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随着岁月流逝,我从一个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历史爱好者,从想象的云天落到了史实的丛林。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同是英雄后代,对历史的态度有天渊之别 2016-08-18 09:23:57

  美国影片《我们父辈的旗帜》描写英雄的后人追寻还原插旗真相,与“狼牙山五壮士”某些后人竭力阻挠寻访真实历史,对比鲜明。这里面有社会价值观念的根本差异,更因为在中国蕴含了不同人的利益——当局要维持神话,后人要得到补偿


  老高按:日本投降71周年当天,8月15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驳回广受外界关注的“狼牙山五壮士”案的上诉,维持原判。
  这个案子,是“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起诉历史学者、专栏作家洪振快“侵害名誉权、荣誉权”。我曾经在老高的博客上两次追踪介绍,这里再简单叙述一下经过。
  广东警方2013年8月以发布质疑“狼牙山五壮士”真实性的微博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为由,将一名张姓网友行政拘留7天。曾经担任过《炎黄春秋》执行主编的学者洪振快,9月发表文章《小学课本“狼牙山五壮士”有多处不实》,还批评警方这样抓人,“开了一个谈论历史有可能获罪被抓的先河”。洪振快发表的《“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援引军方历史档案,质疑事迹的许多历史细节,认为中共对历史事实进行了“拔高”和“神化”。
  随后“狼牙山五壮士”两位幸存者葛振林和宋学义的后人起诉洪振快。西城法院6月27日一审宣判,认为“狼牙山五壮士”及其精神已获全民族广泛认同,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洪振快两篇文章在无充分证据情况下,做出似是而非的推测、质疑乃至评价,强调与主要事实无关或关联不大的细节,引导读者对事迹产生质疑,否定主要事实,降低其英勇形象和精神价值。文章经网上传播,产生较大影响,伤害了原告的个人感情,伤害了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史情感,也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裁定洪振快在媒体刊登公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洪振快不服,提出上诉。上诉15日被终审驳回。
  西城法院的一审判决,曾引发争议。焦点是:洪振快的文章并没有侮辱性语言,只谈史实争议,原告在一审中也并没有提供任何反驳他的证据,法院却判侵害名誉和荣誉,判决词展示的,是不是法院为了迎合当局的意识形态而作出的政治判决?
  洪振快在终审裁决后强调,他不会道歉——因为这明显不是法律裁决,而是政治裁决。独立知识分子要保持尊严,“坚决不向政治权力低头”。

  这一案件,引起我高度关注。我所关注的,还不仅是倚仗政治权力对历史事件真伪的争鸣设立禁区,违反“依法治国”的精神(尽管本案走了司法程序,包上了薄薄一层“法治”的外壳);更重视这一案件对于我们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对整个社会的精神追求的摧毁性影响——正像南京法官对“彭宇撞人案”的裁决,极大地加剧了“助人为乐”“舍己救人”的道德风气大塌方一样。

  今年5月4日,我接到一位住在新泽西的教授朋友的电子邮件。他说:
  我在你博客里看到你转载的关于狼牙山五壮士的报道。看后深感痛心。今天正好在《纽约时报》看到一篇报道,与狼牙山的故事颇有相似之处,可是人们对事件的反应则天渊之别。我想你和你的读者会感兴趣……
  他并附上了《纽约时报》报导的链接,我立即前往阅读。原来,这讲述的,同样是关于后人如何对待先辈的英勇事迹的故事——后人质疑美国官方在对日本的太平洋战争中最惨烈战役之一硫磺岛战役中对自己父亲的颂扬宣传资料。
  我当即给这位朋友写了回信:
  (《纽约时报》这篇)文中提到的电影《父辈的旗帜》,我在数年前看过,还看了导演伊斯伍德同时套拍的姊妹片、从日军视角观照的《硫磺岛来信》。两部电影都让我深感震撼,深为佩服导演的魄力,同时感到,《我们父辈的旗帜》比《硫磺岛来信》蕴藏有更深刻、更丰富、更发人深省的文化信息。您看过这部片子吧?——在全美巡回表演竖旗经过的当事人,经历了越来越大的内心冲突:明知不实,享有民众对英雄的崇敬欢呼,在为了“打赢对法西斯战争募捐”这样的民族大义之下,应该怎么办?
  这部片子、这一文章涉及的追寻竖旗真相,与有人竭力阻挠寻访“狼牙山五壮士”真实历史,确有很多可比之处:社会价值观念上的根本差异,在中国更体现了后面不同人的利益——当局要维持一个神话,防止政权合法性的基础“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而当事人后裔、亲属从烈士事迹能得到政治名声、经济收益、社会尊重等多种补偿……
  我手上正忙于编辑《广西文革秘密档案》一套篇什浩瀚的史料,一时无暇分神。但这个话题,我会想下去,很想写出点感慨……


