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讲点自己也爱听的故事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性感佳人 2017-09-15 05:34:40

第三十一章 性感佳人

 

雅加达国际太空安全合作会议,王拱全带着夫人和一帮随从和机器人助手来参加。

他们被安排在会议中心不远处的一栋豪华旅馆。住进去前,国安部曾经派专人对房间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所带的机器人,拥有敏感的监控、侦查能力,细微的电波存在,都逃不过它的感觉。

虽然参加的人数不是很多,但是,出于安全考虑,中国代表团包下了相邻的几个房间。并且立即安装和启动了信号屏蔽系统,将住处变成一个微信号无法入侵和交流的密封空间。

在会议召开的第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到很多年前在美国留学时的一刻。一位美丽动人的东方美女,气质非凡,站在花丛中正对着他在笑,那种熟悉的笑容,似曾相识。

随后,花丛变为一栋大客厅的中央,围着花丛的是一群赤裸的男女,是野性十足,是疯狂的多人性爱派对。她站在花丛中看着,一言不发,只是笑着,甜甜美美的。

不久后,美女神秘的消失。

 

睡在旁边的妻子,被他猛烈的脚蹬惊醒。

“做梦?有心思?”问的温和。

“没事,梦。”脸上还带着幸福。实际上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股幸福感:是因为那个女人?还是因为对野性十足派对的参与?

“做梦娶媳妇?”妻子的玩笑话。这个年代,像他这样守着传统婚姻模式的人已是少数,“做梦娶媳妇”也早已经成为远古的传说。

在公开的媒体眼里,梦境入侵技术还很不成熟。人类的大脑就像是一个制造精密的生物电脑,有丰富而容量巨大的内存,有不断自我学习和更新的软件系统,有大量相互协调默契又各自独立运行的微处理微系统,同时,还有一个外界很难入侵的防火墙。很多科学家都在做记录梦境并且在此基础上解析、参与,最后做到控制的研究,但是,大的突破还没有出现。

这样的技术,对于很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拥有噩梦的人,是非常有效的治疗手段,进入大脑内存系统,将让自己一再产生噩梦的记忆消除或改写,有助于人类的心理治疗。同时,这类技术也是各国都很重视的。所有涉及人类改造的技术,相关学者,都被相关国严密监控。

 

只是一个梦,发生在好久前的事,王拱全没将它当回事。

第二天起床后,他彻底的将晚上那个梦给忘了。

他吹着口哨,在做出门前的准备工作。这一阵,手里事做的顺畅,心情也舒畅。只是,派去配合首都警察厅调查的马哈茂德,还没向他发来有进展的报告。他在想,今天是不是该问一问。根据来自日本的情报,日本有个名义上民间实际上有政府背景的公司,樱花伊甸园太空集团,在做着有可能制造大事件的工作。

樱花伊甸园太空集团,是日本第三大的太空科技公司。其业务量只有排在前面两家公司的十分之一不到,是一家小型的私营企业,可是却过的充满生机。公司承接的业务多来自政府部门,人们认可它就是一种政府支持的公司,名义上的民间企业。

正乐呵呵的吹着口哨的王拱全,走向洗手间的一瞬间,发现里面有个在闪烁的三维投影,瞬间消失了。他眨了眨眼,感觉可能是幻觉。投影的图像就是他在梦里见到的那位美人,还是当年的样子,装着都一样。不同的是,这个的上装大开,两个风韵的乳房在上下的跳动,在向他挑衅。下身穿着一件很小的比基尼,让他看着脸红。

影像快速消失。他没太在意,觉得应该是幻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夜里人类大脑的思维是白天思维的继续和延伸,他当然明白。但在白天,他没有想过任何关于她的事。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他都忘了她的名字。依稀记得的面容,在大街上再遇,都很难再认出。为什么现在会突然出现?偶然,还是必然?

