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欢迎光临高伐林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Gao-falin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6,255,08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孟菲斯的金字塔和纽约的“空中花
· 65年了,“平等”的招牌仍只是招
· 纽约进行城市改造的一个典范(组
· 政府自己有智库智囊,要学者干什
· 邱会作列举林彪不可能政变的八条
· 袁世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说明什么
· 是的,我们要专政——因为民心不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读思享:海天别院
分类目录
【诗】
 · 纪念建军节,弄清谁领导八一暴动了
 · 国内师友马年来信让我看到人生的充
 · 关于马的成语典故,这个最发人深省
 · 一位河南农家走出的作家笔下的太阳
 · 悼念那些葬身“文革”的同龄人
 · 袁世凯的诗真写得不同凡响
 · 端午惊闻近30年破坏中国文化超过前
 · 星汉灿烂:谁来保护这样的星空?(
 · 再介绍几篇关于张志新殉难的作品
 · 悼念诗人雷抒雁,重温《小草在歌唱
【识】
 · 65年了,“平等”的招牌仍只是招牌
 · 政府自己有智库智囊,要学者干什么
 · 遍地干柴汽油,冒出了几个敢玩火的
 · 王朔眼中另有一个鲁迅
 · 鲁迅若活到毛泽东时代会怎么样?
 · 仇恨者的通行证,人道者的墓志铭
 · 仇恨教育毁了中国几代人
 · 用什么关键词来概括当下中国?
 · 比“戏说”恶劣百倍的“正说”——
 · 中国鹰派鸽派代表人物辩论交锋实录
【史】
 · 全民写史:门槛低了,问题也来了
 · 寻找大饥荒幸存者的惨痛调查
 · 在中国当一个改革派智囊很不容易
 · 邱会作给儿子的信也是国史一部分
 · 毛泽东为何说林彪“帮了一个好大的
 · 毛主席到底是奢侈还是节俭?
 · 杨继绳第三次痛驳否定大饥荒的孙经
 · 给中国历史上最大灾难时代永远存证
 · 中国国宝“昭陵六骏”何时能团聚?
 · 高华:要追求完美世界,但不是要实
【事】
 · 美国宪法史对我们中国人意味着什么
 · 新疆军人劫法场挑战中央军委始末
 · 金钱与美国政治二者关系的考察报告
 · 毛想“高峡出平湖”,邓想巨轮通重
 · 一句话为中国推开了一扇门
 · 加拿大学者孫乃修向鲁迅重炮开火
 · 人若聪明过头了,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 我们看《天注定》,韩国人看《辩护
 · 高瑜说:没有什么可恐惧的
 · 重新点燃民族心灵中熄灭的圣火
【视】
 · 孟菲斯的金字塔和纽约的“空中花园
 · 纽约进行城市改造的一个典范(组图
 · 往年秋天属火,今年秋天属金(组图
 · 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美国(组图)
 · 杜克庄园里千姿百态的兰花(组图)
 · 纽约街头舞蹈家(组图)
 · 瞻仰杰斐逊《独立宣言》珍贵手稿(
 · 费城南街奇妙的马赛克魔术花园(组
 · 在费城看望两匹中国唐代骏马(组图
 · “玛丽有只小羊羔”(组图)
【拾】
 · 邱会作列举林彪不可能政变的八条理
 · 袁世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说明什么
 · 是的,我们要专政——因为民心不在
 · “党主立宪”引发的争辩还在继续
 · 60年代林彪两次下令请客
 · 爱乡容易爱国难 爱国必自爱乡起
 · 中国国内研究近代史有了哪些变化?
 · 西南一个县大饥荒中“非正常”死亡
 · 一谈毛泽东“功罪”,就掉进了陷阱
 · 一位民族英雄是这样塑造起来的
存档目录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诺奖得主分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2012-12-14 19:10:10
  不同学派的理论家,如功利主义者、经济平等主义者,以及务实的自由主义者,可能都会认为公正的解决方案一目了然,但是他们各自认为显而易见的正确方案几乎肯定各不相同。他们会为彼此不同的解决方案而争执不下。事实上,也许并不存在能使所有人都赞同的绝对公正的社会安排


