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川普到底想对中国干啥? 2018-07-21 01:14:29

近来中国国内传出习近平的权力不稳,元老们出来说话和“干涉”了。上周一直在上海和北京,跟一些朋友私下交流,各种说法,很有意思。聊天的具体细节不用多说,但是国内的政治当权者们和国际化技术官僚们之间的博弈正在加剧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种博弈通过元老们展开似乎是给国际化技术官僚们带来了一些底气。对中国国内的博弈,我个人不是太感兴趣,因为我一直的观察,中国国内那是自作自受的实用主义,没有任何道义的指向,没有外来的强有力的“干涉”或者说没有国际上针对中国或者是不针对中国但是对中国不利的情况发生,而且是持续的对中国不利下去,中国国内的闹除了自作自受,并不会真正的改变中国。有人认为中国需要革命,有人认为中国的经济要崩溃,有人认为中国需要的是改革,我认为很多只是打嘴仗,而且非常灵活的被所谓的“辩证法和实事求是”所验证成挂羊头卖狗肉的花样。我的总体判断是中国文化下中国这个国家整体是个自作自受的状态,整体的意志是为了生存,活得好和爽而行使个人和群体的力量,还没有西方启蒙后的道义指向。我引用的will to power,这个power在中国国内体现在生存和活得爽的状态追求,也就是处在will to live,will to pleasure的状态,远没有到探询活着的意义和追求truth,也就是will to meaning,will to truth的阶段。面对确定的死亡,最后除了传宗接代和光宗耀祖,也没有其他内容。这并不是说这种文化有什么不好,对或者错,只是如果没有其他内容,包括活着的意义,像个侦探一样的搞明白自己的的感知和感受的truth,等等这些人的精神层面的内容,是无法引领人类文明的,要是再不甘心好好跟随,有了几个钱,那么就出现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针对中国的国际争端和争议了。我认为这是中国整个文化和精英层,包括当权者的盲点和误区,因为无论是信上帝还是信进化,人都会是向前,寻求新的体验和感受的。

跟朋友们聊,我最感兴趣的是聊美国川普接下来会干什么,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说到这,有朋友说川普和习近平的沟通还是很顺畅的,他们在计划一次见面,好好当面聊一下,为此我打算美国股市每次跌,都会买进点,只是美国股市里的smart money好像也知道这个,就是不跌,真是不配合。

川普接下来会对中国干什么呢?这里我不想重复媒体和很多分析者们对近期和长远的判断和洞察。我认为川普在过去的一年多内的动作和表达,基本上是一种他做生意的老花样,get the deal done quickly。他在多年做生意的经历中得出一个他的认知:一个deal,如果一拖下去,就基本不会达成刚开始想要的结果。所以川普的多变,说狠话和好话,加码和威胁,等等都是出于他的这种认知。在我的上一篇博文里,我提到尼采在思考Will to power时的一个洞察:人的will在与别人博弈中总是想dominate对方。最好的是当你要dominate对方时,自己要想到对方也有will,也是想要dominate你的。对旗鼓相当的双方,最好的结果是各自有self-aware,然后寻求切入点和机会妥协。我认为西方文明的演进完美的诠释了这一点。dominate的时候尽全力,然后妥协,也不要赶尽杀绝。有人说那是人道主义和同情心,我认为主要是人性的演变的精美之处。问题是对白眼狼尽同情心会是什么结果呢?对处在不同人性阶段的人是不是应该有相互要dominate然后再妥协的意识呢?我认为这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了很多问题。还是尼采的洞察,他认为需要相当的intellectual程度才能有这样的自我意识。这就让我能明白了川普的沮丧和对习近平的困惑,甚至通过幕僚放话是习近平不愿妥协,哈哈。

川普对习近平的dominate,遇到了习近平的反向针对的dominate,在川普的认知中,他认为接下来应该是妥协,至今还是这么说,什么他不是要让中国害怕,而是针对中美之间的不公平贸易,非常喜欢习近平,等等。我想在习近平的感知和认知中,妥协从来不是一个主动的意志行为,恐怕只能是被逼出来的。被逼出来之前还有个熬的论持久战和不对称战,习在这方面可能会学老毛,抗日开始,老毛亟不可待联合老蒋并且发表论持久战和对日对蒋都打不对称战是经典的被逼出来的妥协方法。

