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美国西方的民主选举和中国的专制的比较。 2019-09-13 09:40:03

经常会读到人们关于美国西方的民主选举制度和中国的专制制度的比较,争论的双方喜欢比较各自的优势和不足,争吵是异常激烈的,甚至是比烂的。我的研读和思考让我感到主流的辩论内容并没有击中要点,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民主选举制度为了什么目的呢?或者说民主选举是手段还是目的呢?我想人类的诉求是自由,有尊严,足够的生活资源,感到幸福。以国家为集合体,如果大多数人的诉求都能获得满足,政治制度的方式就不是最重要的了。那么相比专制制度,民主选举制度到底好在哪儿呢?人们认为民主选举制度的优点是其纠错的机制,任期制可以让选民们选出另一个他们更喜欢的领导人。如果在某一个时期的一位领导人没有犯什么错,大多数选民的诉求也是得到满足的,那么还要这个任期制干什么呢?这让我想起两个例子。


我住在硅谷,有幸去过硅谷的casino赌场,发现赌场里有一种赌法:每个玩家player可以要求做庄,轮流做庄,条件是要付给赌场的老板一个小的费用才能做庄,而且不能一直做,有一个连续做多久的规矩。我问那些玩过这种做庄当老板的人,结果如何,几乎没有人真的连续赢钱的。有时我在想美国西方现在的民主选举跟这种赌场里的玩法差不多,人人似乎都有做庄的机会,但是赢钱的还是很少,还是casino的老板赢钱。这里我就不再展开指出美国西方社会和政治运作中的who's who了。


再看中共专制的例子。我记得中共改革开放的一个最关键的口号就是:党的错误只能由党来纠正。这听上去跟民主选举一样的目的,纠错。我想中共也许很清楚,轮流做庄后的玩家们也不见得赢钱,总是一个大老板赢钱。我一看,银行,保险,电信,铁路等等行业,哇塞,怎么的,还是那个有license的大老板赢钱。


好了,做了这个比较后,我就想,民主选举50.000000000001%的多数胜出的机制怎么能确保制度的纠错功能呢?中共的党的自我修复机制怎么能确保纠错呢?我认为这两种制度最关键的一点是一样的,就是怎么保证纠错?最近看到香港的原特首梁振英发表的国家杀人是无罪的豪言。他的意思:国家是人民的利益的大集成,所以为了这个大利益杀人是无罪的。他没有描述国家犯了错,如果不纠正,而是选择杀人,那怎么也是无罪的呢?我想就凭这一点,美国西方民主选举制度要优越的多。我一直认为政治是肮脏的,对政治运作中政治学理论,甚至是哲学支撑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我认为纠错机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容易,包括美国西方民主选举制度,就像硅谷的赌场,自己做庄要付出代价,也不见得就赢钱。我以一个标准来衡量:是不是允许反对者公开说话和反击?是不是能做到不杀人,不杀反对者?尽管有梁振英之流的国家杀人无罪说,我还是希望能看到中共进一步唾弃原来的杀人习惯,那是白莲教太平天国模式,很低级。如果能够容忍反对者,不再迫害反对者的话,那才是展现和满足党的自我纠错功能的必要条件。


人最难的是自我纠错,我认为某个党也是。美国西方启蒙后的试验也还没有保证民主选举自动能有纠错功能,因为实施的还是人。是人,制度纠错就不是确定的。但是不杀人是最基本的,这是我对西方民主选举和中共专制的最明确的指标看点,其他,就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吧。对了,不杀人是单因逻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辩证法和矛盾论的多因逻辑,这两者是不能混的。我认为很多关于民主选举和专制的争论是把单因逻辑和多因逻辑混在一起,争吵就没有了意义。这也是我崇尚的order of values的展现。最起码不杀人是value的最高order和baseline,其他那些value的order,在我看来,当今世界还没有排好队,在我这个不喜欢理想化的人看来,it is what it is,so be it。








