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轻扣柴扉
  蟹之习性:既和污泥、也趟清水
网络日志正文
雾囚崂山 2011-07-29 09:41:55
最近读了博友老冬儿的博文黄石晨雾:真实与虚幻(图)。该文作者老冬儿在文中对雾哲人般的遐思让我回想起年轻时雾囚崂山的经历。当年的的我肯定生不出什么“遐思”,有的只是差一点自己把自己“吓死”。

大学本科毕业的那年夏天,怀揣着上学时省吃俭用节余下来的半百人民币、协同我大学时的死党,两人开始了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千里之行。目标:穷游,目的地:青岛。

在青岛期间,亲水海蓝、下饺泳场、拾贝涧滩,给我俩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在八大关景区偷看长官腐败而被逐,又给我们享受毕业后的“放肆”提供了宣泄之处。

到了青岛,崂山是不能不去的。古人有这么一种说法:泰山虽云高、不如东海崂。

择日,我和死党一脚踩上了去崂山的公交班车。崂山海拔而立、山海相连、雄山险峡、水秀云奇、山光海色的旖旎风景让游客大多高兴而去,尽兴而归。

崂山的自然和人文风景分散分布,好多景点不在同一条旅游线上。当年的崂山景区实际上分成了三条游览景线:南线、东线和中线。

我记得游完了太清宫这条旅游景线后,年轻气盛的我们决定再‘只争朝夕’一次,一鼓作气往中线走,攀爬“崂顶巨峰“。


崂山太清宫香炉

为了节约有限的盘缠,我俩决定不坐景区间的旅游班车,而自行抄近道走山民们踏出的山间小道。一路上,我们在几个岔道口几度迷路,不得不停下等候偶尔路过的村民,请求他们指点迷津。

就这样,停停走走,我们到了通向崂顶的最后的峡谷小道。小道弯弯,道旁长满了野草和荆棘。带着即将登顶的兴奋和期盼,我俩埋头疾进。不知道什么时候,前方的山坡和山路被一大块阴影笼罩。我们环顾前后左右,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再抬头一看,那个景象把我们镇住了。只见,山头上那团团浓雾紧贴着树梢、沿着山坡和山坳风风火火地翻滚而下。在平原上长大的我们见过雾,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气势宏大、奔腾直泻的山雾。

奔腾而来的山雾

我们当时的表情是惊喜和呆傻的双簧。没过几分钟,山雾的前锋已经漫涌到了我们的跟前。随着山雾大部队的到来,我们所在山道上的能见度越来越低。有了刚才在岔道口几度辨不清方向的经历后,以及几个月前(1985年5月)游客在崂山龙潭瀑强渡受山洪淹没的峡口而遇险的先例,我们决定不去冒险,以静制动、原地等待。


崂山龙潭瀑救险勇士纪念碑石

我们找了个是坑非坑、是洞非洞的僻静处停留歇息

雾海以鲜明的层次成波浪状袭来,让人感到有来之不去之态。半个小时过去了,仍然不见云雾散去。我和死党开始焦虑起来。
我说:看来,我俩今晚得露宿山坳了
我死党:要是这样,可麻烦了
我:这总是比死路一条要强许多
我死党:死?!如何死?

我:最坏可能,三种死法。一是迷路困死,二是毒雾熏死,三是遇劫打死。

我死党:不会吧!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

我:武侠小说看了点,但更多的是蒲松龄的原因,他那聊斋志异就在崂山写完的。

为了打发时间,我们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聊斋志异中的花妖狐魅和幽冥世界。结果,我俩男子汉越说胆越小,竟然自己把自己吓成了个毛骨悚然。

我死党提议:我们休息一下,不说了吧!

他话虽这么说,但其脸部表情却充满了疑忌,大有壮志未酬、身先死的遗憾。

就在我俩无聊得面面相觑之时,远处传来若隐若现的嘈杂声;继而听到了一群人的说话声。脚步声和说话声由远而近,直冲我和死党的息歇地。我俩大气都不敢喘,真以为被自己刚才的乌鸦嘴不幸言中、遇到了雾中打劫的匪帮。

随着来人的临近,他们的说话声也清晰起来。听声辨音,那帮来人居然还操我们的家乡口音。

聊斋志异中的鬼魅在我的脑海中一闪。

我冲我死党耳语说:不是打劫的,是来勾魂的!
我死党:别瞎说!
我:也许真是勾魂的小鬼!阎王爷也真讲究情谊,即使勾魂也给我们派个同乡

我死党:你又在乱说。

我:你看一路上那些道观一间间凉飕飕的、那些道士一个个阴沉沉的,可都是不良预兆唉。

那帮人越走越近,我和死党做好了反抗的准备。

当他们离我们还有6-7米远的时候,迷茫中的我们看到了有说有笑的2男3女组合,他们比我们还要年轻。在确定他们既不是劫匪也不是鬼魅后,我和死党迎上去和他们打招呼。这平地出两人形,反过来把那帮来人吓了个激灵。从表情看,他们认为我俩是劫道的。

等到双方狐疑尽释、惊魂甫定后,我们得以知道,那5人也是结伴旅游的。他们刚刚高中毕业。看得出,5人中有两对是准情侣关系,第三个女生则是单吊。在他乡,能遇上我们这两位刚出炉的大学毕业老大哥,那5位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学弟学妹们也显得兴奋异常;加上又是老乡,大家马上就近乎起来。于是,大家欣然决定两伙人合成一拨同行,共攀崂顶巨峰。

