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汪 翔  
原创小说,版权所有,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不得转载和使用  
        http://blog.creaders.net/u/30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野鹿,未见识的凶悍(下) 2017-11-13 05:48:21

与鹿共舞(二)

  

第一次见到野鹿,还是在东部康州的校园,来美国的第一天。

第一感觉,应该就是流口水。九十年代初期来自大陆的留学生,估计都只有这点出息!谁让咋们穷,还是穷了太久,又没见过世界上还有如此,可近距离随便看的野生动物!那时候一定多次做梦,晚上静悄悄的接近野鹿栖息地,扛回一头鹿,享受个多月新鲜的野鹿肉。

记得小时在湖北家乡,难见下雪的冬天。偶尔有,即使寒冷,如果雪地留下野兔的踪迹,不到三天,它准成谁家锅里的贵客。拥有狡兔三窟的英名,它来来去去的脚印,还是会让饥饿的猎人,得意而归。更何况这到处都能见到的,还悠哉闲哉,旁若无人,在那里溜达的,带有好几十斤优良有机肉的野鹿。

与野鹿近距离接触多的,还是在有房子之后。在校园,毕竟建筑物稠密,人口密度大。而在郊外,日常见到能够动的,除了车子,多的还是这些野生动物。

嘴巴尖尖的狐狸;尾巴长长,身披灰色、黑色大衣,在树丫上娴熟翻滚的松鼠;带着一副眼镜,喜欢显摆自己有学问,却不厌其烦的日出前或日落后,在垃圾堆里翻动寻找,自得其乐的浣熊;还有大白天大摇大摆出动,对菜园子搞三光政策的地猪(groundhog)。

当然,也有看上去可爱,温柔,漫不经心的欣赏你的菜园子美味的兔子。还有在林子边缘晃悠,只见吃不见蛋的火鸡。

个头小的一类里,较常见的还有野鹅。在特定的季节,妈妈带着队,十几个一大群阶梯式从大到小排列整齐的长长的队伍,慢条斯理的超越街道、公路,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不管你是不是忙碌,是不是心急火燎的需要赶时间,对不起,你得和大家一起,安安静静乖乖的像迎接国王的到来一样,耐心的等待压队的爸爸完成收队。

自然少不了郊狼,那种看上去像狗的野狼。依然记得小时候,人们最喜欢用来吓唬小孩子的就是这样的家伙。儿时的记忆遥远,不可及,今天在很多地方,郊狼数量却早已失控,成为人类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就肉的数量而言,个子最大的当然是野鹿了。这里很少看见熊,较南边时不时会有所闻。

记得十多年前有年冬天,天气很冷,一英尺有余的积雪覆盖着大地。小张打电话给小刁,说自己的媳妇刚刚怀孕,想吃野鹿肉,怎么办!

小刁讲哥们义气:什么时候要?新鲜的还是冷冻的?多大个的?

小张也不客气:新鲜的最好,越快越好。一百磅的就成。

那行,晚上十点钟吧,开车来。再带个帮忙的,在我家后院的阶梯上面。我先给你铲雪开路,你沿着雪道向前走,应该很容易看到,躺在地上,不会错过的。

十多年过去了,今天的老刁再回忆那段,不寒而栗是唯一的感觉。你再白送给他鹿肉他都不会吃,更何况自己去打。即使你给钱很多钱,估计也难买动他给你准备如此精准化、个性化的美餐食品。那时不知道,如果被逮住,几位面对的恐怕不仅仅是几千美刀的罚款,很可能是递解出境,回归祖国。当然,今天他们可能会说:真这样,咋也是有钱人!国内的比美国的好赚!

 

与野鹿最近距离的接触,是十五年前搬进这第二栋房子后次年的初春五月。

第一栋房子后面是面积颇大的林子,地上是割得整整齐齐的草地。树荫成为野鹿理想的休息地,无论是炎夏还是寒冬。经常看到三两个野鹿在那里酣睡。第二栋建在一个三四十度的坡地中部,半山腰。屋后的林子面积更大,都是原始的硬木老树,树间有灌木丛和草丛。这片区房子间的距离更大,房后相连的是一片原始森林带,一直延伸很远,连接了附近面积巨大的湿地和林带公园。不仅便于野鹿隐蔽,还提供了天然撤离通道。

