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挺川反共,川普,习近平,和奥巴马。 2020-05-15 02:20:11

最近反川,挺川,反共,挺共这个话题又一次发酵,尤其是奥巴马私下讲话被泄露和川普发Obamagate推特后。我想背景是2020美国大选在即,惨烈的博弈动员令的号召吧。美国人,包括华人,2016年的反川老花样又重演。我想写写我对川普,习近平和奥巴马的认知和比较。反什么,挺什么,我个人的选择,说不定可以让一些网友参考。

在我看来,政治立场和观点是一回事,事实是另一回事,可惜,太多的人把这两面混淆。 这里我先说一个事实,私人道德上,2016年大选前美国爆出川普私人丑闻,那个著名的“grab”录音,情报方面,爆出川普通俄,加上在莫斯科酒店跟妓女搞格外的花样,5眼联盟情报加上FBI调查,等等,还有川普的个人风格,等等,等等,没有让美国选民们选希拉里。美国选民还是选了川普当总统,据说川普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能当选。 这说明什么呢?光高喊民主自由的口号是说不通的。

 

"自由平等博爱民主"是美国西方的主流价值观,也有称为普世价值和自由主义全球化或者neoliberalism。"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从来就没有救世主"是国际歌,也可以说是共产主义的主流价值观。这两者之间有没有本质区别呢? 我已经写过好几次了, 从历史,哲学,经济,等等,从过去200年多年来的发生在各个国家的真实事件,描述了自由主义全球化和共产主义是同宗兄弟,是同一拨人搞出来的两个不同的ideas主意,本质都是要越过主权国家的边界,到别的国家去搞事。过去200多年的人类真实的历史,是这两种competing ideas的试验,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试验,到前苏联崩溃,所谓历史的终结,自由主义全球化被宣布赢了,从此以后人类不再需要在意识形态上再竞争,只需要越过主权国家的边界,到其它国家去搞事,政治,金融,经济,等等。用一句江总书记的话来形容,“闷声发财”。为什么我认为自由主义全球化和共产主义是同宗兄弟,可以参考 不久前我写的博文:

民主和专制,反川和反共,谈谈我的认知。

我认为,挺川反共,除了虚伪口号,本质上是反对自由主义全球化和共产主义这两个挂羊头卖狗肉被包装成全球化发财的破烂。这个破烂已经被200年的人类历史证明了。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以压迫被压迫的口号鼓动人类进入一个新的阶级压迫被压迫的循环,多少的杀戮,残暴。自由主义的本质是以自由平等博爱民主口号鼓动人类搞身份政治,也是鼓动人类进入一个新的压迫和被压迫的循环,起本质事件是以全球化名义放弃本国工薪阶层的利益,转而在国际上低人权国家闷声发财。本人最近研究美元金本位脱离后的50年的一系列的数据,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WTF Happened In 1971?


现在我总算是彻底明白了尼克松,基辛格为什么会访华,为什么会主动跟中国交好。

我一直认为没有美国西方的帮助,中共是不可能做大,做强的。同样,没有美国和西方的帮助,苏联也不可能战胜希特勒,做大做强的。看看苏联崩溃后的俄罗斯到现在就知道这个事实。同样如果美国西方决心跟中共切割,中国就会是下一个俄罗斯。而这种切割完全没有经历热战的必要。

好,现在来谈谈川普,习近平,奥巴马。

川普:我不想讨论川普个人,包括其风格,因为我并不了解其个人的私生活。政治人物由媒体描述出来的形象都是不可信的。当然有人跟着褒或者贬的媒体报道而发表爱或者恨的观点,那是他们的自由。 我认为川普既不代表自由主义,所谓全球化理念,也不代表共产主义压迫被压迫思维,川普代表的是国家nation主权或者叫民粹populism。像我这样的深知自由主义全球化和共产主义同宗兄弟的同样虚伪,我个人挺川是个很自然的事。 我只希望川普不要因为个人原因被两面控制而退缩,要继续fight。

我继续观察川普的标志有3点:

第一,就是会不会逼公民做不情愿的事。比如接下来的病毒疫苗,我作为美国公民,有没有权利选择不打疫苗而不受限制。

第二,就是美元国际化如何软著陆。美元能不能以某种方式回到金本位或者以某种实体的抵押。如果短期做不到,至少是要彻底改组美联储,引入必要的严格监控印钱的机制。 印钱通过大银行支撑金融资产的价格,不会起到帮助工薪阶层的根本的作用,只会支撑国际化,换汤不换药的击鼓传花。

