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川普2020能连任吗? 2019-04-08 10:27:46

最近我在想,美国的政治体制和法治体系正在经受严峻的考验。这让我联系到热力学的熵原理。维基百科熵的定义:熵是一种测量在动力学方面不能做功的能量总数,也就是当总体的熵增加,其做功能力也下降,熵的量度正是能量退化的指标。熵亦被用于计算一个系统中的失序现象,也就是计算该系统混乱的程度。熵是一个描述系统状态的函数,但是经常用熵的参考值和变化量进行分析比较,它在控制论、概率论、数论、天体物理、生命科学等领域都有重要应用,在不同的学科中也有引申出的更为具体的定义,是各领域十分重要的参量。如果把美国的政治体制和法治体系比作熵来观察,那么很显然这个系统处于失序和混乱状态。


我个人认为原因是过去的近百年从威尔森总统开始,美国经历的liberalism到了奥巴马的4th wave liberalism,这个系统积累太多的corruption,这种corruption是人们在这个系统中竞争,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手段,甚至不择手段game the system获得集中的权力的结果。具体的常识就是既得利益者已经习惯于他们用集中的权力的获利方式,不愿意接受outsider的介入和改变。经济金融国际化是这个系统里玩家们获利的大框架,各国的中央银行和美联储联合运作作为这些玩家的代理人来支撑国际化的继续。美国一些人鼓吹鼓动在国际上的很多干涉,一些人急于开放边界的企图,美国国内从K大法官的任命过程到芝加哥一个演员的自导自演的闹剧,无一不是game the system的伎俩,最极端的就是川普通俄的闹剧,代表了极端game the system而保住集中权力的伎俩。


我研读很多关于deep state为什么会对川普抱有如此大的仇恨,现在看来答案简单的很:川普是个outsider,又不缺钱,他当选总统,而且他的执政计划和意图,对这个熵系统是个巨大的威胁。读者感兴趣可以查查The Illuminati的含义。美国一位教授John Marini刚刚出版了一本书“Unmasking the Administrative State: The Crisis of American Politics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追溯到黑格尔的作用。也就是哲学的任务完成了,人类可以用理性获得知识。社会科学的历史很好说明这个现象,社会科学先产生大量的理论并由这些理论指导人们获得知识,并运用这些知识。但是社会科学的那些理论都是假设,很多无法实证,比如经济学,太多的预测都是错误的,但是当那些经济学家做预测,并且吸引了很多崇拜和跟随者的时候,他们是那么的坚信他们的理论,但是结果是错误的,他们也没有勇气承认。比如预测川普上台后美国经济会垮的那些经济学家们,听不到他们出来认错。John Marini教授的观点是黑格尔的“绝对”论是这种危害的源头,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社会科学的理论是符合reality的,很多甚至是歪曲reality的,也就是说人们从这些理论中获得的知识并不是practical知识,而是错误的假设导出的知识。deep state或者叫Administrative State是这种错误的假设而集中权力的产物,这种一个理论框架,并且应用理性,产生的集中权威,无论是起先做过好事,起过好的作用,时间长了,就会变成一个熵系统,不可避免的积累腐败,这在我看来是美国当今政治体制和法治体系的混乱和失序的根本原因,人们用错误的假设,然后理性来game the system保住自己的权威。简单来说社会科学jealous of自然科学,很多跃跃欲试以为是一样的科学,不幸的是社会科学永远达不到自然科学的实证,这是社会科学的本质缺陷。


deep state接下来会干什么呢?我想目前来说,deep state还报一线希望,还希望穆勒的全报告或者川普的缴税报告会帮助他们推翻川普,但是我认为deep state在准备下一个大动作,这个大动作我想是川普最为担心的。最近几个月,川普从公开批评美联储,到要求美联储降息,甚至重新搞QE,是一个不妙的信号。deep state在game政治系统上不能推翻川普,那么他们会甘心吗?显然不会,尤其是川普早就计划,也在启动用政治和法治手段反击,我认为接下来战场会转移到经济上。能不能阻止川普2020连任取决于美国经济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是否还能稳定增长。我认为deep state会动用所有的力量crash the market,假设美国股市大跌30%以上,而且持续一段时间,美国经济转入衰退,普通选民是不是会被社会主义免费政策吸引呢?尤其是年轻人,豁免高昂的学生贷款,保证每个人有工作,不愿意工作的人也获得经济保障,免费医疗保险,等等这些政策是不是会吸引大量的美国选民不再选川普呢?我想几乎是肯定的。在那个股市大跌,经济衰退萧条的状况下,川普2020连任是不可能的。