很多时候,成群的野鹿们在那休息、酣睡,既像是营地又像是家。有人还专门的在冬天食品短缺季节,给鹿们准备美味佳肴。按照先来后到的逻辑,它们的祖宗应该比人类更拥有使用权。可惜,这个世界靠实力说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这里,年初几个月特冷。搞农业种菜,通常只能从五月初开始。很多在附近生活的华裔,屋后都有面积不小的菜园子。老资格的美国人也流行种植,建园子和种植需要的建材,肥料,土壤等一切,在附近的商店应有尽有,非常方便。美国老太太多喜欢种花,华裔老头们多忙于种菜。华裔老太们则较少有种植兴趣。原因,是因为她们的多数来自城市,或者都是科班出身的学究,玩不来农业这样的高科技?那里的道道比书本学到的数理化难了很多。

那年开春不久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我发现后院山坡草丛里,有个看上去罕见的小动物:比猫大像狗却又不是,它还明显的缺乏狼应有的机警。我拿着照相机,以不到一米远的近距离,全方位的拍了很多照片。它也配合的给了我十几分钟的时间,摆谱、撒娇。

此时不知不觉,远处有几只鹿在边观望边悄悄接近,就像游击队对炮楼的围攻。随后,原本安静的小“怪物”跳了起来,直奔野鹿远去。至此我才意识到,那应该是只刚出生不久的小家伙,妈妈觉得草丛较安全,才临时安置在这。

 

俄亥俄州的野鹿数量,最近几十年来规模庞大,繁殖极快。人们估计,野鹿对于植物的毁坏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在全国每年超过十亿美元。饿了,特别是在冬天,它们什么都吃,什么树皮都啃。初夏,它们连带刺的玫瑰花也不放过。人们花费巨大打造的园艺美景,一夜间就因它们变的不堪入目。大量的小树,由于野鹿的存在,而没有存活的机会。

为了控制,也是为了确保在冬天有足够的食物生存,每年都给一定数量捕杀指标。

支付象征性的费用获得捕猎和钓鱼证,你就有权对野鹿和很多野兽拥有射杀大权。不过,所使用的武器和使用的区域,有明确限定。每次每年每个人捕杀的数量,也有限制。中国人搞计划生育,强制控制人口增长,苦了女人。美国人控制鹿的数量,苦了野鹿也让它们得益。

来自欧洲入侵者的野蛮捕杀,到1904年时,俄亥俄大地上已见不到野鹿!其它的大型野生动物,野狼、野熊之类,也都基本绝迹。早期的欧洲人,也是只在乎短期的私欲满足,短视、自私、贪婪。现在俄州和临近的宾夕法尼亚,印第安纳常见的野鹿,基本上都是在19201930年代由州政府策划引进,长期持久保护下来的结果。到1937年时,已经可以在俄亥俄州一小半的地域看到野鹿的身影,到了1956年时,州里每个角落都有它们的脚印。今天,活跃在俄州地域的白尾鹿,估计高达七十五万头。这还是年年有计划捕杀控制后的结果。

俄亥俄州,十一点六万平方公里面积,一千一百万人口,美国人口数量第七,每平方公里一百零七人,密度排名第九。人口数量和野鹿的数量比例是十五比一。昔日,靠的是野生动物间食物链的相互制衡。今天,缺少足够捕食动物,鹿的天敌基本不存在,只好靠人工控制。

在州内,每年野鹿带来两万三千起车祸。从1943年开始,被允许对野鹿行使有限度猎杀,第一年被捕杀的野鹿只有区区164头。今天,每年州政府获得大约一千万美元的执照收入,批准超过二十万头野鹿的猎杀数量。猎杀时间则安排在十到一月间,用弓箭,或某种规格的猎枪。猎杀只能在日出前半小时到日落前半小时之内,不允许夜间偷袭!不同郡有不同捕杀量限定。少的两头,多的加倍。随意的猎杀,也是犯罪!

 

白尾鹿喜欢家庭性群居,同时,成年鹿又公母分离:不喜欢哥们姐们的混合成群,却喜欢拖家带小,还男女有别。11-12月是交配期,一雄多雌,多妻制。配偶选定,基于雄和雄间的武力对比,而非男女间的爱情。只有雄鹿有角,这为他们武力对比时的武器。

母鹿的妊娠期约为六个半月,多在四到五月间生产。第一胎只产一个,以后每年产二到三个。产仔后一年内,母亲和幼鹿一起生活。幼鹿一生下来就能站立。

对幼崽的照顾,母鹿是不错的母亲。哺乳间每次离开幼鹿外出捕食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四小时。离开前,母鹿会将小鹿藏匿在森林的草丛里,小鹿则听话的平躺在那耐心等妈妈。

幼鹿四周后就可陪妈妈去觅食。幼鹿的哺乳期为八到十周,两个月后幼鹿便能完全反刍:进食一段时间后将胃里的食物返回嘴里再次咀嚼。

幼鹿八个月时开始性成熟,小公鹿一年后离开妈妈,小母鹿则留下来陪着妈妈一起生活到两岁。在夏天,公鹿们多以三五只规模群居,冬天里公鹿加入母鹿群,一起在适宜栖息和食物丰富的地方聚集。在性方面,野鹿有季度性的独占排他性。

