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推荐一位前克格勃官员叛逃西方后的采访。 2019-11-03 00:12:4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X3EZCVj2XA&t=28s



https://bigthink.com/paul-ratner/34-years-ago-a-kgb-defector-described-america-today


三十五年前这位Bezmenov对美国的预测,现在看来是非常精准的。关心美国前途的人,应该看看。摘录几段:

  • Bezmenov described this process as "a great brainwashing" which has four basic stages. (demoralization,destabilization,crisis,normalization

  • The first stage is called "demoralization" which takes from 15 to 20 years to achieve.

  • According to the former KGB agent, that is the minimum number of years it takes to re-educate one generation of students that is normally exposed to the ideology of its country.

Here's how he further defined ideological subversion:

"What it basically means is: to change the perception of reality of every American to such an extent that despite of the abundance of information no one is able to come to sensible conclusions in the interest of defending themselves, their families, their community, and their country."


In what is perhaps a most striking passage in the interview, here's how Bezmenov described the state of a "demoralized" person:


"As I mentioned before, exposure to true information does not matter anymore," said Bezmenov. "A person who was demoralized is unable to assess true information. The facts tell nothing to him. Even if I shower him with information, with authentic proof, with documents, with pictures; even if I take him by force to the Soviet Union and show him [a] concentration camp, he will refuse to believe it, until he [receives] a kick in his fan-bottom. When a military boot crashes his balls then he will understand. But not before that. That's the [tragedy] of the situation of demoralization."


Referring to such people, Bezmenov said:

"They are programmed to think and react to certain stimuli in a certain pattern [alluding to Pavlov]. You can not change their mind even if you expose them to authentic information. Even if you prove that white is white and black is black, you still can not change the basic perception and the logic of behavior."


Once demoralization is completed, the second stage of ideological brainwashing is "destabilization". During this two-to-five-year period, asserted Bezmenov, what matters is the targeting of essential structural elements of a nation: economy, foreign relations, and defense systems. Basically, the subverter (Russia) would look to destabilize every one of those areas in the United States, considerably weakening it.


The third stage would be "crisis". It would take only up to six weeks to send a country into crisis, explained Bezmenov. The crisis would bring "a violent change of power, structure, and economy" and will be followed by the last stage, "normalization." That's when your country is basically taken over, living under a new ideology and reality.


This will happen to America unless it gets rid of people who will bring it to a crisis, warned Bezmenov. What's more "if people will fail to grasp the impending danger of that development, nothing ever can help [the] United States," adding, "You may kiss goodbye to your freedom."



我认为过去几十年中共要比前苏联干的漂亮的多,原因恐怕是“男儿”比较多,方法也更精妙。四中全会的五十几个坚持恐怕一是对内保障意识形态,二是对美国继续实施未完成的“ideological subversion意识形态的颠覆”。我想美国现在处在这位克格勃老兄指出的destabilization和crisis之间。我想习主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世界管治体系,有一天会登陆美国来完成最后一个步骤:normalization。
















浏览(2901) (5) 评论(162)
发表评论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2019-10-26 02:03:27

由于工作和个人爱好,过去十几年,我的生活大多数时间是在美国以外的地方。很多不同地方的人问我为什么会支持川普,我觉得不容易回答,我想写这篇来描述一下。


我去的最多的地方是中国上海:我的出生地和我父母和兄妹的家,广州,深圳,亚洲:泰国,印度,越南,柬埔寨等,欧洲:德国,英国,法国,瑞士等,非洲:南非。我个人感到去这些不同文化,习俗的地方,结交朋友深聊和体验当地的人文,让我对在中国和美国这两个文化环境里长期受到的熏陶作比较的同时,加进其它的文化习俗的参考,我个人认为这些经历对我帮助很大,结合我对历史,哲学,政治,经济,军事的兴趣和研读,让我可以完整的看待人类文明的演变。在中国成长的二十几年,我接受的教育和熏陶,本能的让我感到精神上的压抑,与生俱来的对自由的渴望变得非常加剧,促使我不能不离开那里。来美国后,享受到的自由,也让我经常感到困惑。尤其是我在美国学校的5年,我的虔诚基督徒host family对我的影响,让我感到我几乎是生活在不同的两个世界里。由于篇幅,具体关于我的个人演变,尤其是对人类文明的认知和政治立场的演变,我在我的博文里有描述,简单小结就是:我决定首先去中国化,不能再用年轻时的那些熏陶来左右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其次保持开放的心态,尤其是对人类文明周期cycle的研读让我感到,必须得保持开放的心态。