第三,fight那些2016年大选前后的情报,国会,前政府官员勾兑的非法行为。美国的rule of law是最后的底座。

目前来说这三点,我都不能确定,但是我还是愿意继续挺川,不能让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全球化继续肆虐人类了。


习近平:我一直认为习近平是真爱国的。这一点他的确跟川普是有共鸣的。我认为这也是自然和可以理解的。问题是习近平的爱国到底是什么内涵呢? 我想这一点川普恐怕是不能理解的。 

习近平的爱国跟他小时候受的教育和成长经历是紧相关的。 简单来说就是他的国家就是党的国家,没有党就没有国家。习近平通过爱党来体现他的爱国,一直到他被选中,变成了党的核心,党要听他的,到了一尊和修改宪法加强党的领导。 逻辑上,包括党的语境里的情理上,习近平是一尊,党是他的,要听他的,而国家是党的,非党人员,中国老百姓要爱自己的国家,那么就要爱党,延伸出就要爱习近平。我认为这是爱党爱国粉红和大多数中国人的逻辑,坦率的说也是现实。 但是在国际上,这种逻辑和党文化情理就行不通了。于是三十六计,坑蒙拐骗就大行其道了。但是坑蒙拐骗达不到国内党文化文宣洗脑的控制作用,我相信习近平心里没底,国际上的人们能不能也像国内老百姓听话呢? 这是个千亿美金的疑问。为了给这个疑问找到类似国内明确的答案,真的就是花千亿了,好像千亿还不够,还是没明确答案,出个奇兵吧,于是我们看到了战狼外交和文宣。按照这个轨迹和趋势,接下来习近平估计会在国际上搞国内成功的王老虎抢亲模式,毕竟王老虎也还是想获得”真爱“的。 问题是,人总是不能心想事成的。习近平在国际上碰到了自由主义全球化的那拨人。

国际上来自每个国家的那拨人可是天天高喊自由平等博爱民主,他们玩“大爱”早就玩过了,他们玩的就是“大爱”以后的东东。 “大爱”以后的花样是什么呢?那就是闷声发财,那样才能继续一直“大爱”下去。这里不能不说明一下“大爱”是什么?在自由主义全球化语境里的“大爱”本质是power和control,权力和控制,就是你要把我当人间上帝,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如果你了解美国任何一个大公司的董事会决策机制,你就会马上明白什么叫权力和控制或者说”大爱“。 

这样一来就麻烦了。习近平要国际的爱戴,接下来还要搞王老虎抢亲模式。但是国际自由主义全球化“大爱”在先,想夺爱怎么可能?而闷声发财要的是权力和控制。我想国际大爱专家们肯定对习近平表达,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双方这就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就对习近平带来了他不能理解的挑战:到底怎么从“大爱在先那些高手们那里获得爱戴呢?于是我们听到了,NND,王老虎抢亲模式,或者干脆回到毛主席模式。


奥巴马:我不能不佩服奥巴马一生受过的严格,挑战的训练。公开场合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要斟酌的。不愧是“大爱”的高手。奥巴马给习近平一个南海保证机会和TPP的大棒,让习近平非常沮丧,碰到了一个“大爱”高手。

奥巴马还有一个顶级的高超技能,他可以面不改色的把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说的就像是让人们在听圣经。 太多的人喜欢奥巴马,这也让我感到所有的人都是需要上帝的。无神论者把奥巴马当成人间上帝了。 很多关于奥巴马私生活的传言,但是很少主流媒体对奥巴马真正的私生活感兴趣。 我想跟共产主义党文化语境类似,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语境和逻辑也是很好理解的,他们需要一个人间上帝,只有人间上帝才能在逻辑上说的通“大爱”。当然“大爱”首先得站在高楼顶上高喊的,否则人们听不见,yes we can!奥巴马的高喊。 我想川普需要做一件事,就是继续调查2016大选的非法活动,让我们见识一下人间上帝的“大爱”的真实内涵。


