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美国2020总统大选可能的三种结果 2020-01-11 04:21:35

最近几年,我个人的兴趣逐步转到信息泛滥对人类文明的影响。一方面是当初来美国留学学过social effect of information overloading,另一方面当今美国西方的现状,不能不让我感到,保持开放的思维实在是太重要了,我个人认为,我们接下来的将来,不再是那种遵循历史的逻辑加上理性和逻辑,至少不能仅仅再按照历史数据和事实来推演了。那么什么是一个更重要因素和输入呢?我想人性,包括人的情感和直觉越来越会是最重要的因素来主导文明的进程。


我的老东家IBM2015年提出一个分析预测结果,2020年,人类的知识量会是每12小时翻倍。见下图。

20150810_ap.png


人类知识量翻倍的概念是美国的复杂系统和未来学家 Buckminster Fuller 50几年前提出一个理论。这位Fuller老先生显然是个理想主义无神论者,他还提出一个匹配的概念:Ephemeralization短暂化。其含义是:The ability of technological advancement to do "more and more with less and less until eventually you can do everything with nothing," that is, an accelerating increase in the efficiency of achieving the same or more output (products, services, information, etc.) while requiring less input (effort, time, resources, etc.). 


举个例子,本人在云计算实践中经常碰到,创建一个虚机,其所用的资源的本质就是Ephemeralization,计算任务完成后,虚机所有的资源被还给系统。自动化,云计算,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AI,目前商业上主要的应用就是在最大化利用Ephemeralization短暂化来获得最高效的价值。也许技术上的确是可以最终做到do everything with nothing。数学物理计算复杂系统的设计者可以运用一些原则:self-organizing或者叫分布式,热力学的熵,等等。在哲学领域,self-organizing贯穿在笛卡尔和康德的思想里。社会政治领域,self-organizing也叫着Spontaneous order,体现在自由民主,三权分立的制衡。经济和金融领域的应用:市场经济的实施和目前在金融层面最显著的应用是区块链和比特币,这个self-organnizing系统的社会应用需要引进热力学的熵原理,体现在一个孤立的个体或者系统,某种需要外部干涉才能不至于出现混乱和衰退。


好,当今世界和将来,人们面对如此海量的知识和信息变化,包括fake信息,比如deepfake的应用,如何做判断呢?按照西方启蒙后的实验:理性,逻辑,获得truth。我经常引用的黑格尔的那句话:一站桌子,也可以被看成是一棵树,或者一堆灰烬。还有尼采的Why truth?Why not untruth?我想这两位西方启蒙实验早期进程中的聪明人,那时恐怕从哲学和伦理角度就预见到了我们现在这个信息泛滥时代人们的无所适从。尼采提出will to power来应对。黑格尔老先生只是强调人类不需要新的思想理论,他哲学绝对了,终结了,只是需要如何获得和运用知识,方法是理性,理性,再理性。


面对如此海量的知识信息变化,加上人类另一半女性的完全独立,我想will意志和理性,都不再是最主要的驱动人类行为的因素,至少是不够的。首先理性和will意志并不是一直匹配的,其次,依赖self-oragnizing加上will意志和理性,也不能避免熵混乱的最终结果。二十世纪最流行的国家管控手段是所谓的看不见的手,共产主义的从上到下的强力计划控制,还有所谓宏观调控,等等,无不是要引进熵原理来管控住混乱。我还有另一个理解:上帝或者simulation的创造者,其设计是完美的,也是决定性的。但是给每个人或者每个player free will自由意志,看看人类是否能够做到self-organizing,然后再评判。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就像我用的超高级便携计算机,我在上面可以加和run太多的应用,but one day it will crash。而self-organizing所引起的混乱,是否会有某些人间上帝们自不量力的以为可以控制住呢,我想我们人类有记载的历史只是这个控制game的playout,而且还在继续play下去。就像一台超高级便携计算机。


人间上帝们如何控制这个信息Ephemeralization的社会呢?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谈谈2020年美国总统的什么可能结果:


1,按照过去的惯例,传统方式的民主选举,结果川普获得连任。这个惯例的传统方式的可能性几乎不会在2020大选中存在。即便不是传统方式,如果双方竭尽所能只是玩弄正常的信息游戏,川普应该能获得连任。


2,反对川普的人间上帝们怎么都不能接受川普的连任,美国经济和股市进入衰退,川普丑闻不断,美国选民面对如此海量的信息和假信息,变得心烦意乱,尤其是女性选民,川普败选。


3,临近大选或者大选当天,电影里的那些场景: 多个城市的治安和交通失控,某个病毒蔓延,恐怖活动信息泛滥,外国人幕后网上打击美国,家里和带着的smart IOT设备混乱失控,停电,等等,还可以列出很多。人们无法去投票,美国政府宣布实施军事管制,取消大选,川普得以继续留任。如果出现这个局面,这恐怕是喜欢川普的人间上帝们的顶级杰作了。


我在想美国人这次会尝到self-oragnizing到底是不是一个真实的东西,是不是可以不怕危险,是不是能够面对短暂化的海量的信息变化而做出理性的选择?我个人判断,理性是不可能的,那么will意志呢?恐怕对吃瓜群众来说也没用,所在地区恐怖活动泛滥,还敢出门?我想反对川普的人间上帝们目前非常苦恼,恐怕第一步还是快把这个弹劾了结了吧。还有时间做其他的运作。We will see!


