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小思的博客  
老百姓的茅舍.  
网络日志正文
深度解析:查新冠起源老调重弹的妖蛾子? 2021-05-27 21:06:17

材料取自网络各大新闻媒体,小思只有评论!


深度解析:调查新冠起源老调重弹的妖蛾子?


本文今天发表于世界著名科学杂志,NATURE(英国)。原来SCIENCE(美国)在俺心目中一直地位很高,因为他们的科学论文往往具有别开生面,独树一帜的味道,也有些歪门邪道,莫名其妙的故事感觉。但是NATURE更加传统而扎实,有些重规重矩,不那么大胆。但是今天NATURE的一篇评论,让我认识到墨守陈规,有时候是非常重要,非常必要地。在COVID时代, 这个谣言满天飞的时代,严肃的科学杂志任重道远,担负着革命的历史的重任。可以辟谣,正面导向,让那些成天扇风点火的人没有市场。

最近发生了什么事,重要的事情。两个礼拜之前,SCIENCE发表了一篇短评,呼吁调查新冠源头。实际上就是向美国政府建议,把中国重新拖入泥沼。由于少数派科学家与真正病毒专家的观点大相径庭,掀起了一股网络歪风。重新搞得中国政府和在美国的中国人夜不能寐,不敢出门,

中国—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今年一月曾考察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等机构,并在事后表示,实验室泄漏引发疫情“极为不可能”,而病毒通过中间宿主引入是最有可能的感染路径。

随着5月24日世界卫生大会开始,对实验室调查的需求进一步增加。此后,美国要求世卫组织进行“透明的,基于科学的”第二阶段起源研究,美国总统乔·拜登宣布,除国家实验室外,他还要求美国情报界“向中国施加压力”。参加”调查。可是,不经中国批准,无权在中国进行调查的世界卫生组织(WHO)目前正在考虑进行下一阶段起源研究的建议。

与此同时,美国的头条新闻激起了人们对实验室泄漏假说的浓厚兴趣,其中许多都与《华尔街日报》上的两篇文章有关。一个故事提到一位匿名官员的未公开文件,该文件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政府的一部分,暗示三名武汉病毒所(WIV)研究人员于2019年生病(生病有啥奇怪,难道肯定是COVID?)。第二个故事则说中国当局阻止一名记者进入WIV的废弃矿井。研究人员在2012年从蝙蝠中回收了冠状病毒。研究人员一直坚持认为,这些病毒都不是SARS-CoV-2。中国外交部在回应《华尔街日报》时说:“美国不断编造不一致的主张,并热衷于调查武汉的实验室。”(我的评论:其实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即使有两个病人,也不能说明他们就是新冠,更不能代表源头就是他们。武汉生病者众多呀)!

幸好,还有许多具有正义感的无产阶级的美国科学家革命的斗士为民请愿,保护中国科学家和中国。因为任何一个严肃和有知识的病毒学家不可能认为实验室造出病毒并且释放出来。著名的加利福尼亚拉霍亚斯克里普斯(SCRIPS)研究公司的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坚称,没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持实验室泄漏,他担心对WIV进行调查的敌意要求会适得其反,因为这些杂音很不好,就是谣言,听起来像是在进行指控。他说,这可能会使中国科学家和官员分享信息的可能性降低。这种情绪可能不利于美国和中国进行合作研究。安德森说,没有这种合作,科学家将很难发现大流行的根源。

外交受阻,合作抗疫更加路漫漫,越来越难。

但是,与发现COVID-19的起源相比,危在旦夕仍然是九宫不下的病情爆发(比如印度一浪高过一浪有可能此起彼伏,全世界永远得不到安宁),疫情蔓延。全球卫生政策分析师认为,至关重要的是,各国共同努力遏制大流行并为未来的疫情爆发做好准备。他们说,需要采取的行动包括扩大疫苗的分发和改革生物安全规则,例如报告病毒监测数据的标准。华盛顿特区全球发展中心的全球卫生专家阿曼达·格拉斯曼(Amanda Glassman)表示,但这种措施需要在强大的国家之间达成广泛共识。她说:“我们需要放眼全局,并着重于使我们走到想要去的地方的激励措施。” “对抗性的做法会使情况变得更糟。”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萨斯喀彻温大学的病毒学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说,即使《科学》杂志的这封信是出于很好的意图,其作者也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将其纳入围绕该问题的分裂政治环境。

世卫组织在动物市场,而不是实验室报告COVID大流行起源地引起了一批心中充满仇恨的业余微生物学者的烦闷。

SCIENCE这封信第一作者戴维·里尔曼(David Relman)是加利福尼亚斯坦福大学的微生物学家,他仍然认为发表自己的意见很重要,并说他不能防止别人误解。他说:“我并不是说我相信该病毒来自实验室。”相反,他说,世卫组织调查报告的作者结论过于决定性。他建议调查人员可能将自然起源假说称为“吸引人”,而不是“极有可能”,并且他们应该写明他们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得出有关泄漏的结论。研究人员参观了WIV,并在那里询问了研究人员,但未获得主要数据。(我的评论:尽管中国有些保护自己,在目前这种你死我活的斗争中也不得不坚守底线了。美国人也TMD太肆无忌惮了,处处是世界警察,换了总统,换汤不换药,仍然对于中国不依不饶,穷追不舍。)。

在《科学》的信中,作者假惺惺地说:那些将COVID-19归咎于中国并试图劝阻虐待的人骚扰了亚裔美国人。但是,实验室泄漏假说的一些积极支持者认为这封信支持他们的想法,更加让亚裔受到攻击和辱骂,甚至人生安全受到威胁。

例如,一个声称独立调查COVID-19的小组的神经科学家在推特上说,这封信是他的小组去年在线发布的想法的稀释版。在推特的同一周,神经科学家还对拉斯穆森猛烈抨击,后者试图向公众解释暗示SARS-CoV-2天然来源的研究。他称她为胖子,然后发表关于她的性解剖学的贬义评论。拉斯穆森说:“这场辩论距离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拨回电话的证据已经走得很远了。”

雷尔曼说,他为同胞科学家的受到人生攻击感到难过,但他坚持了自己的立场。

统靴们好。听懂了没有,如果不是出于私心,这些科学家不会这样写一份莫名其妙的信。再次本末倒置,把严重疫情置之度外,而是在那里挑起群众斗群众,自己从中得利。所以,知道真相之后。你不要相信什么COVID是人造的,是实验室逃逸出来的。见鬼去吧,造谣者休也!

