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比较政策的博客  
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  
网络日志正文
物理学的起源新译初步 2017-08-22 23:10:01

我们所学的物理教科书都把以Galileo Galilei [ɡaliˈlɛːo ɡaliˈlɛi]/ㄍㄚㄌㄧㄌㄜㄛ·ㄍㄚㄌㄧㄌㄟ[1]/伽利略的工作开端的modern近代(而不应译为“现代”)物理学的成立立足于对Aristotle/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2]集大成的希腊古代物理学的批判基础上。确实,没有别的科学像物理学那样对自身的祖上/来源经历了如此彻底的革命[3]。不过,虽然古代物理学的许多结论被扬弃,近代物理学,以及近代科学本身,却是立足于从希腊物理学在内的希腊科学发展出来的epistemological知认论[4]原理/哲学/概念/框架,例如逻辑推理原则、时空的连续性、时间的不可逆性、原子、cosmos/ㄎㄛㄙㄇㄛㄙ等。其实,Leucippus[luːˈsɪpəs]/ㄌㄨㄙㄆㄜㄙ和Democritus[dɪˈmɒkrɪtəs]/ㄉㄧㄇㄛㄎㄌㄧㄊㄜㄙ/ 在回应ㄆㄚㄇㄣㄋㄧㄉㄜㄙ的哲学问题时提出的漫游在虚空中的原子(atoma)[5]概念与现代物理学的原子不同。中文把cosmosuniverse都译为“宇宙”,但据冒名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写作的“ㄎㄛㄙㄇㄛㄙ论”一文[6],“ㄎㄛㄙㄇㄛㄙ是由天上、地下以及包含其中的自然构成的系统”,大意是指我们直观感受到的物理世界,所以用汉音元素翻译是准确的;而universe包含了ㄎㄛㄙㄇㄛㄙ和其他的所有存在物(如果存在的话),所以译为“宇宙”是适当的。“ㄎㄛㄙㄇㄛㄙ这个词本身就隐含了一个统一的世界的概念”[7],“哲学者们首次明确了宇宙(世界)秩序乃是一个整体的观念”[8]

中文世界由于缺乏思辨的哲学传统,对起源于哲学同时引导了哲学本身的起源的希腊物理学(物理哲学)欠缺理解。笔者在大学学习加速器物理专业期间,曾经有志于科学哲学,但深感对哲学和西方文化(包括文字)的知识浅薄,只好做罢。现在,借助于“中文表示里导入汉音元素的提案”[9],沿引“ㄏㄛㄇㄜㄌㄛㄙ史诗中的希腊英雄”[10]、“古希腊史新译初步”[11]、“希腊神话新译尝试”[12]、“新译希腊哲学的初步导引”[13]的工作,大致参照Greek Thought: A Guide to Classical Knowledge “The Pursuit of Knowledge: Physics”[14]一章节的思路,可以初步准确地新译物理(哲)学的起源,同时考察古代希腊物理学赖以诞生的神话和polis/ ㄆㄛㄌㄧㄙ[15]的自由政治条件。

希腊语physike字面意义是自然物、暗示科学、训练、技术/艺术等,自从Plato/ ㄆㄌㄚㄊㄡ学园以来,与逻辑学、伦理学并列为哲学的三大部门[16]。词根phy-意味增加、生长、出生,也引申为促使生长。这个词在首次预见了日食的“第一位哲学者”Thales/ㄙㄟㄌㄜㄙ之前就已经存在,在ㄏㄛㄇㄜㄌㄛㄙ(Homer)的史诗《Odyssey/ㄛㄉㄜㄙㄟ》中就出现过,但与ㄙㄟㄌㄜㄙ同属Miletus[maɪˈliːtəs]/ㄇㄞㄌㄧㄊㄜㄙ/米利都(地名)学派的Anaximander[əˌnæksɪˈmændər]/ㄚㄋㄚㄎㄜㄙㄇㄢㄉㄜㄦ/阿那克西曼德赋予了它哲学含义,“Empedocles/ㄜㄇㄆㄜㄉㄜㄎㄌㄧㄙ[17]/恩培多克勒与别人写过论自然的文章”[18]。“ㄜㄇㄆㄜㄉㄜㄎㄌㄧㄙ最清晰地指出不同的ㄎㄛㄙㄇㄛㄙ阶段有不同的原则”[19]