另外我想问问反川,挺共的人士,如果中共掌握了特牛X的高精技术,是不是2020拿出来用用?作为电磁武器可以让美国很多城市停电,等等。对了,目前好像有说法,中共是喜欢川普的,到时川普当选困难的话,比如南海来个反向bloody noise,等等,习主席是不是要挺出来,无我的帮川老哥一把呢?












浏览(1346) (4) 评论(13)
发表评论
伊朗会如何报复美国? 2020-01-05 00:33:31

这次美国决定斩首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将军,据说是川普在决定美国惩罚和报复伊朗一系列代理人战的多个选项中,最严厉的一个选择。过去小布什和奥巴马针对伊朗在中东的代理人战中有这个选项,但是都没有做这个选择,川普这次为什么会做出这个选择?


我个人一直把中东的动荡看成美国,西方,俄罗斯,现在还要加进中国,等等各方的游戏,或者说代理人战争的场所,中东穆斯林什叶派和逊尼派加上以色列是直接参与者。我个人的研读让我判断,Eurasia欧亚大陆的核心地带:中东会是一直动荡不安的。这个动荡不安最符合国际主义国际化cabal的利益。一来各方可以试验新武器,可以试验所有的主义和思想,二来可以有效的牵制住犹太以色列的壮大。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个平衡是近代美国西方设计的,设计者们包括竞争的两派neolib和neocon。只要看看美国国内和欧洲这几天对这个斩首事件的反应,就能够判断出我们这个世界还是由美国西方的neolib和neocon主导话语权的。我想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应也恰恰证明,中国和俄罗斯国内的neolib和neocon的代理人也还拥有相当的话语权的。


玩游戏的各方过去几十年一直僵着,而美国人总是自以为自己是可以主动改变游戏规则的。川普的这个斩首选择显然改变了游戏规则,我想这是美国的主动行为,我也不认为川普本人能有什么深远的考量,他似乎只是要表现自己的说话算数,要表现他川普是不同的,也许川普可以算的上是个口头勇敢的人。另外根据我能研读的各方面信息,我认为美国内部一直的关于美国是否撤出伊拉克的辩论需要新的输入作出选择。其中最关键的是伊拉克国会和政府的决定。如果这个斩首行动演变成导致伊拉克国会和政府的反弹,进而多数决定赶走美国人,我想美国国内neolib和neocon两派就会有个决断,美国留在伊拉克就没有了合法性。如果伊拉克国会和政府不能做出多数赶走美国人的决定,那么neocon的力量还是占上风。伊朗应该会是鼓动伊拉克亲伊朗的什叶派赶走美国人,这是伊朗的大目标。但是中国和俄罗斯恐怕会是希望美国继续待在伊拉克的,这个游戏会不会继续玩下去呢?我个人是希望美国完全撤军,有步骤的完全离开中东,让中国和俄罗斯继续玩好了。


游戏规则中哪个方面改变了呢?只要做个假设就行:比如伊朗自感力量强大,以后选择美国某一个将军,趁这位美国将军在美国以外的国家活动时,发起无人机斩首行动。当然伊朗的力量不能跟美国比,但是游戏规则的底线一打破,就不是力量对比的问题,本来不对称战和代理人战争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武力活动,这次这位苏莱曼尼将军肯定是大意了,所谓自感自己有”免死金牌“,那么,美国和伊朗在以后的博弈中,这个不对称战和代理人战的底线就没有了。假如伊朗成功实施一次他们的行动作为报复,那么接下来的世界各国就都会参照新的游戏规则,也就是不对称战和代理人战争是可以直接“合法”延伸到各国之间的斩首行动的。我联想到二战时,假如双方修改游戏规则,直接派人不断刺杀彼此的将军们,那么二战的结局可能完全不一样了。


