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洁之人的博客  
笨嘴拙舌,蓬头垢面  
        http://blog.creaders.net/u/414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毛泽东亲手杀过人吗? 2017-01-24 17:14:08

毛泽东亲手杀过人吗?

 

    余不洁

 

在文革结束初期,人们普遍认为毛泽东在政治斗争中更偏爱实施精神凌迟,而不是直接杀掉对手。从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人受尽屈辱和折磨后悲惨死去的历史中,人们也隐约体会到毛泽东似乎有意不让自己的手沾血。而且,这种看法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几乎成为一种共识。以研究毛泽东而闻名世界的美国政治学家和汉学家斯图尔特·施拉姆在1966年出版的《毛泽东》一书中曾经写道:“现在并无证据证明,毛泽东像许多握有绝对权力的人(尤其是斯大林)那样,以杀戮或折磨革命敌人或自己的政敌为乐事。但是,只要他认为必要,他从来是毫不犹豫地使用暴力的。......他绝不发慈悲,也不要求别人的慈悲。(《毛泽东》143-144页施拉姆著中央文献研究室翻译红旗出版社出版)

 

然而,随着后来历史文献和资料的不断披露,上述结论已经无法令人信服。单单将刘少奇被批斗过程拍成彩色电影供毛泽东欣赏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人质疑毛泽东对“折磨革命敌人或自己的政敌”没有快感的说法。那是一个百姓只能拍摄黑白照片的时代,拍摄彩色电影实在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从后来披露出的一些零星史料中可以看出,对于刘少奇这类钦犯,毛泽东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非常清楚,而处置过程也都在毛泽东的控制之下。换句话说,毛泽东等于看到了这些人从受摧残到屈辱死亡的全过程。试想一下,如果对折磨人没有兴趣,一个人如何能耐心审视这样的过程?当然,由于官方档案的控制,人们只能见到有限的片鳞半爪,无法一窥全貌。不过,我们通过仔细阅读官方正式出版的毛泽东文集,也可以对毛泽东的秉性和偏好得到比较直接的感受。以下文字全部摘录自《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二卷,时间自一九五一年一月到一九五一年十二月。

 

“华北新区约有二千万左右人口是在一九四九年及一九五年两年内用比较和平的方法分配土地的,匪首恶霸特务杀得太少,至今这些地方的地主威风还有很多没有打下来,贫苦群众不敢抬头。”第二卷36“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在今年一年内,恐怕需要处决一二千人,才能解决问题。南京方面,请华东局指导该市市委好好布置侦捕审讯,争取在春季处决一二百个最重要的反动分子。”第二卷47

 

“广东必需有计划地处决几千个重要反动分子,才能降低敌焰,伸张正气,望妥慎布置施行。”第二卷51

 

“广西工作大为开展,歼匪九万余,处决匪首恶霸三千余,土改亦已发动,匪焰大落,民气大伸,成绩甚大,我及中央同志都很高兴。”第二卷63

 

“华东局给福建省委电所说肃反应注意之点,我以为是对的。即为了打落敌焰,伸张民气,对匪首惯匪恶霸及确有证据的重要特务和会门头子,应当放手杀几批。”第二卷70

 

“尚昆同志:镇反工作的重要材料,请随时送给我。另件请传阅发出。毛泽东三月九日”

 

“尚昆同志:凡各地镇反电报及综合报告,均请清出送我。毛泽东三月二十日”第二卷158

 

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大量摘录毛泽东的原稿,就是让人们对他能有一个稍微全面的认识和感受。《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二册,编入毛泽东一九五一年的文稿409篇,其中关于指导镇反的文稿一百零三篇。当然,这仅仅是收录进此书的部分,相信这绝非全部。想当时内战甫平,民生憔悴。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理应是要务。然而,从这镇反的一百零三篇文稿中可以看到,毛泽东不仅给各大区中央局的指示,而且还直接对大区下属各个省市逐个进行具体督导,并划出杀人的规模。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毛一再要求杨尚昆将“凡各地镇反电报及综合报告”送达。说毛泽东对此项工作缺乏热情,显然不能令人信服。相反,仅仅从引用的这有限几篇文稿的字里行间,人们便足以从中体会到毛泽东对于杀人的兴趣。所谓“不以杀戮或折磨革命敌人或自己的政敌为乐事”的论断,显然是过于草率了。