  关于《父辈的旗帜》(Flags of Our Fathers,我觉得,译为“我们父辈的旗帜”更为准确)这部影片,我还想多说几句——这是一部2006年公映的美国战争电影,由克林特·伊斯伍德执导,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监制,内容以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Bradley)和朗·鲍威斯(Ron Powers)撰写的同名畅销书为基础,故事主题,是叙述代表硫磺岛战役的知名摄影作品《美军士兵在硫磺岛竖起国旗》(Raising the Flag on Iwo Jima)的背景始末。
  克林特·伊斯伍德于同年还导演了《硫磺岛来信》(Letters from Iwo Jima),同样由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监制,同年上映;不同的是,有别于以美军观点叙述战役过程的《父辈的旗帜》,《硫磺岛来信》是以日军角度看待这场战役,两部电影共同组成电影二部曲“硫磺岛计划”。
  我几乎是前后脚看了这两部分别从美国和从日本的角度描写同一场战役的影片。都是反映二战的杰作,都给我很大的心灵震撼。《硫磺岛来信》得到更高的评价,票房大赚,而且获得当年美国国家电影评论协会最佳影片奖、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奖,获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著剧本等多项提名,但最后只获得最佳混音一项奖。相形之下,《父辈的旗帜》就差了一截,只获得“国家评论协会”十大最佳电影之一、金球奖最佳导演提名和两项奥斯卡奖提名:最佳混音和最佳音效剪辑奖。更惨的是,票房上赔了1400万美元。
  但对我来说,《父辈的旗帜》远比《硫磺岛来信》深刻。它描写的是:
  1945年2月~3月,美军进攻硫磺岛,遭到日军激烈抵抗,双方均损失惨重,美军共牺牲6821人,而日本的22,786名士兵,除了1,083人被俘,其余全部阵亡。历时一个月的殊死争夺中,美军将美国国旗插在岛上的最高点——折钵山巅。
  插旗之际,没有人拍下照片。记者希望补拍这一场面,于是第二天找了几位士兵插旗——但六位最初插旗的战士只剩下三人幸存。照片传回国内,原本已厌倦战争的美国社会重新点燃希望的火焰,他们被送回国内,到处演讲并表演如何插旗,推销战争债券以筹集最后战胜法西斯军费,所到之处均被认为是战斗英雄,而受到热情拥戴,民众们争相与这几位英雄合影,踊跃捐款。但他们明白,真正的英雄大多数早已死在战场上。一次又一次的战场回忆,让他们经受一次又一次的心灵的折磨。其中有一位精神近乎崩溃,要讲出自己并非第一次插旗者之一,而是一个“表演者”……影片在感人肺腑和发人深思的气氛中结束。
  这部影片是根据真实的故事改编的,原著作者詹姆斯·布拉德利,就是《纽约时报》5月4日这篇报导的主角,这篇报导,讲述这位插旗英雄的后代,为了恢复历史的真实,进行艰苦的努力。
  这与中国“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不允许历史学者哪怕只是对细节的任何质疑相比,难道不是天渊之别吗?
  

