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几的博客
  民主就是保证反对你的人有说话的权力与有理无理无关
网络日志正文
“我思故我在”的逻辑分析 2017-12-13 19:24:21

“我思故我在”的逻辑分析 

老几

笛卡尔有句广为人知的名言:“我思,故我在”。

人们可能会认为,这是句推理,解释为:“因为我思维,所以我存在。”

加上省略掉的前提,比较一下,它似乎可以满足形式逻辑推理的要求: 

大前提:人都是要死的 (存在在于思维)

小前提:苏格拉底是人 (因为我思维)

结论:所以苏格拉底是要死的。(所以我存在)

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然而康德不这样看。

康德说,这样的推理,逻辑上是有问题的。

举个例子:“老穆是坏蛋!”

这句话有个逻辑前提,就是:“老几说(或者某人说),老穆是坏蛋!”

这里面,“老几” 或者“某人”,是下判断的主语;“老穆”是判断中的主语。

“因为我1思维”,这个“我1”相当于上面说的“老几”,是下判断的主语。

“所以我2存在”,这个“我2”,相当于上面说的“老穆”,是判断中的主语。

可见“我思,故我在”作为推理的结果,是把下判断的主语,作为判断中的主语,混淆了两个不同的主体。

当然,笛卡尔不会犯这种逻辑错误,“我思,故我在”是他的直观判断,并非推理。

浏览(1468) (0) 评论(8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几 留言时间:2017-12-22 14:17:25

谢谢大家的讨论。这两天做试验,回来就瘫了,容慢慢回复。

道还兄,pia兄,远方博,嘎子 大家圣诞快乐!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21 20:46:33

多谢pia兄点赞。节日快乐!

老几和远方节日快乐!看这些文字大概也蛮辛苦的,呵呵。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1 20:44:02

嘎博好,

你说的大部分与我所见不同。有些我同意,但是可能只是结论接近,得到的途径不同,而途径是很重要的,如【人类的理性还远没有达到“自我意识觉醒”的水平】,我认为这是永不可能达到的。而且为什么要求人人都要去达到呢?我以为只要人类存在,就不得不面对你所讲的【夹生饭】的窘境。这是哲人的工作。古哲面对这个,未来的哲人也是。没有这样的问题,就没有哲人。总是试图把未来哲人的活儿干完,让他们无路可走,是西方哲学的特点。西哲总被后来的西哲骂,不亦宜乎,呵呵。去解释世界,是科学家的工作;去改造世界,是政治家的工作;不去解决问题,简单粗暴地让问题消失,是革命家的工作----马克思完全弄错了。我以为哲学家只负责理解世界,就是学者为己。

【涌现的结果】深埋在没有【自我意识觉醒】的人众中,而只能被真正【自我意识觉醒】的人所认识,这样的人是极少数,但很难被遗忘而对社会有作用。美国体制的稳定,不是靠人,靠【自我意识觉醒】的人,而是靠政治体制和社会分布结构,这后一点,很少有人意识到。【全体人的自由意志的冲突和共识加在一起】因技术困难,难以成立;【给人自由】不能实现也不被被施予的人认可。这些假想是没有细致结构支持的。你的五四开错车一文,我认同而能理解,是因为我能有个细节支持你的结论,车有几节,哪一节何时脱轨,希望你的文章能多考虑一下细致支持的问题。离成龙的结论近,要小心。呵呵。

跟不上你的跳跃,所以这一留言很乱,只有一些散乱的想法。理解这个东西是不能传递的,但不同理解可以共存。呵呵,还是那句话,是个选择。

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1 17:56:00

“中国人一旦给予了自由,通通都会走向自由至上,也就是隔着锅台上炕。”

嘎博,你的大前提是“人类的理性还远没有达到“自我意识觉醒”的水平”,然后你又挥笔掉转,提出不能给中国人自由,因为你痛恨自由至上。道德在你看来,既是先天普遍又是结果导向,我以前指出过这个矛盾。Derek Parfit在“on what matters”对调和这个矛盾有很好的论述。我问个问题?没有自由,别人又不给,自我意识怎么觉醒?中国历史文化不就是三纲五常那样教导人吗?那应该是最能让你满意的,但是平时看到的是你的猴子论来批中国文化。我觉得你断言或者不断言,还是慢慢来,不用急,也不用为了自己受过点委屈就让右脑溢漫。道怀说“历史总是以一种破堤而出的反之动形式发展”,我以为人有时也是这样的。节日快乐!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1 15:16:37

我之所以倾向于集权主义,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人类的理性还远没有达到“自我意识觉醒”的水平。这一点对中国人来说,尤其是正确的。美国的民主体制之所以能够维持,是因为有一部分自觉的自由主义者,在拼命抵抗着自由之上主义和民粹主义。

中国人一旦给予了自由,通通都会走向自由至上,也就是隔着锅台上炕。看看最近围绕着郭文贵事件,华人所表现出来的义和团精神,无论是哪一派,我都看不到与西方文明相称的自由主义精神。挺郭反郭大战的未来的走向,必然是从网络大战,走向司法大战。

华人的这一结局说明了一点,从文明水平来看,中国人是一群不能handle民主的小孩子,必须要由成年人,也就是美国法院,来决定。

中国人不配享受西方民主。以前我对成龙的“中国人就是要被管着”说法嗤之以鼻,现在越来越倾向于认同。以前我只看到了中共的邪恶,如今我分辨不清,中国人与中共到底谁更邪恶。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1 14:51:11

【认为文化以逻辑必然的形式导致社会发展,是西方过时的认识方法的流毒。之所以说过时,是因为我交流过的一个教授和一个退休的管理层(白人老美),他们互不相识,但都认识到了这一点。历史是曲折的,为何曲,如何折?福山,以及《人类简史》作者这些人不知道,他们也不会知道未来。知不知,不能靠大数据,如守财奴那样数说以往得到。这些问题,需要一个人思维整体上的大改观,才能开始真正地思考与讨论。】

---- 社会特征,是全体人的自由意志的冲突和共识加在一起所形成的涌现特征。这一平均的巨无霸总意志,决定了该革命的就会革命,该集权的就会集权。该民主的就会民主。文化特征所反映的,就是个体意志的“涌现总指标。”文化即是涌现的历史结果,同时也对未来社会发展方向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上述就是我对社会发展的看法。绝大多数圣人和思想家的一个目的,便是统一个人的意志,以便使得涌现的总意志符合自己的意志。因此,中国古人思想一般总是倾向于集体主义。皇权专制就是集体主义的极端形式。