他根据自己的记忆,让机器人助手帮自己给这个不速之客画个像。他手里从来就没有过她的相片。为什么这样?他有点神不守舍的在那呆呆的站着。

“老王,拱全,快点,别磨磨蹭蹭。”她所习惯的他,一直是个快速麻利的人,今天怎么会在厕所磨蹭这么久。两个独立的洗手间分别为男女主宾准备的。她走进他的,见他还在那站着,似乎在沉思。

“该走了,有么事后面再想,来得及。”她的催促让他恢复。可是从此开始,昔日的安宁被打破,世界也因此而将付出代价。

如果不是自己的幻觉,那就看你是信息入侵。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超级的秘密是:早在数月前,樱花伊甸园太空集团在梦境入侵领域就获得突破性进展,可以做到在近距离短期梦境入侵,王拱全成为他们第一个实战使用的对象。

日本的技术和来自中国的很不同。日本人只是做到了将外在的信息强制性的入侵到人的梦境中,还无法进入梦境参与和解读梦境里的情景。它就像是打出的一颗子弹,你看得见被打入,之后子弹的运行轨迹,就只能凭借你自己的想象和逻辑演绎进行猜测。

这和老久他们使用的还很不同。不过,老久的技术需要近距离接触,需要在对付的大脑上贴上一个“入门器”,帮助你“进入”对方的梦境。

两种技术互有优势,各有劣势。日本的技术,有某种近距离接触的要求,不然的话随便谁都可以随便干预他人的梦境,这还做不到。只是此时的他,还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人就是这样,越忙越糊涂,越忙越乱。

最基本的逻辑思考,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被他忽视了:这里是一个信息封闭的空间,不可能有来自外界的信息入侵。那么,这样的“进入”又是怎么样进行的?如果在国内,被钱慧光和王紫鹃那类人知道,立马会开始脑部检查,寻找里面可能被人埋入的微粒子。

王拱全没有意识到的是,后续的麻烦一个接一个。

应该说,他是一个训练有素的高级特工,领导者,久经沙场。

但是人都有弱点。王拱全是个很重视传统家庭价值观的人,在这方面属古董级。这一次难得的有机会陪着夫人,很多专业方面,他尽可能的往简单方面想。

 

王拱全来自一个有着悠久从政传统的家庭。在钓鱼岛海战时,他的爷爷的爷爷,还是一名海军舰队的副队长。那次海战,就是由于他的灵活指挥,在原本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扭转乾坤,战胜对手。由于他在战场上的勇敢和智慧,被越级提拔,不久后成为共和国海军的高级将领。

随后几代人的生活,都和军队有关。

父亲在留学归来后加入太空快速反应部队,成为重要的指挥员。由于父亲多数时候在太空,很难有时间和机会来管教这个从小就顽皮的孩子,结果他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这种个性先成全他,后又害他。

这一代人生活在和平年代,没机会见识战争的残酷和在战火下生活的艰辛与无奈。在国家强调快速发展太空科技的年代,他以自己的聪明和才智,为部队的科技队伍建设贡献了不少的力量。最终,他以个人的业绩一步步高升,升到现在的位置。

来自红门的背景,让他从小就有某种优越感,表现出常人难有的超人自信。就是这种自信和满不在乎,在年轻时让他敢于超越规则,他眼里的陈规陋习。敢于打破陈规,一度让他成为小伙伴心目中的英雄,让他得意和满足。

王拱全的儿子在一家名为“清洁太空”公司做清洁工,负责遥控太空机器人,清扫地球轨道的人造遗弃物品,也就是人造的太空垃圾。他实际做的,是监控机器人在太空的工作,更准确的说是做遥感控制。

他是清扫绕地球轨道垃圾的专家。当袁鑫慧在太空消失时,他还被专门请去,用他独特的技术搜寻空间站附近的太空,看看是不是有被抛弃的尸体。

清除太空垃圾是一个高科技的工作。体积较大的,寻找和抓获都不是问题,虽然有时得用些非常规的手段,来对付那些庞然大物。但是对付那些数量多得多的小物件,却要费心的多。在地上,当我们需要吸走灰尘时,只要拿来吸尘器就行。再细点的,在光滑的地板上,用拖把和水洗,总能实现目的。但是,要非常干净地清扫太空轨道,却非常困难。而且,这些漂浮的垃圾,还不像在森林里的树叶,最终会被大自然消化掉。太空的垃圾多数是一直在那里漂浮,再漂浮。等到微粒积累多了,就会慢慢的变成厚厚的空间轨道,提供的,却不是光滑的路面,而是厚实的空间阻击和摩擦力。带来的是空间轨道的阻塞和不畅。

就是这个干着与世无争工作的儿子,不久之后在太空被人绑架!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5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