如果尼采的洞察是精准的,习近平的will to power也是在dominate后赢不了而妥协的话,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川普会干什么?当然习近平不对美国妥协也有可能,那就不是他一个人的intellectual问题了,而是整体中共的intellectual问题,要是那样的自作自受,长远来说也不是坏事,只是我认为那是非常小的概率事件。据说习近平打算拖到年底再决定是否或者如何跟美国妥协,因为美国中期选举后,中国对美国国内以后的走向的认知就会明确了。我认为元老们对习近平的要求不是要继续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而是要想办法对美国妥协跟美国修复关系。我的判断是习近平会顺势而为,顺应党的集体领导意志,而且还是由他一尊领导,皆大欢喜。

我认为川普的end game已经比较明确,中美接下来妥协,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川普会跟中国展开真正的争取盟友的竞争。美国人的如意算盘是军事上亚太,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还有几个小国家结成联盟,这个军事联盟用来保障经济上这些国家之间的合作。经济层面合作的关键并不是贸易问题,而是supply chain问题。国际上对中国的疏忽关键在于,过去没明白中国搞经济合作是手段并不是目的。中国具体什么目的,见仁见智,但是肯定不是为了赚钱,这是目前最简单真实的国际社会认知。国际经济对中国的依赖关键在于中国是整个supply chain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现在没有办法一下子把中国去除出这个国际经济的循环,但是我们看到所有的迹象,这个去除过程已经开始了。川普对加中国关税的强硬在于把中国的外资出口到美国的企业吓的离开,到越南,东南亚,印度搞中低端制造业,把中高端制造业能搞回美国的就搞,不能搞回的,也会是在日本和韩国。川普对德国和欧洲的狠是tough love,我认为德国人会配合川普,保住相当的中高端制造,这也是德国的核心利益。那样整个制造业的supply chain中国就不再是个关键的环节,那样中国就只能一直自作自受下去了。

当然中国当权者,尤其是国内那些国际化技术官僚们不是没有足够的intellectual,他们也开始了联欧,联日和对周边国家让利的动作,接下来的这种竞争是我乐于看到的,毕竟人类文明演变到现在,前提还是不要死人的竞争为好。对中国来说,两种选择,1,希望并促成川普在接下来的盟友竞争中的失败,或者说中国还是以老花样的方式赢得了欧洲,日本和周边国家做为经济盟友,那么美国的灾难就会深远的。2,中国改变了自己,经过几年重新赢得了美国的信任,继续充当国际经济supply chain的关键环节,那么就是人类文明演变的大喜事。对美国来说,1,靠亚太准军事同盟和全球经济联盟成功把中国去除出国际经济supply chain的关键环节。2,成功的改变了中国,继续跟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甚至成为经济同盟。我认为美国朝野现在的选择是1,遏制中国。而我个人真希望最后是2,美国在盟友一起协调下,成功的改变了中国,最终中美继续建立良好的关系。

浏览(280) (0) 评论(58)
发表评论
我对尼采Will to power的理解 2018-07-07 01:57:48

我对尼采的东西有一些研究,我发现很多人对尼采的理解跟我不一样,包括一些电影小说里的引用。尼采说出上帝死了,并不是要引入上帝是否存在的辩论,而是指出,人的信仰和moral,没有了更高的智慧的指引,那就只能靠人自己了。进而他强调的是人自己的意志will。从叔本华悲观的“will to live”提出will to power。Will to power指的是人要感知和体验自己的意志力量,就是那种自己是最高的精神力量,并且一生要一直这么做,哪怕自己处在很不利的境地。这是西方启蒙后的人和中国几千年文化下的人的最大的区别。所谓独立的人格的重要的组成部分。共产主义那时的国际歌里有句很有名“起来,一切靠自己“的歌词,靠自己就是从自己的will开始。这也是马克思的初衷,并且搞出一套理论来指导人们的实践。人类从不缺理想主义者,而且我认为有理想是人最容易的能力。理想主义者的那套,包括当今流行的科学理想主义,包括信奉马克思的人的新马克思主义理念,其致命点是以自己在一生中或者某个时间点的体验和需要把人理想化,以一小部分人的智商,性格,行为等等作为榜样来引申出人应该那样,然后希望用一种社会制度来管控达到。这也就是为什么理想主义群体,无论是口号是多么的高尚伟大,经过多年后的实践,是出现hypocrites的最大来源的原因。中共从初创到现在,完全验证就是一个这样的群体。二十世纪人类的试验灾难是沉重和明确的。但是当代这类理想主义者认为,那是那几届人不行,要是让他们来搞,就会成功,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为什么美国和西方民主社会主义这么流行和相当受欢迎的原因。让我用尼采的will to power来指出美国西方这种新的理想主义的试验也会是个灾难。