小结一下。

我认为挺川反川涉及川普个人是无聊的。 爱恨表达是自然的流露,很多时候也是可怜的。粉红挺共其实很简单,如果你认为中国是党的,是红的,那么你就好好爱,比如党恐怕接下来会有困难,你要勇敢的挺身而出爱党。否则你的爱是什么呢?千万不要学共产主义同宗兄弟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虚伪。

对别人的挺川反共,我不能judge,对我,是自然和逻辑的选择,我认为自由主义全球化和共产主义是同宗兄弟,我当然会一起反。

对反川反共,我也不能judge,只是希望这些人勇敢的说出,你挺什么? 勇敢的说出自己的挺才是真正的反,比如说如果你挺奥巴马的话,那么我基本明白,你是属于需要得到或者需要给与“大爱”的人,我祝你好运!

Harp 竖琴也是我喜欢的乐器,Hilary Stagg英年早逝,分享这支

Hilary Stagg - Reflections of Love























浏览(1830) (34) 评论(129)
发表评论
媒体报道和阴谋论 2020-05-09 01:55:18

重发一个多月前写的这篇博文。针对最新的几条信息,再来几条我的阴谋论:


  1. 中国写超限战的将军乔良关于台湾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问题论调,算开始放风吧。我说过几次我的阴谋论:川普,习近平,国际cabal在谈判实施一个大妥协,具体主要内容是:川普连任后,美国西方放弃对台湾,香港的支持,条件是习近平要听话,不能开倒车搞原来的计划经济,要减少中国政府对经济的控制。 习上台后一直很矛盾和摇摆,病毒事件可以明确逼迫习选择到底往哪走。 我阴谋评估一下,70%,习会听话。

  2. 川普又重操中美贸易操弄股市,与上面第一条配合。

  3. 病毒会有第二波,第一波只是演习。 逼公民打疫苗才是真正的博弈。

  4. 重庆原市长放话,冻结中国的美国国债就是美元国际货币崩溃的开始,怎么跟川普一样的说法呢?哈哈!


-------------------------------------------------------------------------------------

最近万维博客出现一个关于转载其他人文章的争论,我觉得还是说几句。首先我自己是个偏重抽象思维的人。我写博客是有话要说,说出自己的感悟,而且我一般不会引用别人的文章。引用历史上的一些思想家们的论述没有问题,但是引用当代还活着的人,专家,某些媒体,特别是某某专家的东西,我是格外注意的,老实说我个人完全不信官方的宣传,也不信所谓专家们的claim。


以此短文,我来谈谈为什么我是这样的。这是不久前我写的一篇博文里关于信息战的描述


好几次我讲我几十年前学过的information overloading现象和其社会影响。 Information 或者disinformation campaign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1. Make sure people no access to truth. 中国是管控和封,西方是各方搞混。


2. Human beings craving for information for life and comfort, they take whatever is fed to them for their own use. Feed them untruth or half-truth,有时会有各种激励措施feed people。


3. The goal is control, and 只要拥有power和resources资源,就很容易控制。


美国西方的主流媒体都是被操控的,没有一个例外。 好莱坞也是。 half truth是因为还有民主自由选举,还有法治的due process。比如一个案子,discovery就很厉害的, 万一出了个顶级律师,一根筋搞下去, 就会很好玩的。 所以美国西方的最高指挥官们还是心有余悸,干脆用AI加通过nano 芯片疫苗搞进你的身体。我们会看到美国西方这波病毒以后,会号召全民打疫苗。bill gates已经放风了。 中国是奴隶制,容易多了,比如不打疫苗,不让坐高铁,哈哈。


这里我再举个例子。你出于正义感,引用了一位专家的文章,并且由此得出结论。但是不久后,这位专家自己出来在央视认错,纠正或者收回自己的原来的判断,那你怎么办? CCP可是这方面的顶级高手啊。 


我不想自夸,但是我的确太了解information campaign的把戏。这个世界人们在最高价值层面的善恶分明,而且是一贯持续的态度和行为才是判断的唯一依据。其它都不可信,至少你得是个科学家加顶级侦探,即便如此,你也不可能有资源来抗衡一个国家机器。CCP最拿手的就是此类三十六计,苦肉计,搅混水,无赖胡搅蛮缠,等等。遗憾的是这种花样现在玩到国际上了。 美国西方太多陪着一起玩的人参与了。

还质疑病毒是不是人为的网友,可以读读这篇,我建议,读懂后,可以向任何病毒专家提几个问题。 比如recombination的自然演化可能性多大? 我比较确信没有一个病毒专家可以理直气壮肯定回答的。 

https://nerdhaspower.weebly.com/blog/scientific-evidence-and-logic-behind-the-claim-that-the-wuhan-coronavirus-is-man-made


我是个new age音乐的big fan.德国这个组合的Chillout很棒。相信阴谋论的我喜欢chill。分享两支曲子:Things appear to be, but not real, not true!Chill out!


