奥巴马的比较是非常的明显和突出的。


回到中美关系,我想这次的G20会是全方位的商谈,我甚至认为中美贸易争端不再是最重要的事。我的研读让我判断北韩核武是中国提供的,川普已经不耐烦了,我注意到川普刚刚发推,要求中国,日本自己保护自己中东石油的航运安全,这跟我两年前的判断一致,川普如果能连任,他会支持日本修宪,重新武装自己,而日本绝不会甘心自己在国际上经济活动的安全没有自己提供的保障。如果中国和北韩继续拖延北韩核武问题的解决进程,我想川普会改变策略的。关于伊朗,主要是以色列对川普的影响。在中俄和欧洲的支持下,伊朗政权会挺住。而以色列和中国一直也在暗中交好。我想中国在伊朗问题上是最头疼的。一方面要跟以色列偷欢,一方面又要用伊朗牵制美国,还要中东的石油,这实在不是容易应付的。我认为习主席这次跟川普在G20主要会试探着谈北韩和伊朗的终结方案,我甚至认为习主席会给川普一个愿景,并作出某种保证,来帮助美国解决北韩和伊朗问题,那样中美贸易纠纷就更不是最重要的事了。


关于中美贸易问题,很多人认为本质是知识产权问题,的确是那样,但是我个人有个不同的认知,我认为中美贸易问题是诚信问题。以前我在几篇博文里提出,中国只要保证每年补贴美国,问题就会自然解决。就像以前,中国承诺每年购买相当的美国国债,美国就没有指责中国贸易不公的热情。我认为中国没能明白川普要解决的恰恰是美国的国债问题。川普提高关税,鼓励制造业回归,他最近放话美国过去不靠债务,靠高关税强大的美好,他个人经济活动经历对债务的深刻认知,使得很多人不能明白,川普是有自己对美国经济的长远打算和计划的。我认为川普连任后会弱化美联储,会打断美联储和世界其它国家央行的勾兑。这里有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就是美国人靠借债来维持自身的强大已经到了一个节点,不可能再延续。重新建立国与国之间双边贸易机制到了一定的程度,美元国际化就不再重要,川普在中东的政策和大力发展美国自己的石油能源开发,会是准备好石油美元的衰落。如果美国在全球重新建立双边贸易秩序,那么美元就不再需要国际支持,美国也就无法借到巨额的美债,川普的使命就是要承担这个风险,但是我认为他会是连任后实施这个巨大的调整,那样,我想美国继续保持世界最强大的经济体是可以期待的。


我认为国际化在美联储和世界其他国家央行的勾兑下的击鼓传花,由于川普的上台,遇到了空前的挑战,我个人乐于见到这种勾兑淡出世界政治经济舞台,那样所谓的政治和金融精英们才会learn a hard lesson,才会谦卑而转到良善,那样人类文明也许还可能reset,美国还会是一个shining star on the hill,one nation under god, god bless,引领人类文明的进步。







浏览(425) (5) 评论(10)
发表评论
川普治理美国渐入佳境 2019-06-08 01:00:30

不久前我写了几篇关于川普的不确定性的博文,最近两周在运作这轮美国股市的波动中,越来越感到川普是个“genius”,网上传一段英国女王对川普的评价“An image shared on Facebook claimed that Queen Elizabeth II said of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e’s really just an amazing person. So thoughtful, you know. We’ve had some private talks and he is very genuine. I have a sense about people, and the president has a good heart. In another life, he could be my son.”。


我想英国女王是否真这么评价川普,很多质疑和辟谣,但是这样的评价,我个人是同意的。我想什么叫genuine,不用多说,伪善者太多,人们可以识别。a good heart倒是可以说几句:我认为virtual signalling的人是否有good heart是令人质疑的,因为对那些人那样太容易了,站在高楼顶上大喊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人,通常是因为自身的需要,跟good heart没有关系。同样那些鼓吹人类命运共同体,信誓旦旦说是要照顾全人类,尤其是全人类的穷人和敌人的人,是否是有good heart 也是让人质疑的。我想一个人是否是有good heart,只要看他如何对待自己周边的人,看他如何对待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就行。我比较讨厌那些恩将仇报的白眼狼之类的人和那些翻脸就仇恨的人,这些人对自己原来的信誓旦旦从不检讨,我发现这些人还特喜欢站在高楼顶大喊自己的virtue,这些是bad heart的展示。


川普的good heart,在我看来,很简单就能得出,他愿意照顾普通的美国人,尤其是那些美国越来越处于弱势的美国制造业工人。他区分合法和非法移民的态度和方式也是一个展示good heart的表现。一个人,如果不愿意照顾自己的家人,却是表现出对非法外来的人的“热情”,我认为这个人是有大问题的,是fake。


