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文庙的博客  
历史和现实;东方与西方;独立,自由的观察及思考  
https://blog.creaders.net/u/512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志愿军烈士复活记”的后事 2021-10-15 19:37:03

  最近大陆的电影炒起了”抗美援朝”热, 我也凑热闹, 连发了三篇文章。其中的第二篇<毛泽东承认长津湖之战惨痛失败的亲笔信爆光> ,还引起了网上混战。几天后,中国军方公开在网上认可了毛的信件全部内容, 风波才算平静下来。所谓的"长津湖大捷" 和”抗美援朝”,到底谁是赢家或输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和看法。"在一个美国中国学人的网站上看到来自南京解放军指挥学院有关“长津湖大捷”的资讯是这样写的:一、中美军力比例,8:1; 二、阵亡,12:1; 三、战伤,4:1; 四、冻伤,4:1; 五、战前,宋时轮的 9 兵团 15 万人,以战后减员 52098人为代价,毙敌 604 人、伤敌 3508 人,史称长津湖大捷。" 至于整个战争中,中方的死亡减员, 包括冻伤死亡的统计,说法混乱。彭德怀说过 50万, 中共官方说18万, 近年苏联解密的文件称有100万。数字仅是大小的差别。但如是家中或朋友中有人伤亡, 那肯定是个大输家。

  五年前, 我记载了下面的故事。没有读过此故事的网友,可以了解部分去台湾战俘的境况。当然绝大部分的人, 没有他那么幸运。现在几年过去了,当事人已经作古。经其家属认可,可以说出部分细节了。

  这位"志愿军烈士", 以下简称烈士,当时守卫的"洞"或"坑道'仅是简易的自挖掩体, 在山上是看的见天的,而参加的战役正是长津湖周围伏击战。当晚执勤的这位小战士,一上岗,就睡着了。其实以后发生的事情,他自己并不完全清楚。他是有冻伤的,经过美军医院的治疗,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我90年代见到他时,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健康问题,至今还保留有餐后的大合照。他知道全连的人都死了,无一存活。从现在揭露的战情推断,应该多是冻死的。

  烈士最后定居在大陆,因癌症病逝于肿瘤医院,身边没有子女。但他得到了最好的治疗和看护。当地政府均知道烈士的身世, 但没有遇到任何麻烦。90年代是个政治宽松的时期, 为了吸引外商, 没有人再纠缠过去的事情。他在陵园的墓地始终保留, 直到他最后也安葬在那里。

  死前, 他也担任"政协"内的职务,属于被统战的国民党老兵。

 

那不是我的战争!志愿军烈士复活记 (文庙发表于2016年9月16日)

 

  大陆最近出了新剧《我的战争》,让我想起了“抗美援朝”老片《英雄儿女》。影片的歌曲和王成,王芳兄妹的故事当年曾让许多人流过泪。家父当过志愿军,可他是在天上,从没踏过朝鲜的土地。令我奇怪的是,几十年来,他几乎从来不谈这场战争。当年家里有个旧唱片机,每次我们放到《英雄儿女》插曲时,我发现老爸都会若有所思,然后沉闷不语。直到晚年,有一次他说漏了嘴,谈到了他的“抗美援朝”经历。1951年大学未毕业,他和二十多位高中同学从各地高校,响应“保家卫国”的号召,进入了空军航校。“那些人现在在哪里呢?”我急切地询问。他顿了顿,很平静地回答:“都牺牲了。最后一位是在60年代,在训练中出事。”望着他的脸色,我不敢再问下去了。我突然明白,为何过去总是见他翻那个同学照相簿。我的叔父是另外一个死里逃生的军人。50年赴朝前,因文化水平较高,他突然被营长选送到军校学习,可他曾一直后悔没去成前线。前几年在干休所,不期与老营长又意外相逢。这时候他才知道,几乎全营都战死了。营长负过伤,被提前救了回来。春节时看望他,无意中聊到这些话,老人已满脸泪水,我赶紧告退。