科学家呼吁对大流行病进行调查,以关注野生动植物贸易。话说回来,真的调查也不容易。西班牙病毒一百年之后,我们不知道真的起源于什么物种,但是来源于美国毫无疑问。

菲德勒表示同意。他说,在需要团结的时刻,不断升级的要求和指控正在加剧地缘政治裂痕。他说:“美国继续在调查问题上盯着中国。”即使COVID-19起源调查取得了进展,菲德勒也不希望他们透露科学家不久将寻求的权威数据。例如,大多数埃博拉疫情的起源仍然是神秘的,研究人员花了14年的时间来确定2002-2004年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流行病是由蝙蝠传播到蚊子再到人类的病毒。(但是,现在的做法让研究蝙蝠的科学家无处藏身。谁还愿意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研究。长此以往,人类永远得不到拯救了)。

因此,在迫切需要生物安全政策的情况下,菲德勒认为,美国应该集中精力通过美中两国大使之间的会议来促进大流行性外交,就像四月份气候变化讨论中那样。 “鉴于这场大流行的惨败,我们实际上是否需要做一些事情来为下一次大流行做好准备?”

中国的科学家也继续发表论文,试图进一步证明病毒并非来自实验室。

曾因发现非典病毒可能源自云南某洞穴的一种蝙蝠,而常被称为“蝙蝠女侠”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及其团队近日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发表论文说,现有实验证据并不支持新冠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的推测。相比之下,穿山甲冠状病毒对人类或其他物种具有很高的跨物种潜力。


浏览(8425) (22)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06-03 21:02:23

只有自然界无数次变异才可能碰巧弄的出来,人工差的太远了

回复 | 0
作者:白草 留言时间:2021-05-28 17:06:27

美国记者真的是很乖的。如果是我,至少追问一下白宫发言人,3个月的时间限期是怎么计算出来的?SARS源头十几年都没找到,3个月让情报部门能怎样?这事类似于要求FBI调查大法官三十年前的性骚扰案。反正明知无结果,但如果调查能拖延到大法官无法按时通过审议,也是达到目的啊。我当时惊讶于FBI很快就下结论了。这次给三个月,直接证据肯定是没有的,但间接证据肯定可以找到一大推。毕竟哲学上世界是普遍联系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小思 留言时间:2021-05-28 11:08:56

【历史证明,一个舆情几十年难以找到真正的源头,元凶。醒醒吧!】


----- 小思博这句话即是科学事实,也符合关于科学自身发展的逻辑。

今天人类对病毒的全部知识水平仍然是路易巴斯德的水平。例如,科学家们所有关于COVID-19的传播,免疫,抗体,的理解和解释,尤其是研制疫苗的思路,都没有离开路易巴斯克。换言之,与巴斯德时代相比,今天的病毒科学仅仅是量的区别,而非质的区别。

用托马斯-库恩的说法,今天人类的病毒科学仍然处于正常科学(normal science) 时期,距离范式革命(paradigm shifting)还有很长的一段时期。对于我个人来说,在人类灭绝之前,就连病毒的范式革命是否会发生我都持怀疑态度。

人类首先是价值动物。其次才是科学动物。要想让科学不为价值服务根本是做不到的。但是很不幸,科学首先发生于西方。因此科学也必然会成为西方文化的价值工具和价值武器。


回复 | 0
作者:小思 留言时间:2021-05-28 08:45:45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非常时代,谎言和谣言四处横飞的时代,而正确观点难以深入群众。有时候寥寥几个甚至一个极端分子(包括可以忽悠人民的科学家)都可以打着正义和专家的幌子煽动不明就里的群众,扇风点火,惟恐天下不乱。比如当年那个麦卡塞主义分子就一人擎天,把国会劫持了。打击了成千上万的无辜人士。把一潭死水搞出一锅粥,一锅热乎乎的面糊。

不过,世界上还有一些有良知的科学家,比如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是疾病生态学,尤其是人畜共患病的英国动物学家,顾问和公共专家。 他是非营利性非政府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总裁,该组织支持有关全球卫生和大流行预防的各种计划。他支持中国对新冠索源的调查,那是钻窑洞的坚苦卓绝的奋斗,而不是政客们先假定你有问题让我来搜索。在如此艰难困苦的时候仍然坚守阵地向那些政治狂人和机会主义科学家进行不遗余力的反击。

论文那个非常极端的神经科学家本来不懂专业,但是大量散步不实之言企图搞混水摸鱼。唉,当时床铺那么反共都没有让早就在自己桌子上的道听涂说,几个支离破碎的“证据”引起爆炸性新闻,进行对中国的歇斯底里的调查。希望大家明白调查不是他们的真实用心。第二CIA出面本来就是外行领导内行怎么可能有公平结果。加上三个月交差,那就是说有理无理都给我一个答案,历史证明,一个舆情几十年难以找到真正的源头,元凶。醒醒吧!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