历史和传统或许给出了框架,也就是我经常感到的人活着需要有最高的价值value,在我看来这个最高的价值value决定了人活着能让自己感受到的意义和目的,同时这也让我感到,不同的人对什么是其活着的最高价值value的认知是不同的。我想当一个人对自己活着的价值value有意识,而且这种意识经过跟不同的人的交往和各种经历中深刻的主观思辨后,他或者她对人活着和人类文明的认知和理解就会是在一个高的层面,这是从savage到文明必走的一条路。


前些日子,我女儿推荐我试一下https://www.politicalcompass.org/ 看看我的政治立场,社会和个人价值观现在是个什么状态。测试完后的结果:前面两张图是参考。






axeswithnames.gif


以下是我的测试结果,我比较吃惊,经济上我居然有共产主义的倾向,也许是对人类需要最高的价值value的认知吧


pc.png


在我看来,人类文明呈现出的演变来源于法律法治机制的公正实施和人类理性主观思辨带来的自省。道德来自于人的主观自省。表现方式不是自己说什么,干什么就是算数的,而是还要有另外的评价和衡量机制。专制国家社会的衡量机制是权力拥有者,民主国家的衡量机制是多元的。法律是底线baseline保障机制,而人的行为是自身道德自省的展现。在一个没有公正法律法治的国家社会,底线保障机制的缺失,道德自省是没有底座的。同样,在一个有公正法律法治保障机制的国家和社会,人的道德最好的情况是遵从普世价值,而不是相对多元价值。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国家和社会,人类历史到目前为止呈现三个大周期cycle,我个人加上第四周期:


1,没有公正法律法治,没有经历过主观理性思辨的价值观--前现代文明或者叫丛林文明
2,普世价值加上公正法律法治--现代文明
3,相对价值观加上公正法律法治--后现代文明
4,相对价值观加上无公正法律法治--后丛林文明


我认为美国西方目前处在后现代文明,我认为这种后现代文明会演变成相对价值观加上无公正法律法治,暂且称为后丛林文明。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悲观呢?因为我认为现代文明周期太短了,而且是一种在美国西方的尝试和实验,完全不符合我去过的其它地方的人的认知。美国西方在经济和资源获取的国际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遇到了价值观如何统一的困境。如果美国西方不扩展,那么他们内部可能继续这种试验,但是我认为结果不会是预想的那样。西方启蒙带来科学技术和自动化,让很多人有多余的时间享受生活,进而产生高消费需求,进而带来资源和人力的不足。妇女解放和独立,知识和理性的深入,导致生育率低下,进而导致低级体力劳动人力不足。这个西方启蒙带来的悖论,最终必然促使美国西方在经济和资源获取方面在国际上扩展,甚至使用军事手段。这个国际化进程给人类带来再多的益处,都不能抵消在价值观统一上的困境和灾难。另外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社会还是处在前现代文明阶段,他们那些接受了美国西方启蒙教育理念的人,回国后和美国西方的经济扩张和资源获取形成了密切的配合,但是价值观的统一还是困难重重。同时,美国西方内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流行的后现代相对价值观思潮已经变成了不可阻挡的社会共识,仅存的公正法律法治机制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也许还能延缓作为底线保障机制一段时间,但是这种延缓,我把它称为击鼓传花,能支撑多久呢?这是我为什么支持川普的最根本的理由和原因。


我认为当今世界,美国这个国家只是人类文明的保护者,而不是领先的领导者。换句话说,美国是较量的战场,而不是发源地。川普的出现,对有正义感的反川的人来说,他们也许出于担心普世价值加公正的法律法治的现代文明会得到破坏,他们甚至不惜玩弄他们内心一贯支持的公正法律法治机制来达到消除川普的影响,对川普上台前后所发生的倒川计划和行动,这是唯一合理的正义解释。但是这些反川的正义人士是在破坏现代文明所依赖的底线机制--公正法律法治。另外,普世价值的推行在经济国际化的进程中并没有得到很大的成功,比如颜色革命,等等。美国开放的移民政策和国际间人员交往的自由,包括接纳非法移民的宽容,如何才能继续推行普世价值呢?美国社会的后现代相对价值观的流行已经发展出了支撑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政客们的强大基础,剩下的恐怕就只有公正的法律法治的底线保障机制了。反川的人却还在进一步动摇和破坏这个仅存的底线保障机制。