我个人历来是个反战者。曾经跟一位哲学家聊过卢梭的认知:人类虽然有从野蛮变文明的倾向并作出努力,但是这个过程注定还是会失败的,因为人类喜欢攀比和竞争,vanity和虚荣最终让人类失去自我。也许战争是人类变文明过程中所必须的,这让我感到非常的悲哀。这也让我联想到对大猩猩的研究成果。大猩猩头总是用野蛮残忍的手段获得权力,获得权力后就倾向和善,结果被下面的大猩猩二头和三头们利用,干掉,这个过程一直重复。美国人一直努力以自己的软实力来平衡,结果还是没用。如果美国是个大猩猩头,那么伊朗显然还不够格成为二猩猩头和三猩猩头,中国和俄罗斯会不会这时出头成为二猩猩头和三猩猩头呢?我想伊朗报复的选择并不多,我观察的是二猩猩头和三猩猩头会怎样?这个角度倒是可以看出川普的确还是很高明的,川普这个大猩猩头一直在笼络二猩猩头和三猩猩头,看来二猩猩头和三猩猩头还是会继续观望,等待成功的时机。





浏览(1197) (5) 评论(26)
发表评论
川普会不会一直被弹劾下去? 2019-12-20 23:59:22

这次美国众议院民主党多数弹劾川普的大戏,终于开场了。我来谈谈我个人的观察和判断。好几次,我指出美国社会出现的information overloading现象对人和社会的深远影响不是人们在现在这个时候能够理解的。我本人刚来美国时,偶然的很,个人兴趣选择了好几门信息对社会可能的影响的课程,一些理论让我有了这个思想上的准备,现在看美国这个社会,基本是这样演变展开的。 


三十年前,记得我学习那门Mass communications课程时,对其中的四个功能有过非常深入的研讨。四个理论或者功能:Surveillance of the Environment,The Correlation Function,Cultural Transmission and Influencing Societal Norms,Education and Entertainment。以前我写过美国社会三M现象:Marketed,Mediated, Medicated. 


Surveillance of the Environment:最典型的是灾难和战争,政府需要通知和警告其公民,美国911后的Patriot Act把这个功能推上了顶峰,不幸的是这个功能被美国政府和媒体一直也在滥用着。这个功能简单来说,就是提供信息。


The Correlation Function:在互联网大流行之前,这个功能主要是解释信息,媒体和其拥有的专家们,拥有权威和信誉,因为除了少数同僚们的竞争,地位还是非常稳固,所以自然也注重自己解释信息的准确和公正性。后来到现在,社交媒体的大流行,境况显然不同了。 


Cultural Transmission and Influencing Societal Norms:这个功能体现出的是传播一个社会的主流文化和价值观,美国这个国际化的领导者,应该是尝到了其中的酸甜苦辣。 


Education and Entertainment:这个功能是最有意思的。我把它称为返祖现象。没有大众通讯之前,人们只能自娱自乐。然后经有某个媒介,电影,电视,小说,游戏等等获得进一步的满足。现在呢,人们回归自我,我想交换自拍照是人们最喜欢的娱乐通讯,博客恐怕也是自我写小说和政论的娱乐首选。 


好,在这个框架下看美国一百多年前开始的国际化,以及后来发生的演变,从这个mass communications的演变,对我来说,美国现在出现的这些大戏的来龙去脉就比较清晰明了了。 


研读美国近代史,我认为美国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是出在国际化这个驱动上。而且美国起初推动国际化,不是为了全球的自由,民主,也不是像很多主流专家所分析判断的那样:美国希望别的国家跟美国一样。不是的。真正的原因是美国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威尔逊总统借了大量的钱给英国和法国,美国必须要参与一战打败德国才能获得还款。其它的,在我看来,基本是retro fit的事后诸葛亮。当然我这么认为是因为我是个尊重order of values的人,我比较讨厌多重因素的混杂,我认为再多的因素,其中有一条才是最根本的。比如中国,我i认为好死不如赖活着是根本的因素。


美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从而开启美国的国际化,最根本的因素是需要英国和法国的胜利来还钱。而德国后来的灾难,希特勒的上台和反弹,只是必然的后果。以后的二战和冷战,越战带来的美元脱钩黄金,苏联解体,反恐,无非是永久战争的美国planners的计划持续实施,简单来说美国的国际化给了永久战争既得利益者们最好的保护伞。美国民主自由的社会下的mass communications的上述作用,这些planners不会不懂,因此我们看到和听到的就会是这样和那样的支持战争的主流描述。


我这里举个假设的例子:如果中国大量资助俄罗斯,大量借钱给俄罗斯用来对抗美国,甚至引发美俄之间的冲突,战争,中国是希望美国赢,俄罗斯灭亡不能还钱呢?还是希望俄罗斯赢,能还钱?普金刚表态,不会跟中国结盟,他应该是真实历史的学生。同样中国的一带一路,大量借钱给那些国家,美国会怎么看呢?美国的planners不会忘记美国当初是怎么要英国和法国还钱的。

我这里只是提出一个判断角度和方法,要深入会是非常繁琐,简单来说,永久战争支持者们会是无孔不入的利用mass communication的四个功能,来操控美国人的大脑。 