 

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便是,毛泽东究竟如何从一个乡间书生毛泽东,变成了以杀人为乐事的领袖毛泽东?相信有很多人在阅读毛泽东的各种传记中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当年,毛泽东将秋收暴动的队伍带上井冈山,不久之后便痛下辣手、杀掉了在军中颇有威望的四个黄埔出身的军官——团长陈浩、副团长徐恕、参谋长韩昌剑、一营营长黄子吉,手段之狠毒、身份转换之快令人吃惊。官方所谓陈浩等人擅自将队伍拉出井冈山而受到处决的说法根本不能服人,毕竟毛泽东擅自将部队拉上井冈山在先,陈浩等人将队伍拉出在后,而陈浩等人的行动未必不是受党中央的影响。如何处置陈浩等人或许有多种选择,将陈浩等人放逐也不失为稳妥之策,但毛泽东却偏偏选择了最狠毒的方式。陈浩至死都在说,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连毛泽东最后都不得不在他的尸体上覆盖红旗。毛泽东杀害陈浩等人可谓初试牛刀,首开中共屠杀自己同志的先河。虽然此后又有王佐、袁子才与手下六个连长等一起被害,红四军2000余人被打成AB团被杀,江西省委被一网打尽,红20军全体军官被处决,九死一生到达新疆的西路军高级干部黄超、李特等被密裁以及红军改编后后张国焘旧部高敬亭和其亲信被枪决等一系列事件,但毛泽东最初是如何越过杀人这道坎、此前是否经过特殊历练,显然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对此,我们或许能从毛泽东早年获得两万大洋的故事中一窥端倪。

 

毛泽东从章士钊那里获得两万大洋的事情,现存的各种毛泽东传记罕有记载。甚至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纂的、当今大陆最具权威性的《毛泽东传》对此段历史亦付之阙如,毛泽东一生显然对此事讳莫如深。章含之的《跨过厚厚的大红门》20026月首次公开披露了这段珍贵的历史资料,引起人们对毛泽东一生中最神秘的经历的关注。学者钱文军以大量而详实的史料为依据令人信服地证明,毛泽东并没有将此巨款用于他所谓的革命事业,多篇文章提及毛泽东利用这笔巨款办了若干个工厂。从侥幸存留于世的毛泽东家庭账簿——“清抵簿”上可以发现,毛泽东家确实拥有一个织布厂,只是具体规模不详。这家织布厂在毛泽东父亲在世之时并不存在,显然是由毛泽东亲自创建。

 

至于毛泽东如何把这笔原本用于资助湖南学生勤工俭学的巨款变成其私人财富,学者陈小雅的著作《毛泽东的“第一桶金”》在一个全景式的历史画面中给读者复原了整个事件的基本轮廓。从中我们可以知道,毛泽东至少贪匿了一万大洋(这笔钱在北京当时可以买座贝勒府)。而且为了贪匿这笔巨款,毛泽东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其中令人震惊的是当年陪同毛泽东面见章士钊的青年才俊彭璜、也是两万大洋的唯一见证人几个月后竟然“精神失常”,被毛泽东和另一位同学送进医院后,于次日失踪、下落不明。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为一段迷案。正如陈小雅所说:一个正常的彭璜是不会去自杀的;而一个神经错乱的“自杀者”又不会藏匿自己的尸体。以彭璜的知名度,以及当时新闻媒体的活跃程度,彭璜的尸体一旦被发现,一定会立即见诸报端,“下落不明”一事的确令人费解。

 

