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几的博客
  民主就是保证反对你的人有说话的权力与有理无理无关
网络日志正文
马克思的悖论 2018-02-05 01:56:46

马克思的悖论

 

老几

 

月弯儿大展才华,引领公有制和私有制的辩论,共产主义能否实现等等,将老随企盼已久的政论引向高级阶段。

 

大家众说纷纭之下,看得老夫是眼花缭乱。

 

在老几看来,有些观点明明是一致的,却相互争论不休。 问题在于各人对公有私有制度的定义不同,现实与理想认知的不同。从哲学上,这是个“名实”和实然与应然的问题。小老穆这次蒙对了一半。

 

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很多,几乎都是从之前共产主义实践的失败总结得来的经验。而单纯的经验并不可靠, 并不能说明以后的共产主义实践一定不能够成功实现,更不能说明共产主义的理想有问题。

 

站在海哲同学这种马克思主义者的立场上说,共产主义是科学共产主义,是得有个探索的过程,666农药的试验在665以前都是不可能的。这个逻辑是成立的。

 

对我来说,所谓的“真理”是个过程,不是结果。不像嘎拉哈同学那样急功近利,因为以前的启蒙有问题,就归结为“山寨启蒙”。否则,我们吃饭,只用吃那个让你感觉吃饱的一口,别的都不用吃了。

 

老随从经济的角度批判马克思。老夫不懂经济,相信琢磨钱的人过日子没有什么问题。但要说研究石头之余,就能够批判马克思这样的大家,那把哲学家的思维看得也太简单了

 

皮将军独战群雄,指出马克思主义消灭私欲,违背人性。然而,幽幽用简单的例子就说明人性是可变的,不足为凭。何况,这只不过是国学派的逻辑推论,不可以用来推翻对方的观点。

 

也就是说,共产主义实践的失败,并没有能够从实然的角度加以否定,也没有从应然的角度加以否定。

 

我们要遵从苏格拉底的教导:智慧者用对方的逻辑来说服对方,愚蠢的人用自己的逻辑来说服对方。

 

其实马克思哲学有一个解决不了的悖论问题。

 

人的特性是不满足现状。马克思有个著名论断:人是将存在变为非存在,把非存在变成存在的动物。

 

按照马克思的这一观点,共产主义不是能不能实现的问题,而是一旦实现,人就会立即着手准备将其推翻。这样人的本性与理想之间就形成了一个悖论。

 

马克思作为伟大的哲学家,不会看不到这一点。所以马克思说自己什么都是,就是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那么马克思这个悖论有解吗?大概是没有。


中国人认为,物极必反。“有无相生”,“反者,道之动”,自然法则,谁也没有办法。

 

所以老子的主张是:“弱者,道之用”,无论干什么,都不可以强制,要适应人性的节奏,一步一步,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必须认识到,公有制也好,私有制也好,都不过是个形式,是理性的工具;人真正追求的内容,是自由幸福快乐,这却是个感性的结果。而各人对自由幸福快乐的感受是不同的,只有把理性的形式与感性的结果有机的结合为一体,人类才能够真正幸福安康,“长生久视”。


这种融为一体应该是水流归大海的“同一”,而不是一团死水的“统一”。这也是马克思的观点:一个自由社会的整体,必须以保证每一个人的自由为前提。 


由此可见,现实中的所谓马克思主义者,几乎没有一个不是反马克思的。


名不符实,挂羊头,卖狗肉,古今同。所以孔子讲政治,首要“正名”。

浏览(1431) (1) 评论(3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几 留言时间:2018-02-22 12:59:19

二位好。谢谢远方的解释,非常理解。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8-02-13 12:51:26

。。。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老几 留言时间:2018-02-13 12:21:27