浏览(2073) (12) 评论(135)
发表评论
川普是不是疯了? 2019-09-07 01:48:23

最近我注意到,美国媒体又开始炒作川普的精神健康问题,尤其是川普发了那么多关于飓风的推。非常有意思的是以前也炒作过。在我看来,过去关于川普心理有问题的炒作,一是用来影响川普选民和摇摆选民,二是在国际上把川普搞臭,欧洲各大机场都有CNN持续的炒作。连我的万维网友石牛博也在跟进,效果也是有的,2018年中期选举着实影响了郊区选民,尤其是郊区女性选民。不过这次有点不同,我的研读让我判断,现在开始的炒作是准备最后的摊牌,也就是明年中,如果美国股市大跌,经济进入衰退时,到底是谁的责任的问题。如果大多数美国选民认为川普是个疯子,那么美国经济如果衰退,就几乎肯定是会责怪川普的。前美联储副主席不久出来放话,美联储不能enable川普的连任,最近格里斯潘放话,美国30年长期国债肯定会是负利率,等等。这些信息让我感到,接下来反川和阻止川普连任的人和组织,开始了早已策划好的动摇美国快退休和已经退休的选民对川普的认知,如果能动摇这些选民中的一部分,川普连任就没有了足够选民的支持,因为女性和年轻人多数是投民主党的。


在这里我想谈谈国债负利率是怎么回事。通常买国债,应该是有回报的。国债负利率变成了要亏钱。比如100美元买国债,coupon负利率,到期获得少于100美元,谁会买这样的国债呢?一种说法是保值,跟中国房地产差不多,很多人不愿意拥有现金,把钱放到房地产,有信心物价会涨,但是房价不会跌,房价说不定还要涨呢。另一种是获得capital gain,也就是说自己买进后,赌自己不是最后的接盘侠,还有人会出更高价买回去,把国债当成交易工具了。这是我几十年前学经济学理论不会提到的,这也说明美国和世界主要经济体国家央行已经把金融工程引导到了什么样的一条路上。简单就是condition人们对金融的认知:不用担心,市场内部机制不重要,只要相信政府,相信美联储,欧盟央行和各国央行,就不会有问题。但是退休金很大的比例是放在国家债券里的,退休人员需要足够的回报率才能逐步取出支撑自己的退休生活,负利率怎么行呢?这样一来,大量的退休基金被逼进入股票市场。


我来谈谈这里面的“阴谋”,我个人认为不是阴谋,而是最后的摊牌控制川普选民。美国国债已经高涨一段时间了,很多人退休基金国债部分的回报很高了,有意思的是国债高涨股市一般是跌或者低迷的,但是这次美国股市也一起高涨。如同川普吹的,401k退休基金涨了多少多少。那些拥有这两种投资的退休基金该怎么办呢?导向控制信号出来了,国债会是负利率走向,股市会是继续冲高,美国经济不会进入经济衰退的。对退休基金就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不做调整,相信政府和美联储,二是国债回报率没了,还是多进股市为好。其他还有什么获得高回报率的投资呢?对了,China,世界经济的引擎,所以MSCI指数大幅度提高中国的公司股票比例,甚至JP Morgan还把中国政府和大企业的债券引进其债券指数。我们会看到这样的一个setup,退休金更多会进入股市和中国相关的投资资产。主流媒体和经济学家们会鼓吹:美国经济本身不会进入衰退,只有中美贸易战才可能把美国拖进衰退,所以不能支持川普的贸易战。川普听了,嘿嘿会心的笑。我认为trigger是美国国债高涨后开始下跌,然后大量资金会进入股市,最近美联储放话,大家放心,美联储是不会让美国经济进入衰退的,即便是中美大打贸易战,哈哈,川普又嘿嘿会心在笑,尽管历史上每次都是美联储让美国经济进入大衰退的。


好,现在来谈谈川普是不是疯了,也跟着,甚至是驱动着这样的操作和炒作?我认为这就要看这个blame game会是什么结果了。假如美国经济明年没有问题,股市继续高涨,退休基金继续获得高回报率,川普连任的机会就大增了。如果美国经济明年进入衰退,股市大跌,正常情况,川普连任恐怕就没戏了,因为那些退休基金一夜之间就会跌回到原点。这第二种情况的博弈就很有意思了:第一,如果人们认为反川的人和组织,通过这些年那样的操作和炒作反川,会不看到这个机会,我想我就不用多说了。第二,川普为什么也要这么做呢?在我看来,川普没有其他选择。My way or no way。我认为川普一直是我行我素的,他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来确保连任。第三,有很多人不以为然,认为金融市场是市场机制,是市场决定的结果,我呢,希望这些人研究美国历史上的bubble的破灭,哪一次是市场机制造成的?