崂山巨峰,海拔1133米

队伍扩大了,胆量也随之壮了起来。不等云开雾散,我们就拔营启程了。

我那死党又恢复了其贫嘴、色迷的原生状,把他自己忽悠成了那第三位女生的护花使者。

我呢,则手拉肩扛,临时担当起了唐僧西天取经时沙僧悟净的后勤职能。

注:文中图像均来自网络。
浏览(964) (1) 评论(1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1-07-31 11:15:04
老冬儿:不管是“过目不忘”、还是“选择性记忆”,你的那个记忆力足以让人钦佩。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1-07-31 11:14:16
叶子:多谢最新信息。要是没了岗哨,下次再有机会去,我就开个大皮卡车进去逛逛。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1-07-31 09:54:37
呵呵哪里会过目不忘,我只是选择性记忆。:-)
回复 | 0
作者:叶子 留言时间:2011-07-31 07:17:18
大侠,蛮夷,再回来补充一下。

记得2000年再去青岛时,八大关已经撤了岗哨,对公众开放了。

当年也不是什么“特权阶层”,只是搭顺风车的:-)

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1-07-31 05:00:12
漂移好,
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了男子也有“怯懦”时分。

那时,身处雾中的野岭、茅草地,又谈起了鬼狐,于是就有了叶子网友提及的卡内基“最坏假设”的思想准备。

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漂移 留言时间:2011-07-30 19:00:58
在深山老林里囚着还是非常恐怖的,难怪你和死党没了“遐思”,只剩下“吓死”。你和死党胆子都够大的了.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1-07-30 11:07:57
蛮夷好,
是啊,当年的青岛八大关这个好去处被权贵瓜分了,黎民百姓看一眼也受约束。后来,我也没有机会再去青岛,不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后的八大关现在是什么样。

挺佩服老冬儿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她把你游记中提及的事和我本文联系起来了。

当年遇上那雾,也是赶巧了。
回复 | 0
作者:又一蛮夷 留言时间:2011-07-30 09:07:12
又聊起八大关了来了,那个地方真是不错,可叹当年被一帮权贵占着,像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在那蹓跶一下都让人轰来轰去的。崂山爬过一次,留下的印象是青山绿水,大蟹这团雾让人“开眼”了。周末好!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1-07-30 01:46:54
叶子好!
青岛是叶子的第一故乡,叶子还是八大关里的“特权阶层”,羡慕!

叶子听风的耳朵机敏,你说对了,我是81级的。

多谢“出手相救”!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叶子 留言时间:2011-07-29 23:41:52
看到大侠被雾囚唠山,进来看看是不是需要出手相救:-)

作为天津人的我,却一直把青岛当作我的第一故乡。崂山也爬过两次,竟从来么遇到过山雾。“奔腾直泻的山雾”,真有气魄,自然总是会让人瞠目。

当年因为我姨在疗养院工作,所以咱有“特别通行证”,从没在八大关受阻,暑假总是去八大关的第二海水浴场游泳,免去了“下饺泳场”之苦:-)

说话听声儿,锣鼓听音儿,发现原来大侠也是81级的:-)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1-07-29 23:23:03
珍曼好,
又多了一位游过青岛的网友。

我更年轻时(初中毕业),近游杭州,20来分钟就把北高峰拿下了。“年轻是好”!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1-07-29 23:15:14
看不起你笨蛋网友,你好!

那些人对动铁出事表现得如此亢奋,借用Alan Greenspan的一句话,那叫irrational exuberance。

周末问候!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1-07-29 23:06:51
凡兄好!
回你的“质疑”:
我那死党有一个英文名Raymond,我老是把之翻译成“雷猛”,和我死党的性格挺贴近,加上他又比我大一点,这方面的好事就让给他了。

要是死党是个“她”,我当时肯定不好意思用半百RMB“穷游”了,不是说“女孩要富养”嘛。

文章中的图是从网上“劫”来的。刚刚加了后注。
回复 | 0
作者:瀛洲大蟹 留言时间:2011-07-29 22:56:40
老冬儿好,
你那篇《黄石晨雾》中的遐思不是“瞎想”,实际上有了联想,世界才更美丽。

我在蛮夷那篇有关青岛的游记中,和他“探讨”过八大关的长官腐败。真是巧的很!

周末愉快!
回复 | 0
作者:珍曼 留言时间:2011-07-29 17:19:21
也很喜欢青岛, 以及崂山,..可惜玩得没你尽兴...多谢分享, 年轻就是好.
回复 | 0
作者:看不起你笨蛋 留言时间:2011-07-29 14:18:19
知道这么好的文章为什么人气不足么? 现在人们都拿动铁说事呢. 有些人等着听丧钟呢, 哪还有心看你的崂山海雾呢. 对了白凡, 这次看到你的悄悄话了. 以前,等我看到有悄悄话时, 马甲就被封了. 好多人写的都没机会读.

来过对二位表敬意.
回复 | 0
作者:白凡 留言时间:2011-07-29 13:08:57
和冬儿有同感。孙悟空变沙悟静了。有点令人不信。
先还一直以为那位死党是位妃妹儿呢,怎么又变成护花使者了?
还有当时穷游,就有这样好相机了吗?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1-07-29 12:01:38
看见标题就想起了<崂山道士>,马上进去。果然趣文,读得我哈哈大笑。尤其是结尾:“我呢,则手拉肩扛,临时担当起了唐僧西天取经时沙僧悟净的职能”。好一个憨厚沙和尚的形象,不像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大侠。:-) 咱一篇瞎想的文字能逗出你这些趣闻轶事,值了!

特别喜欢你最后那张照片,弥漫的大雾透出浑厚的红黄色。我大学本科毕业时也和“死党”怀揣着平时节省下来的200元钱去了昆明旅游(当然你穷游的段位比我稍高,50元敢走江湖),很值得的一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没想到你和蛮夷也有过同样的经历。上网后才知道这世界上有同好的人真不少。

谢谢你推销拙文,沾光了。周末快乐!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