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乐维的博客
  人生酸甜苦辣百味俱全,喜怒哀乐岁月蹉跎。
网络日志正文
北大:我的体育启蒙时期 2022-01-13 16:21:09

进北大之前,我已经是县篮球队的队员了,我以为我很懂体育。进北大后,我发现我其实并不懂体育,北大四年是我体育的真正启蒙时期。

一,第一次体育课

1978年2月底,我们北大七七级900多新生正式入学了,3月初正式开始上课。

第一堂体育课是在五四体育场进行的。北京的3月初,天寒地冻,北风刺骨,呼出的气马上变成一团白雾。我们化学系77级2班男生班的老师是侯文达,一个40多岁,中等个头,壮实,总是和蔼可亲的老师。侯老师对我们具体说了什么记不太清了,大意是:你们77级是国家的希望,肩负人民的重托,现在百废待兴,急需人才。你们需要好好学习,更需要一个好的身体,才能为国为民作贡献。侯老师对国家未来充满期望,对我们充满期望,都在他的言语之中了。

那天的气温在摄氏0度以下,可能达到0下10度左右。我们穿着棉袄,绒裤,戴着手套,在冰冷死硬的田径场上测100米跑,铅球。呼出的气在眼前马上变成一片白雾。

当我把5公斤的铅球推出14米开外时,马上引起了站在体育场的一位身材高大魁梧,大约30多岁老师的注意。他走过来和侯老师说了几句,侯老师转身对我说:“这是康老师,他是标枪教练,想让你投几个手榴弹看看”。我懵懵懂懂地跟着康老师到了田径场手榴弹投掷的助跑区,投了几个手榴弹,大多在40多米。康老师对我笑笑,拍拍我的肩说:“你明天下午四点来标枪队训练吧!”。从此我成了标枪队队员,成了康老师的学生。

二,难忘的体育课

第二次堂体育课是在未名湖畔的体育馆上的,77级全体九百人按照班级划分的区域,在体育馆地板上席地而坐。主讲老师是于老师(忘记全名了),当年50出头,身材比较瘦小,很精神。

于老师讲课极富感染力,充满激情的语言,有力的肢体动作,不时地在学生中走动。他从马约翰(原清华大学教授)谈起,马约翰是第一个把西方近代体育理念引入中国并用于实践的人。从此体育正式成为教育的一部分,与德育,智育并重构成完整的教育系统。

体育的英文是Physical Education, 运动的英文是Sports,这两者是有根本区别的。但大部分中国人至今两者不分。一个人跑得快,就会说他体育好,其实是运动素质好。我们说“体育精神”,包括坚毅,勇敢,互助,友爱,团队精神,坚持到底,等等。但我们不说“运动精神“,只说“运动技能”。体育是education,它提高人的精神素养,高尚的人格,宽广的胸怀。体育是通过运动来达到目的,但它的着眼点与运动不一样。

说于老师是在上课,不如说是在演讲。不是一场口号堆砌的演讲,而且用充实的科学数据,加上详实的历史事实来阐述他的观点。可以说,他是我从小到大听到过最让人激情澎湃的讲课,或说演讲。总之他让我们认识到:脱离体育,德育,智育将是无本之木。

很多同学对这次课都印象深刻。最近和大学同学,也是室友杨伟涛(现杜克大学教授)聊起那次课,他说他仍然记得于老师当时说过的话:

你想身体健康吗?跑步去!

你想心情快乐吗? 跑步去!

你想为科学多做贡献吗? 跑步去!

这几句话让他刻骨铭心,一直记得。十几年前,当他感到身体状况有所下降,觉得需要加强体育锻炼以适应越来越繁忙的工作,生活带来的压力时,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长跑锻炼。现在每天都跑几千到上万米,还参加过几次半马(半程马拉松)比赛。身体感觉良好,让他游刃有余地应付教学,研究工作,和培养子女教育的任务。

除了杨伟涛,我班的王炎,大学期间没有显出任何运动天赋,现在在长跑路上走得更远。全程马拉松已经能跑到3小时48分,一年会参加几次马拉松比赛。

没有当年北大体育课的启蒙,他们不会走上长跑的锻炼之路。

三,师兄的体育美学观

开学不久,一位刚认识的化学系75级的同学,同时也是校游泳队队员问我,想不想去清华看内部电影,关于蒙特利尔奥运会的,他有票。我说我去。于是我跟着他去了清华的电影院,看的是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的纪录片,当时算是内部影片,就是不公开放映。