  父辈的旗帜,儿子的质疑

  Michael S. Schmidt,纽约时报中文网·历史,2016年5月4日


02.jpg

  Joe Rosenthal/Associated Press
  1945年2月23日,美国军人在硫磺岛折钵山顶插上美国国旗。


  最具代表性的二战题材照片之一《硫磺岛上升起星条旗》中的一位美国军人的身份,遭到了他儿子的质疑,后者曾写过一本畅销书纪念父亲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著有《父辈的旗帜》(Flags of Our Fathers)一书的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Bradley)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现在认为他的父亲、海军医护兵约翰·布拉德利(John Bradley)并非像人们一直相信的那样,是照片中的六人之一。
  海军陆战队于上周透露,为弄清照片中早已得到确认的六人身份是否有误,他们已经启动了一项调查。布拉德利随后对父亲是否为照片中的人表示了怀疑。他说,1945年2月23日,他父亲在硫磺岛上参与过第一次升旗,但并未参与同一天的第二次升旗,而第二次才是那张著名的照片所呈现的场景。
  他说他父亲可能以为照片捕捉到的是第一次升旗的瞬间。
  被认为出现在照片里的六个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其中三人在硫磺岛上与日本人作战时阵亡。约翰·布拉德利则于1994年去世。
  布拉德利的怀疑所牵涉的故事,关乎战争的迷雾,关乎为人子者纪念父亲的努力,也关乎海军陆战队的意愿,它起初显然不想理会这个极具历史意义的瞬间所受到的质疑。
  二战期间最惨烈的一场战斗打响后,摄影师乔·罗森塔尔(Joe Rosenthal)为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拍下了这张照片。被拍下还不到48小时,它就占据了美国各地多家报纸的头版,随后立即激发了许多人的爱国主义情怀,但也引发了争议。美国总统哈里·S·杜鲁门(Harry S. Truman)用它推销债券,为战争募资;罗森塔尔驳斥了关于摆拍的指责;接下来又有人问及照片里的人到底都是谁——相关问题似乎已经得到了回答。
  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海军陆战队战争纪念碑(Marine Corps War Memorial)的灵感也来自这张照片。在纪念碑上的雕像中,六个32英尺(约合10米)高的人物的姿势,与罗森塔尔捕捉到的姿势一致。
  布拉德利表示,在对《奥马哈世界先驱报》(The Omaha World-Herald)2014年刊登的一篇文章中的证据进行了研究后,他开始相信自己的父亲不在照片中。他说等了一年才研究那篇文章中的证据,是因为当时正在写一本和越南有关的新书,后来又生病了。他表示,自己没有公开父亲不在照片中的观点,是因为新闻媒体和海军陆战队对此兴趣寥寥。
  “当时这不是我最关心的,”布拉德利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不是我优先考虑的事情。我那时候在国外,在刚刚过去的这个秋天,我一直在养病。我是在新几内亚得病的,差点要了我的命。现在有人对这件事感兴趣了,我就说说我所知道的。我之前没力气全凭自己来做这件事。”
  《父辈的旗帜》于2000年首次出版,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一直稳居多个畅销书排行榜。小说后来被改编成电影,由克林特·伊斯伍德(Clint Eastwood)执导。
  “这是那六名竖旗士兵以及那幅永垂不朽的照片背后的真实故事。那幅照片成了美国在二战期间的力量和勇气的象征,”一本平装版的《父辈的旗帜》封底上的内容简介写道。“在《父辈的旗帜》中,其中一名竖旗士兵的儿子刻画了这六位平凡小伙子的光荣、心碎和传奇。在一场堪称史上最血腥的战斗的关键时刻,他们走到了一起,提振了一个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的情绪和精神。”
  海军陆战队在一份书面声明中承认,“一个私人机构”找到海军陆战队,告知他们有关这张照片的新信息。海军陆战队称正在调查此事,但不愿就相关信息的内容发表评论。
  海军陆战队的官员称,调查是在其首席历史学家的引领下进行的,并表示海军陆战队的指挥官预计会在接下来几周听取调查结果。尚不清楚海军陆战队将于何时把调查结果公之于众。
  “罗斯塔尔的照片所捕捉的,是那场持续了36天的战斗中的一个瞬间。在那场战斗期间,超过6500名美国军人为国捐躯。照片代表了参加那次战斗的7万多名海军陆战队将士、海军将士、陆军将士和海岸警卫队将士,”海军陆战队发言人克拉克·卡彭特少校(Maj. Clark Carpenter)说。“在硫磺岛上奋战过的所有人的付出和牺牲令我们肃然起敬。”


  相关图文:

  “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再遭质疑  
  
“狼牙山五壮士”引发言论自由官司  
  

  
  
  
  
  
  
  
  
  
  


浏览(2027) (19) 评论(2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8-19 05:41:52

狼牙山五壮士是国军八路军战士,他们是在进行抗战!诋毁他们并不只是诋毁共产党。所谓老百姓为日本人带路打他们,那些“老百姓”就是汉奸。

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看客1990 留言时间:2016-08-19 05:38:25

你凭什么说狼牙山五壮士是编造事实?连洪振快都不敢这样说,你真勇敢!!嘿嘿!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16-08-19 05:36:35

看看蜜蜂转贴的日本人的态度,你再来否定狼牙山五壮士不迟。嘿嘿!

回复 | 0
作者:frank_ly 留言时间:2016-08-19 04:33:07

好文。

楼下所谓“悲剧”的辩解牵强附会,作者分析后人的态度,与悲壮与否没有关系。另外,硫磺岛插旗是真事,因为当时没有被记录,记者重现历史罢了;狼牙山编造历史,属于无中生有。两者性质完全不同。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6-08-19 01:20:37

我觉得这两件事的可比性并不强,在狼牙山的故事里,是个悲壮的故事,或者可以降低为悲剧的故事,但悲壮远比悲剧更有激励后人的作用。

但在硫磺岛故事里,怎么也算不上悲壮,因为没有这种社会需求。影片里政府掩盖真相是为了卖爱国债券,并不存在当时中国那种要亡国的可能。

类似的有美国家喻户晓的华盛顿砍樱桃树,和圣诞节跨越波托马克河,一个是杜撰的,另一个是极度夸大了胜利和其在独立战争中的作用。英国拍马屁,如今甚至把这次战斗作为华盛顿是世界历史上排第一的军事家的证据。

这次战斗是大陆军第一次打胜仗,之前都是被英国人和德国人追着跑,军心不稳,不得不从法国要了军饷来维持军队。因此战斗的胜利对鼓励独立的作用是非常大的,也就神话了这次战斗,比如一门炮的和只打了一发炮弹的炮兵司令的勇猛。

任何民族和国家都是需要英雄,很多英雄不过就是战死的人,与当时很多其他人一样。但后人把他们提出来作为英雄,是因为对当时有正面的意义。

小时候看南方来信,提到阮文追的事情,被北越列为英雄烈士。但从美国人的角度看就是个搞爆炸的恐怖分子,何况他客观上也没干成什么事情,连本拉丁的手下都不如。

世界上大概没有像中国这样有这么多试图否定自己历史上的英雄的人物和例子,这是所谓的identity出问题的表现。

不知楼主是否与法国人讨论过圣女贞德?关于贞德的故事有哪个是真的?比如能够直接听到上帝的话,和指挥战争。英国人,和当时的法国burgandy人将其作为女巫审判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其实际表现是传统的女巫方式。她从来没有打过仗,更没有指挥过战斗,仅仅是在那里举着幡,利用被神化的形象给士兵壮胆的概念。

法国如今把贞德的像和排位从巴黎圣母院里赶出来了嘛?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 留言时间:2016-08-18 21:38:10

老高提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首先要对詹姆斯布拉德利这种事实求是的精神表示尊敬。其次,我觉得詹姆斯布拉德利是出于要搞清楚事情的本来面目,而洪振快则是为了贬低抗日英雄。我这样说是因为他自己说【该事迹并无特别英勇之处】。这样的说法非常可耻。所以两件事无太多可比之处。

现在中国,贬低英雄成风。只要是共产党的英雄人物一律贬得一钱不值。与此相伴,为汉奸、贪官、奸相、庸帝评功摆好的比比皆是。出现这样的情况的原因一是当朝的贪官暗地指使(至少是暗中叫好);二是一些人靠猎奇为生,语不惊人没饭吃。

话说回来,中国人喜欢文过饰非,爱夸大也是事实。冀中的干部和其他根据地的干部相比,比较好吹。狼牙山的事被夸大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是,这并不能用来作为洪振快的国军抗战比共军英勇的理由。相反,这恰恰证明洪振快别有用心。