几兄和远方好,

【这其实就是一种中庸之道,即在理想与现实面前,保持一种应有的张力:-)】几兄这句话讲得非常精确。

西方人追求人生的理性解,要求自洽,是合乎逻辑的。但逻辑的,未必是真实的----这句话柏杨讲过。我想中西追求的方向一致,但在假设上不一致。西方人假设,人终究会找到个理论,可以自洽的理论。但国学认为,“自洽”不同于“恰如其分(恰到好处)”,如何能算作“恰”,很难说,因天地人群和个人而异----个人选择因此得以引入。对这个假设,很多人误解为,中国人认为自洽是错误的和不可能的,因而反智反理性。但这个假设只是在说,道可道,非常道----已有的即使自洽的,也是不足用的,用它来指导自己行动的人,远不足以达到“恰如其分”。这是尼采所讲“太理性的”,而不是反理性的。只有对这个道可道,非常道的“真”予以尊重的人,才能有一线达到“恰如其分”的机会。只有得到了这个认识,才能兼采东西哲学,“复通为一”。反对国学的人和儒学者反对西方,属于同一个错误,同在莫须有的问题上角力,这就是现在人们认识的现状。

没有简单解,不断与【应有的张力】共舞(洽恰,呵呵。两字都从合),生命就在其中。再复杂,晦涩,繁琐的,自洽的,逻辑的哲学,对人工智能来说,都(将)是简单的。但人工智能是没有生命的张力的,最好的机器人只是个死雷锋,坏的就没有底线了。呵呵呵。至于群体分析,不是根本,是末学,可以从匡廓图按图索骥。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2-11 19:17:34

。。。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老几 留言时间:2018-02-11 19:17:16

“远方好,有时间把你说的cycle 解释一下,看看我们想的是否一致。我感觉你这里的看法实际上有很大的“国学”成分,比如反对鲁迅和柏杨之类的过分。人类的理性是无限的,而人的生命和肉体本身却是如此有限,这是所有追求理性的人必然面对的困惑,呵呵。”

对cycle我是结合群体方面看古罗马兴衰和个人从中国到美国再到世界各地停留,这些年来一直的思考,也没想的太清楚。

1.群体,古罗马那么强大,皇帝内宫,senator却是竞争无比的。亲儿子发誓继承父皇的遗志,实际却是再也不能那样的。康熙真的还想再活500年,my freaking god! 曾经读到,如果我们的父亲长生不老,我们还能崇拜和敬仰他们吗?

2.我个人信仰荒诞论,源于十几年前的困惑。党的二十多年的教育,ayn rand的东西,让我了解两个极端,在我个人的思想中都曾占据分量,尼采的will to truth leads to will to death, 让我越来越不怕死。跟宗教朋友的交往又增信仰的变量,个人感情家庭也增加多个价值观的变量,工作谋生也带入大量信息。我学过信息控制论,一个系统,输入输出,系统内部处理机制,人们用来获得intended 输出。绝大多数的输出不是原来设想的那么精准,输入中带有的“white noise”,输出也会是有“noise”的,可能为下一个输入。好多年前,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居然是前些天另一个梦的连续剧,至今我还是不能忘记当时我的疑惑,how could it be?我忽然觉得变量太多了,信息量太大了,对人生和未来要获得certainty是absurd的,进而延伸到,人要是自以为知道或者能寻找到人生的意义实在是absurd。那么怎么办?幸福感受的需求和死亡的恐惧却还是与生俱来的,那么就积极点,积极的基本点就是自己的言行需要自洽,道怀提到的知行合一对我来说是理想,而我越来越讨厌“理想,我做不到,因为我不知道的太多,但是不知没关系,我还是要求自己尽量own up to what I said。谢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2-11 18:27:20

。。。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2-11 18:26:13

道还好,真受教啊。不过在我看来西方最“纯真”的也不是“客观”精神,我一直认为人的正直,勇敢,公正,公平不是理性的产物。强调“客观”一来是这些年国内太多的宣扬鼓捣拜科学,特意凸显中西的不同,二来是宗教的周期性衰落。很多人鼓吹multiculurism,这些人里有两种,一种是无神论,另一种是宗教信仰者。无神论者鼓吹multiculurism是造神,或者是把自己当成神,宗教信仰者鼓吹是不真的。呼应你对“大数据”的洞察,硅谷现在不是有lord of tech的概念?所以我把这两类都归为Hypocrisy. 我认为人类历史是周期性的,种族之间未来此消彼长恐怕还是常态。