我是从这个框架看川普实施中美贸易战博弈策略的,我一直认为川普把跟中国的博弈当做一个重要的棋子而已。我甚至认为习主席后来也明白了,一直在跟川普唱双簧,这让我判断习主席和他的贴心智囊们是在帮助川普连任的。我一点也不奇怪,习近平主席选择川普而放弃那些neo liberalism的推崇者,我认为中美明年中之前会签协议,变数是习近平主席攮外必先安内的大计划能否实施成功,估计10月份的四中全会会是个很好的看点。


再谈一下习近平主席为什么会讨厌neo liberalism理念的那些领导者呢?第一,他不相信,他是个民族主义者,跟川普理念一致。第二,索罗斯曾经号召全球注意习近平的独裁,neoliberalism毕竟还是极端反对独裁的,第三,我认为习主席的确是相信自力更生的,因为他是毛泽东的传人,第四,习主席每年扫墓的时候,对他父亲说什么呢?我想大概是:爸,我不容易,你以前吃的苦,被老毛那样的整,我知道,但是请您原谅,为了中华复习,我只能是无我,只能搞5大斗争,毛主席最正确的,他老人家是中华复习的伟大领袖。


最后回到川普,我个人判断川普连任的可能性不超过50%,我最注意一个判断点,那就是川普如何对待这些年搞阴谋对待他的人,是原谅,是无奈,还是极力追究。我认为川普的my way或者no way风格会是这场大戏最精彩的内容,不极力追究只能说明他是无奈或者是妥协了,妥协跟my way or no way又是矛盾的,只能是为了连任,因为连任是他的至高无上的way。因为如果他不能连任的话,个人就会倒霉,甚至他的家人也会倒霉,从这一点来说,川普在很多人眼里和理解中是个疯子。







浏览(4346) (7) 评论(116)
发表评论
我对香港抗议活动的观点 2019-08-20 13:21:13

从今年六月开始的香港由反送中立法引起的香港公民的抗议活动现在看来会持续下去。世界各地有各种各样的观点和评论,我也想谈谈我的观点。我想以美国西方自启蒙后的人类文明的演进代表的主流价值观: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和中共前些时候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的最关键点,那就是暴力还是非暴力,做个比较来看香港的抗议和接下来的演变。中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怎么能用武力对待和平抗议的香港公民呢?


我个人对香港的前景抱有谨慎乐观的判断,我认为中共不可能会选择武力镇压香港公民的抗议,原因是香港公民不是中国国民,中共最多会在一国两制的框架里解决香港问题,所以我认为香港政府会妥协,甚至会启动一种普选的方式。当然假如中共选择实施武力镇压,那会怎样呢?首先我想美国西方会抗议制裁,然后几年后基本上还是会像对待俄罗斯侵占克里米亚那样,接受现实,保持一些制裁,然后继续跟中共的中国做生意。但是这种结果对中共来说并不是一个他们希望的好结果,因为那样就把欧洲那些国家,比如德国,英国,意大利,法国等等国家要挣脱美国,希冀跟中国搞共同体的计划彻底打乱。而中共的计划是在跟美国的较量中,至少保持国力不衰退,甚至是继续保持相当的经济增长。跟欧洲那些国家不能搞共同体来抗衡美国,基本上就决定了中国的国力和经济实力会是进入一个漫长的衰退进程,无论中共是否想学北韩,我个人判断,中共是无法做出让中国进入一个漫长的经济衰退的周期进程的战略决定的,因为中国沿海几亿人的财富不但得不到保障,整个中国的经济会是非常糟糕,中共本来的靠经济增长跟老百姓勾兑来的合法性就失去了保障。


那么这跟美国西方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的主流价值观和中共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做个比较有什么关系呢?欧洲那些国家,虽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他们愿意跟中共合作的一个大前提是把中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当作西方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的一个补充或者说一个变通,在人类文明的理念上保持一致的认知的。我认为欧美很多人士是不接受中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涵,也是不相信其诚意的,但是为了做生意,就选择欺骗他们自己。如果中共用武力镇压香港公民的合理诉求,那么欧美亲共人士和欧洲那些国家连自己骗自己都是骗不下去的。即便美国西方的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和中共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再有什么不同,至少对公民的和平抗议不能使用武力镇压,否则“人类命运共同体”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呢?


中共离开了美国的亲共人士和欧洲那些国家的合作,还剩下什么呢?总不能花了这么多年,一夜之间把自己还原成原来的土匪本质吧?