民主思想的基础是个人主义。只有当每个个体的道德水平达到了一定程度时,个人主义才会产生健康的涌现,也就是普世共识。一言以蔽之,如果自己管不了自己,那就只好让皇上来管。

表面上看,中国古代圣人的思想对社会发展和稳定起了很大作用。其实作用很小。真正起作用的是专制体制。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1 11:30:16

"历史总是以一种破堤而出的反之动形式发展"

-道兄精辟!历史迈着探戈舞步……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1 10:40:07

..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1 09:51:48

嘎博好,

部分认同也好,呵呵。我这里解释的君臣,不是拔高,举例来说,关羽给张辽讲,刘备与他是兄弟加君臣,用的就是boss这个意义。“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作诗的文人在这一点上的认识不如武夫。金庸引用这个说事,说明他也是个糊涂蛋,而且将这团糊涂撒到了一两代人上。

但是,老庄孔孟是主张集权专制吗?我以为不是。老孔的主张都是导致分权的(权是什么意思,有几人知道),庄孟的主张都是反专制的---朱元璋知道孟子这一点。liberty导致社会迟缓疲弱,但老子说,得到那个恒的,会柔弱胜刚强, 老子取其柔取其不穷。孟子问,(民)性如水,东边开口东流,西边开口西流吗?孟子说,不是这样的,在流水上筑堤,水会激越而上。人的自由意志导致,不论如何设计或维护一种专制(或者自组织的秩序),历史总是以一种破堤而出的反之动形式发展。这是个颠扑不破的原理,中西概莫能外。这是我在书中澄清的一个问题。不知道这个原理,大数据就是前面的一道堤。

那么这样的思想,为什么会形成以下的大一统?这个问题是产生真正认识的关键。这个问题很复杂,我在书中给出了思考这个问题的布局,读者可自行去判断。认为文化以逻辑必然的形式导致社会发展,是西方过时的认识方法的流毒。之所以说过时,是因为我交流过的一个教授和一个退休的管理层(白人老美),他们互不相识,但都认识到了这一点。历史是曲折的,为何曲,如何折?福山,以及《人类简史》作者这些人不知道,他们也不会知道未来。知不知,不能靠大数据,如守财奴那样数说以往得到。这些问题,需要一个人思维整体上的大改观,才能开始真正地思考与讨论。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1 03:49:14

对你的情绪从来没兴趣。

对“老黑是老子的终点”有兴趣。遗憾的是,你只是喊口号,但不知为何喊。

有点志气的话,你就说说为何“老黑是老子的终点”。你又说不出来,肚子就没货。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21 03:42:58

我怀疑您的智商,有疑问吗?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1 03:36:27

PIA呀。这样吧。不是我看不起你,您就在这里给我写出一段超过十行的评论,说说您对国学的高见,我就服了你。否则,您就是滥竽充数,叶公好龙的小混混。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看来您所受的西方教育,纯属浪费父母的血汗钱。见过愚蠢的,没见过这么愚蠢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21 03:25:01

【这种发言不知所云,没内容。-想讨论什么呢,老黑是老子的终点?不能光空喊口号吧,你也要有点所以然吧?-老黑你懂的少,道更少。下结论却是勇敢,但是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下结论】

----一个人如果不懂得自尊,死不要脸,那谁也没有办法。我已经向您反复道歉,您还是不依不饶。这就有点太无耻了点儿吧。您说我空喊口号,那咱们就比一比,到底是谁评论不超过三行?

做人这么不要脸,不觉得给自己太丢人吗?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1 02:36:12

- “道”的朴素哲学性质是一个事实。之所以我认为道学不可能有出路,是因为人类属于同一物种。中国人和西方人的大脑结构和意识的“工作原理”是相同的。如果真的存在两套完全平行的唯心主义哲学系统,那么西方人也不可能是毫无感觉的。换言之,黑格尔哲学不仅是唯心主义哲学的终点,也是道学的终点。”

-这种发言不知所云,没内容。

-想讨论什么呢,老黑是老子的终点?不能光空喊口号吧,你也要有点所以然吧?

-老黑你懂的少,道更少。下结论却是勇敢,但是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下结论。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1 00:44:54

道还博:

【值得注意的是,那个君,不是大一统的君,类似于现在boss一词;道不同,言不合,赶紧另寻出路,孔子就是这样。君要臣死,这个意思是后来羼入的。事君,《论语》中孔子讲的多了,要遵循道,做事敬事,守礼。没说要愚忠,要遵循boss的想法,孔子若这样讲,言行不一,身边的学生也不会信。这两句《论语》到现在也没有人弄清楚,讲清楚,还需努力呀。国学这边这么多事情需要忙,少看点黑格尔吧,呵呵】

---- 您说的这些孔老夫子的东西。我其实是部分认同的。我越是琢磨,越是倾向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集权专制观念。其实嘛,这个道理很简单,人类的问题说到底,就是动物性和小聪明的结合的矛盾。

人类的道理其实特简单。只要是个人的意志,与所有人的意志是相容的,那么这就是普世价值。郭文贵事件,让我对中国人的本性看得更加清楚了。中国人和猴子的唯一区别,在于中国人善于用堂而皇之的大道理,来掩盖自己的私欲。这与哲学其实毫无关系。例如,我因为与薄浣妹的关系而入狱,每个人的公猴子般的表演,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不会轻易相信中国人话花言巧语。否则我还是人吗?