说到国学和中国文化,很多人对毛泽东周恩来各自个人和他们的关系有不同的评价,我认为他们把中国文化真的是搞了底朝天,一团浑啊,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毛泽东显然有他的“纯真”的私心和自身以为是神的limitation,周恩来恐怕是最大的“hypocrite”。我想这两类人在中国历史上起决定作用的,包括搞混文化。我从这角度来看,广义的延伸一下“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天长亮了又能怎么样。毛反孔据说是为了搞周,my god,难道毛也不喜欢“hypocrite”?原谅我的“固执”,我还是认为中国历史上太多 “hypocrites”,换句话说“integrity”不行,比例远比西方高,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我比较断定中国文化和制度的的本质问题肯定缘由于此。我不认为中国国学是让人不明事理的,但是如同人们常说的,装睡的人事叫不醒的。我认为还是怕“死”的原因。为啥怕死,我也说不清了。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2-11 17:56:01

【言行需要自洽】这段点了“知行合一”的死穴,呵呵。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2-11 17:53:38

孟子这段引用的特别恰当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8-02-11 17:50:55

你老兄算得上怪话大王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2-11 17:49:45

[我的困惑在于人的幸福感受是离不开次序的,次序又是人为的,这就需要理想,理论,抽象概念。自由而有次序,怎么办,各个种族,各个国家,各种流派和各种自我解释和认证,claimed truth and settled truth,还有基本的普世价值,和各种对此的use和abuse。我只能是open mind对待。]

这其实就是一种中庸之道,即在理想与现实面前,保持一种应有的张力:-)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2-11 17:43:51

远方好,有时间把你说的cycle 解释一下,看看我们想的是否一致。我感觉你这里的看法实际上有很大的“国学”成分,比如反对鲁迅和柏杨之类的过分。人类的理性是无限的,而人的生命和肉体本身却是如此有限,这是所有追求理性的人必然面对的困惑,呵呵。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8-02-10 16:47:57

。。。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2-10 16:47:34

远方好,

这段写得快,不甚清楚,我再略为解释一下。【言行需要自洽】相当于讲“知行合一”。当这个“知”是个假的,伪的,合一出来的算什么?真的知,能够让一个人的行,不得不跟上去,有如小球于牛顿定律一样。这个真知是国学独有的。这与西方讲的自洽不一样。

枉则直,不是要它枉。光从空气到水里,有折射角,这因范畴的真而枉;光在宇宙中弯曲,是因空间的真而枉;而光本身是一直走最短路的,不变本性的,不枉的。人的知行也是如此,所以有转折。西方讲这是客观精神,但国学认为,这是尊道(行之而成)贵德(得来的本性),不是纯乎客观----人不是小球。这又是与西方不同的,先通几何算什么?所以人生的艺术,是因人不同的,而不是客观的,科学的。一些蠢学者认为文化思想也应有科学精神,不怕犯错,自有人去替他改正,等人给他揩屁股,这是巨婴精神。在根本上,这是反人道的。

不能行,是没有真的知。真的知行,本来不能是二。不是纯然客观,到了自己独自做主的时候,就如同在暗昧中摸索,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不足为外人道。当其他人有了类似的经历,才能共鸣。老庄生平没多少记载,孔子却是显要,他自己说,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那时师道没有建立,孔子是第一人,没有师道尊严的说法和规则。弟子认为他了不起,是自发的。后人学到了某种程度,与他有共鸣,就有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的说法。无知之徒,以为孔子是太阳,那是连门都没摸到了,怎么能知道里面宫室是什么样的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2-09 18:05:33

“《孟子尽心上》徒弟问他:道就跟登天那么难,再高再美有什么用?现实点儿好。孟子说,不因工人笨而抛弃规和矩,“能者从之”。不能因迁就作不到的人,就曲为之说。现实中,这种思想没起到教育方法的作用,而起到了思想庇护所作用,为后来同类的人,道统中人,提供了一个寄托,即,可以拿他的话做挡箭牌。个人的高富美,在较好的环境里还好,在志同道合小群里还好;在不好的风气下,进入社会,就有hypocrites的疑虑。这就是老庄孔孟又讲“卷而藏之”“隐于世”“无言”“不可与庄语”(不讲庄正的道理)的原因。这些人显然认为,宁可shut up,也比凑合,曲学阿世强。这就是第一个转折,达到第一层truth。不知这样的转折,是假道学。”

