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不得转载和使用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追风:第四章 2017-10-12 09:38:44

第四章

 

1937年11月4日傍晚,太阳西斜,缓慢坠落,将天际的海洋映射出大片的火红。

初冬的天气,晚上已经有点寒冷。留守大金山上的国军班长老袁头,站在哨卡哨兵的身旁,用望远镜认真的瞭望远处的海洋。晚霞真美,他不止一次这么唠叨着。除了翻滚不停的波涛,时不时呼啸的海风,一切都如往常。

上海方向依然炮声浓浓,浓密的烟云和火光,旧的后又出现新的,一直没有消停过。上海的外海,还能隐隐约约看见日军的军舰,摇曳在海浪之中,悠闲自得,观望着上海城区的毁灭。

老袁头是大家给袁班长取的绰号。时间久了了,都没有人记得这个老袁头的真名。他那一口的湖北话和三十几岁的年纪,让人看上去老成,憨厚。如果没有战争,也就是个普通的中年农民。老袁头原本是个农民,先被军阀抓去当了兵,后来又被北伐的国军俘虏成了国军。走南闯北已经十好几年,是从战火中滚出,死人堆里爬来,经验丰富的老兵。长官派他带领一个班作为前哨瞭望哨,负责监视海面可能出现的异常。

上海方向的战事越来越激烈,每分每秒,都有日军和国军的伤亡。

军人不怕死,让咋们去,也能咬死几个西洋鬼子。有人这样说的时候,他就会回个“就你个熊样子?”这种东北人喜欢的口语,也不知道是从那里,什么时候学来的。

他知道,对面的海滨,集结有第八集团军的主力,拥有经营多年的成群碉堡、暗堡,排列有序,号称坚不可摧。现在,又由号称战神的张发奎将军指挥。大家都知道,张将军做人清廉,爱护士卒,打起仗来有章有法,百战百胜。虽然时不时和蒋介石有些摩擦,也还是总司令信得过的军事帅才。不然,如此重要的战略要地,不会交给他!

给我瞪大眼睛,死死的看好附近的海面,连一个壁虎也别让它爬上来!这是老袁头每天例行的嘱咐。是海龟,不能让海龟偷偷的爬上来!很多时候,士兵都会如此的调侃和回答。他也只是一笑,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他有预感,自己估计会葬身在这个孤岛。他有点不服。首长说,日军打不到这里来,还没有那个胆量。他觉得应该是,可是,内心里却依然的七上八下的,半信半疑。

大金山岛距大陆金山嘴6.2公里。该岛平面形态略呈菱形,中部宽阔,西部狭窄,最长处963米,最宽处437米,海岸线长度2390米,面积0.229平方公里,主峰高103.4米,是杭州湾最高和最大的基岩岛。据说很早时它和附近的小金山岛、浮山岛都还是陆上的弧丘,后来海面上升,海水又成年累月的不断侵蚀低凹的连接带,才有了今天的孤悬于大海。

五日三点多。海面开始起雾,且愈来愈浓,能见度越来越低。海岛上,几步外就相互看不见。就是在这时,十几个日军士兵,通过小艇悄悄的靠近了海岛西南部,随后不久,驻守的十一个国军士兵,在还没有闹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就死掉了。

今天的大雾之后,一定是大潮!一切都在日军指挥官的预料之中,似乎是上天神助,如同诸葛亮的借东风。凌晨四点整,日军第10军在第4舰队护卫下,乘坐着100余艘大型船舰,静悄悄的进入杭州湾待命。随后不久,日军飞机飞抵金山卫附近的海滨,沿海的一切军事设施,都成为轰炸的目标。飞机刚刚飞离,舰炮又开始吼叫,随后又是日军的空中轰炸。相互交替有序的进行着,连续两个多小时不间断的炮火洗礼,国军花了多年心血建造的防守工事,号称牢不可破的堡垒,顷刻间消失在废墟之中,伴随着日军火力的准确、高效,金山卫镇也变成一片瓦砾。

凌晨五点,日军十一万大军,同时发起登陆攻击。带着登陆部队的帆船,像无数只巨大的海龟、螃蟹,黑压压的快速涌向平坦的海滩,随后是漫长沙滩上隐隐约约冲向海滨的人群。第18师团从金山卫以东金山嘴、漕泾一带,第6师团外加国崎支队,从金山卫以西金丝娘桥、全公亭一带,同时发动登陆攻击。

此时,守卫金山卫沿海的国军守军只有300余人,两个加强连,不到一个营的兵力。几个小时的轰炸之后,已经有很大的伤亡。国军战士不顾一切,和如蝗虫般扑来的日军做拼死抗击。以卵击石,越来越多的战士在日军强大的火力之中倒下,能够拿起枪的越来越少。眼看日军合围即将成功,抱着来日方长的想法,没必要做无谓的牺牲,大家选择在日军完全合围前冲出。最终仅28人突围成功。

成功登陆后,日军冲进金山卫镇和周边的村庄,见人就杀。一天下来,金山镇周遭地区除了日军,已经很难见到一个活着的中国人!战后统计:金山全县被杀害2933人,被烧毁民房2.6万多间。松井石根的奢杀成性,此时已经露出了真面目。日本人历来遵守纪律,日军更是个令行禁止,纪律严明的军队,没有最高指挥官的暗许,普通士兵是没有胆量肆无忌惮的!