好,接下来谈谈我对川普治理美国渐入佳境的认知。自从川普发动全方位贸易战开始,我的跟踪从国家地缘政治,大国博弈,转到专注于金融和经济层面。我认为美国reset自己本身和world order最终的能否成功取决于美国的经济还能否保持持续的增长。而保持美国经济持续的增长最关键的是美国金融体系的健康。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深入的研读,我发现美国经济完全可以独立,甚至于可以与世界切割,但是美国金融却是完全全球化的。过去的几十年,美国金融服务于全球化完全多于服务于美国本身的经济,尤其是美国普通劳工阶层的利益被忽视了。举一个例子:美国银行发行的信用卡的利息总是那么高,即便是美国联储降息到接近0,信用卡利息还是那么高,这里面有风险机制,但是why so high?我认为不是为了服务于美国普通人的。


我认为川普的good heart体现在他的个人经历早就洞察这个现象和趋势,他的所作所为就是要扭转这个趋势,改变进程。其实世界上其他所有的央行都是服务于本国利益的,唯独美联储,还要考虑国际经济的波动。一方面这说明了美国金融界的利益太多是在世界其他国家的发展进程中,另一方面,美联储一直自诩保持独立,以前的美国行政当局,由于种种原因被美国华尔街大银行左右,基本上是继续服务于全球,也符合neo liberalism的全球治理理念。川普的行政当局,完全可以继续那个进程,但是川普不同,他的治理美国的理念和原则是,美联储必须要服务于美国自身利益。于是,我们现在看到美联储几乎变成了川普行政当局的一个金融工具。上周,川普一个推:如果美联储减利息的话,trade wars will be over。这个推,让我发了一点财。我不认可那些鼓吹美联储要独立的胡扯,世界上其他哪一个央行是独立的?美联储以美国优先是天经地义的事。好,这就引出国际化的一个真正的本质:too big to fail,或者叫太复杂,太混,没人敢动。川普reset美国显然跟全球化这个本质是冲突的,我个人认为这种冲突来的真是时候,就像一个得了癌症的病人,与其等死,不如积极治疗。全球政治经济国际化,就是人类文明的一个癌症,美国是大脑,川普的所作所为是保障大脑的健康。大脑没有必要支配某个腐烂的躯干,完全可以切除掉有害的躯干。


川普接下来会如何保护,保持美国这个人类文明大脑的健康呢?保证对美联储的完全控制还没有完成,我想川普会继续用关税大棒,恐吓市场,然后美联储必须向应,减利息,给美国经济一个缓冲,到明年的某个时间点,川普宣布贸易谈判完成,跟各方签订协议,美国股市就会是反应而创新高,川普连任就无悬念了。


理解川普是容易的,理解deep state和反川的各路人马是不容易的,因为反川是virtual signalling,真实的面目是不可告人的。所以我还是为川普捏把汗,我个人不认为反川的人会善罢甘休的,我有一个list,不过不想分享,免得引来无聊的口水。









浏览(1990) (29) 评论(21)
发表评论
中美冲突或者友好都是在帮助中共巩固政权。 2019-05-24 23:43:40

我前两天写的博文里开玩笑问了个问题:川普和习近平是不是在唱双簧?感觉没有把话说透。
在我的认知中,我认为中美贸易战和其他什么战本质上的作用是在帮助中共巩固政权。昨天我又看了“上甘岭”这部电影,结合我对美国二战和韩战那时的那些军事指挥官一直的研读,我想再补充一些我的分析。


我个人一直是个军迷,来美国前在国内考大学时,还填了陆军学院的志愿,因为父母不让去,而没有成行。过去一直喜欢听美国陆军学院的讲座和研读资料,关于二战,马歇尔将军选指挥官的一个最关键的标准,让我深感美国人的思维的不同。美国西点军校培养两类军官,一类是参谋型,另一类是带兵的leader型。马歇尔并不把这些专业,甚至性格匹配当作最重要的标准资格而选人,他专门提出一个标准:指挥官的随机应变的能力和敢于承担后果责任的勇敢精神是最高考量。艾森豪威尔在诺曼底登陆前专门写申明,他个人承担一切失败的责任。美国韩战不久,如果美8军指挥官Walker将军不是因为吉普车撞车事故过早去世的话,那么后来的“上甘岭”恐怕是不会有的。Walker将军是美国著名的巴顿将军的助手后被提拔的,敢于打。他的死亡,给了杜鲁门总统一个机会,选择李奇微将军来替代Walker,进而替代麦克阿瑟作为韩战联合国军事力量统帅。麦克阿瑟在李奇微上任时,对李奇微表明,美8军是李的,李可以完全自由的指挥。李奇微将军是美国空降部队发展壮大过程中而脱颖而出的军事指挥官。美军空降82师在李奇威将军的指挥下逐渐壮大,后来分出一部分组建美国军101空降师。空降兵的特点是插入敌后,搞破坏,最根本的还要自保。在杜鲁门的不扩大战争理念由李奇微将军的指挥特点的匹配下,后来的韩战变成围绕李奇微杀对手有生力量的指挥能力的体现,上甘岭“输或者赢”对双方的真正意义在于此。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中美之间的争斗,任何战,中共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而美国是不可能的。我想我们可以问三个简单问题:美国人难道不知道中共会不惜一切代价而保权?最好的保权难道不是把“所有的困难是美帝国主义造成的”的大东西塞进中国老百姓包括海外老海共的大脑?我们难道还要怀疑中共塞大东西的本事和中国老百姓和海外老海共的欣然接受被塞的热情?