另一个国际化的方面,经济和金融也是类似,我写过多次,这里不赘述。借钱,放贷,然后控制还钱的方法,节奏,次序,包括选择不同国家的不同players来代表还钱,但是目的是一直保持下去。同样金融和经济国际化的既得利益者们也会是无孔不入的利用mass communication的四个功能,来操控美国人的大脑。 两者操控的原则目标是民主体制下的人脑子越简单越好。操控的方法我们这几年集中体会了。这里不多说了。


我认为反对自由民主的人和支持自由民主的人,很多目的是一致的,就是支持被操控。我认为华人中反对自由民主的人是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美国人支持自由民主的人很多也是自以为是和自作聪明。作为一个美国人,我认为要检讨美国的自由民主,要想想自己的脑子是不是被控制很长后的跟着virtual signalling。作为华人,看着大陆老百姓一直的被操控,居然还反对自由民主,简单来说是自己被超级操控,有些别有用心者,就不值得提了。 


好,回到本文的主题。为什么要弹劾川普? 

1.弹劾表面上是不认可川普,有的是不接受川普的道德,有的是不接受川普的风格,本质还是希望弹劾的继续能够进一步操控反川的人的热情,顺便动摇不耐烦的中间摇摆者。

2.如果不能赌2020川普连任失败,至少还能赌2020国会议员选举多数赢,尤其是参议院,2018年的国会选举给了民主党一个证明,那样方法的搞K大法官,结果众议院选举民主党果然赢了。那个方法还是好使的。

3.川普说不定还有其它什么和将来某些可能的不当言行,可以继续操控运作。

4.可以作为谈判的筹码跟接下来司法部调查结果做交易处理。

5. 川普心烦意乱,干脆辞职不干了。

6. 可以运作金融灾难,经济萧条,争取选民。

7.。。。

8.。。。

还有很多,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加上。


再看川普这边,我想川普应该能明白,如果美国的金融没有大问题,那么他的fight连任是理性的,也是最好的保护自己的办法。但是我认为,美国的金融的问题太大了,川普第二个任期解决不了的话,那么他就是美国历史上的罪人,那时他是无法责怪反对派的。这就需要考验川普个人真正的洞察力和历史感。我认为他是欠缺的。我认为川普应该选择辞职,那样美国就是会长痛不如短痛。如果deep state搞不掉川普,会怎么办?也许川普某天健康会出问题,也许他还会有生命危险。我想美国的大众迎来的不是他们的心想事成,被操控的群体,怎么可能是被操控者们心想事成呢?
















浏览(481) (28)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美贸易战,川普投降了? 2019-12-12 22:47:18

两个月前我发了这篇博客。今天川普宣布跟中国原则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据说协议的具体详细内容对外不会公开。我又读读原来的这篇博文,觉得还是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哈哈!对中国的好死不如赖活的确认,让我一贯认为中美脱钩是解决彼此问题最好的解决方式,目前来看,中国不会改变好死不如赖活,因此脱钩基本上是双方的共识。川普只是个reset,或者说过度自信,或者说需要中国帮忙。目前川普的现实是自保,我认为他已经放弃了打击中国的决心。这其实并不是坏事,让习主席在中国的现实中自己找出一条路。川普不给习主席设堵,因为两个核武大国不应该走在激烈对抗的道路上。另外我判断川普自己考虑最多的是wag the dog来给自己解脱,我想他应该很清楚,中国也会玩wag the dog来解脱。目前现实来说,双方都把对方当成dog,都在玩wag the dog游戏。下一个dog是什么,下一个wag the dog的时刻在何时?估计明年中会是有好戏看的时刻。我还是原来的判断,我不相信川普的敌人会投降,在我看来川普2020年连任的概率还是不超过50%。从中国的角度,影响川普连任的砝码反而多了,到时只要取消农业订单就能打击川普的一些票仓。


【2017年初川普宣誓就任后不久我写过以下这篇博文

川普可能是和平演变中国的最好的机会。

"很多华人有一种恐慌,认为川普要打压中国,会跟中国闹翻,甚至可能演变成战争,包括美国国内的一些智库和老牌外交家和中国通们也有类似的担心,我认为这种担心是正常的,因为中美关系过去几十年太predictable了,reset和川普的处事方式和一些言论的确让人不安逸。我个人认为中美关系不会变坏,会变得更好,以下是我的几点观察: 


1,川普在他写的畅销书里详细介绍了他谈生意时总是开始给个对方无法接受的offer,然后谈判达到他要的价,他的技巧还会是如此。我认为这种方式会更好,先把最坏的可能性亮给对方,然后坚持谈判,达到自己的要价。虽然结果不明确,但是也可以管控的。比较那些跟中共讲理念的,帮助中共找solution的大师们的意淫方式,这种方式要对美国好的多。说白了,不会因为中共有时愿意听建议而感到虚荣和想当然,忘了自己是在谈生意。中国和美国是处在两个不同文明阶段的国家,有的只是生意上的紧密关系,而不是价值观方面。 