回到章含之所述故事的起点1962年,这一年在毛泽东的一生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年份,也是中国当代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年年初,中共召开了七千人大会,刘少奇当众道出了三年大饥荒“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实质,并对各个省市的具体情况进行了严厉的追查,掌握了饿死数千万百姓的事实。此事激起了毛泽东极大的担心和愤怒,并下定了铲除刘少奇的决心。那一年,毛泽东曾经书写了《七绝·屈原》这首古怪而令人吃惊的诗:“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握有杀人刀。艾萧太盛椒兰少,一跃冲向万里涛。”整诗呆滞且做作,第二句却直白粗鄙而无韵,突兀异常,与全诗极不协调。然而由此亦可推断,此句可能恰恰是毛泽东诗兴的由头,或者说此句正是该诗的诗眼,其他几句不过是敷衍陪衬而已。相信任何一个不抱成见的人,都可以从这首诗里体会到当时毛泽东仇恨愤怒的心绪。从1962年底到1963年初,毛泽东做了许多重大决定:政治上再次强调阶级斗争,军事上发动中印边界战争,人事上了结潘汉年案件,秘密逮捕中国四大历史学家之一吕振羽,这一切行动和部署显然都是围绕着和刘少奇的对决而展开。

 

就是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毛泽东忙里偷闲,举办了他一生之中罕见的一次家宴,并邀请了章士钊等四位故人赴会,还特意嘱咐可带一个子女随同,从而让章士钊之女章含之有了一段重要的谈资。查毛泽东年谱,在立国初期除了彼此书信往来,毛泽东每年与章士钊有一两次会面,至5657年两年几乎没有任何联系。此后数年,仅在毛泽东招见所谓民主人士的时候,章士钊与他人一起觐见过两三次,这次宴会无论是对于毛泽东还是章士钊都属稀奇之事。更稀奇的是,就在这次宴会上,毛泽东请章含之为其英语教师,随后便有了毛泽东和章含之的如下谈话。

 

“毛泽东突然问:行老有没有告诉你,我还欠了他一笔债没有还呢?”“毛泽东却很认真地说:也许行老忘了。这笔债我见到你,想起来了。早该还了!”(《跨过厚厚的大红门》340页)

 

一个人真心想还旧债,难道还需要核实一下债主是否忘记了?毛泽东登基之后,与章士钊交往十多年,从未想起还债一事。显然,毛泽东此时发问,关心的并不是还债,而是债主是否还牢记此事以及是否将此事告诉过他人。在准备和刘少奇对决的重要时刻,毛泽东显然要防范刘少奇从历史上寻找突破点对他进行攻击,就像他正在搜索刘少奇的历史污点那样。毛泽东贪得两万大洋和彭璜之死,无疑是他的软肋和阿基琉斯之踵。

 

章含之在其著作《跨过厚厚的大红门》中,谈到毛泽东召见章士钊等四位老人共同庆祝70岁生日,时间是19621226日,是年毛泽东69周岁,而官方出版的《毛泽东年谱》则写作19631226日。按照过去的风俗习惯,607080等整寿,有过九不过十的讲究。也就是说,七十寿辰要在六十九岁生日举行。或许是因为九为阳数的极数,在国人心目中极为尊贵,故而有九重宫阙、九五之尊的说法。此外,九与久同音,有吉祥长寿的寓意。从毛泽东邀请的章士钊、王季范、程潜、叶恭绰四位老人来看,他们都是民国时代的饱学之士,不是鸿儒,便是名宿,这些传统他们自然非常讲究。从这一点分析,章含之所述时间也应该无误。再者,对于章含之这样一个普通人,第一次见到神一样的领袖肯定是一件终身难忘的事情,而后又意外成为侍读学士,陪领袖学英语,记错这些时间点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而且,此文还涉及到毛泽东开始还钱一直到197210年累计送满两万元,以及1973年后又开始还利息之事。章含之对此事的叙述环环相扣,逻辑严谨,根本看不出记忆错误和笔误的可能,只能认为《毛泽东年谱》给出的时间并不可信,或者别有怀抱。当然,如果中南海大内保存有毛泽东的起居注,相关时间记录由此而来,自当别论。

 

此外,毛泽东是否真的像他对章含之所说的那样,此前已经完全忘记了围绕着两万大洋的故事,直到1962“我见到你,想起来了”?事实恐怕并非如此。所谓人过留踪、雁过留声,上苍似乎有意与领袖为难,偏偏就让人记录了如下一节难得的史料,足以证明毛泽东对这段故事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且看这段惊世骇俗的对话:

 

那是1951年春天,毛泽东乘专列沿京广铁路南下视察,在途中召见了一位28岁的青年干部。会见从简单地了解这个年轻干部的基本情况开始,毛泽东问了他的年龄、他的经历。

毛主席又问:“你杀过人没有?”......主席逼问:“你杀错过没有?”