我想支持川普本质是支持美国还能继续保留公正的法律法治底线保障机制,为此我也一直在观察和研究,川普是不是也会破坏这个公正的法律法治底线保障机制呢?到目前为止,我认为还没有,接下来会不会呢?我不能乐观。在我的认知中,相对的价值观必然会牵动一个国家和社会的方方面面,最后还是会动摇公正的法律法治保障机制的。川普本人是amoral,这是他的局限,我个人判断,不管川普能否连任,他也只是一个reset,美国的未来还是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我个人倾向认为,美国这个较量的战场,最后决定出的胜负是:后丛林文明,也就是相对价值观加上无公正法律法治。跟中国基本相同,唯一的区别是中国还会一直保持没有主观理性思辨的,连相对价值观也不存在的国家社会,可以说还是丛林文明。美国的后丛林文明和和中国的5千年丛林文明的博弈,美国没有胜算,更不用说双方都会发展越来越有毁灭性的核武器。这恐怕也是那些鼓吹中美友好击鼓传花的思想家,企业家,金融家等等深思熟虑后的选择。我判断世界会动荡,但是中美关系不会变坏,因为两者都是丛林,心有灵犀的。变好取决于中国跳过现代和后现代文明,直接跨入后丛林文明,这个在我看来是不可能的,5000年不能算一个短的时间。

























浏览(3617) (20) 评论(159)
发表评论
川普,习近平爱情进入第一阶段成果期 2019-10-12 05:14:49

2017年初川普宣誓就任后不久我写过以下这篇博文

川普可能是和平演变中国的最好的机会。

"很多华人有一种恐慌,认为川普要打压中国,会跟中国闹翻,甚至可能演变成战争,包括美国国内的一些智库和老牌外交家和中国通们也有类似的担心,我认为这种担心是正常的,因为中美关系过去几十年太predictable了,reset和川普的处事方式和一些言论的确让人不安逸。我个人认为中美关系不会变坏,会变得更好,以下是我的几点观察: 


1,川普在他写的畅销书里详细介绍了他谈生意时总是开始给个对方无法接受的offer,然后谈判达到他要的价,他的技巧还会是如此。我认为这种方式会更好,先把最坏的可能性亮给对方,然后坚持谈判,达到自己的要价。虽然结果不明确,但是也可以管控的。比较那些跟中共讲理念的,帮助中共找solution的大师们的意淫方式,这种方式要对美国好的多。说白了,不会因为中共有时愿意听建议而感到虚荣和想当然,忘了自己是在谈生意。中国和美国是处在两个不同文明阶段的国家,有的只是生意上的紧密关系,而不是价值观方面。 


2,川普的大嘴和出语惊人很好的牵制了媒体,因为美国媒体受政治正确的腐蚀,已经变的那么的脆弱和敏感。 


3,中共的中国政府管理中国还是依赖技术官僚,这是这几年我去印度长待和中国出差工作感受到的最强烈的区别。中国官场贪污,但是技术官僚们在干事,印度民选的政客在贪污,但是热衷于理念的辩论和争论,不干事。技术官僚管理的国家经济不会出现大问题,原因是管控方法和选项非常多。日本就是一个例子,因为强大的技术官僚体系,日本人的生活水平和国力还是名列前茅的。 


4,川普和中共会有一段磨合期,谈判后,中共最终会满足川普的offer,因为中共没有其他的选择。 


5,攮外必先安内还是中国统治者的法宝,所以中共会满足川普的offer的,没准,依靠那个聪明实干的技术官僚体系,真正有利于两国的公平互动机制才能得以建立,而不是像美国的前任几届总统那样迁就中国。 


6,战争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承担起后果。 


7,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和经济关系的不平衡本来就需要调整,中共也是乐意那么做的,面子保护好就行。 


8,说不定习大大要靠川普的帮忙连任下去,主观上是乐于看中国有“磨难”的,那样才有理由连任。 


9,欧洲是世界大战的源头,其主要原因就是德国人的自作聪明,总觉得自己是能找到欧洲问题的solution的。现在的欧洲难民和前段时间的希腊问题也是如此。中国和俄罗斯都不是自信的民族,根本就没有意识要找什么世界的solution。美国闭关自守也不是为了要给世界找solution,而是让美国把自己的根基搞扎实。我觉得那样其实挺好的。有时候自生自灭是必然的。" 


昨天中美谈判的初步结果,当我又把这篇拿出来读读,看看什么地方需要修正,结果呢,我感到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我始终认为川普最大的敌人不是中国,倒不是说中国不能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而是我的研读让我判断,美国人骨子里怕的是中国输出难民,欧洲也是,在价值观层面骨子里是蔑视中国文化的。我的逻辑很简单,没有一个人会把自己看不起的人当成最大的敌人。