确实,在冬天时,经常能见到一小分队规模的鹿群,在自家屋子周围来回穿梭。白尾鹿是跑、跳是能手,还是游泳健将。它的跑速可达36-40英里。由于身手矫捷又善于隐蔽,野鹿一般不通过长途奔跑迁徙来维持生存。纵向跳高高度可达9英尺,横向跳远能力可达惊人的30英尺。在水里游泳时的速度为每小时10英哩,能游过长达十四公里的水域。

白尾鹿因奔跑时尾翘起,尾底显露白色而得名。白尾鹿的毛色会随季节变化而变,在夏季有点发红,冬季变灰。幼鹿身上有白色斑点,更像“梅花鹿”。

鹿茸和角看起来相似,但它们是由不同组织构成,生长方式也不同。鹿茸表面为皮肤,每年都脱落,并重新生长。鹿茸是从鹿头骨顶端额骨的两个球形突出上长出来的,就好像植物从地里发芽一样,鹿茸通常分叉,每新长出一枝就增加一个叉。就像爪子一样。

鹿角,则是从下往上长,通常伴随动物一生。角是空心的,实际重量比看起来轻。角一般有一定的弯曲,但是从不分叉。角是雄鹿的第二特征,同时是争偶的武器,其生长与脱落受脑下垂体和睾丸激素的影响。

在个子上,雄鹿大于雌鹿,和人类类似:男性多高大魁梧,女性多小巧玲珑,秀美。

 

在全美约生活着三千万头。如没有自然灾害并放任自流,数量上可每两年增加一倍。人为的控制变得极为重要。在这点上,美国人(对野鹿)比澳洲人(对袋鼠)做的好。每年有超过千万人参与狩猎,对应的支出近六十亿美元,捕杀的野鹿数量超过六百万头。如果每头野鹿身上平均五十斤肉,合起来是个巨大的数字,是对美国肉源市场重要的补充。捕猎季节过后几个月,多达一千二百万的小鹿又将问世。

2008年时,大约有超过一百万头野鹿参与制造车祸,带来一百五十人的死亡和接近三万人的伤害。带来的机动车的财务损失在十一亿美元左右。2016年有超过一百五十万头野鹿参与制造车祸,制造了接近两百人的死亡和一万人的伤害,对机动车的经济损失在十亿美元以上。受伤人数有巨大的改善,其它数据依然触目惊心。

一头鹿一年能吃掉一千斤的料,这之中不少的部分是人类想保护的小树和花卉。每年对于农作物和园艺的损害带来的经济损失,在东部十三个州的估计,接近三亿美元。对于大片公园里树木和花草造成的损失也很大。再者,野鹿还会帮助病毒传播。

在北部相邻的密西根州,每年有五万起车祸由野鹿引起,其中百分之八十的发生在只有对开两道的路上,事故的发生多数在傍晚。

在很多地方,你撞死了野鹿,车子也付出了巨大代价,通常你却还不可以将死鹿带回家享受掉,否则违法。你可以报警,随后向警察提出带走死鹿的要求。

俄亥俄州在人口构成上很“美国化”:85% 是白人,11.5% 非裔美国人(黑人),1.9% 是拉美裔人(西班牙裔),1.2% 是亚裔美国人,0.2%是印地安原住民,1.4 % 混合的种族。昔日这里是印第安人的大本营,在血洗后人种几乎灭迹。很多人觉得,美国白人多数应该是早期来自英国,实际上不是。俄州前五大居民的祖先:德国人(26.5%)、爱尔兰人(14.1%)、非裔美国人(12.2%)、英国人(9.0%)、意大利人(6.4%)。

昔日美国的农业重镇,今天的俄亥俄州,是美国狩猎和野外观察野生动物最好的去处之一。得益于良好的自然条件和一如既往的保护。这里山不高,多数平原,不高的丘陵,还有从南到北的俄亥俄河,将流之不尽的伊利湖湖水送到腹部各地。河道两边,看不到良田,而是从未开发过的原始林带,专门留给野生动物栖息的。

美国这种对于野生动物的引进、保护和控制的办法与经验,值得中国政府学习和借鉴,如果认真的做好,若干年后,中华大地上也会是野兽横行,人畜共处,和平安静。只是到了那时候,中国人什么肉都敢吃,都喜欢吃的恶习,是该被戒掉!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原稿发表于《解放日报》(上观),这里是修改稿)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