说到will to power,这对中国文化下的人基本不适用,因为中国文化下的will是对死亡的恐惧和传宗接代的被动reaction,并不是主动的意愿,所以父母官的will是大众的will,皇帝的will是父母官的will。

在美国西方的文化下的will to power,感知和明确自己的will后,人是怎么思维和行动的呢?这就绕不开will to truth。西方主流哲学,人文理论在寻找truth上面可是花足了功夫和资源,产生了追崇理性,科学实证,等等一大帮精英。好多年这样的理论指导,在国家和政体上还导致了法国大革命和俄罗斯的共产革命,等等,这里不展开,这篇只针对个人。一个人如果是遵循will to power,有良知和受过相当的教育,必然就会有will to truth。这下,问题和分叉就出现了。即便智商相当,有的人有strong will,有的人有weak will,西方也有人有对死亡恐惧和传宗接代的被动will,我们人都是主观的,人的主观对人的will的作用以人的理性和非理性混合着展现will to truth,这就给了我们二十世纪和当代的多姿多彩的西方世界。尼采的伟大并不在于人们污蔑他的“反理性”,而是他深刻的感知到了,人的“理性”和非理性一样,都是由人的will支配的。西方过去的主流哲学家和当代科学理想主义者的的误区是:西方主流哲学家对宇宙主体的不知或者不可知的疑惑而用他们的will寻找宇宙本体的truth,进而他们以对宇宙本体一部分的理解和支配下,为人怎样活着寻找规范,我们看到很多不同的流派,但是主要是理性至上,形式逻辑,实用主义,辩证逻辑等等,在我看来这是这些人对宇宙本体的认知一知半解中,把人简单化和渺小化的急不可耐的尝试,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对自己的有一天要死的这个事实truth是很明确的。当代科学理想主义者就更直接,以为自己有科学的武装,可以用一种model来模拟人,我认为也是把人简单化和渺小化。在他们的主观误区的指导下,所谓理性就是他们的will的一个展开工具,是他们对will to truth的一种方法而已。问题是大众即便有了will to power--要感知和体验power那种自己是最高的精神力量,并且一生要一直这么做,哪怕自己处在很不利的境地。即便那样的前提有了,人的一生的经历和体验都是要让人在will to truth这个环节由主观而不可避免“异化”的,进而不遵守自己的will一开始所规划的。尼采进一步指出,will to truth是不可能完成的,那就会是will to death,也就是很多人会坚持自己的主观和变化的“truth”一直到死。这就是我常说的人活着的态度和行为是由死亡的恐惧事实而决定的。这就又兜回来了,中国的“好死不如赖活”也没错的,只是人生体验不同的问题。从对死亡这个很明确的truth这点来说,中国文化是有“先见之明”的。这在我跟国内很多朋友聊天时,非常明显,别扯那些不管用的。习主席不是说了吗,撸起袖子大干就行。那些硬要把中国人拽如西方人的体验的人,实在是不明智的,人活着都是自己自作自受。我提倡尊重中国国内人的自作自受。

前面说到人对死亡的恐惧决定人的态度和行为,现在由AI和高科技和生物的结合发展的进展给一小部分拥有的资源的人带来一个希望的突破口,有一天人还真能活500年甚至不死。我想这要是成为现实的话,主流和反主流的哲学,人文,理性和非理性的语境,等等就会通通不管用了。回到will to power,有will并不等于有power,有power并不等于有能力,有能力有理性并不等于有客观真正的truth,但是死亡是肯定的。至少现在,对人来说死亡还是certain的。去死亡目的地的路上,尼采只是提供了他的Superman的活法,will to power,will to truth,will to death。至于每个人的活法,七情六欲和大脑,变来变去,见仁见智,各显神通了。