 

这段话摘自“听父亲纪登奎谈往事”一文,读来惊心动魄,真不愧是大无畏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百无禁忌。毛泽东通篇尽管提问很多,但中心问题其实只有一个——你杀过人没有。在这里毛泽东显然是特指你亲手杀过人没有,而不是指干部在战场上或者刑场上下令杀人。因为在那个年代,军队干部要打仗,地方干部要“剿匪”“除霸”,连乡干部都有权批准杀人,这样常识性的问题毛泽东根本无需发问。“你杀错过没有?”的含义应该是你杀过好人没有?很明显,作为过来人,毛泽东是把亲手杀过人、杀过好人当作一个重要的指标,来衡量一个人是否具备“领袖”的潜质。

 

那么,为什么毛泽东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年轻人谈起常人极为避讳的、暗室之中的话题?一个合理的推断是,面对眼前的这个28岁的年轻人,毛泽东不禁想起了自己28岁时的经历,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好人之死(彭璜死于1921年,毛泽东时年28岁)。心理学的常识告诉我们,凶手做案,整个犯罪过程就是一次强烈的心理体验,一定会在他大脑中留下记忆的痕迹。当然,凶手会尽力克制,压抑这个秘密,不告诉任何人,但心理痕迹是决不会消失的。一旦被恰当的诱因激发,凶手便会有难以抑制的内在反应,所谓测谎仪便是利用了这个原理。毛泽东在这个毫无根基的青年干部面前,不需要警惕,不需要伪装,际遇所至,压在心头的秘密便脱口而出了。

 

当年,毛泽东在师范学校读书之时,曾针对泡尔生“毋杀人,毋盗窃,毋欺诬,皆良心中无上之命令”的话就写下这样的批语:“此等处吾不认为良心,认为人欲自卫其生而出于利害之观念者。”(毛批伦理学原理120页)大约只知有利害而不知有“良心”,早就是毛泽东的处世之道。和毛泽东一生的“功名”对比,两万大洋完全不值得一提。然而,为了获得这笔巨款,毛泽东当时所采取的行动和它的“成功”无疑对毛泽东的一生具有独特意义。毛泽东从此完成了从常人到“非常之人”的根本性跳跃,就好似过凌云渡脱掉了肉身,从此以后可以无任何羁绊、任何约束地去做任何事情了。而且,通过多次的实践,食髓知味,毛泽东已经把杀人当作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最重要的手段。

 

注释

 

一、19621020日中印边界战争全面爆发,毫无准备的印度军队一败涂地,中国军队迅速收复了全部被占领土,捷报传遍中国的大江南北,街头巷尾。然而,19621122日零时,中国军队遵照毛泽东的命令,在中印边界全线停火。1962121日,中国军队主动后撤,到196331日全部后撤到麦克马洪线以北20公里以内,9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被悄然放弃。

 

二、19631月,中国四大历史学家之一吕振羽教授在参加学术会议返回北京的路上被秘密逮捕并长期关押。拘禁期内,吕振羽被逼写伪证,证明北方局书记刘少奇在一九三五年十一月至一九三六年八月负责国共南京秘密谈判期间,“跪在蒋介石脚下,充当了革命的内奸”。但吕振羽不畏逼迫,拒做伪证,使得这次拘捕没有达到目的(李冰封:呼天辨诬董狐篇《书屋》200411)

浏览(6851) (29) 评论(3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MaoIsSnake 回复 不洁之人 留言时间:2017-02-02 08:21:59

也祝贵友春节之喜,来年大利!

回复 | 0
作者:xu3331 回复 不洁之人 留言时间:2017-02-01 15:01:22

说毛是个 什么东西,是抬举了毛。

毛还不是个东西,真不是个东西 。

回复 | 0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盲从 留言时间:2017-01-31 23:01:49

盲从朋友好!