对中共来说,有一个根本的执政逻辑。中共从来就把自己放在王老虎抢亲的地位。八九六四以后,变成搞好经济的王老虎。这个逻辑以后不会改变,无非是搞经济王老虎和政治王老虎之间调整。习主席本来想搞政治经济双王老虎,现在和以后,最多,最坏就做政治王老虎,经济王老虎可以放一放的。这种“上甘岭”的底线是不会改变的。美国为什么要配合中共再来一次“上甘岭”呢?It does not make any sense。








浏览(2044) (9) 评论(71)
发表评论
川普和习近平在唱双簧吗? 2019-05-22 07:29:42

关于中美没有签成协议,过去两周,非常多的分析,各种各样的立场和观点。为此我写了几篇关于川普不确定性的文章。我想剔除口号和宣传,两国没能达成协议实际上是深思熟虑的,双方反复考量后的一个联合决定。关键的看点是,贸易和经济不再是中美之间最重要的关系成分,不再是所谓的压舱石了。双方都有信心以后经济上可以不需要依赖对方。我认为这就对了,总算达成这个结果。


具体从两个国家层面来说,美国的评估是以后是不是可以不再需要中国的廉价产品给消费者和中国的资金买美国国债。我认为2008年美国造成的金融危机的回复,中国帮过大忙,这一点美国人是感激的,因此过去十年对对中国是宽容的。另外美国对以后的资金来源有了其他方案。如果可以不再需要中国的廉价产品和资金,那么实在没有必要再让步,更没有必要支持中国所谓的改革开放,搞什么联合治理世界花样。中国的评估是是否可以不再需要美国的高科技,和学美国的know how。我想中国认为自己已具备足够的资金和科研创新能力,不需要老师教了,那么中国也没有必要依赖美国而崛起,完全可以自己走自己的路,比如一带一路和放手大搞2025。


从川普和习近平个人层面来说,美国现在的国情是,无论川普签什么样的协议,都会被人挑刺,甚至严加指责和批评的。而习近平要是签那个协议,恐怕会在中国国内被当作清朝那时签那些协议一样的,后果无法预料。 中美关系很不幸开始变成政治主导,自然的,两国各自考量就会是以长远为主,长远来说美国和中国最好不成为敌人,成为盟友的可能性在中共的体制下是不可能的。这对川普来说可能还不能一下子消化,不过我认为川普为了连任,加上还是那么多反川的胡搅蛮缠,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所以说句玩笑话,川普和他的习老弟恐怕心底里是有默契的,彼此都不想签协议了,他俩还可以做好朋友,这其实是很滑稽的。 


对我来说,我一贯认为中美最好是切割,不要再搅浑,现在看来这个趋势基本成型了。其实2017年美国安全新大纲已经写明中美以后是竞争关系,为此我曾经写过博文。在我看来,现在和不久的将来,两国是不是甘心不计较从前?能不能静下心来好好竞争?还是打嘴仗,喷口水,数说各自的不是?当然在这个万维网上很多还是津津乐道在喷口水,我觉得这很无聊,也表现出一个格调问题。我经常跟朋友家人聊hate这个现象,我认为hate出于两个原因:个人层面很多是出于某个人的理想,自己想要的没有得到,自己给自己创建一个hell,以为可以折磨别人,其实是不自觉,甚至是不能自拔的自己折磨自己。群体层面是herd效应,一群人总感到被欺负,抱团,hate就很容易展现。两者表现出的都是发泄,本质上是不能独立自省的lower class行为和意识。 


我不希望美国朝野和媒体开始hate中国,因为那样要么是输不起,要么是赢不到的无奈,那种方式的能量释放是没有建设性的,所以我期盼在美国,各方很快结束对中国的各种关注,just forget it, move on。 中国方面,我想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个大东西在脑子里恐怕一时还是去不掉的。这可能会是未来的麻烦,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我不是很确定川普个人是不是就对中国死了心,我希望他是。我认为川普的中国牌打完了,是否能连任跟中国没有什么关系了,希望他能洞察到这一点。我个人希望中国和美国是火车铁轨的两条平行线,各干各的,是骡子是马,各自拉出来遛遛,好好竞争,没必要成为敌人。这其实跟人与人的关系一样,道不同,不相为谋,相忘于江湖才是佳话和high class。






浏览(2038) (6) 评论(88)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