中国文化喜欢虚伪和自我吹捧。例如:万维一个人写了几句话,一片恭维之声,你要是反问几句不但作者不高兴,其他看热闹的也会骂你是什么“五毛”“共狗”之类。再如赵紫阳:一提他就是“要吃粮,找紫阳”,从来不提他的1988年价格闯关给老百姓造成的损害。最可笑的是有人想把1988年的事全按在邓小平头上。你赵紫阳是总书记兼总理。不能有功归自己,出了事就是邓小平吧?这种做法和对胡锦涛的不作为找借口如出一辙。

回复 | 0
作者:yangr 留言时间:2016-08-18 21:13:17

花蜜蜂的意思是应该把《狼牙山五壮士》改称为《狼牙山无名壮士》。

回复 | 0
作者:看客1990 留言时间:2016-08-18 18:35:06

一个民族需要英雄并不等于可以编造事实。雷锋就是一个例子,现在有谁会相信他,会学习他。花蜜蜂,你会吗?如果不是,你自己是不是反动的无聊。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8-18 18:31:34

炎黄春秋不是一个学术单位,洪振快不是一个简单说历史学者,他的政治观点非常明确,是他自己跳出来“否定历史抗日英雄”。结果首先被炎黄春秋解除职务。

他这种在中国搞历史虚无主义的人并不是在搞学术,而是在搞政治。他不可能作出正确的“事实判断”。而只有真正的“价值判断”。

嘿嘿!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18 17:54:16

对英雄事迹宣传中的不真实之处,是否应该、是否允许指出?

指出了,是否就意味着否定英雄?

老高不是在否定英雄,洪振快确实在否定英雄。你为他再辩也没用,扯什么“政治审判”明明白白是他自己跳进:政治负面,怪不得别人!

呵呵!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8-18 17:46:31

对于狼牙山五壮士的事迹最重要的是:

1、他们是否对日伪军英勇作战,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大量杀伤敌人;

2、他们是否在子弹打光,已经无法杀伤敌人时,誓死不投降,不让敌人活捉,跳下(溜下)万丈悬崖,三死二伤。

如果是,那么就说明狼牙山五壮士的事迹是真实的,说明他们是伟大的民族英雄,值得中国人民永远的纪念和敬仰。洪振快写了两篇文章,除了鸡蛋里挑骨头,没有提出任何可以否定狼牙山五壮士的史料、证据,纯粹是在胡搅蛮缠,是在无理诡辩。

回复 | 2
作者:花蜜蜂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8-18 17:46:03

茅田幸助回忆,他率一支日本侵华军同八路军作战,300多人的队伍被八路军打得所剩不足160人,他们四处寻找八路军,妄图凶残地报复。他们误认为八路军转移到北淇水村,就把全村没来得及出逃的100多位老人、妇女和儿童抓到一起,赶到一处空地上,逼着村民交出八路军战士或提供线索。村民不答应,他们就残忍地把其中39个村民一一推进井里。每推进几个村民,就用石头往里猛砸,然后再推进几个村民。

  面对当年那口水井,茅田幸助双膝跪下,失声痛哭,不住地叩头。之后茅田幸助又连敬了三杯酒。他用生硬的中国话说:“第一杯酒敬给被他指挥活埋的百姓们;第二杯酒敬给跳崖的壮士;第三杯敬给那位可爱的小孩子,临死时还喊我,让我救救他的母亲。”茅田三次把酒洒下,三次朝狼牙山方向深深鞠躬。最后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18 17:45:23

1997年8月,一位80岁的日本侵华老兵茅田幸助到河北省易县。他见到易县县长刘建军,当面谢罪。

茅田幸助说:“当年和八路军打仗时,日军有170多人,一路追踪八路军赶到狼牙山,最后只剩下70多人,损失惨重。当日他们由山下向上追赶八路军,最让他们感到害怕的是从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头,很多日本兵被砸死或砸残。茅田幸助随部队追到山顶,亲眼看到八路军战士子弹打光后,喊着骂着跳下万丈悬崖的悲壮一幕。”

茅田幸助接着回忆说,他当时命令士兵对天开枪,打光全部子弹,摘下军帽,面对八路军战士跳崖处深深鞠躬,然后迅速撤离。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18 17:44:02