我认为这次香港和平抗议的人们太伟大了,代表了人类文明的希望,也给美国西方的人士做了个榜样,作为一个华裔,我深感欣慰,我愿意把去中国化变成香港化,加油,香港人!





浏览(2029) (209) 评论(62)
发表评论
我对中美关系的看法Update。 2019-08-01 23:57:44

中美博弈基本如同我在川普刚上台时的预判那样展开,那时我认为博弈的进程,简单来说就是关系的切割过程。我一直认为这种切割不仅仅对美国的长远前景是最好的选项,对中国的整体进步也是最好的选择。


我一直认为美国的最高国家利益是其公民的福祉,其中最关键的指标是保持,甚至增大和增强美国中产阶级的富足。这就需要美国彻底放弃领导所谓国际化的幻想,因为几十年的事实证明美国领导国际化付出的代价是美国的中产阶级一直在持续衰退,到了现在超过一半以上的美国家庭存款不足几千美元。我每月回上海看父母,对中国国内的了解以及常年在世界各地工作旅行,我做过比较:美国整体是3亿5000万人,至少一半人口是没有多少disposable income来自由支配的。中国沿海和内地工业发达区,至少有3亿人的财富和disposable income是富足的。两国的富人不用多说,两国的穷人,尽管中国的人口穷人占比还是非常高,但是整体社会的繁荣,在中国因为那几亿人的富足,开始比美国光鲜了,所以美国领导的所谓国际化是非常失败的。失败的原因,我只想说最关键的一点:二战以来美国领导全球一直是以经济和市场换取盟友在国际上反苏和反恐怖主义听从美国的领导,这种世界秩序的领导威望和地位,用美国的一些地缘政治学者的话来说,是美国bribe,给其他国家好处,买通其他国家而达成的,不是自然的,更不是基于价值观,因而也是不可持续的。所以美国的reset是不可阻挡的,国际化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美国怎么reset跟中国的关系,而切割是最好的选项,川普只是催化剂,从贸易方面来启动,目标是逼迫美国企业和其它想继续保持和发展美国市场的企业做出选择,最重要的是美国企业要做出选择,继续在中国投资,还是退出中国,等等。如果相当数量的美国企业退出中国,一部分回流美国,那样美国增大,增强自己的中产阶级就有了生产能力的保障,安全,国防,移民,金融,学术,科技政策都是配套措施,来保障美国中产阶级得以继续壮大,那样美国的国家债务可以得到缓解,老年人的退休福利,普通人的医疗保健,就都有了更强的实体经济的支撑。


中国跟美国切割,在我看来,长远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这里我就简单说一下,不展开。如果中国在这次中美博弈,切割后,变得更强大了,整体上又增加了几亿人富足,比如一半中国人变得富足,那么中国就能真正证明自己的体制是有强大的生命力,甚至是优越的。不再依赖美国市场和技术,自力更生,变得更强大,那样就完全不需要依赖美元,就完全能让周边和欧洲国家信服,并且获得真正的尊重和支持。当然中国可能会学美国,靠bribe,给其他国家好处,买通其它国家来获得国际上的领导地位,那样不正是习主席的中国梦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使命吗?


我认为中美双方最终是达成了这样的对自己的认知,其结果就是贸易谈判和协议变成了playground或者是棋盘。我感到好玩的是,中国似乎是研究透了川普的Art of deals,用了很多其中的招数。而美国川普政府里,中国通和对孙子兵法的研究也不差,用了很多三十六计。也许这是中国改革开放融入世界给世界其它国家带来的最好的礼物,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的卓越展现和实施,搞到美国人也不能不学习,进而为美国人所用。


我认为中国方面做出了决定,希望刺激川普继续加关税,一来那样可以判断出川普的真正弱点,二来逼迫美国企业做出抉择,那样中国自身好早做调整产业链。美国方面策略是再给美国企业退出中国的时间,最好回流。另外说一下香港,我想香港的时局变化也会是服务中美双方逼迫美国企业表明态度的一个关键因素。中美的切割能否成功,取决于美国企业是否决定退出中国,我想中美双方政府实施的谈判策略和配套措施是个过程,最终要看这些在中国的美国企业的决定。在这一点上,中美双方其实是高度一致的。


