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原创,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毒丸(2) 2018-11-06 06:19:41

不一会儿她醒了,一对漂亮的丹凤眼,迷茫而温柔的看着面前这个穆斯林打扮的男人。一瞬间,捷迅觉得这双眼睛似曾相识!她想站起来,却力不从心。他俯身帮她,她似乎想抓住他的肩膀,却不小心抓到了脸盘。对不起,她温柔的说。

没事吧?应该是没事的。捷讯说。他能感觉出,她轻轻的拿捏了一下他的脸部,再顺着脸庞向下抚摸,感觉上很随意,倒像个盲人的动作,他没有放在心上。

没事。女子依然温柔的回复。随即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他的双眼,但却没有收获她想看到的反应,自然的本能原始反应,男人对女人的。她有些许的失望,应该就是这双眼睛!应该是。她在心里说着。此时,她的一只手正勾着他的脖子。

要不要报警?他问。不用了,人没事就好。哎。她叹了一口气。

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注意安全。他边说边往门外走,也不等她的答复。反锁好门后,他继续向刚才的方向走。他有事,不能耽搁太久,也不想和公安纠缠。

小镇是个粗略的半圆形,公路就是那个拉直的半圆直径,只是在中间那堆乱石山包处拐了个弯,打了个小结。他看上去,像要走到小镇另外一头的汽车站,去乘坐公交车。

不久后在山包外,刚才打斗处附近,迎面开来辆汽车在他身边停下,将他载走,开车的是穆斯林打扮的男子。对不起,晚了一点点。开车的男子说。

如果按时到来,就不会出现那场攻击。捷讯在心里想着。

 

捷迅离开后,肖蕊卿躺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盯着窗户,双眼对着射进的越来越明亮的光线,似看非看。很快,她的眼帘被瞌睡虫攻下进入梦想,她做了个梦,梦见宋杰浩。刚才看见的这个陌生人的眼睛,多像他的!

接近一米七高个,看上去三十出头,俊俏瓜子脸,高挑窈窕身段的肖蕊卿,已经三十有七,全身居然没有一丝的赘肉,举手投足间透出种力度、厚实、自信与优雅。深褐色的皮肤档不住她细腻俊俏的美丽。不难看出她是南方人,一言一行却地方味十足。

肖蕊卿原来的名字叫袁馥莉,是个被通缉的逃犯。浪迹天涯好多年,皮肤颜色变了,脸部的形象也变了。有几次,几位昔日的大学同学,因故就坐在自己面前,却没有认出这位她就是自己昔日的熟人。一次两次后,她对自己掩盖自己原来身份的能力,有了更多的信心。

她来流沙镇的时间也不是很长。经常变换地方,是她这种处境的人不得不面对的生活,没有选择的余地。菜馆的生意不是很好,她的日子过的,却似乎不差。

宋杰浩是肖蕊卿的大学同年级同学,清华的,他在计算机系,她在电子工程系。

肖蕊卿是南京人,一米八有余的宋杰浩成长在北京。大学时代的她皮肤细腻白暂,吹弹可破,有着弱不禁风林黛玉式的美。宋杰浩是个混血儿,颇为细腻的皮肤和高大魁梧的身材,配上他高挺的鼻梁,深凹的眼窝,身上应该有至少一半的非汉族血统。在校园里,朋友们经常戏称他为俄国佬:大鼻子,是年幼期小朋友喜欢和他开玩笑时,赋予他的绰号之一。

在以男性为主的清华园工科学生中,女性的人数本来就少,像她这样漂亮聪明的女人,自然就少之又少。很多外表天赋不错的女生,从高中阶段开始,就有意识的放弃了竞争意识。学得好不如嫁得好,成为很多女生嘴里,为自己的懒惰辩护的最佳借口。

高中阶段的她,对于嫁人没有兴趣。对于不成熟的小白脸,也看不起。

即使是到了清华园,她的眼光也极少在任何一个男生身上特别的多停留几秒。她是为了一种理念而活着,满足着自己内心对知识的渴求,和好奇心的满足。她是一个心智上早熟却又不成熟的女人。

 

几天之后。

二十多岁的莫瑞冰是个独客侠,运动鞋,牛仔裤,中性淡蓝色的上衣,精干的短发,射出她咄咄逼人的女性青春魅力:成熟、性感与知性兼备。开着一辆黑色的越野吉普,在空旷的内蒙古沙漠上高速狂奔,她正在享受着速度和力量,奢侈和豪放。从高空看,是戈壁沙滩上一根细细的银线延伸到远方,上面有个蚂蚁搬的小点在向前移动。

按照来自地图的指示,跨越欢迎您来到新疆的牌子,前面不远应该是个小村子。莫瑞冰减速,打算在村子里歇会儿。开了个多小时,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她看看表,已经下午三点多。

停在路边,她正聚精会神的将备用的两桶油加入油箱。这附近好远都没有加油站,她后备箱里多数的空间,被装满汽油的油壶占据。突然,寂静的天空,几声枪响传来,她吃了一惊,快速的收起还未完全流空的油桶,打算离开。随即又是几声枪响,一颗子弹击穿吉普副驾驶座的窗玻璃,飞过打开的驾驶座车窗,离她左侧几寸之遥,另外一颗在她右耳上方不远处嗖嗖的飞过。