 志愿军烈士王成是个真人真事的悲剧。电影中的“王成”高喊:“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大家一定以为他牺牲了。可是当年他没有死,却成了美军俘虏,后被遣送回到了祖国。这位战士的真实名字叫蒋庆泉,曾为23军67师201团5连通讯兵。回国后,他当然少不了多年的被整肃和被迫害,度过了贫困和潦倒的一生。网上有记载,“令人惊讶的是这位老人谈到自己时忿忿不平,而谈到当年和美帝国主义打仗,则充满了爱国热情”,他还说:“如果那时我们有美国人那样的武器装备,美帝早就被我们不知道打到哪儿去了!”看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抗美援朝”的起因和志愿军战俘一事,在大陆曾是个长期禁忌的话题。不过,我在香港还真的碰到了一位志愿军烈士。这里是个卧虎藏龙之地,从调景岭下来的国军,到越战的老兵,香港应有尽有。真替蒋庆泉不值,在自由世界,很多人可以随意暴露人性和真实的感情,而他当了一辈子银幕英雄,却无法摆脱命运的捉弄。

  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到香港,因为有位在美国认识多年的朋友宴请我,就有了下面的志愿军战俘故事。

 这是第一次在香港吃广东菜宴席,聚餐位于湾仔的一家豪华酒店。我的朋友大姐告诉我,她的堂哥在香港,是一间上市公司的大老板。听说我们来港后,他一定要请大家聚一下。我们落座后,进来一位年约50来岁的长者,戴着眼镜,不仅西装革履,还风度优雅,颇像一位学者。有几个年轻或中年的漂亮女性簇拥着,他不停地和她们讲着英语。大姐介绍了我,说着说着,心直口快的大姐突然提到:“他和你父亲一样,抗美援朝的。”我愣住了,紧盯着这位老板,怎么越看越不像个解放军?他朝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显然他不想谈这个话题。我们转而谈到了他的生意,原来这位老板是个知名的时尚内衣制造和进出口商人,在欧美和港台等地都有公司。这时,我才开始仔细地打量着那几位年轻的女人。老板为了这次聚会,特地请来了时装模特儿作陪。不过大姐不给面子,当着众人,揭开了老板的底子。原来老板来自四川一个农民家庭,因贫困,16岁时加入了志愿军。说着说着,他的机灵秘书和几个模特儿站起来敬酒,给尴尬的老板解了围。我已经记不得那场豪华宴的菜肴和几个美丽的面孔,但老板的坎坷经历却让我记忆犹新。他的全部故事,是大姐事后告诉我的。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来,眼前的这位老板曾是个地道的四川农民。

 大姐的父亲是一位著名的川军将领,在老家有很多亲属。川军善战,天下尽知。韩战爆发后,部队开始在四川招兵买马。当时的宣传是,美军打了过来,挑起了战争。大姐的父亲已经失势,许多族亲在家务农,生活困苦。她的堂哥,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参了军,来到从没见过的冰天雪地战场。小小年纪,一样贪睡贪玩,不料一场战斗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命运。

  同《英雄儿女》描写的一样,美军的炮火非常猛烈。在他的记忆中,没有见到王成那样的勇士,可以拿着话筒,高叫:“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相反大多数的时间里,他们是躲在坑道里,忍受着饥饿和寒冷,听候上面的指示。他和全连官兵藏在一个洞内,只是派一个人在外面的雪地上当哨兵。有一天夜里轮到他站岗。不料,他却睡着了。醒来后,已躺在美军的野战医院里。

  弄清楚了战争的原因和性质后,他随大多数的战俘去了台湾,少部分人像蒋庆泉一样,战后自愿回到了大陆。我急切的问道,那一场战斗的结局和全连官兵的命运,而且他又如何学会了英语?几天后,他告诉了我,他的后续故事。

  在战俘营中,他天性顽皮,好学的特征深得看守美军的喜爱。他们教会了他英语,这为他以后的去台谋生创造了有利条件。到台后,他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因为有英语基础,他做起了国际生意,并且很早就到了美国开拓市场。又从美国,把生意做到了香港和东南亚。人生变化跌宕起伏,可他在心底里,仍然想念着家乡。蒋经国开放老兵大陆探亲后,他第一时间回到了四川。

  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他很快回到了家乡。

  几经周折,在别人的帮助下,他找到了原来部队的下落。担心几十年的事情,还是被证实了。因着他当年的疏忽,美军摸到了坑道的入口,全连的官兵都闷死在洞穴里。他最终来到了烈士陵园,看望过去的战友。猛然间,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那正是他自己。这一刻他彻底崩溃了,倒在墓碑旁。。。听到这里,我们全沉默了。那个墓该怎么办呢?老板没有回答我,我们互相对视着很长时间,没有答案。

  在我们那次聚集后,老板开始在四川投资设厂,积极帮助乡里,并成为当地的知名人物。几年前,我又问起了他的下落。被告知他在家乡安度了晚年,因癌症病重时,也未离开过四川。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老人最终还是回到了他自己的墓园。

  (为保护逝者和家属的隐私,本文略去了真实姓名和详细资料,谨此致谢!)   