Perelandra


Tales of a broken planet
















浏览(932) (4) 评论(20)
发表评论
武汉病毒的源头及展望 2020-05-03 05:24:11

关于武汉病毒的起源,官方,非官方,主流媒体,自媒体,太多的信息战。我个人对此从一开始就做我个人自己的研读。我想做个我个人的汇总。在这之前,我想说说人的不同的思维方式。 很多人对大小事件中的某某个人感兴趣,尤其是公开的那些个人,希望获得具体的信息来做出判断。我个人不同,我对个人不感兴趣,源于我对信息战的复杂和各种花样的理解,我个人甚至获得过一些培训。 我喜欢抽象思维,把看似不相关的事件联系起来,放在一个大的框架里来认识,并做出判断。 这里面还有另外两个原因:1,信息战下,针对个人会容易犯错,被误导,甚至会被某些别有用心或者善意执着一根筋的人用来攻击和诋毁,2,避免自己陷入个人层面的麻烦,比如分析针对的某个人碰巧是重要的人,那么会陷入很多麻烦,严重的会遭到迫害。 所以我最喜欢的是在一个framework框架下的抽象思维,也可以说是the world according to me. 我想我们人类每个人对现实和世界的认知,本来就是通过自己的感官,思维,知识,还有信仰来达成的并分享出来。我认为那些自认为自己是客观的真理代表要么是无知,要么是虚伪。 


关于武汉病毒的来源,我理出五个方向:


1,美国CIA和军方在二战后雇佣大量德国和日本化学生物科学家一直搞的生化武器的非法延续。这个方向有海量的信息,我个人涉猎很深, 不想展开。我只想说我基本能确定,当今世界的生化武器最早的主意ideas是从那个源头继承的。 美国在过去几十年有过很多立法,禁止很多项目的继续, 问题是很多项目还是延续,被转移到另外的方式而继续,一直到今天,我写这个博文的时候,我一点不怀疑这种研究还在继续。 其中有很多主要的主管和科学家不是美国人。 


2.中国军方和科学界自己搞出来的。我属于一派认为,中国没有创建主意ideas的能力,也没有开发创新的研究方法的能力,我认为是美国西方人教出来的。 


3.谁教中国人的。 是不是跟美国的生化武器side program有关联? 我认为是强相关的。因为美国西方立法禁止的项目要继续,找不到那么多廉价的博士生干活。比如到山洞里采集蝙蝠的血样,放到猪和其他试验体做实验,这样的活并不是有知识,有道德,愿意干的事。 


4. 为什么要做这种研究,除了生化武器, 科学界的说法是为了帮助人了解病毒的原理,function,甚至还用recombination来增加功能,目的是帮助人类。 那么这种帮助就会跟强大的医药行业紧相关,就要跟疫苗推动者强相关。 阴谋论中一直有depopulation这样的信息, 这会不会是武汉病毒的源头的动机呢?


5. 来自大自然,从蝙蝠那来的。 


上述5种可能, 对我这个框架抽象思维的人来说, 任何一种可能的单一行为,都不会导致现在每时每刻上演的信息战,都会容易被调查清楚。 但是不幸的是,我个人并不看好会有各方都能接受的真实的调查结果。因此我个人认为这个武汉病毒的源头包含了所有的上述5个可能,是个混合体。 而这样的混合体,我确信是人为的。 这也可以假设,搞这个的人,事先也能想到会被调查,会让调查的真实结果不能得到各方的认可和接受的。 这恰恰也可以证明这是人为的, 否则,凭借当今的科学能力,证明是从蝙蝠那来的,是很容易的事。比如中国不需要第一时间派军方病毒首席专家去武汉,为了人类,完全可以开放武汉实验室,让各国专家参与,那么从蝙蝠那得来的就会很快得到验证。


