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轻扣柴扉
  蟹之习性:既和污泥、也趟清水
网络日志正文
鼠情蟹意玩插花 2010-11-25 08:43:23
家政是本人的半个专业。这两天手也痒痒,玩起了插花。

当然,本蟹手痒,定有歪意,且常常玩歪打正着的把戏。

插花原材料选配:
1. 赴新加坡乌节酒店大堂,捡耷拉脑袋紫罗兰花2枝

                                  

 2. 送日本天皇波斯美女一名,骗皇家御花园君子兰2棵

               →    

3. 飞中国西藏,在布达拉宫小商品市场购假冒喇嘛帽一顶(俗称鸡巴帽)


4. 走托塔天王李靖后门,借其子哪吒一用

               →       

5. 买鼠夹一副,诱捕硕鼠一只

          →     

按自然写(蟹)意流程搭配法,得如下插花结果。


另觅歪诗一首,配以插花,大力彰显"文人风雅":

烂花分外娇,
冠于鸡巴帽;
云端哪吒啸,
贼氓鼠辈嚎。


浏览(1046) (0) 评论(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0-11-29 09:51:54
根儿化身的宫内公公,

当然,我知道你没有了小头,但托皇恩浩荡的福典你那大头尚存。你那大头上嵌的眼珠子要是还能见点儿光的话,你没见本侠的座右铭:既和污泥、也趟清水。

用拳击做比喻,和污泥就是玩钩拳、趟清水亦即掏直拳。你就接招吧。当然和本侠玩拳,脑筋急转弯是必需的素质,否则你就是木鸡一个,只有挨揍的份。

鉴于你已自认太监,我就封你一个尊称:“根儿化身的宫内公公”或“去根的宫内行走”。

形象不?

一方面你自认是太监,一方面又想跳上擂台为他人两‘卵’插刀。我倒要问:你这太监没‘卵’何以插刀?你那行为确是滑稽可笑,向你的教友玩假情假意,犹如散席后假装掏腰包的主。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28 09:46:18
哈哈~各自的意思到了就成。

“损”讲究的是杀伤力。至于那话儿是让狗叼走了,还是让谁给珍藏了那就只好遵从“各自表述”的原则喽。

古人云,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作者认真地喜欢上了把自己的地盘改装成茅厕,而且有谁都挡不住的架势,那读者只好不计前嫌地在这茅厕里留点儿纪念了。要不多不起作者的一番苦心呀,对吧?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0-11-28 06:49:54
皇城根儿,
想不到你还真对号入座,自个儿认做太监来了。不过你那脑筋急转弯也太迟钝了。康熙让割下的皇城患儿鸡巴已经扔去喂城墙下的流浪狗去了。

看你那打油诗,整一个没水平。本侠不屑,那是打酱油出身者的赝品制作。劝你再去练练写诗的押韵、对仗和工整再来我处显摆。打油和打酱油是有重大区别的。

我说过:本侠阳关重地处处练太监。已是太监的,没了下头,当心自己的‘大头’。

说到重金属,我倒还藏有他留下做刀的好钢。
回复 | 0
作者:皇城根儿 留言时间:2010-11-27 06:57:49
哈哈~作者如此藏头露鸟的骂人,让读者想起来当年的一部阿尔巴尼亚电影《海岸风雷》。 其中的一句"萨利姆,你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后来成为该片的经典名句。

有不同的观点可以表达或或公开挑战,比如作者的那篇中大奖东东。虽然免不了挨板儿砖,但观点的鲜明还可以让读者尊为是条汉子。不知什么时候作者竟也“到了这种地步”开始染上建茅厕等着别人来泄私粪以便有伺机人家小鸟的癖好。 前一次作者的那个茅厕就被读者的一位老弟借去泄私粪,并让读者好好地数落了一番。“既然有人对别人的小鸟那么感兴趣,拿去无妨。白天可供在香案之上,晚上可与老婆共享。绝对物有所值”。今天作者的这个茅厕又盯住了人家的小鸟,不由验证了作者的那个心理情结。

有打油诗为证:

瀛洲茅厕多
大蟹私粪地
小鸟那活爽
情结内人系


哼,雕虫小计,倒不如人家重金属来得爽快。

----------------------------
乘着私下无人,贡献点私粪与作者共享。也算是以彼之道还彼只身吧。嘿嘿~。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0-11-27 04:32:47
椰子好,
他人烹与肉食,我辈还之闲情。
鼠夹是这闲情的巅峰:古人还守株待兔;而我用那鼠夹,守也不用守,够‘闲’的。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0-11-26 13:59:33
大蟹,
用我刚学会的一句网络时尚话,你真油菜!真希望一场雪飘能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还是鼠夹这个主意好。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0-11-26 10:42:36
谢凡兄捧场鼓励,我自再接再厉。

帽有戴的、也有扣的。当然,弄不好,也有玩‘砸’的。
回复 | 0
作者:白凡 留言时间:2010-11-25 13:47:39
好诗!好诗!绝妙好诗!尤其是那帽子戴得好!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0-11-25 11:18:09
山月歌,
把我和接龙乡的才子佳人们并提,乐死我也!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0-11-25 11:13:32
漂移,
我是直脑筒子一个,看你那个靓女转圈,只看到右转不能左转。
本文被看负深意,看来又是中大奖了。
回复 | 0
作者:山月歌 留言时间:2010-11-25 09:09:27
大蟹油菜啊,与接龙乡的油菜们并驾齐驱了哈。我也读出些别意深长,哈哈。。。
回复 | 0
作者:漂移 留言时间:2010-11-25 08:59:16
蟹兄有雅兴. 我怎么从您的诗中还读出另外一层意思来,很像加州州长施瓦辛格的一封信(F***).也许我误解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