她潜意识的蹲下身子,以防更多的流弹飞来。脸上看不出特别的惊恐,更多的是好奇。

她躲在车轮旁有点不知所措,呆呆的蹲着过了好几分钟。一直以天不怕地不怕著称的她,此刻大脑一片空白。打枪、射击,她见识过不少,一直以为自己是久经沙场的老战士了。但真正遭受突然攻击时,本能的反应,还是战胜了她的理性判断和选择。

枪声停了。刚刚回过神,站起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什么,就见一个看上去带伤的穆斯林打扮男子,正跌跌撞撞的从左前方沿着弯曲的公路向这边跑来,手里拿着枪。不远处的身后,是穿着类似服装的四五个男子,在快速的跑着追来,喘着粗气。很显然,被攻击的男子枪里,应该是已经没有子弹,攻击者也意识到这点,没有继续射击,只是加快了追击的脚步。

远远的,被追击的 男子边跑边高声的喊着:发动,发动。

心领神会的她迅速坐进驾驶座,点火、挂挡。就在汽车开始向前冲的刹那,男子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冲进来,坐在到处都是玻璃碎片的座位上。来不及掉头,她只能加大油门,直接朝着袭击者的方向快速冲过去。

 

情杀,还是仇杀?穿过枪林弹雨后莫瑞冰语气轻松的问,用眼光认真的扫了下对方,心里在想:看上去也不像是个地道的穆斯林,为什么这般打扮?而且,他的牙齿似乎太干净了点,虽然在有意识的让它看上去脏一些,曾经被清洗维护过的痕迹,还是逃不过她的眼睛。

男子边摇头边用枪小心的将座位上的玻璃碎片扫掉,再将枪放入座位上用臀部压着,什么也没说,眼睛直盯盯的看着她身上,外套下面,淡蓝色轻飘飘的丝麻内衣。

想干什么?这时候还想歪心思?莫瑞冰嘴里如此说着,口气中却没有寒意:她能感觉出,对方的眼神没有邪恶,只是好奇。

男子没说什么,直接掀开她的外套,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前,已将她里面寸衣的边角拉开,扯下一条,随后快速的将手腕的伤处紧紧缠上。布条上很快出现了渗透的血迹。她的腰部露出一块结实的肌肉,淡褐色,和她脸上的颜色匹配良好。

熟练、专业。她曾经接受过类似的训练,却也没有这般专业。

子弹还在里面?她问。

男子点点头,眼神一直凝视着前方,没有直视她。

这让她觉得很不习惯:极少有男人见到她,不在她的脸上尽可能多停留的!能够控制住自己体内霍尔蒙影响力的男人,还真的罕见。

她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变化,感觉上似乎什么都没发生。或者说,只有深入到他黝黑脸皮下面,才该是这个男人自己的脸,他的真实感情、感觉变化,完全被不属于他的外部表皮盖住。

包扎好后,男子从腰间拿出个小巧的口袋,将自己的手机放入,随手将她正用作导航的手机也放了进去,容不得她乐意不乐意。她看着,没有说什么。

她猜想,那个小口袋有彻底屏蔽功能,即使手机有定位装置,也无法向外释放电子信号。

快速的向前开了个多小时开出百来公里。男子示意她离开公路进入条不起眼的戈壁小道。远方一片凹地,有淡淡的炊烟升起,背靠一座不高的小山。她猜想,那里应该有个小山村。

 

很快,就进入没有标志也没有边界的村子,见到的是,若干在块低洼地上靠山旁水,毫无规章建成的一群简易农房,环绕个面积不大的池塘。进村后他示意她慢行,后来在一农舍前停下。这里的房子大同小异,她看不出这栋有什么特别。

停下后,他敲响了房子大门。很快出来位酒气很重的老年男子,混杂着股刺鼻药味。此时她觉得自己明白了,为什么要在这间门口停车。同时又不自觉的认真扫了扫身边的这个男子:他的嗅觉是不是太灵敏?

很显然,老头不知道有这么个不速之客,正以吃惊的眼神看着他们,在询问。

老伯,对不起,帮帮忙,被人打了。他说,随即递过去个信封,口子上露出好大一叠钞票。心领神会的老头,将他们让进杂乱的屋子,打了个带着酒味的饱嗝,逼着她不自觉的 向后退了一步。老头看着她的反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才几点,老头子就将自己喝的看上去醉醺醺的,让这种酒鬼来动刀子,他也够不在乎自己的身子的。她在看,在想。这里,容不得她说三道四,她也没有这种习惯。

这位兽医老头,麻利的准备,做手术,为他起出手臂上的子弹,再缝合好,还算专业。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在这样的荒野,居然有手段如此高明的医生!

这个受伤的男子就是捷讯。莫瑞冰一直没有问男子的名字,偶尔会戏称他为抢手。她明白,干这一行的任何人,都不想要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即使给你一个名字,也多半是假的。开始时,她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人身安全,知道的越多,安全系数就越少,还是少知道为好。

(原创,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