2,川普的大嘴和出语惊人很好的牵制了媒体,因为美国媒体受政治正确的腐蚀,已经变的那么的脆弱和敏感。 


3,中共的中国政府管理中国还是依赖技术官僚,这是这几年我去印度长待和中国出差工作感受到的最强烈的区别。中国官场贪污,但是技术官僚们在干事,印度民选的政客在贪污,但是热衷于理念的辩论和争论,不干事。技术官僚管理的国家经济不会出现大问题,原因是管控方法和选项非常多。日本就是一个例子,因为强大的技术官僚体系,日本人的生活水平和国力还是名列前茅的。 


4,川普和中共会有一段磨合期,谈判后,中共最终会满足川普的offer,因为中共没有其他的选择。 


5,攮外必先安内还是中国统治者的法宝,所以中共会满足川普的offer的,没准,依靠那个聪明实干的技术官僚体系,真正有利于两国的公平互动机制才能得以建立,而不是像美国的前任几届总统那样迁就中国。 


6,战争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承担起后果。 


7,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和经济关系的不平衡本来就需要调整,中共也是乐意那么做的,面子保护好就行。 


8,说不定习大大要靠川普的帮忙连任下去,主观上是乐于看中国有“磨难”的,那样才有理由连任。 


9,欧洲是世界大战的源头,其主要原因就是德国人的自作聪明,总觉得自己是能找到欧洲问题的solution的。现在的欧洲难民和前段时间的希腊问题也是如此。中国和俄罗斯都不是自信的民族,根本就没有意识要找什么世界的solution。美国闭关自守也不是为了要给世界找solution,而是让美国把自己的根基搞扎实。我觉得那样其实挺好的。有时候自生自灭是必然的。" 


昨天中美谈判的初步结果,当我又把这篇拿出来读读,看看什么地方需要修正,结果呢,我感到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我始终认为川普最大的敌人不是中国,倒不是说中国不能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而是我的研读让我判断,美国人骨子里怕的是中国输出难民,欧洲也是,在价值观层面骨子里是蔑视中国文化的。我的逻辑很简单,没有一个人会把自己看不起的人当成最大的敌人。


川普的敌人是那些让他进圈子,他不愿意进去的人。川普的大嘴一方面是性格和风格,另一方面,我认为他有某种自我意识和情节,甚至是幻觉:他川普是真正的美国人,完全可以代表美国,只有他才能干的最好。他的好多次失败低谷又翻盘也会让他觉得自己的确是上帝派来的。这就成了一个非常大的矛盾和问题。我认为这个世界是有人间上帝掌控的。有好几个圈子,要么是无神论者,要么是有他们自己的神,他们非常确定他们是主宰这个世界人类的命运的。这也适用于中国,包括中共。中共内部几个圈子,每个圈子都是认为他们才是主宰中国人命运的人。川普似乎是不愿意进入任何一个圈子,或者说和这些圈子互相利用,那么结果只能是两个:1,这些圈子联合搞掉川普,2,这些圈子互相争斗,让川普钻了空子,我想2016年是那样的争斗场景的结果,或者说这些圈子大意了。另外我想提出一个我一直以来判断的可能性,那就是川普在美国和欧洲内部的这些圈子里是不受欢迎,他自己是很清楚的,他的突破在于外部,比如中国,俄罗斯,等等。我想川普的如意算盘是利用美国的民意和他和世界上那些不受美国西方那些圈子待见的国家领袖和组织作出联合来抗衡。这也就是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取代过去的世界秩序。这样一来,中国就起到了某种作用,因为中国这个国家在中共的掌控下也一直面临两种秩序的博弈。一种是进一步融合当今的世界秩序,另一种是回归毛主义。这样一来,对川普来说,他其实和中共回归毛主义的力量是一致的,都是抗衡现有的世界秩序。习近平主席给川普的印象和感受也是不受现在世界秩序待见的人,普京也是,所以这三个人能想到一起就是自然的了。 


我可以做些对未来的预判: 

1,川普的国家主权为国际事务基础的理念和习近平,普京的理念是高度一致的,如果这三者联合,neoliberalism世界大同国际化,继续由那几个圈子掌控世界延伸到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的计划就会被推翻。这里面最主要的看点是国际金融和和美元地位的结果,在我看来川普第二任期会是有大动作,会彻底by pass美联储的作用,以后美国的金融会是以政府财政部的掌控为基础。金融政策国家财政化是个已经开始的趋势和实践。最极端是MMT,Modern Monetary Theory。  