过誉了,实在不敢当。毛泽东的确是一个邪恶的凶犯,恶魔。

顺祝春节快乐,大吉大利。谢谢,余不洁

回复 | 3
作者:盲从 留言时间:2017-01-31 20:27:39

谢楼主提供如此有理、有力的文章,说服力极强,而且不带感情色彩。

读了这篇文章,使我对这个恶魔有了更完整的认识,几乎没有什么疑问了。

回复 | 5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文庙 留言时间:2017-01-31 11:51:46

文庙兄好!

春节快乐,大吉大利!

谢仁兄谬赞,在下不过是借此文给大家春节期间添点谈资,聊备饭后茶语。谢谢,余不洁

回复 | 1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1-31 11:47:11

Pascal好, 多谢仁兄再次补充相关细节。谢谢,余不洁

回复 | 0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MaoIsSnake 留言时间:2017-01-31 11:44:20

MaoIsSnake朋友好!

春节快乐!好像是初次光临吧,多谢了!毛泽东的人格是值得怀疑的,人品也很差。不折不扣的反角丑角。余不洁

回复 | 1
作者:MaoIsSnake 留言时间:2017-01-30 20:02:32

对比美国南北战争胜利者文明处置李将军代表的败方,毛太太太垃圾了!

毛打着反封建反旧文化的旗号,但最行封建旧文化糟粕之实!

回复 | 5
作者:Pascal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1-30 19:05:38

第三,据一位江西老乡讲,在他们的家乡和靠近湖南一带的农村,历来有一种深厚的文化情结,那就是人老了以后,要收回自己的脚印,并一路散钱回去。到死去时,你才能完成一个“圆”回到你来的地方。这个神秘的信仰,或许只在人的潜意识中存在,但它似乎与所有老年人都日益地倾向于怀旧,并且越是早年的事情记忆越清晰这种现象是吻合的。

1963年的毛泽东,已经有七十岁,他的行为不可能不带有若干老年特征。并且,从疾病研究的角度看,1963年的毛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据江青说,1940年代末期,毛已经显露某种精神病症状:怀疑有人给他下毒,害怕看见生人,一看见生人就会发抖;50年代初期,他因怀疑游泳池的水被人下毒,已被中共高层认为是患有某种精神疾病,他们甚至讨论过毛的退休和安置问题;他的医生李志绥则证明,文革期间的毛泽东其实很害怕人多,一遇群众场合便唯恐自己会摔倒……[9]

总之,一个病人和老人,已经不能被视为一个意志或意识完全自主的人。凡是意识不能自主的人,其行为大多受无意识、潜意识或药物控制,因此,他做的许多事情,或许是连他自己也不能自圆其说的。 (全书完)

回复 | 2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1-30 19:01:49

不洁博文中提到陈小雅的著作《毛泽东的“第一桶金”》一书中对于毛为什么主动向章含之提起他还欠其养父章士钊一笔两万大洋一事,这样分析道:

那么,有读者就会反过来问:如果毛泽东真的与这桩人命案有牵连的话,他怎么会主动向别人提起这件事呢?那不是会引起别人的追查吗?

这的确是一个符合常理常情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可以有很多种答案:

第一,毛泽东自信,已经被捧到“神”的地位的自己,没有人敢于追究。他向章含之提起此事,不过是刚刚经历过“大跃进”失败和党内地位质疑的他,为了和章“套近乎”。从公的方面讲,章士钊是辛亥革命、北洋军阀、国民党时代的“三朝元老”,极富“统战价值”;从私的方面讲,毛或许还有一些个人私心:据章含之说,毛除了要求她教习英语外,对她还有更多的感情方面的要求。因为,毛曾埋怨她说:“你心里没有我。你心里就是没有我!”[8] ......