 

十一月中旬。苏州,一家别致的院落。

上海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因为肺炎在次疗养。宽敞的客厅,坐着司令官松井石根和惠子等若干人。松井石根的脸色苍白,看上去还很虚弱。从小就体质弱的将军,今天看来更有点弱不禁风。别说是一大把的年龄他,年富力强的中年汉子,经受这般的鏖战,没有几个人不会倒下的。看着将军的脸,虽然气色差了点,但心情看上去不错。为了天皇,将军真的拼了。此时的惠子,感觉到的只有钦佩和崇拜。

祝贺将军!中国军就此将全线崩溃,攻陷南京指日可待!有朝香宫鸠彦王挂帅,后面的事没有什么值得将军操心的。一位在坐的军官举起手里的茶杯,用中文对松井说。大家都看得出来,此时,任何人担任主帅,结果都是一样的。国军已经溃败,一盘散沙,即使没有主帅指挥,各自为战,皇军照样能够轻易的击碎任何中国军队的抵抗。

今天,将军要求在场的人只讲中文。193711月,朝香宫鸠彦王代替生病的松井石根担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并指挥122日到6日攻打南京的战役。朝香宫鸠彦王应该是觉得,轻易就可以让自己功成名就的时刻到了!一个小小的岛国,居然如此轻易的攻陷一个大国的首都,多么激动人心的壮举,多么伟大的功勋,一定值得名流千古!

这对将军是不是不太公平?惠子觉得是。没有什么,历史自有公断。能够亲自帮助实现大东亚共荣,功劳属于谁,并不重要。松井石根语气平和,看不出半点怨言。但是,敏感的惠子还是隐隐约约觉得他内心深处的不服。他接受命令返回上海,为的不就是一种成就感?半途而废,可不是将军的个性!我有点忧虑?惠子吞吞吐吐。

不要有顾虑,说吧,是什么?停了一会,还没有等到惠子回答他继续:能猜到。

过度杀戮,对于皇军的声誉会不会不利?而且,上海周边到处都是西方记者和外交官。在金山卫,一个镇子被全部杀光。在上海到南京的路上,也是一路杀个不停,无区别的杀戮。

现在是朝香宫鸠彦王在指挥,他应该知道分寸的。身边的一位将军在为松井偏护。估计他自己也明白,这些部队都是松井石根的下属,指挥作战,文官出身的朝香宫鸠彦王哪是将军的对手。即使是帅印不在手里,第一线的日军指挥官,对于依然坐在主帅位置的他的想法,不能不在乎!既然将军不说话,那只能理解为默许。对于军纪,松本一直以严格著称,世人皆知。

一年多之前,惠子就作为松本的秘密保镖,随同他一起游说中国的实权人物,对于松本的个性和内心的想法,有着不错的理解。

情报的价值巨大。松本转换了话题,一边说一边举起茶杯眼神看着惠子:为你庆功。你父亲不愧为皇军的骄傲,情报界的楷模,还培育出你这么优秀的帝国精英。松井讲着一口标准的中文。对中国国情民情的了解,他觉得自己比蒋介石这个昔日的学生强的太多。

谢谢将军,您太客气了。惠子知道,将军和父亲是挚友。不久前父亲在上海被害,将军这是就此表达他的哀思。不然的话,在战争如此紧张的时刻,怎么会有时间陪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喝茶聊天。虽然皇军势如破竹,攻陷南京之后,还有很多事情得做。

父亲之死,特高课觉得,应该是共产党伙同国民党一起干的。

将军和蒋介石也算是很有渊源。两个老朋友,以倾国之力对抗,也是举世无双。惠子说。对于将军和蒋介石当年长期的交往历史,她知道的不少,只是奇怪,将军如此的不遗余力打击,其中到底有没有私欲、个人情绪?是啊。这家伙不知深浅,仅凭他那点学识和才干,也能统治这么大一个一盘散沙的中国?乱世用重典!中国古人说了无数次。中国人需要咋们优秀的皇军来实施重典!老哥帮助幼弟教训幼弟,天经地义。松井石根分贝不高的言语带着明显的的得意。

你怎么会确信,蒋介石一定会调走张发奎的主力,还是如此的彻底?

