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韫栋砳的博客  
韫栋砳  
        http://blog.creaders.net/u/400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韫栋砳
 
注册日期: 2010-07-01
访问总量: 781,71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美国公共基础设施日益陈旧
· 股市修正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 笑话一则:规矩是人定的
· 国人潜意识中有个贪字
· 北美金币投资杂谈2:识别
· 北美金币投资杂谈1:购买
· 50-60后的朋友们,赶紧花钱吧#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金融投资】
 · 股市修正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 北美金币投资杂谈2:识别
 · 北美金币投资杂谈1:购买
 · 中美股市中长期投资攻略
 · 中美股指股市比较
【中国时评-5】
 · 中常委的陕皖沪三帮及其他
 · 十九大中常委的格局预测
 · 十九大必定是一个团结胜利的大会
 · 名牌大学李校长的风流故事
 · 从孙政才步陈良宇后尘说起
 · 孙书记秦城暗访平阳客
 · 习总军权在握占先机
 · 洞郎对峙给中国带来契机
 · 从孙政才倒台看马云的前景
【今日美国-4】
 · 美国公共基础设施日益陈旧
 · 年关宴客四大硬菜
 · 川普平均每三天说一次谎
 · 川普或成为竞选票房毒药
 · 越来越少的华人支持共和党
 · 两件通俄案:进度不一 分开办理
 · 川普的烦恼:双管齐下的挖坑与调查
 · 通俄门升级与川普的选项
【随感-11】
 · 笑话一则:规矩是人定的
 · 50-60后的朋友们,赶紧花钱吧#
 · 十九大后习中央的治国方略
 · 天朝领袖皆宣扬民主法治
【纪实小说-川习恩仇录2】
 · 川习恩仇录:(13)西方又明
 · 川习恩仇录:(12)马云拉网
 · 川习恩仇录:(11)东床有约
 · 川习恩仇录:(10)清官上任
【纪实小说-川习恩仇录】
 · 川习恩仇录:(9)即席川菜
 · 川习恩仇录:(8)以川制蔡
 · 川习恩仇录:(7)小鸟治国
 · 川习恩仇录:(6)政商不分
 · 川习恩仇录:(5)川普其人
 · 川习恩仇录:(4)破局方略
 · 川习恩仇录:(3)默契初成
 · 川习恩仇录:(2)小宁献策
 · 川习恩仇录:(1)峰回路转
【中国时评-4】
 · 陈平PK钟伟:中国向何处去
 · 此轮国朝房价狂涨的背后
 · 南海是中美两军的必争之地
 · 中美南海冲突的背景与焦点
 · 09X的短板与中美海战的沙盘推演
 · 博客时评造字之趣事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原来如此
 · 中国经济下行与高收入门槛
 · 现中国社会的四个特征
 · 中国的五大环境污染与GDP增长
【今日美国-3】
 · 川普先生的弹劾之路
 · FBI调查川普其实很正常
 · 行动支付在美国缓慢发展的原因
 · 懒人菜园四大件
 · 美联航为何傲慢无礼
 · 美国超级高铁的两大瓶颈
 · 美国超级高铁发展之我见
 · 种植肥壮韭菜之四项基本原则
 · 在美国修宪谈何容易
 · 罗巴特没有紧跟以川普为首的党中央
【随感-10】
 · 国人潜意识中有个贪字
 · 反川与亲共有必然联系吗
 · 火箭小儿与疯衰老头的嘴仗背后
 · 分享降低中老年人“三高”的绝招
 · 美朝冲突 - 阿普阿恩别闹了
 · 三个月过后,朝鲜半岛仍无战事
 · 四月鹰飞,五月刀飞,六月朝鲜半岛
 · 朝鲜半岛:四月鹰飞,五月呢?
 · 美联航一蠢再蠢
 · 介绍三个退而不休的职业
【随感-9】
 · 美朝战争?东线无战事
 · 幸福退休生活的三个条件
 · 学会在退休之前花钱
 · 造句:否定。。就是否定。。
 · 川普马云会见趣闻
 · 回国同学聚会适逢其时
 · 如何让日本真正对中国服气
 · 几位高级海归的经历
 · 郎平打造出中国女排的“朱元璋”
 · 美国股市2017漫游
【中国时评-3】
 · 国朝男乒怎么了?
 · “周亮剑”何出此言
 · 从中国股灾看帝国主义亡我之心
 · 悬在海龟海鸥头上的三把刀
 · 《百年马拉松》与美国的“误判”
 · 雾霾治理:天朝虽有力,习总不从心
 · 中国的雾霾治理三十年也不行
 · 中国国民贫富的估算
 · 中共拿下薄熙来的真正原因
 · 薄习复辟毛泽东路线的异同
【中国时评-2】
 · 薄熙来的罪与罚
 · 从薄熙来案看现今中共权力斗争的底
 · 中国官媒高调批宪政目的何在
