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0+1  
有感而发, 可多可少  
我的网络日志
酒文化 2020-11-26 06:01:50

某群一位老师写了一篇“酒文化”,是关于绍兴黄酒的,这使我想起了金庸先生关于绍兴黄酒的一段“科普”。这是我喜欢金庸小说的原因之一,在他的小说,你还经常可以接触到一些历史知识。有些是正史,但进行了艺术加工,比如刺杀皇太极。有些是野史,比如“传十四子”。

我第一次喝酒,是十六七岁的时候。黑龙江的一位队友在上海办婚事,我正好也在上海,就应邀出席了婚礼。那时的物质生活非常贫乏,但父母亲还是竭尽全力,为他准备了一次丰盛的婚宴。酒是一种度数不算太高的白酒,记得叫“曲香酒”,55°。满桌佳肴,确实有点馋。我学别人,吃点菜,喝口酒。一会儿,我就觉得这杯酒有点碍事,就想快点喝,喝完了可以尽兴吃菜了。哪知喝完了“尽兴没多久,又给加满了,于是继续喝。。。终于邻座的朋友觉得有点不对了,问我喝多少了,我懵懵懂懂,说我也不知道。若干年后,说起这段糗事,别人告诉我,这杯酒是永远喝不完的。从那次婚宴以后,我知道自己有些酒量,而且是“自学成才”的。更准确的说,似乎先天就有的。

我尽管有这点勉强可以的酒量,但对酒实在是一窍不通,只知道白酒有点辣,所以基本不喝。什么“十大名酒”或“八大名酒”(版本太多,大家都想挤进去),我除了茅台,其余知道的很少。印象比较深的居然是“习水大曲(!)”,因为徐怀中先生的《西线轶事》中提到了它,还起了个外号,“气死茅台”。这下真把茅台给气坏了,坚决要求“平反”。以后,徐先生在另一篇小说中把茅台吹捧了一番,还别出心裁地夸奖了一番茅台酒的酒瓶。以后假酒盛行,大街小巷还有人专门收购茅台酒瓶,不知是否是受了徐先生大作的启发。所以这一段,与其说是“酒文化”,还不如说是“酒瓶文化”。

真正接触到“文化”,是读了金庸小说《鹿鼎记》之后。女儿红和状元红,大名鼎鼎,连我都知道。我也知道两者都是黄酒,再要深究,我就一问三不知了。现在我知道,两者其实是一回事,都是绍兴黄酒在地底下埋了十几年或二十几年,就取决于这家人生的是儿子或女儿。金庸先生功力深厚,穿插的极其自然,所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后一个故事是野史,是北美《世界日报》的副刊上看到的。我主要觉得故事的最后一句话很有意思,所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许世友将军好酒,且酒量极大,也不知道他当初在少林寺怎么混过来的。这尽管没有官方文件证实,但大家基本认为不是假新闻。进城后,在他的南京军区司令部,经常和手下比喝酒,弄得那些将军、校官苦不甚言。有一次碰到一个确实不能喝的,他勃然大怒,把枪都掏出来了。终于事情闹大,传到周总理耳朵里。有一次许司令到北京开会,周总理就请他去喝酒,讲好喝茅台,看谁先撑不住。许司令是一杯一杯干的,周总理是一口一口咪的。一人一瓶下来,打了个平手。接着第二瓶,眼看快喝完了,许司令有点不行了,周总理还在惹无其事地夹花生米下酒。他问再来一瓶怎么样,“没问题。。。”话没说完,许司令溜桌子底下了。周总理把他扶起来,就开始思想教育了。许将军用僵硬的舌头说到,总理,以后您指向哪,我就打向哪。总理一听不对,马上说,应该是毛主席指向哪,我们就打向哪!




浏览(55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伪科学 2020-11-01 14:58:51

今天看到某微信群一篇文章,介绍中国境内,位于北纬29°附近的一个景点。图文并茂,风景确实不错。但为了进一步宣传这一景点,作者引用了一个极为牵强的“北纬29°”的概念,将其称之为“地球黄金纬度”,这就画蛇添足了。

我们现在来看看这“黄金纬度”附近的景点或地标。珠穆朗玛峰,金字塔,狮面人身像,神秘悬棺和大佛,古三星堆文明,这些还勉强讲的过去,从几何概念上说,这些景点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一个“点”,只要离得不是太远,这点“噱头”是允许的。天国长江,弯弯曲曲,基本上是东西走向,不是太认真的读者也勉强可以接受。玛雅文明就不太好说,分布面积很广,就看你认为哪一处更有代表性。