当画面出现田径场上男子4X100米决赛的时候,获得第一名的四名美国运动员,身材健美,奔跑迅速,交接棒流畅,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划过400米跑道,获得冠军。这位师哥从运动员起跑开始,一直兴奋不已,不断地叫道:“太棒了!这是力与美的完美展现!”整个放映过程中,他都非常的亢奋,不断为荧幕上运动员完美的动作叫好(压低了声音)。看完以后,回家的路上还情不自禁地沉浸在精神无限满足的状态,滔滔不绝地讲述运动的力与美。他还告诉我说:体育是区分人类与动物的分水岭。虽然动物也有跑跳投,那是为了生存而为之。只有人类才把跑跳投上升为文明的高度。

他的话震惊了我,但当时我并没有完全懂。而他对体育运动的痴迷更是感染了我,他是第一个在我面前把体育运动置于文明,美学高度,让我也开始重新审视欣赏体育运动的角度,学习从文明,美学的角度来看体育运动,而不只是比赛结果。

四,体育与人生

当年我在田径队练标枪,教练是前面提到的康老师。康老师叫康振伟,曾经的全国练武标兵,加入过八一队,代表中国参加过多次国际军事体育运动会并取得佳绩。但文革被打成罗瑞卿的只专不红练武黑标兵被批斗,开除军籍,一下从天上掉到地狱。

标枪队有一个女队员,原是海军队的标枪运动员,参加过全军运动员并取得非常好的成绩。她妈妈和康老师是很好的朋友,所以从小就把康老师当叔叔。她是特招进北大的,肯定与康老师大力推荐有关系。但康老师对她训练很严格,常常我们离开了还带她练习。因为是女孩,又和康老师熟,她有时候在康老师面前有点娇气,其实是半开玩笑的怨言。有一次,我们训练了一个多小时后,最后练习30米加速跑。跑了很多组,确实很累,她抱怨说这也太苦了。康老师听了,大声对她说:“你应该把这种吃苦当成享受!”。

把吃苦当成享受?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什么境界?

这句话深深地震撼了我,以至于我今天还记得。

康老师曾经与我长谈过,讲述他曾经的辉煌和经受过的磨难。他说,我之所以能挺过来,全因为我从事的是体育事业。任何冠军都是千百次的失败换来的,而前面等待的将是更多的失败。所以,我不会因为成功而昏头,也不会因为失败而丧失信心。

五, 体育大学问

大概是1980年,因为手肘受伤,我改练十项全能,指导老师是孙玉禄老师。一天他告诉我,哥伦比亚大学与北京大学在选交换学生,有一个到哥大学体育的名额,他已经推荐了我。我当时就说:我这体育水平可不行啊。

过了几个月,孙老师说,最后定的是一个生物系的学生,也是校队的(练什么的忘记了)。其实我后来才知道,是哥大医学院在北大招一个学运动医学的学生作为交换生。而我们听到的是哥大要招一个学体育的,我的脑海里想到的是去学田径,球类,将来做运动员。这件事让我发现了中外对体育的理解的极大不同。到了美国后,慢慢地开始理解它们的差异:“学体育”并不是只学跑步,打球,而是与科学,管理有关的学科,可以有博士学位,比如运动医学博士。我们理解的跑步打球的体育, 一般就在运动队里学,比如NBA,NFL, 就是最高水平的运动队,做球员不需要大学学位,更不需要博士学位。

我的老乡彭凤云考上北京体育学院78级,我有时去找他玩,发现他是运动系的学生。北体当年第一次设立运动系,并招收学生。这也是当年中国体育开始接受国际体育观念的一种尝试。我在与彭凤云和他的室友聊天中学到了很多,其中一位李姓同学后来留美,学成后留在美国做田径教练,取得很好的成绩。2008年作为美国田径队总教练率美国田径队参加了北京奥运会。

运动与体育它们是既相互融合,又有重大区别的一对孪生兄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记得一次在未名湖畔的体育馆上厕所时,听见隔壁浴室里一位体育老师与一帮高中生的对话:

体育老师:要毕业了吧?你们都准备考什么大学啊?