当然另外一个可能是所有的国家都在利用这个病毒事件,比如政客们互相清洗, 川普要连任,反川的要阻止川普连任,习近平要搞对手,习的对手要搞习,等等, 所谓政客们从不会放过利用一个大灾难的机会。 但是这种利用灾难,而阻止合作调查,并不能推导出病毒是从蝙蝠那来的。相反在全球吵嚷着索赔和追究灾难责任的潮流下,公开让各方参于调查,证明蝙蝠是病毒的源头是对各方最有利的结果,因为政客们完全可以利用防疫不力来实施内斗和清洗,毕竟死了那么多人,经济都停摆了。 不幸的是我们人类进入了信息战,而不是真找源头。


为什么验证武汉病毒的源头是蝙蝠这么困难呢? 这本身也说明这是人为的,有太多的有权,有势,有资源的人在搅浑,这个信息战完全验证我原来接受的培训里的内容。


武汉病毒投放者要达到什么目的:这些是我个人的speculation,尽管我对此反反复复的思考和查证,但是这些还是属于我的框架抽象思维的结果:


1.中美关系,中美贸易战的妥协背后川习的勾兑,违反了国际cabal的利益。具体是中国要求美国偿还美国国债,而且还坚持要求美国黄金支付,把国际cabal国际金权控制美国金融的基石给动摇了。 如果美元不能靠继续印钱,那么国际金权就失去控制世界的能力。而川普一直在考虑某个时候把美元拉回金本位,因此他需要先平衡贸易。 


2.中国能不能成为国际cabal控制全球的中心取决于阻止川普和习近平私下勾兑的继续实施, 需要先摧毁中国经济,至少习要乖乖的听话。目前看习在采取保住自己权力的措施,我认为习也开始听话了,最关键是要看疫苗,fast track疫苗,逼老百姓打,那就说明习被控制了。


3.同样川普也要乖乖的听话,目前看,川普也开始听话了,大谈美元国际化的重要性,也就是继续印钱了。另外,如果川普大力鼓吹fast track疫苗,那么我基本可以确信,川普被控制了。

 

其它我不想多展开,我不认为病毒索赔会有什么结果。中美开战更是不可能。昨天听一位我一直尊敬的长者说,美国所有的航空母舰中,只有一艘没被感染。 另外中国威胁随时切断美国所有必需品的供应,比如药品。 所以中国那边,看习如何稳固自己的权力,美国这边看川普能不能连任,接下来半年时间的博弈会是惨烈的。


说到这里,我还是想总结一下我个人反共一贯的认知,也可以说是红军和蓝军的不同观点。我总是从蓝军角度看反共的,为什么呢?因为我认为过去一百多年全球真实的历史是:美国西方国际cabal扶持共产主义,否则共产主义没有可能在俄罗斯和中国做大,控制这两个国家的。 换一个说法,反共从来就是战术,可以利用,不是战略。控制地球和人类是战略和目标。


有一个非常有趣,也是人们往往忽略的事实:美国上市的所有科技巨头,华尔街所有的大银行巨头,没有一家是不亲中共的。现在绝大多数主流媒体巨头们都是亲中共的。Why?难道他们没有正义感?难道他们傻?难道他们仅仅就是为了钱?已经那么多钱了。我发现那些跟着主流亲中共媒体的narrative却高喊反中共的人很好笑。以前有useful idiots的描述, 最近听了一些人回忆里根上台要反苏的时候,那些useful idiots骂和嘲笑里根不比现在骂川普的差,基辛格当时就是其中一员。要骂川普也行,但是不能是useful idiots那样跟着主流媒体骂啊。我对川普的骂或者说要求是,don't be a bully, be a fighter. 我现在对川普的有所保留是在于很多了解川普历史的人认为,川普只会bully,遇到强硬的对手就会逃避。 所以我想对川普说:Mr.President Trump, don't force us to take the vaccine. This time, you, as a leader, must fight for the people, no other way out!


昨天跟一位好久没聊的老朋友,聊了几小时,最后感叹:这个世界,人为的东西都不可能是永恒的,要么被取代,要么被摧毁。唯有上帝和爱是永恒的!