浏览(8046) (43)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文庙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10-17 16:57:00

对“贪生怕死才是正常的反应”, 人活着不是为金家死, 或毛家死,或为习家的权力。

今日看到的句子,是个总结: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新注解:

保的是金家,

卫的是俄国,

丢的是台湾,

死的是中国,

赢的是赵家,

割的是韭菜”


回复 | 9
作者:一冰 回复 文庙 留言时间:2021-10-16 10:18:54

贪生怕死才是正常的反应,不然大家难道是亡命徒?

往前冲是死,往后撤也是死,前有狼后有虎,小人物面临双重绝境。

我读五十年代系列特务案,开始就纳闷那可是抓住就枪毙的营生,是谁要冒生命危险?仔细一看,很多人都是抗战时因为爱国心+收入成为国民党外围线人,日本投降后他们本已恢复平民百姓生活,可是国民党又来找他们,不干就密裁,夹在两个杀戮党之间,总无活路。

回复 | 3
作者:文庙 留言时间:2021-10-16 09:19:48

转载”如果是美军败逃,志愿军取得了“战略胜利”,为啥第9兵团战后非但没有召开庆功会,反而枪毙处分撤职一大批的军官?被认作贪生怕死的而遭枪决的有老红军、有老八路,也有内战的老兵,最高的是副师级,接下来团级,营级,连级。。甚至还有军医。。至于撤职的,那就多得没法数了。。我认识的人里就有:1942年入伍的老八路,装死躲过一劫,成了重大历史污点,55年评级才混个上尉。据参加战后总结会的人说, 会议一开始,宋时轮就大喝一声带上来!原59师的一个营长和教导员双双五花大绑被押进会场,当众枪决!那阵势把与会人员都吓了一跳:这是杀鸡给猴看的节奏!战后第9兵团政治部主任谢有法带工作组到蹲点,在回忆录中写道:第9兵团的问题是基层干部贪生怕死。其实,贪生怕死的何止一个第9兵团?第3兵团不怕死?不怕死咋被联军抓了近3万的俘虏?连师政委都当了俘虏?那年头,军中说美军强大是个大忌,虽然人人都知道美军是真老虎,但也不能说出来,即便是谢有法这个级别的也不能说!所以在总结战败原因的时只能说是基层贪生怕死!“

回复 | 12
作者:文庙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10-16 09:17:51

“他这样的经历可谓凤毛麟角‘, 应该是的。命运的安排,我仅认识,了解这个唯一的战俘, 很容易由此得出正面的结论。 所以, 了解完整的,客观的资讯非常重要。

我还看到了从陆战一师从长金津湖南面师部驻地撤退的时侯, 有整建制的”志愿军“杀死首长的美军战地报道, 包括电报和回忆等,这些俘虏都随陆战一师撤退到了海上。

”熟悉长津湖战场的朋友,应该不难看出,这支在撤出下竭隅里时担任后卫的部队是陆战5团2营。这件志愿军成建制投降的事,肯定就是发生在12月6日下午陆5团D连在攻占东山之后。当时D连发现西南方山谷中有志愿军部队,似有集结反攻之意,于是东山上的陆5团2营立即实施火力压制,迫使这些部队全部投降。稍有不同的是,根据陆5团2营的战斗日志,投降人数不是120人,而是220人。

这支志愿军部队,应该就是76师228团2营,因为12月6日白天部署在东山的228团部队就是2营。事实上,76师在白天沿公路一线展开的只有228团。而根据参战的228团人员的回忆文章,当时该团从南到北的部署顺序是2营、3营和1营。其它两个营的幸存者回忆,当天战斗十分激烈,“2营全部光荣了”。“



回复 | 7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10-16 05:14:06

他这样的经历可谓凤毛麟角,大部分老兵赴台后继续充军,中年复员后只在底层挣扎,孤苦终身,我总觉得那些老兵就像最后的奴隶,尤其是被抓壮丁的那些人。

回复 | 2
作者:文庙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0-15 20:40:45

悲惨的年轻一代!!!在80年代, 有一个文件: 如果参战了, 则算大学继续, 补发证书。

回复 | 5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0-15 19:48:11

我的一位堂叔,在广州读大学。听到我党的宣传,热血沸腾,投笔从戎,参加志愿军。还没开到前线的停战了。结果大学不能继续,一生做劳工,郁郁而终。

回复 | 1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