下面几条就不是一般的牵强附会了,有点头脑的小学生恐怕都难以接受。密西西比和与尼罗河居然也和这“黄金纬度”沾了边。这两条河基本南北走向,从头到尾穿过的纬线有无数条。29可以是“黄金”,为什么1939就不可以。就像大家是“先进”,实际上没有一个是先进。另一例子马里亚纳海沟则更为荒唐。海沟长度约2550公里,基本南北走向,中间和29°碰了一下,这个荣耀也要算在29°头上?马里亚纳海沟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地球海洋最深处在此海沟内。最深处的地点,大约在北纬11°21’ 和东经11°35’ 附近,离这“黄金纬度”29°相差甚远,尽管没有108千里,但已远远不止1800里。就像有人住在弗吉尼亚州,开车到白宫要一个多小时,但却对人说,我家住在白宫附近。

这种伪科学古已有之,只是网络时代使它的传播更为吓人。1991年海湾战争时,有中文八卦说某先知多少年前就预测到这件事了。我那时还没到不惑之年,被这八卦迷惑了一下。有一次和我的博士后导师谈起此事,这位著名物理学家对此嗤之以鼻。两条直线只要不平行,总有一天会相交的。

2008年马英九当选,“热心”人士忙着从《推背图》寻找“理论根据”。其中最荒唐者非倪匡先生莫属。他说书中某一象有一个老鹰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大石头代表台湾岛。老鹰吗,就是“鹰鹫”,我们的老祖宗早就知道马英九先生会当选。

这种伪科学集大成者莫过于围绕着金字塔的种种“高论”。金字塔底周长如以英寸为单位,可以得出一些“结论”。但如果用厘米和中国的寸呢?人们津津乐道于金字塔的高度,说是此高度乘以10亿正好是地球到太阳的距离。这“10亿”稍微有些误差,倒是可以接受的,但即使正好10亿又怎么样。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地球公转轨道是椭圆形的,这“10亿”,说的是近日点,远日点,还是其他点。

我见到的最伪的“伪科学”是关于黄金分割法。黄金分割0.618确实神奇,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日常生活中。一张纸如果长宽满足黄金分割,把它对分再对分,其长宽比例永远满足黄金分割。再比如著名的Fibonacci兔子问题,最后的完整解答居然和黄金分割有关。但是它被乱用的程度确实也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有一次是在苏州拙政园,导游指着一个门框说,门框的高和宽是按黄金分割设计的,所以看上去特别舒服。这个俗了点,但至少还有可能。木匠师傅不可能懂“黄金分割”,只是凭经验,凭感觉这样看上去比较舒服。下面的例子就“伪”的不是一点点了。有一篇“文章”说,如果用K氏温标,水的冰点和沸点之比值(0.732)很接近黄金分割。这显然是一厢情愿,如果这两个两个数字算接近,那老母猪都成大美女了。

大自然确实有一些非常神奇的东西,但绝不是北纬29°这种档次。

水确实有它神奇的地方,但绝对不是这个0.732。一般的物质随着温度的降低,从液态转化为固态,密度会越来越大(不一定线性)。而水则有点例外,随着温度越来越低,它的密度也越来越大。当温度达到4°C,密度达到最大值。温度继续下降,水的密度会降低!然后到°C结冰,所以冰的密度比水小大约10%。现在来设想,水如果和大多数物质一样,就是说冰比水密度大,会发生什么?由于水温传播需要时间,冬天来临时,水面上的温度总是比水下低,所以总是水面先结冰。如果冰的密度大,冰就往下沉,上面的水继续结冰。。。终于整个湖或河甚至海变成一大块冰,所有的水生物,甚至植物全部死掉。其严重性大家可以想象。大千世界,目前就见到生命三大要素之一水有这个特点。

另一个同样神奇的例子是蜂窝的几何结构。六角形的蜂窝底部是三块倾斜的菱形。调整菱形的角度不会改变蜂窝的容积,即储存的蜂蜜数量不会改变,但会使蜂蜡用量改变。小小的蜜蜂制造蜂蜡极为艰辛,如果蜜蜂也会动脑筋,那他们一定会动脑筋,使蜂蜡用量最少。数学家通过微积分发现,蜂窝三块菱形倾斜的角度,非常接近,或者就是等于微积分算出来的结果(因为实际角度无法准确测量)!!!要知道,蜜蜂的出现远在牛顿和莱布尼茨发明微积分以前。