2,美国是个3M社会,Marketed,mediated,medicated。以前我写过博文描述3M。

Marketed:美国选民以后剩下的权利中,剩下的只有一张选票,其他都不能得到保障和确定的,因为法治现在很明显是双通道。我来美国学的是信息管理和控制,几十年前甚至写过关于信息泛滥对社会的影响。美国这个高度消费化的社会,信息泛滥程度不是过度的问题,而是完全失控。人的大脑是没有能力区别区分的,那么怎么办?人们就会从自己的族群,利益,也有价值观来选择fit自己的信息来相信和使用,人们不会再在乎背后真正的truth。哲学理论上也有支持:黑格尔说的:一个桌子也可以被看成是一棵树,或者一堆灰烬。尼采的反问:Why truth?why not untruth?这个现实使得一张选票的作用的正义性打了大折扣。 


Mediated:脸书和其他社交媒体,高强度网络游戏,给了人一个过虚幻生活的机会,并且成瘾,人际关系的维持完全依赖虚幻的平台,人们不再当面坦诚交流,人们热衷玩虚幻高潮,点击率和晒让人爽的很。这样的现实,手中的选票作用的正义性打了大折扣。 


Medicated:人一不开心,不舒服就吃药,何种各样的药,止痛片,鸦片和大麻非常流行。身心健康靠药来支撑,也是一种虚幻高潮瘾,这样的现实,手中的选票作用的正义性打了大折扣。 


川普即便连任也不会改变美国这个后现代社会的现状。美国西方自法国大革命以后的启蒙是个大试验,现在面临最严峻的考验。其实想想,黑格尔的那句关于桌子和尼采关于truth,这两位有意无意的预见了美国西方的未来。 


3,中美关系不会变坏,也有可能变好,取决于中共当局的明智,但是中共能否走新世界秩序和现有世界秩序的对抗钢丝搞平衡不是很容易的。中国是个没经历过西方那样的启蒙的国家和文化,从人性上来说,西方启蒙目前遇到的困境是人性不变的结果,中国没经历启蒙,但是人性是类似。唯一不同的是西方启蒙带来的科学技术的先进性,在中国这个没经历过西方那样的启蒙的文化和国家里,能否被赶超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见仁见智的,以后我会专门写些博文。人性相同,科学技术商业化,中国的市场,这些会是主要的基础左右中美和中国和西方的关系。再说美国精英们最怕的是黄祸,而不是其他什么来自中国的威胁。本质上这是接受过西方启蒙的人的“傲慢”,居高临下的态度是不会轻易改变的,这不是歧视,而是一种我有过,你没有的心理支撑。中国宣扬的民族主义本质也是这种心理支撑,所谓5000年的辉煌文明。 


4,我认为世界接下来的动荡还是在欧亚交接和中东大陆地区,欧洲人已经没有了战斗精神,美国人不愿意再战,但是以色列,沙特,伊朗还是会再战,这就不可避免的把美国和欧洲卷进去,中国到目前为止很明智,不过前景还有待观察,因为中国还是有点跃跃欲试的。那几个圈子希望中东永远乱下去,那样美国和欧洲都脱不开身搞国家主权,中国的高调高喊国家主权,不干涉,那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过的“纯真”,所以会让有过的人看不起。我想川普这次决定从叙利亚撤军,让土耳其和俄罗斯,欧洲去解决那里的问题是点了一把火,也许就因为这一点,那几个圈子会发誓搞掉川普。问题是川普不傻,那川普为什么那样干呢?我的判断是川普又在玩花样,刺激那几个圈子的底线,然后看他们的反应再妥协,随时回去。比如共和党参议院支持那几个圈子的议员表现出出支持弹劾川普的话,川普心里就明白了,有多少参议员的支持票是靠谱的。我认为川普根本不清楚共和党参议院那些议员们的真正诉求,这一招可以用来试一下。接下来川普会搞多种花样摸清那些共和党参议员们到底要什么。


5.还是要谈谈川普的前景。我认为川普辞职和被弹劾下台还是大概率结果,这个概率大于川普成功连任。我的判断基于前面提到的世界新旧秩序的博弈,我不认为世界上那几个圈子会为了互相的争斗而摧毁他们经营这么多年的世界秩序。川普的选择只能是进圈子或者被搞掉。我认为川普如果连任的话,那说明他决定进那个圈子。中国的情况很有意思,中共玩的最好的就是一部分人进了那几个圈子在国际上玩,作为那几个圈子在中国的代理,有效的缓冲了制度被质疑的冲击,在国内玩国家主权民族主义花样。这也不奇怪,中国的精英们喜欢在国际那几个圈子里玩的,那样表现出自己也是平等的一流精英,中国的老百姓是国家主权民族主义这个机器上的零部件,给点油润滑,就会让这台机器转动。防火墙和全民监控的妙用结果,西方启蒙鼓吹自由民主带来科学技术上的发展长进的讽刺性应用成果。所以现世界秩序和川普,习近平,普京组合的新的世界秩序,两边都在拉着中国,lucky china,刘鹤对川普说中美签协议是为了世界和平,我估计习主席给川普的信中除了表达爱川普,再就是要共同一起爱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第一阶段跟中美协议的第一阶段完美匹配。】