人自由第一,但是人要出门谋生等等,到了社会中必须有规和矩来保障自由和幸福感受。这个从属次序是要分清的。比如收入的交税机制。世界上的国家好像都是递进制,没有flat税,这也说明不可能就搞一个大群。马克思的传人共产党在级别待遇上不搞一个大群,progressive liberals在税收方面不搞一个大群,但是在文化思想上却是大群论滔滔不绝,从不愿shut up,再说一次hypocrite,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2-09 17:35:09

"你提到hypocrites很多次。这个问题我认为是这样的。个人归个人,社会归社会,两类东西有联系,但不能说直接相同,而是有转折,枉则直。庄子说,这里有五变九转。想一杆到底,没那么便宜。。。。愿者上钩,能者从之----是有来学,无往教的精义所在。"

道怀好,太精辟啊。人的言行需要自洽的,看来中西都是推崇的,大道理不讲,没有一个人愿意跟另一个言行不自洽的人真正亲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最小的群就是自己和自己的镜子半夜在一起,整个人类中不知有多少比例,在我看太多是自己和自己的镜子里的那个都是不亲近和不合的,不知老庄孔孟为人如何 哈哈。融合或者大一统最多就是claimed truth,谈不上settled truth,更谈不上绝对了。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2-09 14:34:02

远方好,

你提到hypocrites很多次。这个问题我认为是这样的。个人归个人,社会归社会,两类东西有联系,但不能说直接相同,而是有转折,枉则直。庄子说,这里有五变九转。想一杆到底,没那么便宜。

《孟子尽心上》徒弟问他:道就跟登天那么难,再高再美有什么用?现实点儿好。孟子说,不因工人笨而抛弃规和矩,“能者从之”。不能因迁就作不到的人,就曲为之说。现实中,这种思想没起到教育方法的作用,而起到了思想庇护所作用,为后来同类的人,道统中人,提供了一个寄托,即,可以拿他的话做挡箭牌。

个人的高富美,在较好的环境里还好,在志同道合小群里还好;在不好的风气下,进入社会,就有hypocrites的疑虑。这就是老庄孔孟又讲“卷而藏之”“隐于世”“无言”“不可与庄语”(不讲庄正的道理)的原因。这些人显然认为,宁可shut up,也比凑合,曲学阿世强。这就是第一个转折,达到第一层truth。不知这样的转折,是假道学。

愿者上钩,能者从之----是有来学,无往教的精义所在。popular,有利,有力,从来不是目的。任何其它方法,都只能教出hypocrites,比如西方哲学,很多哲学伟大家,现实中令人不齿。回头是岸,呵呵。玩笑。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8-02-09 09:37:00

马克思主义是破鞋,毛泽东思想穿破鞋,邓小平理论修破鞋,江湖婆媳补破鞋,习近平思想搞破鞋………三老四少洗破鞋。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2-08 19:57:39

我的困惑在于人的幸福感受是离不开次序的,次序又是人为的,这就需要理想,理论,抽象概念。自由而有次序,怎么办,各个种族,各个国家,各种流派和各种自我解释和认证,claimed truth and settled truth,还有基本的普世价值,和各种对此的use和abuse。我只能是open mind对待。唯一让我能自洽的是,人不能是hypocrite,自己要owning up to 自己鼓吹和相信的。对此,共产党的记录是很肮脏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2-08 19:49:16

道还博和老几博好,

关于马克思,我一直认为是那个时代的需要,并且对cycle有意义,但是所谓历史唯物主义就不是cycle,是武断的。人类尤其是intellectual对truth的渴望和努力寻求是本能和自然的,这就有了claimed truth和settled truth。对每个个人来说这其实并不困难,人的感知和理性会让人达到某个程度,半夜坐在马桶上恐怕会反思,问题是人类各个时期总有些人要搞“理想,理论,抽象概念,等等”,这些“理想,理论,抽象概念,等等”让一些人获得控制大多数的平台和支持。控制大多数人为啥?我认为人应该是自由和自作自受的,你相信什么,就要owning up to it,包括被控制和做奴隶,这也是我反对鲁迅和柏杨之类的过分。马克思自己和他的传人在这个owning up方面是很差劲的,滋生出那么多hypocrites,包括现在的progressive liberals。我对国学的疑惑也是如此,滋生出那么多hypocrites的文化有啥好的呢?当然这些只是我自己个人的价值观。谢谢!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老几 留言时间:2018-02-06 10:49:18