我个人给川普捏把汗,而且是悲观的,我希望我的研读给我的这个判断是错误的,但是K大法官任命闹剧和川普通俄闹剧让我感到川普的对手们是没有底线,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场争斗会是相当惨烈的,美国普通人会是最倒霉的。在这个大背景下,川普的对华政策,包括贸易政策的合作倾向就很好理解了。我劝所有的美国公民网友,提前做些准备,我自己早就做布局,比如屯些黄金,调整自己的portofolio,屯几个月的生活必需品,总之要做些准备了。







浏览(5137) (32) 评论(135)
发表评论
自由主义是个竞技场系统 2019-04-06 01:10:08

4年多前,我写过一篇博文介绍一下荒诞论,当时跟几位网友的留言互动,给我启发颇多。最近人们对liberalism探讨颇多,我想重新发一下那篇,加上这几年的认知更新:


《万维网很多传统哲学的讨论,延伸到中国文化,西方文化的对比。我认为二战后,人类在思想上不应再受传统哲学强调的metaphysics 形而上学的束缚。更不应被拽回到中国文化的大忽悠中去。 介绍一些荒诞论的观点,看看人们是否有兴趣.

In philosophy, "the Absurd" refers to the conflict between (1) the human tendency to seekinherent value and meaning in life and (2) the human inability to find any. In this context absurd does not mean "logically impossible", but rather "humanly impossible".[1] The universe and the human mind do not each separately cause the Absurd, but rather, the Absurd arises by the contradictory nature of the two existing simultaneously. Accordingly, absurdism is a philosophical school of thought stating that the efforts of humanity to find inherent meaning will ultimately fail (and hence are absurd) because the sheer amount of information as well as the vast realm of the unknown make total certainty impossible. As a philosophy, absurdism furthermore explores the fundamental nature of the Absurd and how individuals, once becoming conscious of the Absurd, should respond to it. The absurdist philosopher Albert Camus stated that individuals should embrace the absurd condition of human existence while also defiantly continuing to explore and search for meaning.[2]

荒诞论Absurdism的定义就是人想找到自身价值和活着的意义的倾向于人的不具备找到答案的能力之间的矛盾。宇宙这个庞然大物对我们每个个人的幸福和悲哀是无动于衷的,不会有任何反应的。相比于宇宙,人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没有能力找到自身价值和活着的意义的。这个世界信息量太大,太多的未知和不确定使得人不可能找到自身活着的意义,所以是荒诞的。法国哲学家和小说家加缪是这个哲学流派的领军人物。


加缪用《西西弗神话》来很好的诠释了人生的荒诞并且该如何去面对这种荒诞。我喜欢像加缪那样的现代哲学家的洞察,因为两次世界大战给地球人带来的困惑要比过去的几千年更有现实意义。因为人们互相之间的现代通讯的作用是巨大的。假如这个世界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那么古代的哲学家的好多认知可能会被推翻的。我的理解是古希腊的每一个神话,后人有多种说法和解释,关于《西西弗神话》,我比较喜欢以下的一种说法:

”西西弗触犯了众神,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由于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他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诸神认为再也没有比进行这种无效无望的劳动更为严厉的惩罚了。西西弗的生命就在这样一件无效又无望的劳作当中慢慢消耗殆尽。 

但终于有一天,西西弗却在这种孤独、荒诞、绝望的生命过程中发现了新的意义——他看到了巨石在他的推动下散发出一种动感庞然的美妙,他与巨石的较量所碰撞出来的力量,像舞蹈一样优美。他沉醉在这种幸福当中,以至于再也感觉不到苦难了。当巨石不再成为他心中的苦难之时,诸神便不再让巨石从山顶滚落下来。 