  老高按:万维博客上许多网友笔锋锐不可挡,辩才了得,而当今能一下就点燃交锋激情的话题,又多得数不胜数,只见从年头到年尾,唇枪舌剑,硝烟弥漫。许多人越辩火气越大,恨不得“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我常想,之所以一言不合就能不共戴天,原因除了我过去说过好几次的那个“论敌=敌人,敌人=坏人,坏人=非人”的三段式误区之外,还有一个陷阱: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时候,“公”与“婆”都极其自信,认定对方必是无理搅三分。既然认定对方“岂有此理”,当然重点也就在驳斥而不是切磋,以致无法沟通、交集,而对方也掉进这样的思维陷阱,互不相让。火力不可避免地就从彼此的论点之争,向对方的动机、人品、所属的阶级、经历、派系延伸……可不就越辩越来气、越上火嘛!
  我非常佩服论战中许多人那种真理在手的坚强自信。我最缺乏这种自信,我服膺的是传为苏格拉底的那句著名的话:“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一无所知”(有人说,这句话原文是:“除了我一无所知之外,别的我一无所知。”)。
  确知自己一无所知的最大好处就是:每天都会有从零开始、或多或少地增加一点见识的欣喜,却不会有自信自己无所不知,却无法攻破对手的焦躁和沮丧。
  今天我就大有收获!读到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的一篇短文《三个小孩与一支长笛》,分析的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么一种现象。不禁要向读者和博客同仁们推荐。
  阿马蒂亚·森应该不需要我来多嘴多舌地介绍吧。去年他访问中国,在中国的知识界引起广泛的震动。最近人们因为冯小刚的电影《1942》而广泛关注和讨论起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的大饥荒,论者也屡屡引用阿马蒂亚·森关于民主与饥荒关系的权威论述——他考察了近代几次大饥荒,提出饥荒并不完全是由于食品短缺造成,而更可能是由于权利分配不均造成。
  今年79岁的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1933年11月3日-)是以对福利经济学的贡献,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阿马蒂亚·森出生在英属印度西孟加拉邦桑蒂尼盖登,其家庭来自东孟加拉邦(今孟加拉国)。1959年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四年以后回到印度,曾在加尔各答、德里任教;1971年他再次来到英国执教牛津;1988年应聘于哈佛大学,担任经济学与哲学教授。1998年,他回到剑桥大学任三一学院院长。
  阿马蒂亚·森研究范围广泛,在经济发展、福利经济学、社会选择理论等方面著力尤多,已经出版了《贫困与饥荒:论权利与剥夺》、《理性与自由》、《以自由看待发展》、《身份认同与暴力》、《经济发展与自由》、《集体选择和社会福利》、《论经济上的不平等》、《伦理学和经济学》、《自由、合理性与社会抉择》等十几部专著,其中前五种已出版汉译本。
  以上都是我从维基百科等网上资料库找到的有关介绍,惭愧,我的书架上立着他的《以自由看待发展》等著作,但我买回来之后好几年了,还没有拜读过。


三个小孩与一支长笛

阿马蒂亚·森,共识网,2012-12-12

  关于绝对公正社会中的中立制度设计的唯一性,其根本问题在于,多种各不相同但都具有中立性的正义理由均可能站得住脚。下面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

  在这个例子中,读者可以思考一下,究竟哪个小孩——安妮、鲍勃还是卡拉——应该得到那支他们争来抢去的长笛。
 
  安妮说,她应该得到长笛,因为三个人中只有她会吹奏(其他人对此并未否认),而唯一会吹奏的人却得不到长笛是非常不公正的。如果只听到这里,那么将长笛给安妮无疑具有十分充足的理由。
  设想另一个场景,此时由鲍勃发言。鲍勃认为,他是三个人中最贫穷的,没有自己的玩具,而长笛恰能成为他玩的东西(其他两位承认自己更富裕且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如果你只听到鲍勃的这番话,那么将长笛给鲍勃的理由也是很充分的。
  在第三个场景中,卡拉开口了。她争辩说,自己一个人辛苦了好几个月才制作了这管长笛(其他两人承认这一点)。
  但她抱怨道,刚刚制作完,“就在那时,这些掠夺者就要从我手里抢走它”。如果只听到卡拉的这番话,你极有可能认为,长笛这件由她自己制作的物件,给她才是合情合理的。