 · 薄熙来与孙立平:开香堂与改革陷阱
 · 薄熙来的命运
 · 中共高层干部体系现状分析
 · 中国的环境污染与食品安全难题
【音乐之声】
 · 神曲《小苹果》 9:憨熊动漫版
 · 神曲《小苹果》 8:歌星杰伦版
 · 动画片《美女与野兽》主题歌
 · 神曲《小苹果》 7:少年儿童版
 · 神曲《小苹果》 6:唐僧取经版
 · 神曲《小苹果》 5:韩国女团版
 · 神曲《小苹果》 4:洋妞变奏版
 · 神曲《小苹果》 3:清华管乐版
 · 神曲《小苹果》 2:筷子原装版
 · 神曲《小苹果》 1:广场大妈版
【中国时评】
 · 薄熙来案与中共政治斗争三部曲
 · 中国的封建权贵价值观与民主
 · 习政权反腐妙不可言
 · 习近平反腐终将雷声大雨点小
 · 老刘获奖后的日子
【海外时评】
 · 金正恩核弹游戏的沙盘推演
 · 关于美国大萧条饿死七百万人的推理
 · 午饭时间选总统
【今日美国-2】
 · 川普登基两周纪念
 · 网上政论的斜角坐标系
 · 大选之后:愿赌服输与权力监督
 · 大选后才一天就发生此等事
 · 大选之后谨言慎行
 · 大选将万维博客分为九块
 · 美国大选投票有感
 · 美国网卖旧车经验之谈
 · 为什么美国人总喜欢唱衰自己
 · 加州最低时薪PK上海博士工资
【今日美国】
 · 洛杉矶球装空气PK温哥华瓶装空气
 · 洛杉矶的PM2.5与温哥华的瓶装空气
 · 三论“消失的美国中产阶级”
 · 二论“消失的美国中产阶级”
 · 对“消失的美国中产阶级”之看法
 · 漫谈美国人出行方式的选择
 · 慢吞吞的米国铁路货运竟然世界一流
 · 也谈米国慢车与天朝快车之比较
 · 美国大选感想:华裔选票与共和党的
【随感-8】
 · 美国的“举国”体育体制举自哪里(
 · 美国的“举国”体育体制举自哪里
 · 中国高铁进军美国困难重重
 · 美国股市的收割季节到了
 · 论网争中的“借力打力”现象
 · 《雪夜无闸行车事件》之我见
 · 中国树在美国
 · 现中国的三个基本大法
 · 写给喜爱网争的政治家们
【随感-7】
 · 网上文明交流要基于对人的尊重
 · 祖国、国家与党国
 · 暂离万维 后会有期
 · 中国经济繁荣表象的背后
 · 文化大革命是民主运动吗
 · 注意网争中的四类人
 · 对应网络不良行为的六字诀
 · 中文“反腐廉政”到底是啥意思
 · 从数理统计的角度看婚姻中的男女关
 · 胡司令与胡书记哪位执政合法?
【随感-6】
 · “皇上”事件我之见
 · 对网管永久冻结“皇上”博客之决定
 · “我的博客我做主”与“文责自负”
 · 万维网争中的女扮男装
 · 就网争答网友质询
 · 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
 · 重金属先生 PK 医言堂先生
 · 万维博客的白色风暴就要来临了吗?
 · 转载他人博文请注明出处
 · 网上争论的野兔定律
【随感-5】
 · 网上无运动,花开我再来
 · 政治立场与诋毁中华文化没有必然的
 · 物以类聚:由金属铊的暴行想到的
 · 对付刷屏流氓的一个有效办法(再版
【随感-4】
 · 答信济网友质询
 · 水浒新传:杨志卖刀
 · 坚决反对网络刷屏的流氓行径
【随感-3】
 · 博客的言论自由度
 · 再版前言
 · 捂P先生的革命语录(再版)
 · 别了,捂P先生(再版)
【随感-2】
 · 网上语言暴力者面面观 (再版)
 · 一份未发出的海报(再版)
 · 可怜的姜青娃儿有家难归
 · 教你如何上导读
【随感-1】
 · 敌人的朋友是敌人吗?(再版)
 · 删除不良跟帖评论是网民的权利和义
 · 《海》剧何时落幕(再版)
 · 海外华人博客的2010红色风暴(图)
【他山之石】
 · 猴子本来就滑稽 吃了苹果更调皮
 · 小布什就独立自由媒体之重要性如是
 · 新上海滩 -- 叹江漂死猪事件
 · 发展公民社会 避免社会爆炸
【历史回顾-2】
 · 政府已经“悄悄地”承认了大饥荒的
 · 从“大跃进”到大饥荒
 · 新左派的文革幽灵
【历史回顾-1】
 · 1980年四千老干部大讨论如何评议毛
 · 文革至少死了两百万人
 · 为什么说文革使中国经济濒临崩溃?
 · “文革期间”科技经济成果是因文革
 · 文革期间农民的收入和负担
【怡官逸事(笑话系列)】
 · 怡官逸事:引子
【博客管理】
存档目录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10/01/2014 - 10/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2/01/2011 - 02/28/2011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文革期间农民的收入和负担 2010-07-18 19:39:12

