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小思的博客  
老百姓的茅舍.  
网络日志正文
倒霉小扎帮了川普却毁掉政治前程 2018-04-10 07:55:41

剑桥分析公司是数据影子公司,专门从事“心理”分析,然后以数字化方式销售结果帮助客户进行数字化操作。如果你不清楚此语的意义,咱们换句话说,是看消费大众的心理开展有的放矢的宣传。因此2016年该公司帮助川普竞选,公司自吹自擂,分析准确,在美国总统选举中立下汗马功劳。

两周前,英国的电视第四频道报道了这家公司内幕,其手段之坏让人膛目结舌。作为潜在客户的卧底,记者拍摄了剑桥分析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尼克斯(NIX),他谈论的是通过派遣“非常漂亮”的乌克兰性工作者来吸引他的客户的对手。使用假身份证和虚假网站提供贿赂,同时暗中拍摄猎手活动并在网上公布。该公司“如何将私人的重要信息放入互联网的血液中”,然后观察它像感染病源一样在互联网里迅速传播,真是坏透了顶。

此前剑桥分析公司在未经客户许可的情况下从5000万脸书用户那里收集了私人信息, 这个数据现在已经上升到了8300万人,规模真的吓人。据调查了解,川普竞选核心的行动是道德上虚无主义的,但是利用非法隐私为个人谋利可能属于犯罪行为,应该受到严厉的批评。

剑桥分析创建于2013年,是SCL集团的一个分支,SCL集团是一家专门在发展中国家进行造谣活动的英国公司。它主要由美世家族,亿万富翁右翼捐助者和强大的川普支持者所拥有,史蒂夫班农曾是剑桥分析公司的副总裁。川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亦承认曾经担任该公司的顾问。

剑桥分析公司与川普基于圣安东尼奥的数字化经营办公室共享办公空间,并因其成功获得了巨大的荣誉。 Nix在2016年11月9日发布的新闻稿中表示:“我们很激动,因为我们对数据驱动通信的革命性方法在当选总统川普的非凡胜利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2016年大选后福布斯发表了一篇文章,称赞库什纳为他岳父的胜利作出了贡献。此竞选宣布传统的总统竞选方式寿终正寝,数字工具取代了它。剑桥分析公司还为英国脱欧竞选和其他数十位政治客户工作的选举提供咨询。

迄今为止,很难判断心理学分析实际上的效果如何,不过人们认为剑桥分析师高估了心理学的作用。问题是川普竞选活动的大肆宣传的社交媒体是建立在欺骗基础上的。无论剑桥分析公司的方法论是否奏效,川普竞选团队给这些高科技骗子巨额薪酬。为竞选助威,他们还报道了希拉里克林顿的已删除电子邮件。现在美国特别调查官罗伯特穆勒已要求该公司交出与川普竞选有关的文件。

该公司不是亲自操刀,而是提供费用通过剑桥大学的俄裔美国教授Kogan(寇根)购买了脸书数据,后者声称将其用于学术目的。但教授狡辩,声称他不知道剑桥分析公司是如何处理这些数据的。无独有偶,寇根曾收到过俄罗斯政府的研究经费。

脸书号称世界上规模最大,利润最丰厚的广告平台。但是近来公司处于“灾难性时刻”,然而它的反应一直非常缓慢,最初威胁要起诉英国报纸曝光此丑闻的调查人。 “整个公司都很愤怒,我们被欺骗了”。后来,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道歉不断:“这是一个重大的违背信任,我真的很抱歉。”同时,这个丑闻让公司的股价一泻千里,员工们士气低落。

剑桥分析公司面临英国议会和政府监管机构的双重调查,而脸书则面临联邦和州对其用户数据处理不当的调查。联邦贸易委员会对违规行为的罚款可能会达到2万亿美元。今天马克要到国会议员面前听候仔细的询问。