诗人ㄏㄜㄙㄛㄉㄛㄙ(Hesiod)的神话勾划出ㄎㄛㄙㄇㄛㄙ的起源,但“神话对宇宙的描述更适合君王统治,其中君王们可以声称他们的权力来自神圣的授予”。而1960年代以来Jean-Pierre Vernant和Pierre Vidal-Naquet的研究表明:物理哲学(古代物理学)的诞生必须追溯到全新的社会形态--希腊ㄆㄛㄌㄧㄙ--的出现[20]。在ㄆㄛㄌㄧㄙ,对物理(自然)的解释不再诉诸神话权威,而是依靠人的自由想象力。“它们作为假设提出来寻求被人们接受,任何具有理性思维的人都可以批判。这个继承了ㄆㄛㄌㄧㄙ特色的希腊哲学一直保留了下来,即使权威的政体已经终结了城邦的自由,哲学作为各种体系和意见的自由对立,没有一个正统来施加影响”[21]。古代的印度、中国、Egypt/ㄧㄐㄧㄝㄆㄨㄊ等文明都积累了许多对自然、人体的观察、知识(特别在天文、医治疾病方面),但没有产生科学(包括医学),因为除了反思/辩证方法论,科学的产生还必须有民主自由的社会体制[22]。对于自然的探索发现了自然的法规。“早期物理学者们的ㄎㄛㄙㄇㄛㄙ不再有意图、感情和选择的成分。诸神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因而也受自然法制约。神学也变成了物理学。例如,ㄜㄇㄆㄜㄉㄜㄎㄌㄧㄙ就把传统上神的属性,如永生等,转换到物理学”[23]

对于古代物理学的第一次创新来自Elea/ㄜㄌㄧㄚ的Parmenides/ㄆㄚㄇㄣㄋㄧㄉㄜㄙ和他所属的ㄜㄌㄧㄚ学派。他的诗体“论自然”批判早期的物理学者们对哲学的冷漠,对于以ㄚㄋㄚㄎㄜㄙㄇㄢㄉㄜㄦ为代表主张的“万物从一个原理产生”的观念,借女神之口批判到:“我不容许你讲或想像being/ㄅㄧㄥ来自非ㄅㄧㄥ”,“为什么一个有生命的ㄅㄧㄥ在某一条件,而不是另一条件;在某一处,而不是另一地方,出生?”ㄜㄇㄆㄜㄉㄜㄎㄌㄧㄙ也写到:“所有会死亡的生物都没有出生,也不会终结于可怕的死亡,有的只是混合转换。”同时期的把哲学介绍到Athens/ㄚㄕㄋㄚ的Anaxagoras/ㄚㄋㄚㄎㄙㄚㄍㄜㄌㄚㄙ/阿那克萨哥拉也说:“没有任何产生或灭绝,只不过是从原来物的组合或分解而已”[24]。万能的科学不能成为任何一门科学。

Socrates/ㄙㄛㄎㄜㄌㄚㄊㄜㄙ和同时代的sophist/ㄙㄛㄈㄟㄙㄊ(智者派)们关注的人的自由意愿等,完全排除了物理学的法则,至少,人的精神活动虽然也属于自然领域,却可以例外,与物理学无关。这对物理学的发展打击不小,但为ㄆㄌㄚㄊㄡ的ㄎㄛㄙㄇㄛㄙ“创生”论(而不是演化论)提供了基础:动物、人、社会三阶段有不同的法则;世界秩序来自于一个智慧原则、由一个神圣物建立(因而人类带有道德使命)[25]。这是一个复杂的物理/哲学/神学[26]命题,在后来的物理学发展中时隐时现,除了基督教徒学者第6世纪的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注释学者Philoponus/ㄈㄧㄌㄛㄆㄜㄋㄜㄙ[27]和Simplicius、到17世纪的Pascal[pɑːˈskɑːl]/ㄆㄚㄙㄎㄚㄦ/帕斯卡、Kepler/ㄎㄟㄆㄌㄜㄦ[28]/开普勒、Newton/ㄋㄧㄡㄊㄨㄥ/牛顿、到理性主义或泛神论者Leibniz/ㄌㄞㄅㄨㄋㄧㄔ/莱布尼茨、Kant/ㄎㄢㄊ/康德、Mach/ㄇㄚㄏㄜ/马赫、Einstein/ㄞㄣㄙㄊㄞㄣ/爱因斯坦等都有所思。