Dr. Arthur Waldron 中文名林蔚的这个视频:




乔姆斯基的这个视频:

最近看的这两个视频,非常棒,这两位都不是美国主流媒体热衷邀请的学者专家,我呢,反而喜欢听这样的专家的分析判断。


























浏览(2274) (3) 评论(68)
发表评论
我认为的中国和美国西方的本质不同。 2019-11-17 05:41:03

在过去的几十年,世界上,我去过的那么多国家,中国国内,一直有很多人问我美国西方和中国本质上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太多的从中国出来移民美国或者西方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的华人有着太多不同的答案。首先我想申明我无意支持或者否定别人的那些答案,我想,我能够从中国出来,在美国读书,工作,然后决定移民美国,我个人甚至决定去中国化,对我个人来说,这个过程是我个人的人生选择,我感到我个人对美国西方跟中国的本质能够感悟出的不同,是我个人最大的财富和精神上的享受。这种享受常常来自于我自己的感叹:我是个幸运的人,还能选择过这样的生活,完成我希望的我的人生进程。我想写这篇,作为分享,也许有网友跟我是类似的,也许有一,两个网友跟我是非常相似的,那样,就是锦上添花了。


很小的时候,在中国,父母对做人的严格要求和国家政治制度在人的社会生活中的展现,让我很早就感受秩序order是最重要的。幸福和愉悦的感受来自于order下的人际关系和活动。我是六十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的高峰和林彪事件,发生在我上小学之前,但是到如今我还是记得我崇拜喜欢的小学一年级女老师被斗,被画成蛇贴在墙上羞辱的情景。虽然我记得那时那样的order,我不能感到愉悦,但是我记得那时还是跟着大家一起,接受学校的安排,不久后对新来的老师也开始喜欢了。我想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了自己的反叛,order并不能自动给我带来幸福和愉悦的感受,我自己有着某种自己的触动的东西,后来我把这些我自己有触动的东西叫做我个人的价值value。一直到我来美国之前,简单的说,我个人的价值value跟我所处在的环境的秩序order是不匹配,甚至是矛盾重重的。我的选择是出国,我不会轻易改变我的价值value,也不可能改变那个秩序order,解决办法就是断开这两者间的联系,寻找一种新的平衡和匹配。


好,现在我来回答我认为的中国和美国西方本质的不同,当然是对我个人来说的本质不同。在美国的几十年,我深深感到,我自己的价值value是自由的空间,任我自己演变,而美国这个国家和社会,虽然是有秩序和order,但是我的个人价值value从来不需被美国这个国家和社会的秩序order绑架束缚,东南西北,上中下左右,我可以选择。我拿什么来选择呢?读书,学习,获得专业知识,工作获得专业技能和经验,跟各种文化背景,不同政治观点的人交往,这些使得我形成自己的系统,然后我按照自己的系统而生活着。我所有的文章,观点,风格,习惯都是我自己个人系统的产物,我经常跟朋友和家人说:the world according to me。也许简单来说,这就是自由的含义,但是我不能这样的简单化,因为有很多人对自由的理解和推导会得出,我这样的,如果没有党的领导和教育,肯定会是个罪犯,或者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事实是,我认为我完全称得上,各方面,我是个很不错的人,这个不用多说。只是,我想问一下:那些强烈感到需要党的领导和教育,需要5000年辉煌在脑子里的人,是不是本能的害怕,没有了党的教育领导和5000年的辉煌,自己就不知道怎么使用自由了?就会是罪犯或者自私自利的人了呢?这个现象,我从目前在美国定居的很多华人那里经常观察到,这个万维网恐怕也不少。


我想我上面描述的是我的关于美国西方和中国最本质不同的答案。但是似乎还是简单化了一些,我来做些展开。在我的工作和金融投资的经历中,我最在乎的是自己能够建立自己的系统,虽然这个系统要符合和匹配我自己的情感,智商,处理社会人际关系的方法,但是我的目的是获得持久的幸福和愉悦的感觉和感受。比如我是做信息和数据管理的,目前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方面做好几个项目。这些项目和我要设计的复杂系统必须得有一个或者几个原理和原则,比如数学和物理公式,暂且把这些原理和原则当作order,这个order必须是符合自然法则的。如果没有这个order,那我的设计就出了问题。也许我的某个主意起初让我感到幸福和愉悦,但是我的这种幸福和愉悦感要持久的来源还是在于符合和匹配自然法则,比如我的主意很棒,结果不符合某个数学公式,我就会是很沮丧的,幸福和愉悦的感受根本就没有了。