幸亏我有足够的智慧。中国公猴子特善于伪装。不幸的是,这刚好就是中国人与西方人的区别。中国人不配享受民主,这是我的一个定论。我的这个看法不会轻易改变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0 23:23:49

老几跟我的关系,是永远打打掐掐。这一篇已经快过期了。谁再来一篇,接着讨论。我认为很有意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老几 留言时间:2017-12-20 21:37:45

"远方说的这个很有意思。

格尔在比较希腊哲学和当时哲学的差别时说,和希腊人相比,现在人们都生活在观念之中,这就脱离了自然。

史语(好久不见了)把这成为思想的污染。

我想你们的意思大致是一样的。"

没注意老几博的回复。你说的对,我觉得自由意志的起始非常要紧,应该让每个孩子自己自然地左右脑互动来展开,否则人活着,恐怕还是如机器人。我是我爸的儿子,但不是他的机器人,哈哈。也许现在很多elite就想把人的自由意志打掉,AI,机器人,机器学习,大数据这么流行。我不喜欢。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老几 留言时间:2017-12-20 19:52:05

几兄好,

跟嘎博交流一番,才明白你说点到要害啥意思。

我认为老子说名可名,说的真的是名。这个很有意思,老子怎么知道会有个名家冒出来?孔子也说正名。只怕那时有些名的研究没有流传下来。“分形”这个比喻我不太跟得上。

呵呵,孔子正名说的就是国家存在靠观念。所以接着就骂了子路野蛮胡解,但后来儒家和直到现在所有人都是按照子路解的,真是奇了怪哉,又要解又不怕夫子骂。这句话讲名是言的基础,以下言,事,刑有个次序,很清楚。孔子不去纠名实,而是正名而用,这是两种: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子讲名却不去定义。等大家搞明白名才做事,是墨家。接下来,说能搞明白是法家,说搞不明白是名家。总没出了老子的范围。我在书中写了儒墨这个差别。

值得注意的是,那个君,不是大一统的君,类似于现在boss一词;道不同,言不合,赶紧另寻出路,孔子就是这样。君要臣死,这个意思是后来羼入的。事君,《论语》中孔子讲的多了,要遵循道,做事敬事,守礼。没说要愚忠,要遵循boss的想法,孔子若这样讲,言行不一,身边的学生也不会信。这两句《论语》到现在也没有人弄清楚,讲清楚,还需努力呀。国学这边这么多事情需要忙,少看点黑格尔吧,呵呵。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0 19:45:52

用左右脑,平时我和从俄罗斯来的人,从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来的人,从东南亚,印度,欧洲,当然还有美国本地的人,交流,很明显的,中国大陆和俄罗斯,很多上年纪的,也包括一些年轻人,他们的右脑是处在一种supressed的condition。这恐怕是好多年被一个外在的超大巨左脑给搞的,哈哈!我个人几十年了,似乎也是刚刚才感到出来,这个我要谢谢Ann Rand,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20 19:20:23

另外,我始终不明白,诸葛亮借东风为什么没有被人质疑过,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0 19:01:41

“大数据在中外都有很多鼓吹者,但这将是科学带来的另一个大双刃剑。我本来想写一点儿关于大数据可能误区的东西,因故放弃了。不久前跟一个老美谈到这个,我说,有时人只想自己到森林里独处。他居然理解了,说,那不行,现在google,微软都在努力,希望做到即使在这个时候,也能拍拍你的肩膀,说你“doing good”呢。呵呵。”

我跟我的老美朋友,同事是这么聊大数据的。人为什么要穿衣服?为什么不像动物那样,对穿衣无所谓?御寒,还有呢?不穿衣服感到羞耻?大数据虽然可以匿名,需要rule of law保护人的privicy包括羞耻,但是law是人立的。中国的天网是让所有那里的人,有不穿衣服的感受功能,那里的rule of law?my god! 一个突然的念想,也许中国的天网是真正的中国以后变成民主,自由,法治的enabler,因为谁还敢羞耻的生活在那儿?以后我会观察好多理想主义的左派们,看看他们是否是会选择定居大陆的。扯远了,原谅。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0 18:51:02

"我是在说,自由意志这个问题在中国哲学中能得到简单解。《系辞》说,容易从事则能够成事。读了几十年,还不得其解,还谈何自由意志。我不太理解你说的左右脑所指。如果指的是身与心,那需要先讲清我解得的老庄所讲的人性才能谈。"

庄子太深奥,我想人都知道左右脑的作用。我认为庄子,老子,孔子,康德,黑格尔,等等也是这么用左右脑的。这个应该没有异议的。自由意志和determinism是没法绝对明确的,我对determinism不怀疑,但是也没太大的兴趣,因为被determined了。从自由意志的角度来说,至少是一个范围里,我认为人是有自由意志的。那么人的自由意志是怎么展开的?一个比较通俗的方法就是人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简单说,左脑管reason右脑管emotion,但是reason和emotion是图和沟通和交流,控制或者被控制的呢?我个人倾向人活着的表现形式和意义,如果有意义的话,是通过右脑来呈现的,左脑只是服务右脑。因为正义,善良,勇敢,正直等等我崇尚的品质,都不是reason的产物。中国的大一统,就是一个超巨大的左脑,从一个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禁锢其右脑的,所以我认为中国的问题恐怕是大一统,包括扫创新,一窝蜂,爱守旧,重权威,等等。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0 18:43:35

呵呵,回头来,还是心是体还是点观点的不同。这样也好,说明老几这篇文没白写。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0 18:38:31

"中国哲学不简单。但我发现其中有个结构,可以得到一个整体,各种头绪都可以从这个整体上按图索骥。有了这个整体结构,大一统之后的发展,也变得有意义起来,有背后的成因,而不是纯乎文化造成的。这里也包括了与西方文化和未来的接榫和重叠。"

道还好,这背后的成因,请指教。我理解国学中有人擅于给西方文化和症结开药方的,西人也有不少向东看的,我个人现在倾向在脑科学,心理,精神学中找答案。至于国学给自己的症结开药方,请道怀常聊聊,道怀不会认为东方没有问题吧?我呢以前认为,中国的问题的起源就是一个字,穷,不够吃,不知后来怎么又变的怕死,山,水,树,闪电,noise就都成了神,被求保佑,要长命,又要光宗耀祖,流芳百世。太累了,大一统是不是可以减轻累?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20 17:18:00

【兔子从老几兄那里也偷学了很多。嘎子长进不多】

---- 首先,我从来没有把万维当成《中国好歌声》的比赛现场。其次,就算是比赛现场,我也不喜欢中国人都喜欢当天然评委,当那英,当刘欢的心态。至于谁比谁厉害呀,谁是哲学老大呀,who cares?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20 15:25:17

【兔子说物质精神一元论时,我是热情盛赞的,兔子有上下文,能看明白。你是随口一说,没有上下文的自圆,问个为什么并不过分。你有精彩瞬间的时候,我从来都是赞的。】

---- 赞与贬都不是我在意的。中国人普遍缺少“duty”的概念。这样的例子体现在方方面面。

例1:您的问题,是把自己当成了天生只管批作业,不管讲课的万维终身教授,这是我比较讨厌的。我不认为我欠您学费。我知道多少就说多少,知道错了就改。您如果知道答案,告诉大家不久玩了吗?