浏览(619) (1) 评论(62)
发表评论
谈谈我对中方的中美贸易战对策的理解 2018-07-01 01:39:45

记得在今年四月的时候习近平在海南做了一个中国会扩大开放的演讲,很多评论者认为那个演讲是针对川普总统的一些对华贸易的不满和申明要采取措施的一个应对。我个人当时就不那么认为。自从川普当选总统后,我写了一系列博文来描述我对接下来中美关系的互动和演变的理解和判断.在川普是和平演变中国的最好的机会一文里:我曾表述:我个人认为中美关系不会变坏,会变得更好,以下是我的几点观察:

  1. 川普在他写的畅销书里详细介绍了他谈生意时总是开始给个对方无法接受的offer,然后谈判达到他要的价,他的技巧还会是如此。我认为这种方式会更好,先把最坏的可能性亮给对方,然后坚持谈判,达到自己的要价。虽然结果不明确,但是也可以管控的。比较那些跟中共讲理念的,帮助中共找solution的大师们的意淫方式,这种方式要对美国好的多。说白了,不会因为中共有时愿意听建议而感到虚荣和想当然,忘了自己是在谈生意。中国和美国是处在两个不同文明阶段的国家,有的只是生意上的紧密关系,而不是价值观方面。

  2. 川普的大嘴和出语惊人很好的牵制了媒体,因为美国媒体受政治正确的腐蚀,已经变的那么的脆弱和敏感。

  3. 中共的中国政府管理中国还是依赖技术官僚,这是这几年我去印度长待和中国出差工作感受到的最强烈的区别。中国官场贪污,但是技术官僚们在干事,印度民选的政客在贪污,但是热衷于理念的辩论和争论,不干事。技术官僚管理的国家经济不会出现大问题,原因是管控方法和选项非常多。日本就是一个例子,因为强大的技术官僚体系,日本人的生活水平和国力还是名列前茅的。

  4. 川普和中共会有一段磨合期,谈判后,中共最终会满足川普的offer,因为中共没有其他的选择。

  5. 攮外必先安内还是中国统治者的法宝,所以中共会满足川普的offer的,没准,依靠那个聪明实干的技术官僚体系,真正有利于两国的公平互动机制才能得以建立,而不是像美国的前任几届总统那样迁就中国。

  6. 战争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承担起后果。

  7.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和经济关系的不平衡本来就需要调整,中共也是乐意那么做的,面子保护好就行。

  8. 说不定习大大要靠川普的帮忙连任下去,主观上是乐于看中国有“磨难”的,那样才有理由连任。

  9. 欧洲是世界大战的源头,其主要原因就是德国人的自作聪明,总觉得自己是能找到欧洲问题的solution的。现在的欧洲难民和前段时间的希腊问题也是如此。中国和俄罗斯都不是自信的民族,根本就没有意识要找什么世界的solution。美国闭关自守也不是为了要给世界找solution,而是让美国把自己的根基搞扎实。我觉得那样其实挺好的。有时候自生自灭是必然的。”


昨天中国宣布新的市场开放的举措,让我可以进一步判断,中美关系的走向,尤其是贸易关系,除了在战略上变成竞争对手,经贸上中国做出大规模让步,其他具体的互动不会有什么太多的变化。这里列出中国最新的外贸投资市场准入政策:1123051980_15302470705801n.jpg