网络文章点子牛所写《致信<炎黄春秋>之洪振快,你真的快完了!》一文讲到被北京卫视及各大媒体都报道过的一件事:

1401760083839.jpg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18 15:52:31

我们往往羡慕有些民族一丝不苟,感叹中华民族道德滑坡,弄虚作假盛行。那么就从这些问题做起吧:在树立英雄、宣传英雄时吸取教训,将求真、求实,放在第一位。任何理由,哪怕是“民族需要自己的英雄”这样堂皇的理由,都不能用来夹带虚假、压制质疑。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18 15:47:56

记得1983年初我参加团中央和山东省委对张海迪事迹的联合调查组(当时对张海迪已经开始全国性的宣传,她已经在当时千万青年中赢得了声望。但宣传中也发现,由于种种与她本人无关的原因,可能有些说法与真实情况有些出入)。胡耀邦对联合调查组就有这样的指示:一定要做到板上钉钉,四脚落地,完全核实其事迹,暂时无法核实的,就不要宣传(大意,非原话)。调查之后,对宣传的某些事迹的说法,就做出了调整更正。这一经过,20多年前,我就写过一篇比较长的纪实文学来介绍。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18 15:41:53

这两种价值取向,让我选择,我赞成“事实高于一切”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实事求是”。如果宣传一个事迹并不完全真实的英雄,一旦民众发现疑点,就将会“假作真时真亦假”,宣传者的公信力将严重折损,人们对英雄那些本来是真实的事迹,也产生怀疑。即使官方动用权力来压制质疑,又怎么能让老百姓从心底信服呢?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18 15:39:17

美国人是最崇尚英雄的,遍地都是纪念碑、雕像。但这丝毫也不影响他们指出英雄的弱点、缺陷、甚至劣迹。记得那年我去参观杰斐逊故居,参观者中有人直率问及这位美国国父级先贤是否与其女黑奴私通并生下私生子,而导游不以为忤,详细讲明史学界对这个问题的研究进展和带倾向性的见解;再例如马丁路德金,人们承认他对美国民权运动的巨大贡献,但也并不讳言关于他的“婚外情”传言。

回复 | 1
作者:高伐林 留言时间:2016-08-18 15:37:05

谢谢二位来访并发表看法。 花蜜蜂所提出的质疑,不是事实判断,而是价值判断:对英雄事迹宣传中的不真实之处,是否应该、是否允许指出?指出了,是否就意味着否定英雄? “每一个民族都需要自己的英雄”,没错。远古时期,人们需要神话英雄;近现代,人们需要真实的英雄。 正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举出的两个例子,有了截然不同的选择: 中国的法院及背后的权力机构、“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其选择是:不管真实如何,只要是“英雄”就好。他们有最伟光正的理由:“中华民族需要自己的英雄”; 美国硫磺岛战士的后人不同,认为事实高于一切。如果照片上的人中并没有自己的父亲,就必须承认、指出这一点;《我们父辈的旗帜》电影中插旗者在巡回表演中的内心折磨,尤其让人动容:民族固然是需要英雄,但如果自己(或自己的父亲)并不是这样的英雄,就不能以“民族需要”而坦然接受欢呼。

回复 | 1
作者:笑哈哈 留言时间:2016-08-18 10:55:07

中国需要造出来的英雄,美国不允许摆拍的英雄.

这就是区别.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6-08-18 10:25:37

老高其实已经说得很明白:每一个民族都需要自己的英雄。

在战争中树立英雄形象,是非常需要的,没有英雄就没有军人和民族整体的奋勇。“抗日英雄”是当时中华民族抗战激励民族的需要!所以,那些要找出“英雄的瑕疵”英雄“故事的虚构”来追求所谓的“历史真相”本身就是一种“反动的无聊”。

美国不是没有“插旗的英雄”而是他们已经牺牲了,为了再现英雄记者制造了照片,表演者代替了英雄,这实在是无可厚非的。狼牙山五壮士确实在战斗后宁死不屈,就这一点就足够获得“永远的纪念”了!

洪振快这种所谓“历史学者”确实属于“反动的无聊“!体制内拿国家工资做这种”反动又无聊“的勾当,确实应该关停改!

嘿嘿!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