例2 中国人的最大特长,是找别人的毛病。例如给中共挑毛病,基本上就是海外知识分子的全部本领。以至于还没张口,我就知道他们要说什么。

例3 从来不搞民运的,对政治毫无兴趣的,却对搞高民的人指手画脚。似乎一部分中国人天生就应该为其他人牺牲生命的工蜂,而另一部分人,天生就是指手画脚的蜂王。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0 14:41:01

【我以为出路在于国学,而国学需要存亡继绝,日暮道远,搞点儿倒行逆施并无不可,呵呵。你的一些博文,我认为能理解的人不多,但我可算一个。你可知,这个理解力是纯粹从国学来的,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约翰瑟尔有意思,我会去看看,多谢介绍。】

---- “道”的朴素哲学性质是一个事实。之所以我认为道学不可能有出路,是因为人类属于同一物种。中国人和西方人的大脑结构和意识的“工作原理”是相同的。如果真的存在两套完全平行的唯心主义哲学系统,那么西方人也不可能是毫无感觉的。换言之,黑格尔哲学不仅是唯心主义哲学的终点,也是道学的终点。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20 14:35:18

远方好,

中国哲学不简单。但我发现其中有个结构,可以得到一个整体,各种头绪都可以从这个整体上按图索骥。有了这个整体结构,大一统之后的发展,也变得有意义起来,有背后的成因,而不是纯乎文化造成的。这里也包括了与西方文化和未来的接榫和重叠。

我是在说,自由意志这个问题在中国哲学中能得到简单解。《系辞》说,容易从事则能够成事。读了几十年,还不得其解,还谈何自由意志。我不太理解你说的左右脑所指。如果指的是身与心,那需要先讲清我解得的老庄所讲的人性才能谈。

大数据在中外都有很多鼓吹者,但这将是科学带来的另一个大双刃剑。我本来想写一点儿关于大数据可能误区的东西,因故放弃了。不久前跟一个老美谈到这个,我说,有时人只想自己到森林里独处。他居然理解了,说,那不行,现在google,微软都在努力,希望做到即使在这个时候,也能拍拍你的肩膀,说你“doing good”呢。呵呵。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0 14:29:05

兔子说物质精神一元论时,我是热情盛赞的,兔子有上下文,能看明白。你是随口一说,没有上下文的自圆,问个为什么并不过分。你有精彩瞬间的时候,我从来都是赞的。

兔子从老几兄那里也偷学了很多。嘎子长进不多。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20 14:17:47

【嘎子高喊:“因为科学只能是一元决定论的”

-问你为什么,你不知道。总是喊口号,但不知为什么喊。要有内容才好。】

--- 在这个问题上,我确实有点儿乱套。没说清楚。也许真的不知道。俺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饶过俺这一回行吗?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0 14:01:17

嘎子高喊:“因为科学只能是一元决定论的”

-问你为什么,你不知道。总是喊口号,但不知为什么喊。要有内容才好。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0 13:37:54

【误解之处还望见谅。但我最近发言较多,是在故意炫示国学存在和国学肌肉,是护国学加恶的,他们两个没有我那么“故意”,呵呵呵呵。所谓的知识分子反对国学百年前尚可说新鲜,之后就只有一个味道----乏味无聊;无论学东还是学西,学不成学,只炮制出一堆工具性工匠味刺鼻的东西。我以为出路在于国学,而国学需要存亡继绝,日暮道远,搞点儿倒行逆施并无不可,呵呵。你的一些博文,我认为能理解的人不多,但我可算一个。你可知,这个理解力是纯粹从国学来的,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约翰瑟尔有意思,我会去看看,多谢介绍。】

------- 不久前看了几个湖南师大公开课,讲的是“船山哲学与中国早期启蒙思潮”,感觉很好。相比之下,另外一个吉林大学讲哲学通论的可就差远了。一个总的感觉是,中共治下的确把学风给搞坏了。没有多少人是淡定的,一切皆功利。哲学这个东西所需要的,恰恰是一份淡定。

我说的“护国寺恶僧”,是指情绪化的东西太多。例如,PIA除了一句“你不懂,有疑问吗?”再无其他。我认为这样不好。争论没有问题,但最好是尽量去掉一些预设情绪。为争论而争论,为面子而争论,还是为真理而争论,是看得出来的。

我讨论哲学纯属业余爱好,万维正好符合这个条件。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20 12:43:25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0 11:33:04

嘎博,

误解之处还望见谅。但我最近发言较多,是在故意炫示国学存在和国学肌肉,是护国学加恶的,他们两个没有我那么“故意”,呵呵呵呵。所谓的知识分子反对国学百年前尚可说新鲜,之后就只有一个味道----乏味无聊;无论学东还是学西,学不成学,只炮制出一堆工具性工匠味刺鼻的东西。我以为出路在于国学,而国学需要存亡继绝,日暮道远,搞点儿倒行逆施并无不可,呵呵。你的一些博文,我认为能理解的人不多,但我可算一个。你可知,这个理解力是纯粹从国学来的,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约翰瑟尔有意思,我会去看看,多谢介绍。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20 07:10:56

由于中国文化的有色眼镜,中国人只能学技术,不能学科学;只能听命令,不能学民主;只能学教条,不能学哲学。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20 07:07:25

什么到了中国,都要染上“特色”,这就是中国人总在找“正宗”的原因。这里也不例外。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0 06:07:53

“因为科学只能是一元决定论的”

-你就一如既往大胆想个当然,说说为什么科学只能是一元决定论的。说来了,自己就会发现你压根儿就没懂这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0 05:37:56

道怀好,

中国哲学简单,但我看中国过去两千年的文化更像一个统一发达的左脑,始终试图控制着每个中国人的右脑,尤其是当今,连互联网网站也封。我觉得你很了不起,穿越两千年嫁接先秦文化,不容易的。我现在越来越倾向认为中国的大一统恐怕是症结。这个问题不解决,与宗教改革文艺复习后的西方比较价值不大,因为西方的乱和杂是符合人性左脑服务右脑的,很容易被挑出很多毛病,但是人人却是心知肚明,宽容和包容的。中国不同,大统一之下,即便是in the name,无所谓人和事本源和本来面目了,那么巨大的左脑,为了神功匹配,也会是展出man made的纯洁和圣洁。