川普的敌人是那些让他进圈子,他不愿意进去的人。川普的大嘴一方面是性格和风格,另一方面,我认为他有某种自我意识和情节,甚至是幻觉:他川普是真正的美国人,完全可以代表美国,只有他才能干的最好。他的好多次失败低谷又翻盘也会让他觉得自己的确是上帝派来的。这就成了一个非常大的矛盾和问题。我认为这个世界是有人间上帝掌控的。有好几个圈子,要么是无神论者,要么是有他们自己的神,他们非常确定他们是主宰这个世界人类的命运的。这也适用于中国,包括中共。中共内部几个圈子,每个圈子都是认为他们才是主宰中国人命运的人。川普似乎是不愿意进入任何一个圈子,或者说和这些圈子互相利用,那么结果只能是两个:1,这些圈子联合搞掉川普,2,这些圈子互相争斗,让川普钻了空子,我想2016年是那样的争斗场景的结果,或者说这些圈子大意了。另外我想提出一个我一直以来判断的可能性,那就是川普在美国和欧洲内部的这些圈子里是不受欢迎,他自己是很清楚的,他的突破在于外部,比如中国,俄罗斯,等等。我想川普的如意算盘是利用美国的民意和他和世界上那些不受美国西方那些圈子待见的国家领袖和组织作出联合来抗衡。这也就是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取代过去的世界秩序。这样一来,中国就起到了某种作用,因为中国这个国家在中共的掌控下也一直面临两种秩序的博弈。一种是进一步融合当今的世界秩序,另一种是回归毛主义。这样一来,对川普来说,他其实和中共回归毛主义的力量是一致的,都是抗衡现有的世界秩序。习近平主席给川普的印象和感受也是不受现在世界秩序待见的人,普京也是,所以这三个人能想到一起就是自然的了。 


我可以做些对未来的预判: 

1,川普的国家主权为国际事务基础的理念和习近平,普京的理念是高度一致的,如果这三者联合,neoliberalism世界大同国际化,继续由那几个圈子掌控世界延伸到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的计划就会被推翻。这里面最主要的看点是国际金融和和美元地位的结果,在我看来川普第二任期会是有大动作,会彻底by pass美联储的作用,以后美国的金融会是以政府财政部的掌控为基础。金融政策国家财政化是个已经开始的趋势和实践。最极端是MMT,Modern Monetary Theory。  


2,美国是个3M社会,Marketed,mediated,medicated。以前我写过博文描述3M。

Marketed:美国选民以后剩下的权利中,剩下的只有一张选票,其他都不能得到保障和确定的,因为法治现在很明显是双通道。我来美国学的是信息管理和控制,几十年前甚至写过关于信息泛滥对社会的影响。美国这个高度消费化的社会,信息泛滥程度不是过度的问题,而是完全失控。人的大脑是没有能力区别区分的,那么怎么办?人们就会从自己的族群,利益,也有价值观来选择fit自己的信息来相信和使用,人们不会再在乎背后真正的truth。哲学理论上也有支持:黑格尔说的:一个桌子也可以被看成是一棵树,或者一堆灰烬。尼采的反问:Why truth?why not untruth?这个现实使得一张选票的作用的正义性打了大折扣。 


Mediated:脸书和其他社交媒体,高强度网络游戏,给了人一个过虚幻生活的机会,并且成瘾,人际关系的维持完全依赖虚幻的平台,人们不再当面坦诚交流,人们热衷玩虚幻高潮,点击率和晒让人爽的很。这样的现实,手中的选票作用的正义性打了大折扣。 


Medicated:人一不开心,不舒服就吃药,何种各样的药,止痛片,鸦片和大麻非常流行。身心健康靠药来支撑,也是一种虚幻高潮瘾,这样的现实,手中的选票作用的正义性打了大折扣。 


川普即便连任也不会改变美国这个后现代社会的现状。美国西方自法国大革命以后的启蒙是个大试验,现在面临最严峻的考验。其实想想,黑格尔的那句关于桌子和尼采关于truth,这两位有意无意的预见了美国西方的未来。 