【这篇的重心其实是批判理性至上。】subtle了。我以为热点是公私呢。呵呵。

名经济,是老子说的余食赘行,也是现代经济发展的要义。数据化之后,又兜回去,产生伪极简主义者,有数据就可以啦。将来是,各路数据好汉再努力,把“一键支付”变成“一键均富”,共产万岁,一步到位,呵呵。

回复 | 0
作者:老几 留言时间:2018-02-06 03:33:45

这篇的重心其实是批判理性至上。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2-06 03:27:14

道还好。

从儒入道就是如此,过于看重形式,呵呵。共产有什么可怕,公园就是共产。此共产非彼共产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2-06 03:20:52

西岸对这个问题看得比较清楚,应该自己单独成文。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2-06 03:18:47

[马克思的失误,但不是没有原因。所以,评论这些事情不能脱离当时的环境,今天的“聪明人”去指控历史上的人的错误是无聊的。]

同意。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2-06 03:16:31

[但这个概念是基于一个假设,即人的欲望是可以被满足的。几十年后现代心理学开始形成,并被接受,证明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也就是马克思的硬指标是不会出现的。

马克思可能多少也怀疑这个指标,]

心理学不过是佐证了辩证法的结论而已,老黑就已经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这就是异化论的来源。异化解决了这个存在问题,原来的存在就不存在了。这可以解释过程问题,不能解决终极问题。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8-02-06 03:07:45

只要不过于浅薄就行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8-02-06 03:05:09

扎嘴不?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8-02-05 19:04:53

老几好,

同意你的【同一】。“大同”是要有的,但不是“共产”。共产太粗俗,柏杨曰:“钱钱钱,你就知道钱”,呵呵。这个经济囚徒思想,属于钱穆讲的水准经济之下的笼子里的思想,出了笼子的人就不同意,老马只好主张消灭他们,不仁也。我在《结构》名的经济出现那一节,就是为此类问题打下的伏笔,提出的解法。

无论阴阳,还是中庸,讲的都是不能公有或私有一统。有人讥讽极端公有是共产共妻,这个还算小可,将来技术发达,脑子也能和也要公共一下给大家开开心,这个东西还能叫人吗?极端私有也类似。生生,阴阳必须都有。只有其一,没有阴阳调和,是死路一条。有人可能认为这个是废话,等于没讲。但社会折腾得像过山车之后,还得回到废话,奈何?这时需要想一想废话之所出的那个依据,就回到你所讲的【形式】和【工具】说---这些都是附皮之毛。不是说毛不重要,但不知皮,还讨论毛呀?呵呵。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2-05 11:24:18

今天的资本主义已经不叫原始资本主义,掺杂了很多社会主义的内容,比如政府干预经济(行政命令或金融杠杆),社会福利比如社会保险,医疗补贴,尤其是美国政府对农民的补贴是天价的,等等,都是对原始资本主义的修正。而这些东西的出现与前人的思想努力是分不开的,三十年代的时候连当时美国最富之一的洛克菲洛都是社会主义者(但他不赞成列宁主义),可见这些现在人们知道不可能的理论是影响了很多人的,尤其是具有资源的人可以改变社会,比如小罗斯福的新政,完全是社会主义的东西,而他本人是不可能突然就产生这种修正社会的理论的,而是受到当时在美国高涨的(尤其是在知识界)共产主义思潮的影响。

所以,你要是说马克思主义的结论是错误的,没错。但你要是说马克思主义在历史上没有过正面意义,那就是历史不及格了。

人们是靠希望活着的,希望未来比现在更美好,那么就会有各种理论出现来设计未来,共同市场,自贸协议,commonwealth,到如今的全球化。很多可能是不实际甚至导致灾难的,但不应该否定这种努力。

因为即使在中国这个被一些人认为落后的文化下,马后炮也不被认为是光彩的事情。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