我认为中美双方都不用再指责对方,切割分手尽管需要勇气,也肯定触动很多人的利益,但是自己总要展现自己的本质和真实性,是骡子是马,自己是什么,好好出来遛遛,自然就会得到相应的尊重和地位。






浏览(4523) (22) 评论(119)
发表评论
爱泼斯坦性侵少女案,兼谈川普。 2019-07-13 23:49:05

最近美国的一件轰动的事件是爱泼斯坦再次以性侵少女被起诉案,由此牵引出美国的金权政治腐败的端倪。不久前我写过博文,描述我对人类从王权,神权,演变成当今金权的管控模式。这个事件非常及时的提供了鲜活的证据,但是由于我们处在信息泛滥的年代,我深感获取事实证据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这其中也包括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再次爆出这个事件,假如金权是真正的在主导世界进程,为什么金权不像上次那样大事化小?或者换个角度,是反对金权控制的力量在反击?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虽然有几位美国主流媒体的人士试图把爱泼斯坦跟川普联系起来,但是主流媒体并没有像那时对待K大法官那样的狂轰滥炸,是他们得到指示而收敛,还是其他?川普的反应也很有意思:他反复强调他和爱泼斯坦的交往是多年前的事,在他宣布劳工部长辞职对记者的谈话中,他提到当时跟劳动部长had a deal to bring him on board。是川普不经意的流露?也就是说劳工部长是上一次爱泼斯坦性侵案获得从轻发落交易的检察官,川普提名他当劳工部长时,不可能不考虑那个因素。另外爱泼斯坦号称billionare的财富从何而来也是不得而知。


本文不牵涉这个案件具体和其影响,只是谈谈我个人的感想。近来在思想和知识层面,我最感兴趣的是思考人类的起源和未来的可能走向。从起源到未来,当中发生的事,在我看来是被各种力量shaping成符合各自的话语和解释理念的。也许因为我是干AI这个行业的,我深感这里面的困惑是巨大的。有幸听了David Berlinski on “The Deniable Darwin”的采访,加上自己一直的兴趣,结合爱泼斯坦事件,谈谈我的理解和感想。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听听David Berlinski的采访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uEaJDksxls

David Berlinski在采访最后引用十七世纪法国数学家和哲学家Pascal的一段话:

“There is a God-shaped vacuum in the heart of each man which cannot be satisfied by any created thing but only by God the Creator, made know through Jesus Christ.”― Pascal


顺便说说,我跟好几位人士聊什么能证明上帝的存在:答案是音乐和数学。我个人碰巧对数学和音乐都感兴趣,我自诩是左右脑的发达比较平衡。在我的感知中,数学和音乐是纯美的,不带任何功利性,以此可以推断,数学和音乐不会是符合进化论的天道酬勤,适者生存的原则。refinement是不适用的,也就是说是pre-set的。按照David Berlinski,进化论的推演,推不出将来,也就是人的理性有无数的缺陷,哥德尔的不完备原则也说明人只是会自圆其说,并不能带来确定性。


好,这个世界上的人,在道德和价值观层面,根本的区别是什么呢?David Berlinski的说法很棒。当一个人说我相信没有上帝,他的态度和认知是坚决的,是他的信仰。当一个人说我不相信有上帝,只是说明这个人还没有达到相信的那种信仰。即便是那些相信没有上帝的人,按照Pascal,他或者她心中的那个God-shaped hole,那个God-shaped vacuum 也是存在的,只是非常小而已。我们作为人类,在道德层面只是心中这个hole的大小不同。


爱泼斯坦之类,那些残害人的专制掌权者,那些伪善的自由主义进步人士,那些道貌岸然的保守人士,他们心中的那个hole非常小,需要其他来填补。这里说说川普,我一贯的认知,川普的reset是美国最需要的,我认为他的任务完成了,他自己继续推动下去在我看来是55开。对川普个人,我不是非常确定,很多目前获得的事实信息是川普心中的那个hole在过去几年变大了,而川普以前心中的那个hole恐怕也是很小的。问题是川普早前和最近能不能reconcile呢?爱泼斯坦事件让我感到川普还是不能自己想独善其身就能实现的。如果我的关于金权是掌控世界进程的判断是事实的话,我想川普也是脱离不了被掌控的。当今世界,人类文明的演变,都指向:人们心中的那个hole在变小,这是我对科学诸如AI之类最大的担忧。







浏览(1609) (9) 评论(93)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