ㄆㄌㄚㄊㄡ的学生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完成了古代物理学(物理哲学)的体系,主要体现在他的《物理学》和《On the Heavens论天体》两书中。后一书的内容被近代天文/物理学扬弃,前一书的哲学含义/隐喻更具有价值。蔑视近代(工程)物理学的Hegel/ㄏㄟㄍㄜㄦ在《哲学史讲演录第二卷》第一部第一篇第三章乙二“自然哲学”[29]有详细的介绍,虽然对物理学直接关系不大,却可以感受古希腊人理解的“自然”与今天不同。注重哲学的政治和社会条件的当代数学与哲学者Russell[ˈrʌsəl]/ㄌㄚㄙㄜㄦ/罗素特意指出过这一点[30],这也提示我们用表意汉字翻译的困惑和难度。总之,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拒绝void/真空的概念,作为物理ㄅㄧㄥ的系统的ㄎㄛㄙㄇㄛㄙ是有限、封闭和永存的,运动是自然的原则,而运动的起源来自一个不动的力量,靠精神/意愿产生“第一键”运动[31]。符合ㄚㄋㄚㄎㄙㄚㄍㄜㄌㄚㄙ“明确地把宇宙的动因从物质中分离出来,并确认此动因是一种精神/意识(mind)”[32]。物理学的界限被确定下来,有一些现象不属于物理学的范围[33]。与此相对,接受了原子论的Epicurus/ㄜㄆㄧㄎㄨㄖㄨㄙ学派[34]和带有providentialism/机遇形式倾向的Stoic/ㄙㄊㄛㄧㄎ学派[35]都认为世界产生、发展并最终消失[36],它们为近代物理学提供了对抗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物理学的依据。正如Copernicus[koʊˈpɜːrnɪkəs]/ㄎㄡㄆㄞㄦㄋㄧㄎㄜㄙ/哥白尼的Revolution乃是高一级的“轮回/旋转”一样[37]

Alexander/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ㄦ征服的一个副产品是希腊人获得了很多Babylon/ㄅㄚㄅㄧㄌㄨㄥ/巴比伦的天文知识”[38]。Alexandria/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ㄌㄧㄚ的图书馆“收藏了包括ㄆㄌㄚㄊㄡ和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著作的四十多万卷书籍”,俨然成为世界知识的中心,“在Egypt/ㄧㄐㄧㄝㄆㄨㄊ属地限制之外依然保持着希腊的城邦特色”[39]。在已经丧失ㄆㄛㄌㄧㄙ的自由特色的环境下,身为罗马公民的Ptolemy[ˈtɒləmi]/ㄊㄛㄌㄜㄇㄧ/托勒密在此完成了古代物理学的最高成就Almagest(数学论文),“通过他天文知识的数学方法被纳入自然科学的领域,这是整个西方科学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40]。而他的“地球中心体系”就是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物理哲学的典型体现。

另一方面,今天我们熟知的开创了物理学不可缺少的实验物理先河的Achimedes[[ˌɑːkɪˈmiːdiːz]/ㄚㄎㄧㄇㄧㄉㄧㄙ/阿基米德的成就在古代只被认为属于数学的运用而没有被列入古代物理学。确实,他的十几篇数学论文看起来像是对也生活在ㄚㄌㄜㄎㄙㄢㄉㄜㄌㄧㄚ的Euclid/[ˈjuːklɪd]/ㄐㄨ[41]ㄎㄌㄧㄉ/欧几里得的《Elements/几何元素》的补充[42]。这不奇怪,因为几何数学在希腊已经确立为一门基本完整的科学(《几何元素》主要是集Eudoxus、Theaetetus等ㄐㄨㄎㄌㄧㄉ前人的大成[43]),而作为一门科学的物理学的确立要等到近代ㄋㄧㄡㄊㄨㄥ经典力学的完成。