西西弗在这一奇妙的发现中超越了自己的命运。在那微妙的时刻,西西弗回身走向巨石,他静观那一系列并无直接关联却跟他自己的命运紧紧相连的生命行动,发现正是自己创造了自己的命运。于是他变得比他推动的巨石还要坚硬。征服顶峰的斗争本身,足以充实人的心灵。西西弗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种幸福。“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小部分人的生活是“心想事成”,充满“意义”的。绝大部分人,无论是工作,学习,还是生存,都是像西西弗那样重复着同样的一件事。两次世界大战,俄罗斯和中国的革命,冷战和柏林墙的倒塌,后来的极端伊斯兰恐怖,等等,是人们对人生的困惑,从宗教,从马列理论中找答案的尝试。中国现在还在从马列和中国古代文化中找答案。对加缪的评价是,他为世人指出了一条基督教和马克思主义以外的自由人道主义道路。


人在自己的人生中,面对无动于衷的宇宙,经历自己的幸福和悲哀,面临四种选择:

1. 自杀, 让自己彻底离开这个荒诞的人生

2. 宗教,主义的信仰,leap of faith, 从中获得活着的意义

3. 正视人生的荒诞,然后按自己的自由意志而做选择

4. 吃饱,穿暖,七情六欲

这样,我基本上能看懂这个世界上的人的活法了。我个人目前选择的是第三种活法。》


川普的当选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重新检讨,尤其是检讨人的自由意志的作用。也让我重新研读历史,我个人认为Will Durant对历史的研究给了我进一步的认知。农业社会群居之前人的本性,经历农业社会群居后,是不是就彻底改变了呢?我想政治制度和人的道德原则只有在群居社会里才会是有作用。每个人的自由意志在群居社会里怎样体现呢?按照尼采的观点,人的意志will是决定一切的,我想这就带来了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有没有一种力量在无形中支配人的意志?尼采指出上帝死了,是我们人类杀死他的,这样一来就没有了那种无形的力量来支配人的意志了。重读尼采的“The will to Power”,这段话让我深思:Scepticism about morality is what is decisive. The moral interpretation of the world loses all justification once it tries to flee into transcendence -- a process which ends in nihilism and leads to its downfall."Everthing is meaningless": when tremendous energy has been expended on an interpretation of the world that proves impracticable, it arouses the suspicion that all such interpretations are false." 我认为哲学和科学对宗教信仰的所用就是逼着宗教进入transcendence,也就是逼着宗教进入一个无法实证的境地。但是哲学和科学又没法逼着人照镜子,人看不到自己的很多,理性和逻辑,如果不照镜子,就变成了自我的一个practice,而照镜子就是transcendence的一个过程,于是我们人类在群居后发明了各种政治制度和法治体系。我想宗教,政治制度包括法治体系都是为了一种秩序,为了稳定,一个大圈子兜下来,结合这过去几年在美国西方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叹人类order of values的建立是如此之难,人的自由意志的作用也许跟建立order of values本质上是矛盾的。假如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的,那么我们再来看看人的自由意志会让人干什么呢?


我认为人的自由意志对人有三个方面的作用:

  1. Survival,活下去。

  2. 活下去的过程中,活好不可避免要面对竞争,如何竞争。

  3. 竞争中人的intentions。


一个政治制度包括其法治体系,应该是确保人的生存和其匹配的权利,也要确保竞争中体现公平和公正,但是却无法管控人的intention。那么这个政治制度和法治体系就不可避免的被不同的人的不同的intention而gaming和play。美国西方过去几百年到如今的身份政治和4th wave liberalism,如果比作一个系统,无法避免的让很多人在这个系统中game和play,过去四十年接纳中国,也培养了中国在这系统中game和play的高超技术和手段。我认为整个美国西方的liberalism就是这样的一个让各路豪杰game和play的大系统,各路豪杰尽力运用自由意志在game the system。原因在我看来很简单,上帝死了,长时间竞争中不能达成order of values的一致,那么竞争者的intention就会尽力到game the system而希望胜出,包括我上篇中提到的,输者也会把自己当成赢家来继续game the system。 无论是开放边界,还是经济金融国际化,还有文化多元化,等等都是让这个系统可以接纳更多的人来game,这样人类文明还是不可避免的回到群居前的本质:活下去和竞争。