3,中美关系不会变坏,也有可能变好,取决于中共当局的明智,但是中共能否走新世界秩序和现有世界秩序的对抗钢丝搞平衡不是很容易的。中国是个没经历过西方那样的启蒙的国家和文化,从人性上来说,西方启蒙目前遇到的困境是人性不变的结果,中国没经历启蒙,但是人性是类似。唯一不同的是西方启蒙带来的科学技术的先进性,在中国这个没经历过西方那样的启蒙的文化和国家里,能否被赶超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见仁见智的,以后我会专门写些博文。人性相同,科学技术商业化,中国的市场,这些会是主要的基础左右中美和中国和西方的关系。再说美国精英们最怕的是黄祸,而不是其他什么来自中国的威胁。本质上这是接受过西方启蒙的人的“傲慢”,居高临下的态度是不会轻易改变的,这不是歧视,而是一种我有过,你没有的心理支撑。中国宣扬的民族主义本质也是这种心理支撑,所谓5000年的辉煌文明。 


4,我认为世界接下来的动荡还是在欧亚交接和中东大陆地区,欧洲人已经没有了战斗精神,美国人不愿意再战,但是以色列,沙特,伊朗还是会再战,这就不可避免的把美国和欧洲卷进去,中国到目前为止很明智,不过前景还有待观察,因为中国还是有点跃跃欲试的。那几个圈子希望中东永远乱下去,那样美国和欧洲都脱不开身搞国家主权,中国的高调高喊国家主权,不干涉,那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过的“纯真”,所以会让有过的人看不起。我想川普这次决定从叙利亚撤军,让土耳其和俄罗斯,欧洲去解决那里的问题是点了一把火,也许就因为这一点,那几个圈子会发誓搞掉川普。问题是川普不傻,那川普为什么那样干呢?我的判断是川普又在玩花样,刺激那几个圈子的底线,然后看他们的反应再妥协,随时回去。比如共和党参议院支持那几个圈子的议员表现出出支持弹劾川普的话,川普心里就明白了,有多少参议员的支持票是靠谱的。我认为川普根本不清楚共和党参议院那些议员们的真正诉求,这一招可以用来试一下。接下来川普会搞多种花样摸清那些共和党参议员们到底要什么。


5.还是要谈谈川普的前景。我认为川普辞职和被弹劾下台还是大概率结果,这个概率大于川普成功连任。我的判断基于前面提到的世界新旧秩序的博弈,我不认为世界上那几个圈子会为了互相的争斗而摧毁他们经营这么多年的世界秩序。川普的选择只能是进圈子或者被搞掉。我认为川普如果连任的话,那说明他决定进那个圈子。中国的情况很有意思,中共玩的最好的就是一部分人进了那几个圈子在国际上玩,作为那几个圈子在中国的代理,有效的缓冲了制度被质疑的冲击,在国内玩国家主权民族主义花样。这也不奇怪,中国的精英们喜欢在国际那几个圈子里玩的,那样表现出自己也是平等的一流精英,中国的老百姓是国家主权民族主义这个机器上的零部件,给点油润滑,就会让这台机器转动。防火墙和全民监控的妙用结果,西方启蒙鼓吹自由民主带来科学技术上的发展长进的讽刺性应用成果。所以现世界秩序和川普,习近平,普京组合的新的世界秩序,两边都在拉着中国,lucky china,刘鹤对川普说中美签协议是为了世界和平,我估计习主席给川普的信中除了表达爱川普,再就是要共同一起爱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第一阶段跟中美协议的第一阶段完美匹配。























浏览(509) (1) 评论(11)
发表评论
谈谈弹劾川普和中美博弈 2019-09-28 00:37:49

最近美国发生的关于民主党弹劾川普的事,在我看来是非常精彩,基本符合我的预期。中美关系的演变也是到了至关重要的时刻,昨天彭博的新闻:川普政府考虑切断中国公司在美国的上市机会以及阻止美国养老基金投资中国股票。关于川普,以前我写过很多博文,甚至是从美国西方历史,哲学,政治学,金融,经济各个方面来观察川普上台前后和他的对手们的博弈,这场博弈的大戏现在是进入了高潮,接下来会是精彩无比的,我想谈谈我的认知和期盼。关于中美关系的博弈,我也写了不少博文,甚至在川普刚当选时,提出川普和习近平哥俩好的scenario,我那么判断是源于我对国际金权的认知,中美之间的博弈也同时进入高潮,而且是至关重要的时刻,为此我也想做些进一步的探讨分析和预判。 