调走是肯定的,只要我中央突破施加的压力足够大,蒋介石就必然会调8集团军主力驰援。蒋介石对张发奎是想用又不放心。一个多疑的人,这种个性,必然给他带来失败。

在忍辱负重,全盘考虑上,他做不到司马懿、诸葛亮那样,连周瑜都不如。他就是个赌徒。在赌咋们只会满足于局部战争,也已经无兵可调,必须在乎国际舆论等等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而我呢,则赌他的个性必然会体现出来,他名义上拥有的军阀部队,多数的不会听从他的指挥,在关键时刻,畏畏缩缩,拖延委蛇,甚至是当缩头乌龟。我还赌,一旦突破他的外围防线,随后就是大溃败。一届勇夫,哪知道全盘考虑战局,哪里有能力搞明白,在最坏的情况下,该如何保存实力,交互掩护,循序撤退。

将军真是神算!

实话说,张发奎是个难得的将才,将他安排在杭州湾防守,是很有战略眼光的。我赌的是,蒋介石难以善始善终!只要张发奎的主力离开杭州湾,咋们再借助于大雾突袭,两边夹击,即使张发奎想回援也来不及。关键在于快速和猛攻和出其不意。只是没有想到,蒋介石对张发奎是如此的狠,只留下了区区两个连的兵力。在和平时代,这样的兵力或许还够!

随后,是松井石根开心的大笑

 

惠子觉得,蒋介石缺乏战略性思考是一个方面。国军似乎还是满足于人海战术,死拼,硬冲,征战沙场无意生还。这种战法,在局部战场的死磕时,会有一些效果。但是,蒋介石的失败,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对时局的误读,在这方面,开始时连皇军统帅部可能都没读明白。

松井石根的考虑则深远的多:既有可能来自张学良手下二十几万东北军对东北的威胁,也有来自苏联的乘虚而入,还有可能出现的国际舆论的压力。苏联方面,斯大林的大清洗帮了大忙。随后的试探,也证实了短期内苏联无力参与中国事务。同时,苏联更应该在乎的还是一直虎视眈眈在寻找机会的希特勒。虽然早在任命松井石根作为上海派遣军统帅时,最高参谋部曾经很明确的告诉他:局限于局部战场,打痛国军即可!

但是,有像近卫文麿这样的战争狂人和他合作,谁能挡住他前进的步伐,除了国军的子弹和枪炮?没有日军最高统帅部的配合,单靠松井石根自己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毕竟实力有限,不可能做到!这是一盘全方位的大棋,需要整个国家机器的配合。松井石根获得,还很完美!

在接任帅印离开东京时,松井石根就心照不宣的,对前来送行的近卫文麿首相和杉山元陆相等人放出话:此番无论如何也要打到南京去,请首相您理解这点。

多年之后,面对日本的战争责任,近卫文麿曾经回忆说:当时自己就有些诧异,有种不详的预感。言下之意,责任在对松井石根的失控。两个师团的预算,最后变成九个师团加一个旅团三十万日军精锐的参与,日本国的倾巢出动。算到这一步,估计近卫文麿也会觉得自己的狡辩过于苍白,如同儿戏。近卫文麿本人就是个战争狂人,此时的松井石根比他更加的疯狂。1945年日本投降后,在麦克阿瑟的传讯压力面前,这位出身于仅次于皇族的第二高阶贵族家庭的近卫文麿,为保住家族颜面选择服毒自杀,时年五十四岁。

启用松井石根这位攻坚战专家是基于慎重考量:用后备役老年军官打一场局部战争。在812日时,日本大本营给他的是由第311两个师团组成的上海派遣军,赶去支援驻上海的海军陆战队。而他,在离开东京前就开始四处活动,要求近卫文麿协助他再拨给三个师团。他需要五个师团的兵力。很在乎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松井石根,不仅早就对上海和南京附近的地形作过细致的调研,而且,还深入研究过第一次淞沪会战。五年前的那场战争,日军最终出动了三个师团七万余人,打了个平手。对比之下他觉得,再增加两个师团以十万之众,在占领上海后就应有足够兵力进攻南京。现在他手里有的,可是九个日军精锐师团!他觉得,此时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和不敢去想到的。此时的他和顶峰时的希特勒没什么差别,不仅仅只是志得意满。

坐在面前,说话温和,像个仁慈老爷爷的松井石根,言语之中透着超乎常人的底气和信心,虽然日军势如破竹,国军如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老爷子眼神里却看不出轻飘飘的轻浮感,有的只是对更为伟大目标和理想的期待,更深入的思考和更长远的计划。惠子似乎明白,皇军之所以战无不胜,不就是因为有这样睿智的指挥官吗?

才二十多岁,年纪轻轻的惠子,思考的深度和广度,远远超越她的年龄。父亲在世时曾经多次对她说:过度成熟,是她的优点,也可能是她的命伤所在。年纪轻轻的军人,应该以为天皇和帝国奉献牺牲的精神来约束自己,很多地方不是自己该纠缠的。父亲说的委婉,她却听的真切明白。就像现在这样的时刻,她原本不应该过多的思考面前这位老爷子脑子深处的动机。

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一直以纪律严明著称的这位皇军统帅,随后不久会放纵自己的手下,制造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而这样的放纵,在金山卫就已经开始。日本人的等级观念深入骨髓,军人服从命令的义务更是,特别是对于中下级军官而言。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浏览(44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