我必须要指出,中国文化的精髓:好死不如赖活的生命力是最强盛的,我相信赖活是game the system最高级的手段,也是最大的动力来源。回到荒诞论,人生的意义如果是game the system,我想over time中华文明会是占主导的,我认为美国西方game liberalism这个系统的高人们是自不量力的,川普如果不能有这个认知,reset美国后,不能回到美国开国时设想的主权国家蓝图,不能与liberalism这个系统切割,那么我可以得出判断,美国的强大的确是偶然的。我经常想欧洲和美国电影和文学里一对一决斗的场景,我想那个系统没有办法game,我也想诸葛亮的高超game,连东风都能game出来,这两个场景非常有代表性,liberalism就是一个竞技场,我们可以耐心看看谁能赢吧。

















浏览(375) (8) 评论(7)
发表评论
川普通俄闹剧--输者把自己当赢家 2019-03-29 06:06:10

美国因为在2016一位“人品”大有问题的人当选总统,引出通俄闹剧,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西方文明几百年前开始的启蒙,理性,发展演变到现在,还是不能改变人性中的丑陋。这种丑陋在民主自由的美国,通过通俄闹剧揭示出来,也就是loser会把自己当做winner,然后不惜一切代价,不择手段诋毁winner。这让人感到悲哀,还好美国还有法治,尽管法治的坚持和保障并不容易,但是如果没有法治,通俄闹剧会是什么结果呢?想想真后怕。


太多的事实证明,通俄闹剧是希拉里输不起的后遗症,这里面还不仅仅是希拉里个人输不起,她和奥巴马代表的4th wave progressivism的美妙口号,也遮不住他们这些人内心的丑陋。在很多博文和留言里,我一直想提醒人的virtual signalling,裱是不可信的,尤其是政治人物和意识形态主导的人物。越是口号喊得亮丽,人们越是要当心,人们要认知这些口号不是reality,是某些脑子里的东西,要观察的是这些人的行为。


以前我引用过尼采的这段话:“An idealist is incorrigible: if he is thrown out of his heaven he makes an ideal of his hell. Let him be disillusioned and behold!—he will embrace this disillusionment just as fervently as a little while before he embraced his hopes. Insofar as his tendency is among the great incurable tendencies of human nature he is able to give rise to tragic destinies and afterwards become the subject of tragedies: for tragedies have to do with precisely what is incurable, ineluctable, inescapable in the fate and character of man.”


这句话的深意是incorrigible,incurable,ineluctable,inescapable tragedies。结合最近万维网上的争吵,我发现losers把自己当成winners对一些自以为自己有某种“理想”,自认自己是崇高的人是incorrigible不可救药的,他们需要这样的disillusionment as much as hopes。 因为这是人的character问题,所以是不可救药的。






浏览(846) (12) 评论(10)
发表评论
穆勒调查结束,川普接下来会干什么? 2019-03-22 23:46:46

穆勒关于川普总统通俄的调查终于结束了,报告送交司法部长,并且向外界宣布不会再有任何个人的犯罪指控,有意思的是有媒体主播居然哭了。不知万维会不会也有人哭。两个多月前我写过一篇

死认川普受普金指挥的人可以读读

其中做过如下的推理:

假设川普是为普金工作的,这也是这么多主流媒体,deep state和万维这里跟风的网友相信的。OK,穆勒调查了这么久,如果有100%的证据,那么川普就不可能还是美国总统,早就被拿下,是不?穆勒做这个调查的前提是为了爱美国。他肯定不会等那么长时间,让普京指挥川普近两年。这不需要多少智力,显然穆勒没有那么硬的证据。OK,如果穆勒有50%的确定度证据证明川普是受普金指挥的,他会等这么久?让川普受普金指挥伤害美国?那么多人坚信川普是受普金指挥的,他就不怕证据出来他自己被美国人指责他按兵不动造成的对美国的伤害?居然让川普受普金指挥两年而不推荐国会弹劾川普?要是他爱美国,我想他也是不会按兵不动的。所以只能说明穆勒没有任何可信的证据证明川普是受普金指挥的,另外谁说穆勒不在调查其他的犯罪呢?