7个月时间,变化漫长,似乎经历了一个世纪。马克从一个造就新科技的英雄人物,一下跌入深谷,现在是网民唾弃的狗熊。几个月前,人们还在推测他马克是不是要竞选美国总统,现在却在想马克是不是要下地狱,因为他在这个问题上责任重大。而且有些前后不一,开始想撒泼,赖皮,因为他误判形势,没想到事情发展之快,之严重。可惜现在他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尽管他后来在多家报纸大版篇幅刊登道歉广告。

马克必须彻底澄清事实,承认自己的严重错误,并且制定新的措施可以一劳永逸的消除这种隐患,才可不能让人们失去信赖。否则将一文不值,甚至遗臭万年。哪里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斜眼瞟着官场。尽管只有33岁的马克,履历非常简短,但是他野心勃勃,嘴上不说,但是对川普的职位垂涎欲滴,希望十年后竞选美国总统。

我本人还是喜欢马克成功,他有个亚洲媳妇。而且还是比较开明,为什么对川普竞选开绿灯,我至今不明白。可能有些见钱眼开,更主要的是那时候,确实年少不更事,不知道会一失足千古恨呀。

如果马克是个明白人,他应该协助政府搞好新媒体的安全性,保护广大用户的利益不受玷污,欺骗。不能为了个人的利益牺牲人民的公益事业,牺牲人民心中偶像般、宠物样的新媒体形象。否则美国政府发狂,激烈的限制脸书等等新媒体,网络广告平台。人们的生活方式将来也可能大不一样。


下面再介绍一点论证会的来龙去脉,你时间紧可以就此打住。

在私下向参议员保证他的公司将会做得更好之后,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正在准备为期两天的国会调查,这将是非常公开的,并且可能对他所创建的大型社交网络公司具有关键作用。其实这方面大家都没有经验,将来也许有更多的规章制度、法律要建立和逐步完善。

扎克伯格星期一在闭门会议上与参议员已经进行了一次交流,他计划在周二向国会提交的公开道歉。目前为止,他已经向用户和公众道歉了很多次,但这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参加国会听证。扎克伯格周二将在参议院司法(主席隔拉斯勒-Grassley) 和商业委员会(主席吐恩-Thune)的联合听证会上作证。

扎克伯格不仅试图恢复公众对他的公司的信任,而且还避开了一些立法者提出的联邦加强监管网络新闻。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周一公布的证据表明,扎克伯格在2016年选举中对假新闻,仇恨言论,缺乏数据隐私和俄罗斯社交媒体干扰表示歉意。起始,马克拒绝电话作证,现在扎克伯格不得不同意前来国会山交代。马克的管理方式独特,有些独裁,像中共体制,他的董事会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扎克伯格在声明中谈到了俄罗斯大选的干涉,可能有多达1.46亿人已收到一家俄罗斯机构提供的信息,这家机构被指控协调大部分网络干涉选举。

“我们将继续与政府合作,全面了解俄罗斯的干涉程度”,扎克伯格继续说道;“我们面临着一系列有关隐私,安全和民主的重要问题,而且我会回答一些难题”。

扎克伯格还概述了该公司采取的限制外部人员访问个人信息的措施。他还表示,该公司正在调查每个可以访问大量信息的应用程序,以便在2018年中选前阻止此类访问再次发生。

扎克伯格周一会见了参议院商务委员会民主党人佛罗里达参议员比尔尼尔森。纳尔逊事后表示,扎克伯格对于他可以进行私下一对一会议的程度是“坦率和诚实的”。纳尔逊说,他认为扎克伯格认真对待国会听证会是“因为他知道将会严格监管监管。”

像纳尔逊这样的民主党人认为,联邦法律可能有必要确保用户的隐私。迄今为止共和党人对此类监管的兴趣不大,但如果未来的隐私丑闻继续发酵或民主党在今年11月的选举中获得国会的控制权,情况可能会改变。