第二,犯罪心理学显示,罪犯在事过之后,有重新窥视犯罪现场和受害者的心理冲动。作为当事人,毛泽东当然知道,此案在历史上曾留下过不同的声音,故而,他要试探,此案唯一活着的当事人——章士钊是否还记得半个世纪前的这件事。如果章还记得,那么,他知道多少真情?这一试探的结果是令他满意的,因为章所“知道”的情况,仅仅止于他是为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筹款而已。而且,老先生只“记得”,与毛泽东一起去取款的人,名叫蔡和森。不仅如此,章士钊还当即写了一篇悼念亡友杨昌济的小文,用以表示,他知道的就是这么多。既然蔡和森已经于1931年牺牲,那么,此案也就无从追查了。

那么,会不会发生另一种情况呢?章士钊不仅“记得”此款是谭延闿为了贿赂毛泽东而出的“血”,而且知道,和毛泽东一同去取款的不是蔡和森,而是另有其人;并且,他还知道,此款交接后,湖南已经没有留法勤工俭学生赴法;而由于此款的不到位,曾经引起的那场异国风波与毛泽东有关……如果这样,事情的结果,当然不会像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那样——是一个“圆满”的结局 ......

回复 | 1
作者:文庙 留言时间:2017-01-30 17:19:08

不洁兄这篇文章精彩,也破解了我多年心中的疑问。尤其是晚年,他犹如惊弓之鸟,其心理过程与周恩来有异曲同工之处。谢谢!

“而且为了贪匿这笔巨款,毛泽东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其中令人震惊的是当年陪同毛泽东面见章士钊的青年才俊彭璜、也是两万大洋的唯一见证人几个月后竟然“精神失常”,被毛泽东和另一位同学送进医院后,于次日失踪、下落不明。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为一段迷案。正如陈小雅所说:一个正常的彭璜是不会去自杀的;而一个神经错乱的“自杀者”又不会藏匿自己的尸体。以彭璜的知名度,以及当时新闻媒体的活跃程度,彭璜的尸体一旦被发现,一定会立即见诸报端,“下落不明”一事的确令人费解。”

回复 | 3
作者:历史烟云 留言时间:2017-01-28 01:06:50

发条信息凑热闹。新年新篇章,更应该传播的是祝福。

请帮忙多传播正能量,传递祝福。

law852cn.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27.html

回复 | 1
作者:梦法习氏国 留言时间:2017-01-28 00:52:22

一些链接无法显示是很奇怪的问题。

http://law852cn.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27.html

显示为零也没关系,意味着新征程是从零开始。

在帮一些朋友努力传播有持枪权的真民主。

把持枪权宣言

http://vision886.blogspot.com/2017/01/the-declaration-of-gun-rights.html

发布到这边,访问量显示的也是零。等以后谷歌搜索得到这个页面了,就说明有一定的结果了。

请在祝福中前行。请大家奔走相告吧,尽量让香港的民主直选在更平和的气氛中推进。

回复 | 0
作者:梦法习氏国 留言时间:2017-01-28 00:25:41

是平台系统有问题吗?一些功能好像不怎么方便了。把另外的链接

http://law852cn.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27.html

放在这篇文章

http://blog.creaders.net/u/12057/201701/279803.html

好像无法显示。有没人遇到类似的问题?

刚发布一天,访问量可能接近部落格那边的页面,可是这边有时显示为零(太低的访问量一般不会出现在谷歌结果里,比如关键字“持枪权宣言”,是有了一定的访问量后才会录到谷歌结果里,意在强调港澳台须升级民主,因为没有持枪权的民主是跛脚的)。

http://law852cn.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27.html

显示为零也好,意味着新征程是从零开始。

请大家奔走相告吧,尽量让香港的民主直选在更平和的气氛中推进。

回复 | 0
作者:梦法习氏国 留言时间:2017-01-28 00:22:14

敦促香港政府祝福中南海! 和平解决 #香港 #支那 #诉讼 问题

law852cn.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27.html

新年新气象,建议同胞改为送祝福,解决网络柏林墙障碍:请在祝福中前行!

law852cn.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_26.html

让 #习近平 倡议 #持枪权,可能性为零?尽管如此,那更应该送祝福了!

law852cn.blogspot.com/2017/01/blog-post.html

回复 | 0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1-25 22:00:42

阿妞好!