分享这支Back to Earth的“Your Beautiful Love"

加一首:"Children of Hope"


















浏览(16057) (26) 评论(238)
发表评论
民主和专制,反川和反共,谈谈我的认知。 2020-04-29 04:15:24

已经有好几年了,我对国际地缘政治和美国西方文明的关系,非常的感兴趣,这种兴趣使得我不能不深入研读。 在美国奥巴马当政的时候,我感到困惑,为什么在美国身份政治和政治正确逐渐变成主流媒体的talking points和narrative呢? 我甚至对美国的自由民主产生了疑惑。 在我的理解和认知中,自由民主的精髓在于主流媒体和政权机制体系是服务体系,不应该运用强大的资源来强势引导公民的认知,决定和决策。 自由民主的本质是尊重每一个人的意愿,而每个人获得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 美国这个国家,历史上,多次经历为了自由付出代价的国家整体和公民个人的牺牲。 在我看来,除了为了自由,其它为了某个意识形态或者思想意识都不应该是由国家和媒体,学术界对公民强势引导出来的。不幸的是我们生活中现在的美国, 国家官僚体系,媒体,学术界已经把强势引导变成了制度和习惯,实施的是控制和操弄了。 


为什么美国西方社么会演变成这样的状况呢, 原因太多了。 但是对我这样的思维的人来说,还是喜欢找出源头。 这个寻求源头的过程,让我明白了。 原来美国西方这几十年主导的neoliberalism和neocon和马克思共产主义是同一小拨人脑子里的不同的ideas, 目的不是为了每个人的自由,而是这一小拨人能继续获得权力和控制。这只是两个不同的试验方法。这一小拨人结合古希腊,古罗马,基督教兴起,再结合英国的崛起,法国大革命,德国的统一而想出来两个不同的ideas,后来只是寻找不同的国家做实验。 马克思思想的本质起源就一条:人类社会是有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组成,所有的制度都要针对这种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关系来制定实施, 自然就会是阶级斗争,甚至杀人。方法就是分类,然后开斗。 这种思想思维的致命点是,一开斗就停不下来了,冤冤相报。 自由主义从法国小农小资出发,起源是抗争王权和宗教的压迫,自由博爱平等,打垮了王权,抵消了宗教,试试自由,结果制造了金权,也就是试验,像重力,还是回到权力和控制。 这些黑格尔就理解深刻。他给马克思的启发和指导是,宗教黑暗在人类历史上扮演的就是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关系演变。法国大革命的小农和小资群体对王权的反抗,也是展示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关系演变。黑格尔还搞出国家理性来认证德国统一后的国家人性化。而英国靠自发秩序带来的崛起,最终带来的是王权,宗教和金权的妥协或者大混合,也可以叫实用主义。 那时的法国,英国,德国,都找到了自己国家族群的平衡机制,但是问题还是多多,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关系还是紧张兮兮。那么好,到其它贫穷国家试试。试验一下马克思的模式了。没准马克思主义可以解决所有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关系问题,哈哈。 看托洛斯基的传记,让我悟出了这一点。


好多年前看过一部艾迪墨菲的电影“trading places”。描述华尔街两老兄弟,为了不同的理念而争论,结果决定打个赌,试验一下。 在大街上找了一个流浪汉,取代交易主任, 结果流浪汉的结果更好。 西方两百多年前的那一小拨人就是类似这样搞了一个试验。 各种不同的主义可以被当作不同的交易方法。 一直到目前,自由主义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多同样的问题。马克思主义又被拿出来了。但是我认为,现在这次马克思主义被拿出来,不再是像当初的为了解决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关系问题,而是跟自由主义争权夺利的博弈。我基本确定目前的美国西方处在这种争权夺利的时刻。 而且,背后出资源和做法的是金权。还是同一小拨人,为了他们脑子里不同的ideas而博弈,21世纪的trading places。


好,对两次世界大战,冷战,不做展开, 只说认知结论,那就是两个不同ideas的博弈争斗,而且是同宗兄弟的不买账而已。希特勒无非是在国家理性人性化上面走了极端,英国的自发秩序习惯管不了世界,只能让位,法国的小农小资只能是保留浪漫。 这些都抵挡不了马克思压迫被压迫在俄罗斯的试验,于是有了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和欧盟这样的防止德,法,英三种不同的机制体系再进行内斗。 


不能不说说美国。尤其是美国的例外。早期的美国搞的是什么呢?可以说主要是继承英国的自发秩序模式,但是美国更理想化和革命化。 这是基于一个优越的条件,那就是早期来美国北方的欧洲人,是深刻体验宗教上的压迫和被压迫的关系的,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完全唾弃这种关系。 另外美国地大物博,每一个个人的机会是充足的,不需要被某种top down思维思想来指导,完全可以靠自己个人的能力和运气获得人生的成就或者失败,愿赌服输,重新开始是美国立国者和早期开拓者的精华。 也是自由需要付出代价的勇敢展示。 在英国扶持下的南方奴隶制,凭借更高的生产力,都没能阻止美国人为了自由而付出代价的勇敢。 这是我一直崇尚的美国的自由或者叫美国的例外,我不认为华人移民中有多少人会有共鸣,so be it.