美国民主党和主流媒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合伙正式启动对川普的弹劾?我想大的原因很简单,阻止川普连任,那么为什么现在这个时候呢?我个人一直认为,川普真正的敌人不是民主党的南希,更不是民主党的新四人帮,也不是主流媒体。川普真正的敌人是那些没经过选举而掌控美国的国际和美国neoliberalism NGOs,金融财团,军火供应商,学术思想洗脑者们,美国情报机构三字头部门里的很多人。简单来说就是国际化游戏既得利益者们。这些既得利益者们很多恰恰是共和党党派人士。这两天传出一种说法,如果是不记名投票,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中至少会有30名会投赞成弹劾川普的票。而川普这两天对某些共和党参议员大佬的舔推,让我感到这次川普真的是怕了。 


我想川普是个很可怜的人,也是最可怜的美国总统,这种可怜体现在他在整个美国政府和自己周围的人中,找不到一个是可以真正信赖的,我甚至认为他的儿女,女婿他也是不能完全信赖的。这也是我一直认为川普的精神状态总是处在焦虑的原因,他可以用笑话和不屑一顾的调侃来化解,但是我认为,他是天真,甚至是无知的。川普是个商人,也就是说在大多数人的判断中,他是个没有道德信仰的人。他的历史也是佐证。他的MAGA代表了很多美国人的不满心情和态度,可以煽动起那些人的热情,但是本质上,美国国民整体上还是个受西方启蒙的集体,大多数人还是有不同程度的讲道理的理性思维训练,这样的一个群体总是需要一个moral leader,也只有moral leader才能长久获得他们的支持。美国西方启蒙最滑稽和悲剧的是,启蒙和科学发展,带来了理性,但是代价是杀死了上帝,造就很多理性大师们跃跃欲试成为上帝。过去的几百年的战争和杀戮都是那些理性大师人间上帝造成的。当今世界的理性大师们的口头禅是平等,这个问题不展开,以后再说。


回到川普的可怜。美国西方启蒙后的理性,杀死上帝后,人的道德从何而来?老样子,还是上帝的那一套,不同的是被偷换成某个人间leader和大师的思想,比如习近平和毛泽东思想。川普的可怜的本质是,对他来说,每天都是新的一天,只要股市高涨,他认为连任就没问题,他玩灵活机动,玩art of deals,玩的不亦乐乎,忘记和暴露了无知:美国人这个群体是需要moral指导的。就连中国人,整体社会群体也是需要moral指导的,否则习近平思想怎么会这么受欢迎?川普忘记了,美国社会是无法完全靠洗脑的,大多数人是受过启蒙影响教育,保持相当讲道理理性的。对了,什么是理性,我的定义是:先尽可能讲道理。美国大多数选民是不会接受川普的Amoral指导的,川普似乎不知收敛,似乎不知redemption,而且他也太把自己对经济和股市的作用高估了。OK,现在我来指出为什么川普和习近平是哥俩好的最本质证据:川普是实践马克思主义的反面-资本主义,习近平也许是跟着起哄,并不懂经济,但是两人都把人当成经济动物,所以两人都是马克思主义的忠实信徒,所以哥俩好是自然的。 


好,民主党为什么一直在找理由弹劾川普?确切的说,那些没有经选举掌控美国的人和组织为什么一定要弹劾川普,阻止川普连任?原来的通俄门是因为太傲慢,肆无忌惮,高估自己,不专业,所以没有成功。但是这不能阻止他们的。当上一届美国DNI主任刚上任时,马上就出现川普和普京对话的泄露,一下子把那位主任拽进无休止的法理,正当,理性的纠缠中,有效的中和了那位主任的作用,最近新上任的代理执行DNI主任,八月一到任,就出现川普和乌克兰新总统通话的告密者事件,同样,有效的中和了这位新主任的作用,也就是说川普从来就没有获得他的国家情报机构真正的支持。据说川普和习近平私下通了30小时的电话,我在等这方面的告密,不过要金权同意才行,哈哈。CIA的新局长,FBI的新局长上任,包括新的司法部长,我认为都是类似的手段。不管这些人是否是真的反川普或者支持川普,他们的专业素养使得他们不可能绕过启蒙理性,法理和正当,那些连续不断的报川普的私料,无疑会是占据他们的主要精力,他们不可能为了保川普而放弃川普下台以后的人生前景,再说能够让这些坚定的唯一因素是moral榜样,而川普压根就不是个moral榜样,我想那些人骨子里是看不起川普的。就连国务卿彭比奥,经常讲他随时听命被解雇,虽然是调侃,但是听的出来的。川普难道不是一个最可怜的总统呢? 