我一直认为中美之间川普和习大哥俩好,在唱“双簧”,这个新的举措是第一个这个“双簧”的事实根据。有人会说,中国这么做是被逼出来的。当然被逼也是必须的,但是习大早就在世界上宣称要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也不是只是说说,而是要建一个中国共产党的版本,也就是封建,资本,社会/共产三混版本。我认为国际上很多人是支持习大的版本的,很多人也不反对习大的版本,只要闷声发大财就行,这个新政策唤起多少发财的雄心和验证多少支持中共搞国际化的击鼓传花。中国政府智囊幕僚也给习大一个计谋,那就是联合西方欧洲,日本,甚至印度和其他国家用WTO规则一起来对抗美国,坚决支持国际化来获得moral上的“正义”。他们也是这么做的。但是中国政府里的那些聪明人都深知,那样鼓吹国际化,和那些个国家联合对抗美国仅仅是在打嘴仗层面的花样,能赢最好,但是没人真看好,但至少是不丢面子的。这不,中国对新的开放政策的说辞完全符合习大的创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景和支持国际化反对孤立主义的举措。这样面子多好看啊。而川普一直在说跟中国不存在贸易战,连最强硬反华的纳瓦罗,也从没官方说明跟中国有什么贸易战。川普政府所有官员强调的是公平,对等贸易和为国家安全保护美国的高科技和钢铝产业。今早读到美国贸易办公室的一份声明,声明指出欧盟和中国应用WTO的一个条例提出关税来报复美国为国家安全对欧盟和中国加的关税,指出这又是滥用WTO规则的一个例子。尽管川普私下多次提出要撤出WTO,但是这次他亲自出面否认现在不会那么做。川普谈判的手段和技巧到目前为止发挥到了极致,这种发挥,在我看来,一是美国现在处在strong position,二是私下里因为减税,川普得到了美国很多国际大公司头头的支持,三是,川普和美国很多“爱国”者坚信这样做是对美国这个国家的moral obligation,四是,这样做证明让川普越来越受美国选民的支持,确保共和党中期选举和川普连任的成功。

一段时间在这样的发展和演变过程中,中国能如何应对美国的贸易“进攻”呢?当然大文宣爱国和民族气概总是尖兵当先的。中国太多这样的人要抢头功,而且简单,只需要打嘴仗,说不定皇帝喜欢,还能弄个晋升等等。很多人认为中国内部很乱,中国政府没章法,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中国政府中也是有高人和能人的。习大这些年在国际上鼓吹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实在是个非常妙的羊头,中共最擅长的就是先把羊头挂出去,然后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辨证论,矛盾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等等,因地制宜,因陋就简,灵活使用。反正有十四亿人的试验场,还有国际友人出谋划策和国际资本的鼎力相助。这样一看,现在弱化2025,不提厉害的国等等,和所有过去几个月发生在中美之间的谈判纠纷就可以理解为很正常的互动和博弈了。

我认为中国的前现代文明的死敌是现代文明,但是人类文明进入到后现代。后现代文明中有相当成分是复古和中国的前现代文明匹配,这就是我们现在基本看不到对中国国内侵犯人权的国际谴责的原因。对后现代人来说,他们自己的价值观也是相对的,也是部落驱动,那么他们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动力来指责中国这么大的部落内部价值观的对错了。跟中国政府对抗,打人权牌,打中国是不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牌,在后现代的西方,自然就是失去了动力和吸引力。而且就是打这些牌的对抗,中国政府一不怕,二也不会输,因为在moral上,统治者并不认为党领导一切是不对的。而在中国,这几十年老百姓的被洗脑和生活实践,太多的方面离开了“党的领导”,就会是一事无成和一无是处。

我认为中国的变革还是要看中国人自己自作自受的范围和限度会演变成什么样子,而生活质量的提升与否是最能衡量一个人愿不愿意继续在现有的框框里自作自受的。举个例子,中国城市居民基本都拥有房地产,房地产不崩溃,他们就会继续现在的自作自受的。这就让我再次得出判断,川普是和平演变中国的最好的机会,希望川普能连任和继续下去。


浏览(2458) (8) 评论(33)
发表评论
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 2018-06-27 05:42:42