前段由于工作原因,了解中国的天网,my god,我无法掩饰我对AI,机器学习,大数据的“恐惧”。笛卡尔,康德,黑格尔,等等都该醒醒再读点书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20 05:13:28

【“理解了意识的本体一元”:没有迹象显示你懂这句话。“因为科学只能是一元决定论的”说这话表明你没懂一元,二元的事。

想好了再说,不要胡乱喊两句口号,没头没脑的。】

---- 咱是一个业余民哲,经常是现卖现卖。不敢保证理解正确。欢迎护国寺高僧指正。

俺一时糊涂搞混了。意识是本体二元。认知科学是认识论一元。您给五毛咱不卖。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20 04:33:36

“理解了意识的本体一元”:

没有迹象显示你懂这句话。

“因为科学只能是一元决定论的”

说这话表明你没懂一元,二元的事。

想好了再说,不要胡乱喊两句口号,没头没脑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20 00:10:36

【【get ten years by working on it first!】,是对的。但我不知道你如何理解的。这句话的意义在于“一个思想的真正解体,只能由内部人,自己人来干”。】

----我知道约翰瑟尔在说什么。他从当初不相信认知科学,到最后通过认知科学,理解了意识的本体一元,认识论二元特征。例如,虽然诸如,意识,理性,道德,自由意志,价值观都属于normative 的范畴。科学实证方法是无能为力的。因为科学只能是一元决定论的。但这没有妨碍科学家通过研究意识的“一元硬件”,也就是神经系统,神经元,AI等问题,来理解意识的“二元软件。”

这就是我所说的,当代科学可以对哲学提供有意义的启示。我认为这才是哲学的最终出路。当然,没人拦着别人继续关起门来模仿笛卡尔,继续憋出一脑袋汗。康德比黑格尔略高一筹的地方,在于科学素质。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9 20:55:21

道还博可能误解我了。我说的“护国寺恶僧,”是不包括您和中军博的,我是指PIA和老几。兔兔八年了就别提他了。他喜欢用西方哲学大师的最高杠杠来“卡”所有中国人。搞笑的是,最没搞懂西方哲学的正是他自己。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9 20:18:35

。。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9 20:18:06

嘎博好,

【认为西方人的脑筋比较死性狭隘,或者唯科学主义】,这是冤枉了。这个时代,只有疯子才想对【西方科学和哲学】持基本否定态度。我(显然,不合时宜地)很想搞清楚为什么国人只学到了这些东西,或者为什么“只能”学到这么个尴尬地步。

【get ten years by working on it first!】,是对的。但我不知道你如何理解的。这句话的意义在于“一个思想的真正解体,只能由内部人,自己人来干”。非议国学的人应想办法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入木三分骂亦精,隔靴搔痒白现眼。但我不鼓励人人加入国学研究,只欢迎高品质头脑,混子够数啦,呵呵。如果这句话是说不容旁人置喙,那古人说得更精彩,“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多”,岂能连这个西方人也讲得更好。

你说【不敢出声】,我觉得不可思议。从百年前到现在,花十数年钻研西方哲学的人要比仅仅翻翻国学故纸十年的人至少多上数十倍百倍,专业业余都算,唯西哲,唯科学主义泛滥,学究,mob味儿百毒俱全。比如你讲的【普遍思维模式】,我看在万维这个小圈子,就正与“普遍”相反。否定中国文化的剧情在万维首页刚刚演了十几集!想看等一阵儿还有,有如思想因麻痹而导致的痉挛。你没真打算参演,我理会得。呵呵。

这些都是无用的闲话,包括【国学哲学数量级】,不是你我的意见能有任何意义的问题。你还没讲对我说的图的意见,和边界是否闭合的看法,这是紧要的。道还不救人,只是自救不拆桥;道还也非掘墓人,不管收尸与盖棺。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9 19:11:31

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是来自于他的绝对怀疑主义。他怀疑一切客观存在的结果,却导致了一个唯一的深信不疑。这就是怀疑本身,作为意识的“客观”存在,是一个“铁”的事实。笛卡尔的这一思想,也为西方哲学带来了几百年的混乱。很多看似聪明,实则灾难的哲学思想,从贝克莱的经验唯心主义,到现象学,到存在主义,到虚无主义,到康德的物自体,都与笛卡尔有关。基于科学唯物主义的近代哲学,正在开始正本清源。

上述怀疑主义的共同点,可以统一归结为所谓表象主义(representationalism)。人类通过观察所获得的直观客观存在,并非是真实的存在,而是意识的感知而已。按照当代科学唯物主义,您看到的物体的真实性,就是最大的真实。怀疑主义的一切工作,都是在直接经验与先验之间增加“扭曲镜片”。所有这些都无异于脱裤子放屁。

中国人格外喜欢这样的镜片。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9 17:13:52

( 接续)例如当代科学唯物主义形而上学对自然和道德的共识还是很有道理的。

例如对于道德,上帝有点儿像铁路警察,根本就不管这一块儿。也即是do nothing的。换言之,道德的真理,只能是形而上学的和主观的。企图寻找道德的“天理”,或者自然法则的想法基本上是徒劳的。

这一点康德做的就很好。相比之下,道法自然,同时包括了道德法则和自然法则。所以很难过搞清楚。加上有这么多的护国寺恶僧们护法,咱连屁都不敢轻易放一个。国学的出路在于道德,而不是包办一切。在存在于思维的关系问题上,国学与西方哲学不在一个数量级上。这就是为什么我是将两个问题分开讨论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9 16:48:58

【但实际的人性是(至少迄今为止还是)开放的,上面的软件存在边界但边界不是闭合的----半开半闭。承认这一点,与总是试图推导出完美闭合边界条件,并由此决定一切,大概是中西方思考的最根本分歧】

--- 我的那个计算机比喻,只是一个比喻而已。认为西方人的脑筋比较死性狭隘,或者唯科学主义,这种误解本身就是一种教条死性。科学的确是可以对哲学发展提供一些有意义的思考线索的。用“未被证实的不一定是不存在的”这样的理由来否定西方科学和哲学,这不仅仅是中国人的一个普遍思维模式,而且更是西方宗教界的思维模式。其实这个道理人人都知道。而且西方人知道的更深刻。只不过我们不爱读人家的东西而已。