本文的译法根据英文、也参考日语和(笔者不掌握的)希腊语发音,有待在今后的使用中进一步完善。作为一个范例,汉音方案的具有表意汉字翻译没有的准确性、标准化和排列检索功能的优点,提供了翻译、理解希腊经典的有力工具。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7年8月23日第一稿】



[1] 在目前的方块汉字表示/印刷制约下,两个西文词之间暂用·分隔。参照赵京突破毕升难关的汉语文字设想2009927日初稿。

[2] 按照希腊语Ἀριστοτέλης发音[aristotélɛːs]译为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也符合日语译法。赵京,新译希腊哲学的初步导引201784日第一稿

[3] 本文不提及一个世纪前的量子力学、相对论的另一场现代物理学革命。

[4]赵京新译希腊哲学的初步导引201784日第一稿

[5]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59.

[6]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280.

[7]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5.

[8]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21.

[9] 赵京,201725日第三稿。此文与许多文章一样随时更新,所有引用请参考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网址http://cpri.tripod.com/。另外,对拼音中不存在的fikito等新创汉音的解释散见于运用此文的后续经典印度、希腊研究,在本文中不一一指出。

[10]赵京,2017120日第一稿。

[11] 赵京,201746日第一稿。

[12]赵京,201736日第二稿。

[13]赵京,201784日第一稿

[14]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15] 赵京,古希腊史新译初步”,201746日第一稿。

[16]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33.

[17] ㄜㄇ、ㄆㄜ、ㄎ在拼音里都无法作为发音单位出现,只有用汉音元素才能准确表示出发音。

[18]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34.

[19]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37.

[20]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35.

[21]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36.

[22] 苏联的技术曾经登峰造极,但违背科学的精神。承袭苏联体制的中国科学今天虽然早已超越苏联、甚至在许多技术领域正赶超西方,但仍然受限于违背、压制科学(自由思想)精神的体制。例如,据说含金量最高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头衔要价是两千万元(或美元)。

[23]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38.

[24] 引自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39-440.

[25]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41-443.

[26] 由此也可以理解希腊哲学、特别是ㄆㄌㄚㄊㄡ的教义对基督教的影响。

[27] ㄍㄚㄌㄧㄌㄟ主要从他对ㄚㄌㄧㄙㄊㄡㄊㄜㄌㄜㄙ的注释进入古代物理学。

[28]拼音不容许ㄎㄟ发音,汉音元素则没有限制的必要,极大地丰富了汉语的发音。

[29] 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二卷》,译者贺麟、王太庆,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年。

[30] Bertrand Russell, 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Book One Part II Chapter XXIII Aristotle’s Physics.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1945. 此书副标题是And its connection with political and social circumstances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to the present day.

[31]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p.444-445.

[32]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59.

[33]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p.445-446.

[34] 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三卷》第一部第二篇第二期甲一“物理学”,译者贺麟、王太庆,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年。

[35] 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第三卷》第一部第二篇第二期乙三“物理学”,译者贺麟、王太庆,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年。第65页:“世界的最终目的,创世主的智慧,是斯多葛派所接受的,目的论的看法,在斯多葛派中间是很发达的,而这些在伊壁鸠鲁那里都不存在;一切都是通过原子种种形相的偶然的、外在的凑合而产生的事象。一切相互关系的结合的原则乃是偶然性,乃是外在的必然性”。请注意这里引用的译词“世界”、“创世主”、“形相”、“事象”,不用提“斯多葛”、“伊壁鸠鲁”,都不一定准确。

[36]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46-447.

[37] 赵京“The Copernican Revolution:由地球的旋转引发社会秩序的革命20141221日。此文从科学的社会功能这个角度重新回顾、省视科学革命引发社会秩序革命的特征Kuhn“的较早研究《哥白尼旋转/革命》更具科学史价值,指出:哥白尼书的意义不在于它讲了什么,而在于它促进人们的思考;它本身不是革命的教程,但引发了革命。

[38]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232.

[39]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208.

[40]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737.

[41] 拼音不容许ㄐㄨ发音,汉音元素则没有限制的必要,极大地丰富了汉语的发音。

[42] 都收入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 #11 Euclid, Archimedes, Apollonius, Nicomachus.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52.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1st Printing, 1977.

[43] Ed. Jacques Brunschwig & Geoffrey Lloyd,trans. Catherrine Porter,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P.403.

浏览(336)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