学生:我们学习成绩不好,准备考体育学院。

体育老师:难怪中国的体育上不去,学习成绩不好的才上体育学院。

没有看见体育老师的面,但能够想得到他说这话时无奈的表情。在全国普遍认为成绩不好考体育专业合情合理的时候,北大的老师却看到了这背后的重大隐患。

六,侯老师的人格魅力

北大化学系77班接力队.jpg

图片说明:化学系77级2班4 x 100米接力队(从左至右):利群,刘迪嘉,笔者,徐明。我们班在化学系运动会上,蝉联三届男子4x100米接力冠军,和男女总分第一名。

给我们男生上课的侯老师不但具有忧国忧民的情怀,还在教运动技能这样细小的事情上非常认真。一位同学回忆说,他的上肢力量差,第一次做单杠时很窘迫,尤其在同学们面前做得不好会让他很没有面子。在侯老师的鼓励和指导下,他很快就能够在单杠上做滚翻。有几位同学不会游泳,在侯老师的帮助下也克服了恐水心理,学会了游泳。他总是鼓励你,让你自信,你会不知不觉地就做出自己原来认为做不了的动作。

在他的辅导下,我们班同学都做得很好,我们男生当年的成绩是北大77级最好的,这让侯老师很欣慰和骄傲,每次提起我们班的同学都赞不绝口,还告诉我他多次在别的老师们面前表扬我们班。

侯老师穿着很随意朴素,走在路上人家更可能认为他是胡同里的大伯,而不是北大的老师。但侯老师其实是北大的功勋教练,为北大取得过无数的荣誉,但他从末提起过,大部分同学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文革前担任过北大举重队,击剑队的教练。文革后我们入学时没有举重队,击剑队了,他又担任了乒乓球队总教练。二十年里,率领北大乒乓球队夺得十几次北大高校大学生乒乓球比赛的冠军,七八次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乒乓球的冠军。但他非常低调谦虚,以至于我们都不知道。

快毕业时,我们的体育课早已停了两年了,就是说我们有两年没有见(或很少见)侯老师了。当我问是不是有人愿意与我一起去向侯老师告别时,马上有七八个同学相应,是毕业时向老师告别人数最多的一次。我们一起去了燕东园侯老师家与他告别,让他很感动。

为什么一门大家认为是副科的体育老师能得到这么多同学的惦记和关心?因为从侯老师身上我们看见了一种精神,高尚的人格力量,虚怀若谷的心胸,不断完善自己的毅力。大家在体育课上被他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改变了。虽然他早不教课了,但大家仍然记得他。所以我一提议去看侯老师,大家便纷纷响应。

出国后一直忙,很长时间把侯老师忘记了。最近委托原室友,留校的荆西平同学打听到了侯老师的电话。我第一次打电话给他,已经86岁的侯老师仍然记得我,记得我们班。还像过去那样,赞扬我们都是国家的人才,不但体育好,专业也很强。他最近得了癌症,但仍然很乐观,还能散步,头脑清晰。

第二次给他打电话时,我详细地询问了侯老师过去的一些情况,才知道他对北大的贡献。当他感觉到我可能要写他时,特意提醒我,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体育老师,最高兴的是有我们这样全面发展的学生,团结友爱的班集体,这就是他作为体育老师最大的成就。

写于2021年12月,2022年1月修改


浏览(2651) (19)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Shanechen 留言时间:2022-01-14 18:20:41

老矮批评得对,以后我要改这样子写:

# 我数学是哲学老师教的,可以模棱两可

# 我体育是历史老师教的,总破不了记录

哈哈哈!


羡慕博主是标枪队,我掷标枪有点天份。入学后第一届校运会,我把标枪投到围观同学脚前,差点乐极生悲

回复 | 0
作者:老矮 留言时间:2022-01-14 17:05:18

难得见到一篇尊敬体育老师和体育行业的文章!

不知何时体育老师成了有学问之人嘲讽、调侃或低看他人的专有名词,诸如"...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甚至还有用体育老师做网名显尽其机智聪慧的假体育老师。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