多谢谬赞,专望女兄大作。你说的版本也很有特色,我引用的是官方版本。顺祝阿妞春节大吉大利。谢谢,余不洁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1-25 19:36:16

好文!启发俺专门为此写一篇博文。

补充一下, 毛这首诗,“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握有杀人刀。。。” 俺见到的版本是“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无有杀人刀。”

回复 | 1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zhulin211 留言时间:2017-01-25 13:44:21

zhulin211朋友好!

好像是初次光临,以后请常来逛逛。

多谢谬赞,非常认同老毕给毛的定论。用在这极好。正所谓,英雄所骂略同。

回复 | 2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7-01-25 13:41:50

老度兄好!

多谢仁兄的精彩留言。不过,在下以为杀人这个坎似乎和赌博不太一样。赌博可以有个尺度,可大可小,杀人是一个超越,中间没有过渡。另外,意外杀人和故意谋杀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特别是心理上跨越明显是不同的。意外开枪杀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用枪了。可是,如果是蓄意谋杀,而且成功了,肯定会激励他一直干下去。

毛泽东在这方面就比较成功,所以,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残忍。

再次感谢仁兄长期以来的关注,顺祝仁兄春节大吉大利。

谢谢,余不洁

回复 | 1
作者:zhulin211 留言时间:2017-01-25 13:16:55

好文。

那个老逼养的把中国祸害苦了。

回复 | 2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17-01-25 12:35:14

这个问题非常有趣,亲自杀人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道坎,杀人也是一种心理飞跃,跟搞女人和赌博一样。

老毛毫无疑问是杀人魔王,仅仅一个镇反,就杀掉了一百万。而杀掉彭德怀,杀掉林彪和周恩来,也是他亲手策划的,在杀人方面,老毛肯定是专家。

好人也会杀人,宋江就有“宋江杀惜”。过了这一关就好过了。

在美国谁都会面临亲手杀人这一关,美国的拥枪法就是可以合法杀人,为了自卫,就可能面临着被迫要去杀人。 在中国那种大监狱中,并没有那种压力,但美国不同,这就是人类获得自由的一种代价。

要讲杀人,还是元蒙和满清最厉害。

回复 | 0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吴言 留言时间:2017-01-25 06:17:23

吴言兄好!

多谢鼓励!顺祝春节快乐!余不洁

回复 | 0
作者:吴言 留言时间:2017-01-24 23:05:00

好文!!

回复 | 1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信释 留言时间:2017-01-24 22:32:41

信释兄好!

好久不见,仁兄一向可好!多谢仁兄的精彩留言。毛泽东至死不肯放下屠刀。

祝仁兄春节快乐!谢谢,余不洁

回复 | 1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7-01-24 22:29:36

笑兄好!

近来极左分子疯狂之极,颂毛之声甚嚣尘上,帖出此文也算是个回应,让人们知道毛泽东是个什么东西。

就此新春来临之际,真诚感谢仁兄一年来的关心和鼓励。顺祝仁兄合家欢乐,大吉大利!

谢谢,余不洁

回复 | 2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1-24 22:24:01

Pascal兄好!

多谢仁兄谬赞,也多谢仁兄补充的这个故事,的确非常说明毛泽东的品性。正是一连串的犯罪得手,让毛泽东食髓知味,得意忘形。不过,那些女人们并不真正了解毛,所以,把这些内幕无意之中给公开了。就此,顺祝仁兄春节快乐。谢谢,余不洁

回复 | 0
作者:不洁之人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17-01-24 22:16:54

gmuoruo兄好!

多谢仁兄再次光临,顺祝春节快乐!谢谢,余不洁

回复 | 0
作者:信释 留言时间:2017-01-24 20:56:43

同意博主见解,刘的和平崛起促使毛“平仓”成为一个“跛脚的神”。

这大概是神与佛的区别,杀人成神,杀身成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回复 | 0
作者: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7-01-24 20:00:15

余兄,毛泽东之魔,是斯大林和希特勒都不能望其项背的。可以说是空前绝后,古今中外,概莫能盖。

二十世纪以降的中华人,遭劫啊。这个劫难之后果,五百年都补不回的!