现在的美国呢?有几个方面完全改变了。 首先是,我认为最关键的是,美国这个国家在尼克松越战后期,取消美元黄金挂钩后,为了主导国际秩序,深度进入了黑格尔倡导的德国国家理性人性化的模式,也就是整个官僚体系一步步,非常有理性的人性化,也就是官僚们的人性化, 也就是官僚寻租的利益最大化, 非常理性的,非常完整的理论体系。 慢慢的,媒体,学术界,甚至科学界也被纳入。每隔一段时间的选举就变成了show,所有的政客都学会给出各种许诺,完全违背美国原来的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实践理念。 在我看来,民主需要以自由为前提,而自由需要每个人付出代价的。 把这个实践理念给一步步解构, 自由民主平等就成了政客和思想者们的show实践。 愿赌服输没有了,代价也不提了, 似乎一切都是现成的了。 然后到了奥巴马时代,身份政治和政治正确就进入高潮了。 


毫无疑问,美国这块土地是否能恢复美国例外的自发,grass root自由,还是让各种top down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控制现在面临一个巨大的考验。我认为地大物博还是需要人承担风险,付出代价,接受失败,重新开始来获得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否则人活着,就是一台机器了,AI是不是就是要到这个目的呢?


2016年,意外啊,意外,来了个川普,给美国例外带来了重新恢复的希望。 关于川普,以前写过很多了,这里不多写。就一个问题,川普个人是否拥有道德力量? 川普个人的风格还真让人沮丧。但是如果要我拿川普的个人道德力量的大小来权衡其它各种主义权力控制的试验,我的选择就很明确。 各种主义已被验证是为了权力和控制,是为了剥夺我们每个人愿意付出代价的自由。 川普会怎么样呢? 老实说,我心里没底,但是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好,最后说说主题。反川如果是反川普的风格,我尊重,不加评判。反川如果是为了支持其它主义,我很清楚那是挂羊头的伎俩。这些人要么是无知,没研究过真实的历史,要么就是喜欢权力和控制。 同样,反共,却不知自由主义是同宗兄弟,也不看历史事实,无论苏共,还是中共,没有他们的同宗兄弟自由主义的选择性帮助,能壮大到统治俄罗斯和中国吗? 答案是很明确的。 当今世界,再无休止扯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斗争,专制和民主的博弈,我只能用一句诗词来形容: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专制和美国西方现在搞的民主,可以说是两岸的猿,唧唧咋咋,但是目的是一样的,power and control,权力和控制。 美国只有回到原来的美国,才会保留那盏灯的光芒。


分享这支“Let the nations play"












浏览(2174) (60) 评论(125)
发表评论
最近去中国化跟几位的交流 2020-04-22 01:54:26

写博客,读网友评论和互动交流,感到欣慰和喜悦,并不是常有的。但是在万维我经常是有一种锦上添花的喜悦,倒不是因为得到认可,而是好几位网友愿意,包容,宽容我的主观,并且给我留言回复。


比如月亮无言博的这段留言:

”一个中国人要抛弃中国背景,没有中国心态,不用中国智慧,来评论中国中国人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但你做到了。你不仅去中国化了,甚至走的更远。一般来说,人对听到的事default的心态是believe
it,除非与自己的认知相矛盾才会disbelieve。而你default却是disbelieve,说明要么你是异类,要么是天才。呵呵。

飞机升空穿过云层看到朗朗晴空,往下却什么也瞧不见。既然你不是找上帝,所以还是不要走的太远才好。太远了你看不见人,人也看不见你啊。“

我不知道从哪儿,我这个异类还能得到这样的知己。


比如凌吉可博主的这段留言:

”远方兄看到了问题的根本。然而,“去中国化”却更多的是anti-transcendent的。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

第一,transcendent必须与永恒即神或道相通。对未来,圣经一方面预言耶稣基督再来,给了信徒苦难中有信望爱;另一方面,这个世界是走向末日的,怪兽之间必将苟合与撕咬。中国文化里有天人合一理想;不过儒家提倡敬鬼神而远之,中国文化里的鬼其实是兽而淡化了邪灵的一面,这与圣经不同但并没有大的矛盾,反而是普罗大众friendly。

第二,transcendent又必须回到世上,接地气或软着陆,圣经里是基督的道成肉身。因此,对人类文化来说,transcendent应该是逆向的:永恒之亘古的一面。中华文化是人类历史最悠久的文化,人类不应该是去中国化,相反,克己复礼才是建设性的transcendent。另外,需要提醒的是,transcendent会让普罗大众无所适从,因此难得糊涂和亲情友情更为重要。

Stay safe and healthy!“

凌博指出的是我常常困惑的思维死角。


比如ok1网友的这段留言:

我自己去中国化的过程一点不痛苦。是一种eye opening,非常兴奋,I want to know more的感觉。

痛苦的是在意识到要去中国化之前,感觉不好,却不知道自己思想哪里出了问题。

去中国化之后,整个人人顺了,很舒服。

只有一条是根本:自由思考。可悲的是大多数人的思维中自动放弃了这个。特别是网络盛行之后,herd thinking 。尤其是国人,很多出国多年思想上没有一点思考,就忙活那点生活的事。还美名其曰:enjoy life. 为啥中国人那么喜欢教堂,free thinking 多辛苦,还是找个人替我思考吧,pray 就好。“


ok1让我感觉就像我得到了一个思维上的亲兄弟。


比如道还兄这段留言:

远方兄,像凌兄这样的高明的见解是很少见的,你的开放心态,显然提高了大家的参与度。我解释一下我的所见。我的笔名就是按照凌兄所讲的第二段意思起的,当然有多个意思。超越是必要的,然后需要能回来,才能完成。老子说,有妙,也有徼(效验)。对真正的超越来说,功利有无不是个问题。庄子说,用瓦赌博的人巧,用珍贵玉钩下注者昏。超越了,不在乎赌注,就能够巧,但同时也不觉得重要,有的还会去赌,大多数有见于超越的人不肯花这个时间去赌。老子说,和光同尘,即与大家一样。不能超越的人讲这个是自欺欺人,是那个尘又转成霾。超越之后,才会能和光同尘。人人平等不如人人自由,人人自由又不如人人自在,这就是凌兄最后一句所讲。能给人自在,意义上自我矛盾,但这即是无为。这是开放的。回到无为,才能完成超越。至于去中国化与否,就如庄子所讲,超越之后,还需文化外壳,就像人必须穿衣服,不穿衣服很怪,但衣服并不能决定你是谁。很多人觉得衣服是皮,这就像Calvin&Hobbes那个漫画里,Hobbes翻开Calvin的衣领,说,“你竟然是Made in Taiwan的”一样。“


就像我一直有一位良师,验证我跟我孩子相处,人人自由,不如人人自在。


比如Talkswitch1博的留言:


米国的宪法和宪法观,现在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僵固的东西。几乎就是先王之礼不可弃。祖宗之法不可废。大东西在脑子里固化是人类的普遍现象,并非国人独有“

给我提示,实践中的死角,我脑子是否也有大东西呢?


比如白草博的这段留言:


这就是你自己的思维误区了。你先验地认定A是烂的,B是好的。所以对任何不符合你的认定的事实证据一概以比烂为借口加以过滤。在统计上,去掉了不符合你主观期望的样本后,你可以统计出任何需要的结果。

我与你的不同在于,坚持比较才能鉴别。摒弃了先验的价值判断,才能更客观地了解事实真相。林肯被刺,很烂吗?我不认为烂啊。东西方这种事例都很多。谁也不比谁更好而已。举这个例子不过是提醒你,你先验的价值判断不符合事实而已。“

给我一面镜子,我的主观不能强加于人。


我感谢这些网友,在现实中keep me grounded,在思想上思维上inspire me to keep learning。 


分享Russel Walder的Pure joy专辑里这首”This moment now”,enjoy! 




















浏览(1734) (8) 评论(19)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