我的看法和约翰瑟尔是一样的。要想否定认知科学,"get ten years by working on it first!".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7-12-19 12:36:50

哲学嫖客,玩儿的不亦悦乎。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9 12:08:01

远方好,你这个问题又触及要害了。说是不能给人,但给不给孩子是个问题。孩子即使不是所有人的“所贵有甚于生者”,重要性也非同寻常。这个问题很复杂,我打算写的下一本书是关于人的自我修养的,目前状态不佳,不知何时能写完,这本会讨论到这些问题。简单讲,一是如何与孩子处于同一视角,这样才能有实质性的教;二是如何营造心理生态环境,养。至于成长为什么,我以为只能由他。这两个问题又由对人的精神这个体的认知和对社会认知决定。因此我所想的,大概与大多数人不同,就不在这里讲来害人啦。呵呵。

你能与孩子交流这样深的问题,很不容易呀。这个问题在西方思想里很难,中国哲学里却很简单。《庄子》有,人有眼耳鼻口等感官,谁是主,谁是仆,轮流做主吗?换成左右脑,就是你讲的同一问题,但浅一些。但这只是官能一层。心理一层又有,人有此心彼心,何为主?这后一问题就是说,人有是非心,求知心,利欲心,良心,真心,爱心,花样繁多。此中任何一心都能压住官能,使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其中的心哪个是主,是次,轮流坐庄吗?有人在网争中一有冲突,求知心转眼就被虚荣心压到后面去了;有人刻意压制虚荣心,努力扶植诚恳真心为主人;这两者岂不是很现实的无主而轮流坐庄的例子?那么是谁在决定将此心置于主人位置?这个是庄子所讲的那个主人,那个存在,那个有自由的。大多数人无一刻不是感官上五色迷目,心里七上八下,怎么会知道有主呢?《西游》的里一个笑话,可以看作暗喻这个的,孙悟空连说“难难难”。呵呵。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9 07:29:21

“边界不是闭合的”:喜欢。允许跳出去。

观察才是科学最基本的功课,“第三只眼”是“观与照”。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19 07:18:58

pia兄,

多谢你一向的过奖,呵呵。【第三只眼】套不到任何实证,科学,逻辑,概念这类东西(透镜)里去,岂不是没有透镜看世界?呵呵。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19 05:11:28

呵呵,第三只眼旁观“我思”,似乎相当于柏拉图的洞穴转身,反思?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9 05:08:10

远方说的这个很有意思。

格尔在比较希腊哲学和当时哲学的差别时说,和希腊人相比,现在人们都生活在观念之中,这就脱离了自然。

史语(好久不见了)把这成为思想的污染。

我想你们的意思大致是一样的。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9 04:59:21

[我思故我在”的意思是他证明了灵魂的本体客观性。这显然是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实证根据的。]

哥们,又想当然了?

笛卡尔的意思是,上帝赋予他先天的观念,使他能够清楚明白地感受思维与存在。这种先验的天赋观念,被康德部分地继承。但是康德否定理性直观,只承认感性直观。

我觉得康德的理性直观,和笛卡尔的内涵不一样,只是没有时间和兴趣深究。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9 04:42:25

抱歉,昨天刚回一个帖子眼皮就睁不开了:-)

没错,是信不足的问题,因为没有像科学那样可以实证。

这个各路展开,有点像海德格说的“道路不只是一条”。

归根结底,都需要解决如何用语言来解释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而这种推演,又离不开概念。

你说的体与点的问题,可以说是点到要害了。

名可名非常名,概念的本质是指代。指只能是一点,我们只能指月,不能代月。如果不是这个问题,恐怕这个世界早就被逻辑实证主义大一统了。

突破点,进入到体,实际上就是进入到“象思维”的过程,即易经的方法,或者说现代科学所用的“分形”。

兔子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贯通了老子与易经的思想。在这个基础上读黑格尔的逻辑学就不费劲了。我骂兔子其实是一种报答:-)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8 21:19:16

前面留言里应该是“这个左脑serve右脑的过程还是太fragile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8 20:37:26

。。。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8 20:36:55

"关于自由意志,老庄孔孟都有颇为实用主义的处理----不是说黄油是软的,而是说用刀刮一下会怎样。他们讲有逐渐摆脱物与人的限制的途径,有为先需要能“有所不为”----先刮一下。先天的,天然的自由意志,一捅就破,就像那些老和尚保持小和尚纯真的鸡汤故事一样,自由意志需要后天的自生和重生,其德乃真。"

道还好。不知道还跟孩子们是如何交流的?哈哈。昨天我跟我女儿交流自由意志。她说她学到的人的左脑和右脑的不同功能,应该是有个连接的通道来communicate and mix & match,其goal应该是人的左脑要serve右脑的,而不是the other way around。哈哈,这恐怕不符合哲学大家们的理性。我碰巧也是倾向人活着的意义在于右脑,左脑是用来服务右脑的。我说如果父母在孩子小的时候就有意无意的不让小孩的右脑按照小孩的自由意志发挥,用父母自己的左脑来serve小孩的右脑,会是怎么样呢?我理解中国文化的精髓就在此,其实在我看来是很理性的。而在西方,过去的几百年,很多父母的确是让孩子们自己的左脑自然匹配自己的右脑的。但是,这两种方式,这个左脑支配右脑的过程还是太fragile了。我曾经在一个脑科学研讨项目中和很多吸毒和赌博的人交流,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就如同做梦对人来说,也是另一个世界。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控制呢?所有的哲学和科学都是不能解释这些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老几 留言时间:2017-12-18 11:34:34

“我思,故我在”

-我的解读:本我意识到我思,本我之在逐显。第三只眼旁观“我思”......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8 11:28:39

好境界!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8 10:01:17

关于自由意志,老庄孔孟都有颇为实用主义的处理----不是说黄油是软的,而是说用刀刮一下会怎样。他们讲有逐渐摆脱物与人的限制的途径,有为先需要能“有所不为”----先刮一下。先天的,天然的自由意志,一捅就破,就像那些老和尚保持小和尚纯真的鸡汤故事一样,自由意志需要后天的自生和重生,其德乃真。我的书对这一部分用了很多力,尤其最后一章。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8 09:19:01