万维信释博写了一篇非常棒的博文

强弩之末硬上弓 ——从中兴和一带一路看中美贸易战

其中提到习近平代表的中共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三家通吃的理论和实践,这全然给了我非常大的启发,也帮助我解惑很多。我想在过去几十年中共的中国受教育成长的人,除了那些对知识不感兴趣的人,基本上是能亲身体验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三种思潮,理论和实践的混合体带来的好处,不满和困惑的。极端的一些人为此还失去了生命,有相当一部分人享受这个混合体的各种好处而“发达”,甚至成为“人上人”。我想如果我不出国,没有体验和体会美国和西方的生活实践,没有机会对西方的哲学,伦理,社会经济和军事,心理学理论等等作了解和研读的话,我恐怕会一直在这三种主义的混合体里打转的。信释博的这篇博文不仅仅给了我启发来看国家,社会的演变和出现的稳定和动荡,也让从这个角度更全面了解具体的个人,包括我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的演变,同时也可以观察出中国和西方不同文化文明环境成长的人的真正的不同。

在这个三种主义混合体中成长带来的困惑,从国学儒释道里能找到解惑的帮助答案吗?以前尝试以后,我基本就放弃了。我认为儒基本上就是匹配封建主义的,尽管我不想做太明确的定义,但是我可以简单下个基本的结论,儒说白了就是教人入世,而且在世上,以论资排辈为前提,善恶和其他思想和行为都是在这个前提下展开,对此我不能完全接受。释佛对我来说教人出世。我对西方哲学一个小流派荒诞论很感兴趣。荒诞论的前提是人生是没有意义的,既然人生是没有意义的,那么自杀也可以是一种好的选择,很多自杀者在行动前,恐怕有这样的思维驱动的。佛在我看来,四大皆空,类似于真正想自杀前的思维状态。道,有人很喜欢易经什么的,但是我得承认我的古文底子很差,没法理解其中的玄乎,尽管我能感到超凡对人的思想和行为最好是要有深刻的影响,但是人没法用对离世的理解和期盼活在世上,我想我的智商和精力都不允许我那样。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三个主义混合体中让我从小长大,形成的思想和思维造成的困惑,儒释道帮不了我了。如果我不到美国留学,没有移民美国的话,我想我可能就会一直困惑下去。来美国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接触了基督教,并且和美国host深度交流和互动,虽然没有完全解困,但是让我不至于深陷在混合体中。我对进化论很感兴趣,也对高智慧上帝创造人充满了敬畏,科学和技术是我的学习和生存的必需。在这个基础上,在美国我也有机会对西方的哲学,伦理,社会经济和军事,心理学理论等等作了解和研读。我的思想思维和生活实践完全不一样了,我把这叫做去中国化。最近几年我一直对进化论,科学和高智慧上帝之间的博弈,辩论和争论非常感兴趣,同时还是非常困惑。

我的这种困惑来自于一个系列问题:人活着是否应该有value价值观?这个价值观是如何定义的?这个价值观是人自己定的呢?还是另一个更高的智慧上帝决定的?比如我们人都知道欺负残疾人是不对的。这种价值观从哪儿来的呢?如果人是进化来的,而且如果科学有一天提供充分的证明的话,那么价值观是否也随人而进化呢?比如坚守一夫一妻制也是进化来的?更有甚者,所有的价值观对不同的人什么时候达到一致?如何统一呢,谁有权力规定另一个同样是进化的人必须得有规定的价值观呢?这样,我认为我们人类有了部落后,就有了社会,然后有了争抢,就有了战争,也有了谈判,有了妥协等等,而这一切在我看来都是由value价值观决定的。当今世界各个国家,族群,社会人们无非是在展现不同的value价值观而思想和行动着。一个非常令我担心的趋势和现象在逐渐成为这个世界人类的主流,就是value价值观混合或者叫相对value价值观。高度连接的高信息化社会,人们可以随时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来满足自己的诉求,后现代碎片化社会,人民在获得满足中趋向于部落化,如何有统一的价值观呢?