我想处理人际关系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我的幸福和愉悦感要持久的来源在于我跟我互动交往的人有共同遵守的法则,也可以叫做共同认可的价值value。进一步来说,我可以是自由的,但是我的言行如果不能匹配于我做的事情需要遵守的自然法则和我交往的人所共同遵守的人际交往的法则,我的自由就失去了给我带来幸福和愉悦持久感觉和感受的作用,那样我的自由,我的价值value就不能给我带来持久的幸福的感觉和感受。我知道有很多人是一根筋到底就是只喜欢自己的自由和自己的价值的,我个人不能同意的,也许这样的人也是最愿意接受党的领导和教育包括时不时参考脑子里5000年辉煌的,那样也许也是可以有持久的幸福和愉悦的感觉和感受的。


上面说到工作和人际,再说说我的自由和系统在金融投资上的应用。比如在金融界有句非常著名的话:don't fight the fed.这也可以是被当成投资的order,政府似乎是把这跟自然法则当成一样的规定。我呢,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能fight the fed呢?fed面向大众的所有信息不就是要大众相信fed所说的一切吗?为什么fed要让大众相信fed所说的一切呢?其实很简单,看看fed的历史,几乎都是在控制,炒作和欺骗。把fed换成党也成立的。这就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的自由,我的情感,我的智商,也就是我的系统是不是一定要遵循这个don't fight the fed的order呢?这个难题比工作困难多了,工作面对的是自然法则。也比人际关系困难的多,人际关系可以物以类聚。我的自由顿时出现了非常困难的选择,我得经常调整我的系统,经常要open来处理自己的每一个投资组合。可喜的是,这个世界上,投资领域有很多类似我这样的人,不甘心自己的自由和自己的智商知识被操控,而美国西方,虽然越来越走向大政府和向党学习的极端操控方向,但是信息还是相对公开,让自由和智商知识还是有巨大的操作空间。我在金融投资上面,那个不能fight the fed的order,让我很不爽的order,但是我还是能有自己的自由和系统,从而让我获得自己所要的幸福和愉悦的持久感觉和感受。也许这类似中国十四亿人中某些对党的order的感受。


好,说完金融,最后来说说政治。政治层面,我越来越悲观,川普的上台,让我感到,那个我一直崇尚的美国西方的政治和社会order出了大问题,其中我最在乎的法治也受到了空前的挑战,甚至破坏。我写过很多博文了,这里不再赘述,我感到接下来的混乱,会是对所有在美国的人的自由的挑战。举个例子,我跟金融界的人聊,屯一些黄金来对付接下来的国家债务泡沫的刺破,但是有些有识之士指出,按照现在这样政府和fed操控金融的趋势,继续借债是肯定的,结果是泡沫刺破的时候就是chaos大混乱,那时国家可以没收私人的黄金,历史上很多国家政府就那么干的。


美国接下来的演变是不是也会把所有的order都打乱,形成一段时期的重组和建立一个新的order呢?我个人是不愿看到那样的场景,那样的局面,太多的普通人会遭殃的。


好,我想,上面,我基本回答了美国西方和中国的本质不同。简单小结一下:中国是个需要人们相信党和政府,而且是一直要相信的国家和社会。其中的前提是:党是自然法则,是社会人际关系原则的制定者。党自己的幸福和愉悦的持久感觉和感受是先要存在的。人们要么是不需要幸福愉悦的持久感觉和感受,要么是得到党的照顾。党是中国人获得幸福和愉悦的order,为此个人的价值value是要无条件服从和匹配的。有的就像对待don't fight the fed的order,赌赌也是可以的。


我个人是不愿意那样失去自己选择order的自由的。因为我的价值value决定我崇尚的order。现在的美国让我感到不同的个人自由驱动的太多不同的个人价值value,这些价值正在失去排序,也就是说这些不同的价值value带来了对共同要遵守的order的不认可或者不匹配。我想没有共同要遵守的order,一个社会里的人们整体不会有幸福愉悦的持久感觉和感受。中国由中共实施的order,如果中国十四亿人都愿意共同遵守,那么十四亿人是能感受到幸福和愉悦的,我想中共是想长久这么下去的,所以尽有而有的控制。十四亿人能不能长久感到幸福和愉悦,我不知道,十四亿人的个人价值value的作用是不是该有,是不是能匹配中共这样的order,我也不知道。所谓叫装睡的人醒没有意义。我个人一直感到幸运,我来美国的几十年里,我不用装睡。但是呢,接下来,我不知道怎么应付美国无order的那段时光,也许是我对幸福和愉悦的持久有点贪了。
















浏览(4217) (17) 评论(291)
发表评论
总共有15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