这样的例子应该还有,最不信上帝的科学家也无法对此做出解释。牛顿晚年就是由于受不了类似的煎熬,转而研究神学。



浏览(290) (3) 评论(0)
发表评论
他们为什么爱川普 2020-10-24 19:58:55

《纽约时报》是左倾的,是川普不喜欢的媒体之一。前些日子,他们写了一篇(我认为)相当深刻的综述性文章《他们为什么爱川普》。大致意思如下,即使他11月份被选下去,他的40%的铁杆还是在,他们喜欢川普那些政策的理由还在那儿。先摘录几段。

“约有40%的美国选民希望实施关税和建造边境墙。超过半数的选民说把无证移民遣返回国很重要。”

“过去四年来,我一直在关注印第安纳州的一群钢铁工人。。。他们的工厂已经迁到了墨西哥。。。我看到他们找新工作,其中一些新工作的薪水只有以前的一半。”

“值得一提的是,在那些工厂就业机会大量减少的郡里,还有大量无证移民在争夺最后仅存的一些非技术性工作岗位打扫酒店房间,杀鸡和修剪草坪。这些人的到来激起了更多对美国以外世界的怨恨。”

我和太太已经投票了,投的是Biden。但我相信,如果民主党的主流(不考虑AOCSandersWarren等极左派)不痛定思痛,认真思考是自己的那些错误把川普推上了总统宝座了,继续我行我素,尽管“床铺”给选下去了,没过几年,会有“柜子”,“沙发”。。。 被推上总统宝座。尽管川普是代表共和党上台的,但是最大的推手恰恰是民主党的一些极端做法。

川普经常对自己不喜欢的州威胁要断绝联邦资助,比如威胁密西根,你们要邮寄投票就不给水灾救援,这自然是恶劣之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他有一次对加州说,你们把联邦的钱都用来帮助非法移民了,却也不是空穴来风。

2016年川普当选后,我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民主党管穷人,共和党管富人,中产阶级就只好选川普了。在我看来,同样一个“管”字,两党的应用还是有区别的。共和党管富人是真心实意的,民主党管穷人,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选票。



浏览(897) (6) 评论(4)
发表评论
饮水不忘掘井人 2020-10-19 15:55:37

某微信群看到一则视频,国防建设功勋,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楚南去世,享年91岁。他去世的消息,在中国网站,只有2000人关注。几乎在同一天,美国电影《黑豹》男主角去世,得到了200万人的关注。心酸之际,我想起了一名不出名的优秀科学家,我的舅舅。他生前在化工部所属染料涂料研究所工作,最重要最著名的科研贡献是发展了中国的电泳涂漆工艺。文革版的《十万个为什么》中,专门有一篇介绍电泳涂漆,文章千篇一律的介绍“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广大工农兵群众。。。”可是,没有人知道,这是舅舅他老人家,头上戴着一顶“摘帽右派”的沉重帽子,在文革的恶劣环境中做出来的。

舅舅去世的时候,我已经在美国。大概除了家人和直系亲属,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关注他。让我们在纪念曹楚南院士的时候,也来纪念一下这位没有名气的优秀科学家。

  ************************

本章第二节《苦恼人的笑》中说我在三个月内下班后的业余时间完成了数理化的“铁人三项”,其实还略去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事情先要从我舅舅说起。

舅舅是一个优秀的科学家,是个色盲,却是一位染料涂料工程师,曾为中国的电泳涂漆工艺作出过重大贡献。他知识渊博,精通英法德日等好几门外语,只是平时很难找到听众,所以每次我去,他就会很高兴。他经常会给我讲些很有趣的知识性的故事,有时也会考考我。舅舅是色盲,我也是,再加上两个人经常谈得十分投机,外婆就常说“外甥象舅舅”。

有一次去舅舅家,是考试,不是故事会。舅舅问我,笼子里有鸡兔若干,40个头,100条腿,问鸡兔各有多少。现在用二元一次方程解,自然是小菜一碟。但我一个小学生,哪会懂二元一次。舅舅提示,如果全部是兔子,有几条腿。我乘法还没忘,“160条”,显然腿太多了。舅舅暗示道,那拿出一个兔子,换个鸡进去,还有几条腿?“158条”,还是太多。他继续问,要拿多少兔子出来,把鸡换进去,才能使笼子里正好100条腿。到了这一步,向来是好学生的我自然明白了。   160 - 100÷4 - 2= 30。就是说,要拿出30个兔子。答案是10个兔子,30个鸡。