 

落基山人在其博文《也谈对文革的评价》中作结论说:“这个文革,。。。对中国的主体阶层,人数广大的农民,工人,军人来说,基本就没有太大的影响,也没有长时间的影响。那么,这样一个影响范围还很有限的文革,如何可以说是对国家对人民有了极端的伤害和危害呢?”他的这个结论是臆想的,也是违背历史的。

 

下面转载的一篇文章是对落基山人的结论的一个批驳。

 

-----------------------------------------------------------------------

 

 

 

文革期间农民的收入和负担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作者:雅可夫

 

 

农民问题是当前中国社会积重难返的主要问题。由于这个问题的客观尖锐性,我国的“老左”和“新左”一起上,似乎只有他们可以解决中国的农民问题了,农民又有了“大救星”了!

  我是在左倾路线横行的时候当过农民的人。可以说,不管老左怎么说得天花乱坠,他们都没有资格代表农民。许多左倾的年轻人,不了解当时农民的负担,也不知道当时农民的苦楚。他们可能只知道现在的农民负担沉重,却不知道,过去农民的负担比现在更重。

一、当时农民的收入  

  我在农村当农民的时候,收入最好的一年是每10分工0.58元(大概是1971年)。它是以砍完一山培育了22年的杉树和一山竹子为代价的。除此之外的年成就差得太远了。我们邻近的一个公社,有一个生产队每10分的工分值只能分8分钱。

  没有经历过老左治下农民生活的人,对这样的分配可能还不一定懂。它的含义是,一个成年男劳动力从早晨6点劳动到下午6点(有时晚上还要开晚工),计工10分,这10分,年终分配可以得8分钱。成年女劳动力,每人每天只能计6分工。如果工分值是每10分工分8分钱的话,则六八只能得48厘钱。我第一次出集体工只评了2分的标准分(因为年龄小、个子小、劳动力不行)。按这个准,我每劳动一天,只能得16厘钱。当时的米价是16分钱买1斤。这就说,一个成年的男劳动力,劳动两天才够买一斤米。至于穿衣、看病、红白喜事,就只好由读者去想象了。