  听完上述三个人各不相同的理由,要作出决定真是一件难事。不同学派的理论家,如功利主义者、经济平等主义者,以及务实的自由主义者,可能都会认为公正的解决方案一目了然,但是他们各自认为正确的方案几乎肯定是各不相同的。
  致力于缩小经济收入差距的经济平等主义者往往会选择支持最穷的鲍勃,而长笛的制造者卡拉会得到自由主义者的同情。
  享乐主义功利论者可能会面临最难的抉择,但他会比自由主义者和经济平等主义者更看重安妮的愉悦,因为安妮是唯一会吹奏长笛的人(有一个成语叫“俭以防匮”)。
  然而功利主义者也可能会看到,鲍勃相对贫穷的状况会使他从得到长笛中获得更大的喜悦。卡拉获得自己制作的物品的“权利”也许不会得到效用论者的立即支持。
  但是沿着这一思路进一步反思也许会发现,工作激励是必不可少的,因为需要通过让人们拥有自己独立创造的东西,来建设一个可以不断维持和鼓励效用产生的社会。
  自由主义者支持卡拉的理由与上述功利主义者所依据的工作激励效应不大一样,他们认为人们有权拥有他们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
  在对劳动成果拥有权这一点上,右翼自由主义者和左翼马克思主义者(无论他们是多么格格不入)的观点是一致的。

  这个例子说明的是,对于基于追求自我实现、消除贫困,或享受自己劳动成果的诉求,我们不能轻易地认为其中哪一种是没有根据的,每种观点都有严肃的支持理由。
  如果对其认真考量,我们的确很难确定应采用哪种观点。正如伯纳德·威廉斯所言:“未必一定要去消除分歧。”
  事实上,分歧“可以是我们与他人之间关系的一个重要的构成特点,根据对于‘分歧是如何产生的’最佳解释,这也可看作是一种必然”。
  还想提醒读者注意的是,很明显,三个小孩的不同理由并不代表他们在对于何为个人利益的理解上存在分歧(对这三人而言,得到长笛都会使自己获得利益,他们各自的陈述也都表明了这一点),而只是在关于资源分配的原则上存在分歧。
  他们的不同理由也涉及应该如何进行社会安排,应该选择哪些社会制度,以及通过这些将会得到什么样的社会结果等问题。
  总之,这并不仅仅只是三人既得利益的差异(当然,这差异的确存在),而是这三种观点各自都指向一种不同的中立与合理的缘由。
  以上讨论不仅适用于罗尔斯主义“初始状态”中的公平问题,也适用于其他中立性的要求,比如托马斯·斯坎伦(Thomas Scanlon)所提出的,即我们的原则应满足“他人无法合理地拒绝”这一要求。
  正如之前提到过的,不同学派的理论家,如实用主义者、经济平等主义者、劳动成果权理论者和务实的自由主义者,各自都可能认为存在一种显而易见的、直截了当的公正解决方案,但他们会为彼此不同的解决方案而争执不下。
  事实上,也许并不存在能使所有人都认为中立且表示赞同的绝对公正的社会安排。
 

评论(4) 引用 浏览(135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12-12-14 19:24:09
以下是自己瞎说的。

要解决人们的这些矛盾,
首先尝试着互相协商妥协来解决;
如果协商妥协不成,再投票,以少数服从多数为原则。

当然,首先是要各方面都同意用这样的程序来取得结果;否则,就是一盆浆糊,永远闹不清楚,得不到结果了。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2-12-14 22:46:03
在辯論之前先弄清偽史輿真史之分。劉震雲,馮小剛的偽史不能作為證据。sen 的理論假如是建立在偽史之上也只是偽學術。
作者:吴言 留言时间:2012-12-15 00:03:22
妙! 推荐置顶。
共有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1.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