远方好,

非常高兴你有同感。就像以前我们讨论过的,一个人总是理解自己理解的,别人很难植入某种理解。我这里将这些问题简化了。我在我的书里将认识更细分为五种不可互相替代的种类;对最上一条路有详细的分解;对思维的体,也有主从和层次的细分,各个层面有依存,也有次序。具体讲需要一本书才能cover。呵呵。

你引的诗人厉害呀。我以为,对孩子成长来说,这些东西有个重心位移的时间次序,对父母完全的信赖(信),对父母有所怀疑提出问题(真),对非直观的推理判断(是非),对难以判断问题的择取(义,宜与不宜),对不须判断的行动的节制(礼),有建立的先后,此后的人生,是这一小过程的不断反演。在不同阶段,对孩子的教育,最好使每个阶段丰满,而不能揠苗助长,次序倒错。我对一些美国的关于儿童心理和教育的书很失望。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8 08:43:50

嘎博,多谢对笛卡尔的解释,现在想起来一些了,呵呵,十多年未读他了。【灵魂的本体客观性】没有实证,一个可能是不存在,另一可能是实证需要重新审视。前一可能无可说。后一可能却是必须反复进行的。有西哲说(不记得是谁),科学如一张网,捞出来的都是科学的。从捞出来的看,永远也不可能知道那些漏出去的。看到了漏出去的,或者想到这个可能的人,就会对哲学感兴趣,而不是唯科学。实证也如科学,要检视漏的可能。实证要求客观,要每个人都“能”去重复。但这里忽略了一个可能,就是一些东西可能只有某些人才“能”重复。这些东西不是“客观的”,但不能说不存在,只能说尚未客观的。比如说自由意志,独立思考,伦理等等----呵呵,不是小的漏网之鱼,全是些大伙。【操作系统】不会【像灵魂一样飞到空中继续计算】,这是显然的。但硬件平台,却必须符合某种逻辑,不能要求在这上面跑的软件必须扭曲,反悖一下才能跑。这样软件硬件就有个同源的东西,这是黄鹤升先生解康德用的比喻。当然这里的计算机是个理想计算机。但实际的人性是(至少迄今为止还是)开放的,上面的软件存在边界但边界不是闭合的----半开半闭。承认这一点,与总是试图推导出完美闭合边界条件,并由此决定一切,大概是中西方思考的最根本分歧。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8 03:57:07

[俺费这么大劲儿帮助你们理解西方哲学,结果还要挨骂。]

这也叫挨骂?老几骂人何曾有这么无力过?

我是替老HEI辩护,总不能只听你们中国人一面之词吧?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7 23:53:08

【当然,这个图还有一个假设。即排除了物质决定精神这一类的观点,就是嘎博说的人有自由意志。如果物质决定精神,大家只要耐心等着最基本粒子的发现就完了。再推进一点儿,就是说,物质对精神最多是个半开半闭的限定,而不是个铁盒子】

----- 笛卡尔意义上的灵魂存在,与上帝的存在属于同一类问题。这类问题的哲学争论的本质是,灵魂或者上帝,到底是本体论意义上的客观存在,还是主观存在。“我思故我在”的意思是他证明了灵魂的本体客观性。这显然是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实证根据的。按照认知科学,与mind 有关的本体客观内容,没有超出神经大脑的神经系统的范围,也就是计算机的硬件。而mind就类似于计算机的逻辑软件。它是非物质的抽象概念。很难想象把计算机砸烂之后,操作系统会像灵魂一样飞到空中继续计算。

相当于未来数百年,还会有人为此前仆后继。康德承认主观能动性,但是不承认上帝或者笛卡尔灵魂这类概念是可知的。换言之,主观能动性是有限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7 21:00:09

。。。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7 20:59:23

道怀好,

"我觉得这里有些基本的“信不足”的问题。不如列出精神与物质间的联系的几种思路,再讨论。我不会贴图,所以只能用语言描述,见谅。我觉得我们这些人所有的讨论,可以分成三条路。一是二元论,精神------物质,这是二元论哲学的路。在这两者上面画一个弧圈,是靠近形而上的一条路。信仰,老庄,直觉等都属于这一类,这些思路有些直接是形而上的,有些并非是。在这两者下面画一个弧圈,是形而下的路。这条路是科学的实证的或者经验的。这三条路都有人相信能够通过去,也都有人说未必。

这个图需要复杂化一点儿,就是精神(或物质)并非是一个点,而是一个体。最上一条,是从思维与物质不可分讲。中间讲思维的理性(通常意义的)部分使用逻辑工具去接触物质。下面一条要思维通过感官,实验等通向物质;显然这就加入很多东西,不再是二元的。这三条路是人的思维的不同侧面,所以精神这个体,也还有个点在最中间,最终汇总。这个点是什么,也是有争议的。"

这段很棒,我在youtube上看Jordan Peterson和Sam Harris的对谈是就有同感,但是没能这么清晰。

现在我对心理和精神学感多兴趣,也许是为了找答案吧。刚在兔子博那边留言,一位美国诗人的一句: We look at the world once, in childhood. The rest is memory.

人的自由意志恐怕是孩童时最有效吧。中国文化的truth在我看来就是,到目前为止从来不给孩子一个looking at the “true” world的机会,西方几百年前就不同了,但是现在西方的趋势也不乐观了。我们在中国经历了孩童时期的人,恐怕最要紧的是保持一个open mind来处理信息,而不是自动调用memory。我觉得你们几位都是这么做的,赞一个!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老几 留言时间:2017-12-17 15:04:47

【笛卡尔当然不会犯这种逻辑错误】,听你的。这张图讲精神核心和思维分开,笛卡尔的我两分,也可以容纳,或许他还讲了别的有趣的东西。跟他不熟,呵呵。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7 14:52:43

当然,这个图还有一个假设。即排除了物质决定精神这一类的观点,就是嘎博说的人有自由意志。如果物质决定精神,大家只要耐心等着最基本粒子的发现就完了。再推进一点儿,就是说,物质对精神最多是个半开半闭的限定,而不是个铁盒子。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7 14:31:08

嘎博好,几兄好,

我觉得这里有些基本的“信不足”的问题。不如列出精神与物质间的联系的几种思路,再讨论。我不会贴图,所以只能用语言描述,见谅。我觉得我们这些人所有的讨论,可以分成三条路。一是二元论,精神------物质,这是二元论哲学的路。在这两者上面画一个弧圈,是靠近形而上的一条路。信仰,老庄,直觉等都属于这一类,这些思路有些直接是形而上的,有些并非是。在这两者下面画一个弧圈,是形而下的路。这条路是科学的实证的或者经验的。这三条路都有人相信能够通过去,也都有人说未必。