  当时“割资本主义尾巴”,农民除了从集体劳动中分得劳动果实之外,其它收入微乎其微。1972年,我奶奶在房子前边的空地上种了一蔸苦瓜,都被勒令拔掉了,还罚了5角钱款。我家是贫农,所以没有因此挨斗。要是其它成分的家庭,这一蔸苦瓜可就要招徕不少斗争了。家庭养鸡、养猪当然是政府提倡的。但是,他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增加农民收入,而是所谓“支援国家建设”。其它副业生产,在个人是禁止的;在集体,也被“以粮为纲”冲得几乎为零。

  当时农民的收入大致就是这个样子。

二、农民的日常生活支出

  农民辛辛苦苦劳动一年,只能按这样的工分值标准来进行“多劳多得”的核算和分配。可是,这还只是毛收入。生产队分红薯、分粮食、分苎麻、分黄豆;端午节、春节、中秋节开点预支都得要在年终结算里扣除。穷生产队平时没有这些预支项目,所以扣得就少。至于日子怎么过,你自己去想象好了。我们队收入好的那年,端午节、春节、中秋节都开过一点预支(现钱)。我家里最多还被预开过38角钱。扣除这些以后,到年终,许多人家超生产队的支。即全家劳动了一年,不但没有一分钱过年,还欠了生产队的钱。公社干部来了,还要给一个“劳动不积极、出工不出力”的批评。文化大革命还把这种结局归罪为:“没有忠实地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三、关于农民的负担

  文化大革命中没有“农民负担”一说。也没有人敢如此胆大提出“农民负担”问题。是改革开放政策才有了“农民负担”这个词。不过,没有这个词,不等于当时的农民没有负担。   

  当时的农民究竟承担了那些负担呢?没有在农村生活过的不知道。其实,大略算起来,“老左”强加给农民的负担远比现在要重得多。可以大致分析如下:

  1、上交征购粮。

  “征购粮”其实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征粮”(相当于现在的农业税)。它是按照土改时的“四固定”核算下来的。另一部分是“购粮”(国家订购粮)。它是“统购统销”政策的产物。理论上讲,“购粮”是国家先付一些定金给农民,秋收以后农民把国家定购的这一部分粮食上交给国家。不管你丰产还是歉收,都要交。而实际执行中,国家没有付给过农民任何钱,粮食照样要交。美其名曰,“支援国家建设,农民最有自觉性。”   

  2、上交物质(包括牲猪和经济作物产品)。

  这一部分不属于无偿上交,是强行廉价要生产队卖给公社供销社的。每个生产队要按规定完成国家任务。不完成国家任务的生产队,不准分配这些国家统购物质。比如,没有完成上交牲猪任务的生产队,过年过节不准杀猪。这就是当年我们的农民,作田的没有饭吃,养猪的没有猪肉吃,种麻的没有衣裳穿的原因所在。由于自由市场被取消了,国家是按“一口价”强行摊派、强行收购的。与供销社结帐是干部的事,农民根本不知道。干部从中贪污、截留是经常的。因此,农民从这样的上交中得不了几个钱。

  3、上交“三超粮”和“战备粮”。

  老左治下的干部好大喜功、汇假报成风。本来减产,他硬要说成增产。为了表明自己的政绩(当时没有“政绩”这个词,而是叫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丰硕成果”之类),就强迫农民上交“三超粮”(究竟哪“三超”,我至今不明白)。“战备粮”是中苏关系恶化后出现的新名堂。有一年,我们生产队的队干部和社员反对公社收“三超粮”。马上就招徕公社干部下队来“反瞒产私分”,说是干部隐瞒了产量给社员私分。他们整起人来,比现在的干部要残酷的多,而且上级支持他们,不但不批评,而且还要表扬他们“斗争坚决”,“阶级立场坚定”。经过这样的搜刮以后,新谷8月才上场,到春节,我们生产队就有半数社员家里没有过年米饭了。1969年起,我家里也加入了这个缺粮户队伍。这一年,13岁不到的我跟着大人走120里路去买红薯(37角钱买100斤)度饥荒。1976年,是我家里最困难的一年。当时,我家有9口人,从小年24到正月15,队上杀猪共计分给我家里9斤带皮带骨的猪肉,另外国家按人口发给农民每人4两白糖。干部私分了一部分,融化掉一部分,实际到户只有37钱。就是这9斤肉、每人37钱白糖,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我们过完了1976年的春节(从小年24到正月15)。   