这就让我回到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三个主义的混合体的角度来看国家和个人了。我想从社会管控的角度来看,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代表的就是各自不同的价值观.这三种主义的支持者中,各自也不缺乏高智商聪明的人和他们各自可以用他们的逻辑和选择的历史和事实来支持他们的主义。于是我们看到了激烈的辩论,争论,甚至战争。当今世界还出现了一些三种主义混合大师。而中共过去几十年是把这三种不同的价值观混合起来,按需在14亿人搞管控和试验。中共的中国显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三个主义混合体按需使用的国家。这种成功不仅造就了很多国内成功人士,同时也给海外很多华人一个坚实的思想和思维平台。我们看到很多华裔美国人,在家里还是喜欢论资排辈,在外喜欢资本主义的赚钱机会和青山绿水的环境,在政治理念上爱国和爱党,口口声声人与人的平等和大声谴责资本家的剥削。另外,我认为中共的中国得以长久不衰败不仅仅在于海外有大量的华裔持有这样的混合价值观,而且在西方的智者,商人,政客中同样也有大量的持有这种三个主义混合价值观的人。如果这个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倾向采用三个主义混合的方式和价值观来管理和控制人和社会,这不就是变种的中国模式吗?无怪乎中国在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国际化人士和国际资本的支持。

我很喜欢尼采的名言:上帝死了,我们杀死他的。人如果自己决定自己的价值观,然后加上可以三个主义混合价值观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需要来搞,来管控,这种体制怎么能不强大呢?这不就又回到丛林了吗?进化论难道也包括退化?

浏览(2636) (8) 评论(119)
发表评论
我所理解的中美贸易战的本质 2018-06-19 01:59:45

每年我会去欧洲和东南亚国家包括印度待很长的时间,多年以来在东南亚像泰国,马来西亚,跟当地business人聊天,人们基本都是觉得中美之间的竞争中国最终会赢,一个共同的观点是美国人太散漫,没有凝聚力,而中国正相反,人们聪明和目标明确:多挣钱。在欧洲,很多年轻人都不想工作,或者说不会过分投入到工作中,因为良好的家庭基础和社会福利,很多人基本是在享受refined生活。去年在那些国家,人们问我投谁的票,我回答川普后,大家都会笑,显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最近两周在德国和欧洲几个国家出差,跟当地人聊天,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变化,人们不再嘲笑川普了。尽管主流媒体几乎还是一面倒的反川普,但是川普对自己理念和主张的坚持和列出的一系列事实和行动,包括贸易,伊核,朝核,难民问题,让很多人知晓了以前他们不关心的信息和事实,意大利的选举和随后实施的新的难民政策,东欧几个国家对川普的坚定支持,给欧洲人带来了不同以往的思考和焦虑。德国的默克尔的open border政策在德国引起的强烈反弹,两周后可能会把她赶下台。前些日子读了美国驻德国的新大使的访谈,其中提到德国国防非常多的问题。欧盟在享受refined的文明生活中,似乎忘记了什么叫竞争,这次被川普可是着实吓着了。我认为欧洲恐怕也会跟随美国,对整体政策做reset并强调竞争,尤其是川普对欧盟贸易的不客气,否则他们的refined文化和生活恐怕会越来越不如从前的。这在我看来表面上是经济和贸易问题,本质上是文化和族群的竞争问题,而竞争问题长远就是生存问题。我想西方领先好多年,有些leader想以其模式和价值观引领世界,带动整个人类发展的理想和实践是自然的,也是应该获得尊敬和赞赏的。引领过程中,自然也会有“让渡”,甚至极端如奥巴马还要向全世界和美国的对手们道歉,试图迎合世界上一些国家和对手来深入检讨美国历来的“罪行”。我想奥巴马这类领袖的动机是:反正那些“罪行”不是他们犯下的,他们倾向以高姿态来展现自己的“博爱”和希望推动人类美好的世界大同。奥巴马对川普的当选甚至都问幕僚:他自己是不是早出现了,早当美国总统10年,20年。都是要解决人类的问题,但是正如美国一些智者指出的:奥巴马的方式方法是therapeutic。就好比一个人得了病,如果不能精准的诊断出病根,therapeutic的方式大多数时候是加重病情的。不幸的是我们这个人类世界一直是有重病的,奥巴马的therapeutic的方式一是顾不过来和想当然乱吃药,二是顾不过来后就开始bullshitting忽悠,然后lie或者twist facts。我个人认为这是progressive理想主义者的通病,用句美国的俗语“ fits round peg in a square hole”