此外,扎克伯格周一在一篇文章中表示,该公司正在建立一个独立的选举研究委员会,研究社交媒体对选举和民主的影响。他表示,该委员会将与美国各地的基金会合作,成立一个学术专家委员会,他们将提出研究课题并选择独立研究人员进行研究。


浏览(2810) (8)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辛亥革命 留言时间:2018-04-11 09:46:03

作者写作前请先做一下功课,看看下面的评论 --- 免得贻笑大方。

回复 | 1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4-11 09:13:30

这次事件使得他的口才在全美国面前展露,而对于熟悉social network或者对其的媒体运用的四十岁以下的人来讲很多内容明显能分辨出这些国会议员的落伍甚至愚蠢的表现,因此这次作证对其政治前途是个plus。

如果他想进入政届的话,十年后竞选总统是很有机会的。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8-04-11 06:40:52

小思发表的文字,连黑白都弄反了,小扎身为犹太人,根本就不可能为川普助选,即使这样,一般的犹太人也就是投稀拉一票而已。

小扎就是太投入政治了,用泄露资料这种违法的事来打击川普而为稀拉助选,小扎认为虽然违法但政治正确就可以了,在他心里,政治正确远远高于法律,至于脸书捐了多少钱给稀拉这就不用多说了。

这次选举的实质是基督教徒对白左与犹太势力联盟,小扎算是冲锋陷阵,为党国做出了一点牺牲而已,现在颠倒黑白的来栽赃川普,也是没有用的,整个大选,小扎的政治面目太清楚了。

回复 | 1
作者:侃客 留言时间:2018-04-10 21:29:44

十九岁创业,历时14年,现已是商界顶尖人物,今年才三十三岁扎克伯格,如果在接下来14年,问鼎美国总统,没人会怀疑!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4-10 19:21:28

这件事上FB的责任是所收集的信息没有做到与个人脱离,和范围不合适,并没有其他责任。这种收集信息的方式是类似Google和FB赖以生存的基本方式,因为这种共享平台名不是卖给你产品来挣钱,而是靠广告支撑,那么就必须为广告商有关的用户信息,使得广告商可以有的放矢地用最小的成本把广告内容推到最可能感兴趣的人群。

那么就需要你的地址,你的性别,你的个人兴趣和喜好,和你的花钱习惯,和花钱能力。。。等等。

而FB不能不提供这些信息,否则无法维持。

对于Google来讲,对这类信息的收集是根据你search的内容,你用Google找过chukka,下次不论你找什么屏幕上都可能出现一堆靴子的广告信息。

而FB做不到这个,因为不是个收缩引擎,所以就只能从你FB的账户和来往的社会关系收集信息。

这种方式与Google的区别在于在Google的方式里是你自己的搜索导致的,而FB是背靠背的,你自己不意识,这种区别在人们的心理上就是很有区别了。

改变也是容易的,只需要切断这种信息与具体的人的关系就行了,很容易实现。

无奈国会那些人基本就是一群傻叉,根本就不懂这种经济模式。

回复 | 2
作者:旁观者未必清 留言时间:2018-04-10 17:03:40

大选时,在脸书和谷歌上搜希拉里的消息,首页都是正面的;反之,搜川普的消息,首页都是负面的。

版主真的不太了解实情。

回复 | 1
作者:yuan2 留言时间:2018-04-10 15:25:22

版主确实是无的放矢了。扎克伯格的政治观点是自由派,或者是民主党派的。全世界有成千上万的公司在使用FB的数据,进行分析应用等等。FB在帮助希拉里助选起的作用要更大一些。

回复 | 3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8-04-10 12:58:22

曾几何时,小扎是奥巴马的得力助选大将,左媒的宠儿,民主党的明日之星,没想到给川普栽了。

但不是川普攻击他,而是希拉莉输了,左媒气不过,到处找替罪羊。普金俄国人活该,好莱坞的民主党金主们成了collateral damage,现在小扎也给抓了把柄完了。

左媒的政治正确有够 vicious 的,还好没动枪。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