    4、向农户摊派上交物质。

  每到过节、过年,国家就会有人下农村催交鸡、鸭、蛋品之类,也没有一分钱给农民。名义上是“工农相互支援”,实际上则是强行征缴。干部解释说,工人老大哥为我们生产了工业品,农民应该保证城市里的工人老大哥过好节、过好年。

  有一年(大概是1974年),我们隔壁队一户贫农,又是民办教师,他们村子发过鸡瘟,什么也没有。正好他老婆生了孩子,他家亲戚刚刚送给他一只鸡看月婆。鸡正在生蛋,于是,这个身为民办教师的贫农不舍得把鸡交给国家,想留给老婆吃。谁知没有藏好,鸡一叫就被妇女主任发现了。于是,这位民办教师与收鸡的干部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气愤之下,这个民办教师把鸡举起来狠狠地摔死在地上,嚷道:“老子就是不交!”然后又骂到:“你们比过去的国民党还厉害!”

  事情过后,对这个贫农出身的民办教师被生产队开了一次斗争会,经大队部讨论,公社批准,开除了他的民办教师资格。

  这是个典型事例,一般情况下,农民从来没有反抗过。最倒霉的地富分子,他们养鸡养多了是“梦想走资本主义道路”,养少了有交不起国家任务。真的左右都不是。

  5、平调风

  没有经过50年代到70年代中国农村生活的人,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做“平调”?所谓平调,就是农村的上级领导机关(县、公社、大队)无偿向下级生产部门抽调物质和劳动力去盖公社礼堂、修路、兴办社队企业(为公社赚钱)之类。

  1974年,我们县的一个革委会的干部(大概是革委会副主任)死了,就向每一个大队抽调了7个地、富、反、坏、右分子的壮劳动力去为他家里送葬、埋死人。

  1974年,我被公社抽调去采矿8个月,赚的钱主要交给公社和大队,生产队所得甚少,我则按照公社划拨下来的工钱记工分,参加生产队分红。

  6、扣罚工分

  前面已经说了,文革期间的农民主要依据工分来分配集体劳动成果。可是,工分也是可以扣掉的。只要干部不高兴,你的劳动工分就可能被扣掉。我爷爷74岁时按照工分定额承包了一块油茶山的铲山任务,清除荆棘和乱七八糟的野生植物,并松土。我爷爷心眼实,把茶树脚上的小枝全部理掉了。按照生物的生长特点,理掉一些多余的枝丫可以避免郁闭,产量会更高些。可是,大部分农民不懂。生产队会计与我家又有些疙瘩,于是,本来应该得300个工分的劳动被扣掉了120分。就是说,与现在对农民的滥罚款相对应,过去存在着滥罚工分的情况。

  7、养知识青年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农民并不欢迎。一是知识青年到农村经常偷东西。他们没有时间和经验养鸡、种菜,只好偷贫下中农的吃。二是农村要负责安排他们的住房和劳动。农村土地是相对固定的,多来一个知识青年就得多分一份,农民不高兴。1970年-1978年,我们队100口人,负担了6个知识青年。

  以上列举的农民负担,各个地方可能有所不同。但总体按可比的相对数算来,文化大革命中的农民负担大约是现在农民负担的2.5倍。只不过,当时是集体化的农业体制,大部分上交都不是直接从农民手上拿的,而是生产队集体上交的。所以,农民没有象今天这样有切肤之痛。

 

(以上为转贴文章)

 

相关文章:

 

为什么说文革使中国经济濒临崩溃?

 

“文革期间”科技经济成果是因文革而取得吗?

 

文革至少死了两百万人

 


 

浏览(88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