我们人类的问题的病根是什么呢?还是要引用尼采的话:上帝死了,我们杀死他的。我认为不同价值观的族群融合需要上帝才能完成的。人间的聪明者有着无穷的动力尝试,历史上太多的所谓“伟人”想干上帝的事,结果给人类带来的是无穷的灾难。我想,如果奥巴马是个真正的基督徒的话,他现在应该反思的不是自己早当了总统,而是自己是不是高估了自己,尤其是自己没有run business的能力,不懂得人的幸福感受和美好情感释放需要人与人的公平竞争才能获得,他应该懂得,不是光靠自己的肤色和自己曾经住在穆斯林国家,自己对不同价值观的理解甚至empathic就能自动赢得其他人或者对手的尊重的。

人类世界进步的真正动力来自于不同文化和文明的竞争,理想是加上人道,可以让落后者追赶,让失败者重新来过,但是如果博爱去除了竞争,人类就会停滞不前,而公平公正,没有了上帝,就变成了选边站的手段和嘴仗。

回到中美贸易战,我认为其本质就是竞争。竞争就要明白什么是“让渡”,否则你的对手是不会承认和接受他的赢是你帮他的,让他赢的。中美贸易的事实是美国“让渡”很多给中国,而中国不但不领情,而且要取代美国,至少公开是这么宣传的。川普是个business person,他认为中国过去的赢是美国让出来的,他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他所采用的对付中国的手段为了让美国赢而是不会再让了。美国的确有很多智者认为川普的出发点和理念没有问题,他们只是不赞同他的方法。我认为这些人的意见是值得尊重和参考的,但是川普是当选总统,他选择什么方式是他的职责。我认为川普跟习大的哥俩关系的确是不错的,但是习大可能不懂什么叫朋友之间的竞争。竞争就是竞争,不应该存在让的问题。川普的目的是赢,什么才是川普要的赢呢?很难明确,因为真正掌管过大企业在市场中竞争的领导者都知道也具备在竞争的过程中应变和调整。习大的目的呢?目前为止,我想恐怕没人知道。其实这也很正常,习大根本就没有真正竞争的历练和经验。再看中美双方幕僚和执行者的竞争能力和经验,同样也是不成比例,这就给我带来了疑虑:中国政府又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因为中国的决策者几乎都不是真正竞争过程中上位的,没有个人经历的历练和竞争思维的reference model,他们能堂堂正正的真正选择竞争吗?

中国政府最怕的就是公平的竞争,整个社会和文化也是不具备公平竞争的土壤,因为中国是前现代文明国家,有人说还是封建社会,不管什么名称,特征和本质是人得社会关系是建立在人的地位上而不是建立在契约。过去几十年,美国西方有两股力量及他们不同的诉求和期望在中国搞了试验。一种是政客和理想主义者,以为中国只要发展起强大的中产阶级,中国社会就会迈入契约文明随之也促使政治体制的改革而自由民主,第二种是国际资本,这股力量并不在乎中国社会是否进入契约的现代文明,他们专注的事中共跟他们之间的契约能不能让他们获大利,显然中共过去几十年最牛的就是跟美国西方这股力量的利益紧紧绑在一起了,到目前为止还是如此。这是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习近平根本不懂什么是契约文明,上台后进一步倒退回深度前现代文明,这给美国和西方的第一股力量带来了警觉,但是习近平还是在取悦美国西方的第二股力量也就是国际资本。这第二股国际资本力量是川普对付中国最大的阻力,谁能赢出,还真不好说。我感到悲哀的是中国要想进入契约文化的现代文明恐怕会是遥遥无期的了,每次到欧洲旅行,看到人们在享受青山绿水和他们refined生活,我就会有些许的伤感,我的祖国却还是处在那样一种文明状态

刚听了美国国务卿的一个讲话,提到中国政府提倡openness和国际化是个joke,这让我想起前几天国内对美国筑墙的指责,看到的病根都不一样,therapeutic方法估计不管用,这样的双方如何才能真正竞争?我看川普有点不耐烦了。难不成要川普派人帮助中国国内改革派,像以前那样做些“让渡”?看来川普习大哥俩要好好深聊一下了,我判断习大会跟老川通话说:大哥,不要不耐烦,我容易吗?你得帮我啊。




浏览(8463) (28) 评论(150)
发表评论
总共有9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