以前我提出,那些人阻止川普连任会是不惜代价的,包括crash market,大选前让美国经济进入衰退。最近我感到,华尔街也开始启动他们的配合了。弹劾川普的目的有两个层面:1,从民主党南希的角度,防守牌,她要确保众议院一直由民主党掌控,保证她自己还是个leader,那样即便川普连任,她的作用也是很大的。原因是南希是个老牌民主党人,她太了解以前的国会和总统之间是怎么玩的。2012年奥巴马连任时,当时的国会参众两院是共和党掌控,两院的共和党领袖居然放话,大意是不管奥巴马干啥,他们不会搞弹劾。结果呢,奥巴马肆无忌惮,把美国情治机构搞成民主党的下属部门。南希要防止川普连任后这么做。所以她这次支持弹劾,可以达到牵制川普的作用。2,让川普怕和慌,尤其是怕共和党参议员们的变化,以此影响川普的贸易,国际,外交,经济政策,这个应该跟中国也有关,川普最好回忆回忆他跟习近平通话里说了什么,必要时会被拿出来指证川普卖国的。逼川普发狂后犯错,我认为会从股市上表现出来。 


这里我也顺便也说说川普会怎么对付呢?我认为依靠美国现有的法治,情治,川普是干不成任何事的,再说他恐怕晚上睡觉都会是半夜惊醒的,他还能相信谁呢?我想川普会是玩老花样,走群众路线,到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去获得支持。我不会感到吃惊的是,有一天川普会在一个群众集会的这样的对话:他们用卑鄙政变的手段搞你们热爱的总统,你们答应不答应?那些群众会高呼:不答应。那怎么办?拿起枪,跟他们干。说到这,我不能不把民主党要禁枪的坚定跟搞掉川普联系起来。除此之外,川普没有其他管用的招数,也许跟中国签协议可以缓和华尔街的敌意,I wish him good luck。 


好了,谈完美国的事,再来看看中美关系和博弈的事。我认为中美关系一直是由全球和美国金权掌控的,这我在以前的博文中写过多次。这里就做一个小结。我认为,中共内部主要有两派,一派是完全跟国际金权联合,配合的群体,简称投降派。另一派是原教旨马克思毛泽东派,他们认为以前老毛只是犯了错误,美帝西方总是亡我之心不死的,简称毛派。习近平意识形态倾向是毛派,但是又不能不靠投降派运作下去。我认为习近平的可怜跟川普是一样的,没有人可以真正信赖,原因是没有moral指导能力,也不是moral榜样。对了,中国的moral榜样是靠武力打出来,而且还要有匪气,因为中国人是要被管控才舒服。美国西方的moral榜样是靠骗,virtual signalling,因为美国人轻信,喜欢听起来好听的。印度的moral榜样是靠甘地的非暴力,因为打不过,等等。比如习近平可以高调谈毛论,但是却还是要靠央行求助美联储和华尔街搞金融,这让毛派恨之入骨的。同样习近平高喊一千个理由跟美国搞好关系,却又要高举共产主义马克思宇宙真理大旗,让投降派也怕和慌。川习共同的问题是没有moral指导,自相矛盾,时间一长,自己累,跟随的人也累,共同点就会是经济动物,都是马克思的忠实信徒,心心相印的哥俩。问题是liberalism才是马克思主义的祖宗,马克思主义是liberalism的一个分支岔道,而另一个分支neoliberalism是主干,世界过去几百年的历史,哲学,政治学,金融,经济,学术,军事等等都是由neoliberalism主导的。马克思主义嘴硬可以,谦卑一点的话,就专注北欧玩法就行了,而且要因地制宜,不要再跟主干对着干而搞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了。 


中美贸易博弈已成鸡肋,10月份的谈判,结果都会是造成股市大跌。最关键的看点是美国资金是否还会流向中国。川普政府在考虑好几个选项,包括切断中国公司在美国的上市机会以及阻止美国养老基金投资中国股票,但是我认为川普又在搞花样,给习近平武器对抗毛派。在对付中国这一点上,川普,neoliberalism和中国的投降派是一致的。毛派力量估计不够强大到改变这一点。那么问题就来了。我做一个预判:人们都知道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造成的巨大影响,那时很多大银行机构被美联储救了。Too big to fail。中国的大戏就是这么简单:too big to fail。世界上没人希望看到中国输出几亿难民。那好像有点比烂的无赖,哈哈太多这样的比烂。好,让我们看看中国的高级玩法。中国的GDP占全球GDP的比例是近20%,而且据称是一直增长至少6%。假如美国和西方退休基金和投资人为了获得高回报,把20%的资金投入到中国金融市场和股市中,那么中国以后是不是就是在全球玩too big to fail的游戏?你美国要搞垮中国,等于搞垮自己,中国出问题,就会是像2008年美国大银行一样,获得美国政府和美联储的bail out。美国人中以后大多数都是中国的lobby代言人。以前我开过玩笑,中国只要移民三千万年轻女性去美国,以后美国的总统就是常委会指派,像香港特首那样的机制。现在看来,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会是远胜art of deals。美国人要派人进驻中国机构监控贸易协定的执行,我建议习主席:欢迎啊,你美国以后的总统都是我常委会指派的,我还怕你监控执行?