这个图需要复杂化一点儿,就是精神(或物质)并非是一个点,而是一个体。最上一条,是从思维与物质不可分讲。中间讲思维的理性(通常意义的)部分使用逻辑工具去接触物质。下面一条要思维通过感官,实验等通向物质;显然这就加入很多东西,不再是二元的。这三条路是人的思维的不同侧面,所以精神这个体,也还有个点在最中间,最终汇总。这个点是什么,也是有争议的。

这个图的不同路径,只能或者从整体演绎或片段比较,不能从片段跳过去演绎。你们二位认为上图可以接受么?如何改进?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老几 留言时间:2017-12-17 04:57:19

【忠告一句,你可以怀疑老几的智力,但不要怀疑先哲们的智力,搞神马无限拔高之类的笑话。】

---- 我知道我傻。这个无需您忠告。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老几 留言时间:2017-12-17 04:54:07

【康德是黑格尔的克星?这是新康德主义的观点。问题是黑格尔对康德的批判你能够反驳几个?】

----- 真拿你们没办法,俺费这么大劲儿帮助你们理解西方哲学,结果还要挨骂。得,俺认了。谁让咱们都是中国人呢。

俺一个也反驳不了。连想都没敢想过。因为俺知道,纯粹理性主义的论证,如果永远从先验到先验,从概念到概念,再参入一点儿辩证逻辑,那绝对是无懈可击的。打个比方,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道理,只要永远停留在纸上,那么钱学森就永远是对的。钱学森傻就傻在他竟然搞起了试验田,所以当场砸锅。

先验哲学不存在直接证伪式的反驳方式。唯一的方式,是用人类的先验知识的形成的经验常识间接地“证伪。”结论自然是人类的确具备一定的先验综合能力,马克思叫主观能动性,但同时又是限的。其次,有限的主观能动性的基础,仍然是经验。例如狼孩就没有主观能动性。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7 01:54:52

[要想知道您的火车是跑到了杭州还是广州,您必须打开窗户,观察某个参照物才能决定。这就是康德”参照物“的意思。]

你对康德的这个理解是对的,仅此而已。朱熹王阳明会有完全不同的说法。

你对哲学的理解基本上跟兔子一样,没有超出小学课本,总以为有个标准答案。

其实哲学只所以有魅力,恰恰就在于它没有标准答案!

忠告一句,你可以怀疑老几的智力,但不要怀疑先哲们的智力,搞神马无限拔高之类的笑话。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7 01:41:35

康德是黑格尔的克星?这是新康德主义的观点。问题是黑格尔对康德的批判你能够反驳几个?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7 01:36:01

对不起,这两天给孙子准备圣诞彩灯,把上网搁一边了

作为科学哲学的奠基人,笛卡尔当然不会犯这种逻辑错误,这个结论绝对可靠。笛卡尔的起点是“清楚明白”,即思维直观。

二元论并没有那么不堪,科学就是二元的结果,呵呵。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6 17:20:19

打个比方,理性主义的“心有所想,从心到心”的逻辑空间,有点像一列没有铁轨,没有窗户的“唯心”火车,可以跑到任何地方都没问题。但却在“体”空间失去了方向。要想知道您的火车是跑到了杭州还是广州,您必须打开窗户,观察某个参照物才能决定。这就是康德”参照物“的意思。康德的参照物概念,与哥德尔的结论百分之百吻合。笛卡尔逻辑的问题本质,相当于以自己的身体取代窗外的实体作为参照物,问题是,他自己就在火车里。

不知道我这样的解释是否清楚。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6 17:06:51

康德是黑格尔的克星。很可惜,在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是在康德死后才出版的。人们只能听到黑格尔的一面之词。即便如此,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仍然具有诸葛亮破司马懿的锦囊妙计之功效。后来的罗素悖论,哥德尔的非完备定理,认知科学的发展,都在证明康德的“参考点”的正确性,否定绝对精神对物质世界有任何真正的意义。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6 16:44:59

道还博好!

【这个分析是对的,我在书里也提及了这一问题。但我怀疑【笛卡尔不会犯这种逻辑错误】这句评论是否对,呵呵。二元论推理就像小狗追尾巴,看着有趣,但只能兜圈子,哪也去不了。直观判断还能讲出点儿新东西】

----虽然笛卡尔在科学方面的确很了不起。但是他的这个哲学逻辑错误,却也是出了名的。在认知科学领域“我思故我在”被叫做“心体问题(body-mind problem)。”

现已经有足够的科学证据证明“心体不可分“才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自由意志是不存在的。从柏拉图到黑格尔,理性主义的全部道理,都是在证明,”心有所想,从心到心“的逻辑空间是无限的,即自由意志的”自由度“是无限的。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7-12-16 07:34:07

这个分析是对的,我在书里也提及了这一问题。但我怀疑【笛卡尔不会犯这种逻辑错误】这句评论是否对,呵呵。二元论推理就像小狗追尾巴,看着有趣,但只能兜圈子,哪也去不了。直观判断还能讲出点儿新东西。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4 15:55:13

先让你们这帮国字号在这儿瞎掰着哈。等我周末有空,来一个一次性打击。在精神和物质的本质关系问题上,你们通通都犯了颠覆性错误。相比之下,康德,笛卡尔,休谟,费希特,谢林,黑格尔,海德格尔,没有一个人犯下国字号的这类“红杏出墙”错误。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国字号把西方哲人的“意识能否无限接近真实勺子”的问题,变成了“意识能否掰弯勺子”的问题。

像神码“不符合概念的存在都是错误的存在,因而都是要改进的。”You've all missed the point!

康德对笛卡尔的“问题唯心主义”的批判,根本就不是在否定笛卡尔的形式逻辑,而是指出了一个形式逻辑的非常简单的特征。即,用“自我的物理存在”这个意识的perception, 来证明“自我意识的独立存在”这一perception本身,就相当于用自己的到削自己的刀把。换言之,笛卡尔根本就无需看镜子里的自己,只要看看窗外的一只鸭子,然后得出“鸭在故我在”逻辑上是一模一样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