那么为什么主流媒体和那些deep state还要这样死缠烂打川普呢?最可信的是他们还是没法接受川普能赢总统大选,在他们开始的信念里,的确是死认川普接受普金指挥的,他们坚信普金帮助川普当选的,他们没有脸面停下来,只能是死抗到底,在最后的一分钟,希望出奇迹,然后等穆勒报告出来,最后最好来个不了了之,混过去,保住自己的面子和信誉。这样就要看川普放不放过他们了。稍后我会根据我所了解的信息,写写川普和他的人在干什么。


我想是时候写一篇川普接下来会干什么。我认为川普接下来会干这些事:


  1. 川普要确保2020年能连任,因为他很清楚,这些losers是不会放过他的,他卸任后这些losers还会继续用法律来骚扰他的。其中纽约地方检察官已经启动调查川普原来的生意和川普家族的所谓的问题。另外民主党众议院的那几个委员会主席也不会放过他,会继续用法律来制衡他。我个人认为那是fair game,也是美国民主法治的真正体现。川普被对手用法律的手段压制的压力会变小,他如果能连任,那就更不一样了。


2.川普肯定会报复,肯定会用法律的手段和方法来打击这些losers,这就会是相当复杂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先会是从两个方向展开:1,川普在任命罗森斯坦当DAG同时任命穆勒调查时就开始布局,最近被公开的前司法部长Sessions要求犹他州检察官Huber继续调查希拉里就可以得到证实,Sessions,罗森斯坦一直配合,这个调查已经有相当的进展,会继续。另一个方向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开始调查虚假的Dossier怎么作为输入,到FISA法庭开始对川普通俄的调查,当时司法部和FBI的整个决策链会被调查清楚,这些其实已经有很多证据,只是需要一个特别检察官或者司法部本身实施。我个人认为这两个方向的调查最终会指向奥巴马当时的作用。


3。我写过多次,川普跟奥巴马早就结下了的仇恨,源于川普跟着质疑奥巴马的出生以及在一次记者晚餐会上奥巴马对川普的羞辱。如果上面两个方向的调查最后指向和公开奥巴马的幕后作用,那么川普一方面在政策上取缔了奥巴马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在个人层面曝光了奥巴马的伪善甚至犯法,我想美国传统人士中有一股相当强大的力量一直在要求川普实施这样的反转战略,我认为川普会义不容辞,不辜负这些暗地里一直支持他的传统力量。


我个人是乐于看到奥巴马的4th wave liberalism的彻底失败,我想这个失败最终会是以奥巴马个人的信誉的丧失来完整体现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看很多原来反川的人的变化,他们会出于自保,会装可怜,我甚至认为主流媒体为了生存,也会反转。我也想看看万维的那些所谓“理性”的川黑们,会如何继续表演。国际上站队早已开始,现在是义无反顾下赌注的时候,川普不愧是当过赌场老板的。


我个人听了DR.Pippa Malmgren的分析和判断,倾向支持川普在2020年大选之前,退出竞选,打造一个Trump News Network,TNN,彻底打败CNN这样的fake news outlet,尤其是在国际上的影响。我认为川普最合适干的事是run TNN而不是当美国总统,希望那时有合适的传统保守派人选,横空出世。










浏览(5034) (45) 评论(146)
发表评论
2024后党会对美国结构改革 2019-03-10 04:54:05

中国驻美的崔大使最近指中美达成的中国结构改革的好几个方面是中国政府自己远期计划的一部分. 他还说中国结构改革需要5到10年时间完成,美国需要有耐心,不能让中美出现19和20世纪那样的大国博弈. 我认为中国的党会命令美国做结构性改革的,民主党progressive们和华尔街早已经在准备了. 请感兴趣的网友列出美国必须要做的结构性改革,否则党不会带美国流浪的.

浏览(832) (5) 评论(3)
发表评论
总共有13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