浏览(2455) (4) 评论(170)
发表评论
美国西方的民主选举和中国的专制的比较。 2019-09-13 09:40:03

经常会读到人们关于美国西方的民主选举制度和中国的专制制度的比较,争论的双方喜欢比较各自的优势和不足,争吵是异常激烈的,甚至是比烂的。我的研读和思考让我感到主流的辩论内容并没有击中要点,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民主选举制度为了什么目的呢?或者说民主选举是手段还是目的呢?我想人类的诉求是自由,有尊严,足够的生活资源,感到幸福。以国家为集合体,如果大多数人的诉求都能获得满足,政治制度的方式就不是最重要的了。那么相比专制制度,民主选举制度到底好在哪儿呢?人们认为民主选举制度的优点是其纠错的机制,任期制可以让选民们选出另一个他们更喜欢的领导人。如果在某一个时期的一位领导人没有犯什么错,大多数选民的诉求也是得到满足的,那么还要这个任期制干什么呢?这让我想起两个例子。


我住在硅谷,有幸去过硅谷的casino赌场,发现赌场里有一种赌法:每个玩家player可以要求做庄,轮流做庄,条件是要付给赌场的老板一个小的费用才能做庄,而且不能一直做,有一个连续做多久的规矩。我问那些玩过这种做庄当老板的人,结果如何,几乎没有人真的连续赢钱的。有时我在想美国西方现在的民主选举跟这种赌场里的玩法差不多,人人似乎都有做庄的机会,但是赢钱的还是很少,还是casino的老板赢钱。这里我就不再展开指出美国西方社会和政治运作中的who's who了。


再看中共专制的例子。我记得中共改革开放的一个最关键的口号就是:党的错误只能由党来纠正。这听上去跟民主选举一样的目的,纠错。我想中共也许很清楚,轮流做庄后的玩家们也不见得赢钱,总是一个大老板赢钱。我一看,银行,保险,电信,铁路等等行业,哇塞,怎么的,还是那个有license的大老板赢钱。


好了,做了这个比较后,我就想,民主选举50.000000000001%的多数胜出的机制怎么能确保制度的纠错功能呢?中共的党的自我修复机制怎么能确保纠错呢?我认为这两种制度最关键的一点是一样的,就是怎么保证纠错?最近看到香港的原特首梁振英发表的国家杀人是无罪的豪言。他的意思:国家是人民的利益的大集成,所以为了这个大利益杀人是无罪的。他没有描述国家犯了错,如果不纠正,而是选择杀人,那怎么也是无罪的呢?我想就凭这一点,美国西方民主选举制度要优越的多。我一直认为政治是肮脏的,对政治运作中政治学理论,甚至是哲学支撑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我认为纠错机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容易,包括美国西方民主选举制度,就像硅谷的赌场,自己做庄要付出代价,也不见得就赢钱。我以一个标准来衡量:是不是允许反对者公开说话和反击?是不是能做到不杀人,不杀反对者?尽管有梁振英之流的国家杀人无罪说,我还是希望能看到中共进一步唾弃原来的杀人习惯,那是白莲教太平天国模式,很低级。如果能够容忍反对者,不再迫害反对者的话,那才是展现和满足党的自我纠错功能的必要条件。


人最难的是自我纠错,我认为某个党也是。美国西方启蒙后的试验也还没有保证民主选举自动能有纠错功能,因为实施的还是人。是人,制度纠错就不是确定的。但是不杀人是最基本的,这是我对西方民主选举和中共专制的最明确的指标看点,其他,就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吧。对了,不杀人是单因逻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辩证法和矛盾论的多因逻辑,这两者是不能混的。我认为很多关于民主选举和专制的争论是把单因逻辑和多因逻辑混在一起,争吵就没有了意义。这也是我崇尚的order of values的展现。最起码不杀人是value的最高order和baseline,其他那些value的order,在我看来,当今世界还没有排好队,在我这个不喜欢理想化的人看来,it is what it is,so be it。








浏览(2276) (12) 评论(136)
发表评论
总共有14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