  舅舅接着拿出一本书,《四则运算应用题百题详解》,叫我回家后去做。他反复关照,不能用解方程的方法去做。其实我那时根本不懂方程,老人家实在是多虑了。他说用方程解这些题目太容易了,根本没有意思。但如果能用四则运算解出,以后学方程就会容易得多。鸡兔同笼只是其中一道中等难度的题。书后面有“详解”,就是像舅舅那样循循善诱的提示。我这方面的毅力应该说不错,除非走投无路从不去看解答。如果没办法看了解答,那一定要彻底搞明白,变为自己的东西。做出这100题后,自己的逻辑思考能力确实大为提高。10年后我在短短几星期内学会解各种代数方程,现在想来,必定得益于舅舅当年的“无心插柳”。

曾经有一次,我问舅舅,假定西瓜皮厚度相同,大西瓜和小西瓜哪个比较合算,就是说肉比较多。舅舅没有试图向我灌输那些与微积分有关的圆球表面积和体积公式,他只是问我,如果西瓜是方的,皮也一样厚,你觉得哪个合算。这我是会算的,一会儿就得出了结论,“买瓜要买大西瓜”。舅舅因势利导,假如方的“大西瓜”边长是“小西瓜”的两倍,八个“小西瓜”叠起来,就和“大西瓜”一样了。外面那层皮大家都有,但“小西瓜”们内部还有好多皮,所以你根本就不需要计算。一向自认为还算聪明的我简直是无地自容。多年以后,我看到这样一则故事。爱迪生(Edison)的实验室招收了一个很优秀的大学生,有一次Edison叫大学生去计算一个电灯泡的容积(Edison是电灯的发明人)。好几小时过去了,他过去看看怎么还没好。他看到大学生满头大汗,边上放着软尺、数学手册、以及一大堆测量工具,显然还没完成。他就叫大学生去拿个量杯,自己拿着电灯泡把水灌满,然后把水倒在量杯里。大学生当时的窘迫应该不亚于我在西瓜皮上摔的这一跤。舅舅和Edison还是无法相比,但两个人教育方法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更多的时候,舅舅的启蒙教育是“寓教于乐”的。又有一次我去舅舅家,两个人都闲着没事,他就招呼我过去玩个游戏。 他拿出15根火柴,分成三堆,分别为三根,五根,七根。 规则很简单,两人轮流拿,数量不限,谁拿到最后一根就算输了。 唯一的限制是每次只能从同一堆里拿。我先拿是输, 后拿也是输,十几个回合下来, 他见我实在不可救药, 就把规则告诉了我。几年后我看到一本书,里面详细介绍了这个游戏以及决定输赢的数学原理。 原来这游戏并不限于三五七,堆数可以任意,每堆的火柴数也可任意,当然不用火柴也可以。 不管你如何变化,输赢由一条相当简单的规则决定,必须用二进位制表述。舅舅告诉我的关于357的规则只是其中的特例。

        在完成Courant 数学科学研究所的博士后研究以后,正好美国在老布什领导下昂首阔步进入经济衰退,我只好靠汉语拼音的功底在纽约市教育局双语教育部门混饭吃。当然这并非长久之计,于是听从朋友建议开始学C语言, 为在工业界找工作作准备。 这玩艺我以前也学过,但因为没有动力,往往读了第一章后就把书给丢一边了,然后周而复始。 所以前几章总读了六七遍不止,但还是C盲一个。 因为无经验可总结,只好总结教训,发觉空对空是问题所在。 当初我学Fortran,就是为了完成一个课题,暑假修了三星期课。 三星期过后,学分拿到了,课题也完成了。

            既然空对空不好,那就空对“地吧。 这块地可是不好找,我于是想起了舅舅传授的火柴杆游戏。 因为这游戏需要用到二进制,想来这块地不错。我于是就开始写起来了,碰到问题就向书本请教。 如果还是三五七,一方面太简单,而且没准会被人琢磨出来。 我就把最多允许堆数和每堆最多允许火柴数加以扩大。 电脑里没有火柴,我就用$符号代替。 三五七自然还是第一选择,但挑战者如觉得不过瘾,可以选上十堆八堆的。 你可以和朋友玩,也可以和机器玩。这程序尽管很小,但用到的概念极多,等到写完,书已经看了好几遍了。 看来这块“地是选对了。三个星期后,包括8个子程序的500多行程序堆在荧屏上,大功告成

            前面说过,这游戏的数学原理要用二进制表述,所以每一回合以后,先要做成百上千的除二,运算完成后再要做成千上百的乘二。 于是我重返故地,看看能否用二进制直接运算,真还给我找到了,就是所谓的二进制算符(bitwise operator) 程序很小,CPU 的差别无法看出,但我想和原来的“笨”程序相比,快二三十倍是起码的,如果是一百倍我也不会惊讶。