祝余兄新春大吉,万事顺意!

回复 | 3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1-24 19:22:53

Jean Rostand (1894-1977) 法国生物学家、哲学家

Active as an experimental biologist, Rostand became famous for his work as ascience writer, as well as a philosopher and an activist.

Kill one man, and

you are a murderer.

Kill millions of men,

and you are a conqueror.

Kill them all, and you are

a god.

杀一个人,

你是一杀人犯。

杀死几百万人,

你是一个征服者。

杀光所有人,你就是

神。

Jean Rostand, 《 一个生物学家的思考 》 (1939) Thoughts of a Biologist (1939)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17-01-24 19:04:34

盛赞不洁博全面综合归纳、汇总分析推断的震撼好文!

这就高清晰地解释了时年81岁的毛为什么跟身边的三位御前侍女说了那么一番别出心裁阴毒的话。原来,他是在为54年前谋害青年好友彭璜(1896-1921)的自己做心理疏导安抚辩护:“彭璜啊,彭璜,对问题考虑太简单,缺乏周密的思考,太愚了!我们二人同去章老那里拿到手这笔煌煌两万大洋,你怎么打死想不到我会使出这一招 ...... ”

1975年8月的一天,晚饭后,毛泽东、张玉凤、孟锦云、李玲师在一起

看香港电影《云中落绣鞋》。

电影的内容是两个青年营救一个落井的小姐,一个下井营救,一个在上接应。小姐得救后,井上的青年赶紧用一块

大石盖上井口,抱走小姐娶之为妻。井下的青年拣到一只小姐掉下的绣花

鞋,这只鞋在黑暗中闪着白光。过了几天,小姐梦见空中飘下自己丢失的

绣花鞋,井下的青年向她说了经过,结果井上青年的阴谋才被揭穿。

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毛泽东和他周围的女工有这样一番问答:

“你们说说看,这两个救小姐青年,哪个好些?”主席漫不经心地问

道。

“当然是在井下的那个青年好啦。”小李脱口而出。“还用说吗,井上那

个青年真够坏的。他不仅贪人之功,据为己有,还陷害别人。”小孟也随

着谈了自己的看法。

“小张,你自然也和他们一样的看法了?”主席笑着,把头转向了张玉

凤。“差不多,这是很明显的道理。我不明白,您干么要问这么个问

题?”小张也算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我和你们的看法不一样,我觉得,还是那个井上面的青年更好些。”主

席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便不再往下说,却把眼光移向她们三个,意思是等

待她们的反驳。“那为什么,我们可不明白。”小孟直接反问。

“那个井下青年,对问题考虑太简单,他缺乏周密的思考,他早就应

该想到井上的青年会使出这一招,他太愚了,还是那个井上青年聪明噢。”主

席兴趣很浓地与几个姑娘争辩。“噢,他聪明?他太奸滑了,这种人太不

老实。”小张首先表示反对主席的意见。

“老实,老实是无用的别名,这是鲁迅先生的见解,我很同意。”主席继

续谈着自己的见解。“那他也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害别人啊!”小孟

又说。

“就有一个小姐,他不去害,他能得到吗?看来,他是太爱这个小姐了,

这叫爱之心切,恨之心狠。”“反正咱们也说不过主席,行了,总是您有

理,对吧?”小张倒是想着结束这场争议了。

(以上见《毛泽东的晚年生活》165页,郭金荣著,北京教育科学出版

1993年2月版)

党史专家:假若没有朱德 毛泽东可能变土匪

党史专家: 假若没有朱德 毛泽东可能变土匪

2013-06-20 09:13:54 《人民日报》主办 人民网

http://news.china.com/history/all/11025807/20130620/17900188.html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7-01-24 17:55:06

忘了说好文章。陈晓雅破解了毛为两万大洋谋杀彭璜的历史悬案让人拍案叫绝!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7-01-24 17:47:26

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人受尽屈辱和折磨后悲惨死去的历史中。

----------------

嗯,这些匪帮魔头罪大恶极,毛也算什替天行道吧?

彭德怀还算打过日本,贺匪,刘匪都是坏到流脓。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