            我的电脑没有C的软件,于是我就去纽约大学(NYU)。 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一个回车,我把眼睛瞪得像电灯泡,希望看到编译(Compile)成功。 没这样的好事! 一大堆从来没见过的错误呈现在眼前。 我就找了个熟识的小朋友帮忙。 他称赞我的程序写得不错,只是C的一些概念和Fortran太不一样,所以出错了。 两小时不到,大功告成,这次可是没有引号的,而且是0 + 1 型的。 一大帮小天才围了上来, 要和我的代理人决一高低,结果都是(人)“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即使是最简单的357也毫无例外。

            我还写了个韩信点兵的程序。这个游戏的诀窍可在《十万个为什么》上找到,三人成行七十稀,五树梅花二十一枝,七子团圆是月半,除百零五便得知。你把一堆豆子用357数后的余数分别输入,一按回车,屏幕上就会告诉你这堆豆子有多少颗。我把这两个程序的执行文件放在一张碟片上,每次面试的时候都随身带着。如果有人想考考我对C是真懂还是假懂,我就用这357的游戏摆个擂台,将那些面试我的经理主任杀个落花流水。

             最后借了我博士后指导教授的光,我总算在华尔街的一家软件公司找到了第一份全职工作,主攻房屋贷款的模型,这张碟片还是没用到。 我的第一个模型出来后,久久没见到程序员完工的通知。原来他认为这反正是个初步的模型, 以后还会改, 就不浪费时间了, 他要等模型最后定稿后再来写程序。 这人有MBA和计算机硕士两个学位,可说是公司的首席程序员,但从这句外行话看来,他对模型实在是一窍不通。 我自告奋勇说,计算部分的程序我可以写,但我不知道如何将结果与公司的软体系统衔接。 公司的二老板说,衔接问题由他来做,我就负责计算,最后只输出一个阿拉伯数字,他再把这数字输入到软体的其他部分,如绘图列表等等。 我的老板将信将疑,“你还会C?”我说不是写在简历上吗? 他说他也看到的,不过这年头大家都这样写的,看来他早已做好了上当受骗的准备。 我把这张碟片的故事告诉他,他兴致极高,叫我拿出来,在上班时间玩了好一阵子,最后毫无例外地成了“肉包子”。

            这个游戏在357情况下的规则,其实还是相当简单的,就是要把一些必输的图形留给对手。如果对手瞎猫碰到死老鼠,把你逼上了死路,不要慌张,你要故作镇静,走一步缓兵之计。在大部分情况,对手又会回到错误的道路上,把机会还给你。

舅舅当时就是诱导我走不同的“死路”,从而把规则逐一介绍给我。你只要把火柴拿成下面的图形之一,对手就输定了。

 

(1)   111

(2)   123

(3)   145

(4)   246

(5)   两堆相同

读者可以很快推出,先走的会赢,只要在任何一堆只拿一根就赢定了,一步定乾坤。

            这篇文章的题目颇费踌躇。我原想用“我的第一次0+1”,这也算切题,也能吸引眼球,但无法表达出文章的真正内涵。后来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好友水玉表示不同意,他认为舅舅是有心对我进行启蒙教育。思考良久,我觉得目前的题目尽管还有不尽人意之处,但最为准确地表达了我对舅舅的思念之情。舅舅的“润物细无声”式的教育,对我后来自学成才,考进大学,以至于后来找工作,都有着莫大的帮助。

这一切,应该说是超出老人家当初预料的。



浏览(427) (2) 评论(0)
发表评论
令人尊敬的一票 2020-10-17 07:21:42


今天早晨(10/17),从电视上看到,因为新冠病毒的原因,美国已有两千万人投票。亚特兰大的投票队伍,要等平均4.5个小时。残障人士当然照顾,75岁以上的老人,也可优先投票。因为电视上的画面很难拍,就从网上下载了一张。


Voting.jpg


我曾经在大华盛顿(DC)地区知青协会的电邮中看到这样一则故事。一个Virginia知青协会成员有事情找联邦众议员帮助,议员开口就问,你去年有没有投票?政客的许多话是虚假的,但是在美国,大家相信,包括我及这些知青朋友,这句话是真实的。


我在今年年初,因为全民健保事宜,找我们区的联邦众议员帮助。结果被“有关部门”拖了近3个月的事,他的助手不到24小时就解决了。我们区允许邮寄投票,我们已经投出了神圣的一票。









浏览(1192)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3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